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26章 谈老大最宠的女人!

    听到顾念兮的话,谈逸泽眼眸在第一时间闪过一丝错愕。但很快的,一切的情绪都远不及男人嘴角划开的那个弧度来的夺目!

    原来,折腾了一整个晚上,这个小东西是在吃醋!

    而顾念兮本来在嘟囔完这一句话之后,便准备闭眼睡觉了。谁知道,当她正准备闭眼的时候,她的腰身突然被什么东西困住了。片刻之后,她便被往后拽去,拽进了那个有着她顾念兮所熟悉的体温的怀抱中。

    可一刻,顾念兮那双漂亮的瞳仁在橘色光线的照射下,突然放大了……

    谈逸泽没有睡着!

    该死的,他明明已经很久没动,一个翻身都没有了吗?

    她还以为他睡着了!

    该死的,原来还没有!

    而自己竟然就那么鲁莽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谈逸泽会怎么想?

    越是想下去,顾念兮的脑袋越是埋得深。现在她整一个,都恨不得直接栽进被褥里。

    而看着她懊恼又伤心的视线,谈逸泽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看到她这么懊恼,还有刚刚情绪那么低落的样子,谈逸泽的心很是抽疼,在知道她却又是为了自己而吃醋的时候,他的心里又是极致的愉悦。

    努力了那么久,他总算是从他的小东西眼里看到自己的存在了。

    虽然不舍得她为自己吃醋,可能知道小东西其实也是在乎自己的,谈逸泽的心里却又是说不出的开心。总的来说,现在的他痛苦和快乐并存着……

    “小东西,折腾了一个晚上,你就准备问这个?真是个小傻瓜!”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男人将自己的鼻尖也凑到她的耳际,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着。

    那哑哑的嗓音,漂浮在半空中,幻化成他们彼此都解不开的结……

    而这声音,让顾念兮的鼻尖一酸。

    她很努力的咬着自己的唇瓣,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不让自己惊扰了身后的人。可顾念兮忘记了,此刻的谈参谋长是紧贴在她的身后的,所以她的一举一动,都落进了他的眼眸里。看的,男人又是一阵心疼。

    “别咬了,再咬下去,小嘴都快没了!”看着她一直憋屈的躲着哭,谈逸泽干脆直接将她的小身子给扳正,然后掰开她的贝齿。

    果然,红唇上已经出现了两个很深的牙印。

    有一处,还破了皮。有些猩红的东西,覆盖在上面。

    “小东西,别哭了好不?你不哭,我就说给你听,那个人是谁,好不?”

    轻柔的在女人的眉心处落下一吻,之后他又不忘记用自己的指尖轻轻的摩挲着顾念兮的唇瓣,那双黑眸里的爱怜,是那么的浅显易懂。

    果然,这话无疑对顾念兮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从今天早上回到家之后,她就一直躲在房间里纠结着,好不容易她才盼到男人的这一句话。再怎么大的泪意,也被她努力给憋回去了。

    看到顾念兮的变化之后,男人又是无奈的勾唇。

    面对他的小东西,他大多数是这么个表情。

    只要她一哭,他感觉他谈逸泽的整个世界都凌乱了。

    总算将她哄到不哭了,谈逸泽也松了一口气。

    “是不是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将她揽进自己的怀中之后,男人轻柔的拍着她的背,帮刚刚哭的有些气喘的她顺气。

    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黑眸,顾念兮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陷进里。望不到底,触摸不到边际,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仿佛置身于一个寒潭中,而她只能紧紧抓住身边漂浮过来的东西,不管是救命稻草,还是浮木,她都要尝试一番。

    所以,她只是安静的呆在男人的怀中,等待男人所谓的解释。

    “那个人,姓施,名安安!我亲生母亲也姓施,你说我和她是什么关系?”聪明如谈逸泽,他知道自己直接开口撇清关系的话,顾念兮反而会半信半疑。

    索性,他抛出了另一个问题,让顾念兮自己去思考。

    有那么一瞬间,他看到呆在自己怀中的小女人诧异的瞪大了双眸。

    而这,便是男人想要的效果。

    不等女人的回答,男人的薄唇又悄然勾起,道:“她是我大姨的女儿,至于我为什么要和她见面,这些等以后你长大一点,我再和你说!当然,如果你不喜欢我被其他女人碰触的话,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了!”

    他的小东西想要的,他都会给她。

    即使那些,有些强人所难,他也会纵容她。

    因为,他爱着她……

    只是在谈逸泽的眼中,他的小东西还太小了。他不能强迫着她去成长,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你该早点告诉我的……”虽然谈逸泽只是解释了一部分,却也让顾念兮的心总算释怀了许多。这会儿,她窝在男人怀中的身子,也比之前放松了许多。

    “呵呵,我怎么知道你这个傻瓜会误会呢!都哭了一整夜了,让我看看眼睛,变成小瞎子了没有?”

    他微凉的指尖,轻轻的覆盖到了她的小脸上。

    不是他谈逸泽没有见过别的女人哭,只是这个世界唯有顾念兮的眼泪能触动他内心深处的那根弦。光是现在看到她微红的眼眶,他都心疼不已。

    “人家哭的眼睛都疼死了,你还笑!快给我揉揉。”

    和谈逸泽在一起的时候,顾念兮更喜欢像是现在这样圈着男人的脖子,将自己的脑袋埋在男人的胸口处,撒娇耍赖什么的。

    “小的遵命。这边要不要也揉揉?我感觉它也难受了!”

    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的,但谈参谋长的手向来不大安分。特别是和他的小东西单独呆在一起的时候,他怎么可能放掉吃吃豆腐的机会?

    说着说着,谈参谋长的手便探进了她的衣服里,蜿蜒向上。

    于是,本来的轻揉到最后又变成了一室的旖旎……

    因为感受到小东西对自己的在乎,谈参谋长这一夜更加的卖力。折腾了好几回之后,谈参谋长这才放开了昏昏沉沉的她。

    夜晚,在继续。

    当谈逸泽搂着已经累的睁不开眼的顾念兮准备睡去的时候,却听到来自于怀中的那个沙哑的声音:“老东西,对不起……”

    对不起,她不该怀疑他,

    对不起,她不应该胡搅蛮缠的和他生气。

    “傻瓜,说什么呢!”选择了她,他自然知道有些事情是必经的阶段。

    所以即便面对这样的局面,谈逸泽也没有多大的担忧。

    昏暗的橘色光线下,谈逸泽只是将怀中的小人儿拥的更紧了一些:“好了,快点睡吧。不然,明天的眼睛真的要肿的跟核桃没区别了!”

    “老东西,那你要答应我,你只是我一个人的。”半睡半醒的她,其实是最难哄的。

    “好,我是你一个人的。除了你以外,我不会让其他的女人碰了。”

    “这还不够,也不能让对你有非分之想的男人碰!”苏悠悠说,现在的好男人不多,能陪在女人身边的好男人更少。因为,连男人都来跟女人抢好男人了。

    而她家谈参谋长又是国色天香,估计被他拐走的男人心和女人一样数不胜数。

    苏悠悠和她说过,她顾念兮现在可是内忧外患……

    当然,若是头脑清醒的情况下,顾念兮绝对不敢当着谈参谋长这般豪言壮语。不然,以她家谈参谋长的定性,今夜绝对是个无眠的夜晚。

    但现在的她头脑昏昏沉沉的,根本想不到自己在说的是什么。

    “……”

    果然,谈参谋长在听到顾念兮的这番话之后,俊眉明显的挑起。没想到,这小丫头想的还真多!

    若不是看在她今晚哭了一整个晚上,眼睛都眯成一条缝的关系,谈参谋长绝对不会轻易的饶过她。

    “好,也不会被其他有意图的男人碰,成不?”

    “那我就安心了!”果然,在这一句话之后,顾念兮攀在他脖子上的小手又紧了一些,然后脑袋又在他的胸口处钻了几下,寻找到她最喜欢的那个姿势之后,眯起了眼睛。

    谈参谋长的怀抱,真的很舒服,也很容易将人溺毙。

    而顾念兮便在这样的怀抱中,沉沉睡去……

    看着沉睡在自己怀中的小东西,谈参谋长的薄唇轻勾,依旧是宠溺到了极致的弧度。

    将她的小身子拥进了一些,他也跟着跌进了睡梦中……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顾念兮正式到明朗集团上班,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

    本来谈逸泽说要亲自送她到这里来的,可被顾念兮给拒绝了。她知道,若是自己第一次到明朗集团上班,就坐着谈参谋长挂着白牌的车子的话,那接下来肯定是流言满天飞。

    谈建天和谈逸南也说过要将她带过来,不过都一一被顾念兮给拒绝了。

    连谈参谋长的好意,都被她给拒绝了。这两人都是明朗集团的高层人士,更是不用说了。

    谈家大宅到明朗集团,却没有直接到达的公车。这期间,顾念兮还要换两趟车子。

    时值夏季,烈日当空。

    顾念兮换了两趟车子之后到达明朗集团,也累的浑身冒着热气。

    不过还要,进入明朗集团之后,她就被谈建天事先安排好的秘书直接带到了她的办公室。

    虽然顾念兮说了,她要从基层做起。但谈建天觉得,她在博亚集团已经做过基层,所以直接给她安排了一个主任的位置。

    虽然一切到明朗集团的一切仪式都从简了,但流言照样还是满天飞。

    因为顾念兮在博亚集团好歹也是总经理的职位,大半年的时间在博亚集团连升三级。在业内,也算小有名气。

    可现在就是这样的顾念兮,却心甘情愿的到明朗集团来当办公室主任,这实在有些让人意外。

    更让人意外的是,博雅集团的老总博夜澈竟然是心甘情愿放走顾念兮的。这实在有些让人大跌眼镜。

    在大公司呆过的人都懂得,身居高职的人一定接触了更多的公司秘密。而这样和平放掉一个高职人员,对公司来说损失的绝对不只是一笔小数目。

    可偏偏,博夜澈却放了她。

    其实顾念兮在博亚集团受伤之后,博夜澈便知道她的离开已经不可挡。就算顾念兮肯留下来,他们家的谈参谋长也绝对不放心。所以所谓的带薪休假,不过也是博夜澈在等待谈家人的一句话,他便会放走顾念兮。

    至于顾念兮所知道的那些商业秘密,博夜澈也相信顾念兮的为人,就算明朗集团是她谈家的,她也不会将她所知道的,泄露出去。

    忙活了一整个下午,顾念兮总算是将自己的办公室的东西整理好,也顺利的办好了交接工作。

    快要下班的时候,谈参谋长来电,说是要过来接她。但还是被她给拒绝了。

    顾念兮知道,谈参谋长是舍不得她一个人走那么长的路,累的汗流浃背。可她也清楚,有些历练是必须的。

    抱着今天从上一届的办公室主任手上拿来的一些资料,顾念兮步履匆匆的行走在大街上,准备赶到路口处的公交亭。

    就快到公交亭的时候,有辆车子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而车子的窗户,也紧跟着降了下来。

    车窗降下的时候,谈逸南那张昔日里她顾念兮所做熟悉的脸,出现其中。

    “念兮!”

    车窗里的他,喊着她的名字。

    一如,当初每一次她从d市赶来见他的时候,他到机场外等候着的时候一样。那个时候,每每他来接她的时候,也是如此急促而欣喜的呼唤声。

    猛然间,顾念兮记起她到这个城市来不过快一年。

    可变化,却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例如,她和谈逸南的关系。从刚刚来时的爱恋,到现在的叔嫂关系。

    也像是,她现在对他的心……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面对这张昔日她所熟悉的,所爱恋着的脸盘的时候,她也能做到像是现在这样的心静如水。

    只是,对方似乎并不是这样!

    因为她从谈逸南的眼眶中依然看到了,当初一起慢步在校园里樱花树下他对自己单纯而迷恋的眼神。

    “副总!”看到车上的谈逸南,顾念兮停下了脚步。笔挺而恭敬的模样,宛如这个男人在她看来真的只是她顾念兮的上司那么简单。

    “上车吧,念兮!”隔着车窗,他朝着她喊。

    “不了,就快到公交亭了,我坐这个回去就行!”她朝着他笑,矜持而有力。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笑容哪里刺激到了谈逸南的眼。

    不然,为什么她会从他那双黑色的眼眸里读到一抹子浅显易懂的痛?

    不过,谈逸南显然是有备而来。

    在顾念兮触及到他的眼眸的时候,他连忙将这样的痛,很好的掩藏了起来。

    “这车又不能直达,待会你又要换车的,多麻烦!”

    将所有的情绪都很好的掩藏起来之后,男人又对着她说。

    “再说了,你手上还拿着那么多资料,而且你的手才刚刚复原,抱这么多的东西不好!待会儿哥要是知道,我看到你拿着这么多的东西,却又没有载你回去的话,一定会怪我的!”

    他拿出了谈参谋长的名义来,因为他知道,这是唯一一个能让顾念兮妥协的方法。

    虽然,谈逸南也不希望打着别人的名义,来抓住自己心爱的女人。可现在,他除了谈逸泽的名号,却找不出其他。

    “可要是被别人看到的话……”

    “没事,这都离公司多远了,怎么还会有人看到?”谈逸南说着,这会儿还推开了车门,主动来到顾念兮的身边,将她手上的东西全部搬到了自己的车上。这会儿,他相信顾念兮不想走也得跟着他走了!

    “念兮,以后要是公司里不懂的事情,就问我。我从毕业就在明朗集团上班了,也参透了一些东西!”开车带顾念兮回家,这是多久以前自己的梦想?

    谈逸南已经回忆不起来了。

    只是觉得那段日子对于现在的自己而言,简直太过于遥远,太过于美好,太过于梦幻了。

    总算他真的做到将顾念兮呆在自己的车上,开向回家的路,他的嘴角也忍不住跟着勾了起来。

    只是一想到,回家之后她又会回到另一个男人的怀中,刚刚才染上的笑意,又不自觉的有些僵硬了。

    说到底,他还是放不下。

    放不下顾念兮,放不下那些青葱岁月……

    “那就谢谢你了,副总!”望着不断向后移去的景物,顾念兮有些心不在焉。

    这段时间,谈参谋长有点忙。有时候,经常半夜三更的都不能回家休息。上个星期,就一连出差了好几天。

    一回来,顾念兮就发现他明显的瘦了好一圈。估计出差的那段时间,他都没有好好休息吧!

    看着他明显尖了一圈的下巴,顾念兮的心隐隐的抽疼。

    要不,明天下班回家前买只鸡,给谈参谋长炖汤喝吧?

    前段时间是因为自己的手不好,没法亲自动手给他弄东西吃,现在自己的手好了,一定要给谈参谋长多补补!

    想着谈参谋长喝着自己煲的汤的样子,顾念兮的心里暖暖的。唇角,也忍不住跟着扬起……

    而坐在另一端的谈逸南,也明显的捕捉到顾念兮唇角处的弧度。

    多久了,他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到这样简单的笑?

    记不清了!

    好像自从知道他谈逸南和霍思雨搞到一起之后,她见他就没有再这样的笑过。就算真的有笑容,也只不过是为了避免彼此之间的尴尬而努力扯出来的。

    当然,谈逸南也知道,如今顾念兮脸上的笑容再也不会是因为自己。

    不然,她又怎么会用如此陌生的称呼,对着他?

    “念兮,现在不是在公司,我们之间没有必要用那样的称呼!”

    听到身侧的男人的声音,顾念兮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想着谈参谋长,竟然想的有些失神了。连快要到谈家大宅了,都还没有察觉到。

    看了身侧的男人一眼,顾念兮轻笑道:“我知道了,小叔!”

    明知道,这个称呼可能让身侧的男人更为烦躁,可顾念兮还是说了。

    果不其然,她的这一句话之后,顾念兮又看到身侧的男人的眸色又黯淡了几分。

    但她,并不后悔!

    因为她想要提醒谈逸南,他们之间现在仅有的关系!

    她的这一句话之后,狭小的车厢内陷进了一片沉寂。

    谈逸南不再开口,眼神盯着前方,仿若他真的很认真的在开车似的。

    可他周身蔓延出来的失落,却足以将他的心思泄漏殆尽。

    好在,很快就到了谈家大宅前。

    顾念兮也在车子停下来的一瞬间,推开了车门下了车,阻止这份忧伤的过分蔓延。

    “到了,我先把东西拿进去了。”说着,顾念兮赶紧抱着自己的东西下了车。

    “念兮,还是我帮你吧。你的手不是才刚刚好?”说着,谈逸南也赶紧开了车,凑到顾念兮的身边。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你跟我客气什么?”

    顾念兮有些无奈的看着从自己的受伤抢着东西的谈逸南,最终只能放了手。

    她不相信,谈逸南会看不出,其实自己不是在跟他客气,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和他相处。

    可他偏偏……

    就在顾念兮看着东西从自己的手上,挪到了谈逸南的手上的时候,谈家的大门处突然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

    “我不是说,让你不要到我们家里来了么?”

    “我想要找南!我有些话想要跟他说清楚!”

    “事到如今,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呢……”

    “我……”

    两个女人的声音,都不陌生。

    顾念兮和谈逸南双双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到,头发有些凌乱的霍思雨正被舒落心从谈家大宅里面赶出来。

    霍思雨现在的肚子也已经有些明显了。

    这不,虽然身穿宽松的圈子,从不远处也能看得出她隆起的小腹。

    可偏偏舒落心像是一点也看不到她凸出的小腹,还不断的推着她的肩膀。

    霍思雨的脸上挂着泪,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舒落心的视线正往他们这边看过来,她也紧跟着看过来。

    “哟小泽,兮兮你们是一起回来的吧?”不得不承认,舒落心奚落人的本事也与日俱增。

    明明看得出霍思雨现在在意着什么,她偏偏就在霍思雨的伤口上撒盐。

    果然,她如愿以偿的看着霍思雨在看到那一幕之后,脸色苍白了许多。

    “我现在还真的觉得你爸这个提议不错,你和兮兮都能每天上下班了!”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舒落心这一刻的嗓门极大。

    估计,连谈家大宅里的人都能听得到吧!

    要不然,顾念兮怎么会在门口处,看到她所熟悉的那抹身影!

    她的谈参谋长,也跟着出现在门口。

    不同于其他两个人的是,谈参谋长在看到她站在这里的时候,便大步朝着她走了过来。

    他的眸色有些阴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舒落心的话。

    谈逸泽,该不会你也信了舒落心的话?

    现在是傍晚,阳光早已不似中午的时候那么的毒辣。

    风吹过,也有着丝丝凉意。

    站在谈家大门前的,不仅仅只有他顾念兮和谈参谋长。

    可偏偏,进入得了她顾念兮眼睛的,却只有她的谈参谋长。

    她看着他走来,唇角也不自觉的扬起:“老公,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那漂亮的小脸蛋上的眸子,眸光又是那么的清澈专注。

    仿佛,她顾念兮的世界除了他谈逸泽,别无其他。

    “呵,今天下班的有点早,就是想看看你今天上班上的怎么样了?还适应么!”男人来到她的身边,脸色也明显好了不少。

    看着她的额头布满的汗水,他一抬手就为她擦拭,丝毫不介意黏到她的汗水。

    那清澈的瞳仁里,也只有她顾念兮的倒映。仿佛他谈逸泽的世界,亦只有她顾念兮一个人存在。

    两人如此深情的对望,所谈到的东西更少。

    可单单是简单的眼神和动作,便已经说明了太多。

    谈逸南和霍思雨,不自觉的移开了眼。连舒落心也是。仿佛多看那么一两眼,就亵渎了这份唯美似的。

    “还行吧!我刚刚带了点资料回来,有点重。多亏了小叔,帮我拿着。老公,你帮我把这些放到书桌上去,好吗?”

    周围的人儿,虽然都安静了下来。

    但顾念兮却还是如此开了口。

    一句话,将谈逸南和她的关系,撇的清清楚楚。又将刚刚舒落心的话,解释的头头是道。

    连谈逸南听到她的这番话之时,都有些惊叹。

    可惊叹于她的聪明之时,谈逸南又不免得有些失落。

    顾念兮,你就那么急于在谈逸泽的面前和我撇清关系么?

    你就那么的在意谈逸泽么?

    只是,他心里所有的不满和失落,都无从发泄。

    因为,谈逸泽已经在顾念兮的一番话之后,从他的手上将顾念兮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拿走,一个都不剩……

    将所有的东西都拿好之后,谈逸泽便牵起顾念兮的小手,带着她一步步远离这个是非场所!

    走到快进谈家大门的时候,顾念兮听到霍思雨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谈逸南,我们去谈谈吧!”

    女人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时空传来,低哑的不像是她霍思雨。

    虽然霍思雨并没有直接说出点什么,但顾念兮却听得出,这声音里有太多的伤心,太多的绝望。

    “小南,我不准你跟她去!这个女人诡计多端,不知道又要折腾出什么事情来!”

    又有一个声音,窜了进来。

    身后,又有相互推着的声响。

    而后,又有一个男人参合了进去:“妈,我就跟她谈谈吧!”

    “小南,这个女人真的不行,她太多心机了。妈不许你去!”女人似乎不甘愿,又继续僵持着。

    不过,最终还是传来了车子引擎发动的声响。

    那代表着什么,顾念兮不知道。

    她只清楚,关于谈逸南的一切,如今都和自己无关了。

    若不是他是自己的小叔,她可能连半个眼神都不会留给他。

    因为,她顾念兮的世界,只有一个谈逸泽就够了!

    “老公,你相信我和他刚刚没有什么吗?”

    “我相信!”一如初见,他的声音如同古老的大提琴,轻轻一点扣动她的心弦。

    很多时候,顾念兮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痴痴傻傻的跟着谈逸泽进了民政局。可现在想起来,或许在初见的时候,男人就住进了她的心……

    他轻柔着她的碎发,唇角勾起。

    而后,女人的唇角也跟着扬起,然后跟着男人远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如果不是见到照片上的那个女人,顾念兮都快要将秦可欢这个人给忘记了!

    顾念兮记得,第一次见到秦可欢是在某一个周末。

    那日正好是烈日当空……

    在谈家大宅里呆的有些闷的顾念兮,便到附近的一家水果摊里买了个大西瓜。让小摊贩将西瓜给切开,并将皮给削去之后,顾念兮才将提着一整袋的西瓜肉回家。

    还好,这个城市的冬天是冷了一点,不过夏季的阳光没有d市的那么毒。即便是现在的烈日当空,顾念兮也不用撑着伞。

    虽然西瓜切去了皮之后已经变得轻了很多,不过提着这一些对顾念兮来说,还是有些吃力。因为她的一个手,虽然现在康复了,但医生说过一年内最好还是要养着,不要干重活。不然,就有可能烙下病根。

    可单手提着这么多的西瓜,顾念兮真的有些累。

    只能一边提着,一边找寻阴凉的树下休息一会儿。

    只是顾念兮并不知道,当她正吃力的提着这些西瓜,往谈家大宅走去的时候,她的身后的某一辆车子的车内,一双凤眼正死死的盯着她。

    “顾念兮?”那双眼睛的身侧,还有另一个人。

    在看到树荫底下休息的顾念兮的时候,便直接唤出了她的名字。

    不过他们的车窗是紧闭的,外部自然也听不到他所喊着的。

    “还真是一清新小百合。怪不得,能讨得我们谈参谋长欢心!”身侧的人,又开了口。似乎,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手握方向盘的女人正盯着那抹白色身影的时候所散发着的寒气。

    “小四,你给我闭嘴!”有那么一瞬间,女人握着方向盘的手突然加大了力气,那海绵凸起都被她握的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开到快到顾念兮身边的时候,女人很明显的放慢了速度。隔着车窗,她将落座于树荫底下,正热的像是哈巴狗涂着舌头的顾念兮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个遍。

    只是看了这一遍之后,女人的阴毒的笑容却突然消失了。因为她注意到,顾念兮的身边正好有一个小水坑。

    这是天气过分炎热的时候,别人泼洒在门前以求得降温的时候留下的。

    这水洒下去的时候,应该是干净的。

    不过经过几辆车子的轮番驶过之后,现在也是浑浊不堪。

    顾念兮,你的运气真不好!

    今天,就让我给你送个见面礼吧!

    “小四,你给我坐好!”女人看了一眼身侧的男人,便开了口。

    “怎么了?”一时之间,男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便见到女人突然大力踩下了油门,而后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飙了出去,朝着刚刚的那个水坑,驶过……

    “啊?”

    顾念兮正坐在侧端,没有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她那条白色的长裙上面已经布满了污垢。有几滴污水,甚至溅到了顾念兮的头发上。

    连她刚刚好不容容易提到快到家门口的西瓜,也因为她的过度惊吓而掉在那个小水坑中。

    “怎么开车的?讨厌!”虽然很生气,但顾念兮还真的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脏话连篇。

    而从后视镜里看到气的鼓鼓的小女人站在水坑旁,一脸无措的男人的眼神,也有些微愣了。

    他突然相信,外界关于谈逸泽宠他的媳妇宠到快要上天的传闻了。

    这样的小女人,任谁娶到都是最为幸运的。任谁,都想要将她宠到骨子里去。

    “呵呵……你说我送的这个见面礼怎么样?”身侧女人的声音,让男人回过神来。

    “你疯了吗?刚刚那样,若是她突然走过来,一定会出事的!”

    “出事又怎么样?难道,谈家人还能将我送进监狱不成!”女人随意的拨弄了一下自己俏丽的短发,嘴角上还染上刚刚胜利的喜悦。

    “你还真的以为,谈家人就不敢将你送进监狱么?”就算谈家人不敢,他相信谈逸泽一定敢!

    “不和你说了,去了那鸟不生蛋的地方之后,你连正常人的话都不会说了!”

    女人说完这一句话之后,索性又加大了油门。

    车子,一溜烟的消失在了街角的尽头。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欢欢,这几年在外头的日子过的怎么样?”

    “挺好的,爷爷!”

    “那就好,那就好……”

    顾念兮一进门的时候,就听到大厅处传来的对话声。

    不用进去看,顾念兮便知道,这个时候的谈老爷子一定是笑容满面的。

    听得出,他今儿个的心情非常好。

    不过,不知道是什么人来了,能让他这么开心。

    “念兮,不是说要买西瓜回来冰一下,等小泽回来吃的么?怎么……”刘嫂正好从里屋走了出来,见到顾念兮的时候还打算要从她的手上接过西瓜,却看到了她的白裙上布满的污痕:“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弄成这样了,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了?”

    刘嫂连忙走过来,检查着顾念兮的双手。

    “刘嫂,我没事。就是刚刚被一辆经过的车子溅得一身泥,连西瓜也掉在那里了!”

    “没事就好,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干的,要是让咱们小泽知道,非端了他的窝不可!”也许是和谈家相处久了,刘嫂的说话方式也有点像是谈家的人。

    不过,这话也不夸张。

    这城里头都知道,谈参谋长家的小妻子是被他捧在手心里疼着的。

    伤了她的,绝对不止是端窝那么简单。

    “呵呵,刘嫂真是爱说笑。对了,刘嫂,家里来了什么客人么?”顾念兮听到里屋的声音,便问。

    “也就是以前和谈家住一个大院的两个孩子过来看看老爷子。对了,他们的车子不是还停在那边么?”说这话的时候,刘嫂的头朝着那个方向挪了挪。

    而顾念兮也只是随意的朝着那个角落一望。

    一瞬间,顾念兮看到了那辆车子。

    其实,顾念兮对车子没有什么概念。什么车型什么车号的对她来说,都是浮云。若不是车子上挂着的白牌,顾念兮也许不会想起,这是刚刚溅了她一身泥的那一辆!

    她也怀疑过是不是自己记错。

    可车牌号,总不会有假吧?

    而刚刚车子从她身子经过的时候,顾念兮就碰巧记住了车牌号!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觉得刚刚的那一幕,绝对不是什么偶然。

    “念兮,你先上去换身衣服吧!要是想吃西瓜的话,等我明天上街给你带回来!”刘嫂没有想的那么多,只是催促着顾念兮将衣服给换下。

    “好,我这就去!”

    等顾念兮换好了衣服来到大厅的时候,大厅里的电视正播放着某一出纪录片。

    不过坐着的人儿显然注意力都不在电视频幕上,他们正积极的讨论着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声响过大的关系,顾念兮下楼来的时候,他们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

    “兮兮,你来的正好,快过来!”谈老爷子见到顾念兮,便自然而然的将她招呼到自己的身边。

    “爷爷,怎么了?”

    “来,爷爷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个都是咱们以前的老邻居,这是左千城,这是秦可欢。千城和小泽以前是同一个队的,欢欢和小泽同岁,是他打小的玩伴!”说着,谈老爷子又转而向他们两人道:“这是顾念兮,小泽的媳妇!想必,他应该和你们介绍过了吧!”

    “呵呵,早就听老大说过了。上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我还从他的兜里看到咱们小嫂子的照片来着!”左千城有着阳光一样的笑脸,这是顾念兮对他的第一印象。

    而秦可欢,顾念兮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便觉得这个女人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题外话------

    依旧万更,打滚耍赖求票子!~→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