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13章 他不要娃娃了?

    “哟,原来是舒姨啊?”顾念兮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件件的摆放好之后,又邪恶的拉了拉摆在最上面的那一件谈参谋长的小内内,让里面的那些自己涂上去的乳白色液体更加张扬的呈现在世人的面前之后,顾念兮的脸上又是一抹恶作剧的窃喜。

    谁让某个老男人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总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拥住她的身子?所以每一次当她想要往自己的脸上涂抹一下护肤品的时候,他总是怨念连天?好像还说过什么,她往自己连上抹的那些东西比拉出来的屎耙耙还要让人恶心。

    不要怀疑,谈参谋长这话绝对是说的出口的。虽然他长的比一般的男人要英俊上几分,气质上也是常人能及的。可人家好歹也是在部队里混的,一两句粗口,也是家常便饭了。当然,顾念兮这丫头其实挺护短的,她一直都认定了,自家谈参谋长一定不会自己吐出这么些脏话,一定是被部队里面的人给带坏了。看来,她有必要找个时间去看看,谈参谋长寻常身边的到底都是些什么货色!竟然敢将她的谈参谋长带坏,想起来就生气!

    吼吼……

    女人在心里小小的咆哮了一下。

    不过憋了一眼,瞅见自己刚刚涂满了乳液的谈参谋长的小内内,她的嘴角不小心抽搐了下。要是谈参谋长知道,自己将他说的像是屎耙耙的东西涂到他的小内内上,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

    “是……是我!我就想着,你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也是怪闷的,要不我们一起坐下来闲聊?”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的身子朝着房间内无意识的挤了挤。

    自从这个房间谈老爷子命人过来装修,说是要给谈逸泽当新房的,她就一直没有来过。一来是因为心里有些芥蒂,放不下去,毕竟谈逸泽不是自己的孩子。二来,则是因为舒落心不满。三楼这么大一层,都有好几个房间。而谈老爷子则将这上面最大的一间给了谈逸泽当卧室还不止,甚至还将这其他的几间也都分给了他。而她的小南,除了二楼的那间卧室之外,也就一个书房!

    于是,不满于谈老爷子的分配的舒落心,已经有大半年都没有上过这一层楼了。

    这会儿瞅见这个房间,她倒是突然有了想要看看的冲动。

    “舒姨……”看着女人不断朝着他们的房间挤进来的样子,顾念兮其实很想笑的。但一想到这可能会影响到自己接下来的举动,顾念兮又强忍了下来。“那也好吧,舒姨您就先进来坐一坐!我先去个洗手间!”

    说着,顾念兮果然还让开了一条小道,让舒落心从门外走了进去。

    “好,你进去吧!”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已经迫不及待的打量起这个房间来。其实舒落心只不过是想要比较一下,谈老爷子给谈逸泽这个房子装修的,有没有比小南的房间好看多少。

    只是比较了几下,舒落心发现其实这个房间的布置个格局,其实都和他们小南的差不多。甚至,连这个房间里的家具,似乎也没有她小南那个房间里的那样充满格调。舒落心指的,是谈逸泽他们的房间的柜子,不想谈逸南的,还有欧式雕花!

    只是她不知道,这个房间其实以前也有那么一个柜子,只不过因为顾念兮不怎么喜欢,所以谈逸泽给换成了这个。

    瞅见顾念兮还没有出门,舒落心继而将视线落在了他们的床褥上。其实床褥也和小南房间里的差不多。不过这丫头估计是不会收拾房间,这不连被子都没有收拾好,衣服倒是随便乱丢。

    虽然这一点舒落心还是有些不满意,但一想到小南那孩子还总是惦记着她,舒落心也只能妥协了下来。

    想着想着,舒落心在看到了某一些东西的时候,打住了所有的想法。

    因为她看到了,顾念兮刚刚故意放在被褥间那些“欲遮欲掩”的东西。

    那些东西不多,也只是几件简单的物品。可偏偏这男人的内内和女人的丝袜摆在一起的时候,就极端的暧昧。连经历过不少男女之事的舒落心,也觉得有些灼伤了眼了。更何况,这男人的内裤上面,还粘着一些粘稠的液体。

    用脚指头想,舒落心便能猜到这条内内上粘到的是什么东西。

    该死的,她最在意的就是这一点。

    这小南也不知道抽了个什么风,这人家都已经躺在谈逸泽的身下无数风情了。他倒好,现在竟然为了一个顾念兮,过起了禁欲的日子?

    刚开始,舒落心还在庆幸着,顾念兮最近手受伤了。她和谈逸泽之间,也该消停一点。若是她舒落心能在这段时间帮着小南将她给抢过去的话,那估计也没有损失多少。

    可现在一看,舒落心的脸黑的有些阴沉。

    手都成这样了,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没想到,这两人还做了!而且,东西都还摆的这么张扬,出来的东西还这么多,估计昨晚上是一整个晚上没有消停吧!

    越是看着,舒落心的脸上越是阴沉。

    而顾念兮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舒落心一个人站在她和谈逸南的卧室里,对着她顾念兮刚刚好不容易摆的东西发愣,特别是她瞅着她顾念兮刚刚故意涂在谈参谋长小内内上的东西,这会儿脸色别提有多么的难看了。

    然而顾念兮却在看到她的这个反映之时,小脸别提有多么的灿烂。

    很好,这就是她刚刚故意在洗手间里呆那么长时间的目的!

    果然不出她的预料,舒落心注意到她送给她的惊喜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顾念兮又忙着凑洗手间里走了出来,慢步来到舒落心的身边。

    当然,此时她嘴角上刚刚染上的笑意,已经被她给很好的掩藏起来。

    这会儿,她瞅着舒落心的眼眸,说不出的天真。连顾念兮从舒落心的眼眸里看到如此的自己之时,都有些惊呆了!

    原来,她的演技也是这么好!

    “舒姨,您怎么还站在这?来,快坐坐。”说着,顾念兮还屁股一厥,像是准备往床上坐去。而这之后,女人还像是无意识的转身看看自己身子后面的角落。

    不看不知道,一看顾念兮那张本来还带着俏皮笑容的嘴角顿时僵住了。“这……”

    “舒姨,不好意思!早上逸泽起来的早,没有收拾房间就走了。我……我以为他收拾好了才走的。”说着,顾念兮还假意有些慌忙,将她刚刚才铺在床褥上的衣服,一件件又收了起来。

    小脸上,也带着些羞红。

    仿佛,她真的是因为被舒落心发现了什么东西而娇羞似的。

    但只有顾念兮自己才知道,其实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害羞的。那些黏在谈参谋长的,不过只是些护肤产品!

    她的小脸之所以还能眼红一片,不过是因为想要在舒落心的面前强忍住笑意,憋出来的!

    将一件件的小内内和丝袜都收拾好,放在衣服篮子里之后,顾念兮又弄平了自己的床褥,之后才和舒落心道:“舒姨,快过来坐坐!您站了那么久,肯定累了吧!”

    这话一摞摞的,说的很好听。

    而且顾念兮所表现出来的,也让她看上去真的像是担心舒落心一样。

    可满口怨气的舒落心,哪里肯坐在这床褥上?

    指不定这个位置,还是他们昨晚那什么……的时候的位置!要是她舒落心这么一坐上去的话,没准就坐到那些东西上去了!

    越想到这,舒落心的脸色越发的阴沉。这不,都快要和天边的乌云一个颜色了。

    “舒姨,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顾念兮当然知道舒落心这会儿瞅着某个角落,那犀利的眼神就像是恨不得将那个角落瞪出一个大窟窿来似的。

    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是不能露馅的。

    不然,自己好不容易弄出来的这幅假象,想要劝舒落心该干嘛干嘛去,不要老是缠着她就行的一门心思,岂不是白费了么?

    “没……我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的嘴角努力的扯了扯,让自己的脸上看上去不是那么僵硬。

    只是她却不知道,如今她脸上的这抹笑容落在顾念兮的眼中,却比哭还要难看。

    明明就像是恨不得将她顾念兮给碎尸万段了似的,却还要在她的面前强忍着,勾出笑容。看来,顾念兮总算知道,谈逸南在这个女人的心目中占据了什么样的位置了!

    只要是谈逸南要的,恐怕就算是天上的星星,舒落心也可能会费尽心思帮他给找来吧?

    “对了,我厨房里还有一锅鸡汤呢!刚刚上来,就把他给忘了!”说着舒落心的步伐已经朝着他们卧室的门口走去:“我想,我还是下去看看吧!要是刘嫂没在厨房,那就麻烦了!”

    “那好,舒姨慢走!”说着,顾念兮还真的假惺惺的将舒落心送到了门外。

    小脸上,堆积的都是满满的笑容。

    一点也看不出,刚刚的那一幕就是她的恶作剧。

    然而在送走了舒落心,将门掩住的那一瞬间,笑意却是顿时遍布了这个女人的整张小脸!

    嘿嘿,这回看看舒落心还会不会死死的纠缠着她!

    越是想着刚刚那一幕可能在舒落心的脑子里激起千层浪,顾念兮的小脸上笑容越是得意。

    然而这样的得意,也让女人彻底的将谈参谋长那条被她涂满了护肤品的小内内忘却鸟。

    一直到谈参谋长发现了自己这条内裤,顾念兮都还没有意识到某件事情的严重性!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段时间,关于sh国际公司的相关报道,依旧层出不穷。

    不过,人们似乎对sh公司的运营不怎么感兴趣了。而是对这间公司的幕后经营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那么一堆狗仔,似乎也为了博得所有人的眼球,从开始报道关于sh公司这位幕后老板之后,就一直守在sh公司最新落户城市的某个摩天大楼之下,伺机准备揭开这个神秘人物的面纱。

    而凌宸在看到关于这些狗仔守候在那间sh公司的门外的画面之后,唇角只是轻勾了一下。甚至连他那双妖孽似的黑眸子里,也有着浓浓的鄙视。

    这些人就这么点难耐?

    以为这几招三脚猫的功夫,就能将那只狡猾的老狐狸给逮住了?

    也不想想,那厮的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要是能这么简单的几招就将他给逮住的话,那他现在也不会爬到那个位置上了!

    “凌二爷,苏小妞出来了!”

    就在凌宸盯着医院过道的那个小电视,瞅着电视上的画面有些过分专注的时候,身侧传来了小六子的声音。

    紧接着小六子的身影后,凌宸终于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医院的过道里。

    好几天了,从上一回他又将苏小妞给上了之后,她一连几天都不待见他了!让这几天的凌二爷,过的有点生不如死的感觉。

    好不容易终于靠着赌在她的诊疗室门口,和她碰上一面,凌宸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狂奔着,像是游荡了几天,突然间才找到了一处狂奔的理由似的。

    “苏小妞!”凌二爷依靠在医院的长椅上,慵懒的像是一头刚刚睡醒的狮子。

    那眼神迷离的,就好像是一汪春水。

    而苏悠悠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男人是个天生的一家子,什么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都是有板有眼的,说不出来的有型。

    这不,人家凌二爷今天似乎应时应景,穿上了寻常日子里没有穿过的白色西装外套。纤尘不染的感觉,让他有种于世独立的孤傲。

    而阳光落在这样的男人身上,竟然像是为他染上了一道金边,让凌二爷的周身看起来,有些不真实。

    而这样的凌宸,也是苏悠悠第一次见到,而且一见到,她便看的有些痴傻。

    他和苏悠悠的见面,寻常都是在晚上。

    而且每一次暗夜的出现,这个男人都习惯穿着黑色西装外套。也让苏悠悠自然而然的认为,这个男人和黑夜有着说不出的相称。起码在她看来,就是这样的。

    因为,每一次身穿黑色西装外套的凌宸出现在她苏悠悠的面前的时候,苏悠悠总会认为,这个男人天生就适合生活在这样的暗夜鬼魅中!

    然而今天见到了出现在阳光下,还一身洁白的,宛如天使的凌宸之时,苏悠悠只是觉得自己的后脑勺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

    一直以来,苏悠悠最喜欢的就是欣赏帅哥了!而当凌宸这样的货色送上门让她白看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下子瞪直了。

    连凌二爷是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的,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当凌二爷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一伸出爪子,就抚上了凌二爷的脸。

    那双没有任何化学成分掩盖着的清澈大眼,更是用着一种凌宸所不熟悉的温柔正盯着他看。

    这温柔的神情,将凌宸的小心肝一下子都给撩拨的热乎乎,火辣辣滴。

    被这彪悍的苏小妞晾了这么好几天了,现在见到她还能得到她的温柔抚摸,这也算是值得了!

    只是凌宸还没有将自己的小心肝安抚好之时,便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处传来了一声尖锐的痛!

    这苏小妞,果然不怀好意!

    “你……苏小妞,你这个疯子!做什么一上前来就掐我!”她估计用了全力,不然他的脸颊怎么会像是被谁给拨了一块肉下来那么的疼?

    要是换成别人,凌宸早就不说二话直接将来人狠狠的一踹再说!。

    可对象换成苏小妞,他的腿却迟迟甩不出去。

    这样的反映,连凌宸自己都觉得有些憋屈。

    怎么在苏小妞的面前,他就越活越憋屈?

    可自己偏偏还他妈的犯贱,一两天见不到她,就憋的发慌!

    “原来是个活物,我还以为是谁做了你凌二爷的人皮往身上套呢!”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一点也不为意。甚至像是没有看到凌宸委屈的摸着自己的脸颊的模样似的,自顾自的说着。

    “什么人皮?爷当然是活着的,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敢伪装成爷的模样不成?”凌宸大大咧咧的朝着苏小妞吆喝着。

    只是他没想到,他这么一句随意的吆喝,却在日后成了真。

    “……”见某个不要脸的男人两鼻孔朝天开始哼唧着,苏悠悠只是白了他一眼,便自顾自的绕开了。“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她知道,不用她吆喝着,凌二爷也会跟上来。

    而关于这一点,你问苏悠悠,其实她也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本来是凌二爷一直张牙舞爪的威胁她的,到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竟然变成凌二爷跟在她屁股后面瞎转悠。

    这不,苏悠悠这前腿才迈开,她便听到身后传来了凌二爷的步伐声。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要问你有没有时间,吃个饭什么的,又或者有没有时间,看场电影什么的,再有时间的话,我们去酒店开房!”说这话的凌二爷,像是唯恐天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似的,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说了出来。当下,连跟在他们身后的小六子,都有些汗颜了。

    凌二爷,你确定你这是来哄苏小妞,而不是来给她添堵的么?

    “对不起,我这里是妇科,如果凌二爷您有什么妇科疾病的话,那就请随我进去做个检查。如果是精神有问题的话,那抱歉,这是我的范畴之外的事情,我无能为力。您若真的需要的话,请直走,到前门处拐个弯,就到了您所需要的地方!”被凌二爷这么一大嗓门说出那些淫荡的事情来,苏悠悠最开始的脸色是有那么些晦暗。不过,她很快的又恢复了之前那一脸平静,这样的她就像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在她的心湖里掀起任何的波澜似的。

    其实,这也多亏了人家凌二爷!

    若不是这货三天两头的在她的面前犯二,她也不至于被雷的外焦里嫩。如今,再度面对这二货的爷,苏悠悠也没有什么反映了。

    废话,面对一个常犯二的人久了,自然而然也会生出免疫力的!

    “二爷,苏小妞说的是精神科!”小六子凑到凌二爷面前,小声的说着。刚刚他们过来,没有等到苏小妞的时候,小六子就到处转了转,当然也开始清楚这医院的格局了!

    “靠,苏小妞你给爷说清楚,凭什么让我上精神科?今天你要是不给爷说清楚,爷就要让你好看!”给点颜色,就想要开染坊了?

    “我倒是要看看,你想要给我什么好看的!”见凌宸趾高气昂的那个样子,苏悠悠也来气了。这会儿,她的眼眸也瞪得老大,和凌宸在一起别的她不会,装架势现在她倒是装的挺熟的。

    “想要好看的?那爷给你溜溜我的鸟吧?”

    只是苏悠悠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架起的这一副架势,凌二爷竟然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突然往自己的面前蹭。

    这一蹭,苏悠悠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肚皮上被什么东西给戳到了!

    那是……

    靠!

    这是禽兽,说的没错!

    竟然随时随地的发情,而且还往她的肚皮上蹭!

    “你……给我滚开!”好不容易想要充当老大一回,没想到被凌宸这么一闹,苏悠悠的架势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自然是因为,她的脸皮没有凌宸的厚。

    竟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遛鸟……

    “呵呵,这么点就受不了了!苏小妞,你的脸皮真薄!”见苏悠悠的小脸通红,凌二爷的心情大好,赶紧也跟了上去。

    而走在最后面,跟着这两人瞎转悠的小六子则在心里吐槽:凌二爷,你以为这个世界上谁的脸皮都能跟您的一样,和城墙没区别?

    “说吧,到底找我什么事情?”过会还有两个预约好的做产检的病患要过来,要是让凌二爷这货呆在这的话,势必会影响到。

    不问还行,这一问凌二爷倒有些支支吾吾起来。

    “苏小妞,我就是……我就是想要问你,这里掉了个男朋友,是不是你的?”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不忘伸手指了指自己!

    也就是说,他口中的那个“男朋友”,是指他自己!

    而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凌二爷说出来的时候,不光是苏悠悠的嘴角狂抽搐,连站在他们身后的小六子也暗自嬉笑着。

    靠,这么怂的话,凌二爷您也问的出口?

    “不准笑!也不准抖嘴角!”

    说这话的凌二爷,有些恼羞成怒。甚至,还不忘用愤恨的眼神,瞪了一眼在他身后暗自窃喜的小六子!

    别以为他身后没有眼睛就不知道,这笑声是小六子发出来的。

    其实,如果凌二爷这货脸蛋够白的话,你还可以看到他此刻脸颊上不自觉染上的红晕。不过还好,他的脸色有些类似于古铜色,所以脸上的那抹红也没有表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其实,这也不能怪凌宸。

    虽然他身边的女人,多的不胜数。和女人们*,更是他最为在行的。

    可偏偏,生性放荡的凌二爷,却从未谈过恋爱!

    在昨天小六子和自己提议之后,他甚至还连夜研究了这么一套方案,为的就是收服苏悠悠。

    可没想到,自己连夜收集来的这一套方案,却让这两人当成了屁话!

    “凌二爷,别折煞我成不?您有您的阳关道,我有我的独木桥,为什么你偏偏要往我的独木桥上挤?”苏悠悠有些懊恼的问。

    说实在的,面对凌宸这样出色的人物,真的很少人会不动心。而苏悠悠,当然也不例外。

    只是她也清楚,像凌宸这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物,可不是她苏悠悠随便招惹的起的。她害怕,自己一旦陷进去,便不能自拔,更害怕,自己在陷进去之后,来人便会抽身离开。

    她是傻,不会玩感情。一旦粘上,就会傻傻的陷进去不能自拔!

    而她更难以想象的是,凌二爷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看上自己呢?

    “因为我要替天行道!”这话,说的荡气回肠!

    却让苏悠悠一时间黑了脸!

    “靠,尼玛的才替天行道呢!”把她苏悠悠当成了害人的妖精了!

    朝凌宸吼了这么一句,苏悠悠面色铁青的进入了诊疗室。“哐……”一声传来,女人将她和凌二爷的世界阻隔开……

    “这苏小妞到底什么意思?”见苏悠悠突然阴沉着脸走进了诊疗室的凌二爷,始终都不得要领。

    而小六子却只能在身侧默不作声,心里却是咆哮着:“替天行道”是我们的玩笑话,二爷你还当真,甚至还当着苏小妞的面说出来了!这苏小妞要是不发飙,就不是人了!

    不过谁都清楚盛怒中的凌二爷不能惹,所以小六子识相的在一旁看着凌二爷一脸苦逼的样。

    于是这一天之后,凌二爷又接连吃了好几天苏小妞的闭门羹……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小东西,我们回房吧!”这天晚上晚饭一过,顾念兮本来还想着做到大厅里先看看电视新闻什么的,却不想,她的小屁股还没有来得及坐下,便有一男子凑到了她的耳边这么说着。

    “还早呢!”顾念兮抬头看了一眼时间,才八点?扭头朝着谈参谋长一顿哼哼之后,她准备继续看电视。

    “不早了。今天你还要洗头!”

    再者,他还要开荤!

    一整个月都憋着的谈参谋长的兄弟,今天晚上是来势汹汹的。

    若是不早一点上去的话,今晚上估计连补眠的时间都没有了。

    当然,谈参谋长才不会傻到将自己后面的那一截话和顾念兮说。若是她知道自己是急着想要回去和她亲热的话,这个小东西估计会嘲笑自己,再者还会拖延一段时间!

    “好啊,几天没洗头了,好难受!”一想到洗头,顾念兮精神头足了。

    “那好,我们现在先上去吧!”

    “爷爷,爸爸还有舒姨,你们就先坐着,我和逸泽先上去洗头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没有意识到,某个邪恶的男子已经将手搭在她的腰身上。这姿态,说有多么暧昧就多么暧昧。

    只是心急于洗头的她,全然没有察觉到罢了。

    “好,那先上去吧!”谈老爷子和谈建天,倒是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现。

    然而舒落心却在看到他们上楼去之后,不满的嘀咕了起来:“又不是新婚,搞的这么粘乎!”

    “人家是夫妻,当然粘乎!再说了,他们多多粘乎,我们才能快点有孙子抱!”谈老爷子的眼眸里,说不出的期待。

    “如果他们搞出了孩子,那我们小南怎么办?”当然,舒落心的这话绝对是小声的嘀咕。若是让谈老爷子知道了,估摸着又要挨训了。

    只是舒落心没有想到,自己这话却被谈建天给听了去。

    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谈建天的眼眸微微暗了一下……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老公,挠挠这边!”浴室里,某个女人窝在盛满温水的浴缸中,闭目微酣,享受着身后男人轻轻按压头皮传来的颤栗。没想到,这人前威风凛凛的谈参谋长,洗起头来竟然有模有样的。每一次洗头对于顾念兮来说,真的就像极品享受。让某个女人,渐渐沉溺于其中。

    只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这在浴室中变得有些低哑的嗓音,对于男人来说简直就像是某种暗示。特别是在看到泡在清澈水流下的这一光洁身子,谈参谋长的喉结已经很没有骨气的滑动了好几下。

    甚至,连他的额头上,都布满了汗珠。而这,是因为过分的忍耐。

    看着自己支起来的兄弟,谈参谋长的眼神暗了下。

    真想,现在就将小东西按压在这,狠狠的强x一翻。

    但一想到这事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若是没有任何前奏的话,小东西肯定会疼的。于是,某个老男人秉着爱妻准则,只能强忍着。

    “好了,水冲一冲,差不多了!”为了一解自己多日的相思,谈参谋长只想着尽快结束眼前这非人的折磨。好快一点将这软乎乎的小身子拦在怀中。

    “可是感觉还没有洗干净。”其实,她要的是谈参谋长的伺候。

    “我感觉洗干净了!”不干净,也要等办完了正事!

    说着,男人已经不说二话,将她头顶上的泡沫给冲洗干净了,顺带着将躺在浴缸里的小女人捞起来,用毛巾包裹上直接抱出了浴室。

    “老公,你这是要做什么?”

    顾念兮还没有回过神来,便感觉自己被丢上了床,而男人的身躯紧随而至,将只裹着条毛巾的她,压的死死的。

    “搞你!”男人的声音早已变得有些低哑。刚刚忍得青筋暴跳,这会儿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他当然也要收回一点福利,是不是?

    于是,趁着女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男人的手已经开始不安分的拉扯着她裹在身上的毛巾。

    “你不是还没有洗澡么?”顾念兮当然知道这来势汹汹的谈参谋长,今晚无论怎么样她是逃不过了。

    “嗯,做完再洗!”他想她,想的身体都发疼了!

    “不要。人家洗的干干净净的,你还没有洗澡一碰不就脏了么?”顾念兮扭着小蛮腰,赶紧躲着谈参谋长的亲吻。“你要是不想洗澡的话,今晚就不给你!”

    “这……你认为,你打得赢我么?打得赢的话,今晚就放过你,打不赢的话,今晚老老实实做我的夜宵!”谈参谋长在笑,笑的有些邪恶。

    “一个老流氓,总欺负我!反正我不管,你要是不洗澡,我不理你!”顾念兮其实也只将自己的话当成了玩笑话,根本没有想过如此来势汹汹的谈参谋长会将自己的话当真。

    然而这话音一落,刚刚欺压在自己身上的那重量突然消失了。而顾念兮一睁眼便瞅见,谈参谋长急匆匆的朝着于浴室走去。

    这样的反映,连顾念兮自己都觉得有些离奇。

    谈参谋长这么强悍的男人,竟然害怕她不理会他?

    “小东西,趁着我洗澡你赶紧把头发收拾好,不然,我可没有耐性等下去了!”浴室里,男人甩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打开了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开始传来。

    只是,水声又很快的消失了。

    当浴室里,那个看起来像应付式的将自己的弄湿了,然后挂着浴巾便走出来的男子出现在大床前的时候,顾念兮这会儿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好了。

    “小东西,这回看你还有什么话拒绝我!”说完这一句话,男人将自己身上的毛巾一扯,直接跳上了床,将女人死死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老东西,你给我轻点,怎么一副哈巴狗多年没有瞅见肉骨头的感觉?”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正努力的推着啃咬着自己的男人。

    不是她嫌弃他,而是真的被啃得发疼。

    今天的谈参谋长真的有些急躁,二话不说便准备切入主题了。

    不过想来,顾念兮也有些理解的。

    从昨晚上就说好要给她的,可偏偏一直都遇到事情。再者,还有早上。

    两人都已经快要步入正轨了,竟然被谈逸南给打搅了……

    这让谈参谋长不烦躁,都有些难了。

    “你还真的说对了,我就是一个月都没有瞅见肉了!今晚要是不变本加厉要回来,我就不是谈逸泽!”

    说完,他对着她的胸口又是一顿啃咬……

    “老东西,你轻一点!”

    “我知道了,你不要分神。不然我饶不了你!”

    躺在他身下的女人白了他一眼,饶不了她?她才不畏惧谈参谋长呢!

    反正这个男人所谓的饶不了她,最多就是像现在这样,狠狠的将她给压榨一番!

    其实,这一个晚上,本来过的非常愉快的。

    谈参谋长要的有些急切,而顾念兮也很配合,因为她也想他了。

    可偏偏,临近突破口的时候,谈参谋长却突然停住了,长臂升到了他们窗前的柜子那边,拉开了抽屉。从里面取来了一个东西之后,又很快回到她的面前。

    顾念兮原本是有些迷迷糊糊的,可被谈参谋长这么一动弹,意识也有些回归了。

    一直到,她的眼眸注意到谈参谋长受伤拿着的那东西的时候,她清醒了!

    杜蕾斯?

    这东西,顾念兮并不陌生。

    除了第一次,谈参谋长有些迫不及待要了她之外,其余的时间他们都用这东西避孕的。可前一阵子,谈参谋长已经说想要让她生个小宝宝,之后他们就没有再用过了!

    怎么,现在又突然……

    “老公,这……”她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男人受伤的杜蕾斯。

    可话到了嘴边,就是问不出口。

    “暂时,还不能要孩子!”这是,他唯一给她的解释。他只是知道,现在让顾念兮知道,流产之后的她身子很弱,实在不适合怀孕的话,估计她又要伤心上好一阵子。

    只是谈逸泽不知道,有时候这样的沉默,真的很是伤人。

    某个女人虽然在这一夜,还是乖乖的臣服在他的身下,任由他摆出一个个他喜欢的姿势。但她的眉心,却是一直紧皱着的。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她去见休假的苏悠悠的时候,脸色一直都不是那么的好。

    “兮丫头,怎么一副吃屎的表情?该不会是,昨晚上跟你家谈参谋长玩的太过尽兴,所以今天打不起精神了?”

    对于猥琐无下限的苏悠悠,她所能想到的自然只有这些。提及这些的时候,她还不忘记自己脑补,想着谈参谋长和顾念兮的各种香艳场景……

    “才不是呢!”若是以前,顾念兮面对这个一脸猥琐样的苏悠悠,一定也会狠狠的挖苦一下。但今天的她,似乎有那么点不正常。

    她的眉心,一直都是紧锁着的……

    “兮丫头,到底怎么了?”苏悠悠最见不得的就是顾念兮这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悠悠,你说一个男人原本想要跟你生娃娃的。可一段时间后,又开始变卦了!你说,这是为什么?”

    ------题外话------

    嗷嗷,有亲的戳中答案了。

    →_→

    啦啦啦,木有奖励的说,表拍我~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