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12章 乖乖给我生狼崽!!

    清晨的阳光中,男人的嗓音比寻常还要沙哑上几分。

    阳光下,他的脸部线条也比常日里柔和上几分。

    这样的谈逸泽虽然下巴已经冒出了些许的胡渣尖,但这一点点的胡渣,非但没有改变这个男人给人整体的感觉,反而让他多出了几分狂野气息。

    他那纯黑色的眼眸,此刻正专注的盯着怀中的女人看。

    那急切的眼神,像是他正焦急的等待着她的首肯似的。

    但只有顾念兮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不会将她的答应看在眼里。因为,他的身子已经随之沉了下去……

    这个霸道的老流氓,每一次都喜欢这样!

    不管她是不是同意他的举动,他都会要了她。而且,他还能使出十八般“武艺”,让她从不答应变成了答应。

    “老东西,什么搞不搞的,多难听!”随着男人男人动作的加快,顾念兮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难道这不是搞你?不然,你想叫成什么?”禁欲一个月的男子,今天大清早的就能拥抱这软乎乎的小身子,心情显得特别的好。

    这会儿,一边忙着的老东西,还不忘和身下的女人开玩笑。

    “难不成,是搞我?”低头卖力着的男人的薄唇微微提起。此刻的谈某人,笑容虽然淡,但眸底却是极为真实的。

    这样的谈逸泽,可能没有什么人见过吧。

    他霸道的环住了女人的腰身,想要更进一步将她带到自己的怀中,好让自己发挥的越发的淋漓尽致。

    而女人也似乎调皮了。

    见男人准备抱着她,她突然就像是小猴子一样,跳上了男人身子。虽然只有一只手能活动自如,但顾念兮还是拼接自己那一只手,将自己的小身子紧紧的攀附在谈参谋长的身上。

    “就搞你!”看似作恶的咬了一下谈某人的耳朵之后,顾念兮便欺身而上,顺势将本来还坐着的男人压到了自己的身下。

    晨光如此肆无忌惮的落在谈参谋长的身上,仿若为这个男人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很多时候,他们的亲热都是在晚上。

    有时候,顾念兮还故意将灯给关上,所以她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看清楚谈参谋长的身子。

    然而今日,谈参谋长竟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躺着,任她观摩。这,让顾念兮难免有些羞怯了。

    不过,顾念兮承认,她家谈参谋长的身材真的好好哦!

    平日里总是一身绿色军服的他,看上去有些瘦了。但剥去衣服之后,顾念兮才发现,这个男人哪里瘦了?

    只不过,谈逸泽这人真的很会挑地方长肉。胸肌鼓鼓的,腹肌那一处也一样,每一处摸起来都是那么的结实。

    以前中学的时候,顾念兮也看过不少言情小说。

    她还记得,当时小说里最常来形容一个男人的美,就是说这个男人犹如从神话故事中走出来的太阳之子。

    当时,她还怀疑,这个世间真的有如此完美精湛的男人么?

    不过在看到自家谈参谋长这一身之后,她相信了。所谓的完美的身材,大概也就她家谈参谋长这样子的了。

    “小东西,别光看着不动。不是说要搞我么?快点搞,最好将我给搞残了!”被顾念兮一脸傻笑的样子逗笑了,男人撑着额头在笑。

    不过这一番话,倒是让顾念兮再度脸红心跳!

    因为说着一番话的时候,谈参谋长已经躺平在他们的这张大床上,摆出了一副任由她顾念兮随意蹂躏的模样。

    “谁想要看你!这样的身材,也好出来卖弄?回家再度修炼几天,等下回姐看上你再来!”其实,顾念兮只是感觉到因为自己刚刚的戏弄,谈参谋长的反映又大了几分。

    若是今早这么继续下去,恐怕她这一天都要起不了床了。

    谈参谋长的本事她可是最清楚,他要是想要她,能一整个晚上都不睡觉!不过下场最可怜的还是她!

    虽然每一次他们的亲热都是谈参谋长在卖力,可每一回完事了痛苦的起不了床的,总是她。而那个始作俑者却变成一脸神清气爽的上班去……

    这样不划算的买卖,顾念兮坚决不做。

    于是,她撑着某个男人正一脸邪恶的靠在椅子上,等待自己的蹂躏的样子,顾念兮拽起被单就准备逃跑!

    她才不傻呢!

    要是他折腾完她就去上班了,她不就要在这床上孤单的呆上一整天么?

    只是顾念兮没有想到的是,当自己正打着某个如意小算盘的时候,她的眼眸已经将她所有的思绪,泄露给了谈参谋长!

    这会儿,当她的小脚丫才开始动弹,准备撤离的时候,便被某只邪恶的大掌拽住了。

    又是一拽,顾念兮的身子失去了平衡,倒在谈参谋长的身上。

    好在谈参谋长的身子够有弹性,倒下去的时候顾念兮还是觉得蛮舒服的。不然要是刚刚以这速度撞在大床上的话,估计又要撞疼了。

    可到这,顾念兮还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庆幸。却不想,下一秒男人一个翻身,再度将她禁锢在他的身下。

    瞅见欺压在自己身上的谈参谋长的帜热,顾念兮有些羞怯了起来:“老公……别这样,你先上班去行不?要不然折腾了半会儿,你要上班去,岂不是不能尽兴了?”

    “可是我嘴馋了!”都已经将她柔柔弱弱的小身子压在了身下,他岂有撤离的道理?

    “嘴馋,等今晚行不?”伸出那只没有受伤的小手,顾念兮轻轻的拂过谈参谋长那好看的脸部线条。那白皙的指尖不小心划过谈某人的薄唇唇角之时,却被他给含住了。

    “不行。要是这会儿吃不到手,我怕我兄弟都要给闷坏了!”都已经一个月了好不?

    这么多憋屈的日子,谈参谋长也真的不敢回想,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好不容易等到小东西的身子好了,还被他这样压到了身下,他要是不吃她,连他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不会的,你兄弟很顽强,怎么会一下子给憋坏了呢?听话,先上班。晚上我们再来。”某个小女人一直嘴角翘起,明媚的大眼也微眯着。

    小嘴巴靠在谈逸泽的耳边,一直柔柔的诉说着这些,哄着男人,逗着男人。

    只是顾念兮却不知道,这样的自己就像是一只小狐狸一样。而她的心思,早已曝光在男人的眼底,只是她自己全然不知道罢了。

    “小东西,我怎么就不知道,我家兄弟的生命里那么的顽强?要不,你给我说说?要是说清楚了,我可以考虑将今早的这顿留到晚上!”

    男人看着她嘴角那抹讨好的笑容,眼眸微转。

    邪恶的笑容,再度席卷了他的唇角。

    小东西,你难道不知道男人有几样东西,是不能夸奖的么?

    特别是,他们的兄弟?

    这一夸奖,谈逸泽感觉自己的心都整个在驰骋着?

    这样,又怎么会冷静的下来呢?

    “这……”

    被男人这么一戏弄,顾念兮的小脸一下子嫣红了。

    她都没有流氓的潜质,怎么可能有谈参谋长那么厚的脸皮!

    而他,这不是变相的让自己夸奖他的兄弟么?

    聪明如顾念兮,又怎么会不知道?

    “怎么了?说不出来?”男人见她的贝齿咬着唇瓣的样子,又开始戏弄了她。

    “小东西,我就说我们家兄弟很脆弱的。现在要不能吃到手的话,估计他要受伤了!”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俊颜又明显的欺近了几分。

    从他鼻翼间呼出的带着温度的气息,一点点的落在顾念兮的脖子上。若有似无的,撩拨着她脆弱的神经……

    这一会儿,顾念兮真的有种想要闭上眼,任由这个邪恶男人欺凌自己的冲动。

    反正都是被“欺负”,不如乖乖接受了!

    “呵呵……就一点就i受不了了?看来,我的小东西脸皮还真薄!”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口中又传出了爽朗的笑声。

    他,就是喜欢这样调笑自己的小东西!

    看着她一遍遍的因为自己而脸红的样子,他的心里就是说不出的满足!

    “好了,先给我一次!晚上回来,我再将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说这话的谈参谋长,看起来就像是将尾巴藏起来的大灰狼,正准备将面前的小红帽给叼走。

    “好啦,你要就轻一点。我可不想你去上班了,然后我就一个人孤单在床上呆到你回家!”反正是逃不过这个男人的索取了,顾念兮只能憋屈着被欺压了。(吼吼,死丫头!得了便宜还卖乖!)

    “好,我知道了。我尽量轻一点,你也给我配合点……”

    看着总算哄好了,乖乖臣服在自己身下的某个女人,谈逸泽的唇角浮现了一个满足的弧度。

    整整等待了一个月,看起来也是值得的。

    于是,某个男人掀开了阻挡住他们“友好”发展的被单,准备狠狠肆虐小东西了。

    只是,谈逸泽真的没有想到,当他憋屈了整整一个月,正准备好好的对他的小东西进行一番“友好亲切”的访问的时候,卧室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紧接着,还有谈逸南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哥,爸爸和爷爷叫你收拾好了下去!他们有话说!”

    “……”这一番热情而友好的“访问”突然被打断,谈某人的脸色果断的变绿了。

    甚至,连欺压在顾念兮身上的身子,也绷得有些僵直。

    靠!

    这上班之前的这么一点宝贵时间,本来想要好好的利用来和小东西亲热的,没想到这两个老头子还给剥夺了!

    而谈参谋长自己的战斗能力自己也清楚,若是现在还打算继续下去的话,估计能下楼也是一个钟头之后的事情了!

    “叩叩叩……”

    “哥!”

    卧室的门外,那个人似乎还有些不死心的敲着门。

    越是听着打扰的声音,谈参谋长的脸色变得越黑。

    这一会儿,已经像是密布乌云的天空了。

    “老东西,不是我不给你哦!实在是我们小叔不给面子!”看着老东西那张臭着的脸,顾念兮嬉笑着拍了拍,准备推开男人起身。

    可没想到,男人却还是不肯让开。

    特别是他烦躁的气息,似乎在被她推了这一把之后,繁衍到了极点!

    看着谈参谋长这么阴森森的盯着自己,顾念兮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了。

    “老公……说好了你不能打我的!”看着这样吃不到肉而脸色非常不好的谈参谋长,顾念兮仿佛又看到了那一天打自己屁屁的谈逸泽了。

    这会儿,她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唯唯诺诺的。

    “小东西,我不会打你的,我会……”

    说这话的时候,一抹邪肆的弧度悄然在老东西的唇角上绽放。

    他骤现的笑容,竟然有种大雪初霁般的感觉,让人觉得有些晃眼。

    而这,让顾念兮越发的不安。

    正打算挪一挪小屁股跑路,却不想男人的头就这么朝着她落下。

    “啊!”惊悚的呼喊声,突然从这个卧室传来。

    这会儿,连站在外面的谈逸南,都觉得有些后恐。

    听到顾念兮的呼喊声,有些惊慌失措的他还以为,卧室里正上演某种惨剧。

    “哥!念兮怎么了?”门外的谈逸南又是敲门,又是撞门的,让门内此刻正躺在床上的顾念兮,有种想要咬舌自尽的冲动。

    揉了揉自己被咬的有些生疼的胸口,顾念兮看了一眼此刻正将一身军服往自己身上套的谈逸泽,嘴角抽搐了一下。

    大概,衣冠禽兽这个词语,就是用来形容他们家谈参谋长的!

    穿上一身军服的谈某人,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可谁能想到,刚刚就是这样的男人如同一头野狼一样,啃咬着她?

    “小东西,今晚再收拾你!”说这话的时候,换好了一身军服的谈参谋长已经再度回到了顾念兮的身边。

    当然,没有吃到肉,还是一脸郁闷的谈某人,还是有些不甘愿的拍了拍某个小东西的小屁股。

    “老流氓!”感觉探入了被褥下的手,顾念兮的小脸又是一阵羞红,朝着谈参谋长嚷嚷着。

    只是,后者却一点也不恼。反而像是非常喜欢这个称呼似的,对着被褥下方的那副娇弱身子,又是一番蹂躏,然后才邪恶的道:

    “你才知道?”

    早在将她骗来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谈某人就感觉自己是一流氓了。每天脑袋里都是小算计,算计着该怎么将这个小身子压到自己的身下。

    好不容易现在拐上床了,却还要遭受这样的一个月的禁欲。再者,现在连好事都被打断了!

    谈逸泽觉得自己实在是憋屈急了。

    所以,他总想着将自己身上的这点子憋屈,从小东西的身上讨点回来!

    “呜呜……要早知道你真是这样的老流氓,人家才不嫁你!”捂着被掐疼的小屁股,某个女人在床上欲哭无泪。这是真心话!当初要不是看到这厮的长的人模狗样,她才不会那么傻,被压着还愣愣的呆在民政局里。

    可现在,顾念兮才知道,这长的人模狗样的越是不能相信,那只是徒有其表!

    这不,她家的谈参谋长就是最好的证明。

    看着长的一脸正派,可一到床上,就是一头饿狼!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你已经进了我谈逸泽的狼窝了,就乖乖的准备给我生小狼崽吧!”

    说完这一番话,谈参谋长这才放开了被褥下方某个柔软的东西。

    这回,谈参谋长抖了抖肩膀,一脸气派的朝着大门处走了过去。

    现在,门口等着的那个,对于他谈逸泽来说,才是真正的饿狼。

    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的卧室,伺机准备拐走他谈逸泽的小东西!

    “哥!”谈逸泽推开门,就看到从刚刚一直还在他们卧室门口踌躇不前的谈逸南。

    这会儿,他瞪着绿幽幽的眼睛,正狂妄的打量着他们卧室里的风景!

    而谈逸泽当然猜测到,被自己戏弄过后的小东西,总是习惯的钻进被窝里,只露出一个被他戏弄的有些红扑扑的小脸蛋。

    那画面,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视觉冲击。

    不然,谈逸泽也绝对不会大方的看到谈逸南正探寻着他们卧室的时候,还故意侧开半个身子,好让他正好瞅见床上的那一幕!

    白色的大床褥上,顾念兮将自己浑身上上下下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个头发有些凌乱的小脑袋……

    虽然这些,不足以看出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问题,就出在顾念兮那张红扑扑的小脸蛋上……

    刚刚被谈逸泽那么一戏弄,女人的小脸上的红,已经随着蔓延到了她的耳根。而刚刚被调戏的还有些气喘吁吁的她,红唇总是一张一合的!

    这样的顾念兮,其实没有做过什么,可看上去却像是什么都做过了!

    连谈逸泽,都有些佩服他们家的小东西了!

    而这么一看,谈逸南简直眼睛都看直了。

    刚还以为房间里头的顾念兮叫的那么惨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谈逸南刚刚还为她百般担心来着,却没想到原来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虽然上一次,谈逸泽说的那一番话,已经让谈逸南知道,其实顾念兮的身子已经被谈逸泽给……

    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在亲眼见到他和她亲热过后的场景之时,谈逸南的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发酸,发烂!

    这,本该属于他谈逸南的一切……

    看着被褥中躺着的那个小身子,谈逸南有一瞬间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这个世界遗弃的人……

    有那么一瞬间,他伸出了手,想要握住些什么,可当他这才刚刚伸出了手,却无力的抓空了。

    因为,某个邪恶的男人在看到谈逸南的脸上一时间闪过无数种懊恼和悔恨,以及不甘愿的神情,觉得他谈逸泽想要达到的效果已经达到了,甚至i已经超过他所预期的时候,他便侧过了身子,再度将这一幕掩藏在自己的身后,甚至还怕这不够,可能还会泄露了他家小东西的美好似的,便将那扇门严严实实的给关上了。

    而这,也将谈逸南急切的想要挽留住的某些东西,彻底的隔绝在另一个世界之外!

    看着因为这一扇门的关上,而越是暗沉的没有一点光亮的谈逸南的脸,某个男人的嘴角邪恶一扯!

    谁叫他刚刚哄好小东西,想要和她亲热上一阵,却被他谈逸南全部给搅黄了呢?

    他谈逸泽要是不好好回报他谈逸南一下,那他就不是部队里头任人称赞的“阴险狡诈”的谈参谋长了!

    “爷爷和爸爸找我,会有什么事情?”在狠狠的折磨了谈逸南一次之后,谈参谋长的心情大好。

    这会儿,他已经扯过谈逸南的肩膀,将他一并给带下楼去了。

    虽然他将卧室门给上锁了,而且他量谈逸南也不敢在谈家对他的小东西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谈某人还是觉得,这些事情还是最好防着点。

    他才不想将完全属于他的小东西,分一点,哪怕是一点景色给其他人!

    当然,谈某人也绝对不会承认,这是自己小气的表现!他觉得,这只是他表达自己对小东西喜爱的一种做法而已……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六子,去给爷找点乐子!”

    这天,随意依靠在副驾驶座皮椅上的凌二爷发号施令了。

    “凌二爷,您想要什么乐子?”小六子面对这个霸占了自己车子好多天的男子,有些不满。好歹他小六子也在这一带算是数一数二的流氓,现在倒好,被凌二爷一直欺压着。

    可面对这个凌二爷,小六子却是敢怒不敢言。

    因为瞅着凌二爷的这身段,小六子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要是和凌二爷卯上了,连自己怎么死的估计都还不清不楚的。

    这不,今天凌二爷说要出来转转,小六子便开车带凌二爷到本事最大的一处草坪上,让他见识一下春天最为美好的大自然风光。

    从他们的车前挡风玻璃望出去,这一片都是绿幽幽的草地。有些地方,还盛开着几朵小花……

    在这里,无处不是盎然生机。

    如此美丽的景色,连一向喜欢游走在夜色中的小六子,都有些不自觉的陶醉其中。

    这样的美景,如果都不算是乐子的话,小六子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上什么地方给这位爷找乐子了。

    “能让爷开心起来的!”

    慵懒的靠在小六子车的玻璃上,某个男人盯着外面的野花野草,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

    “要不凌二爷,小六子去把苏小妞给你找过来?”

    听着凌二爷的话,小六子的眼眸一转。

    最近这段时间,跟在凌二爷身边最长时间的可就要算他小六子了。所以,对凌二爷了解最多的,可就要算他小六子了。

    小六子当然清楚,这段时间凌二爷只有见到苏小妞的时候,嘴角上浮现的笑容最多了。

    于是,当某个男人提出要乐子的时候,小六子的脑子里第一个闪现的就是苏小妞的模样!

    “又是苏小妞?”

    凌二爷听到这些的时候,突然转过了身子。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小六子却还是察觉到,凌二爷那双千年不变的妖孽脸蛋,在听到“苏小妞”这三个字的时候,还是微微的闪动了一下。甚至,连他的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了弧度。

    果然,凌二爷现在最想要见的人,还是他们的苏小妞!

    “怎么?二爷难道不想见到苏小妞了么?”见凌二爷这一副迟疑不前的样子,小六子反问着。

    “不是不相见,就是怕一见面,又要滚到床上去了!”凌二爷素来张扬。

    即便是和苏小妞的床第一事,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撵着藏着。

    “这滚到床上还不好么?咱们男人的乐子,不就是床单上的运动么?”

    小六子素来猥琐。

    所以当凌二爷提到和苏小妞的床第一事,他便自行开始脑补。想着凌二爷是怎么将苏小妞那一张牙舞爪的小猫压在身下,狠狠榨干的。

    “这运动我是喜欢不错。”说这话的时候,凌宸的脑子再度不自觉的闪现苏悠悠那张素净的小脸。

    心,又是一顿狂躁乱跳……

    而这,正是这一阵子总是困扰着自己的感觉。

    “那凌二爷,既然喜欢,那为什么不及时行乐?”

    小六子一脸求解答的样子。

    其实,小六子也看得出最近凌二爷的异常。

    以前的凌二爷,什么时候不是春风得意,要雨得雨要风得风的?

    而且,用凌二爷的话,他凌宸要和什么样的女人上床没有?

    只要他随便打个电话,说他爷春心荡漾的,就有多少个女人挤破了脑袋想要给他解决生理问题的!

    可问题就出在这一点。

    若是以前,这个春心荡漾的季节,凌宸的床上绝对是少不了各色的女人。然而今年……

    今年这个春心荡漾的季节,凌二爷每天都是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连小六子,看着都有些不清楚这位爷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可关键就是没有人陪咱在床单上耍流氓!”凌二爷说的这话,有些虚伪了。

    连他自己说的都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他再度转身看向车窗外的小花小草!

    “凌二爷,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凌二爷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只要你随便勾勾手指头,就有无数的女人排成队的想要为您服务呢!”

    小六子看出了凌宸的心虚。

    “是啊,为我服务的人多了去,可我为什么总是惦记那朵野蔷薇?”凌二爷的落在窗外的视线似乎有些飘渺。

    如此的视线,仿佛透过那些花花草草,正看到了什么东西。

    “野蔷薇?”小六子琢磨着:“凌二爷指的还是苏小妞吧?如果您这么喜欢苏小妞,就把她架到你的房间里呗?要多少次没有?”

    “可关键是,每次上完她,她总是不服气,总要晾上我好几天!”就像最近几天一样!

    那天明明是她让自己带她回家的,而他醒来之后只不过是不小心将她给啃了。

    这倒好,又有这么几天,凌二爷都见不到她的身影了!

    从小备受关注的凌二爷终于意识到,被冷落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她要是不服气,凌二爷您就让她也上你几回,这不就扯平了吗!”小六子说这话的时候,又开始自行脑补。

    一想到凌二爷这妖孽一样的身子被苏小妞压在身下,那绝对是令人血液膨胀的一幕。

    “小六子,你这想法我不是没有想过!可问题就出在这!”凌宸有些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这上来上去的,指不定哪一天就上出感情来了!”

    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还真的就是他凌宸的弱点。

    他喜欢玩,但就是不喜欢束缚。

    所以,即便家里头逼着他早日找个对象,他还是吊儿郎当的过着。

    “上出感情来还不好么?凌二爷,要不您就把苏小妞这货给收了吧。不然留在这时间,绝对是祸害一个!”

    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小六子也无非是揣摩着凌二爷的想法说出来的。而他心里头真正的话则是:苏小妞,你就收了凌二爷这妖孽吧!不然,这厮的绝对是一届极品祸害!

    只是没想到,自己的这一番话竟然给了凌二爷正面打压苏小妞的借口。

    “也对,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要是爷不将祸害这么收了,这丫头还指不定要祸害多少红苗子!”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的脑子里闪现的是每一次苏小妞醉酒之后,对他说出来的那些无意识的挑逗话。

    想着想着,他的身子竟然有反映了。

    而这,更加印证了凌二爷心里的真实想法:苏小妞,绝对是个祸害!

    爷要不入了你这个地狱,那岂不是有千万个少男春心,要被苏小妞给收了么?

    想到苏悠悠摇晃着她的小蛮腰,一脸牛气冲冲的企图将其他男人给压下的场景,凌二爷突然开口:“小六子,出发!咱现在就去将苏小妞这妖女给收了!”

    “是,凌二爷!”

    于是,某一辆载着春心荡漾的凌二爷的车子,滑入了一片春色中……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天,顾念兮吃过了早餐之后,闲着没事便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上,还正报道着关于那一家名为sh国际公司的相关报道。

    据说,因为这家sh公司在一夜之间收购了d市那么多家大型超市,并且也经营的有模有样之后,这家公司便被时下的媒体列入了追逐的目标。

    而这家公司所做的事情,也成为了老百姓们茶余饭后热烈讨论着的话题。更还有,这间sh公司的幕后老板,更是被时下所有年轻人当成了偶像。

    一夜之间,这间公司似乎出名了。

    甚至有很多的媒体,也开始争着抢着,想要报道关于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的相关消息。

    只是,无奈这些狗仔们怎么掘地三尺的想要挖掘这个公司的幕后老板的相关消息,却始终找不到关于这个神秘人物的蛛丝马迹。

    看着电视上报道着关于这间公司的成立,还有其他一些什么人员组成的消息的时候,顾念兮的眉心微皱。

    这sh公司,该不会真的和他们家谈参谋长有关系吧?

    越是想着,顾念兮的眉心越是皱成了一团。

    而越看着电视上的相关报道,顾念兮觉得心情越是烦躁不安。索性,顾念兮将电视遥控器一按,将所有的画面全部终结了。

    电视机频幕一按,声音全然消失在这个大厅里。

    而顾念兮也觉得,自己的世界一切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纷纷扰扰,也都被阻隔在另一个世界。

    只是,想要利用这难得的清静好好的思考一下这段时间所发生的那些事情的顾念兮却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舒落心的声音:

    “念兮,要不要出去晒晒太阳?你这手受伤了,我听别人说这要多晒晒太阳,有助于你手的康复!”

    “谢谢了舒姨,不过今天腿有些累,我不想出门!”

    看到舒落心慢步朝自己走来,脸上又是挂着那虚伪的弧度,顾念兮的心里没来得的厌恶。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只是,她上次连串着霍思雨给她演出的那一戏码,难道舒落心还没有从中得到教训么?

    难道,她还不清楚自己已经将所有事情都和她说明白了么?

    “不想出门?那也好。今天呢,我是打算给你熬一点鸡汤,现在已经差不多了。等一会儿,就可以盛出来给你喝了。今天啊,舒姨就陪你在这里好好聊聊天吧。”

    说着,舒落心已经慢步朝顾念兮这边走来。

    其实,舒落心当然知道上一会顾念兮的话是什么意思!

    可为了她的孩子,舒落心实在别无选择。

    这段时间,舒落心其实也给谈逸南介绍了好多名门千金,希望他能够看上其中一两个。

    虽然现在谈逸南的婚还没有正式离得成,不过舒落心相信这也是时间问题。至于那些女人们……

    舒落心倒也不用担心。

    只要在这个城市提起谈家的名号,有什么人不想将他们的女儿往他们家里送来?

    所以,即便现在的谈逸南还没有离婚,想要成为他们谈家儿媳妇的人还是有大把的人儿在。

    只不过,就算舒落心张罗了这么多,她却还是发现了自己儿子总是跟随在顾念兮身上的视线……

    看来,她的儿子中毒还真深!

    无计可施的舒落心,只能再度将所有的焦点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谁叫,她的儿子非顾念兮不可呢?

    “算了舒姨,我还是去晒太阳吧!”相比较和舒落心一并呆在这个屋子里,顾念兮还是选择出去好了。

    想着,顾念兮随意拿起了自己带下来的那件外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便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那毫不留情的步伐,丝毫不给舒落心一点面子。

    而舒落心看到这样的顾念兮,当然脸色也有些不好!

    可她还是厚着脸皮,拿起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包包,赶紧跟了上去。

    “念兮,你等等我!我正好也想出去晒晒太阳!”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已经大步跟着出门。

    虽然对于顾念兮,她的老脸真的算是丢尽了。但为了她的小南,舒落心还是只能拼了。

    “舒姨,我只是想到门外晒太阳,难道你也想要么?”

    “正好,我也只是想到门外晒晒,你说这巧不巧呢!”舒落心看着顾念兮,满脸带笑。

    没错,她就是赖在你顾念兮身上了!

    “是很巧,不过我现在改变了主意了。舒姨,那就请你好好一个人在门外享受着阳光!”说着,顾念兮又大步准备回屋了。

    “这孩子……”

    看大片顾念兮如此倔强的背影,舒落心有些气节:“等等,念兮,我又突然想回大厅里呆着了。”

    说着,舒落心又赶紧迈开了脚步,准备跟了上去。

    而顾念兮自然也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舒落心的声音。

    靠,没有办法!

    对于一个节操碎了一地的舒落心,顾念兮想到的方法就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趁着舒落心还没有跟着她上楼去的时候,顾念兮赶紧钻进了自己的房间,从自己的衣橱里找到了前一阵子过来的时候的那件吊带睡衣,然后又从自己的橱柜里翻出了一双黑丝袜和小内内,又在谈参谋长的柜子里找出了他的小内内,然后便将这些东西随意的丢在他们的大床上,再者又将她刚刚好不容易单手整理好的被褥再度扯乱……

    然后,她就将自己的小内内放在最里面,接着又将丝袜放在上面,最上面的一层则是谈参谋长的小内内!

    没办法,谁叫他们家脸皮最后的,就属他们家谈参谋长了?

    所以,他的小内内应该也是脸皮最厚的那一个吧?

    老流氓,谁叫你欺负我!今天,就让你的小内内当一回枪使一下。

    将所有东西都摆放完毕之后,顾念兮又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于是,她拿出了自己的护肤品,将自己的睡眠面膜那白色的类似于果冻的东西,随意的涂在了谈参谋长的小内内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顾念兮的小脸上堆积的是满满的窃喜。

    不出她的预料,舒落心的敲门声便在下一刻响起……

    ------题外话------

    这一章有些小邪恶了,哈哈。

    意犹未尽素不素?

    那素因为你们木有给咱票子的缘故,嗷嗷嗷啊~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