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一零七章 欠下的,都要讨回来!

    窗外那明媚阳光的照射下,男人的侧脸看起来又深凹了几分,特别是那双她最爱的眼睛,竟然在短短的两天内深深的凹陷了下去。连同他的眼圈周围,也被一圈青紫所包围着。这样的谈逸泽看起来有些病态,但依旧没能降低这个男人给人的那份气质,只是让他无端端的多出了一股子阴郁……

    那紧锁的眉,那么浓黑,仿若千年化不开的哀愁。

    光看着,你都会觉得忧伤。真的很想将这样的男人,揽进自己的怀中,抚平他心中的伤痕。

    只不过,这样的阴郁气息很快便被谈逸泽很好的掩住了。此刻的他,又继续低头,认真的削着受伤的苹果。然后偶尔和顾念兮回一下话:

    “难道手术还能做到别的地方去。你这脑袋瓜子,不知道在装着些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连眉梢都染上了悦色,仿若刚刚她看到那个阴郁的他,只不过是她的幻觉罢了。

    “难道真的只是我的幻觉么?为什么感觉起来,又是那么的真实!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说这句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视线已经从谈逸泽的身上移开,视线落在那天印象中被人打开的双腿上。

    她的眉心微皱,好像在极力的回想着什么。而向来对她观察入微的谈逸泽,又怎会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在做什么?

    当看到女人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双腿的时候,谈逸泽连忙放下了自己手上的刀子,顺带着将自己剥好皮的苹果塞进了顾念兮的受伤。

    “别想那么多了,你刚刚动完手术,不适合想太多的东西。来,吃个苹果!”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来到了顾念兮的身边,将她拿着苹果的小手拉着往她的嘴边凑,他就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大掌一伸,男人便将她给搂进了自己的怀中。

    感觉怀中的那个肩头,明显的又比前两天割手了。谈逸泽黑眸,又是瞬间的寂落。看来,两个手术对他的小东西伤害还是明显很大。即使他这两天已经拼尽他谈逸泽的所能,二十四小时都守在她的身边了。

    “老东西,我还没有洗手呢!这样不讲卫生!”顾念兮直到嘴里被塞了个苹果才回过神来。说着,她便已经准备跳下床,去洗手间。

    但顾念兮的屁股才没有挪开床,便被男人一掌给捞了回来。

    “怎么了?”

    对于男人的举动,顾念兮有些不解。

    “等等,我去拿毛巾给你擦擦就好。”

    “没事啦,我只是一只手受伤,又不是腿瘸了。我自己来就好了!”看谈逸泽这两天操心操肺的样子,还有眼圈周围的那抹黑,顾念兮哪里不会猜到,这个男人这两天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只是,他心疼她的同时,她也是心疼他的。

    看他这样严重睡眠不足的样子,顾念兮也希望自己能多做一些事情,让这个男人少操点心。

    只是,她都已经这样说了,谈逸泽还是拉着她的手还是丝毫没有松动。

    “老公,你这是做什么?”

    “跟你说了,我去给你取了毛巾擦擦手就好。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说着,男人松开了她的手,便朝着病房浴室的方向走去。

    小屁孩?

    她新年也二十三岁了好不好?

    看着男人消失的背影,顾念兮有些怨念的紧挨着棉被,在心里数落着谈参谋长的不是!

    只是顾念兮却不知道,进入洗手间的谈逸泽嘴角上却是带着苦涩的。

    虽然这孩子的月份小就没有了,但算起来也是一次小产。若是现在不好好养着,将来会落下病根的。

    只是想到这的时候,谈逸泽又忍不住回想起那天护士从里面端出来的那个小肉团。虽然那东西还看不出来是个孩子,但谈逸泽却发现,自己的心狠狠的因为那一团小肉球狠狠的抽疼了……

    他还那么小,可他却要离开了。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看着那个小小的肉团,谈逸泽果断的托付那个护士,让她帮忙将他的孩子保存在停尸房。等到他回家的时候,一定会带着他一并走的。他这么小,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谈逸泽不放心,将他孤单一个人丢在这个城市。还是等到他们要回去的时候,他顺便带上他离开吧。到那个城市之后,谈逸泽决定将这个孩子安葬在自己的母亲身边。这样,他也就安心了。

    其实,身为军人的他,本来是不相信所谓的轮回的。但看到那个小肉球的时候,他多么希望,这个孩子能再度回到他和顾念兮的怀中……

    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谈逸泽的手上果然还拿着一块毛巾,上面还冒着白烟。

    “老公,天气其实没有那么凉!”这毛巾上的热度,放到顾念兮的受伤还有些让她难以接受。真难想象,谈逸泽刚刚是怎么将它拧干的。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呢!”虽然嘴上不忘教训一下顾念兮,但谈逸泽却极为认真的开始帮顾念兮擦拭每一根手指。

    顾念兮的手指,真的很漂亮。很白,也很纤长。特别是她的指甲,底下是自然的粉光,不用像时下的那些女人都去做什么指甲彩绘,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谈逸泽的动作极为耐心,一根根的帮着她擦着,连指关节的缝隙都不放过。

    一直到整个手都确认已经被他擦过一遍之后,男人这才放开了她的小手,将苹果递给了她。

    “快吃吧。”谈逸泽的声音,出奇的哑。

    “嗯!”原以为,这个老流氓是对着自己的手指yy才会变成这样,可顾念兮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谈逸泽那双好看的黑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红色所掩盖。

    那样的颜色,仿佛在极力忍着某种痛苦。

    “老公,要不你也到床上来躺躺吧。你都忙活了两天了,肯定没有休息好!”顾念兮看男男人眼眸里的红,只是单纯的将这当成了男人太过于疲乏。想也没想,就对着男人拉开了自己的被子。

    “……”想了想,谈逸泽点了点头。上午的点滴已经打完了,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什么事情了。只不过,他进被窝并不是为了休息,而是为了让她能够安心入睡。

    谈逸泽掀开被褥,便直接拥着顾念兮躺下了。

    不一会儿,果真如谈逸泽所料,这小东西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谈逸泽自然是知晓,最近几天没有自己的陪伴,她一定睡的不好。再加上每天都用了这么多的药,耗损真的很大。

    看着她明显尖了一圈的下巴,谈逸泽的鼻尖又是一阵酸涩。

    小东西,对不起。

    是我,没能照顾好你和我们的宝贝……

    对不起,如果当初电梯里我不招惹你,如果不是第一眼见到你就认定了,如果不是我将你硬拉到民政局,你是不是就不会受了这么多伤?

    这一切,都怪我!

    只是,我依旧没法放开你的手,因为我……

    我爱你……

    睡梦中的顾念兮,其实并没有听到这一番话。她唯一能感受到的,脖子上有一抹微凉的液体划过……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小东西,你在什么地方?”一进门,某个手上还提着菜篮子的男子,便开始四处张望,寻找那个熟悉的小身子。

    只是,在沙发和大床上都没有找到她之后,某个男人不淡定了。

    一把,他就将自己刚刚买回来的东西丢在地上。急匆匆的在顾家大宅里上窜下跳,寻找她的声音。

    “该死,又不穿鞋子就在家里到处乱跑!看我怎么收拾你!”在找寻了许多地方之后,谈逸泽终于二楼的楼梯口找到了她。

    一看到她光溜溜的小脚丫,他立马吼着。

    那凶猛的模样,感觉就像是一只准备上前来猎杀的野狼。

    一抓住顾念兮的身子,他就直接扛在肩膀上了。

    一直走到他们房间的大床之时,他才将顾念兮放下来。

    本以为就要成功逃脱男人的魔爪的顾念兮,却没有想到当谈逸泽将她的身子放在大床上之后,竟然直接将她放在她的大腿上,照着她的小屁股就是狠狠一巴掌下去……

    “老东西,你竟然打我!”屁股上传来的那火辣辣的痛,让顾念兮脑袋一懵。

    靠,这个老男人竟然打她的屁股!

    “打你怎么了?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没有穿鞋子就整个房间跑。你都将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了!”说完这一句,谈逸泽又是照着她的屁股又是一下。

    不过,他是留了几分力的。

    在部队里,有哪些人不知道他谈逸泽力气大的。三两下,就有可能轻易的让一个成年男子散架。但怀中的,是他谈逸泽的心肝。打在她的身上,他可能比她都痛上几分。

    只可惜,顾念兮并不知道,谈逸泽做的这些,其实都是为了她好。

    她现在算是小产,若是这阵子着了凉,那有她好受的!

    为了尽可能的将她照顾好,他一天二十四小时几乎都和她黏在一起。若不是今天早上想要上街给她买点什么东西补补,也不至于让她一个人呆在家。而她竟然就趁着这个空档,偷偷下床!

    “呜呜……你坏!你欺负我!”其实,屁股上的那几下只是火辣辣的,并不是那么的疼。而她也知道,其实谈逸泽并没有真正的使上劲。看谈逸泽的身子骨就i知道,他要是真的用上力的话,估计一巴掌能将她的身子拆卸好几回呢!可心里,顾念兮还是觉得莫名的委屈。

    “呜呜……”谈逸泽本想着就教训教训顾念兮,让她自己长点记性。可谁知道,这一教训,这丫头哭了……

    这可该怎么办?

    这一回,男人也不敢怠慢了。连忙将她转过来,抱在自己的怀中,轻哄着:“要不是你不听话,我至于打你么?”

    要不是为了她好,他也不用这么费心,是不?

    “呜呜,我不管。你打我了,我不喜欢你了!”顾念兮这时候哪里听得进劝,只是窝在谈逸泽的怀中,眼泪一大把一大把的掉着。

    光是看着,谈逸泽就心如刀割!

    “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疼,我给你揉揉!”这个祖宗,她的眼泪绝对是上天用来对付他谈逸泽最好的利器。不用舞刀动枪的,就直接让他谈逸泽丢兵卸甲了。

    说这话,谈逸泽果真还给顾念兮的小屁股做起了按摩来。

    可某个被打伤心的小女人,就是不领情。

    干脆一下子钻出了男人的怀抱,直接躲进被窝里不出来了。之后,不管谈逸泽怎么劝,她就是不肯出来。

    一直到午饭的时候,谈逸泽又进门来。

    谈逸泽一扫过去,便知道这小东西其实没有睡着。不然为什么在听到自己关门声的时候,背脊变得那么的僵硬了呢?

    不出谈逸泽的预料,背对着他的女人果然瞪大了黑溜溜的大眼睛。只是在感觉到男人的靠近之时,她又立马闭上了。

    “小东西,起来吃饭了!今天,我还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板栗。”说这话的时候,男人也跟着躺在了床褥上,然后用那显的有些粗糙的指尖,轻轻的摩挲着顾念兮的小脸蛋。

    果然,在听到他提及“板栗”二字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皮微动了一下。

    生气了一个早上,她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吃。这会儿,当然饿坏了。

    肚子咕噜噜的叫唤着,特别是谈逸泽说他买了板栗,这肚子更是叫的欢畅。

    但一想到早上男人打了自己的小屁股一顿,顾念兮的心里就是止不住的气!

    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一个糖吃么?

    她才不要!

    廉者还不受嗟来之食呢!

    顾念兮两眼一横,还是决心装死!

    只是双眼这一比上,她的肚子又不服气的叫唤着。

    感觉到肚子的叫声越来越大,顾念兮的两条小眉毛懊恼的都卷成了一团了。

    看着她的这个反映,谈逸泽嘴角的笑意越是明显:

    “真的不起来么?今天妈可还买了一些炸鸡块!我本来还想着给你几块的。看样子,你是不想吃了?”

    伸手将小东西揽进自己的怀中之后,谈逸泽又靠在女人的耳际慢条斯理的说着。

    “还有哦,今天巷子口那边还做活动,据说还有表演呢!本来还想着,吃完饭带你去逛逛的,看样子你是决定不去了!真可惜,那我就自己去好了!”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又是一声轻叹。

    只不过,因为顾念兮是闭着眼的,自然也就不知道,此刻男人的视线是落在窗外。

    今天天气还不错。风,也不是很大。

    小东西已经好几天都没有给她出门了,是该找个时间带她出去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了。

    “真的不打算跟我去么?那我可就走了!”接连几句话,谈逸泽看到的都是顾念兮紧闭着的双眸。而男人,也好似一点也不慌乱。

    看着怀中的小东西,谈逸泽嘴角上的笑,又是明显了几分。

    而说完这一句话,谈逸泽果真从床上坐了起来,准备下床。

    只是,脚丫还没有着地,男人便感觉自己的手上覆盖上了一只小手。

    那一刻,男人的眉心,才真正的舒展开了。

    “我去吃饭!”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顾念兮还是决定先解决好温饱问题。当然还有,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从手术那一天之后,她已经有好一段时间都没有出过门了!

    “好,这就带你去吃饭!”男人转身,耐心的将一件件的衣服往她身上套,最后还不忘记给她穿上一双棉鞋。而这样的动作,谈逸泽非常的熟练。记得前几天最先开始的时候,他都还不会做这些的。将她的脚丫塞进去的时候,还反过来了。但接连的几天,男人即使做得不好也坚持亲力亲为。短短的几天时间,他便已经练就了“超级奶爸”的功夫。

    看着谈逸泽做的这些,顾念兮说不感动是假的。

    “好了,我们去吃饭。吃完,就是巷子口看表演!”谈逸泽说着,还不忘牵起她的小手,带着她出门。

    只是,谈逸泽越是这样的温柔,越是在意她的保暖,便是让顾念兮越是怀疑。

    到底最近是怎么了?

    谈逸泽每一次看到她不多穿一件,就跟被踩到尾巴的猫似的?

    而且,他每天给自己煮的东西,都是什么红枣红豆,都是一些补血的。自己是动过一个小手术,可谈逸泽这样做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然而,更让顾念兮觉得疑惑的是,为什么这阵子的谈参谋长突然安分了那么多?

    每天晚上都会一个人在客厅抱着电脑,不知道在忙着些什么。而一回到她的身边,便抱着她呼呼大睡。连他以前最爱的睡前运动,似乎都给忘记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让顾念兮更为迷惑的,是最近谈逸泽的电话经常占线。时常一起床,她就看到男人将手机贴在耳边,站在窗户口那边不知道说些什么。而每一次的对话,男人似乎都是有意识的避开自己。以至于,顾念兮根本就听不到关于这些电话的内容。

    看着这样的谈逸泽,顾念兮的心里说不上的憋闷。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怎么了?怎么一醒来不多穿一件,就站在这里吹风!”刚刚通完电话,转过身看到顾念兮站在自己身后,谈逸泽便有些微怒。

    不过鉴于上一次打了顾念兮的屁股,让她闹了大半天的别扭之后,他只会用这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来吓唬她了。

    “老公,你最近这是怎么了?我又不是纸人做的,不会被风给吹跑了!”盯着他看,她那双比琉璃还要清澈透明上几分的眼眸,让男人有些慌乱。

    不过,这依旧只是一瞬间的功夫。

    片刻,男人便很好的将自己所有的情绪掩藏的很好。这一会儿,男人又嬉皮笑脸的将顾念兮拦在自己的怀中:

    “没什么。我知道你不是纸人做的,但你是被我含在嘴里头的。”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的手不忘乎往女人的衣服里一探!

    “讨厌,老不正经!”

    “我哪里不正经了?和老婆亲热,不是天经地义的么?”要比脸皮厚,谈逸泽绝对是握有绝对优势的那一个。

    “讨厌!”

    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对于谈逸泽的触碰,顾念兮并没有反抗。

    其实,他们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亲热了,好像从她动手术之后,谈逸泽就一次也没有碰过她。不得不承认,这一会儿,她也有点想了。

    禁欲一段时间的谈参谋长,果然很勇猛。小东西只是摆出一份任由他蹂躏的样子,他立马就招架不住了。这一会儿,他已经蓄势待发了。

    只是,这事情还没有进入主题,男人却突然没有了动作。

    这一会儿,他已经动手开始绑顾念兮整理好衣服,然后准备起身了。

    “老东西?”

    面对这样的谈逸泽,顾念兮怎么会不好奇?寻常一天不亲热就跟要了他命根子似的男人,突然变成柳下惠?你相信么?

    绝对不信!

    特别是这一会儿,顾念兮明明已经看出了,这个男人的裤子明显支起一个小帐篷。

    而他的前额,更是因为过分隐忍,而青筋凸起。

    “今天我还要出门一下,你乖乖的呆在家里,知道么?”其实,谈逸泽又怎么会看不出顾念兮的意思。

    天知道,此刻的他多么想将她拥进怀中,尽情的驰骋,以此来表达自己的相思……

    只是,他没有忘记医生那天吩咐过他的话。这一段时间,他们还不能做过分亲密的事情,免得发生感染……

    一想到这会危害到她的健康,谈逸泽就算有再大的欲火,也只能作罢。

    “你要去哪里?”这是d市,又不是他们的那边。他,能去什么地方。

    “反正不会去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就对了!好了,乖乖呆在家里,等我回来!还有记得,如果要下床,一定要穿上鞋子,不然被我发现了,有你好受的!”临出门之前,谈逸泽还不忘再度嘱咐上一番。之后,他才迈开了大步离开。

    不是因为舍得,而是因为再和顾念兮那张精致的小脸对视的话,他真的很怕自己会作出伤害她的事情来。

    而顾念兮则在看到男人匆匆离去的背影之后,眉心微皱……

    谈逸泽,你到底怎么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说吧,找我什么事情?”d市市中心的某间咖啡厅里,一男人斜靠在黑色的咖啡桌前,而身侧则随意的放着他刚刚退下来的西装外套。

    阳光撒在黑色桌面,放射出来的光线落在男人的脸上,让他深邃的五官蒙上了一层光晕,看的面前的女人有些痴傻。

    然而,男人却好似浑然不知。

    从始至终,男人的眼神都是那么淡,连落在人身上的眼神,也是那么的随意。

    但这个男人,浑身上下就是比寻常人多出了一股子贵气。单单是坐在对面,便能让你不自觉的俯首称臣。

    “那个……谈参谋长!”坐在对面的女人有些别扭,连小脸也不自觉的躁红起来。

    其实,她早已过了脸红心跳的年纪,但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的小脸还是会不自觉的躁红。

    不过张小琴觉得,这么出色又有能力的男子,很少有人面对他的时候不会心动吧?

    “说正事!没事,别老喊我!”男人憋了一眼面前那个羞涩做作的女人,心里头没由来的厌恶。

    “我就想求您和市长千金,放过我们家吧!”其实,张小琴潜意识里认为,男人都是有绅士风度的。即使再讨厌,也不会这么直接的表达出来。更何况,对方还是现任参谋长。

    只是张小琴不知道,在谈参谋长的眼中,除了他老婆顾念兮之外,其他的女人和男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特别像是面前的张小琴,一脸欠抽的样子,谈参谋长向来是最不留情面的。

    “放过你们?”

    听到张小琴的话,谈逸泽突然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似的。突然间,男人那张薄唇突然轻勾。

    他一笑,眉梢里是倾尽的邪肆……

    连窗外的阳光,也仿佛一时间黯淡了许多。

    正当张小琴还在仔细的琢磨,刚刚自己的这些话到底哪里戳中了谈参谋长的笑点的时候,却憋见面前的男子眉峰一转。一瞬间,原本在男人脸上的所有笑意,全然消失了。仿若刚刚在她面前带笑之人,并不是他!

    “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谈逸泽微眯起了那双黑色的瞳仁,盯着女人看的时候,眸光有些微闪。

    而如此的眸子里,更多的是冷意。

    将他谈逸泽的老婆给伤了,让他们的孩子不得不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他谈逸泽会放过么?

    笑话!

    若是他谈逸泽真有那么好说话的话,那部队里的某些人也不会将他称为“人面兽心”了。

    只是,谈逸泽的此刻的阴戾似乎掩藏的过深,或者可以说,眼前的女人太过于白痴,看不懂此刻的谈逸泽是危险的。

    危险到,下一秒钟极有可能将她给吞没。

    “只要您放过我们家,只要您放过佳佳艾超市,给我们留一条活路,你要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行!不管什么,我都会答应你的!”

    “不管什么都会答应我?什么都可能帮我实现?”谈逸泽听着她的话,依旧只是笑。

    而且,还是冷笑!

    什么都可能帮他实现?

    那他,想要顾念兮肚子里的宝宝回来,有可能么?

    不可能!

    光是想到是她张小琴害死了他谈逸泽的骨肉,他就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给撕烂了!

    然而张小琴却还是不懂男人话里的含义,依旧顺着男人的话继续说下去:

    “对!不管您要什么东西,我都能帮您实现。就算您……”

    不知道是不是张小琴误会了什么,说这话的时候她竟然大大咧咧的起了身,来到了谈逸泽的身侧坐下。那只纤纤玉手竟然开始慢条斯理的攀附上谈逸泽的胸口,而且有作势向上的冲动:“就算您要的是我,我也会答应的!”

    说这话的时候,张小琴的心里还是满怀期待的。

    其实,她一直都幻想着能躺在一个年轻狂野,特别是能长得像谈逸泽这么俊的男人的身下。可偏偏,自己竟然嫁给了一头肥猪!每天,都还要对着一头肥猪作出各种满足的样子,这样也让她越来越饥渴。

    所以,在见到谈逸泽的时候,张小琴的春心其实早已泛滥了。

    而她也自认为自己的姿色还算不错,特别对这一身傲人的身段,她是相当的有自信的。而她也认为,男人其实就和她家的那头肥猪没有什么两样。只要女人长的稍稍有点姿色,他们哪一个没有过那样的念想?

    别以为她不知道,其实那天晚上他们家那口子在看到顾念兮的时候,就对她动了那门子的心思。不然,为什么在知道顾念兮是市长千金的时候,他会那么的紧张?

    她不过是装作不知道罢了,陈大宝还以为能瞒得了她一辈子么?

    说这话的时候,张小琴也万种风情的准备靠上谈参谋长的身子。

    念书什么的,她张小琴确实不如顾念兮。但论起和男人*,恐怕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人能比的上她。也不想想,她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周旋在众多男人中了。

    这样的她,*的技术又怎么会差?

    只是,当张小琴万种风情靠了过去,甚至还准备和谈参谋长来电小摩擦,小暧昧什么之时,却一头栽倒在地上。

    好不容易,狼狈不堪的从地上坐起来之时,张小琴才发现,原来那个男人已经站了起来。

    “这……”

    该不会,是刚刚他不知道自己要靠过去,所有才错开了?

    看着那冷着一张脸的男人,张小琴极力的为自己找借口。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张小琴准备上前继续和谈参谋长说些什么,却不想男人的薄唇突然一勾:“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和那个死胖子一样?不管什么货色,都会想要上上看么?”

    说这话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正好落在谈逸泽的侧脸上,将男人的脸勾勒的如诗如画。

    但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却让张小琴觉得自己掉入了一个不知名的冰窟中。

    “你……你是故意的?”听着谈逸泽的这话,张小琴总算前后联想起什么来了。但这一刻的她,瞪着谈逸泽看的眼眸里,却是写满了吃惊。

    “那是!难道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发生。我告诉你吧,包括上一次踩到你的裙摆,也是我故意做的!”

    他谈逸泽向来一人做事一人当!

    是他做的,从来不需要撵着藏着!

    “你……谈参谋长,你这样算男人么?”有些女人,就是喜欢将男人的尊重当成理所当然。所以,当某些男人作出出格的事情之时,她们就喜欢这么问。而张小琴,就是这样一个人。

    她甚至从来没有想到过,有那么一个人会将自己的做的错事承认的如此理所当然。就好像,他做的那些都是对的一样!

    “呵呵,我是不是男人,根本不需要向你证明!”只要他家小东西深知这一点,他就足以。看着女人那张因为尴尬发愣而近乎苍白的脸,谈逸泽又再度开口,道:“还有一点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挂着两个大奶,别人就要将你当成女人看!”

    除了他们家小东西,在他眼里其他的女人根本和男人没有什么区别。

    再说了,他家小东西那胸口,其实也不小。只是她没有像这个女人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她长了这两个似的,每天都将它拿出来晃悠!

    “你……”被谈逸泽这么一说,女人又是气节!

    该死的,她还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能毒舌到这样的地步!

    活到今天,她总算是长见识了!

    “别你什么你的,我今天就将话撂在这了,伤了我老婆,害了我我孩子命的人,我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尤其是你!”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男人的眸色极深。是那种暗夜深海的颜色,摸不到底,触摸不到边际的那一种。

    这样的他,看上去有几分狰狞。

    也让张小琴开始后恐!

    到底,刚刚自己是怎么脑残,才会以为这样的男人会对自己有想法呢?

    他根本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

    比阴间使者,还要让人觉得惊悚几分。

    “我……我承认,那天我抓着顾念兮的手是不对!可我真的没想到,那会弄到她的手。还有,我哪里有害过你们的孩子?”

    张小琴的这一番话,听的云里来雾里去的。

    “我无需和一个凶手多谈什么!你只要知道,你张小琴,还有佳佳艾超市都必须为此事负全责就行了!”撂下这么一句话之后,谈逸泽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直接甩在咖啡桌上,算是付清咖啡的钱,便大步离开了……

    孩子,还有他的小东西,这个两个他谈逸泽一生中的挚爱。他们欠你们的,就算不承认,我都会替你讨回来的!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兮丫头,来这是鲶鱼,据说对伤口非常有好处的!”这天,楚东篱得知顾念兮前几天手肘又动了一次手术之后,便来到顾家探望了。从小就i将顾家当成自己家的楚东篱,理所当然的留在这边吃饭。

    而这,也很自然在餐桌上引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澜。

    眼见楚东篱手上夹着的那片鱼快要放进顾念兮的碗中,谈逸泽赶紧将自己的碗筷凑了过去,而楚东篱一时间停不住,他夹着的那片鱼就这样放进了另一个人的碗筷中。

    看着谈逸泽将他夹给顾念兮的鱼片放在嘴中津津有味的咀嚼着,楚东篱的脸上依旧很好的保持着那抹笑容。唯有指关节处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的手指,还有握着筷子的那只手的轻微的颤抖,将他正极力隐忍着的某种情绪泄露了些。

    而这一幕的始作俑者却还是一脸的嬉笑,还不忘和他说到:“兮兮不大喜欢这种鱼,要是放进一块,估计整碗饭她都不会吃了!”

    “是吗?兮丫头,你长这么大的,一年有一半的时间都是我给你做的饭,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从来不爱吃这东西?”听着谈逸泽的话,楚东篱又看向了顾念兮。那双藏在银色边款眼镜之后的灰眸,此刻竟然是如此的清晰。仿佛正在从顾念兮的眼眸中,寻找到真正的答案。

    “我……”被楚东篱这么一问,顾念兮的脸上出现了尴尬。

    就像楚东篱说的,从小她就常到楚东篱家蹭饭,她的胃口楚东篱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

    现在被谈参谋长这么一搅合,多难为情?

    尴尬之中,顾念兮泄愤的对准桌下的谈参谋长的腰狠狠的戳了一把,然后丢给了谈参谋长一个白眼:让你乱说!

    可某个不怕死的男人竟然当着一桌子人的面,大声的嚷嚷着:“老婆,你掐我腰做什么?我说的是事实,难道你要我说假话么?”

    不得不承认,谈参谋长有时候的演技也是影帝级别的。

    原本桌下的举动没有什么的,但被他这么一嚷嚷,又变得极度暧昧。

    “老公,既然你这么喜欢吃鱼,那我就多给你多夹几块,你给我少说话,多吃饭!”其实顾念兮知道,谈参谋长其实不怎么喜欢吃鱼的。不过看在他“演”的这么好的份上,她就给他奖励奖励!

    说着,顾念兮果然夹了好多鱼放到谈参谋长的碗里,然后再度丢给他一个白眼:用这么多鱼还堵不上你的嘴?

    而谈参谋长则在看到自己碗里出现了那么多鱼之后,有些欲哭无泪。

    一块鱼都差一点将他给腥死了,现在还要他吃这么多?

    看着碗里头的鱼片有些犯堵的男子,扭头朝顾念兮求救:小东西,一起吃?

    而某个很没品的女人则在看到了男人那双黑色的眼眸里的求救意图之后,得意洋洋回了他一个眼神:我不是不爱吃鱼么,只有你谈参谋长能吃!

    这意思很明显,她不打算救助他了!

    望着碗里多出来的那些鱼,谈参谋长悔恨呐!

    而顾家老两口则在看到这对小夫妻的互动之后,眉梢里也染上了笑意。

    唯有楚东篱一人,暗自神伤……

    ------题外话------

    留言这两天就回~

    →_→

    嗷嗷,原谅偶是个粗俗滴人呐~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