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一零三章 “斗殴”的小两口

    “这事,怎么说也是我谈某人自己的事情,该怎么做,不需要劳烦楚书记替我操心。”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视线再度落在楚东篱的身上。那一瞬,他的眼眸微眯了起来。眸色,犹如夜晚的大海那般的颜色,你看不到底,触摸不到边际,不知道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也不会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些什么。

    只是,这样的神色的出现,只是片刻之间。

    片刻之后,那抹神色又在谈逸泽的眼眸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光影之中,那张好看的俊颜依旧带笑,风情万种的美目里也仿佛未曾有过波澜。

    “该留退路的,我谈某人自然会留,不该留的,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全部斩断!”

    他的语调,依旧看似漫不经心。

    但说出口的话,却犀利的连楚东篱都为之震惊。

    因为男人口中所说的退路,便是他楚东篱对顾念兮的情!

    而这一次,谈逸泽比上一次更加不留情面的表明,他是不会让楚东篱有半点机会!必要时,他不介意和楚东篱拔枪相向!

    小东西是他谈逸泽一个人的!

    任何想要染指她的人,杀无赦!

    这是他谈逸泽,给楚东篱最后一次机会!若不是看在他还是顾念兮认定的大哥的话,恐怕谈逸泽早已对他动手了!

    “逸泽,到底是谁来了?怎么那么久了,都还没有进门来?”

    正在楚东篱想着该用什么话狠狠的还击谈逸泽之时,屋内传来了殷诗琪的声音。

    “是……”听到了殷诗琪的声音,谈逸泽的神情出现了不大不小的波澜。

    对于很小就失去母亲温暖的谈逸泽而言,他到顾家之后,殷诗琪给他的温暖,和记忆中妈妈给的是一样的。这也让他开始留恋,开始顾及到某些东西……

    楚东篱和顾家的人关系似乎非常的好,若是自己对付他的话,那顾家会怎么看待自己?还有,殷诗琪会认为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么?

    这,实在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但这也不代表,他谈逸泽会因为这些,而放弃斩断楚东篱的念想!

    要知道,敢将主意打到他谈逸泽的小东西的身上,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也不放过!

    “阿姨,是我楚东篱。”趁着谈逸泽失神的片刻,楚东篱提着那一水果篮,大摇大摆的挤开了门口的谈逸泽,走进了顾家。

    “哟,是东篱过来了。那快来坐!”殷诗琪看到楚东篱走进门之后,便开始热情的招呼着。

    “东篱哥哥!”顾念兮似乎也非常开心能够见到楚东篱,这会儿已经从沙发上起身,走向楚东篱。

    “刚刚回家,顺便过来看看兮丫头!兮丫头,你的手怎么样了?不是说,这两天还要到医院去检查么?”楚东篱看到顾念兮朝着自己走过来之后,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甚至,连他掩藏在银框眼镜之后的那双眸子,也不自觉燃起了笑意。

    “东篱,你过来就好,还带这些做什么!”

    “没事,刚刚路过的时候看到有几样兮丫头喜欢吃的水果,就给她带过来了。”说着,楚东篱将水果篮放到茶几上。

    “手还好啦,明天要去检查下。上一次,医生说恢复的不错!”顾念兮回答。

    “明天我正好有空,要不我捎上你过去吧!”楚东篱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似不经心的这么一提。

    这边,他和顾市长已经聊起了d市的琐事。

    “不用劳烦楚书记操心了。我谈某人的媳妇,我自己看着,比较安心!”就在顾念兮准备作答的时候,她的腰身突然被往后一带,一下子便跌进了某个男人的怀中。

    将顾念兮拦在自己i怀中之后,谈逸泽便这么开了口,随即便自顾自的带着自家媳妇坐到远离楚东篱的另一个位置的沙发上。

    其实,谈逸泽也想要亲耳听一听,顾念兮会不会拒绝楚东篱的提议。

    他表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心里的那份焦急,只有他谈逸泽一个人清楚。在等待顾念兮回应楚东篱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神经全部紧绷着。仿佛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发生断弦。

    可在看到顾念兮开始扯动红唇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打断了她想要出口的话。

    不是他不想要听到顾念兮亲口拒绝楚东篱,而是他更害怕从顾念兮的口中,听到自己所不希望听到的话。更怕,自己会接受不了那个答案!

    将顾念兮带到自己的怀中之后,男人还有点不安的蹭着她的鬓角。

    “老公!”顾念兮小声的唤着。因为她也察觉到,谈逸泽这话里面带刺!

    “小东西,你可不能因为别人,和我叫板!”男人蹭着她的小耳朵,也轻声回应着她。

    这话,倒是让顾念兮也安静了下来。

    因为她总觉得,谈逸泽口中的那个“别人”二字,似乎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可是老公,当着爸爸妈妈的面呢!”

    “就是因为当着爸妈的面,咱才收敛了!”谈逸泽拉着她没有受伤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唇边亲了亲。意思,再明显不过。若不是当着顾市长和顾夫人的面,他早就和楚东篱干一架了!

    而他做的这个动作,似乎也刺痛了不远处的某个男人。这一刻,那双掩藏在银色边框眼镜后面的眸子,正对着他投来不大不小的寒意!

    而当然,这样的神色在经过那镜框之时,已经被敛去了几分。但谈逸泽还是感觉到了!特别是在看到楚东篱放在扶手上的那只已经紧握成拳的手之时,男人的唇角高高的扬起!

    这就酸了?

    那好,他谈逸泽就要楚东篱打烂了醋缸子,最好被自己给酸死!

    这样,也省得他谈逸泽动手了!

    “兮丫头,要不要吃个苹果?刚刚买来的,挺新鲜的!”看着面前那刺眼的一幕,楚东篱动了心思!他只想要用最快最好的速度,分开这拥抱着的两个人。

    “有苹果呀,那我要吃!”好吧,其实顾念兮真的很喜欢吃苹果。特别是吃那种剥去了皮,去了苹果心的。

    听到顾念兮的话,楚东篱的嘴角轻勾,却是看向谈逸泽。那被遮挡于银色边框眼镜下的黑眸,如果谈逸泽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带着很明显的挑衅。紧接着,男人才有条不紊的从自己刚刚买来的水果篮里挑出了最大最好看的那一个,然后轻车熟路的去了顾家的厨房,找到了一把水果刀。很快的,他便坐回到原来的位置,开始认真的剥苹果皮。

    身穿一身银灰色西装的楚东篱,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古老的欧洲贵族那么的优雅,令人憧憬。而他耐心的捧着手心里的苹果,一点一点削去苹果皮的模样,让人都有些怀疑,这个苹果削出来其实不是用来吃的食物,而是用来观赏的艺术品!

    看到这样的楚东篱,谈逸泽突然警铃大作。

    这个样子的他,像是害怕什么东西被夺走了似的。甚至,连他那好看的眉心,都卷皱了起来。不一会儿,他就站了起来。

    “老公,你要去哪里?”顾念兮本来还在期待自己的苹果出炉,但身旁的位置突然空了,让她突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望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谈逸泽大步朝着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看着谈逸泽走去的方向,顾市长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他的视线在楚东篱拿着水果刀的受伤,微微一暗……

    厨房里,殷诗琪正泡着茶,准备给他们端出去。

    看到谈逸泽的出现,殷诗琪赶紧道:“逸泽,怎么到这边来了?我已经泡好了热茶,准备给你们端出去呢!”

    “妈,我也想要给兮兮削苹果!”

    “哟,那是要刀子是吧,来,我找给你!”看着谈逸泽这一脸认真较劲的模样,殷诗琪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赶紧将刀子给谈逸泽递了过去。

    不过谈逸泽也没有忘记,帮着她顺便将她泡好的热茶给端出了客厅。

    谈逸泽找来的苹果,是从顾家的冰箱里拿来的。

    他想要给顾念兮吃的苹果,是一点都不沾染上楚东篱的。即便楚东篱的水果篮里的苹果,比家里的还要大上好几分。

    刀子准备好,苹果也拿来了,现在万事俱备。但一抬头,楚东篱的那个大苹果已经削了好大半个,谈逸泽感觉自己前额的青筋开始抽搐了一下,连忙抄着水果刀,开始轰轰烈烈的削起了苹果皮。

    之所以用轰轰烈烈,是因为谈逸泽一抄起到,就直接砍了大半的苹果。不仅苹果皮没了,连苹果肉也都所剩无几。

    但这也不能怨他!

    从小,他就独自一人生活。

    让他去打战,他比谁都要积极,比谁都要勇猛。

    可偏偏,这一次的谈逸泽却被一个苹果难住了。

    不是他没有吃过苹果,而是他真的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一般苹果拿上来,擦干净了就可以开始啃了,哪还需要剥苹果皮去核之类的?

    但看楚东篱手中那个苹果,还很好的保持着苹果形状,甚至连削出来的皮也还是一整条的,谈逸泽又狠狠的往自己的苹果上砍去了一刀。

    看着对面谈逸泽手上那个已经被折腾的看不出原来样子的苹果,楚东篱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

    想要和他楚东篱比?

    也不想想,自己这一手练了多少年了!

    从顾念兮很小的时候开始,每一次到他家去蹭饭之后,他都会给她削上个苹果。到现在,他削苹果的技术早就比水果摊的老板还要熟练了。

    当楚东篱受伤的苹果完全去了皮之后,他又开始正对中间,两刀就将一个苹果给分成了完整的四瓣。去核之后,他便将它摆在自己刚刚拿来的盘子里,然后插上牙签。

    “来,兮丫头吃苹果!”

    楚东篱将自己削好的苹果推到了顾念兮的面前。

    看着那色泽好,形状又好的苹果,顾念兮的小手慢慢的伸了过去。

    “兮兮,吃这个!”

    就在顾念兮的手即将触及那一盘子水果之时,谈逸泽的声音从自己的身侧传来!

    “这……”看着躺在谈逸泽手掌心那个看不出原来是什么模样的东西,顾念兮的嘴角猛地抽搐了几下。

    谈逸泽削的苹果,只是拿了一把水果刀狠狠的砍了几下。有些地方是去皮了,有些地方还没有。更有的地方,已经看到里面的核。眼看楚东篱的苹果已经弄完,顾念兮已经准备开始吃了,他便来不及进行下一个步骤,将自己弄好的苹果,给递了过去。

    看着男人手掌心里的苹果,顾念兮有些迟疑。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老公这是准备让自己吃苹果,还是吃苹果核。

    “快点拿着,别跟我不好意思!”这话,也亏你谈参谋长说的出来!瞪着谈逸泽手心里的那个“苹果”,顾念兮嘴角有些僵。

    “可是,老公这……”你好歹也把皮给削干净了,是吧?

    但顾念兮这一会儿刚刚表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谈参谋长的眼睛便瞪得老圆,像是恨不得将她给吃了一样。

    看着谈参谋长耀武扬威的样子,顾念兮只能以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模样,从谈参谋长的受伤接过那个看着就惨不忍睹的苹果。

    因为她知道,得罪里楚东篱还有的活命,但得罪了谈参谋长的话,她今后的日子就难挨了!

    顾念兮憋屈的在心里呐喊着:呜呜……某个无良的谈参谋长,欺负有病爪的人!

    “乖,不用太感动,以后我会经常给你削来吃的!”看着顾念兮将自己削给她的苹果捧在小嘴前,谈参谋长笑的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当然,说完这一番话,他还不忘记扭头朝着不远处的楚东篱挑了挑眉,意思很明显:看吧,我老婆就是爱吃我削的苹果!

    看着顾念兮手掌心里躺着别人的苹果,楚东篱的眸色黯淡的没有一丝光亮。不过好在他的那一副银框眼镜,再度将他所有的情绪掩藏在别人所看不到的角落。

    “哟,苹果都已经削好了,还真的谢谢你啊东篱!”说这话的是刚刚从厨房里整理好了厨具,才走出来的殷诗琪。

    聪明如她,在撞见客厅里这么个场景的时候,怎么会没有察觉到客厅里的气氛有些怪异。特别是看到楚东篱看着顾念兮手捧着一个不像样的苹果,而暗自掐紧的手……

    “阿姨,您忙完了?过来吃苹果吧!”殷诗琪的声音,打断了楚东篱的思绪。很快,他又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收拾好,将那盘自己切好的水果,摆到殷诗琪和顾市长的面前。

    “那可就多谢东篱了!”就这样,楚东篱精心准备好的苹果,没有落进顾念兮的嘴里,倒是被殷诗琪逐个给吃掉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几天的时间,谈逸泽在顾家过的真的挺不错。起码每一天醒来,围绕在他身边的,便是满满的温情。当然,除了每天晚上都要蜷缩在这张又小又挤的沙发上之外。

    又是一个深夜,谈逸泽用顾念兮的电脑处理完邮箱里的事情之后,便拍了拍那张沙发,准备睡觉。

    可转念一想,小东西就在不远处的那扇门之后,难道自己就不该掏点什么好处么?

    想到这,谈逸泽抿唇一笑,便大步朝着顾念兮的卧室走了过去。

    伸手转了一下门把之后,谈逸泽发现小东西其实没有上锁!

    这,是不是对他一种暗示呢?

    谈逸泽觉得这个设想非常有可能,便推开了这扇卧室的门,转身走了进去,顺带着将门给锁上。

    “小东西……”

    一步步的朝着那张软绵绵的小床走过去,谈逸泽轻唤着。

    “小东西,我来了!”掀开被子之后,谈逸泽便迫不及待的钻进了被窝。他已经有好几天的时间,都没有和小东西同床共枕过了,更没有好好的感受一下小东西给他的那种心悸了。

    “小东西,我想要你!你不回答我,我就当你是答应了哦!”怀抱着那个熟悉的身子,谈逸泽的手已经开始熟练的往上探寻。

    不过,他知道顾念兮的手是受伤了的。所以,他在解开她睡衣的时候,都是很好的避开了她的手肘。

    “嗯?”顾念兮睡的有些迷迷糊糊,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一直都在蹭着自己的胸口,伸手便准备要将它给推开,却不想转身的时候,便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老东西,你怎么在这?”

    映入眼帘的,还是自己的房间,顾念兮一时间还有些摸不清头脑。

    但这是顾念兮,不代表谈逸泽的。见小东西总算是清醒了,谈逸泽不说二话便再度将她压到了身下。

    “老东西,你则是要做什么?”眼看着猴急的男人开始动手解开他身上的衣服,顾念兮的脑子总算是清醒了。

    “这还要问么?当然你干你了!”三两下,谈逸泽除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之后,便再度将女人压到了自己的身子下,细密的吻便开始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不要,这是家里!”要是被爸爸妈妈发现他们竟然在这里偷情的话,那岂不是太丢人了?

    “我当然知道这是家里,可你别忘记你也是我谈逸泽的老婆!好了别说话了,太久没有做,都快憋死我了!”说着,谈逸泽低头吻住了女人的红唇。

    “老东西,你轻点!”事实证明,男人真的不能饿太久,特别是像谈参谋长这种神采魁梧,精力无限的汉子。这才一给他松绑,这男人就像是狼似的,啃着她的肩胛!

    “我知道,你尽量松一点,都快将我给憋死了!”男人的声音,低哑的不像是他。但在这样的暗夜中,却如同暗夜绽放的罂粟一样,能在稍不留神之间就夺走了人的神志!

    而顾念兮,便是其中一人……

    “老东西,你属老虎的!”这么啃下去,她的身子骨都要被他给拆开了。

    “原来你知道啊?快点摆好姿势,我要来了!”仗着顾念兮受伤了一只手,谈逸泽能更加自由的选择自己喜欢。

    “你这个坏人,欺负我手受伤。”

    “你才知道?要想报仇,那就让你的手快点好起来!”说完这话,男人一个不留神就进去了。

    而顾念兮只能望天无泪!

    就算她的手好起来,你谈参谋长不也照样这么欺负她么?

    “积极一点,不然待会儿要是让爷不爽,就再来一次!”一想到楚东篱最近两天频繁的到顾家来献殷勤的模样,谈逸泽便气不打一处出。今晚,他非要小东西将他伺候舒坦了不可。

    “是,谈大爷!”本是打算装死,蒙混过关的。可一听到谈大爷的话,顾念兮只能咬牙这么回应着。

    于是,在这样一个迷离的夜晚,这个小房间里上演了一幕又一幕旖旎……

    等到激情全部退却之后,谈逸泽便抱着虚软过去的小东西去了她房间里的浴室。因为顾念兮的手现在还不能随便乱动弹,所以连擦身子这样简单的动作,都需要由他帮手。

    当然,女人那一身玲珑有致的身段,又惹得谈参谋长凌乱了!

    于是,一边帮着她洗着,他又要了她一次……

    一直到将顾念兮收拾干净,将她抱上床,盖上被子之后,谈逸泽这也才跟着挤进了这张小床。

    拥着怀中这个柔软的身子,闻着女人身上那熟悉的气息,谈逸泽便跌进了昏昏沉沉的睡梦中。

    虽然这张小床,真的很小很挤。只要两人稍稍一动弹,就有可能不小心撞的另一个人掉下床去。而因为谈参谋长的身高过于傲人的缘故,这样的小床他一趟上去,还有大半截的腿还留在外面。而他,只能蜷缩成一团。但怀抱着顾念兮的谈逸泽,却睡的很沉。

    而这一夜,也是谈逸泽从出任务之后,第一天睡的如此踏实。

    因为,他的小东西总算是回到了自己的怀中……

    不过,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谈逸泽便发现身侧没有了小东西的身影。

    而天色,早已大亮。

    匆忙起身,套上衣服之后,谈逸泽连忙从顾念兮的房间走了出来。

    其实,昨天晚上他本来是打算哄着顾念兮睡着之后,就离开的。现在顾市长似乎还没有消气,谈逸泽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了岔子!只是没有想到,抱着她的自己,却是最先入睡的那一个。

    而且,向来警觉性很高的他,竟然睡的那么死。

    连顾念兮起身的时候,他都没有察觉到!

    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谈逸泽发现顾家所有人都在餐桌前。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便是他谈逸泽曾经幻想过的家庭生活……

    “逸泽,醒来了啊?刚还想让兮儿进去把你叫醒的!”殷诗琪看到他过来,连忙又给他盛了一碗白粥。

    “妈,您也快坐下来吧。”

    “爸,早上好!”

    来到餐桌前,谈逸泽先和两位长辈打了一声招呼。这才将视线落在小东西的身上。

    只见某个小女人一手拿着油条啃着,唇角扬起的笑意,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得志的小人!

    看着顾念兮那双漂亮眼眸里闪过的狡诈之时,谈逸泽发现了一点:这个女人起床的时候不叫醒自己,是故意的!

    她,在报复昨天晚上他对她的欺压!

    看着她一脸惬意的笑,谈逸泽悄悄的将餐桌下的魔爪勾起她的裙摆,钻了进去……

    这段时间,因为手受伤的关系,顾念兮都穿一些比较简单的衣服。像是现在身上的这件吊带裙,然后外面罩上一件比较厚的外套。

    对于每天对他的小东西都观察入微的谈逸泽而言,他每天都会穿什么东西,他比谁都要来的清楚。特别是,昨晚上的这一套,还是他亲手给他穿上去的。谈逸泽可没有忘记,她今天穿着的是他最爱的白色……

    感觉到下身作恶的手,顾念兮原本高高扬起的嘴角,便垮了下来。

    这个老流氓!

    竟然当着她爸爸妈妈的面,对她“行凶”!

    “来,老公吃这个!”想了想,顾念兮将自己啃得都是牙印的油条塞进了某个恶作剧之后,嘴角还高高扬起的男人的嘴中!

    果然,谈参谋长的轻勾的薄唇在被塞进了这么个大油条之后,脸色变得不是那么好。甚至,连他在她腿间作恶的那只手,也停止了动作,老老实实的从那里钻了出来!

    看着谈参谋长垮下来的一张脸,顾念兮再一次扬起了嘴角的弧度。

    嘿嘿,他们家的谈参谋长虽然不挑食,但他不喜欢吃像油条这样油滋滋的东西。在家里吃早餐,他一顿能吃好几个大馒头。可要是换成这样的油条的话,他是宁愿不吃饭就去上班,也不愿多看这油条一眼。

    如今,竟然被一整口塞了个大油条,谈逸泽真的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老公,好吃不?”看着谈逸泽吃瘪的样子,顾念兮慢条斯理的擦着自己油滋滋的小手。

    “好吃!非常的好吃!”当着长辈,谈逸泽不敢将食物吐出来,只能随意的嚼了几下,便给吞进去。

    不过这个仇,他记住了!

    今晚,他一定要小东西付出代价!

    而看着小两口互动的殷诗琪,则是满满的笑意。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们都在背地里较劲!想当初,她和他们家老顾年轻的时候,不也这样?

    所以,她当然也清楚,他们这个时候是最幸福的!

    然而看着这一幕,顾市长却突然开了口:“逸泽,昨天晚上睡的舒服么?”

    一句话,让原本还在餐桌下“斗殴”的两口子,都僵住了。更让殷诗琪面色尴尬的道:“老顾,这都是孩子们的事情,你瞎掺和着什么呢!”

    殷诗琪可没有忘记,前段时间他们家顾市长就i说过要给谈逸泽穿小鞋了。这都已经让他睡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沙发了。难道,还不够?

    还准备当着他们宝贝女儿的面,给谈逸泽难看不成?

    “爸,昨晚逸泽是我让他进屋去睡的。您也知道,前两天晚上他有点发烧,我怕他又着凉了,所以才让他进屋的!”还没有等谈逸泽回答,顾念兮便抢先开了口。

    “是吗?”顾市长放下了碗筷,看了一眼顾念兮,随后又将视线落在谈逸泽的脸上。

    “爸,真是这样的!不信,你可以问我老公!”其实顾念兮也有些护短,她不喜欢谈参谋长在自己的面前吃瘪。当然,除了她自己欺负的除外!

    只是,在她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谈逸泽却牵起了她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里。他轻拍了她的小手几下,示意她稍安勿躁之后,便对着顾市长道:“爸,其实昨天晚上是我去找兮兮的。我……想她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

    这,便是他谈逸泽!

    而顾念兮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谈逸泽竟然会当着自己父母的面,毫无遮拦的诉说他对自己的想念……

    只是,在知道了这些之后,爸爸会对谈逸泽做什么呢?

    在顾念兮开始担忧这个问题的时候,却听到了顾市长突然道:“殷同志,今天打电话到老陈那边,让他送一套大一点的床过来吧。”

    “顾市长,你……”对于这么跳跃性的决定,不仅是他们小两口反映不过来,连陪伴着顾市长大半辈子的殷诗琪,一时间也有些懵了。

    “对了,包括床褥吧!”只是,对于所有人的吃惊神色,顾市长仿佛都没有看到似的,径自又开了口。

    其实,通过这么两天的相处,他确实也发现,谈逸泽是个不错的孩子。

    之所以强硬的将他安置在沙发睡觉,是为了报复他欺负了他顾印泯的宝贝女儿。如今,事情过去了几天了,他的气也算是消了。这么折腾下去,恐怕他的宝贝女儿都不理他了。

    不过今天这是也让顾印泯越发的觉得,谈逸泽有着敢作敢当的性格!这是他顾印泯在最近的一批年轻人中找不到的!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又是入夜。

    顾印泯坐在书房里,看着一些文件。

    “叩叩叩……”书房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不过没有等他回应,门便推开了。

    不用猜,顾印泯也知道,这是殷同志的到来。这么多年了,殷同志急躁的性子都没有改!

    不过,他当初不也是因为喜欢殷同志的性格,才和她在一起的么?

    “殷同志,毛毛躁躁的,什么事?”顾印泯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殷诗琪,便继续将视线落在办公桌的文件上。

    “顾市长,咱来给你送茶来了!”对于顾印泯的冷淡,殷诗琪一点也都不在意。因为,她知道这是男人的性子使然。

    而她,也无法多怪罪于他。

    反正夫妻之间,他冷一点,她就热情一点!这样,也就协调了。

    “放下吧!”

    “奴婢遵命!”说着,殷诗琪果真端着茶慢步走来。

    “什么奴婢不奴婢的?都这么老了,还那么爱玩!”

    “我再爱玩,也没有顾市长爱玩吧。前两天还给人家穿小鞋呢,突然间就真的让人送了一张大床到家里。说说吧,顾市长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殷诗琪自己找来一张凳子,在顾印泯的身边坐下,靠在顾印泯的肩膀上。

    印象中,他们年轻的时候,顾印泯处理公事的时候,她也喜欢这么做。

    但自从生下了念兮之后,这样的亲密互动,似乎也少了很多。

    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间也有些想念顾市长的肩膀了。或许,这都是被那打的如火如荼的小两口

    影响到了吧?

    “也没有怎么打算,其实只要兮儿气消了,就好了。在这么折腾下去,我怕我的兮儿都不喜欢我了!”他顾印泯这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虽然平日里头对她管教严厉,但谁都知道,这是他顾印泯捧在手心里的明珠……

    “眼里就只有你的女儿!”殷诗琪有些不满的埋怨。

    看着殷诗琪在自己肩膀上抱怨的样子,顾市长无奈的笑着,随后也伸出了一手,环住了殷诗琪的腰:“那也是因为,这是我们俩人生下的孩子。”

    因为爱她,所以更爱他们两人的结晶……

    只不过,他顾印泯向来不善于用言语表达感情。

    “我不是说这个!”其实,顾印泯的意思,殷诗琪当然知道是什么。不过这么老了,还说什么情情爱爱的,实在有些让人难为情。

    “那你是想说东篱这个孩子吧?”就在殷诗琪准备说出什么的时候,顾印泯先她一步开了口。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就是想要说他?难道,顾市长您也看得出来?”

    “那是当然了!”顾印泯轻叹。

    前两天,楚东篱和谈逸泽较劲的意思那么明显,如果他还看不出来的话,那也枉费他多年游走在人群中的识人能力了。

    楚东篱一直都对他们的兮儿很好,从小他们都看在眼里。

    很久以前,顾市长也想过,要将他们凑成一对!

    两家人都是知根知底的,这是再好不过了。而楚东篱从小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如今,他又成了最为年轻的市委书记,这实在最适合不过了。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在顾念兮的生命中竟然半路杀出了一匹黑马!

    这人,就是谈逸泽!

    从他的出现,到他现在的表现,对于顾市长而言,都是惊艳的!

    而更让顾市长看重的,是谈逸泽比楚东篱还要重情义的这一点。

    这是,任何一个父母都最为希望看到的。

    这样,他们也能放心,将自己的孩子交到他而得到手上……

    “那顾市长,对于这个孩子,你是怎么打算的?要是兮儿还没有结婚的话,还好!可现在兮儿结婚了,这样岂不是乱套了么?”这也是殷诗琪这两天来最为担忧的问题。

    “乱套倒也不会!我只是觉得,楚东篱这个孩子性子也拧。你就算劝他放手,他也不会就听你的!其实如果当初我们早一点发现,这孩子对兮儿的情的话,也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其实,这错过,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楚东篱将自己的感情埋得太深了!

    若不是现在谈逸泽的出现,恐怕他都不知道要将这份感情,隐瞒到什么时候。

    “那我们该怎么办才好?难道真的要任由他们这三个孩子这么下去?”殷诗琪担心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婚姻会出现裂痕,再者也会耽搁了楚东篱那个孩子。

    “这一点你放心,难道你还看不出你的女儿是个认死扣的人么?再说了,他们可是军婚,还受到法律的保护。”顾市长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轻松。

    只是相较于他,殷诗琪的眉心还是皱成了一团。

    “你还是和我说说吧顾市长,免得我愁死了!”

    他们的女儿是个认死扣的人!这一点殷诗琪当然知道。

    要不是这样,当初她回到这边的时候,又怎么会因为谈逸泽一个人伤感了那么多天?

    “其实这也简单,有竞争才有更优质的表现。不出几天,你的谈女婿绝对能削好一个苹果!”说这话的时候,顾印泯的嘴角上已经挂上了很明显的笑容。

    其实最近两天的观察,他对谈逸泽是越来越满意了。他可没有忘记,当其他人吃完饭之后,都各自午睡去了。而谈逸泽就一人拿着一把水果刀,坐在客厅里削苹果。那认真的神情,可不亚于人家的那些什么科研所的人。

    一连几天,都是这个样子。

    能为心爱的人做到这个样子,他顾印泯还能说,谈逸泽的这份爱有假?

    “那楚东篱那个孩子呢?”

    “这孩子,除非他自己想通了,不然我们谁也没有能力改变他的想法!”那,其实也是个认死扣的孩子。不过,破坏别人婚姻,伤害顾念兮的事情,顾印泯倒是相信,楚东篱还做不出来!

    “那……”

    “殷同志,别老是担心他们那些年轻人了。等这次年假,我们就去市外好好转一转吧?”

    “你这话都说了几年了!什么时候兑现过!”

    “我保证,这一次一定兑现!”

    这一夜,笼罩在书房里的,也是一室的温馨。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小东西,快过来瞅瞅我们的大床,多舒服啊!”顾念兮这才进卧室,便看到某个妖孽男在新床上躺成了一个“大”字。

    ------题外话------

    群号咱在公告栏里公布了。不过听人说,那手机用户会看不到,咱今天就题外话一下吧!

    284213188敲门砖,书中任意人名。

    欧勒勒勒~

    对鸟,记得甩个票子给咱哈!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