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36章 他的小东西撒野了?

    明明谈参谋长也只离开了短短的几天时间,她感觉漫长的像是好几个世纪。几天的时间里,她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香,只为了想要见到她的谈参谋长。

    还好,现在的她终于又靠在这个男人的怀中。感受着男人怀中熟悉的温度,闻着她所熟悉的味道,她觉得莫名的心安。

    这会儿,她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挂在谈参谋长的怀中,丝毫没有想到他们的卧室门还没有关上。

    “小东西,这几天有没有想我?”看着女人在自己怀中耍赖的小模样,男人的嘴角悄然勾起,有种叫做宠溺的东西,不自觉从中溢出。

    其实,他也很想她。

    虽然只分开了短短的几天时间,但他真的感觉时间过的非常的漫长。特别是孤枕难眠的夜,没有小东西的陪伴,没有她在自己的怀中打小呼噜,几乎每一秒钟他都是数着过来了。

    如今,当他的手真真切切的抱着他的小东西的身子,谈逸泽感觉心里头是止不住的暖意。

    轻柔的吻,也随之覆在了顾念兮的额头上面。

    “没有!”叫她承认她想老东西了?

    这可不行!

    她家谈参谋长的脾气她又不是不清楚,他最会的就是蹭鼻子上脸。若这会儿和他说她想了他,他下一个问题一定会是有多想了!

    “真的没有吗?没有你现在是挂在我的身上做什么?”谈逸泽的唇角忍不住扬起了弧度。他的小东西,还是最会口是心非了。

    “挂着玩。你要是不让我挂着的话,那我就找别人去。”说着,小东西一下子从他的怀中跳了下来,还对他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要离开。而谈逸泽好不容易才见到她,抱都还没有抱够呢!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轻易的离开?

    在顾念兮转身离开之际,男人急忙伸出手拉住了她,将她再度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小淘气!让你说一句想我,就那么难么?”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但顾念兮却也能清楚的从中听到,男人对自己的无奈和宠爱。

    她不再说话,只是将自己的脑袋埋得更深了些,用自己的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思念,不是比在嘴皮子上耍功夫来的重要么?

    而男人看着小东西往自己的怀中钻的模样,也像是感觉到女人想说的话似的,唇角又是一抹遏制不住的弧度……

    他的小东西,每时每刻都能进入他心里最深处……

    看着怀中的她那惬意的小猫样,男人又是无可奈何的将自己的吻送上。

    而顾念兮也看到谈参谋长凑过来的脑袋,自然知道男人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他想要吻她……

    若是寻常,她可能还会躲躲闪闪几下,看着谈参谋长那猴急的样子,也是她生活最大的乐趣。

    不过,在分别了那么多天之后,她也想念他了,也现在也急需要谈参谋长的吻,来抚慰一下自己等待的那颗心。

    看着谈逸泽压过来的薄唇,顾念兮第一次没有躲开,而是缓缓的闭上双眸,安静的等待着这个男人给自己的吻。

    只是,不速之客总是来的那么快。

    就在谈参谋长即将在女人的红唇上印上自己的印记,就在顾念兮翘首等待着男人给自己的吻的时候,卧室门口突然传来了这么个声音:“念兮,你没有事情吧?”

    那是,谈逸南的声音。

    那明显,带着关切,带着急躁的声音。

    谈逸南站在门口,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没有等到回答,便迫不及待的推门而进了。

    其实,刚刚的他还在二楼,整理着这段时间可能用到的资料。

    寻常这样的时候,谈逸南都是心无旁焉的。

    可刚刚那一阵声响,吵得他有些心烦意乱。特别是,因为这声音是从顾念兮的卧室传来的。

    他担心她是不是摔倒了!

    这丫头,从上学的时候就有些迷糊。

    再加上,最近这几天谈逸泽都在出差,若是她一个人摔到了,那还真的很不好。

    没有多想,谈逸南便放下了手头上的工作,急匆匆的赶往顾念兮所在的那个房间。

    只是,推开门的他才发现,现在自己是一颗几千瓦的电灯泡。

    因为,卧室里的顾念兮并没有摔倒。而是,跳在谈逸泽的怀中。

    她那双笔直的长腿,此刻正妖娆的勾在谈逸泽的腰身上,她的小手也紧紧的攀附在男人的脖子上。这样的动作,其实以前谈逸南就时常幻想,自己被顾念兮这样抱着。

    如今,当她真的上演这些动作的时候,谈逸南却莫名的低落了。因为,女人此刻所拥抱的对象,并不是他谈逸南。

    而这一切的动作,实在不难看出这个拥抱其实是这个女人主动的。

    谈逸泽的脑袋和她的此刻凑得很近。

    不难看出,他们刚刚正准备发生点什么事情。

    若不是自己刚刚无意识的闯进,恐怕现在的他们已经……

    想到这,谈逸南的眼眸微微有些黯淡了。

    眼前的一幕,虽然极为唯美。可谈逸南却发现,自己无福消受。强迫自己将视线落在地板上,谈逸南发现地上到处散落着各种文件夹。

    看来,刚刚的那些声响就是这些发出来的。

    他还以为……

    “有事?”谈逸泽本来就要吻上顾念兮了,想要一睹自己日思夜念的红唇的风采了,却没有想到就这么硬生生的被打断了。而刚刚难得一见的小东西的主动,也让他的心狂躁。可被谈逸南这么一打断,所有的一切都变成空。

    现在,小东西也已经从他的怀中逃开,一脸羞红的站在远离他的角落。好像在用这样的动作说明,他们刚刚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他们之间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气氛,就这么被打断了。谈逸泽的心里自然是不满的。

    所以,此刻男人开口说出来的话,也带着莫名的生硬。

    特别是看到努力的和自己保持着距离的小东西的时候,谈逸泽越是感觉自己胸口的怒火不打一处出。

    伸手,男人狠狠的将想要将他们关系撇的一干二净的小女人再度拉回自己的怀中。趁着谈逸南不注意,他的手落在小东西的小屁股上,狠狠的掐了她一把。

    顾念兮感觉到自己小屁股上传来的痛楚,当下小脸又娇红了几分。狠狠的瞪着谈逸泽,像是在质问男人,为什么当着别人的面欺负她!

    男人只是回以一个冷冷的眼神,像是在警告她,就算在别人的面前,他谈逸泽对她也有绝对的占有权!她的小屁股,也只有他谈逸泽能随意的掐。

    看着看着,顾念兮又感觉到落在自己小屁股上的那只大掌又开始作恶了。

    如果没有别人在的话,她真想将谈参谋长在作恶的这只大掌给抓出来狠狠的咬上几口。

    吼吼……让你谈参谋长得瑟!

    可没有办法,现在还有外人在,而且对象还是谈逸南。

    不知道为什么,在谈逸南的面前,顾念兮就是不想将他们家庭的“不和谐”表现出来。

    看着小东西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怀中任由他摸,谈参谋长的脸色才渐渐好转了。

    而他们却不知道,被一直忽略的某个男人,却莫名的尴尬了起来:

    “没……哥,你回来了?”

    其实,谈逸泽现在和顾念兮的小互动,他都看在眼里。

    只可惜,谈逸南也知道,这样的一幕和自己无关。

    事实上,从顾念兮嫁给谈逸泽的时候开始,她的一切就已经和他谈逸南无关了。只是,他自己一直不肯承认罢了。

    “嗯,今天傍晚回来了。”谈逸泽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对于这个弟弟,谈逸泽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

    只不过,因为舒落心的关系,他们实在很难有什么交流。

    “那就好。我刚刚在楼下听到了声响,还以为念兮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上楼来看看。”虽然,他谈逸南该死的想要从谈逸泽的怀中将心爱的女人给抢夺回来。但看着顾念兮对谈逸泽的依恋,很多事情他都做不出来。

    因为,他是真心的喜欢顾念兮……

    “没事,刚刚就她在淘气,其实也没有什么!”

    对着谈逸南勾唇一笑,男人的唇角是倾尽了邪肆,连周围的景物都为之失掉了所有的色彩。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听上去像是在责备小东西。

    但实际上,他像是在和谈逸南挑衅。明明刚刚的拥抱是出自于他们双方,但他却说只是顾念兮主动的。为的,就是在谈逸南的面前证明他谈逸泽在顾念兮心中的地位。

    而听着谈逸泽明显的挑衅话语,顾念兮也有些不满。

    这个老男人在说谎!

    也不知道,现在谁还当着外人的面,偷偷的掐着自己的小屁股!

    看来,谈逸泽最近的脸皮功夫又好了不少,现在真的跟城墙没有什么区别了。这么睁眼说瞎话的功夫,还真强。

    顾念兮怒瞪了谈逸泽一眼,以此来表现自己的不满。

    可谈某人却像是没事的人一样,依旧乐呵呵的。因为,他的手上又有的可以享受,小东西又安静的呆在他的身边,他又有什么好着急的呢?再说了,顾念兮知道真实情况,又不代表谈逸南知道。

    这不,光看谈逸南那明显拉长的驴脸,谈逸泽就知道,他刚刚说的话,多多少少起了作用了。

    要不然,谈逸南的眼神为什么顷刻间就黯淡了不少?

    “是吗?没事,就好了!”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的,但谈逸南此刻的脸色真的不是很好。

    特别是那明显都揪成了一团的眉毛,更能说明着他此刻的不甘愿。

    那是他谈逸南最心爱的女人,如果可以他又怎么可能让别的男人将她搂在怀中?

    “呵呵,我听兮兮说这段时间你对她挺照顾的,还真的多谢了。”就在谈逸南的脸色明显僵住的时候,谈逸泽又开了口。说出来的话语,让人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怀中的小东西,更是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他们刚刚不是才见面么?

    连亲亲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谈到谈逸南这段时间对她的照顾?

    再说了,他谈参谋长难道会放心将她交到别人的手上照顾?

    要她相信这点,那顾念兮倒是宁愿相信太阳会打从西边出来!

    而相比较顾念兮的疑惑不解,谈逸南的眼眸里的光亮却一点一点的在恢复。

    谈逸泽刚刚才回来,顾念兮就已经在他的面前提起了自己?

    那是不是也就说明,他谈逸南现在其实也不是在顾念兮的心里一点位置都没有,对不多?

    不过,下一秒谈参谋长说出来的话语,让不管是疑惑,还是窃喜的两个人,都回过神来,也真正的意识到这个男人的用意。

    谈参谋长是这么说的:“不过现在我回家了,兮兮我自己就可以照顾的好了!”

    言下之意,他的小东西的事情,就不用他谈逸南鸡婆了!

    说完这话,谈某人又是一个象征性的将自己的大掌攀附在顾念兮的腰身上,以此来宣誓自己对她的绝对占有权。

    聪明如谈逸南,又怎么可能会听不出谈逸泽的言下之意?

    可偏偏,他却什么反驳的话语都说不出。

    是啊,现在的顾念兮是他谈逸泽的老婆。他谈逸南又有什么样的资格,老是介入他们夫妻之间?

    “我……知道了。快开饭了,我先下去收拾一下。”说完这一句话,谈逸南便带着满眼的痛悄然退出了这个卧室。

    这个几千瓦的电灯泡终于要离开了,谈参谋长想要继续自己的好事,自然也不留他。见他要离开,他只是薄唇勾起,道:“好的!走的时候,顺便帮我们将房门关上!”

    这话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了。

    他在指责谈逸南刚刚贸然闯进来,搅和了他谈参谋长的好事。

    再者,他也有意在向谈逸南说明,他们接下来可能会上演什么事情。

    听着谈逸泽的话,谈逸南的背影明显的一僵。

    但最终,他也还是顺从谈逸泽的要求,从这个房间退出之后,顺带着帮他们将房间门关上。

    无论如何,顾念兮现在都是谈逸泽的妻。最关键的,是她的心她的眼,现在看到的听到的,都是谈逸泽一个人。

    这样,他谈逸南又怎么有可能,介入得了他们之间?

    从他们的卧室走出之后,谈逸南嘴角只是一记苦涩又无奈的弧度……

    “老东西,你刚刚在说谎!”不同于谈逸南的黯淡,卧室里又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当谈逸南黯然离场的时候,谈某人又继续按着某个女人的小身子,准备低头吻下去,继续刚刚他们没有完成的那些事情。

    可某个小东西现在开始嫌弃他了。

    这不,他的唇才凑近,她就给别开了脸。

    “我这可不叫说谎,这叫战术!正所谓,兵不厌诈!”说这话的时候,谈参谋长的声音带着一抹调笑,磁性中有股温柔快要溢出来的味道。

    果然,谈参谋长是老手。

    每一次的布局,都能让他成为稳操胜券的那一个。

    这不,他刚刚就用他的姿态吓走了谈逸南,然后这会儿又如同一只老狐狸一样,在顾念兮的面前邀宠。

    “来,快给爷亲一个。好多天没见到,没亲到,都快把爷给憋死了!”偶尔,谈参谋长也会像这样,和顾念兮玩文字游戏。

    说着,男人带着痞子一样的笑容,继续朝着顾念兮压近。

    那黑色眼眸里流露出来的神采,又是那么的传神。

    怪不得,苏悠悠一直都说,老流氓什么的装痞子最像了。

    现在的谈参谋长,就是这个情况。

    “去。爷,请你自重点!”顾念兮才不喜欢谈参谋长老是和自己打马虎眼呢!

    再说了,这老男人最会蹭鼻子上脸了。

    这会儿真的要是让他给亲一口的话,他绝对要的不只是一个亲亲那么简单了。紧随而至的,这个老男人可能又会提出要摸什么地方。

    这摸来摸去的,估计待会儿又要在床上滚好几个钟头才能下床了。

    若是现在是夜里,顾念兮也就由着他。

    可一会儿,就要晚饭了。

    若是到晚饭的点,他们还没有下去,又耽搁了那么长时间的话,那长辈们一定也猜出他们在做什么事情呢!

    虽然夫妻间做这样的事情不是什么最大滔天的。可每一次一到餐桌前,长辈们都嘴角带笑的瞅着她,真的让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招架了。

    所以,谈参谋长要亲亲?

    没门!

    顾念兮一扭头,直接将老男人从自己的怀中推开。

    谈参谋长对于她的小举动也不恼,只是紧跟着追了上去,再度将她的小蛮腰揽进自己的怀中,唇蹭到女人的耳朵边道:“爷有哪点不自重了?来,快给爷乐呵一下。”

    说着,谈参谋长又将自己的脑袋送到女人的面前。

    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他想要小东西亲他一口!

    “哟,可真不巧。本姑娘今天客已满,客官要是想要本姑娘陪的话,那下次请赶早。”看着谈参谋长凑近的脸蛋,顾念兮轻推了一把。

    那双勾人的大眼,微眯了起来。

    其实,论说玩这个调子,顾念兮根本不会输给什么人。再说了,她可是猥琐大婶亲自培养出来的。那功力,能差给谁?

    看着谈参谋长的嘴角上还挂着笑容的样子,顾念兮突然玩心大起。

    一下子,她便走到了谈参谋长的跟前,用她那尖细的手指甲在谈参谋长的胸口打着圈。慢条斯理的样子,好像她真的在打量这个男人。

    而那勾魂的眼神,又是那么的妖娆。

    打量了谈参谋长好一阵之后,顾念兮又谄媚的道:“本姑娘看到谈大爷风度翩翩,极为欣喜。这样吧,下次早点来,本姑娘必定好好的奉陪!”

    说着,那只不安分的小手在谈参谋长的胸口又是掐又是捏的。

    看着这样的小东西,谈逸泽自然感觉一阵躁动。他们好歹也分开了好长时间了,他都没有好好的和小东西亲热上一次了。这么一被顾念兮挑逗,当然有些忍不住了。

    不过,还好,现在被小东西这么戏弄的人是他谈逸泽。

    若不是他,估计那些人已经受不了这个小东西的诱惑,直接将她扛着上床去了。

    不过今天,小东西难得想玩,他谈逸泽该陪她好好玩玩的,不是么?

    想到这,谈逸泽俊眉一挑:“哟,客满咯?”

    “那是!”顾念兮扭着小屁股,走的那个风姿绰约。

    “可怎么办呢?爷是有银两可以找别的姑娘。不过爷就喜欢你这个骚味。”说着,谈参谋长的大掌突然邪恶的攀附上了顾念兮的胸口,揪了她一把。而后,男人笑的一脸邪恶,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一张小脸羞红的比煮熟的番茄还要红。

    “讨厌,不玩了!”顾念兮甩甩小手,想要逃离。

    这么陪谈参谋长玩下去的话,估计要惹火烧身了。

    说着,顾念兮赶紧捂着自己的胸口,从谈参谋长的怀中退出,准备逃离男人的禁锢。却不想,没走几步,她的小手便被这个男人给扣住了。

    下一面,她再度被拽回到谈参谋长的怀中。而男人的脸上,还是挂着如诗如画的笑,让女人心神不安:“不玩这个也行!”

    凑在顾念兮的耳际,谈某人说着。

    说这话的时候,他嘴角上的笑容落进顾念兮的眼里总有些过分的邪恶:“我们玩别的!”

    “玩……什么?”

    顾念兮有些不安。

    “刚刚不是说你客满了吗?我们现在就来玩插、队!”

    谈参谋长嘴角挂着的宠溺,让人不自觉想要沦陷其中。可顾念兮却在听完这个男人的话之后,顾念兮的背脊冷飕飕的。

    因为他口中的“插、队”二字,让顾念兮听起来总有一股子邪恶的味道。

    而接下来发生的,果然不出顾念兮的预料。

    因为下一秒,女人的身子就被男人给腾空了,带着她的小身子,他大步朝着大床边走去。

    顾念兮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个男人这个“插队”二字的含义。

    片刻之后,这个卧室里上演的,自然是一片旖旎。

    这天,他们的晚餐果然还是不能照常进行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见到苏悠悠的公婆的那一天,是在某个上午。

    那一天是周末,顾念兮正好不用上班。

    她本来是准备利用这个周末,好好的学习一下明朗集团以前的那些设计方案的。可在她进入书房还没有几分钟之后,便听到楼下的传来了门铃的声响。

    什么人,会在礼拜天大清早来家里摆放呢?

    苏悠悠这几天正好可能蜜月回来,会不会是苏悠悠呢?

    一想到有可能是自己盼望了好几天的苏悠悠,顾念兮赶紧踩着小拖鞋就下了楼。

    只是,到了大厅里的时候,顾念兮发现来人并不是苏悠悠。而是……

    “谈老,好久不见。”

    “谈老,你好。”

    “欢迎凌先生还有凌太太光临。”

    顾念兮只是见到两个背影,还有谈老爷子正在大厅里接待他们。

    两人,年纪和谈建天的差不多。

    浑身上下蔓延出来的那股子威严,是常人难及,也是他们骨子里挥之不去的。

    这样的感觉,其实和谈参谋长给她的感觉很想。

    但在这两人的身上,顾念兮有察觉到了一点差距。

    因为,谈参谋长的身上即便有着明显的上位者气息,还是她所喜欢靠近的那个感觉。可这两个人,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熟人勿扰”的感觉。

    而这,正是顾念兮所不喜欢的。

    其实,在谈家大宅里,顾念兮也没少见过谈老爷子接待别的客人。可每一次,他都是带笑,和蔼的。让人觉得很亲近,也很乐意想要去靠近他。

    可这一次,谈老爷子给顾念兮的感觉,却少了一份随意。

    看来,这两人的身份不简单!

    这是,顾念兮对这两人的第一印象。

    “哟,这就是你们老谈家的新媳妇吧!长的标致,不错……”

    突然间,来人注意到了楼道里她顾念兮的存在。这会儿,那中年女子那双满是侵略性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她顾念兮好一阵子之后,开了口。

    中年女人其实也和舒落心的年纪差不多大。但保养的,比舒落心还要好许多。

    一张脸,脸色白里透红,也没有半点细纹。这样的皮肤,可真的比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还要好上几分。

    女人脸上也带着刻板的妆,如同顾念兮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职场的女性一样。

    看到她顾念兮,她也微微的颔首。

    但最让顾念兮不舒服的,是她总落在她小腹上的眼神。

    好像是恨不得从她的小腹上,看出点什么端倪来。

    听着女人的话,那个男人也跟着转向了顾念兮。打量她了好一阵子之后,男人默不作声。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顾念兮似的。

    还是谈老爷子帮她顾念兮解的围。

    “兮兮,快过来打声招呼。这是凌先生还有凌太太,凌源集团的执行总裁。也就是,凌二的爸爸妈妈!”

    谈老爷子在对上顾念兮的时候,很明显没有了刚刚的刻板。

    也正是因为谈老爷子,顾念兮才走了下去。

    不然,她还真的要考虑一下,要不要打招呼了。

    这两人,是凌二的爸爸妈妈?

    那不就是苏悠悠的公婆了么?

    “凌叔叔,凌阿姨好!我是顾念兮。”顾念兮踩着小拖鞋来到两人面前,端端正正的打了一声招呼。

    本以为,对这两人的厌恶情绪就此过去了。

    可在憋见那中年女人无意识落在她顾念兮脚上的这双妥协的不屑之后,顾念兮又有些恼了。

    她这是在家里,又不是在外面,怎么可能随时都那么的端庄?难道还指望她特意回去换个高跟鞋回来给他们打招呼不成?

    “嗯,好孩子!”嘴上这么说,其实两人对顾念兮的不待见,都写在脸上。

    这不,即便顾念兮站在他们面前和他们点头打招呼,两人的屁股始终都贴在沙发上。若不是谈老爷子在场,这两人恐怕连嘴角都吝啬的不肯扯动一下。

    “兮兮,你去给叔叔和阿姨弄点水果来。”谈老爷子似乎也看出了顾念兮其实并不喜欢这两人,便这么开口说着。

    “好的。”顾念兮其实早就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了。和这两个跟雕塑没有区别的人在一起,她才没有兴趣呢!这会儿,谈老爷子的话自然给了她开脱的机会。

    说着,顾念兮便迈开了脚步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其实,这些东西刘嫂都会帮忙做好,准备水果的自然不用她顾念兮。而谈老爷子这么说,顾念兮也明白他的意思。

    谈家大厅其实和厨房相隔不是很远,这会儿谈老爷子和凌家两人聊天的声音,顾念兮自然是一个字都不差的听进了耳里。

    “谈老,这逸泽的媳妇都娶了大半年了,怎么还没有什么动静?”中年女人的声音传来,顾念兮的心里咯噔一响。原来,这老女人一直瞅着她的肚子看,是这个意思啊?

    “呵呵,兮兮年纪还小,逸泽说想过两年再要孩子!”这是谈老爷子的声音。

    而顾念兮听着也不是那么乐意。

    她也想要肚子有动静啊。

    可关键是,她家谈参谋长不配合。每一次亲热,他都是带着雨衣的,这让她怎么可能搞大肚子?她的肚子大起来,那才有鬼呐!

    “这话可不是这么说,趁着年轻点要孩子才好。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不是也盼望着早日能抱到孙子么?”

    那人,又开始鼓动着。

    顾念兮又在厨房里小声的哼唧着:“这关你们家什么事情!”

    “来,兮兮把这个端出去吧。”刘嫂将水果递给顾念兮。

    “刘嫂,这哈密瓜真甜。”要是别人,顾念兮绝对会端出去和他们一起分享。可今日来的这两位,有着挑拨他们家庭和睦的嫌疑,顾念兮才不想将自己的好吃的和他们分享。

    于是,某个女人的小爪子一下下的伸向水果盘,将哈密瓜最里面的那一圈最甜的部位,都给吃光光。

    “这当然好吃咯,这可是谈参谋长前两天从这哈密瓜的原产地带回来的。”刘嫂看着顾念兮那贪吃的小模样笑道。

    “我老公带回来的?那不行,不给外面那两个坏人吃!这些都是我的!”顾念兮有时候也有些孩子气,毕竟她才二十三岁。

    说着,顾念兮将那个水果盘抱在怀中。

    “傻丫头,小泽已经给你留了好几个呢,都给你放在阴凉的地方,等你要吃的时候我再给你弄,先把这些端出去,那两个人可是不好糊弄。”刘嫂其实更想说,这哈密瓜还不是谈逸泽专门给她顾念兮带回来的?

    就因为知道这丫头最喜欢吃甜甜的水果,所以即便路程遥远,他还是不辞辛苦的将这几个瓜捎回来了。

    “刘嫂,你说这两人什么来头?为什么连爷爷也这么严肃?”顾念兮有些不解。不过在听到谈逸泽还给自己留了好几个瓜,顾念兮刚刚被惹恼的心情好了不少。

    “也就是凌家财大气粗,这两年集团的业绩更是蒸蒸日上,所以这对夫妇一直都是不将别人看在眼里的。要不是看在凌二爷的面子上,老爷子也不会这么让着他们两。咱家,其实也不比他们差,虽然钱是少了点!”

    其实刘嫂待人也挺好的。从顾念兮到这个家之后,除了看到她对霍思雨的言辞有些犀利之外,今天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刘嫂对其他人这么不满。

    不过这倒是可以看出,这两人有多么不招人喜欢了。

    看来,苏悠悠有这样的公婆,还真恐怕!

    这会儿,顾念兮还真的有些担心,苏悠悠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了。

    将水果端出去的时候,他们的聊天还在继续。

    “凌太,你们也快可以抱孙子了。凌二这不是都结婚了么?”谈老爷子是好意,这顾念兮看得出。

    可明显,有人不满意这样的说法。

    不然,在听到这一番话的时候,那中年女人为什么眉头就竖了起来?

    “以前总盼望着他能早点结婚,现在结婚了,却也不让人省心。谈老,你看看我都愁成什么样了?”

    女人揉着额角,像是她真的为此感到头疼似的

    但这东西,在顾念兮的眼里却多了一股子造假的嫌疑。

    “其实我倒是觉得,凌二娶的那个孩子挺不错的。上一次凌二带她到我们这边坐了坐,感觉那孩子也挺有礼貌,挺懂事的!”

    谈老爷子说的是大实话,顾念兮打从心里是这么觉得的。

    她的苏悠悠,虽然大大咧咧的,但对待长辈还是很有礼貌,待人也真诚。

    “可礼貌和懂事,不能当饭吃不是?你瞅瞅,凌家其他孩子处的对象是个什么人物?可凌宸处的又是什么样的?今天,我来就是想要让您帮我也好好劝劝这孩子,趁着现在还年轻,赶紧回到他该走的位置上。这么耽搁下去,他到底什么时候能成事?”

    中年女人说出的这话,终于暴露了她此行的目的。

    刚开始,顾念兮还在疑惑,她说凌宸处的对象是啥意思。不过现在,她倒是明白了。这女人,是在嫌弃她的苏悠悠!

    而且,还准备让其他人来拆散他们!

    人家都说,劝人毫不劝人离。

    可这人,却是背道而行!

    “这……”谈老爷子正想开口说什么,顾念兮的声音却突然传来:

    “阿姨,其实我知道我不应该开口说这些的。可您这话,真的不对。苏悠悠是我的朋友,她的性格她的一切我是最清楚不过的,她是个好女孩。我也希望她有个好的归宿。当初她说想要嫁给凌宸的时候,我还觉得凌宸配不上她呢!可这是悠悠的选择,我没有办法阻拦。我也看得出,他们是真心喜欢彼此。既然他们已经结婚了,难道您还想要拆散他们不成?古人云:宁拆十座庙也不拆一桩婚。如果他们还没有结婚,我也不能说什么。可他们现在已经结婚了,难道您还真的想要让他们离婚不成?”

    “这孩子……”中年女人似乎有些接受不了,被一个晚辈这么出言呵斥。当下,脸色有些羞恼。“如果我说,他们还没有领结婚证呢?”

    苏悠悠的户口还在d市,要让他们领不成结婚证,他们只需要打一声招呼就行。至于他们的婚礼,也不过是一个仪式。

    所以那一天,凌宸的婚礼上,他们也尽其所能,将参加婚礼的人数缩减到最少。为的,就是减少对凌二以后的影响。

    只要凌二爷现在抛弃了苏悠悠,他依旧还会是那个受到万千瞩目的单身汉!

    这,便是这二老打的主意。

    其实,这一点也是苏悠悠一直隐瞒着顾念兮的。

    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这个时候戳破。

    当下,顾念兮越是恼了……

    这苏悠悠,竟然都让人爬到头顶上撒尿了都不告诉她?

    当她这个妹妹真的是吃素的不成?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入夜,城市的灯火次第亮了起来。

    最近几天,谈参谋长又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每天回家的时间,都有点晚。这不,都午夜了,谈参谋长还没有回来。

    等的有些乏了,顾念兮便趴在他们的大床上,眯起了眼睛。

    而谈参谋长推门而进的时候,便看到这么一幕。

    顾念兮穿着她的吊带卡通睡裙,一个人趴在被褥上睡着了。

    脚丫子还很不安分的放在他谈逸泽的枕头上,像是在用这样的举动抱怨他的晚归。

    看着橘色光线下女人那张柔和的睡脸,谈逸泽的整个心也变得柔了许多。为了不打扰到他的小东西睡觉,谈参谋长蹑手蹑脚的走过来,蹲在她的身边。伸手,他轻轻的揉着她的小脸。

    其实,他刚刚就回来了。只不过,在楼下的时候遇到了爷爷,和他聊了会儿天。也知道了,他的小东西今天顶撞了凌家二老的事情。

    他的小东西,脾气似乎越来越不好了。

    好像,她真的已经被他谈逸泽给宠坏了,不管什么人也敢撒野了。

    不过,这也好。

    他谈逸泽的女人,他才不希望她卑躬屈膝的活着。

    她天生就该是一只带着野性的猫儿,安逸了就躲在他谈逸泽的怀中睡觉,被人惹恼了要懂得挥爪子才对!惹出了再大的事儿,也有他谈逸泽帮她顶着。

    “老公,你怎么才回来……”

    ------题外话------

    嗷嗷,今天又是万更,咱裸奔滴勤快呀~!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