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42章 大八岁的老流氓,好彪悍!

    谈逸泽哑哑的嗓音,在顾念兮那双漂亮的瞳仁,瞬间放大……

    而后,女人吃惊的看向身侧的男人。那双漂亮的大眼里,满是认真。仿佛恨不得从谈逸泽的眼眸中盯出个所以然来。

    但在她的注视之下,男人的嘴角上依旧i勾勒着她顾念兮最为熟悉的弧度。黑色的眼眸,也没有任何的躲闪。

    这样的谈逸泽,看不出是在说假话。

    可顾念兮的心,却出奇的憋闷。

    胸口上好像是被什么巨大的石块压住了,喘不过气来。

    在这一个过程中,顾念兮放在自己侧端的小手,一直都紧紧的掐着。过分纤长的指甲,已经深深的陷入了她的掌心里,钻骨的痛,从那一处蔓延开来。

    但顾念兮,却好像是一点也没有感应到这样的痛楚。

    甚至,她觉得自己需要这样的痛,让自己保持必要的清醒。

    但僵持了不久,顾念兮还是轻启了红唇,最终她还是憋不住,问出了自己现在最想要知道的那个问题:

    “老公,你不是说过我们现在还不适合要孩子吗?”

    问出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手还在她的小腹上。那里,他掌心里的温热,直接传到了她的小腹上。

    而她哑哑的嗓音,也漂浮在空气中。

    低迷,沙哑……

    若不是发现自己的唇瓣在动,她绝对不会承认,这样的声音属于自己。

    大半年了,再度亲口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顾念兮的心头还是觉得莫名的酸涩。有温热的液体,已经在她的眼圈周围迅速蔓延,作势要将她的神志一举吞没。

    记得从d市回来的时候,当时她也这么问过谈逸泽。

    那个时候的她,是真的已经想好要一个宝宝了。

    可谈逸泽却突然不要了。

    不要她顾念兮生的宝宝……

    她知道,这一切是有原因的。但她最终还是没有从男人的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

    可现在,男人却突然开口这么要求。

    顾念兮的心里冒出窃喜的同时,也有许多的苦涩如影相随。

    “那是之前,我们现在已经适合了。”谈逸泽依旧没有动过想要和顾念兮解释那个孩子存在过的事情。

    这会儿,他只是将她的身子抱的更紧了一下。连贴在顾念兮小腹上的大掌,也不自觉的按紧。“相信我,我谈逸泽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保护好我们的宝宝的!”

    其实,谈逸泽的话一点都不动人。

    可顾念兮却不知道,为什么在谈逸泽说出这样一番话的时候,她原本在眼眶中蓄势待发的泪水,却在顷刻间决堤了。

    豆大的泪,缓缓的从她的眼角处滑出……

    更不知道,为什么当初觉得这一点将会是他们两人不可逾越的鸿沟,在今天却只因为谈逸泽的这一句话,她所有的坚持所有的一切,顷刻间消失了。

    耷拉着脑袋,她任由自己的泪水,一遍遍洗刷着脸颊。

    而谈逸泽所能做的,只是将她的小小身子揽的更紧,让她的小脑袋也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关于那个孩子,他会告诉她的。毕竟,那孩子的身上,也有着她顾念兮一半的血液。

    只是谈逸泽知道,他的小东西现在还太小了,根本就没有承受这些的能力。

    还是,等她再大一点,再和她说这些吧。

    看着怀中的她,哭的小脸通红的样子,谈逸泽只是觉得内心的某一处,塌陷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顾念兮看到谈参谋长的身份证的那一天,是一个晴朗的周末。

    虽然现在天气晴朗,但呼啸而过的北风还是有些让人受不了。

    于是,在这个周末,有某个小女人打算,一整天都窝在被窝里度过。

    反正这两天这么冷,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人到谈家来。

    再说了,老东西要去上班,没空管她。

    谈老爷子和谈建天说好今天不知道要出席个什么活动,也不会呆在家里。至于舒落心,早上估计已经出门了,因为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顾念兮就听她说今天有个什么珠宝展览会要发布新品,舒落心还邀请她顾念兮跟着过去。不过那些珠宝对于顾念兮的诱惑力,实在比不上自家暖乎乎的那张大床。所以,顾念兮拒绝了。

    至于刘嫂,昨天晚上已经和她顾念兮打过招呼了。说是今天想要趁着家里人都不在,回一趟家。

    想到一天都能窝在这软乎乎的大床上,顾念兮的心里是说不出的雀跃。

    于是,某个女人用很不雅的姿势,在大床上打起滚来。

    而谈逸泽洗簌好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在大床上撒欢的小女人。

    “大清早呢!一个人在床上瞎折腾什么?”嘴上虽然像是在教训她,但看到她的那张小脸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而染上了一层绯红,谈逸泽的嘴角也忍不住跟着勾起。

    “人家高兴呢。”不理会谈某人的教导,顾念兮继续在床上肆意的玩耍,也不顾她那头长发,已经被她弄得像是个鸡窝头。

    看到小女人玩的如此开心,谈逸泽也来了兴致。

    放下了手上的毛巾之后,男人大步来到顾念兮的身边,一把就将这个瞎折腾的小东西给拎起来,让她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说说,到底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一手环着她的腰身,不让她掉下去之后,谈逸泽又空出了一只手,帮着她解开长发上的结。

    这小家伙到底还是年纪小了些,还是不能很好的照顾自己。有时候一整晚睡觉都会不安分,将她那一头漂亮的长头发折腾成一个鸡窝头。

    然后到了第二天,她又会拿着一把梳子直勾勾的盯着他谈逸泽看。好几次之后,谈逸泽才知道,原来这小东西是要自己帮她梳头发。其实有时候,谈逸泽也想过不要帮她打理这鸡窝头,可每一次看到她那一双充满期待的大眼,他的身体又会先行背叛了理智。

    一把梳子在手,谈逸泽的手法也很是熟练,轻轻拨动了她的头发几下之后,鸡窝头又瞬间变回了她那头好看的秀发。

    这事情,其实也是熟能生巧。想当初,刚开始给顾念兮梳头发的时候,也弄得好几次她龇牙咧嘴的。不过慢慢熟悉之后,他的动作流畅了起来,也不会伤到她的头发。

    不过,在帮顾念兮弄好了她的头发之后,谈逸泽又抓了她一把头发,在手里玩弄着。他还是一如结婚的那时候,喜欢把玩着她的头发。特别是她那头黑丝划过他指尖之时的微凉触感……

    “不告诉你!”

    跨坐在谈逸泽的大腿上的某个女人很安逸。这会儿,不用男人邀请,已经自动自觉的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哟,还跟爷耍小性子!看来,胆子真的越来越肥了。”谈逸泽似乎也来了兴致,这会儿不顾其他,直接将怀中的小女人压到了大床上,然后男人邪恶的大掌便伸向了她的疙瘩窝处。

    顿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划破了这个沉寂的造成。

    “讨厌,老东西停下来!”

    没办法,这是她顾念兮最大的弱点。

    每一次一被人和挠痒痒,她就受不了。

    而这老老东西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每一次她有什么事情不肯妥协的话,就用这样法子逼迫她同意,就像现在这样。

    “那你跟我说说,今天有什么好玩的事情!”男人的手依旧放在那一处,没有动弹。

    可某个小女人的小脸,已经憋的通红。

    而这样的粉色,已经悄然从顾念兮的脸颊上蔓延下来,到了她的脖子上,更还有些已经染上了她的胸口。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颜色果然是最好的视觉冲击。

    一下子,便掠夺了谈逸泽所有的神志。

    看着她,谈逸泽有些微微的失了神。

    而被压在身下的小女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靠近。她依旧抓挠着谈参谋长的胸口,闹着喊着:

    “没有,真的没有。老东西,你快放开人家……”

    只是呼叫中的小女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浓重的喘息声,还有起伏不定的胸口,以及那面上的潮红,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刚刚才经过一番激烈的运动。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男人突然薄唇勾起:“小东西,不告诉我也行!”

    说这话的时候,谈参谋长的眼眸底部出现了一抹邪恶。而这样的谈参谋长,也让顾念兮看着莫名觉得背脊一凉。很明显,她家谈参谋长正在算计着什么。

    不出顾念兮的预料,在她注视之下,男人轻启薄唇道:“小东西,看在你家亲戚没走的份上,今天早上我就饶了你。不过晚上,咱们就玩吹啸吧。”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那粗糙的指腹突然落在了顾念兮的唇瓣上,轻轻的摩挲了好几下。

    这动作,虽然没有什么异样,但他说出口的邪恶话语,却叫顾念兮一时间小脸嫣红。

    “讨厌,人家才不要!”每一次谈参谋长提出这个无理要求的时候,都会逼着她作出各种没有节操的动作。

    脑里不自觉闪现那些限制级画面之时,顾念兮赶紧扭动了好几下她的小身子,快速从谈参谋长的身下逃脱出来。

    之后,她还不忘记用棉被将自己的小身子好好的包裹起来。

    现在她顾念兮也不是当初懵懵懂懂的小女孩了,当然知晓谈参谋长此刻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是意味着什么。

    这会儿她要是不赶紧找个什么东西将自己的小身子掩藏起来的话,待会要是发生什么事情,这个男人一定会全部诬赖到她的身上!

    看着小东西别扭的将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看着她如同一条毛毛虫似的在床上翻滚,谈逸泽的嘴角又不自觉的勾起。

    眼眸里,除了还为褪去的*之外,还有那抹专属于她顾念兮的宠溺。

    瞅了瞅墙壁上挂着的时钟,谈逸泽最终还是起了身。虽然现在的她该死的想要溺毙在他的小东西的身子里。

    从壁橱里取来他那一身绿色军服之后,男人当着顾念兮的面便大大咧咧的开始换了起来。

    看着在晨光下毫无遮拦的展现自己六块腹肌的男子,顾念兮的唇角也忍不住勾起。

    其实第一次见面的那会儿,她还真的觉得他们家谈参谋长有些瘦了。一直到这个老流氓老是对她耍流氓之后,她才知道人家这是精壮。

    说到这老东西爱对她耍流氓,顾念兮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不服气。

    而这会儿,谈逸泽已经开始往身上套上衣服,先是上衣,紧接着才是裤子和皮带。

    谈逸泽穿衣服真的很有速度,没一会儿一整套的军服便工工整整的穿在身上。

    不得不承认,阳光下她的谈参谋长在一身绿色军服的映衬下,简直让人无法移开眼。

    谈逸泽换好了衣服之后,便转身看向床上的小女人。

    说到底,他还是舍不得留下她一个人在家。

    只是谈逸泽没有意识到,刚刚在他的手抬起来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裤兜了掉落了。

    因为掉落的东西是白色的,而他的衣服是绿色的,这两种东西形成强烈的对比反差,也让顾念兮不得不注意到这样的一幕。

    “老东西……”你的东西掉了!

    这是,顾念兮想要对谈逸泽说的。

    可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男人便倾身上前,一下子吻住了她的红唇,让她剩余的话语无法说出口。

    谈逸泽的这一吻来得急,也彪悍。

    一下子,将顾念兮胸口处剩下的氧气,全都给剥夺了。

    不过在她觉得自己就快要因为缺氧而死掉的时候,谈逸泽终于松开了她的唇。

    再度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顾念兮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还若有似无的沉醉在刚刚的那个激烈的吻中。

    而在她顾念兮眼前放大着的,除了这个老男人的脸还会有什么?

    “小东西,看来你很喜欢这样。”

    他看着她面色羞红,刚刚还闭目养神的片刻,就猜出了顾念兮的想法。

    这会儿,男人又笑了。

    那笑容,竟比窗外的阳光还要明媚上几分。

    璀璨的,让人睁不开眼。

    “老流氓,人家还不是被你强迫的。”

    被他强吻了就罢了,这个老流氓现在还打趣自己。吼吼……她顾念兮虽然年纪小,也是有自尊的好不好?

    “这是强迫么?看来我以后,还要多多强迫你几回!”

    男人笑的很邪恶,在这暖人的阳光之下。

    而顾念兮在他邪恶言语的熏陶之下,已经羞红了小脸。

    “好了,我去上班了。记得一个人在家,要小心一点,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捧起她红的比苹果还要娇艳的小脸,谈逸泽又是印上一记轻柔的吻,嘱咐完这些之后,他才起身向大门处走去。

    看着他那抹修长的身影,一步步的远离,顾念兮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也盯得出神。

    就在她以为,谈参谋长这会儿就要出门上班的时候,男人却又突然回过头来道:“记得晚上,我们玩吹啸!”

    “不要!”顾念兮扭头,表示其实她是一个有自尊的人!她才不会随随便便的屈服在老男人的淫威下。

    可某个男人却说:“你要也行,不要也行,我都有办法让你和我玩!”

    说完这话,男人的唇角又是一记弧度。

    连他的眼眸,也紧跟着染上了色彩。周围的光亮,也瞬间因为他而失掉了所有的色彩。

    这就是她家的谈参谋长,明明说着的是最为邪恶的话语,他也能将这些演绎的如此慷慨凛然,仿佛他刚刚说着的是什么国家大事。

    说完这话,男人便大步离开了。

    留下来的,只有一脸绯红还未完全褪去的顾念兮。

    她家的老东西,总是爱时不时的调戏她!

    可面对这么一个老流氓,顾念兮却觉得,她为什么越来越喜欢了呢?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其实,顾念兮本是没有打算起身的。可在滚到另一侧的边缘,看到地上的那个白色物体之时,顾念兮才想起这东西刚刚是从谈参谋长的身上掉下来的。

    要不是刚刚他调戏她的话,她才不会将这件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当然某个小女人也绝对不会承认,刚刚她其实也有一点想要报复总该调戏她的老流氓,才没有将东西掉在地上的事情告诉他的。

    裹着被子,顾念兮跳下了床,将那个东西捡了起来,才发现原来这是一张身份证。

    而且,还是她家谈参谋长的!

    只是看着身份证上的照片的时候,某个小女人的小粉拳又开始吱吱作响了。人家身份证不是通常都是呆头呆脑的么?她顾念兮的,就是这样。当时她拍身份证的时候,就被要求要将所有的头发都竖起来,露出个圆溜溜的脑袋。而当时还在上高中的她,还带着有些婴儿肥。身份证拍出来的时候,她连撞头死的冲动都有了。

    可谈参谋长倒好,照片上的他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帅。这照片,顾念兮也知道,这照片应该也是好几年前拍的。

    可照片上的他,好像和现在的他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看得出不同的,是他的那双黑眸。总感觉,这里头有什么变了。但具体是什么,顾念兮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最终,顾念兮还不忘记看了一眼谈参谋长的出生日期。

    19xx年?

    还真的比她大了八岁!

    难怪,每一次和周子墨凌宸他们出去,他们都背地里嘲笑她家谈参谋长老牛吃嫩草!

    不过,她也喜欢她家谈参谋长。就算是只老牛,她也喜欢的紧。她顾念兮才不会在意别人说些什么呢!

    看了谈参谋长的出生年份之后,顾念兮又难免看到了他的出生日期。

    只是看到这日期的时候,顾念兮微微一愣。

    这,不是一个星期之后么?

    结婚这一年多来,谈参谋长还真的疼极了她。

    他生日,她顾念兮好歹也要有什么表示,不是么?

    可是,要送什么东西给谈参谋长好呢?

    想想,她家谈参谋长早已超脱了世俗,拥有着普通人所无法涉及的背景和地位。这样的人,恐怕早已将很多东西都不放在眼里了吧?

    要送他什么东西,这确实还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但很快的,顾念兮又想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谈参谋长的身份证放在家里,他要是要用到,该怎么办才好?

    越想,顾念兮越是有些小毛躁。

    真该死,刚刚真的不应该因为一时生气,就不告诉谈参谋长的。

    拽着谈参谋长的身份证,顾念兮包裹着被子,在床上又翻滚了几下。

    在她终于决定要去给谈参谋长送去这张身份证的时候,她的手机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是苏悠悠的来电。

    顾念兮一接通电话,电话里便传来了苏悠悠的大嗓门:“兮丫头,怎么这么快就接电话了?大清早的,不该是还在浓情蜜意的时候么?怎么,难道你家谈参谋长满足不了你?”

    好吧,苏悠悠就是这么个猥琐的人物。

    只要给点颜色,她定能将这点颜色发扬光大。

    “说什么呢?人家参谋长早就上班了好不好?你以为,参谋长会像尔等,每天都混吃等死么?”好吧,顾念兮也承认,自从和她家谈参谋长在一起之后,她的嘴巴也染上了毒。只要随便攻击了她和她家谈参谋长的,她一概不留情。

    “靠,你这嘴巴也被你家谈参谋长给教坏了!下次和他见面,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他,让他把你这清纯的小白兔养成了一只满身骚气的狐狸。”

    “好啊,那我等我老公回来就跟他说,你苏悠悠要找他单挑!”

    顾念兮笑的娇媚,真的很像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狸。

    而电话里的女人在听到顾念兮的这一句话之时,当即已经吓得直呼:“行了,你要是敢和谈参谋长说这些的话,姐姐就不认你了!”

    好吧,比起面子,苏悠悠还是比较在乎自己的小命。

    若是顾念兮真的将这话告诉谈参谋长的话,苏悠悠相信顾念兮家的那个谈参谋长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

    光是想想上次见面的时候谈参谋长脸上一脸的寒气,苏悠悠就背脊发凉。

    她还没有闲得发慌,拿着自己的小命去挑战谈参谋长这座冰山的冲动。

    “瞧你,我家谈参谋长又不是洪水猛兽,至于将你给吓成这样么?”顾念兮拿着谈参谋长的身份证,仔细端详着他的照片。嘴角,又是一抹不自觉扬起的弧度。

    貌似,和谈参谋长在一起之后,这样的弧度便和她如影相随。

    而对于顾念兮的这个观点,苏悠悠却极为不赞同:“你们家谈参谋长确实不是洪水猛兽,他比洪水猛兽还要恐怖,好不好?”

    “是这样么?我倒不觉得!”顾念兮说着,还悄悄的将谈参谋长的身份证放到自己的唇边,悄悄的往照片上的那个他,亲了一口。

    不过做完这些之后,顾念兮的小脸上又是一片嫣红。要是被她家的谈参谋长知道她竟然对着他的照片作出如此荒唐的动作的话,估计她又要被他好好的调傥一顿。

    “那是你的眼睛都被眼屎给蒙住了!”苏悠悠毫不留情的反驳。

    她家的谈参谋长不恐怕?

    笑话!

    那也只有在她顾念兮的面前,他才会温顺的像是小绵羊好不好?

    “不说这些了。对了,苏悠悠你打电话给我不是只为了想要损我吧?”

    “没有,就是今天我休假,准备找你出去逛街。怎么样,有空没有?”苏悠悠说。

    “怎么突然想要逛街?”而且,还是这么个大冷的天气?

    再说了,顾念兮一直都知道,苏悠悠其实也不是那么喜欢逛街的。除非,她心情不好!

    这个想法一出现在顾念兮的脑子里的时候,她的心突然咯噔的漏掉了一拍。

    难道,苏悠悠的婚姻并不幸福?

    听到电话那端的顾念兮的迟疑,苏悠悠的视线正好落在自己柜子上那一堆白色的颗粒。

    那些,都是避孕药……

    有那么一瞬间,苏悠悠的眼眸黯淡的没有一丝光亮。

    若是让顾念兮看到她这样的表情的话,一定会觉得她苏悠悠是被鬼魂俯身了!

    想到顾念兮,苏悠悠又迅速的将自己所有的表情掩藏在最深处:“就是觉得天冷了没有什么衣服穿,不准跟姐姐说你没有时间,知道吗?”

    “我知道了。不过,你也要陪我去一个地方,送点东西之后我们在过去,好吧?”苏悠悠的避而不谈,让顾念兮也察觉到了异样。

    不过她随即传来的那一阵苏悠悠招牌式霸道,又将顾念兮心里的疑惑,全部给打消了。

    “没问题。”和顾念兮讲完电话之后,苏悠悠的视线又落在了刚刚的那堆白色颗粒上。

    起身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在转身出门的那一瞬间,苏悠悠也从那些颗粒中取出一个,温水服下。

    只是演下去的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这小小的药丸太过于苦涩,让她的眼泪瞬间滑出……

    好在,这个房间里都没有其他人,所以苏悠悠转瞬之间就将自己眼角处滑落出来的那抹晶莹,抬手拂去。顷刻之间,她苏悠悠又是那个笑脸迎人的她。

    她将她所有的悲伤,隐藏在别人看不到的安个角落……

    苏悠悠记得,她曾经在某个杂志上看到这么一句话:在爱情里,总有一个主角和一个配角。

    累的,永远是主角,而伤的,永远是配角。

    在这个万物枯萎的季节,苏悠悠觉得,自己该死的就成了这出他妈的言情剧里被伤害的配角。

    可她,却还是傻傻的不愿意让这出戏,成为主角一个人的独角戏。所以,即便伤的痛,她依旧坚守在主角的身边……

    可凌宸,你看到我掩藏在笑容后面的伤痛了吗?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和苏悠悠见到面的时候,顾念兮才发现了苏悠悠所说的没有衣服,绝对只是一个借口。

    嫁给了凌宸之后的苏悠悠,全身上下都是焕然一新的装扮。虽然顾念兮看不出这一身衣服到底是什么名牌,但从衣服的质地还有样式,她能猜得出这一身衣服绝对价值不菲。

    而这一会儿,顾念兮也真正的知道了谈参谋长那天晚上所告诉她的话的含义了:凌二家里的钱,只比发行钞票的少了一点。

    “苏悠悠,你这像是没有衣服的人吗?”顾念兮看到她这一身衣服之后,便问着。

    其实,她只是希望苏悠悠能告诉她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可苏悠悠却还是对她眼里的疑惑,视而不见:“其实这衣服就是凌二从什么展览上弄来的,我家里还有好些。你要是喜欢,到我家里都拿走吧。我都快被那些衣服给烦死了。”

    “有衣服穿还烦死?”顾念兮见苏悠悠避而不答,又问。

    不过今天的苏悠悠,似乎真的打死都不肯说出口了:“那是,你觉得我要是穿这样一身衣服出去,谁还敢让我在医院工作?”

    她的每一身衣服据说是出现在某个大师级别的衣服t台秀上。出入他们医院的贵妇,自然也注意到了。每天,都围着她的衣服转。和凌宸结婚之后,她才回到医院工作不到几天的时间,就已经在医院里出了名。

    院长和主任虽然每一次看到她被很多人围着,都有些不悦。但真正和她苏悠悠正面相对的时候,又只是说出一些阿谀奉承的话。

    苏悠悠也知道,他们都是碍于凌宸,所以不敢对她怎么样。

    若是别人,肯定会爱极了这样为非作歹的日子。可苏悠悠不同,她喜欢她的工作,她喜欢在自己的工作中得到认同,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枚妇产科医生,但她相信自己是金子的话,迟早也有发光的那一天。

    可自从和凌宸结婚之后,那些找她看诊的人,几乎都由清一色的病患,变成了攀亲带戚的了。

    还有好些,甚至因为见不到凌宸,得知她苏悠悠在这边工作,竟然将要送给凌宸的东西,送到她这边了……

    对于这样的变化,苏悠悠真的越来越受不了。

    只是,为了某个人,她一直都在坚持着。

    “你不喜欢这样的衣服,那你干嘛不穿以前的?”看着苏悠悠那懊恼的神情,顾念兮似乎也猜出了端倪。

    “我那些都被姓凌的那混蛋给丢了!所以我现在真的非常需要一套正常人的衣服!”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也想到了一个问题:“对了,你刚刚不是说你要去什么地方吗?咱快去快回,姐姐要买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到达谈参谋长所在的军区的时候,顾念兮被要求出示证件。

    可关键是,她带了谈参谋长的身份证,却没有带自己的。

    当下,顾念兮的小脸垮下来了。

    呜呜……她还真的不知道,要将她家老东西一面,还需要这么多程序的。

    “大哥,我就是来找我老公的,能不能通融一下?您看,我这是给他送证件来了。”说着,顾念兮还将谈参谋长的身份证双手奉上。一双小手,还隐隐有些颤抖。

    不是她顾念兮没有骨气,而是她实在怕极了这位冷面兵哥哥手上那把黑乎乎的家伙。万一他要是一个不小心走火了,那她顾念兮岂不是不能再见到她家亲爱的谈参谋长了?

    “不出示有效证件,请回!”那人连她手上的身份证看一眼都没有,直接这么开口。

    “念兮,要不给你家谈参谋长打个电话吧!”苏悠悠看顾念兮这着急的小摸样,开了口。

    当然,苏悠悠也是聪明的,想要用这个称呼引起这名兵哥哥的注意。

    可没有想到,这位兵哥哥真的是铁面无私。这会儿,他听到了谈参谋长的这称呼之后,依旧面不改色的挡在她们两人的面前。

    不过苏悠悠的这话,倒是引起了碰巧路过这里的另一名兵哥哥的注意。

    “哟,是嫂子啊!”

    那人已经跑步上前,对着顾念兮敬了个军礼。

    而顾念兮也在脑子里搜索到某些片段,她还记得被谈参谋长架进民政局的那一天,正是面前的这个人进入了她租住的那件小公寓里偷走了她的户口本的。

    不过这人叫什么,她倒是没有什么印象。

    “小陈,快点放人,这是我们谈参谋长的夫人!”对着那个人的军礼,顾念兮半天也没想到该怎么回应,只能傻笑。好在,那个人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当即转身对着刚刚一直拦着他们的另一个兵哥哥这么说。

    而后,那个兵哥哥尴尬的笑了声之后,也放人了:“对不起参谋长夫人,我刚刚……您也知道,这是部队,偶尔也会有几个想要混进来的。所以领导一直要求我们,要尽职尽责。”

    “没事,这是你们的职责。”顾念兮说完之后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对刚刚要求放人的那个人道:“对了,这个东西麻烦你帮我交给我老公,好么?”

    “嫂子,您还是直接进去吧。谈参谋长要是见到您来了,肯定比谁都要高兴!”在这部队里,有谁不知道,他们谈参谋长最疼的人,就是她顾念兮?

    “那……好吧!我们进去一会儿,马上就出来!”

    顾念兮说着,便拉着苏悠悠进了门。

    只是进了这军区之后,顾念兮和苏悠悠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这会儿,苏悠悠也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开始拉着顾念兮在这里到处转悠。

    “哇,念兮,今天还真的是拖了你的福,第一次进这么严肃的地方。”

    苏悠悠竟然有些乐在其中了。

    “悠悠,咱们还是把这东西交给我老公之后,就快点离开吧。你不是还要去逛衣服么?”

    “没事,衣服也不急,反正明天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兮丫头,你快看那边,整整一窝帅哥耶!”

    顺着苏悠悠的视线,顾念兮看到了操场上一整排正操练着的绿色身影。

    只是一眼过去,顾念兮发现这其中没有她的谈参谋长,自然也没有什么兴致。

    貌似和谈逸泽在一起之后,没有他的地方,无论那里的风景有多么的迷人,都不足以成为她顾念兮留步的原由。

    “哇,这边也是。每一个都是绝对的精华,要是我能在这地方住下来,那就幸福死了。”苏悠悠又是一声惊叹。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兮丫头,我发现敌情了!”顾念兮听到苏悠悠的这一番话的时候,已经被苏悠悠拉着不知道在这个区域里走了多长的时间,这会儿她因为穿着高跟鞋陪着苏悠悠兜着圈,小腿都有点酸了。

    顺着苏悠悠所指的视线,顾念兮本以为会看到又是成群的兵哥哥在操练,没想到却看到了一抹俏丽身影。

    秦可欢?!

    对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顾念兮便听说她会调任到谈参谋长所在的军区。

    在这里遇见她,自然也没有什么意外。

    而且,顾念兮不得不承认的是,一身绿色军服的秦可欢,比起她穿高跟鞋和洋装,都要来得美。这样的她,虽然只是安静的走在校道上,却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

    “她已经调任到这个军区了!”

    “原来你知道。”

    苏悠悠显然有些恨铁不成钢,拉着顾念兮就准备上前。

    “苏悠悠,我们干嘛跟着她?”

    “笨蛋,这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别告诉我,你这笨蛋还看不出这女的在打你家谈参谋长的主意。”

    听着苏悠悠的话,顾念兮的脸色有些僵。

    秦可欢对谈参谋长的执着,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光是她对谈参谋长献殷勤,她顾念兮就亲眼见了好几次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跟上。”苏悠悠才不舍得顾念兮受了什么委屈呢!所以,她要在一切敌情萌芽之时,全部斩断。

    短暂的迟疑之后,顾念兮也在苏悠悠的鼓舞下,跟了上前。

    只是在走到某一处建筑之前,秦可欢的身影消失了。

    而苏悠悠也赫然发现,这建筑的上面标注着:“参谋长室!”

    在憋见窗里那抹熟悉的身影之时,顾念兮的身子有些僵。

    “不查都是柳下惠,一查都是西门庆!”从窗外看到这熟悉的两人竟然坐在同一间办公室里,苏悠悠的嘴中又飙出了这么一句话。

    ------题外话------

    月底鸟,咱又是万更,出来打个滚耍个赖,求个票子~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