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江湖博全文阅读
江湖博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江湖博无弹窗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绝命噩耗

    “那你今天独自一人来此,欲要取我性命……”察台王看到这里,脸色平定道,“说明你的计划快要成了,我活在这世上已经没有必要了是吗……”

    “没错,多年来的计划循序渐进,终于到了这一步,你察台王也可以去死了……”太史寒生拔出寒刀,振振凝语道。

    “就算你杀了我,你也脱不开关系……咳咳……”察台王似乎并不畏惧,像是看淡生死般,咳嗽一句缓缓说道。

    “你的死,会算在何勋义的头上——”太史寒生继续笑道,“只要你死了,朝廷禁军群龙无首,‘明复教’的人自然会赢得战争的胜利,加上‘苍寰教’的背后指使,蒙元朝廷的命运岂不被我玩弄于鼓掌?多年来的心血和计划,我可不是白操劳的……”

    察台王站在原地想了很久,似乎已经了知自己今天必死无疑,临死前冲太史寒生投去祈求的目光——不过不是为了自己活命而祈求,而是语气沉稳道:“当年本王做了错事,灭门了你们江家,你想要杀我可以理解……你杀了我,我不怪你,我只求你能放过我的家人,他们是无辜的——”

    “哼,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太史寒生将刀抵在察台王的脖子上,振振说道,“当年你灭我江家全族时,有考虑过他们的无辜吗?!——”

    察台王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平定却又淡怜地望着对方。

    太史寒生红眼含泪,握刀的右手愈加用力,带着铿锵的语气说道:“今天,我终于可以亲手杀你,以报我十九年之久的家族血仇!察台王,当年你剿杀武林众派,今日你将要为你所犯的罪过偿命——”

    察台王想了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之余,淡淡喃语道:“是啊,这一切都是我的错,灭族唐门世家,还有你们江家……如果在这之前,我能早一点遇上小艳,幡然醒悟就好……对不起小艳,对不起云儿,今日我命去矣……”

    话音落下的刹那,太史寒生挥下了手中的刀……

    一刻过后……

    “不好了,王爷遭人刺杀了——”“来人啊,王爷被暗杀了——”“有刺客,戒备……”很快,驻军各地响起了躁动,察台王被杀立刻传开,全军将士皆为惊恐。

    而作为敌对的“明复教”,得知察台王已死,即刻便对包围的蒙元众军发起了潮水般的进攻——今夜火海血光弥漫,蒙元大军经历了最残酷的一晚……

    翌日,察台王府……

    察台王已死的消息还未传回,王府里的人还并不知情。主要是回来养伤的孙云,充足休息一晚后,身体并未有多少好转,反而愈加难受。孙云起床后,先是莫名惊了一身冷汗,仿佛有一丝不好的预感,随即扯开上衣,只见昨日两臂的“黑色淤血”,渐渐向身前所有地方扩展,疼痛感也自然愈渐增加。

    “好痛……”孙云下意识痛叫一声,想要试一试现在能否用身体的内功震住“毒性”。

    然而“毒王盅”的内力刚使,刺激般的痛楚再度席卷全身,比昨日骑马赶路时还要严重。孙云实在是受不了了,甚至倒在床上翻滚不停,整个人痛得如同发疯一般,像是快要猝死的感觉。

    “不行,好难受……感觉胸口像是要炸裂一样……”孙云表情痛苦地捂着胸口,一边挣扎字语,一边鼓皱凝眉道。

    经历了最疼痛的一段过程,孙云放弃了继续抵御,收回“毒王盅”的内功,身体才渐渐稍有恢复,不再像刚才那般生不如死。缓和一阵后,从床上慢慢坐起,望着自己几乎全然发黑的双手,心中甚是困惑和隐涩。

    “不行,还是不能使用内功……”孙云拭了拭额头的汗水,自言自语道,“可恶,那个卜天星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说是毒又没有毒性,身体偏偏又不能使上力……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把我逼入死路却又不取我性命,把我弄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身体一天比一天难受……”

    稍微清醒点后,孙云环望了一下周围,发现杜鹃和祁雪音都没有在照顾自己,怕是姐妹二人这时候出门有什么事,果然就听见外面响起了断断续续的马蹄声响。

    “马蹄声?……”孙云从床上起来穿好鞋子,不禁自疑道,“这大白天的,后院为什么会有马蹄声响……”

    想罢,孙云站起身来,拉开房门准备一看究竟。

    结果完全没让孙云想到,后座的庭院里,祁雪音正在教杜鹃骑马,那匹马,自然是祁雪音的坐骑“烈云”。不过说是教,似乎杜鹃骑得游刃自如,完全不让祁雪音操心,甚至技术娴熟程度比祁雪音还要熟练。

    “真没想到,妹妹你骑马的技术这么高超……”果然,只听见祁雪音在阶梯下面喊道,“这么看来,根本就不用我手把手教嘛……”

    “本来就不需要啊——”杜鹃骑在马上,兴奋地说道,“原来我还在南宫家当丫鬟时,本来就陪大小姐骑马出城过,所以我算是有经验了……倒是祁姐姐你,才刚学会不久,在我面前‘嘚瑟’,只能是班门弄斧喽——”杜鹃在祁雪音面前,也鲜有地开起了玩笑。

    “妹妹你……”听到这句话,祁雪音心里一万个不服,幸好“嘲讽”自己的人是杜鹃,要换作是孙云的话,说不定上去就是两耳刮子了。

    “你们……在干嘛?”孙云看着姐妹二人有说有笑的,走下阶梯问道。

    “诶,云哥你醒了?”杜鹃看着孙云醒了,下马重新拄着拐杖,走上前来问道,“怎么样,昨天的伤情好点了吗?”

    “好多了……嘶……”不想让杜鹃担心,孙云隐瞒着伤痛,撒谎说道,“鹃儿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还说不会有事?”然而,祁雪音却在一旁反声问道,“你的手掌到手臂全部都发黑了,这件事情你怎么没跟我讲啊?——”

    “我不是怕你怪担心吗……”孙云继续强忍安慰道,“你放心,只是一般的小病,我用内功心法缓和一下就好……”

    说是这么说,可孙云现在恰恰最不能动的,就是内功心法。

    “你把手给我看看……”杜鹃想要看看孙云的手,上前说道。

    “我说了,没事的……”孙云还在一旁遮遮掩掩,怕让杜鹃看到了真相会更揪心。

    “给我……快点——”杜鹃则有些不耐烦,兼之心里十分的急切和担心,叨咕一句便伸手上前,不禁张开了孙云的手心,还拉开了他右手的袖子。

    孙云拗不过没办法,只好任凭杜鹃“摆布”,也做好了接下去“遭问”的准备。

    “啊?还说不严重——”果然,杜鹃看到了伤情后,立刻变脸道,“比昨天似乎还要黑了——云哥你快说清楚,你的身体到底要不要紧……”

    “好吧我承认,身体的确还有些难受……”孙云坦白一句,遂还是安慰说道,“不过鹃儿你别担心,我身体没有什么大碍。”

    “别说了,让我看看……”祁雪音也没闲着,走上前一看究竟,随即担忧道,“这些黑色的淤血,就是指这个吗?你整只手就像是废了一样,还好昨晚妹妹跟我说了,不然我还蒙在鼓里……快给我说,卜天星那个家伙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你问我,我问谁啊?”孙云叹了一口气,无奈说道,“哎,我也想亲口问卜天星,他到底对我的身体施了什么妖法,搞得现在浑身难受,毒不像毒,病不像病的……”

    “要不给你找郎中看看吧……”杜鹃有些含泪说道。

    “要是郎中能解决,我会拖到现在?”孙云调侃一句,怕是让两个女孩子操心过度,遂缓解劝慰道,“都说了你们不用担心,只是有些难受,我人身体还是好得很,干嘛嘛劲儿,吃嘛嘛香的……”

    杜鹃没再说话,悄悄拭去泪水,望着孙云“全黑”的手臂默不作声。

    “话说回来,一大早上你们这是在干嘛呢?”为了不让她们多有担心,孙云转移话题道,“这是骑马吗?大早上的把我吵醒……”

    “是啊,我在教妹妹骑马啊——”祁雪音笑应着说道,“不过看妹妹的技术,似乎不用我教,她自己就能自学成才了……”

    “得了吧,还你教她?就你那技术,自己先熟练熟练再说吧——”说着,孙云故意调侃了一句。

    “察台云你什么意思啊?——”听到这里,祁雪音又回到平日里火辣的性格,反声一句吵言道。

    “嘻嘻……”杜鹃听到二人斗嘴,不禁偷偷一笑,把刚才的不愉快全都忘了……

    “一大早,看你们挺热闹的……”正在这时,察台多尔敦推着轮椅从自己房间出来,心情还算不错,缓缓一笑道,“你们这是骑马吗?三个人围着一匹马,什么配置啊……”

    “师兄——”“多尔敦大哥——”祁雪音和杜鹃见了,纷纷招呼道。

    “你也被他们吵醒了?”孙云见了,调侃一句问道。

    “还好了,我早就醒了,只是没事出来看看……”察台多尔敦目光转向孙云,想到昨晚的伤情,不禁关心问道,“怎么样,你的伤好些了吗?”

    “好多了,平日里吃饭行动都不碍事……”孙云也不想让察台多尔敦担心,忍痛安慰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察台多尔敦缓缓答应一句,然而表情却有些低落,似乎有什么不好的心事。

    “师兄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看你气色好像也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祁雪音最是关心自己的师兄,跑至起跟前问道。

    “昨晚做了噩梦,没怎么睡好,今天就早点起来了……”察台多尔敦随口答了一句,但说的的确实话。

    “噩梦?师兄你做了什么梦……”祁雪音继续好奇问道。

    “我也不记得了……但是醒来之后,就感觉像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察台多尔敦低着头,继续默默答道。

    “不好了……不好了——”然而话音刚落,院外就想起了通报侍卫的急喊。

    正说着,孙云和察台多尔敦将目光转了过去,兄弟二人似乎心有灵犀一般,在那一刻同时心起不好的预感。

    “发生什么事了?”最有耐心的杜鹃拄着拐杖走上前,轻声问道。

    “王爷他,在江城巷……呼呼……”侍卫似乎跑得气喘,通报之余有些喘不过气来。

    “父王他怎么了?——”听到这里,孙云和察台多尔敦同时急问道。

    “你不要急,慢慢说——”祁雪音在一旁接应劝和道。

    “王爷在江城巷……殉亡了——”侍卫终于喘过气,说出最关键的那句。

    此话即出,仿佛天打雷劈一般,孙云和察台多尔敦同时瞪眼,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你说什么,察台叔叔他……”祁雪音听到这里,也是用惊愣的语气问道。

    而杜鹃在一旁则不敢说话,捂着嘴阵阵惊恐。

    “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孙云听到这个消息,睁眼摇头不断,他不会相信自己的父王就这样遭到遇害,死在了战场之上。

    察台多尔敦也是一样,用惊恐无比的眼神望着侍卫,咬牙镇定后,急促问道:“怎么可能,父王怎么会……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啊!!!”察台多尔敦的神情愈加急躁,要不是自己两脚残缺,恨不得上前抓起侍卫的衣服。

    “师兄,你先冷静点——”祁雪音看到这里,急忙上前制止想要托开轮椅的察台多尔敦。

    “死的人是我父王啊,我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察台多尔敦有些情绪失控,的确,自己的父亲在战场上牺牲,换做是谁都无法接受。

    “先听他把话说完……”祁雪音一边控制住自己的师兄,一边转头对侍卫继续道,“你快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是……”看着察台多尔敦急躁的神情,侍卫也有些吞吞吐吐答道,“昨日‘江城巷’一战,王爷带着主力部队后撤,结果遭到了敌人的包围……然后不知道怎么情况,王爷就……就遭人杀害了……”

    “是何勋义……”正在这时,孙云突然插话说道……8)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江湖博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