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29章 是谁,碰了她?

    看着顾念兮放在另一端的手,谈逸泽微微有些失了神,若不是谈老爷子的话将他的神志招回来的话,他估计还要瞪着顾念兮的小手不知道多久。

    “爷爷,我出门给兮兮买了点东西!”说着,谈逸泽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袋糖炒栗子。他记得,这是顾念兮最喜欢吃的。只要和他出门的话,她一定会各种耍赖,让自己买这糖炒栗子给她。这也让谈逸泽每一次看到糖炒栗子的时候,都会不自觉想起他的小东西。

    刚刚路过那条小吃街的时候,他就看到小摊贩准备开始摆摊,便不自觉的将车子停下来。

    “来,小东西这个给你!”说着,谈逸泽将糖炒栗子的纸袋塞进了顾念兮的手里。“趁热吧,反正你早饭也还没有吃多少!”

    顾念兮的神色有些冷漠,他权当小东西只是有些不满他大清早就不在她身边。

    他压低了声音,明显的带着讨好。

    他谈逸泽向来高人一等,在这个世间还没有什么人值得他如此低三下四的讨好。可偏偏,对象是他的小东西。

    他就算不服软,都不行。

    可即便做到这样,顾念兮的脸色也没有好转。甚至连看着男人的眼神,都有些陌生。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我吃饱了!”将他塞到自己手上的糖炒栗子放回到他的面前,顾念兮突然起了身。

    有那么一瞬间,谈逸泽有些惶恐。

    小东西,这是怎么了?

    昨天晚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可不管他带着探究的眼神如何瞅着小东西,他发现小东西连一个眼神都不甩他。

    推开了椅子之后,顾念兮便径自离开了餐桌。

    不是她矫情,更不是她当着谈家长辈的面前耍威风。而是,她真的吃不下去。

    她看在眼里的是,是她的老东西欺骗了她!

    明明谈逸泽是昨天晚上就出去的,现在竟然说他是出去买东西给她吃?

    这理由,还真他妈的动人!

    “小东西!”

    看着顾念兮离去,谈逸泽心里莫名的慌。

    因为他总感觉,这个时候的小东西脸上像是带着某种决绝,如果他不及时伸出手抓住她的话,下一秒她就有可能消失在他谈逸泽的世界手中。

    而这样的感觉,正是谈逸泽最为不喜欢的!

    没有多想,谈逸泽便伸出手,直接拉住小东西的小手。

    他看向她,那双漂亮的黑色瞳仁里,带着他谈逸泽的坚持。

    可偏偏,他也从顾念兮那双大眼里,看到那股子浅显易懂的冷漠。

    “你吃。我要去上班了!”她的声音,她的语调,一切都在她控制内变得极为平常,极为冷静。就算靠在顾念兮最近的谈老爷子,也没有发现她此刻的异常。

    可她的眼眸……

    那全然失去的光亮,仿佛大雨到来之前的乌云,笼罩了整片蓝天。沉闷,找不到一丝慰藉。

    看到这样的顾念兮,谈逸泽很明显处于惊慌无措中。伸手她便将男人的手指从自己的手臂上一根根的给剥落。

    或许正是因为太过于惊讶,谈逸泽再度伸手想要握紧她手臂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小东西不知何时已经远去。片刻之后,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

    本能的,谈逸泽推开了椅子,准备跟上去。

    “小泽,你怎么不吃了?”后方,谈老爷子的声音传来。

    “爷爷,我上去看兮兮一下。”他总感觉,小东西生气了。

    “那好吧,她早上下来的时候,脸色就不是很好,可能身体不大舒服!要不建天,你今天给兮兮放一天假吧。这孩子从上次手受伤之后,身体就不是很好!”谈老爷子说完,又看向了谈建天。

    “爸,我知道了!”

    谈逸泽迈开脚步,朝着楼梯口走去。

    当然,向来洞察能力超强的他,也自然将谈老爷子和谈建天刚刚的对话都收进耳里。

    小东西的脸色很不好?

    这,其实他刚刚也看到了。

    可这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小东西昨晚半夜醒了,发现自己不在房间里?

    一想到有这么个可能,谈逸泽那双黑瞳在一瞬间放大了好多。

    这会儿,男人迈向他们卧室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

    只是走进卧室的时候,谈逸泽并没有在里面看到顾念兮。

    “兮兮,你在哪里?”

    “兮兮?”

    谈逸泽是在浴室里发现顾念兮的。

    她正背对着他蹲着,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正在猛力的搓着。

    “兮兮,你在做什么?”出于好奇,谈逸泽一直到顾念兮的身边的时候才开口喊她。也顺便伸长了脖子,瞅了瞅顾念兮手上的东西。

    睡裙?

    谈逸泽还记得,昨晚上他和顾念兮亲热的时候,她就是穿这一条的。

    可当时,要亲热的时候他就已经帮她给脱了下来,应该什么东西都没有沾到才对。可顾念兮现在是在揉搓什么?

    而顾念兮则在听到谈逸泽的声音从自己的身后响起,突然慌张的想要站起来,想要将自己手上的东西藏到自己的背后。可因为蹲在地上太长时间了,这会儿她的双腿发麻。刚刚这么一动,她差一点就跌倒了。还好,谈逸泽在身边。

    他一见到她的身子倾斜,就赶紧伸出了长臂,将她捞进了自己的怀中。

    “怎么了,这么毛毛躁躁的?”将顾念兮捞起来之后,谈逸泽扶着他走出了浴室。

    可顾念兮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

    那是一种近乎透明的苍白。

    “我……我没事!”她执拗的说着。可谈逸泽却发现,从刚刚他将顾念兮抱出来的时候,她的手上还拿着她那条搓的满是泡沫的睡裙。

    “想要将这东西给洗了吗?让我来吧,你先到外面去坐着!”洗衣服的这事情,以前谈逸泽也不大会干。一般都是将自己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就完事了。可上一次顾念兮小产,他可是练就了一身本事。非但学会了贴卫生巾,连洗女性衣服他也变得非常在行。

    见顾念兮脸色苍白,谈逸泽本能的就想要帮她。

    可他的手还没有触及到顾念兮手上的衣服,顾念兮突然就是一拽。

    一把将还满带泡沫的衣服,拽进了自己的怀中。

    那还带着水渍的衣物,一被她紧拽在怀中,连她身上的衣服也一并弄湿了。

    “小东西,你到底怎么了?”

    谈逸泽放开了手,有些过分幽深的眼眸,正打量着她。

    “我不用你管!”她生气,他半夜的悄然离开。更生气,他早上的撒谎。

    “你是我谈逸泽的老婆,我不管你谁管你?”

    有那么一瞬间,谈逸泽的声音变得有些清冷。

    甚至,连他的语调也生硬了几分。

    他谈逸泽向来高人一等,还没有什么人敢这么摆脸色给他看的。

    说完这一句之后,男人便凑上前,想要从顾念兮的身上夺下那件湿答答的衣服,看看究竟她在藏着什么。

    可偏偏,顾念兮也不甘示弱。像是很害怕,他从上面看到些什么似的。

    但越是这样,谈逸泽越想看小东西到底想要藏着些什么东西。

    可就在挣扎期间,谈逸泽看到了顾念兮喉咙上的那枚印记……

    他谈逸泽却是喜欢在他的小东西的身上留下各种各样的痕迹,以此来证明她是属于自己的。可有一个地方,他是不会随随便便的在上面留下印记的。

    那个地方,就是喉咙正中间。

    那一块,是人身体比较脆弱的地方。距离大动脉,也非常接近。虽然谈逸泽不会真的咬下去,可他还是不会轻易在那一块作恶。因为这是他的小东西,他小心翼翼不舍得伤害的小东西,就算有千万分之一可能伤害到她的,他都不准许。

    可为什么这一处,却有了痕迹?

    他也还记得,昨天晚上的自己并没有那么忘情,忘情到在她喉咙正中间留下痕迹的!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谁,碰了她!

    “昨晚,你让谁碰了?”谈逸泽发现,问出这话的时候,自己的声音都有些莫名的颤抖。连同拽着顾念兮的大掌,也不自觉的加大了些许的力道。

    那一刻,男人的薄唇紧抿了起来,冷厉的线条绷得紧紧的,像是一尊没有生气的雕塑,不带一丝人情。

    “你放手,很痛!”谈参谋长的力气真的很大,掐着她的手不费吹灰之力。而顾念兮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骨头上传来的声响。

    痛,真的很痛。

    痛得苦不言堪。

    而头顶上,则是他谈逸泽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

    他不说他昨天晚上半夜悄悄离开去了什么地方便罢了,现在还反过来责问她。可谈逸泽,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被别人碰么?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会被别人碰到么?

    委屈,伤心,一时间齐聚顾念兮的心痛。

    她奋力的想要甩开男人的手,可谈逸泽的力气真的好大,让她根本反抗不了。

    “痛?你被别人碰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过,有什么样的后果?你怎么没有想到,我会不会痛?”顾念兮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男人的眼眸已经被猩红所取代。

    整一个的谈逸泽,现在看起来是这么的狰狞。

    其实,这一刻的顾念兮很想哭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却始终落不下来。

    是不是,伤心到极致的时候,眼泪也成了奢望?

    “说啊,你倒是给我说清楚!你到底被哪个该死的男人碰了,你给我说清楚!”

    他对小东西是宠爱的。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可他谈逸泽的宠爱,并不代表没有底限。他也是个男人,他怎么能受得了他的小东西被其他的男人给……

    正因为太过于在乎,所以在看到顾念兮脖颈上的红痕的时候,他才会变得如此疯狂。

    “如果我说是呢?如果我真的被别的男人给碰了呢?”

    手臂,真的很痛。

    好像,活脱脱的被男人给掐碎了一样。

    可更痛的,是她顾念兮的心。

    谈逸泽,你在顾虑到你自己的感受之前,为什么也不想想我的呢?

    为什么你没有问清楚,就将所有的罪名施压到我的身上?

    “你说什么?该死的,你说什么!”

    如果说,在看到顾念兮脖子上的那枚印记的时候,谈逸泽就已经疯了的话,那现在顾念兮的这一句话,无疑又在他的伤口上撒了盐,让这个男人彻底陷进了疯狂。

    “你怎么可以被别人碰,你是我谈逸泽的!”他如同狮子般的咆哮声,震得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当然,谈家人也听到了楼顶上传来的谈逸泽咆哮的声响。突然间,他们也放下了碗筷,快步朝着他们的卧室里赶来。

    “我想被别人碰就被别人碰,怎么样?你还能杀了我不成!”她顾念兮,也有着她顾念兮的骄傲。

    既然谈逸泽从始至终都不问她一句解释,她又何必热脸迎上别人的冷屁股呢?

    “是啊,我不能杀了你!但我,能让你生不如死……”男人的这话,像是从牙缝中挤出的。

    而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顾念兮甚至感觉到,那自己原本被掐得生硬发疼的手臂,突然被松开了。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还不知道谈逸泽是什么意思。

    若不是她抬起头来,看到男人朝着她抬起的手的话,她根本就不会知道他是这个意思。

    看着那只纤长而线条优美的手从自己的面前划过,顾念兮慢慢的闭上了双眸……

    风声,从自己的发丝处吹过。

    这一刻,顾念兮真的相信,自己迎来的会是一个巴掌。

    可偏偏,等了良久,都没有等到。

    等到她睁开眼眸的时候才发现,原本正挥舞着大掌准备朝着她招呼过来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整个卧室,她找不到他谈逸泽的身影。

    唯一能看到的,有听到声响之后快步赶来的谈家人。

    “兮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是,是不是小泽欺负你了,告诉爸爸,爸爸帮你教训他!”

    这是赶来的谈老爷子和谈建天说的。

    那种浅显易懂的急切,就这么表露出来。

    而后,又是舒落心的声音传来。但相比较谈建天和谈老爷子的,舒落心的话语中却又多了一丝别样的味道:

    “念兮,小泽这孩子的脾气一直都比较让人难以接受,不像我们小南……”

    现在谈逸南好不容易离婚了,只要顾念兮也和谈逸泽离婚的话,那他们两就能结成一对了!

    眼看着这么好的机会,舒落心又怎么舍得错过?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谈建天呵斥了:“落心,你这是在说什么?你难道没有看见,现在的情况么?如果你再敢乱说一句的话,小心我不饶你!”

    舒落心是谈建天的二婚夫人。虽然表面上,他们相敬如宾,他也待她极好。但舒落心也清楚,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纵容,实际上只是想要将当初没有来得及给谈逸泽母亲的那一份感情,转嫁到自己的身上而已。所以,这么些年来,谈建天真的还没有一次会对她如此疾言厉色。

    而今天,谈建天竟然对她发了这么大的火,舒落心自然还是害怕的。

    当下,她即便再怎么想要挑拨顾念兮和谈逸泽的关系,也只能作罢。

    “爸爸爷爷,我真的没有事!我收拾一下,想去上班了!”谈逸泽的离开,让她暂时能够喘息。

    可偏偏这么多的谈家人围着自己,让顾念兮感觉自己好不容易才获取的氧气,又再度被剥夺了。

    现在的她,只想远离这样的地方,好让自己的呼吸自由自在一点。

    “可兮兮,你的脸色这么差,在家里休息一天吧。我已经让建天给你请了假!”谈老爷子赶紧道。

    “不用了爷爷,我真的不需要休息!我想换个衣服,上班快要迟到了。”看着围着她一个人的谈家人,顾念兮只能无力的扯动唇角,让自己看起来好一点。

    但可能是她脸上的笑容很吓人吧,谈家的每一个人见此都默不作声了。

    好在最后谈建天开了口:“我们先出去吧,等会儿有什么事情再说!”

    其实,谈建天是看得出此刻的顾念兮只想一个人呆着。这么围着她,只会让她觉得更是难过。

    “那好,我们先出去。”

    “兮兮,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记得喊我们一声。”

    顾念兮只是点了点头,但情绪依旧低迷。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之后,原本闹哄哄的房间,又再度安静了下来。

    顾念兮起身想要找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谈逸南并没有跟着其他人离开。

    这会儿,他正站在衣橱那边,看着她。

    “念兮,是因为i额我们昨晚的那些事情,所以你跟他吵架了,对不对?”谈逸南的声音,莫名的低哑。

    而顾念兮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他:“你认为呢?”

    她连看他谈逸南一眼都没有,嘴角上挂着的那抹嘲讽,已经说明了太多。

    多到,谈逸南快要承受不住。

    “对不起……”

    他的声音,低哑的不像是他谈逸南。

    这哑哑的声音,漂浮在半空中,幻化成谁也解不开的结。

    高傲如谈逸南,他出身于名门,又有着出色的外表和能力,这样的他怎么可能轻易的在别人面前低下高傲的头颅?

    可偏偏,这是顾念兮。

    他谈逸南最爱的女人,想要拼尽全力去呵护的女人。

    但也是,他谈逸南愧疚最多的女人。

    “要不,我去跟他解释?”看着顾念兮那张毫无生气的脸,谈逸南发现自己的胸口就像是堵着一块巨石一样,喘不过气。

    如果这个时候做什么能让顾念兮好过一点的话,那现在要了他谈逸南的性命都不成问题。

    “不用了!”顾念兮只是低着头。

    垂散下来的发丝,挡住了她的眼眸,让谈逸南看不清她的表情。

    “不用?可念兮,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你怎么让他这么……”这么误解你?

    可谈逸南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女人的声音突然传来:“解释了如何,不解释了又如何?”

    恍惚中,顾念兮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好似之前,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对了,当初霍思雨想要栽赃陷害她推到了她,弄到她霍思雨的孩子没有了的时候,就差不多是这个情况。

    只不过,那个时候站在自己的身边,问着自己这些话的人,是谈逸泽……

    “谈逸南,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从没认识过你!”突然间,顾念兮的这句话传进谈逸南的耳朵里。

    那一刻,男人错愕的抬起了头。便看到了,顾念兮正盯着他看的眼眸。

    那双如同琉璃一般清澈的眼眸,还是和以前一样能轻易波动他谈逸南的心弦。

    可那双美目里的眼神,却叫谈逸南震惊。

    因为,他从顾念兮的眼眸里看到了恨意。

    就算当初他背弃了顾念兮,和霍思雨在一起,那个时候也没有看到顾念兮如此明显的恨意。

    但现在却……

    那一刻,谈逸南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慌乱和无助,一时间都向他袭来。他慌张的上前,想要拉住顾念兮。总感觉,这一刻若是自己不好好的抓住顾念兮的话,她就有可能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可谈逸南伸手还没有触及到她的小手,便被她给躲开了:“念兮……”

    “小叔,请自重。如果没有事情的话,请你也离开!”

    彻底的无视男人眼眸里面的希冀,顾念兮转过了身,用自己的后脑勺面对谈逸南。

    是的,她真的恨了。

    即便当初他背弃了她,她都没有恨过。但现在,为了一个谈逸泽,为了谈逸泽的恼怒,她恨上了他!

    “念兮,对不起……”最终,谈逸南能开口说出的也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好像从他和霍思雨在一起之后,他和顾念兮之间就一直都是这么个状态。

    这一刻,谈逸南也才真的明白,原来这个世间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永远的错过了。

    迈开脚步,谈逸南一步步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和顾念兮在一起两年,她的脾气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处于愤怒中的她,怎么可能会听得到自己的话?

    可有些事情,谈逸南觉得还是会帮着她解决的。

    他的丫头是一个好女孩,谈逸南又怎么容许得了别人这般误解她?

    从谈家大宅出来之后,谈逸南便开车直接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题外话------

    大年初一,给大家拜个年: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好事连连。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