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一零一章 被穿小鞋的谈逸泽!

    “发泄够了吗?要是够了的话,那就进屋吧!你看你的手冷的,都快要成小石块了!”谈逸泽不知道他抱着顾念兮在原地站了多久,一直到腿麻了,而女人的哭泣声也渐渐平息的时候,他才开了口,这么和顾念兮说着。

    此刻的顾念兮,那双好看的眸子,已经哭的有些红肿。呼吸,更是有点不顺畅。而谈逸泽就像是在哄着孩子一般,轻拍着她的背部。

    “好了,不哭了!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犯混了,好不好?”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还不忘记低头在顾念兮的额头上落下轻柔的吻。其实,谈逸泽更想吻的是顾念兮那刚刚还被她咬的有些破皮的小唇瓣,但因为顾及到这个女人向来不肯在公众场合和他卿卿我我,他也只能作罢。想着,等今天晚上在和她好好的叙叙旧。

    这几天,他想她,想的骨头都发疼了。

    看着现在她有乖乖的呆在自己的怀中,他的心里才说不出的踏实。但看着她那只受伤的小手,谈逸泽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人掏去了一大块似的。

    他发誓,若是让他谈逸泽知道是什么人伤了他的小东西,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

    “我回家了!”顾念兮抬眸,看到最近几天都占据着自己脑海的某张俊脸,便如此开口。

    说着,女人便用自己没有受伤的左手掏出了钥匙,动作有些笨拙的打开门。一进门,顾念兮连扭头都没有,便径自准备将门给关上。

    可门没有合上,门缝里面伸出了一只有力的臂膀,将原本就要关上的门,再度推开了。

    “你还要做什么?”她红着眼眶,瞪着面前的男子。

    却看到,那个进门的男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些无奈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蛋,笑道:“你没有发现,你刚刚掉了什么东西吗?”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还不忘甩了甩自己手上的那个袋子,那是刚刚顾念兮从超市买回来的充电器,里面还放着一张她初中同学张小琴的邀请函。

    “发现了!”说着,顾念兮急忙的从谈逸泽晃动的手上拽回自己的袋子,然后又是一脸警惕道:“东西我拿回来了,你可以走了!”

    多多少少的,心里还是有点怨气的。

    因为,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用着忙这个借口,将她给打发了。

    “走?走去哪里?”谈逸泽又欺近了几分,丝毫没有后退的打算。

    “当然是回你的家了!”顾念兮咬着红唇,又道。

    “小东西,你忘记了吗?你是我的妻子,只有你在的地方,那才会是我的家!”没有她在的时候,就连以前满是温馨的小公寓,也变得冷冷清清的,让他有些受不了。

    “这是我家!”

    不得不承认,其实当谈逸泽说出:“只有你在的地方,那才会是我的家。”这一句话之时,顾念兮的鼻尖又莫名的酸涩着。

    可一想到她盛情为他准备的那些玫瑰花瓣,一想到男人的可以忽略,一想到他走的时候连半点迟疑都没有,顾念兮也不肯低下头。

    “我知道,这是你家。同样的,也是我家!”

    似乎,今天的谈逸泽真的打算和她在这里杆上。

    不论顾念兮说什么,他都能回答的有条有理,头头是道,更让顾念兮找不到任何可以辩驳的东西。

    “你……”

    “小东西,咱不闹了好不好?我任你打任你骂,你就原谅我一次,好不好?”再度欺身上前,谈逸泽拉着她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天气一冷,顾念兮的指尖一直是微凉的。特别是冬天的时候,她的整双手都会被冻得红通通,有时候还会长几个冻疮。

    所以只要谈逸泽一进家门,她就会跟个无赖没有区别的将自己的手放在谈逸泽的脖子上。

    而今天,从见面到现在,顾念兮的手越来越冷。可她却一次也没有触碰到自己。

    谈逸泽知道,她这是生气了。

    可这也是应该的!

    谁让自己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竟然犯了浑?

    想到这,谈逸泽拉着她那冰凉小手的力道,有明显的加大了几分。

    “哟,这不是逸泽么?”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女声在他们的身后响了起来。

    顾念兮和谈逸泽纷纷转头的时候才发现,殷诗琪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大厅门前,正看着他们俩。她的身后,还站着顾印泯。

    “爸,妈!”看到面前的两人,谈逸泽第一时间开口打招呼。从上一次和顾印泯表明自己的身份之后,谈逸泽便对他们改了口。

    而顾念兮则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小手从谈逸泽的脖子上拉了下来。一张小脸羞红的,就像是煮熟了的虾子,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看着父母。一副她刚刚做了错事的样子。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相比较殷诗琪,顾印泯的眼眸只是微眯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寻常。说着,他便自顾自的转身进了大厅。

    “逸泽,没事!他爸就是这个样子,你们也快点进来吧。对了,我厨房里还炖着鸡汤呢!我要赶紧过去看看。”

    殷诗琪赶紧招呼了他们之后,便转身去了厨房。

    “小东西,我们也快点进去吧!”趁着顾念兮还耷拉着脑袋没有回过神来,男人大步来到她的身边,一把就将她给带进自己的怀中。

    “放开我,谁让你进去了!”一直到现在,顾念兮还在闹别扭。

    看着她微嘟的红唇,谈逸泽依旧是宠溺一笑,落在她腰身上的大掌改为揉着她那头长长的发丝:“你刚刚没有听到么?我是得到我岳父大人的准许,进门去的!走吧,小东西。我还是第一次到你家,你不带我参观一下,还真的想要将我赶走不成?”

    不得不承认,他的眼睛真的够毒的。

    一下子,还真的被他看透了。

    顾念兮虽然嘴上喊着让他快一点离开,但刚刚将他关在门外的时候,她又是莫名的心疼。

    果然,在谈逸泽的这一番话之后,顾念兮果真不再说一句让他离开了。只不过还是别扭的将自己被他拉着的小手收回,大步朝着屋里走去。

    看着她还气呼呼离去的背影,谈逸泽依旧只是无奈的笑着。

    而这样的笑意,一直延伸到他那长长睫毛下的黑瞳中。那本该深不见底的黑眸,在这样的笑意之下,竟然漂亮的超乎寻常。连阳光,都为之失了色彩。

    没有办法,他谈逸泽这一辈子,算真的栽在这个小东西上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苏小妞,到医院门口来一下。”接到凌二爷的电话之时,苏悠悠正在急诊室那边帮忙扎针。最近这段时间,医院里的护士真的紧缺,所以一下班她就必须要过来这边帮忙。

    “凌二爷,咱现在真的很忙!还请问一下爷,现在能不能先放过小的一马,让小的先将这几个人的针给扎完先?”

    其实,从那天在山村的度假别墅回来之后,凌二爷再也没有对苏悠悠提出过什么特殊的要求。不过痞子的性格永远是改不了的。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苏悠悠难免会被揩油。

    为了避免这些,每一次凌二爷的召见,苏悠悠一直都是能躲着就躲着,实在不行了才陪着这个男人出去晃悠一趟。

    “也成,爷有的是时间!但苏小妞,你可别给爷轻易动了逃走的念头。你要是逃走的话,明天医院门口的那个广告大屏幕上,就能看到你扭着小蛮腰将爷给强了的场景!”

    凌二爷坐在车上说这话的时候,正好在后视镜里瞅见坐在前面驾驶座上的小六子正一脸抽搐。

    靠,凌二爷也不怕说这样的话闪了舌头!他有时间在这医院门口堵着苏小妞,却没空回办公室里开会?小六子可没有忘记,光是他们刚刚在这医院门口耽搁的这几分钟,凌二爷的手机里就有好几通电话是秘书给他打来的,说是让他赶紧回公司开会。催促了几趟之后,这位爷索性将那秘书的号码直接列进了黑名单,这一会儿手机才清静了下来。

    而让小六子更是差一点喷出鼻血的,正是凌二爷刚刚的那段话!

    苏小妞将他给强了?

    凌二爷你这身强体壮的,苏小妞那副身子板会是你的对手?再说了,您在那一方面都是强攻,难道还会败于下风不成?

    恐怕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傻不溜秋,还醉了酒的苏小妞会相信您的这一句话!

    只是,在小六子差一点因为他的这一大段话而喷出来的时候,正好接触到凌二爷那兽类的眼神,一下子再大的笑意也只能强压回自己的肚子里。

    “败类!”一听到凌二爷说的那一段话,苏悠悠深呼吸了一口,之后丢了这么两个字!

    每一次,只要她苏悠悠一不肯接受他的约见,他就会拿出当初那段视频来要挟她。

    至此,让苏悠悠完败!

    “彼此彼此!记得,做完事情赶快出来,不然爷操到你吐血!”

    凌二爷向来不文明,说出口的话,也一向粗俗。

    因为他一直坚信一句话:成不了楷模,当个凯子也行。

    大声挑衅完苏小妞之后,凌二爷径自挂断了电话。心情大好的凌二爷,开始在车上哼着小曲,瞪着苏小妞自己送上门来。

    而苏悠悠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

    骚包的银白色跑车上,苏悠悠一眼就看到小六子身后的那个男子。一脸痞子相的依靠在床上,双脚还敲着二郎腿,那样子活脱脱的像是在找人抽!

    “哟,凌二爷,这骚包的车子打哪里来的?”苏悠悠看了一下车头,那骚包的“别摸我”字样之后,敲了敲车窗。

    “要这车子还不简单。昨天晚上在酒吧里泡了个美女,她晚上开着宝马车一路狂奔,就把我拉到了山顶上,然后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脱衣服,还跟我说:你可以要你想要的东西。于是,我就将她推下车,然后开走了她的宝马!”

    凌二爷煞有介事的将头凑到了苏悠悠的耳际,这么说着。

    越说下去,嘴角那抹痞子一样的笑容,越发的明显。

    “也对,她的衣服你也穿不了,不是么?”苏悠悠皮笑肉不笑的回望着凌宸。

    其实从上一次和顾念兮一起到山村度假别墅之后,苏悠悠就对这个男人有些了解。

    最起码,能和谈参谋长那样极品的男人称兄道弟的,家庭背景能差到哪里去?

    别说是宝马奔驰,没准连劳斯莱斯都有。

    只是苏悠悠不明白,这位高高在上的凌二爷,为什么就像是没头的苍蝇,一直绕着自己打转。

    “哟,这笑话你是听过了是吧!”

    “是啊,凌二爷。这念头找人搭讪,该找点新点子了。不然到外面被人嘲笑怂,可别说你和我认识!”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今天到底找我什么事情?”

    说话一直大大咧咧的苏悠悠并不知道,当她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坐在驾驶座上的小六子可真的是为她捏了一把汗。

    凌二爷虽然待人也是面带微笑的,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男人并不像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好脾气。最起码,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敢这么和他顶撞,还这么奚落他。可偏偏,苏悠悠每一次都做的这么绝!

    而小六子在后视镜中看到凌二爷嘴角上依旧挂着的那抹痞子弧度之后,才惊觉,其实自己的担忧真的有些多余。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这么对凌二爷毫无情面的讽刺,却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除了苏悠悠还会有什么人?

    “现在是春季,万物复苏的季节!多么美好的春天,多么诗情画意的季节!”看着苏悠悠没有表情的小脸,凌二爷依旧是满脸春风得意。

    而说出口的话,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别用这么文艺的腔调,姐听不懂!”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记用尾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以此来表示自己对凌二爷那番话的唾弃:“是个流氓,就不应该吟诗作对,那会玷污了你流氓的本质!”

    “如果没有事情想要说的话,那姐就先进去了!刚刚医院里送来了一个病患,别提多帅了!”见凌二爷迟迟都没有开口,苏悠悠便径自转过身,大步准备朝着急诊室的方向走去。

    苏悠悠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在为自己的离开找借口。

    只是她却不知道,当她的这一句话落在凌二爷的耳里之时,却激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澜。

    刚刚那么一大摞一大摞的奚落,都没能让凌二爷脸色微变。可偏偏就是这最后一句话,让凌二爷唇角上的那抹笑容僵住了。而他那双漂亮的黑色瞳仁,正被一点一点的浓黑所吞没。片刻的时间,他的眸子黯淡的没有一丝光亮,如同密布乌云的天空!

    帅哥?!

    有他凌二爷这样的极品爷在这里,难道她苏悠悠还看不够不成?竟然还想要到急诊室里去看别人?

    这让凌二爷的小心肝某一处,开始冒着酸泡泡。

    其实他今天只是路过这里,只想好好的看看几日都不露面的苏悠悠而已。但没想到,这妞一见到他就不耐烦了!

    凌二爷本还在纠结着,到底是不是苏小妞的审美出了问题。

    若是其他的女人,在和他上过床,甚至还约过几次会(好吧,凌二爷把他对苏小妞的欺压当成了约会了,这个二货!),应该早已将一颗心都记挂在他的身上了。更不用他凌二爷这么穷追猛打的,她们自己倒贴上来都来不及了。

    但今天,凌二爷发现了事情的根底。

    原来,苏小妞是看中了其他男人了!

    若真是这样,这个该死的苏小妞究竟将他凌宸当成什么人了?

    该不会,就像酒吧醉酒的那一晚,她丢下的那二百五一样,将自己当成了陪夜郎吧?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凌二爷的眼眸又暗了几分。

    好你个苏小妞!

    不是让他流氓么,那他就给她来一段!

    “喂,苏小妞!现在是发情的季节,要不现在就陪我去酒店开房,一解*之欢?今天,是你上还是我上?”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凌二爷发现医院门口来来往往的许多人,都用有些怪异的眼神看着他的车子,还有正对着车子远去的苏小妞!

    而苏小妞的身子,也因为他的这一句话明显的僵直了几分。

    看到这样的结果,凌二爷的薄唇轻抿,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

    这,便是他想要的结果!

    “凌二,你这个疯子!”被这么一激,苏悠悠果然淡定不了。

    当即,她便怒气冲冲的朝着车子走了过来。

    而没等她回过神来,便见到凌二爷径自推开了车门,伸手一拉便将她的身子给捞上了车。趁着她还没有反映过来之际,车门又关上了。

    “开车!”随着他的发话,小六子果然拉动了车子的引擎,让车子朝着某个不知名的方向,驶去……

    “凌二爷,你发什么神经,快放开我!”

    看着车子缓缓的驶离原地,看着从刚刚将自己拉上车后,还一直欺压着自己身体的凌二爷,苏悠悠开始慌乱了。

    “小六子,把隔板升起来!”凌宸一如既往的盯着她看,那双黑眸竟然深邃的,就像是快要将她给吞没了似的。看着她,他没有动她分毫。只是欺压在她身上的身子,却也没有松动分毫。

    他看着她,只是笑。

    那明明如阳光般明媚的小脸,却看的她的背脊渗出了冷汗。

    而后,男人轻勾薄唇,在苏悠悠充满防备的眼神中,说出了这么一句。

    当即,便得到了小六子的回应:

    “是,凌二爷!”

    而后,苏悠悠也注意到,那前座和后座本来还有的那些缝隙,以及他们座位上的那些车窗,都被缓缓的蒙上了一层黑色。

    “你,到底要做什么?”苏悠悠作势想要推开欺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子。

    可无奈,身高马大的凌二爷,却丝毫微动。

    “你看这架势,我们像是要作什么?”没有回应苏悠悠的话,凌二爷却是反问了她这么一句。

    而后,他依旧带着笑意的眼眸,慢悠悠的打量着他们四周蒙上的那层黑。嘴角的那抹笑意,更甚!

    “我才不知道你要做什么!我还要回医院,你给我滚开!”

    这车子的前面和后面,被分隔开来了。连那些窗子,也明显被遮挡住了。这回,傻子都知道凌二爷想要对她做什么。

    苏悠悠可不傻,她已经被他欺负了好几次了,才不会又这么白白给他欺负了去。

    “回什么医院呢!你这个坏蛋,明明知道我想做什么!”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那张笑脸又凑近了几分。那暧昧不明的笑意,刺得苏悠悠的眼睛发涩。

    而让她苏悠悠害怕的,则是男人此刻已经探进她毛衣里的微凉指尖……

    “我都跟你说,现在是发情的季节,问你要不要跟我去酒店开房了。这样,还不清楚?”就算怀中的苏悠悠已经开始挣扎,但凌二爷依旧很好的固定住了她的身子。他灵活的手指,已经窜到了她的后背上,将她上身的束缚给解开了!

    感觉到胸口上一松,苏悠悠越是加大幅度的挣扎。

    “怎么?难道我说的你还不懂么?”看着怀中不安分的身子,凌二爷又是淡淡一笑。

    带着邪恶的嘴角,又是凑近了几分。

    那一刻,他的气息清楚的蔓延了过来,喷洒在苏悠悠的身上,更若有似无的撩拨着她的神经。

    “看来,苏小妞你还真的不懂。这样吧,我换通俗一点的说法,我想要和你滚床单!”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的唇角高高的扬起,像是在宣泄他的胜利似的。而他紧扣着苏悠悠的魔掌,更是准确无误的罩住了她的胸口。

    “滚!”这句话,想必大家都听懂了苏悠悠的意思吧!

    不过,凌二爷向来不走寻常路。

    在听到苏悠悠的这一句话之后,男人那双漂亮的瞳仁竟然闪过窃喜。

    “如果我知道,这么直接提出来的要求,你会这么爽直的答应的话,爷早这么问了!”说完,凌二爷的磨砺了狼牙,朝着苏悠悠飞扑了上去。

    “疯子,老娘不是这个意思……”苏悠悠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唇已经完全被封死了。剩余的话语,也被那个男人如数吞进了喉咙里。

    片刻之后,这个封闭式的狭小车厢内,一室的旖旎……

    而苏悠悠也在那天知道了这么一个词:祸从口出!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开饭咯!”殷诗琪端着一锅刚刚熬好的鸡汤,放在餐桌上之后便开始招呼着:“快,兮儿快带逸泽到这边来,这锅鸡汤可是我今天熬了一整天的。里面的冬笋,还是隔壁王婶从乡下拿来的,据说又甜又好吃!”

    顾念兮被喊到了名字,一脸不服气的瞪了妈妈一眼,之后又继续赖在沙发上。

    而殷诗琪话里的另一个人,却已经拉起了她的手。

    “走吧,妈在喊我们吃饭呢!”其实,这一声“妈”,对别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对谈逸泽来说,却足以触及心里最深处的。

    从他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便离世了。而嫁给谈建天的舒落心,虽然笑脸迎人,但背地里却不断的拿着她的亲生儿子和谈逸泽攀比着。对她,谈逸泽二十几年了始终都喊不出那个称呼。

    而这,也让他都快要忘记,最后一次喊妈妈时的感觉了。

    如今,顾念兮的妈妈竟然这么热情的招呼自己,这让谈逸泽好像真的又感受到了妈妈在时候的那个感觉了。

    暖暖的……

    一直,暖到了心窝里!

    其实,一整个下午,谈逸泽的视线都在自己的身上。连她去睡觉,他都想要赖着跟进去。要不是被爸爸拉过去下棋,没准他早就赖在她的小床上了。

    可这会儿,谈逸泽的视线却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这让顾念兮有些泛酸的同时,也好奇谈逸泽到底在看什么。

    顺着男人的视线,顾念兮看到了正在餐桌前张罗着晚饭的妈妈……

    而后,顾念兮又看向谈逸泽。她清楚的看到了谈逸泽眼眸里的温润,还有他那双黑瞳里的专注。

    那一刻,顾念兮也才真正的懂得了,此刻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不管长到多大的年纪,不管他的身份是何等到尊贵,不管他的实力是有多么的过人,他最终渴望的,还是那一份属于他的家的温暖吧?

    谈逸泽,你想起了你妈妈了,是吗?

    看着男人那双弥漫了雾气的眸,顾念兮不自觉的回握了男人的手。

    也正是因为这小小的动作,让男人回过神来。

    “小东西,我们去吃饭吧!”耸了耸肩,他看似不经意的对她一笑,很好的将自己刚刚眸子里的湿润,全部掩藏好,便对顾念兮说着。

    她看着男人又挺的直直的腰杆,突然又是莫名的痛心。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没有甩开男人的手,任由他将自己带到餐桌前。

    “来,逸泽。先喝点汤吧,暖暖身子吧!”殷诗琪将盛好的鸡汤,放到了谈逸泽的面前。

    也许,她并不知道,刚刚自己如此的举动,又悄悄的让某个男人的心里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妈,谢谢你!”

    他依旧是笑,笑的如麦田里吹过的微风。

    如果不是顾念兮注意到,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眸里带着稍有的喜悦的话,连她都要被他欺骗了过去。

    “说什么呢!你现在是兮儿的丈夫,自然也算是我的儿子。瞧你,最近这段时间又瘦了不少。兮儿从小被我和他爸惯坏了,连汤都不会熬。我看你这段时间就住在这里吧,我多给你熬些汤水,营养要跟的上!”殷诗琪说这话的时候,眼眸里满含笑意。

    看得出,她对谈逸泽的喜爱不假。

    “妈,有你这么说女儿的么?”顾念兮有些不服。

    谈逸泽哪里瘦了!

    而且,最近她也给他熬了不少汤,好不?

    只是妈妈没有看到罢了。

    想到这,顾念兮又像是为了确认自己心里的想法似的,扭头看着身侧的男子。

    只是这一看,顾念兮才发现,原来这段时间,过得不好的并不只有自己一个人。

    谈逸泽的面部轮廓原本就深邃,但这才几天不见,他的眼窝又凹陷了几分。甚至,连他的眼睑下方还有一抹浓浓的黑。尖了不少的下巴,冒出了许多的胡渣,而那双漂亮的黑瞳,实则带着疲惫。那样的倦意,是连着熬了两天的夜,顾念兮都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过的。

    看来,这段时间他真的过的很不好吧!

    “小丫头,每次我说你都顶嘴!别以为你爸是你的后盾我就怕了你!快吃饭,吃完饭早点去休息。医生说了,你的手伤最需要的就是多休息。”殷诗琪不满的嚷嚷着。

    每一次他们家一闹起别扭,成为一个阵营的必定是他们父女俩,而她殷诗琪一直都是落单的那一个!

    想想,她就觉得生气。

    好歹这个丫头也是从自己肚子里头出来的,竟然每一次都胳膊肘往外拐!

    “对了逸泽,这两天你还是在家里头住下吧。今晚上,我给你找两套孩子他爸穿的睡衣,先垫着。该明天我再带兮儿到卖场给你买两件衣服换洗!”

    “好,麻烦妈了!”谈逸泽嘴角上的弧度,更深了。

    不仅是因为他成功住进了顾家,离顾念兮更近一步。更因为,顾妈妈给他的温暖,那是小时候记忆最深处的妈妈所给自己的……

    “只不过,念兮房间里头的床,实在太小了!”当这温馨的一幕,正在上演的时候,顾印泯从不远处走来,便云淡风轻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而他的视线,则是落在他们家的沙发上!

    “爸,那我睡沙发就行!”谈逸泽向来洞察能力过人,稍稍扫过去就知道,顾印泯的意思了。于是,他便开口,顺了顾印泯的意。

    “老顾,这是……”

    “爸?”

    不仅是殷诗琪有些不解顾印泯的做法,连顾念兮也非常不满意这样的结果。

    她知道,谈逸泽向来高人一等。还从来没有什么人,敢给他穿小鞋来着。

    爸爸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分了?

    而谈逸泽,会不会因为愤怒而一走了之?

    但当顾念兮看到谈逸泽那张布满了胡渣尖的俊颜依旧带着好看的笑容之后,她悬着的那颗心,才总算是归于原位。

    “那好,殷同志麻烦你今晚给逸泽送来一床棉被!”顾印泯似乎没有注意到这母女两人那哀怨的神色,在听到谈逸泽说的话之后,又是这么自顾自的开口道。

    “……”看着顾印泯如此的坚持,当着谈逸泽的面,殷诗琪又不好说些什么。只能招呼着谈逸泽开始吃饭。

    而谈逸泽从始至终都是淡笑着,似乎一点也没有因为那张还不够他放两腿的沙发而烦恼。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哈哈哈……”当谈逸泽从浴室里头出来之后,顾念兮看着他明明很不想当着他的面笑出来的,但最终还是控制不住。

    听着顾念兮的笑声,谈逸泽非但一点也都不恼,反而煞有介事的坐到了顾念兮的身边。

    “笑什么呢!”

    他宠溺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划过她的脸颊之时,还不忘用粗糙的指尖轻轻磨着她的红唇。

    真想,现在就不顾一切将小东西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分隔了这么几天的时间,对于谈逸泽来说,就像是过了几个世纪那么的漫长。

    天知道,他该花费多大的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不上前拥吻他的小东西……

    当然,这并不是谈逸泽有意压制自己的焦躁心里,而是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不仅仅有他的小东西,还有一直伺机准备给自己小鞋穿的顾市长。

    “人家都说是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怎么你看起来像是大人偷穿了小孩子的衣服?”见到谈逸泽难得的窘样,顾念兮似乎非常的开心。一手捂着小嘴,免得自己的笑声传得太远,不假思索就说出了这一番话。

    而听到顾念兮的话之后,谈逸泽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看着自己这身装扮,那是殷诗琪刚刚给他找来的顾印泯的竖条纹睡衣。

    其实,顾印泯也一米七多。在他的那个年龄层次,他的身高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但在谈逸泽面前,顾印泯顶多也只到了谈逸泽的下巴处。所以他的衣服让谈逸泽穿起来,袖口只到了他手肘刚刚过了一点的地方,而裤子也知道了膝盖过去一点。还真的像是顾念兮说的,大人偷穿了小孩子衣服的感觉。

    不过,对于顾念兮的笑,谈逸泽倒是不恼。恼火的,则是顾市长。

    听到顾念兮的话之后,顾市长的脸色明显的不佳。

    他还从来没有因为身高被他们那一辈的人被人指指点点。而今天,倒是被自己宠爱的女儿,给取笑了!

    脸皮一时间挂不住,顾市长一扭头,离开了沙发。

    而顾念兮一时间还有些迷茫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爸爸,我们的棋才下了一半,你怎么就走了?”

    只是,不管她怎么喊,顾市长的步伐一步也没有停留。

    “爸爸这是怎么了?”顾念兮瞪着这才走了一半的棋子,有些懊恼。

    “小东西,你惹咱爸爸生气了,知道么?”

    “我哪有惹他生气?”

    对于顾念兮的迷惑,男人笑的如同狐狸一样的狡诈:“你嘲笑咱爸的身高了!”

    “啊?”顾念兮还真的不知道,这身高什么时候成为顾市长的致命伤了。

    “好了小东西,你暂时先别惹咱爸生气,好不?不然,我这段时间恐怕会更不好过的!”到这,谈逸泽有些憋屈的看着顾念兮此刻所坐的那沙发。

    其实要拿来坐的话,这沙发不算小。

    可要让身高一米九的谈逸泽睡的话,真的不够他搁腿的。

    瞅着谈逸泽那受伤的神色,顾念兮虽然有些心疼,但最终还是别扭着说:“谁让你赖在我们家了?好好的家里你不呆,偏要到我们家来睡沙发!”

    “我为什么来这边睡沙发,小东西难道你不知道么?”看着顾念兮那一脸心虚的样子,谈逸泽便坐到了她的身侧,趁着四下没人的时候,他一把便将顾念兮搂进了自己的怀中。不过,他的动作还算是比较轻柔的。很好的避开了顾念兮受伤的那只手。

    “你做什么呢?老流氓,放开我!”虽然还是在谈逸泽的怀中挣扎着,但顾念兮的声音已经明显的压低了不少,生怕引来别人的关注。

    而得知女人的这个反映,让某个男人的动作也更加的放肆了几分。

    这一会儿,谈逸泽一手握住了顾念兮的腰身后,便迫不及待的凑上去,吻住了他日思夜念的小红唇……

    只不过,这一个吻谈逸泽并没有加深。

    只是,浅浅的带过。

    很快,他便放开了顾念兮。

    看着女人羞红着小脸,用着那只没有受伤的小手擦着自己嘴巴的样子,宠溺一笑。

    “小东西,你还没有洗澡吧。要不,我帮你?”

    看着她羞红着小脸的样子,男人又凑到了她的身边,一脸邪恶的看着她那只受伤的小手。

    不过,他并未真正的凑近顾念兮,因为他知道,若是玩的太过火,今晚憋屈的还是自己!

    “我才不要呢!老流氓,活该要睡沙发!”

    看着凑在嘴角的男人脸上的那抹坏笑,看着他眼眸里那抹熟悉的帜热,顾念兮赶紧起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们好歹已经结婚这么久,顾念兮当然清楚男人此刻正在想些什么。如果自己的小手没有受伤的话,估计她还会趁着这么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好好的调戏谈逸泽一番。可现在自己的手受伤了,他要是现在调戏男人的话,估计会被他给得逞了的。

    想到那些火辣的场面,顾念兮赶紧扭着小屁股离开了。

    当然,临走之前她还不忘甩下这么一句话。

    而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谈逸泽嘴角上的笑容更甚。只不过,在看到自己身体的反映之时,男人又无奈一笑。

    原本以为只要离小东西远一点就安全了,可现在看来,他的小东西的魔力还真的不小。什么都不做,就让他欲火焚身了!

    看来,今夜苦的,又是他谈逸泽了!

    ------题外话------

    今天弄一下群,群号明天再公布鸟,嗷嗷。~!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