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50章 娇妻,很惹火!

    小东西的从以扑进他怀中开始,谈逸泽就闻到了一股子酒气。

    而这味道,在顾念兮此刻张口的时候,尤为明显。

    这是红酒的味道!

    小东西要想喝成这样,该喝了多少?

    还有,这么大晚上的,她还是和别的男人喝酒!难道她还不懂得,男人都是披着狼皮的野兽?这么诱人的小东西摆在他们的面前,谁不想一口将她给吃掉?

    再说了,凌二那德行,谈逸泽一直都觉得那是个祸害!而这小东西,竟然糊涂的和他一起喝酒一起回家?

    越想下去,谈某人的脸色越是不善。

    而他怀中的某个女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是伸手揉着谈参谋长的脸蛋,傻呵呵的笑着:“老公,人家只喝了一点点,这都被你猜到了?”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兴奋。

    今天一整天的时间,她都在等着谈参谋长回家。

    现在总算见到他了,她的心情自然是兴奋的。

    只是为什么,今天她家谈参谋长今日的那张脸,有些模糊?而且,他总是在她的面前摇摆不定呢?

    “老东西,你让我好好瞅瞅!人家……都一整天没有看过你!”顾念兮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股子不适的感觉,其实是她喝醉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那不安分的小爪子已经开始往谈参谋长的身上摸索而去。她的小手微凉,钻进谈参谋长的大衣里有种很奇特的感觉,一下子也将面前的谈参谋长给点燃了。

    其实,谈逸泽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自制力还算不错。但在这小东西的面前,这些其实都是浮云。

    她的小手只在他的胸口上不安分的抓挠了那么一会儿的时间,谈逸泽便感觉到自己浑身燥热随着血液开始迅速的向四肢袭来。

    “给我安分一点,原地待命!”眼看着某个无良的小东西的爪子就要钻进自己的衣服里,谈逸泽的脸突然绷得有些紧。

    因为,他谈逸泽又被调戏了!

    而始作俑者,还是他谈逸泽最没有免疫能力的小东西。若是没有其他人在场的话,谈逸泽相信自己一定会将这个正胡乱蹭着他的小东西给就地解决。

    在怀中那只小爪子不安分的挑逗下,谈逸泽忍得有些辛苦。甚至,连他的双颊也变得有些燥热。

    如果不是因为此处的光线有些过分黯淡的话,那其他人绝对能看到谈参谋长脸上难得一遇的羞红景象。

    为了防止自己的兽性突然大发,谈逸泽决定还是将顾念兮的小爪子从自己的胸口掏出。

    只是刚刚才从自己胸口处掏出的小手,这会儿已经迫不及待的抱住了他的脑袋,在谈逸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小东西到底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便感觉到自己的唇上微凉……

    而出现在他谈逸泽视野里的,是放大版的顾念兮。

    他,又被强吻了!

    不过顾念兮的吻技还没有修炼到家。

    这会儿她只是将她的唇瓣贴了上来,随意的蹭了几下之后,没能成功的攻占谈逸泽,便随意的扫荡了两下就离开了。

    吻完之后,顾念兮便又继续窝在他的怀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当着其他人的面被强吻的谈逸泽,此刻脸色并不是那么的好。

    而始作俑者还在他的怀中砸着小嘴,乐呵呵的道:

    “老东西,你的嘴巴好香,好好吃!”

    好像在回味着刚刚的那个吻,顾念兮又抬起头来看着他。

    那双美目,因为酒气沾染的缘故,变得有些过分的迷离。

    在看清楚了谈逸泽的脸之后,她又笑呵呵的朝着他凑了过来。

    当下,男人的警铃大作,赶紧扣住了顾念兮的腰身,将她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不让她动弹:

    “小东西,你给我安分一点,不然回去有你好看的!”

    刚刚那一吻,就已经快让他谈逸泽破了功了。若是再来一次,他谈逸泽可真的难以保证,他是不是还剩下足以抵挡得住这个小东西侵袭的耐力了。

    “老东西,我知道你要什么。来,我给你就是了!”歪着脑袋打量了好一会儿谈逸泽之后,女人原本因为男人拒绝自己的吻而伤心的撅起的唇瓣,突然又轻勾了起来。

    恰逢此刻,寒风吹过。卷起了她垂散在前额的发丝,露出她那张精致的小脸。

    有那么一瞬间,谈逸泽真的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简单的女人,而是一个妖孽!一个,能迷惑人在不经意间,让人不可自拔的妖孽。

    只是看着女人唇角勾着的妖娆弧度,谈逸泽却前额跳了好几下,总感觉,这个小东西一定会作出什么惊人的行为。

    果然,不出谈逸泽的预料。

    在他还没有及时出手制止女人之时,便见到女人的小手从自己的腰身上收回,这会儿落在自己身上那件白色的兔毛披肩上。

    随意一扯,那件白色的披风随意的落下。

    夜风吹过之时,正好将她垂散在胸前的发丝卷起。露出来的那一处肌肤,白的晃眼。

    也瞬间,刺痛了谈某人的眼眸。

    那一刻,谈逸泽顾不得其他,赶紧蹲下去捡起刚刚被她随意丢在地上的披肩,披在她的身上,阻挡着寒风对这片柔嫩肌肤的侵袭,也将所有的春色完好的遮挡起来。

    “老公,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地方的么?怎么今天不喜欢我的小兔子了呢?快松开,我给你看看!”

    头很昏,不过因为是谈逸泽站在她的面前,所以顾念兮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她只想拉着谈参谋长,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等会儿回家再看。乖……”对于她满身酒气深夜归来,他真的很生气。

    可当面对这张小脸之时,他却完全发泄不出来。

    将那不安分的小女人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之后,谈逸泽又拉开了自己的大衣,将她被冷风吹的颤抖的小身子纳进自己的怀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谈逸泽这才注意到,刚刚被他拦截下来的这辆车上,下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刚刚被他拦下车子之后破口大骂的凌二爷。另一个,则是从后车座上下来的谈逸南。

    他的受伤,还拿着一个黑色的皮包。谈逸泽认得,这是刚结婚那会儿,他带小东西到商场的时候买给她的。

    “大哥,念兮今晚喝了点酒!”谈逸南慢步上前,来到两人的身边。目光落在被谈逸泽紧紧禁锢在怀中,却还是不安分的挣扎着的顾念兮之后,又迅速的移开。

    昏暗的光线,将谈逸南的背影也拉的老长。

    但这样的光线,却照不进谈逸南的眼眸里。

    或者应该说,从顾念兮下车之后飞奔进谈逸泽的怀抱之后,他的眼眸一直都没有亮过。

    她刚刚主动踮起脚尖,在寒风中和谈逸泽的拥吻,就算那长长的发丝被吹的凌乱,也没有打乱她的节奏。那画面,是那么的唯美。谈逸南,自然也一秒不差的将这一个画面纳进了自己的眼里。

    其实,他也无数次告诉过自己,现在的顾念兮是谈逸泽的妻子。就算他想要生气,想要吃醋,都没有资格。

    可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他的脸还是一瞬间刷白了。

    因为从顾念兮对热切中,谈逸南似乎也明白了,现在的谈逸泽在顾念兮的心中已经占据了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那,是他谈逸南无法取代的。

    其实这些,谈逸南早已预料到。

    可没想到,亲眼见到的时候,他还是会这么的痛。

    痛得,他快要无法承受。

    “喝了一点,她会变成这样?”听到谈逸南的话之时,谈逸泽双眸突然微眯了起来,视线落在谈逸南的身上。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也一点一点的蔓延在这个安静的路口。周围的空气也像是在顷刻之间,骤降了好几度。

    从谈逸南上前之际,谈逸泽的表情其实没有过大的变化。他唯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将怀中那个不安分的小女人的身子,揽的更紧了一些。

    “不要忘记,她现在是你的大嫂!做什么事情,不能由着你的性子胡来。”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谈逸南,那话里的寒意仿佛瞬间凝结成冰,在话出口的时候一块块的向谈逸南砸来。

    他的意思很明显,现在的顾念兮已经是他谈逸泽的妻子,别想随随便便的将顾念兮带着出去。更别想,将主意打到她顾念兮的身上。

    “我知道了……哥,对不起!”

    谈逸南也有他的不甘愿。

    特别是看着眼前他最心爱的女人,被谈逸泽纳在怀中。

    但最终,他能说的也只有这么一句。

    “谈老大,今天小嫂子其实真的没有喝多少……”看着谈逸南吃了憋,凌二也上前来。

    其实和谈老大相处了那么多年,他知道谈老大这是真的生气了。

    不说别人,他凌二爷刚刚站着大老远了,都能感觉到谈老大这身上那冷意。

    而归根结底,他发了那么大的火,还是因为他怀中的女人……

    “凌二,难道你不觉得你的话太多了么?”因为凌二爷的这番话,谈某人的视线瞬间从谈逸南的身上落在了他凌二爷的身上。

    当下,凌宸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子无端的凉意紧紧团绕。那阴冷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浑身冰冷的毒蛇,悄然从你的背后钻进,将你的整个身心团绕。

    当下,凌二突然有些后悔了。

    刚刚,他不该帮谈逸南的。

    这不,谈老大都要将所有的怨气撒在自己的身上了。

    事实证明,身为怨夫的谈参谋长,绝对不能招惹!

    “谈老大,我……”

    就在凌宸突然想为自己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谈逸泽怀中那个小女人又突然开了口,打断了他的解释:

    “老公,是不是凌二的声音?老公,咱们把他抓住,不管他是不是个太监,都将它给落实一下。看他以后还怎么对不起苏悠悠!”

    从今天晚上在宴会上看到携带其他女人出席的凌宸之后,顾念兮的心里就一直憋着一口气。她在为苏悠悠抱不平。

    所以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她几乎都是在跟凌宸作对。

    要不是后来,被施安安灌进了一杯红酒,她这会儿估计已经跟凌二闹翻了。

    听到醉酒的顾念兮说的胡话,凌宸的脸色不是那么好。

    他一直都以为,谈老大娶进门的小妻子柔柔弱弱的,就像是温室里的花苗。但听到醉酒了的她还能飙出这么彪悍的话语,凌宸顿时觉悟了。这顾念兮,绝对是一朵食人花!

    这不,单靠自己的力量解决不了他凌宸,就告到他们谈老大这里来了!

    看谈老大这么宠着她,凌二爷顿时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看来,今后他离小嫂子还是要多远,有多远好了。

    省得,被她瞅见,就在谈老大的面前告上一状。

    “老公,快点落实一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在外面朝三暮四的!”一直没有等到动静的顾念兮只是微微睁开了双眸,又飙出了这么一句话。

    而凌宸在听着这话的时候,嘴角又不免的抽搐了几下。

    这个小嫂子,还真是毒啊!一生气起来,就要别人的命根子当纪念品。

    怪不得,能和苏小妞那么猥琐的小妞结成朋友。

    “凌二,不要忘记你已经结了婚了。结了婚,就应该负起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如果你真的做不到的话,就趁早收手。若是明知道办不到,你还强霸着人家的话,到时候你嫂子不出手,我也会出手的!”

    说完这一句,谈逸泽空着的那只手突然伸到谈逸南的面前,将顾念兮的那个黑色包包拽过去之后,便半蹲下身子,将她给拦腰抱起,大步朝着大门处走去。

    “老公,你把凌二便太监了没有?”

    “还没有!”

    “不行,现在就要办……”

    “今天忌宰杀,还是等明天挑个良辰吉日,我们再磨刀……”

    “那好,到时候你要通知我。我要拍照留念,给悠悠送去。”

    “好……”

    之后的那些对话,因为距离有点远了的关系,听不到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将顾念兮送回到卧室里,谈逸泽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掏空了。

    其实,顾念兮本来是不重的。

    但今天喝醉了酒的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蛮劲。谈逸泽抱着她进门,她就偏说要下来。等到他将她放下来,她有耍赖坐在地上。

    不过连哄带骗,总算是将这个小东西给抓回到卧室了。

    看着在床上躺下来的小东西,谈逸泽无奈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今天本来打算要送出手的钻石戒指,还有刚刚下班他回家之前,顺路为顾念兮带回来的那几个栗子饼。

    栗子饼,已经凉了。看来,已经不能吃了。

    谈逸泽无奈的将这一堆,放到了旁边的矮桌子上。

    又从绒线盒子里,取出了那枚钻石戒指。

    细细的摩挲了好一阵子之后,他又无奈的将这枚戒指放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又放回到刚刚自己穿着出门的那件大衣口袋里。

    看着躺在床上,却还不安分的想要爬去来的小东西,谈逸泽的嘴角又是一抹无力的弧度。

    看来,今天这礼物是送不成了。

    “老公老公,人家好热!”因为房间里开了暖气,还喝了酒的缘故,顾念兮只是觉得浑身冒汗。

    想要脱掉身上的那件外套,却又因为头昏眼花的找不到扣子的方向。

    “好热?那脱掉一件吧!”

    谈参谋长大步上前,来到小东西的身边。在兔毛外套上找到扣子之后,便开始帮她解开。

    其实,到这会儿谈参谋长已经没有想过还要折腾她。小东西喝了酒,头脑昏昏沉沉的模样很是可爱。但谈逸泽担心的是,宿醉之后第二天的头疼。

    宿醉的感觉,是非常不好的。谈逸泽还记得,那一次他和小东西闹矛盾之后,也有过一次宿醉的经验。醒来的时候,谈逸泽就感觉自己的脑子像是快要炸开似的。

    不过从那一次之后,谈逸泽便决定了,他再也不轻易的碰触酒精这类东西。

    小东西现在喝醉了,浑身的酒气,很是香甜。再加上,她那被酒气染上了一层迷雾的大眼,时不时对着他抛来两个勾人的眉眼,都让谈逸泽快要把持不住了。

    但一想到这会儿要是做了,明天起来这小东西可真的要散架了,谈逸泽便只好打消了脑子里的念想。

    只是,怀中某个无良的东西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在谈某人将她上面的披肩解开之后,她又开始抓挠自己身上的衣服了。

    本来她身上那件上围过分小的衣服,就要被撑爆了。可她却浑然不知,这会儿还扯来扯去的,让这衣服的下面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小东西,今晚上这披肩你在别人的面前解开过么?”谈逸泽一直认为自己的忍耐力还算不错。除了在解开小东西的披肩的时候,他的喉结不安分的滚动了几下之外。

    “没有!人家……人家只给我的老东西看,老东西最爱人家这里。”也许因为醉了的关系,顾念兮似乎没有意识到嘴里在说些什么。

    若是换成寻常的话,这么羞人的话语,打死她都不会轻易在谈参谋长的面前说的。

    可这会儿倒好,该说的不该说的,她都在谈参谋长的面前上演了一遍。

    “真的?没骗我?”盯着她那件都快不能遮挡好她的上围的礼服,谈某人的眼眸又深邃了几分。

    这小东西现在真的越来越像是个妖精了。

    结婚才不过一年的功夫,她身上那股子女孩的清新还未完全褪去,而现在又添了一股子小女人有的妖娆。这样的她,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若是这勾魂的模样被别人给瞅了去……

    谈逸泽都不能保证,后果会变成什么样。

    “想知道,我有没有骗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谈逸泽其实也只是习惯性的反问,没想到会从顾念兮的口中听到这么一句话。

    而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某个小女人那双明媚的大眼里闪着比琉璃盏还要璀璨几分的光芒。盯着他谈逸泽看,瞬间就要将他所有的神志掠夺。

    而让谈某人更加不安的是,小东西此刻嘴角上那抹过分妖娆的弧度。总感觉,这小东西现在就在酝酿着什么诡计一般。

    可她,不是已经醉的找不着北了么?

    但即便面对顾念兮的时候,谈某人有无数的疑问。

    可最终,他还是按照某个小女人设下的剧本演下去:“怎么试?”

    这有没有被人看过,还能试出来?

    这法子,他谈逸泽倒是没有见过。

    于是,谈某人煞有介事的盯着顾念兮看,等待小女人给他答复。

    “当然能试出来咯……你知道,该怎么做么?”

    说这话的时候,某个无良的女人的唇角上,又扯开了一抹绚烂的弧度。配着她唇上今天突然上玫瑰色唇彩,简直惹火到了极点。

    而让谈逸泽更加招架不住的是,这小东西的食指竟然对他摆出了一副轻勾的模样。

    当下,好奇心有些重的谈某人,自然而然的凑上前。

    没想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还安安分分的躺在床上的小女人,居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了一个身,将他谈逸泽给压到了床上!

    她,则欺压在他的身上。

    “小东西……”一时间,谈逸泽发现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有多么的重。而是……

    而是身上欺压着的某人,正在做的某个惹火的东西。

    趁着谈逸泽分神的这会儿时间里,某个不安分的小女人竟然开始解开他谈逸泽身上的那件睡衣。

    解不开,就用扯的。

    没一会儿的功夫,谈逸泽身上的那件睡衣便报销了。

    “小东西,你想干嘛?”男人的声音,早已因为身上某个小东西的不安分动作,而变得低迷暗哑。

    如此的声音,就像是午夜绽放的曼陀罗。

    悄无声息的,就将所有人的神志给剥夺。

    例如,面前这个女人……

    盯着谈逸泽看,面前的小女人突然笑了。

    笑的那么妖娆,笑的妩媚众生……

    然后,她勾着妖娆弧度的唇瓣,突然凑到了谈逸泽的耳边。

    在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让男人的身子紧绷到了极致之后,便吐出一句话,让身下的男子的身子猛地一僵:“强x你!”

    “你确定?”盯着近在支咫尺,那张明艳动人的脸,一抹类似鬼魅的弧度,从男人的唇角拉开。随后,这样的弧度竟然如同涟漪般,一点一点的在谈逸泽的脸上扩散开来。如此的弧度,竟然比天边的烟花还要璀璨上几分。

    “呵呵……”其实,顾念兮的脑袋很混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在此情况下,顾念兮突然傻笑了。

    而胸口处呼之欲出的惊涛骇浪,竟然随着她的笑声一起一落。

    当下,男人真的破功了。

    一个翻身之后,男人将她压到了身下。

    而片刻之后,男人也拉上了一旁的被褥,将他们两人的身子掩盖住。

    片刻之后,唯有男人闷闷的喘息声,从被褥里传来:

    “小东西,这是你自己惹起来的,怨不得我!”

    这一夜,席卷了这个卧室的,依旧是一室的旖旎。

    但这一夜也让谈某人意识到了一点,他的小东西绝对是妖精。不是妖精,又怎么会轻易的让他破功?

    当然,沾了酒的小东西,更是妖精中的妖精……

    看来,以后绝对不能让这小东西随便的喝酒了。不过要是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他倒是可以考虑看看的……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第二天顾念兮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脑子一阵揪疼。

    翻动了好几下小身子,都没能顺利的起身。

    “啊?老东西,我好像被人敲到脑袋了,好疼!”顾念兮揉着自己的头,在大床上折腾着。虽然知道现在身边的谈某人可能早就起来,去上班了。可她,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和他抱怨一番。

    而谈逸泽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副场景。

    白色的大床上,某个不安分的女人正蜷缩在另一侧,一手抱着他谈逸泽的枕头,一手揉着自己的脑袋。

    “现在知道疼了,以后看你还敢不敢一次喝那么多!”谈某人走进门之后,便坐到了她的身侧,将她的小脑袋搁在自己的大腿上之后,便开始轻揉着。

    其实,谈逸泽并不懂得怎么按摩。但那极尽温柔的大掌,还是让顾念兮多多少少好受了些。

    “人家喝酒了?”躺在谈参谋长的大腿上,又有谈参谋长的专属的服务,顾念兮惬意的微眯起了双眸,享受着这个难得的时光。

    看这神情,谈某人估摸着她已经将昨晚上的事情忘记的差不多了。

    看来,他还需要好好提醒她一番才行!让她以后,还敢不敢和其他男人喝酒!

    想到这,谈某人的嘴角扬起一抹恶劣的弧度:

    “不是你喝酒,还是我喝酒不成。也不知道,昨晚上是谁喊着,要将我给强x了。”

    而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他那深色的眼眸便已经将所有的诡异全都埋在眼底。以至于,听到这么让人惊悚的消息的顾念兮睁开双眸的时候,都没有来得及发现。

    “我要强x你?”

    “难道还是我不成?等等,我给你找找罪证!”说着,谈某人在被褥中翻找了好一会儿,就从中提出了一件东西。

    这布料的质量和颜色,都有些眼熟。

    顾念兮仔细想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记起来,这是谈参谋长的睡衣!

    只是现在,为什么这衣服像是被抢匪打劫过了一样,到处都破破烂烂的。活脱脱的,像是一块烂布。

    “这……”

    “还记得么?这东西可是亲眼见证你强x我的过程!”说这话的时候,谈某人的嘴角闪过一丝不可察觉到弧度。

    “我……我不是故意的!”回想了一下,顾念兮好像记得那个画面。可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绞尽脑汁都想不起来。

    “既然承认你的错误,说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谈某人表示,其实他也很不好忽悠。

    “我不知道。”

    随着谈某人的话,顾念兮将小脑袋埋得更低。

    好吧,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的酒品不是很好。

    高中毕业的时候,整个班的同学就搞了一次聚会。因为刚刚结束高考,顾念兮也想着放纵一下自己。

    顾念兮记得,那天晚上自己就喝了一瓶啤酒。

    可醒来的第二天她才知道,那天晚上自己干了什么蠢事。竟然,逮着了人就亲,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要不是苏悠悠舍己为人,将她这个逮着人就亲的魔头给收回家的话,估计惨遭她毒手的还不止那几个人。

    只是顾念兮没有想到,时隔那么多年,她的酒量非但没有提升,连酒品也越恶劣了。

    这回,她还将她家的谈参谋长给强x了。

    好吧,她承认,这是她顾念兮的罪过……

    “不知道?那好,刚刚我下楼的时候已经给爸爸请过假了。今天你就在家给我闭门思过一天,写份检讨,说说醉酒强x了我之后的感想和觉悟。”

    看到顾念兮低垂的小脑袋,还有那双颊上的绯红已经蔓延到了她的耳朵后面,谈逸泽发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这会儿,他便离开了大床。

    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再套上昨天晚上的外套之后,便离开了卧室。

    而某个小女人则在看着这一床的奢靡,还有地上散落着的自己的那些衣服之后,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好像被自己给忽略了。

    但那是什么事情,顾念兮还真的想不起来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谈逸泽进入办公室之后,除了褪下身上的外套之外,便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位置。

    整个办公室,又如同之前一样,陷入了一室的沉寂。

    其实,这期间,秦可欢也一如既往的找了好些话题,想要和谈逸泽说。

    可每一次抬起头来发现,男人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便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调任到谈逸泽的办公室里,已经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可这段时间里,她秦可欢能和谈逸泽讲上话的次数,简直比以前还要少。

    除去必要的时候,谈逸泽几乎就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话。

    连称呼,也从以前的“可欢”,便成了现如今的“秦小姐”。

    而这越来越陌生的称呼,也让秦可欢开始反思,到底当初自己i执意要调到谈逸泽的这个办公室,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抬眸,秦可欢又再一次将视线落在不远处办公桌后的男子身上。

    只见光影下,那修长的神采被一袭贴身剪裁的绿色军服衬托的越是俊逸不凡。那棱角分明的五官,更像是斧子雕凿出来的艺术品,精湛而美轮美奂。

    而最终,秦可欢所有的视线,都汇聚在一个点子上。

    那就是,谈逸泽的黑眸。

    秦可欢最爱的,就是这双黑眸。

    她记得,从小到大,这便是她追逐的目标。

    每一次,只要她的视线落在这一处的时候,总感觉像是要陷进去,总想要从那一双黑眸里,找到点什么东西。

    可好几年过去了,秦可欢最终还是没能从这双好看的黑眸里,找到点属于她的东西……

    与其说她妒忌顾念兮,倒不如说是羡慕。

    因为,她秦可欢在谈逸泽眼眸中找寻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的东西,在顾念兮出现的时候,她便找到了。

    因为,那样的情绪,谈逸泽似乎只有在顾念兮的面前才会出现。

    所以,她该死的羡慕顾念兮。

    明明她出现不过才一年的时间,却已将谈逸泽的所有霸占。

    这让追寻了谈逸泽多年的秦可欢,情何以堪?

    “做什么?”

    当清冷的声音传来的时候,秦可欢才意识到,自己的走神。

    而她盯着看的男子,不知何时已经抬起了头,看着他。

    一如既往,秦可欢没能从那双清冷的眸子中,找到其他的东西。

    “没,只是觉得有些乏了。”

    有时候,秦可欢真的觉得谈逸泽就是i高高在上的帝王,让人不敢直视。所以,在他转某看向她的时候,她便连忙错开了眼。

    “时间差不多了,可以下班!”这话,听上去就像是他谈逸泽在关心下属。但这么清冷的嗓音只有秦可欢才听得出,其实这个男人对她还是那么的狠绝。明知道,她此刻贪恋的视线就落在他的身上,而他开的口,也不过是将自己最后能和他独处的时光,给剥夺了。

    “我……我知道了!”

    明明很想反抗,很想朝着谈逸泽发泄自己这段时间来所有的不甘愿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男人嘴角上那抹凛然而不可侵犯的笑意之时,秦可欢突然臣服了。

    起身,她开始收拾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

    而恰巧的是,谈逸泽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喂?我是谈逸泽。”简单而不拖泥带水的接听电话的方式,就是他谈逸泽的风格。

    电话里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谈逸泽若有似无的看了秦可欢一眼之后,便道:“你等下。”说着,谈逸泽便起身了。

    然后,他朝着大门处走了出去。路过秦可欢的身边,他连一个停留都没有!

    看着男人一气呵成的动作,看着男人绝尘而去的背影,秦可欢突然觉得眼眶有些莫名的热……

    这,就是她秦可欢耗了十几年想要追逐的人。

    几年过去了,他一如她记忆中的潇洒,也一如记忆中的无情。

    只可惜,就算谈逸泽做的多么过分,她却还是割不断那些情。

    趁着谈逸泽离开的这段时间,秦可欢来到了男人的办公桌前,伸出手细细的摩挲着男人用过的笔,还有用过的电脑。

    视线最终落在男人那件黑色大衣上……

    印象中,谈逸泽好像最喜欢这样的衣服了。黑色,除了两个口袋之外,没有其他的装饰品。

    简单,却不失大气。

    好像从他们十七八岁的时候,男人就喜欢上了这样的风格。记忆中,每天冬天的时候,谈逸泽都喜欢穿这样的衣服。

    只是,即便是这样老陈的颜色,他依旧是人群中最为出彩的。

    也许谈逸泽不知道,每一年的冬天其实都有那么一个人,守在他操练的操场上,看着一身黑色大衣的他,傲立于风雪中。

    想到记忆中的那些场景,秦可欢的双手不自觉的覆上谈逸泽随意搭在办公椅上的那件黑色大衣上。

    将这件衣服纳进怀中,秦可欢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嗅着衣服上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味道。

    那是,谈逸泽身上的专属。

    那一刻,秦可欢激动的差点掉泪。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追逐的目标,如今近在咫尺。为了他,她甚至收起自己所有的儿女情愁,成了一名出色的军官。为了他,她甚至放弃了她大好的前程,来到他所在的军区。

    没想到,最终还是换不来,能站在他身边的机会。

    将谈逸泽的这件衣服纳进自己的怀中之后,秦可欢又感觉少了什么。又将谈逸泽的衣服放在自己的怀中,细细的摩挲了好一会儿。

    谈逸泽的衣服上,没有时下男人身上惯有的香水味。但却有着一股子奇特的清香。

    这味道,没有香水的那么腻味,又不似肥皂那样的平常。

    秦可欢只觉得好闻极了。

    也许可以说,只要是谈逸泽的,她都觉得是好了。

    抱着他谈逸泽的衣服,吻着那股子属于谈逸泽的味道,秦可欢就好像置身于谈参谋长的怀中似的。

    那一刻,她的唇角不自觉滑出了一个绝佳的弧度。

    摩挲了谈逸泽的衣服好一会儿,秦可欢觉得他差不多就要回来了,就想着要将衣服放回去。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在谈逸泽这衣服的口袋里摸到了个东西。

    将谈逸泽口袋里的那个凸起物掏出来之后,秦可欢的视线紧紧的落在那东西的上面。那一刻,原本盛满了幸福愉悦的眸子,却在顷刻间冷了下来。恶意怨毒,更充彻其中。

    而落在谈逸泽衣服上的另一只手,却猛然收紧……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检讨书写好了?”这天,谈逸泽进门的时候,最先问出的便是这一句。

    ------题外话------

    啦啦啦,又是一万字。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