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24章 满地 女干 情

    甚至,顾念兮还听到了他们的卧室门口此刻好像传来了声响。

    只是,这样的声响会是从千里之外的谈参谋长弄出来的么?

    不可能吧?

    大概,是自己真的太过想要见到他了,所以才会出现了幻听吧?

    想到这,顾念兮难免自嘲一笑。

    在大床上翻转了一下,顾念兮就如同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狗一样,兴趣缺缺的耷拉着脑袋靠在大床上。

    “要是我说了真的能见到老东西的话,我早就说上百来遍了!”顾念兮似乎没有注意到卧室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了。此刻,某个身影正在一步步的朝着她靠近。

    看到床上那个死气沉沉的小身子,黑眸里立刻多了一抹疼惜。但更为惹眼的,是男人嘴角上慢慢勾起的弧度。

    小东西,我回来了!

    本来还需要三天的时间,可太想你了,所以我连部队为了庆祝任务顺利完成的各个庆祝仪式,都没有去参加就连夜赶了回来。

    我很想你,所以我也迫切的希望从你的口中,听到你对我的思念!

    “那你说吧,我真的会出现!”其实,这一刻顾念兮能听出,电话里的这个男音似乎刻意压低了声音。而且,连他的气息都变得有些不稳了。

    但她只是将这个当成男人正忙于什么事情,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

    “那我说了哦,我想你……”顾念兮其实还想多说几句的,可她身后突然而然的压上了一句高大的身子,让顾念兮一时间有些错愕。

    “啊,老东西救我。有个坏人要欺负我!”好像从上一次在夜里遇到流氓的调戏,谈参谋长能顺利将她救出来之后,顾念兮对谈参谋长的依赖似乎又多了一点。这不,刚刚受到威胁,女人便直接朝着电话里的男人求救。

    只不过,顾念兮的求救似乎没有引起电话那端人儿多大的同情,因为顾念兮清楚的听到了,电话里传来的那无声的笑。

    “老东西,别人企图非礼我,你还在笑!”貌似她的注意力已经全然被电话那端的人儿吸引过去了,这会儿连欺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都不管了。

    那气鼓鼓的可爱模样,简直让身后的男人恨不得将她揉进骨子里。

    看着她气的那恼怒的样子,男人也决定不再逗她了。好不容易才能回来和她团圆,好不容易才能拥有将她抱在怀中的机会,现在的他又怎么舍得浪费分秒时间?

    看着那气的直捶着床褥的小女人,谈逸泽无可奈何的勾唇:“小东西,那准备干你的,不是别人!你转过头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什么?”顾念兮有些错愕,不只是因为谈逸泽的话,更因为她忽然间觉得,他的声音并不是从电话里边传来的,而是……

    而是从她顾念兮的身后。

    错愕中的她,动作虽然有些僵硬,但还是用着她最快的速度,转过身。

    四目相对的瞬间,顾念兮觉得她的世界好像瞬间被点亮了……

    谈逸泽,真的是你?

    不是我的梦,对不对?

    她伸出了手,轻轻的抚上这段时间只能在梦境中相会的那张脸。

    是她的谈参谋长!

    真的是她的谈参谋长!

    除了下巴的胡须长的茂盛了一些,都快要遮挡住他的大半张脸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她顾念兮所熟悉的,包括他的温度,他的眼眸,还有那她最爱的触感。而这些,早已在他们生活在一起的这大半年的时间里,融入了她顾念兮的生活,成为她生活的支柱。

    其实一开始,顾念兮也意识到自己对谈参谋长的爱恋与日俱增。只是顾念兮却从来没有想到过,她对谈参谋长的爱已经到了如此深的地步。见不到他的这段时间,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离开了水面的鱼,快要缺氧而死。

    如今再度见面,她才感觉再度回到了充满氧气的水中,能够自由自在的呼吸。

    明明分隔才那么十几天的时间,可顾念兮却感觉恍如隔世。

    再次触摸她最为熟悉的谈参谋长的俊脸,温热的液体便突然奔涌而出。

    “怎么了?不是说想要看到我回来吗?怎么我才一回来,就哭鼻子了?”男人的声音略带责备,但更多的是他那毫不掩饰的疼惜。

    这,便是谈逸泽。

    在别人的面前,能够用那具钢筋水泥筑起的面具,轻松面对世人,不管是崇敬臣服,还是讽刺奚落,他都能一笑而过。可唯独在他的小东西的面前,那钢筋水泥的面具却变得不堪一击。只要她一落泪,不管他的面具筑的再兼顾,都能在瞬间出现龟裂,碎片也能在顷刻间散落一地,再也拼凑不回……

    “坏人,为什么回来也不跟人家说一声?为什么还要那么吓人家?你知不知道,我刚刚都快要被吓死了!我讨厌你,讨厌你……”

    她红了眼眶,用梗咽的声音不断的指责着男人的不是,但她的双手还是不自觉的攀附上了谈参谋长的脖颈,将自己的小脑袋埋进了男人的胸膛。

    遇到谈逸泽之前,她顾念兮也不是像现在这样的脆弱的不堪一击。起码在面对谈逸南和霍思雨的双双背叛的时候,她依旧可以笑着说分手。

    可在谈参谋长的面前,她却像是个任性而刁蛮的小女人。因为她知道,她的谈参谋长会一直宠着她,就行……

    “呵呵,怕你想我,所以就回来了!”看着怀中哭花了脸的小东西,男人心疼的用自己粗糙的指腹,轻柔的帮她拭去眼角处的泪痕。

    看着抽噎的她,男人低声笑着。

    那样的笑容仿佛无可奈何的卸下了平日的清冷,而后是心甘情愿的沉沦。

    一个人但孤单的过了这么大半辈子,他真的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这么的想念一个人。没有见到她的这几天时间,每一天对他谈逸泽而言,都漫长的像是一个世纪。

    顾念兮,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成为我谈逸泽生命中之最?

    每一个呼吸,每一个心跳,都是为了你?

    不过这些,骄傲如谈逸泽,又怎么可能将自己心里所有都说出来?

    他只会将怀中的女人拥的更紧了一点,用自己的心动来告诉女人自己的心声……

    这夜,重逢的小夫妻并没有制造出更多激烈的火花。

    他们只是用自己的双臂,紧紧的缠住对方的身体,像是用这样的举动来诉说对彼此的思念。而后,他们双双沉入了睡梦中。

    而这,也是自从分开之后,他们睡的最为安稳的一个晚上……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顾念兮知道有“秦可欢”这个女人的存在,是在一个非常偶然的下午。

    “爷爷,你在做什么?”

    这日,顾念兮还没到可以去医院做手部检查时间,所以便来到谈老爷子的卧室,准备找他和自己一起去下棋。

    可一进门,顾念兮便看到谈老爷子的拐杖正蹲在房间里,正在整理着什么。

    “是兮兮啊,我在收拾一点东西。”谈老爷子看到是顾念兮,嘴角勾起笑意。

    其实这谈老爷子和谈逸泽这爷孙俩的脾气真的很像。

    他们只会将他们的笑意,展露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

    “爷爷,那念兮来帮您吧!”说着,顾念兮进了屋,也跟着谈老爷子蹲在一边。

    看着乖巧的顾念兮,谈老爷子的眼眸里也染上了笑意:这个孩子,就是这么的贴心。

    “也好,这些有很多都是小泽去当兵前的东西,都被我收拾起来了。”

    听到谈老爷子的话,顾念兮的眼眸里也充满了期待:“逸泽的东西?”

    “是啊,都在这里面!他母亲过世之后,他的大多数东西都放在我这里了!”说到这的时候,谈老爷子的眼眸望向不远处的窗户。

    他的视线好像落在那一处,又好像不是。

    仿佛,透过那一扇窗户,看到了以前的某些东西。

    顾念兮知道爷爷是想起了以前的那些事情了,所以也没敢打扰到他老人家。

    她只是安静的蹲在家里的一旁,认认真真的整理着各个储存格子里面的东西。

    其实这些东西,都被谈老爷子保存的很好。

    据刘嫂回忆,这些东西谈老爷子还规定每年一个固定的时间,都要拿出来晒一晒,以防止发霉。

    所以即便顾念兮收拾着格子深处,接触到的东西也都是非常干燥的。

    收拾到最后的时候,顾念兮在格子的最里端的位置,找到了一个小本子。看样子,应该是日记本之类的。

    可打开一看,却发现不是。

    这,是一本相册。

    不像现在这个时代的相册都是工业做成的,买来的之后只需要将照片放进那个相册里。这个相册之前应该是一个普通的本子,被谈老爷子拿来贴上照片。

    里面还详细的记录着,这些照片是什么时候拍摄的,当时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除了几张是谈老爷子的照片之外,其余的大多数都是谈逸泽的照片。

    不同于现在的照片,那个时代的照片都是灰色和白色为主体。不过相比较之下,这些照片上的谈逸泽却笑容却更为的绚烂。不是因为色彩的缘故,而是因为这样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笑。

    看着这样的谈逸泽,顾念兮有些微愣。

    因为她从未见过,谈逸泽如此干净纯粹的笑容……

    “兮兮在看什么?”而谈老爷子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顾念兮手持相册本有些愣住的模样。看了一眼她所翻看的内容之后,谈老爷子笑道:“这些,都是小泽妈妈还没有过世的时候拍摄的。那时候,这小家伙可古灵精怪了。每天都能将谈宅给搅和的鸡飞狗跳。”

    “是啊,看着就知道!”说着,顾念兮也忍不住伸出食指,摩挲着黑白相片上这个虎头虎脑,却一脸天真笑容的谈逸泽。

    不知道,将来他们的孩子是不是也会长的像他小时候这么的可爱……

    似乎谈老爷子也察觉到顾念兮在想些什么,此刻的他也安静了下来,任由顾念兮一页页的翻看着相册。

    而随着顾念兮的翻动,照片上的谈逸泽笑容也越来越少。

    最后的几张,已经变成彩色的。谈逸泽已经从一个虎头虎脑的孩童,变成了一个青涩的大男孩模样。只是即便是如此青涩的他,眼眸里依旧有着常人所不及的锋芒。

    这样的谈逸泽,和现在的有几分相似。但现在的谈逸泽,却明显的比照片上的他要沉稳上几分。那双漂亮的黑眸里的锋芒,也内敛里许多。眼里的睿智与平和,也开始在交替,大概用不了多久,这个男人便能练就到平淡如水的地步。唯有不经意间闪现的锋芒,才让人意识到,他是不世出的王者。

    看着照片上,谈逸泽的蜕变,顾念兮的脸上也跟着有了笑意。

    因为这让她感觉,自己好像也开始融入那些她从未涉及过的谈逸泽过往的岁月。

    只是,在翻看到相册上的最后一张的时候,顾念兮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因为她看到了最后的这张照片上,不仅有着她最为爱恋的谈参谋长的照片。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女生。

    和照片上谈逸泽一样,女人的身上也是穿着简单的衬衣。长长的头发,打理成两根大麻花辫。齐齐的刘海,也分外惹人怜爱。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照片上女人扬起笑脸的时候,嘴角上露出的两个梨涡。

    这样的笑容,如同夏季拂过麦田的微风,让人怦然心动。

    明明这张片只是一瞬间的定格,但顾念兮却在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脑子里闪现了很多的幻影。有很多东西,顾念兮还来不及捕捉,便已经消失在她的脑海深处。

    良久注视着这张照片之后,顾念兮的脑子里闪现了几个字——初次悸动……

    这四个字,不仅仅说的是照片上这个女人,还有照片上的谈逸泽!

    因为顾念兮看到了,照片上的谈逸泽也露出了别人所察觉不到的弧度……

    看到这,顾念兮又习惯性的看了一眼谈老爷子的落款。

    和前面的那堆照片一样,顾念兮看到谈老爷子依旧会在照片上的角落处标注——

    “成人礼之后的欢欢和小泽”

    这是谈老爷子用刚劲有力的字标注下来的。

    看着照片上这被定格住的永恒笑容,顾念兮的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烦躁。

    明明知道,这些是谈参谋长的过去,也是她所来不及参与的岁月,可顾念兮的心里却还是说不出的憋闷。

    垂头丧气的她,自然引起了谈老爷子的注意。

    看着顾念兮的样子,谈老爷子也有些疑惑。不过在看到她手上的那本相册翻找到的那一页上的照片,谈老爷子却是笑了:“这是秦可欢,小泽小时候的玩伴!”

    这是,谈老爷子给的解释。

    可顾念兮才不相信,这两个人是什么玩伴。

    照片上的两个人都挂着这么个“淫荡”的笑容,会是玩伴?

    她才不相信!

    不过,聪明如顾念兮,才不会将自己的小心眼表现在谈老爷子的面前。

    她只不过是悄悄的将谈老爷子的相册上的那张照片悄悄的撕下来,然后藏在自己的屁股下,等到和谈老爷子一起收拾好了这些东西之后,便打算悄悄的将照片给带走了。

    估计,她今天晚上是准备拿着这张充满“奸情”的照片,找谈参谋长兴师问罪去了。

    看着顾念兮临走时候扭扭捏捏的样子,谈参谋长倒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吩咐她,收拾了大半天肯定累了,让她上楼去好好休息。

    顾念兮一听,自然窃喜的以为,自己的小动作瞒过了谈老爷子。这会儿她欢天喜地的带走了那张照片,撒了欢似的跑上楼去了。

    只不过,太过兴奋的顾念兮却没有注意到,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谈老爷子的眼眸却一直注视着她紧拽着裙摆的小手,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明显。

    等到顾念兮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楼梯口的那一处之时,谈老爷子才走回到刚刚顾念兮收拾好的那堆东西前,拿出了刚刚被她翻看过的相册。

    在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谈老爷子看到上面原本贴着的照片,此刻已经没了。整一面纸,空空落落的。除了那一句:“成人礼之后的欢欢和小泽”什么也都没有了!

    看到这,谈老爷子嘴角的笑意,越深了几分。

    果然,还是被她给偷偷拿走了!

    他就知道,她刚刚好几次都像小贼一样的偷偷瞅着他。这会儿还撒了欢似的将照片给带走了!

    这小丫头片子,似乎低估了他谈老爷子的能耐吧?

    她难道都不知道,她刚刚在撕照片的整一个过程,都落在他谈老爷子的眼中么?

    若不是他故意放水,难道她还真的以为自己能够从他谈老爷子的眼皮底下偷走东西?

    不过,对于这一点,谈老爷子倒是一点责怪顾念兮的意思都没有。相反的,他还挺赞成她的这个做法的。

    因为他忽然间发现,顾念兮真的很像他过世的老伴。特别是刚刚因为吃醋而小脸鼓鼓的神情,简直一模一样。

    而现在,他也似乎明白了,当初为什么谈逸泽在见到顾念兮之后,便义无反顾的将她押到民政局去了!

    看了看顾念兮消失的楼梯口,谈老爷子的视线再度落在一旁的那张黑白照片上的人儿上:“老伴,看到了吧?他们小两口其实和我们很像,我感觉在他们的身上,找到了我们生命的延续……”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一瞅就满地的奸情,还说是什么玩伴,我才不会被你给忽悠了呢!”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已经洗完了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这会儿正躺在她和谈参谋长的大床上,用手指戳着照片上的谈逸泽,像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似的。

    其实令顾念兮吃醋的,不仅仅是因为照片上的谈某人对另一个女人笑,更还有这张照片。

    如果顾念兮没有记错的话,他们结婚到现在已经大半年了,却连一张合照都没有。

    这说出去,谁会相信?

    估计被苏悠悠那个猥琐的妞听到的话,会狠狠的嘲笑她顾念兮的!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是一阵咬牙切齿。那磨牙的小摸样,像是恨不得一口咬住照片上的男人的唇瓣似的。

    最好,将谈参谋长的唇瓣都给咬没了。

    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对别的女人笑的如此勾魂摄魄!

    或许是太过专注的关系,这会儿顾念兮似乎没有注意到某个下班的男人,这会儿正慢步朝着她的身边走来。

    起先,男人还以为顾念兮正躺在床上看书。但越是走进,谈参谋长发现某个女人的嘴里正絮絮叨叨的,好像正发泄着什么不满。

    “坏东西,叫你笑!”

    “看我,待会儿咬不咬你!”

    说这话的时候,某个无良的女人还一脸气鼓鼓的模样。

    而男人则是在看到她这个样子之后,直接将床上的她给捞进了自己的怀中,“小东西,想咬谁呢!”

    谈逸泽靠在女人的耳边,说着。

    那无声的笑意,凑在顾念兮的耳边。让她有种错觉,像是空气中此刻正绽放着某种不知名的绚烂花朵。莫名的幽香,惹得她的小脸瞬间腾红。

    “就咬你!咬你,咬坏你!”

    当然,这话顾念兮是在心里呐喊着的。

    好不容易将照片偷了回来,本来想要直接兴师问罪的。可是转念一想,这样的自己未免太过小气了吧?要是被谈参谋长知道,估计还会被笑掉大牙。

    于是,生怕某个男人注意到这些,顾念兮又赶紧将这照片藏到了自己的裙摆里面。然后,又将刚刚自己那一脸不满和刻薄掩藏起来。

    刻薄,这是她自己认为的。

    但她却不知道,刚刚那副模样在谈参谋长的眼中,却是可爱的让他想要揉进骨子里。

    “没有,人家什么都没有说!”将自己的情绪掩藏好之后,顾念兮便笑嘻嘻的朝着谈参谋长说。不是她心里没有一丝酸意,而是她不想让老东西察觉到自己的小心眼!

    当然,她还是会用一些比较“委婉”的方式,来问她家的谈参谋长!

    再者,顾念兮现在也不想让谈参谋长发现这张照片。

    因为顾念兮觉得,她和谈参谋长结婚这大半年来,她都不知道有秦可欢这个人的存在。若不是今天看到这张照片,估计这辈子她是到死都不可能发现这个女人的存在了。谈参谋长可以在结婚的这大半年的时间,都不曾提及这个女人,这也就说明了他现在已经将那个女人忘记的差不多了。

    要是被他再度看到这张照片的话,没准他就想起来了呢?

    虽然明知道现在他们已经结婚了,谈参谋长应该不怎么可能到外面找女人了。可一想到别人可能占据谈参谋长的心,顾念兮的心里就说不出的憋闷。

    好吧,其实她顾念兮就是这么个抠门的女人。

    谁占据了她家谈参谋长的心,都不行!

    “可我刚刚明明听到,你说想咬谁来着?”男人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小脸,嘴角上是不明意味的弧度。

    不得不承认,谈逸泽的眼眸真的很漂亮。

    从他这双黑黝黝的眼眸里,她能看到自己清晰的倒映。

    这样的他,就像是午夜绽放的曼陀罗。迷人,却也危险。

    若是一不小心陷进去的话,就有可能是一辈子的。

    而顾念兮,早已深陷在男人的美色下。

    但顾念兮还算是有理智的,因为她知道,谈逸泽每一次嘴角上扬起意味不明的弧度的时候,便证明他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难道,她发现自己藏在裙摆里面的照片了?

    要是真被他发现了的话,那岂不是要勾起谈参谋长内心深处那段“春色荡漾”的记忆?

    不好!

    她才不会让他发现了!

    想着,顾念兮赶紧在男人的怀中挣扎了下,企图逃跑。

    可偏偏,谈参谋长不让她如愿。

    这不,她的小屁股才挪动了几下,又被谈参谋长给拽回来了。这会儿,谈参谋长便坐在大床上,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

    而刚刚挣扎之中的顾念兮一个没抓稳,裙摆下的照片便掉了。

    这会儿,她能感觉到这照片好死不死的被自己垫在屁股下。

    想到自己正坐在那个和谈参谋长有奸情的女人的脸上,顾念兮的心里说不出的愉快。其实,她也是很邪恶的。谁让这个女人企图将她家的谈参谋长给勾掉?她顾念兮就用小屁股熏死她!

    可抬眸,顾念兮一看到谈参谋长的脸,正想到还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脸真被自己的屁股压在五行山下,她的心里又说不出的恼。说到底,她还是舍不得他们家的谈参谋长!

    “人家没说什么!老公,你先去洗澡,上班一天了浑身都是臭汗!一进门,都快要将人家给熏死了!”盯着男人的脸,顾念兮大眼一转悠,便又开了口道。

    其实,她只不过是想要将谈参谋长骗去洗澡,然后趁机将自己放在屁股下面的照片拿出来藏好罢了。

    可顾念兮似乎忘了,谈参谋长有着过人的洞察能力。

    从刚刚进门的时候,她的不自然早就被他全然纳进眼里。

    再说了,他要是早在进门的时候把她给熏死了,刚刚为什么她将她抱起来的时候,她却是那么的慌张?

    他一直盯着顾念兮的大眼看,像是准备从里面瞅出点什么东西。

    而面对谈参谋长这样过分帜热的视线,顾念兮也开始变得有些躁动不安。

    难道,她的小动作被谈参谋长给察觉到了?

    不得不承认,被谈参谋长这么盯着,背脊真的有些凉飕飕的。

    这会儿,顾念兮感觉自己真的快要扛不住了,可能在下一秒就将自己压在心里的那些秘密给说出来的时候,便听到男人突然开了口,反问道:“真的那么臭?”

    “嗯!”

    女人点头如捣蒜,像是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慌张。

    看着怀中的小东西,谈某人的眼眸幽深而专注,过分纤长的睫毛下方,仿佛有笑意自眸底腾出,一点一点的向外扩散。

    “那好,我去洗澡。洗完之后,再过来抱你!”他的话,有些暧昧,声线也压得有些低,这么近的距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低头,轻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细腻,却一点也不轻佻。

    而这吻落下的时候,顾念兮有些微愣。

    但下一秒,谈参谋长果真如他所说的,将她抱回到床上,然后起身去了浴室。

    一直到,男人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顾念兮都有些微愣。

    谈逸泽明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为什么不当面揭穿自己呢?

    顾念兮发现,在这一点上她有些不能理解。

    但不管怎么样,这一关总算躲过去了。顾念兮赶紧从自己的小屁股下寻出那张照片。

    呜呜……

    都怪照片上的这个坏女人!

    害他,连谈参谋长的脸都给坐的皱皱巴巴的!

    小心的将谈参谋长脸上那部分褶皱给抚平之后,顾念兮又拿起了笔在女人的笑脸上打了两个大叉,发泄自己心中对她的不满之后,才再度悄悄的将照片给藏到了柜子里。

    而做完这一切之时,谈参谋长已经洗簌完毕,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天气一热,谈参谋长在卧室里都不怎么喜欢穿衣服。特别是洗完澡之后,他总是围着一条浴巾在她面前走来走去,就像现在一样。

    “老东西,露胳膊露腿的,都是不文明的行为。”看着围着浴巾就在卧室里晃悠的男人,顾念兮有些不满。

    其实,不只是因为现在谈参谋长不穿衣服叫她不满。可以说,从下午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顾念兮的心里就一直不是滋味。

    “不文明的行为怎么着?反正媳妇都娶进门了!”对于顾念兮的嘟囔,谈某人鼻孔朝天哼了哼,表示自己一点也都不在意。

    “行,你谈参谋长最强的就是欺负我!”顾念兮随意操起身边的枕头,就给谈某人丢了过去。

    “好啊,小东西想要造反了是吧?”其实枕头砸过来的时候,谈参谋长是能躲过去的。曾经身为特种兵的他,连子弹都能轻易的给躲过去,更何况是这么个绣花枕头?但为了让某个小女人发泄一下,他故意站在原地,假装挨了枕头一下。

    果然,看到他谈逸泽被枕头砸了一下之后,某个无良的小东西别提笑的有多开心了。

    而谈逸泽也顺势欺压到她的身上,到处煽风点火。

    “别啊老公,耍流氓是不对的!”谈某人的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裙摆里,正伺机向上袭来。顾念兮要是再不清楚男人打什么主意,也枉费了和谈参谋长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

    “管它对不对?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小东西,让我耍流氓是天经地义的!”男人霸气的宣布道,然后以超乎寻常的速度,迅速的拽下了顾念兮身上的所有衣服,带领着她进入那个梦幻而美好的世界。

    这一晚上,谈参谋长再度刷新了他节操的底线,逼着顾念兮作出了更多羞人的动作。

    累的女人在结束之后,便一头扎在枕头上沉沉睡去。

    只是顾念兮却不知道,在她进入了梦乡之后,谈参谋长却起身了,随意围了个浴巾之后,男人来到了他刚刚走出浴室的时候,顾念兮蹲的那个地点。

    随意拉开了抽屉,翻找了几下之后,谈逸泽便如期看到了刚刚被顾念兮偷偷藏起来的东西。

    其实,家里可以藏东西的地方真的不多。

    而顾念兮藏东西的地方,又只有那个一看就穿帮的地方。

    即使她还在刚刚这个抽屉上上了锁,但对于谈逸泽而言什么都不是。他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把锁给她打开了。而且更为神奇的是,他又能将这东西安装回去,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不是谈逸泽信不过顾念兮,而是他在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他的小东西变得那么烦躁?

    虽然小东西极力的掩饰着,但她却不知道,刚刚在亲热的时候,她却全都表现了出来。特别是抱着他的腰身的时候,她的小爪子几乎是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像是要将他谈逸泽给吸纳到她的身体里一样。

    到现在,他谈逸泽的背脊上还留有她刚刚激情抓挠的痕迹。

    那么狂躁和不安,还是顾念兮第一次如此张扬的表现在肢体语言上。

    而这,便让谈逸泽更加好奇,到底被她藏起来的,是什么东西?

    而且他的直觉认定了,今晚上顾念兮的躁动不安,和这东西有着直接的联系。

    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谈逸泽一眼就认定了,这就是被顾念兮藏起来的东西。

    看着自己脸上的折痕被抚平的痕迹,谈逸泽勾唇一笑。

    算这小东西,还有点良心!

    只是在看到照片上另一个人脸上被打上的大叉的时候,他的嘴角有些抽搐。

    这小东西,破坏能力也还真的不一般!

    竟然连问都没有问他的意思,就直接将他的照片给毁掉了?

    其实,这张照片拍摄的时间有点久远,再加上被顾念兮的小屁股蹂躏过,还打上了两个大叉叉,谈逸泽一时间还真的认不清上面的人是谁。

    若不是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估计他还真的认不出了!

    秦可欢?

    仔细辨认了好一会儿照片上的人物之后,谈逸泽这才想到了是谁。

    只是,在思及这个名字的时候,男人的眼眸却是在一瞬间暗了许多……

    甚至,连他的指关节,都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卧室里面,只点亮了他和顾念兮床头的那盏灯,光线有些阴暗。

    但即便是这样,仔细看还是能发现,男人前额处凸起的青筋。

    但很快的,男人又将自己的表情很好的掩藏了起来。他将刚刚被他找出来的这张照片,放回到了原位,甚至还将被他刚刚给拽断的锁,重新给安了上去。做完这一切之后,谈逸泽又钻进了被窝,伸手将浑身还满是汗珠的小女人拉进了自己的怀中,然后安然的闭上双眼。

    这之后,整个卧室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好像刚刚的那一幕,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可谈逸泽却不知道,在他闭上眼的那一瞬间,某个呆在他怀中的小女人已经睁开了双眸。

    而那双漂亮的眼眸里,没有半点惺忪。

    这样的眼眸,哪里像是刚刚睡过觉的人儿有的?

    好吧,顾念兮承认,其实从刚刚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睡着。

    虽然她的身体,被谈参谋长这么狠狠的折腾了好几遍之后,她已经累的像是快散架了一样,瘫软在床上。可身体上的累,却让她的脑子变得更为活跃。或者,应该说是因为心里藏着点什么东西,让她一直都睡不着吧。

    本来只是想要靠在大床上稍作休息的她,却察觉到身侧的谈参谋长有了动静。

    原本,顾念兮还以为,谈参谋长是要去洗手间。

    可听到床边柜子上传来的声响,听到抽屉被翻动的声音,顾念兮悄然睁开了双眸。

    或许,刚刚在看照片的谈参谋长实在太过于专注了。专注到,平时只要一有什么动静,便能轻易察觉到的他却没有注意到,本应该睡着的女人,此刻正睁着明亮的双眸正打量着他。

    看着他因为照片上的那个人而面色阴沉,看着他因为照片上的那个人而拳头紧握,看着他因为照片上的那个人青筋凸起……

    顾念兮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形容那一刻自己的心情。

    好在,谈参谋长很快又将东西放回了原位,也很快的回到她的身边,将她拥进怀中。

    而顾念兮在纠结了好一会儿之后,也在男人熟悉的体香的熏陶之下,跌进了睡梦中。

    这一切,都恢复了之前的模样。特别是床上相依偎着的两个人的姿势,也一如他们之前的每一夜。

    但有些东西,已经悄然改变……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日,顾念兮是在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中睁眼醒来的。

    拿起手机之后,顾念兮才发现来电的人是苏悠悠。

    “臭悠悠,大清早的你做什么呢?扰人清梦,是会下地狱的!”抓过电话,顾念兮便对电话那端的苏悠悠一顿臭骂。

    可电话里,苏悠悠的一句话,却让头脑混沌的她一时清醒。因为电话里的苏悠悠这么说:“兮丫头,快来抓奸!”

    ------题外话------

    据说,投票票滴,咪咪会暴涨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