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一零九章 好一对贼公婆!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谈参谋长的喉结再度没有骨气的滑动了一下。

    顾念兮这样的女人光是穿着衣服都能让人疯狂。更不用说,现在的她竟然摆出一副衣服欲遮欲掩的模样,还有脸上挂着那羞涩的红。天知道,现在的谈某人多么想直接跳上床,在顾念兮的身上来来回回肆虐上几个钟头,感受那份极致的愉悦,感受她双腿给自己带来的憧憬……

    可想到顾念兮刚刚动完手术的时候医生和他说过的话,谈逸泽那股子莫名的火焰,又只能强硬的憋了回去。

    只是,躺在床上的女人似乎不懂得他的隐忍,看到他突然别开了脸,她竟然坐了起来,一下就就爬到他谈逸泽的身边。

    那双清澈的大眼,被橘色光线一照亮,仿若琉璃盏般,闪着细细碎碎的光芒。

    “小东西……我问你,你这是在做什么?”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又无意识的别开了脸。甚至他还像是害怕自己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样,伸手将自己刚刚放在床褥上的另一件外套,直接给披在了顾念兮的肩膀上,遮挡住女人肩带滑下来之后的那一处风景。

    天知道,要是这么继续看着她迷人的曲线,他保不准自己会作出什么事情来!

    “老公,人家在等你!难道,你看不出来么?”今天的顾念兮似乎铁了心的想要害他破功不可,这一刻她明明看到自己别开了脸,竟然还有些烦躁的将自己的小手贴了上来。

    感受到游走在自己胸口处那只柔弱无骨的小手,谈逸泽感觉自己的整个神经都紧绷了。甚至,连自己的呼吸也因为顾念兮而变得有些躁动不安。

    “看得出来!你这么大晚上的不睡觉,穿成这样做什么?难道是觉得这边的天气比d市那边的暖和了不成?”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很好的躲开了顾念兮的那只小手,赶紧退到了一侧,拽起了床上的棉被,准备给顾念兮盖上。

    不是他不想要看那柔弱无骨的小身子,更不是他厌倦了她的碰触,只因为他尝过了属于顾念兮的美好,太清楚自己继续看下去的会,会发疯似的遏制不住自己疯狂的那颗心。

    现在连他握着棉被的那只手,都是青筋暴跳。

    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会沾到她的肌肤,更会扼住不住自己的手,准备下去探寻……

    只是,那个不安分的小女人,似乎有些受伤了。

    此刻,她看到自己躲避的眼神,还有抓住棉被的手,动作也变得有些僵硬了。甚至,她还一直保持着刚刚自己躲避开的时候的那个动作。她的小手一直举在空中,一直僵持着,明明抓空了,可是她还是固执的抓着,像是想要紧紧的把握住什么。

    “老公,你……你真的不想要么?”

    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眸里的粉色,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雾气,也开始在她漂亮的大眼珠子里面弥漫,那撅起的红唇,说明这个女人此刻有多么的不安。

    那梗咽的嗓音,更是说明她此刻有多么的失落和受伤。

    “嗯……”他再度用着自己低哑的声线回应这个女人。不是不想要,而是不能要!

    看着她哭泣无助的小模样,他的心痛得快要不能呼吸。真想,现在就直接将这个梨花带泪的小女人,直接拥进自己的怀中,直接用自己的薄唇吻去她脸上的泪痕……

    可憋见顾念兮身上那件已经因为她的挪动而迅速下滑,都快到挡不住她身上任何风景的衣物之时,谈逸泽又只能迅速的别开了脸。因为他知道,禁欲了这么长时间的自己,一旦碰触上这个柔柔弱弱的小身子的话,那绝对是天雷勾动地火。

    而这是现在的顾念兮,身体所不准许的。

    看了床褥中那个头发因为刚刚的动弹而有些凌乱,衣服也变得有些不整的小女人,谈逸泽只能无奈的放下自己手上的棉被,将它盖在她的肩膀上,然后起身准备走出去。

    还是让她一个人安静一会儿,比较好吧?

    想到这,谈逸泽抬腿,一步步的走向卧室门。

    他一直以为,沉默或是让彼此多一点空间,会是解决误会最好的方法。只是他却不知道,有时候沉默竟然比直接开口拒绝,还要来的伤人……

    而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他更不知道,那个小女人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早已是泪痕一片……

    “老东西,你不喜欢我了是么?”看着一步步朝着自己远去的男子,顾念兮再也遏制不住自己的泪意,任由眼泪一点点的滑落。只是,心中憋着的那个问题,她也还是问了出口。

    因为不喜欢,所以连正眼都不看她了么?

    她的心里,说不出的憋屈,说不出的懊恼,更还有说不出的无助……

    她爱上谈逸泽了,爱上这个独断将她架到民政局结婚登记的男人了!

    可怎么办?

    他却不喜欢她了!

    是不是,男人都是一时一个样?喜欢的时候,费尽心机的讨好你,不喜欢的时候,连正眼都不瞧!

    “没有的事情,我只是最近有点累了!好了,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先去书房看一下文件,等一会儿再过来陪你睡觉。”因为担心自己回过头看到她那一身白皙的身子,自己会情不自禁的动了邪念,所以此刻的谈逸泽即便知道身后的她在伤心,也不敢回头。自然,也正因为这样,他错过了女人那晶莹的泪光,还有无助的神情……

    说完这一句话,他走了。

    真的走了……

    一步,都没有为她而停留过。

    甚至,在出门的时候,他还绝情的帮她将门掩上,将她和他分隔在两个世界……

    望着那扇紧闭着的大门,望着整个空荡荡的房间,断断续续的呜咽声从女人的唇中滑出。

    谈逸泽,难道你真的不喜欢我了么?

    不然,你怎么舍得让我如此的难过?

    这一天晚上,顾念兮一直小声的哭泣着。

    一直到,彻底哭累了,才蜷缩成一团,在床脚的位置入眠……

    而谈逸泽也一直呆在书房,但文件上的那些字,他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因为他的心思,早已飘到了卧室里的女人身上,想着她会不会误解了自己,想着她会不会难过,想着她会不会因为这样而不喜欢他了?

    他,真的很想回到他们的那个房间,将哭泣的小女人拥抱在自己的怀中。可他害怕这个时候回去,她要是还醒着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这一夜,男人一直都在书房里有些烦躁不安的踱步,一直到深夜才慢吞吞的回了房间。

    看着床上那个已经蜷缩在床脚,安然入睡的女人,谈逸泽心疼的走了过去。

    “小乖乖,不是我不喜欢你了!只是,现在还不能,知道么?”他轻柔的扳正她的身子,让她躺好。看着她眼尾还残留的泪痕,男人只能低头,轻轻吻去她的泪痕……

    “小东西,我爱你……”

    暗夜中,他在她的耳际呢喃着。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他的嗓音,原本她还卷皱成一团的眉心,终于舒展了开来。那双不安分的小手,也开始攀附上男人的腰身。小脑袋,也不安分的往谈逸泽的怀中钻,一直到寻找到她最爱的那个姿势,女人的呼吸才再度均匀了下来……

    而看着如同八爪鱼一样,攀附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看着她已经滑到了大腿根部的裙摆,谈逸泽只能无奈的看了自家二弟一眼。看来,今晚又是个无眠的夜……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兮丫头,你怎么弄成这幅伤残样了?告诉姐,是不是那个老男人欺负你了?”

    这天,苏悠悠一到和顾念兮见面的地点,一瞅见顾念兮那受伤的手,就开始一阵咆哮。

    惹得,咖啡厅里的人频频对他们投来注目礼。

    “悠悠,你能不能不要喊得这么大声,你瞧人家都看着咱们俩了!”

    “那是他们没有见过大美女,好不容易瞅上姐一回,总得要好好的欣赏吧!”说着,苏悠悠还不忘记对着对自己投来视线的那些人儿们撩拨了一下自己的秀发。

    “……”看着这样的苏悠悠,顾念兮一头汗水。

    得,她的脸皮还真的没有苏悠悠的厚。

    “你还没有告诉我,这伤到底是怎么来的?怎么回了一趟家,搞的像是一个病秧子?”看着此刻坐在自己面前面色苍白的有些吓人的顾念兮,苏悠悠的眉心卷皱。

    “谁病秧子了?又不是在家里弄的。”

    “你的脸瘦的都只剩下两颗大眼珠子了,还以为能瞒得过姐?快说说,是不是那个老男人欺负了你?”苏悠悠连水都来不及喝上一口,就开始开展她的八婆本领。

    “没有,他没有欺负我!这是前一阵子在公司里弄到的,前几天做了第二次的手术,只要不要轻易弄到它,很快就会好的。”其实,前一段时间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若不是被张小琴那么拉扯一下,现在都已经好了。

    “这简单的手术,按照顾市长和夫人的性格,应该会把你照顾的服服帖帖的,没准还要比之前胖上一圈。可你……”说到这一点的时候,苏悠悠突然凑近了一些问:“是不是,最近夫妻生活不和谐了?”

    “这……”其实,一直到此刻,顾念兮都将自己的情绪很好的隐藏着,不想要苏悠悠为自己担心。可没有想到,苏悠悠却还是一眼看穿了她,甚至一句话便戳中了她的致命伤。

    当下,顾念兮的脸色明显的暗沉了下来。特别是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竟然也蓄满了泪。

    “念兮,你别吓我啊?有什么话咱好好说,姐一定帮你找到好好治那个老头子的办法!”大言不惭的苏小妞,没有记起自己是怎么被凌二爷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这会儿还充老大,准备出谋献策。

    “悠悠,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视线落在窗外。

    其实,她隐隐感觉这段时间谈逸泽似乎变了许多,也可以说,从她动手术之后的那一天开始!

    他变了,变得越发的沉默,变得越发的深不可测,变得让她越来越琢磨不清了。

    但他,还是会一如既往的给她洗澡,给她做一些事情,甚至连她今早上出门之前的这个马尾,都还是他给她梳理的。

    很难想像,一个大男人竟然会做这些!

    其实,一开始谈逸泽也是不会的。但在d市的时候,每一次妈妈给自己弄这些的时候,谈逸泽总会站在自己的身边,认真的看着。

    刚开始,她还笑话谈逸泽说,一个大男人老看着她梳头发的样子做什么!不过在后来的某一天,谈逸泽开始动手拿起梳子帮她整理头发的时候,她明白了他的意思!

    只要是关于她的事情,他都想亲力而为。

    可他明明能为了她做了这么多以前都不会去做的事情,这也证明了他的心里还是有她的。只是顾念兮不明白,他明明对自己有感觉的。特别是每个晚上帮自己洗澡的时候,她都能清楚的看到谈逸泽支起的帐篷。可他,为什么宁愿憋着,也不肯要自己呢?

    难道……

    难道和上一次的手术,真的有关?

    想到这,顾念兮的脑子里又迷迷糊糊的窜出了手术的时候,自己看到的自己双腿被打开的画面……

    脑子里,有很多的东西一闪而过。

    但在顾念兮想要抓住的时候,却又很快的消失了。

    这样的感觉,叫她很无力。

    而苏悠悠却说了,这是因为她最近手受伤了,没有好好的出来放松一下心情的缘故。

    可,真是这样么?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早上七八点的太阳升起的时候,博亚大厦的顶层办公室里,便迎来了一位特殊的访客。来人的身上是一身绿色的军服,那过分抢眼的颜色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却一定也不显得突兀。也可以说成,其实这个男人和这颜色一样的抢眼,所以这两者结合起来,却出奇的协调。

    “不知谈参谋长来访,博某失礼了!”其实,早些天博夜澈就算准了这个男人一定会过来的。只是,没想到他来的竟然这么快,让他博夜澈都有些晃神了。

    “请坐!”说着,原本坐在皮椅上的博夜澈,也大步上前,热情的招呼着一身绿色服装的男子,坐在沙发椅上。

    说来,在这个城市,乃至这个世界上能让黑道上的老大哥博夜澈如此以礼相待的人,还真的很少。而眼前的男子,便是这稀有物种中的一员。

    男人果真博夜澈的招呼下,落座于沙发椅上。算是,给博夜澈的一份薄面。

    黑色的钢板茶几上光洁照人,可以清晰的看到随意依靠在沙发椅上男人的模样。但如此的架势,却一点也不影响这个男人给人的贵气,反而为他增添了一丝慵懒……

    他长的过分的双腿,不像其他人,一落座就翘起二郎腿。他只是懒散的撑开,却是说不出的霸气。而如同鹰隼一样的犀利的眸子,却直勾勾的对上了博夜澈的蓝眸。有那么一瞬间,男人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子让人颤栗的寒意。

    不过还好,坐在对面的还是博夜澈,那个已经对这些形形色色的人有所耳闻的男子。所以,他也不至于像那些没有见过市面的人儿一样,被谈逸泽这么一盯,就吓得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依旧面带微笑的招来秘书,示意他拿出一套茶具。

    看博夜澈修长的手指摆放着一个个的杯子,谈逸泽的眼眸微微一闪。但这样的神色,很快又跳过了。他依旧不开口说话,冷眼看着博夜澈的举动。

    “这是前一阵子别人给我送来的碧螺春,据说是上等好茶。今天,就和谈参谋长一起分享!”说这话的时候,博夜澈唇角轻轻一扯。

    据说,中国人都是喜欢茶道的。

    只不过,眼前这个男人却一直不做声,连博夜澈也有些摸不着底了。

    果然,这个比狮子还要恐怖上几分的男子,还是尽量不要去招惹的好!

    “来,谈参谋长。试试新出的碧螺春!”博夜澈之前也是研究过茶道的。几番周折之下,他也泡的上一壶好茶。

    光泡茶传出的香味,也勾得人唇干舌燥。

    只是,这一切却没有让面前的谈某人有任何的反映。

    一壶好茶,一直在漫长的等待中冷却着。

    一直到,这壶茶不再冒起热烟的时候,对坐上的男子终于开了口:

    “你知道我来这,是为了做什么的!”

    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一开口,便开门见山,直捣问题所在。

    连博夜澈,都有些佩服这个男人的作风。

    “博某当然知道谈参谋长来这有何用意,我也承诺过会对你的夫人以及后续的治疗负起全责!”博夜澈勾唇,手指又开始在茶具上跳动。

    将冷却了的茶倒掉,又重新放进了一些。清幽的茶香,又再这个室内飘起。

    只是茶香的温情,却丝毫没有撼动那一张清冷的面容。

    “如果我要的是这个,博总你认为,谈某人需要亲自到这里一趟么?”他依旧浅笑的看着那冒着热气的茶,嘴角扯开了弧度。

    但很明显,这样的笑意并未延伸到男人黑眸子的底部。

    “呵呵……谈参谋长果然毅力过人,博某实在佩服!”看着谈逸泽唇角的笑,博夜澈只能在心里嘟囔着:是,要是要医药费的话,您是绝对不会亲自过来。因为您会直接派出一支军队,将这里给踏平了!

    “不说废话,我要那个人!”谈逸泽言简意赅。而落在博夜澈脸上的视线,更是犀利的不加任何掩饰。

    “谈参谋长,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您要什么人?”

    博夜澈似乎有意思和他玩文字游戏,这会儿又开始装不懂。

    而谈逸泽却在看到他的态度之后,突然勾唇:“把录像带交出来就好,其他的事情绝对不会牵扯到博总你,还有博亚集团,当然还有……”

    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的视线竟然落在博夜澈办公室的休息间大门处。

    他那双纯黑色的眼眸微微闪动了一下,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就多谢谈参谋长了。”其实,博夜澈要的也不过是谈逸泽这一句话。要说以前在黑道上打滚的时候,整死几百个人都不是问题。但关键是现在的他,准备收手了。为了某个小女人而收手了。所以,关于这些东西,他认为自己还是少牵涉点比较好。免得某个准备刁难他的丈人,又说他一身是血气!

    起身,博夜澈将自己前几天就收好,放在自己办公室里的录影带放到了谈逸泽的面前:“这是录像带,除了沾那些东西,其他的有需要的话,博某随叫随到!”

    “谢谢你的碧螺春……”终于在这场谈话的最后,谈某人抿了一口他精心炮制的茶了。

    而后,男人便离开了!

    而且,离去的时候,还不忘记帮他将门给关上。

    “爹地,那是什么人?感觉,怪吓人的!”就在谈逸泽前脚刚刚离开,这个办公室内顿时又多出了一抹身影。

    穿着学校制服的女生,慢步来到男人的身边。没有男人的招呼,她便自动自觉的爬进了男人的怀中。

    “你也知道恐怖,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说着,男人往女人的额头一吻。

    “我不是怕,我是觉得他浪费了好东西!”说着,尼雅看着茶几上的茶具。两泡好茶,男人只喝了一口,这不是浪费是什么?

    “再多好茶,也比不上他最后的那一句!将来,倘若我们真的走投无路了,他定会是我们最好的避难场所!”博夜澈笑道。

    关于这些太过深奥的东西,他的尼雅现在还太小,他不能让她知道的太多。

    但总之,他今天从谈逸泽的手上要到了最为关键的那张牌了!

    不过……

    想到男人刚刚落在休息室门口的眼神,还有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的话,以及他刚刚离去的时候刻意帮他锁上的门,博夜澈的唇角再度轻勾!

    该怎么说呢!

    这只老狐狸,一眼就看出他博夜澈在金屋藏娇!

    联想起上一次顾念兮离开这个办公室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神和动作,博夜澈再度无奈的叹息:这对一看就看穿别人的贼公婆,还真的是天下绝配!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小东西,把手抬起来!”晚上,又是一个最为难熬的时刻。顾念兮被带进了浴室里,某个男人已经放好了一整个浴缸的水,正准备给她洗澡。

    只是,某个小女人却一直执拗的低着头,不去看他。其实从昨天晚上,他狠心的将她一个人抛弃在卧室里的时候,她就决定不理他了。

    “怎么了,不弄起来不好脱衣服的!”谈某人见到顾念兮一直耷拉着脑袋,没有任何的动作,便自顾自的上前,开始帮她解开衣服的扣子。

    “不要碰我,我自己可以的!”她偏执的转过身去,一只手有些笨拙的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又是怎么了,我的小祖宗?”看着别扭的小东西,男人只能耐心的拉过她的小手,将她的身子扳正。

    憋见她红润的眼眶,他终于知道她在生气些什么。

    一时间,他突然遏制不住的笑了。

    原来这两天,过的不好的并不只有自己……

    他的小东西,也跟他一样的难过。

    “你这个坏人,还笑我什么?”明明心里就有些怨念的,在看到谈逸泽的脸上竟然有了笑意,顾念兮当然有些恼了。粉拳,自然也是一个个的砸在男人的身上。

    若是寻常,有人敢这么在他谈逸泽的面前耀武扬威的话,下场绝对是死的非常难看。

    但对于他的小东西,他始终都不像是他谈逸泽了。

    即便现在,小女人竟然在他的面前挥舞着拳头,他依旧是笑,笑的一脸宠溺。

    直到后来,女人砸的有些累了,他才将她拥进了自己的怀中,轻咬着她的耳际,道:

    “不做什么,只是笑有人也和我一样的不好受!”

    听到男人的话,顾念兮有些错愕。

    这意思,难道也是说,他其实也和自己一样,过的不好?

    抬眸,她看向他。

    橘色光线下,他的眸色浅了几分。是一种类似于琥珀的颜色,但却比琥珀略深一点。像是经过了岁月的沉淀,沉了下去的那一种。让人,有些看不穿,看不透。

    她想问,谈逸泽你怎么可以说的如此轻松?

    更想问,谈逸泽,你怎么舍得让我如此难过?

    但千万的语句,却到了嗓子眼的时候,却发不出声。

    一时间,她只能红着眼眶,瞪着他。

    看着沉默着的小东西,男人又是一阵低笑,仿若无可奈何卸下了昨日的固执,又是心甘情愿的沉沦:“小东西,我想要你,发了狠的想要你。”他咬着她的小耳朵,用着低哑的声线在她的耳际呢喃出声。说是在和她说话,倒不如说是在和她*。

    语毕的时候,男人还像是怕她不知道自己身体已经有了反映似的,直接将女人的小身子反转过来,将她纳进自己的怀中,让她的小屁屁感受一下自己身体的某一处!

    当感觉到那股子燥热的时候,顾念兮的小脸一红。

    而某个邪恶的男子,却在看到她的反映之后,又是邪恶的道:“我弟兄已经憋了好久了,你可要悠着点。不然,小心它弄的你一身……”

    比脸皮厚,顾念兮自然不是老流氓的对手!

    当即,她别扭的想要逃出男人的怀中,却不想男人却再度将她扳转过来,让她正面对着他。

    那一刻,她从他的眼眸中看到自己清晰的倒映,甚至他也从男人的眼眸中看到了一股子常日里别人看不到的柔情……

    其实,这个男人对她的感情,似乎真的从来都没有掩藏过。她一直都看得懂,老东西其实是疼自己的。

    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他最近却故意冷落了她?

    “老东西,你不喜欢我了,要告诉我!不要让我傻傻的,还一个人唱着两个人的戏……”对于面前这个温热的胸膛,顾念兮是难以抗拒的。那熟悉的男人气息,那熟悉的触感,还有那她最爱的心跳声,在这段共同生活的日子里,已经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让她,渐渐的沉沦其中。

    所以,即便是现在的她对他还是有埋怨的,但还是不受控制的接受了这个男人的怀抱。

    听到她那低哑的不像是她的嗓音,在自己的耳际诉说着这一句话的时候,男人的心突然像是被挖走了一块似的尖锐的疼着。

    原来,他的不舍竟然造就了她的不安……

    “傻瓜,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呢?要是我的喜欢来得快,去的快的话,当初我也不用那么强硬的将你拉到民政局了,是不是?”他谈逸泽的喜欢,会是一辈子的。他是个认死扣的人。

    既然他喜欢上了,那就是他谈逸泽的。不是他谈逸泽的,那就该抢过来!对于顾念兮,就是这个样子的。

    “小东西,别想太多了!”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小东西,你只要知道,你现在唱的,并不是一个人的戏就行了!”

    说完,他低头吻住了她的红唇。

    一直到两个人都快要因为这个吻而窒息的时候,他才停住了。

    “好了,我快要受不了了。再玩下去,我真的要弄你一身了!”他又邪恶的在她身上蹭了一把,这才恋恋不舍的将刚刚被她无意间剥去了衣服的小东西送到了浴缸里。

    “快要熬到头了,你可千万别让我在这个时候破功!自己先随便蹭蹭,我去去就来!”他说的,是顾念兮大姨妈的日子就快要到了,就在这两天。

    医生说过,做过流产手术之后的第一个月时间,都不能做那些事情。

    这也是,这段时间男人为什么一直强忍着的原因。

    说着,男人起了身。

    “你准备去哪里,老东西?”她只是出于好心这么一问,没想到某个邪恶的男人竟然和她这么说:

    “打炮去!”

    说到这的时候,男人看到了一脸嫣红的她竟然还反问了一句:“想看?”

    没等顾念兮的回答,男人有自顾自的开口道:“想看也没门,爷才不给你这个机会呢!”

    玩起邪恶来,顾念兮还真的没有这个男人在行。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老流氓还真的有这点姿色。

    靠在门际上,喉结只是稍稍这么一滚动,已经是说不出的蛊惑。更不用说,此刻男人眉梢之间的那股子浑然天成的媚态……

    这样的谈逸泽若是出现在部队里他的那些士兵面前的话,绝对也会惊艳一把的。

    “呵呵……”

    被男人轻笑的声音打断,顾念兮这才想起,自己竟然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盯着谈逸泽看。

    而且,她的眼神估计还带着各种yy。

    不然,为什么此刻谈参谋长笑的如此轻佻?

    看着男人的笑,顾念兮那张本就羞红的小脸,这一会儿更像是煮熟的虾子了。而且这样的红色,也一点一点的蔓延到她的耳际上……

    看着某个懊恼又害羞的小女人,谈逸泽只能无奈的再度轻轻扯动了唇角,憋了一眼自己那烦躁不安的兄弟之后,男人只能无奈的退出了浴室……

    ——《军婚人,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日,正巧是周末。

    谈老爷子和邻居陈大爷到家中去下棋,而刘嫂则上街买菜。大宅子内便剩下了顾念兮和舒落心。

    顾念兮起身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了。

    这段时间住进了谈家大宅,因为她手受伤了的缘故,没能像前几次那样,到厨房里帮忙刘嫂。而谈逸泽每天也都会在起床之后,悄悄的关掉她设定好的闹钟,让她一觉睡到自然醒。

    看着时针指向九点的闹钟,顾念兮知道,这又是谈参谋长的杰作了。

    等今晚他回来,她一定要和他好好的算一下账。

    “刘嫂,我今天能不能和你上街去?”洗簌了一番,顾念兮下楼之后便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只是,在厨房里见到的,却不是刘嫂。

    “念兮啊,起来了啊!刘嫂刚刚已经上街去了。你要是想要出去的话,过会我陪你出去吧!来,这是我今天早上熬的八宝粥,快点趁热吃!”

    说这话的,是舒落心。

    对于她来说,这一阵子顾念兮的手受伤了,那简直就是上帝赐给她舒落心的机会!

    她早已打算好,这段时间好好的照顾顾念兮,顺便将她的心,给拐回到她的宝贝儿子的身上。

    “舒姨这八宝粥是您给小叔熬得吧,还是等他回来吃就好,我喝刘嫂早上做的粥就行了!”

    对于舒落心这段时间突来的热情,顾念兮一直都戒备着。

    她可没有忘记前段时间自己刚到谈家来的时候,舒落心对自己的态度!而现在,她的态度竟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实在让人不得不防!

    “我说念兮啊,你现在也是谈家的人,没有必要和我这么生分。再说了,你和小南的过去我也听说了点,你们俩的交情,也不用‘小叔小叔’的叫着,那多生分?”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已经盛好了一碗八宝粥,放到了顾念兮的面前,便继续说着:“而这八宝粥,其实是我给你做的。我看最近刘嫂都给你做一些补气血的,但都没有做过八宝粥,所以我才专门给你做了一点!”

    舒落心向来是聪明的。她当然知道,顾念兮这么一口一句“小叔”的,自然是想要和谈逸南划分界限。若是谈逸南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也就算了。可偏偏谈逸南心心念念的还是她顾念兮,她舒落心这个当妈的,也只好帮忙推一把。

    这不,今天她还真要给她的小南干成一点事情。最起码,让顾念兮先把这个称呼改过来才行!

    “舒姨,这可是辈分的问题!若是以前,我们是校友的关系,想怎么喊都没有关系!可如今,我顾念兮已经嫁给了逸泽,也就是他的大嫂了!还怎么可能能按以前的称谓喊,那岂不是乱套了?就算是家里的人不介意,只怕到了外面会被大家笑话吧?”

    舒落心本想着劝顾念兮改变称呼,可没想到这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却将她所有的突破口全部给堵死了!

    而顾念兮在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又看了一看舒落心放在自己面前的八宝粥:“至于这个八宝粥,舒姨还是自己留着给小叔喝吧。我不喜欢这个味道!”

    其实,顾念兮说的是实话。

    她真的不喜欢这八宝粥的味道。要不然,谈逸泽又怎么会不吩咐刘嫂给她做呢?

    但这话落在舒落心的耳里,却有了针对性!

    可碍于现在她是有求于顾念兮,她也只能默不作声的忍着。

    不过,她倒是想起了个法子。

    趁着顾念兮在喝粥,她连忙拨了个电话给还在公司里的谈逸南。

    谈逸南赶到家里的时候,顾念兮正蹲在院子里和二黄玩着。

    “念兮,今天你的手有没有好一点?”看着顾念兮嘴角上挂着的弧度,谈逸南也忍不住和她一起蹲在院子里。

    “好多了。小叔,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家?”虽然看上去,顾念兮对他谈逸南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戒备,虽然他们的对话,也听上去像是在话家常,但只有谈逸南清楚,顾念兮简简单单对他的一个称呼,就已经将他谈逸南想要拉进的关系,给推得远远的。

    “这……”谈逸南面色有些尴尬。

    不仅是因为顾念兮的称呼,更还有她的这个问题。

    他能告诉她,是他妈妈看到顾念兮一个人单独在家,所以将他给喊回来,准备给他们两人制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么?

    “是舒姨喊你回家的吧?”

    没等到谈逸南的回答,顾念兮突然又开了口。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竟也再度将谈逸南堵得哑口无言。

    一时间,男人竟然有些错愕的看向她。

    顾念兮,难道你一直知道,我和妈妈在打什么主意?可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说出来?

    “哟,今天可真热闹!”正在谈逸南有些讶异于顾念兮的话之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题外话------

    坚持了整整五十天的万更,嗷嗷。给点票子,鼓励鼓励吧。→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