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52章 你打不过我!(精)

    “那位置,你觉得有你现在的位置舒服么?”而谈某人则在注意到顾念兮若有似无的视线之后,抛出了这么一句。“*的,又没有温度。而你,还有一个人工暖炉,不是更好?”

    虽然谈参谋长的这一番话是靠在她的耳边说的。不过他的音量,却是足以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的。

    这话,自然而然也落在了秦可欢的耳里。

    当下,顾念兮嘴角的弧度又拉大了些。

    看来,她家谈参谋长自然也知道了,她在打什么主意吧?

    不过招惹了小三上门的是他谈逸泽,又不是她顾念兮。这会儿她是在帮助他摆脱骚扰,她又何须担心什么?

    想到这,顾念兮便安心的对男人道:“也对,有你的人工暖炉确实暖了不少。”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向了一旁秦可欢身上那件今天特意为了参加这一次的烧烤聚会而买的连身裙。

    橘色光线下,这条裙子确实很美。

    看得出,这秦可欢今天来之前,可是做足了准备。

    不过,秦可欢似乎忘记了,再怎么充分的准备着想要勾引她顾念兮的男人,也要看她顾念兮是不是乐意吧?

    盯着秦可欢那条裙子看了一小会儿之后,顾念兮的眼眸微眯。在收起了视线之后,她又转身看向身侧的谈逸泽:“老公,你说人家穿裙子好看么?”

    “好看,当然好看!”谈某人乐呵呵的回应着,像是没有察觉到什么似的。

    但一转眼的功夫,男人的视线也落在秦可欢的裙子上。

    “真的吗?那早知道,人家今天也该穿裙子来!”顾念兮手环着谈某人,看似不经意的撒着娇。

    “不用,你穿什么都是最好看的!”其实,这话谈逸泽没有撒谎。其他的女人在他的眼中,穿衣服和不穿衣服,都没有什么差别。唯有他的小东西,只要穿上衣服都让他有种想要剥掉的冲动。

    “真的?”顾念兮的小脸上一脸的笑意。

    被人夸奖,特别是被心爱的人夸奖,这种感觉不言而喻。

    “真的!”

    这一段对话,他们像是在说悄悄话,但音量却是在场的人都听得到的。

    特别是刚刚谈参谋长那几句话,简直让在场的其他几个男人,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因为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的谈老大,竟然也会说这样的甜言蜜语。

    而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刚刚还一脸娇俏甜笑的顾念兮,却在下一秒突然换了一种语气:

    “可你会不会比较喜欢穿裙子的?”

    问出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视线正好落在身边的秦可欢的身上。

    任谁都猜得出,她刚刚问出这一番话的含义是什么。

    聪明如谈逸泽,又怎么可能会不清楚,他家的小东西现在是什么意思?

    视线再度扫了一身飘渺连衣裙的秦可欢之后,男人突然勾唇一笑,笑容里是情不尽的邪肆:“放心,有些人再怎么装女人,也不像。”

    谈逸泽的这话,依旧是所有人能听到的音量。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顿时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除了某个女人……

    虽然一直假意漫不经心的呆在谈逸泽和顾念兮的身边,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其实她是在听谈逸泽和顾念兮的对话。

    本来是想听听,到底会从顾念兮的口中听出个什么来。

    但秦可欢没有想到的是,她听到的竟然是谈逸泽说出这些……

    那一刻,秦可欢脸色瞬间煞白了。

    装女人……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从谈逸泽的嘴中说出这样的话!

    对他谈逸泽而言,她秦可欢难道一直都是……

    这一瞬,秦可欢突然红了眼眶。

    “你……谈逸泽,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她红着眼眶,准备和男人对峙。

    想要问清楚,这些年来她秦可欢在他谈逸泽的心里到底算什么人。

    只是秦可欢没有想到,谈逸泽其实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绝情。

    从始至终,谈逸泽甚至连看她一眼都没有,只是自顾自的揉着怀中的女人。而他眼眸里的宠溺和温柔,也是秦可欢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在她的翘首期盼中,她终于看到了男人那薄唇轻启:

    “没有什么不可以。”

    秦可欢知道,他这话还是对自己说的。

    那一刻,秦可欢泪如雨下。

    原来,追逐了那么多年,不是因为谈逸泽看不到自己的存在。而是不喜欢……

    正因为不喜欢,所以连伤她的心,他都毫不留情。

    正因为不喜欢,所以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的不肯给她。

    也正因为不喜欢,所以在其他人的面前,他连一点情面都不留给自己。

    可谈逸泽,你怎么如此狠心?

    看着身侧女人那张本该有着军人傲气的脸蛋上突然出现的泪痕,顾念兮突然也有些不舍。

    秦可欢,是天之娇女,是这个城里,被所有人捧在手心上去疼的。

    就连谈老爷子也给她面子,礼让她三分。

    或许,在她的世界里,根本没有挫败这样的字眼出现过。

    但现在,顾念兮从她的脸上看到的,却比挫败还要凄凉三分。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有些怀疑,到底她和谈逸泽刚刚做的,会不会太过分了?

    顾念兮也经历过被抛弃。

    那年她急匆匆的从d市赶来的时候,就看到谈逸南和霍思雨那样滚在一张床上。那时候她的感受,也不是很好。

    虽然顾念兮知道,秦可欢遭遇的抛弃,其实和自己的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但顾念兮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可怜秦可欢的。

    看着秦可欢哭的红肿的双眸,顾念兮突然拉了拉谈逸泽的手。

    而谈逸泽似乎也知道他家小东西现在是想说些什么,便自动自觉的将耳朵靠在了她的耳际。

    “老东西,你不觉得我们对别人做的有些过分了么?”

    顾念兮用的是“别人”,指的是秦可欢。

    对于他们两人而言,秦可欢是最适用这样的字眼不过了。

    然而秦可欢也听到了这样的字眼,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字眼像是一把寒刃一样,深深的刺痛了她内心的某一处。

    而这一切的伤痛,秦可欢也将它都归咎到顾念兮的身上。

    所以,她歇斯底里的朝着顾念兮喊:“我和逸泽的事情,轮不到你这样的人来插嘴。别以为在我的面前假好心,我秦可欢就会买你的账,领你的情!”

    她秦可欢是天之娇女,所以她的感情她的所有,都不需要别人来指指点点。

    而她更不需要的是,顾念兮的可怜!

    那会让她觉得,更伤自尊!

    “我没有想过要在你的面前假好心,我也不屑对你假好心。我只是知道,我老公护短。伤害我的人,我不认为他会放过。所以我只是想要他,不要对别人做的太过火了一点。”

    看着秦可欢,顾念兮突然勾唇。

    既然别人都不屑于她的同情,那她顾念兮又何必将自己的热脸贴上别人的冷屁股?

    那岂不是让她笑掉了大牙?

    其实,她顾念兮从来也不是什么善良的女主角。

    只不过,别人要是不伤到她最本质最在乎的,她不屑于计较罢了。

    但若是伤了她最在乎的,那她定十倍讨回。

    秦可欢的意思,是她已经将谈逸泽归于她的名下。所以他们之间的事情,轮不到她顾念兮插手。

    而这一点,已经将顾念兮推到了一个死胡同。因为,谈逸泽已经成了她顾念兮的男人,他们之间存在的,不仅是一纸婚约。更还有,她顾念兮对谈逸泽的爱。

    她岂能容忍秦可欢将谈逸泽归于她的名下?

    所以,秦可欢所在乎的,秦可欢所在意的,即便是知道秦可欢会痛,她也要在伤口上撒盐。

    她秦可欢不是最为在意她刚刚用“别人”二字来形容她么?

    那她顾念兮也不介意在她的面前再度提及“别人”二字,而且还是故意提高了音调。

    说完这一句,秦可欢的脸色果然比之前还要黑了几分。

    此刻的秦可欢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充满了杀气的母狗。

    请原谅,对于顾念兮这样语文水平不是很好的人所能想到的形容词,也就这样。

    但不得不承认,秦可欢摆出这样的架势,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的。

    这不,呆在谈逸泽怀中的某个小女人,已经没有骨气的往他怀中钻了钻。

    呜呜,母狗什么的,从小她就最害怕了有木有?

    而谈逸泽在看到顾念兮的这个反映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将她挡在自己的怀中,然后用他充满磁性的嗓音道:“小东西,既然你都说是别人了,那我还需要留情么?”

    不得不承认,谈某人有时候真的是最残忍的。

    明知道,秦可欢最介怀的就是他将她归咎于“别人”一类。

    可他偏偏当着她秦可欢的面,践踏她的伤口。

    明明他的嗓音,对着顾念兮像是有种温柔的味道不自觉要溢出来,可对于秦可欢来说,却更像是一把锋利的碎玻璃,割的她的心支离破碎。

    明明他的音量,也不是很高,可秦可欢却觉得,无比的刺耳。

    在场所有的人,都在盯着她秦可欢看。就像是,在等待她秦可欢的笑话……

    或笑着,或讨论着……

    不……

    这不是真的!

    她怒目看着顾念兮,像是恨不得现在就将她从谈逸泽的怀中揪出来,然后狠狠的殴打她一番。

    可她还没有来得及伸出手,谈逸泽的身子就挡在了顾念兮的面前。

    此刻,男人刚刚眼眸里对着顾念兮时候的所有温柔,都消失殆尽,剩下的光芒,都蜕变成一把把的寒刃,将她支离破碎的心,剁成肉酱……

    “你打不过我!”

    谈逸泽只是冷凝了她一眼之后,便言简意赅的说了这么一句。

    当下,秦可欢的脸色直接从黑色蜕变成白色。

    他的意思,已经够明显了。

    要想打她顾念兮,除非从谈逸泽的尸体上跨过去。

    秦可欢知道,她打不过谈逸泽,也……舍不得打!

    最终,无力的笑容从秦可欢的嘴角滑出。

    原来,不是因为她秦可欢不够优秀,所以谈逸泽才看不到她。而是因为,他从来都不喜欢,也不在意她秦可欢,所以即便是践踏她的自尊心,他谈逸泽也做的如此的完美。

    可谈逸泽,你难道不知道,我也是个人,我也会痛!

    后退……

    一步步的后退……

    此刻的秦可欢,看起来悲凉至极。

    面前的一幕,却尤为刺眼。顾念兮如同猫儿一样的依偎在谈逸泽的怀中,而谈逸泽依旧是一脸宠溺的抱着她。

    在他们的世界,她秦可欢就是一个“别人”!

    在他们的世界,她秦可欢就是一个笑话!

    不,这样的世界她不想要再继续待下去了。

    转身,秦可欢想要大步离开。

    可无奈,她的脚上不是部队里常用的军靴,不适合奔跑,不适合做剧烈运动。

    她刚刚只不过才要起跑,这高跟鞋的高跟就硬生生的被她踩断。而她的身子也因为这样的倾泻,而倒了下来。

    而整个过程,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可他们却没有任何念头,想要上去搀扶她秦可欢的意思。

    看着围观的人,秦可欢最终又将视线落在被自己踩断的高跟鞋上。

    这可笑的高跟鞋,这可笑的裙子……

    她今天花费了不下五位数的装扮,在别人的眼中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笑话……

    拿起脚上那只摔断了的高跟鞋,秦可欢将另一只也丢开,然后就像是个疯子一样,从这样多人的阳台上冲了出去……

    这里,她一刻也不想留。

    “可欢?”刚刚下去拿新鲜牛肉上来烧烤的左千城上楼的时候,正好撞见的就是秦可欢丢开了鞋子,不顾一切的冲下楼的场景。

    那一刻,左千城也甩下了手头上拿着的那些东西,大步的跟了上去:“可欢,发生了什么事情?”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天台上的人也渐渐的回归到了现实。

    而最先出现的,是嬉笑声。

    一侧,周子墨搂着苏梦瑶,笑的捶胸顿足。

    “谈老大,你他妈的真的太帅了,连老子都佩服的五体投地。”顾念兮转过身的时候,看到的果真是周子墨笑的眼泪都快要掉出来的场景。

    这个周子墨,向来都是个粗神经。

    这个世界上,大概除了他家周太太,没有什么人能让他有所怜惜。所以,即便刚刚秦可欢被谈逸泽伤的遍体鳞伤,他还是能笑得出来。

    正因为不在乎,所以他不会感觉到任何的痛楚。

    “周先生,你该安静一下了!”苏梦瑶看到这周子墨如此张扬的大笑,没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我很安静啊,不过只是在提出我的看法罢了。周太太,难道你不觉得,我们谈老大刚刚真的很帅么?”说到这的时候,周子墨还有模有样的学着谈逸泽刚刚的绷着脸的样子,道:“你打不过我!”

    然后,这粗线条的周子墨又是一顿捶胸顿足的笑。

    “周先生,你再笑的话,今晚给我睡沙发!”

    好吧,和这粗线条的周子墨认识,有时候也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至少,现在的周太太大概是这么认为的。

    狠狠的瞪了周子墨一样之后,周太太撇开他的手,冷眼瞪着自家男人。

    “别啊,周太太。是谈老大招蜂引蝶的,又不是我!”周子墨的目的很明显,将周太太的注意力从自己的身上移开,这样今晚他就不用睡沙发了。

    “可你笑了!”

    “我没笑了。周太太,我真的知道我错了……”

    “真的?”

    “真的!”

    “……”看着面前上演的那一幕,有时候顾念兮真的不明白,在人前那么高大威武的周警官,为什么会那么害怕睡沙发。

    特别是,明明在别人面前都挺彪悍的一个男人,在苏梦瑶的面前却是乖顺的像是一只金毛犬。

    但想来想去,她还是想不明白。

    也罢,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就像她家一样,在他们的家里,她家谈参谋长永远是头头。她顾念兮只能被她家的谈参谋长欺压着。

    表面上看起来,她的生活很悲催。

    但实际上,除了他谈逸泽能欺压她顾念兮之外,其他任何人要是敢动她顾念兮的话,他家谈参谋长绝对是第一个挺身站出来保护她的。

    想到这,顾念兮又转身,看向身旁的谈参谋长,而后将自己的小脑袋埋在谈参谋长的怀中。

    谈逸泽感觉到怀中的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在动弹之后,低头一看。

    这一看,便和顾念兮的大眼对上了。

    “小东西,想什么呢?”

    “我在想,秦家的势力好像也蛮大的。我家谈大爷这么护着我,不怕得罪他们么?”

    歪着脑袋,靠在谈逸泽的怀中,顾念兮听着她最喜欢的节拍。

    “秦家势力是蛮大的,但你家谈大爷也不是绵羊。”换句话说,他谈逸泽也不是吃素的。

    因为这一句话,顾念兮的小脸上也扬起了弧度:“那我就放心跟着我家谈大爷了,反正有肉吃!”

    说着,她扬起了弧度的小脸,在谈逸泽的怀中蹭了蹭。

    虽然,这不过是一个戏弄的动作。

    但落进谈逸泽的眼眸里,却能让他的唇角也跟着扬起。紧接着,他也加大了环着顾念兮腰身的力道。

    而感受到谈参谋长力道的顾念兮,嘴角的弧度也拉大了些。

    “你打不过我。”

    其实,这话顾念兮也知道,这对喜欢了谈参谋长那么多年来说的秦可欢来说,那是多大的打击。

    明明,她的谈参谋长刚刚看起来真的太绝情了。

    可为什么她顾念兮,却越是喜欢他了呢?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再度见到苏悠悠,是这个周末。顾念兮不用上班,就直接杀到了苏悠悠医院来了。

    其实,从那天约好去左千城家里吃烧烤,顾念兮没有等到苏悠悠。听她电话里的支支吾吾,顾念兮觉得有些不安。从那天之后,顾念兮几次三番的打电话想要月顾念兮出来,但都被她给拒绝了。

    没有办法,顾念兮只好趁着这个周末自己不用上班,直接到医院将她给活抓了。

    顾念兮是最清楚苏悠悠的脾气的了。

    这丫头要是真的不相见你的话,没准真的会躲上十天半个月的。

    可顾念兮不放心她,所以她不可能能忍上十天半个月。

    于是,今天天空还飘着雪,顾念兮就出门了。

    不过这么冷的天出门,对于顾念兮来说,还真的是一门考验。

    好在,今天出门的时候正好谈参谋长要去上班,也顺路将她给带了过来。

    当然,某个迷糊的小女人自然也不会知道,昨天她在被窝里给苏悠悠打完电话之后嘟囔着今天一大早就要到医院去逮着苏悠悠的那些话,都被躺在她身边的男人给听了去。

    所以她今天能搭上谈参谋长的“顺风车”,也绝非偶然。

    到了医院,顾念兮轻车熟路的到了苏悠悠所在的办公室。

    因为才刚刚上班,所以诊疗室里的人有点多。

    顾念兮只好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

    等到苏悠悠将诊室里的那几个都看的差不多,她伸了伸懒腰的时候,终于憋见了正站在门外的顾念兮。

    “兮丫头,你该不会也得了什么妇科疾病吧?”

    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冲了出来。

    “苏悠悠,你诅咒我!”

    顾念兮当即腮帮子鼓鼓的。

    “姐姐错了姐姐错了。姐姐知道你是来关心我的,是领导来慰问来着,行了吧!”能让苏悠悠心甘情愿吃瘪,也就是顾念兮了。

    对于苏悠悠来说,顾念兮是她独一无二的妹妹。

    “怎么了,今天不用上班,还裹得跟个粽子一样出来溜达。”和诊疗室的同事打了一声招呼之后,苏悠悠便带着顾念兮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

    咖啡厅里有暖气,比医院里暖和了一些。

    到这,顾念兮的脸色也恢复比较红润的状态。

    “要不是为了见你这个大忙人一面,我需要这样艰辛么?”顾念兮抱着冒着热气的饮料,还有些哆嗦。

    她的言下之意,苏悠悠自然听得出她是在说自己这几天都不肯见她一面。

    “好好好,姐姐知道错了。过会给你买板栗,给你赔不是,成不?”和上一次见面,这一次苏悠悠总算穿的正常了一些。只不过,她的脸色看上去不是那么好。

    “悠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昨晚上没有休息好?”顾念兮根本就没生她的气,对于苏悠悠,她更多的是担心。

    “哪会?没看到姐姐春风满面,春风得意。”苏悠悠乐呵呵的抱着饮料牛饮。

    可顾念兮却看到了,她嘴角不自觉浮现的苦涩。

    如果不是不开心,苏悠悠不会有这样的表情。

    如果不是因为害怕她顾念兮发现,苏悠悠更不会狂灌着饮料,来假装开心。

    可苏悠悠,难道你不知道,你越是这样我会越担心么?

    “春风得意的人,眼圈会比墨黑么?”顾念兮扫了她一眼,便发现在她的这句话落下之际,苏悠悠抱着阴冷的那只手明显的僵住了。

    但很快,苏悠悠所有的情绪,还是被她掩藏在那抹灿烂的笑脸之下:“眼圈?哪里?姐姐这是烟熏妆懂不懂?这年头,流行姐姐这个调调!”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苏悠悠又害怕顾念兮问自己其他的,便赶紧又开了口,道:

    “得了,这是我们艺术圈的事情,叫做低调的忧伤,你这小丫头片子是不会懂的!”

    片刻之后,她又开始转移话题了:“对了,上一次的烧烤有什么好东西吃没有?姐姐都馋了好几天了,没想到竟然去不成!”

    “吃?没有掀桌子走人就算不错了!”其实,顾念兮也清楚,刚刚的苏悠悠提起这些不过是为了转移话题。但她最终还是没有揭露苏悠悠。

    因为顾念兮清楚,苏悠悠要是真的不想说的事情,自然是咬紧了牙关。

    任凭你怎么忽悠她,都很难从她的口中得到蛛丝马迹。

    看来,想要知道苏悠悠现在过的幸不幸福,只能从另一个当事人下手了!

    “哟,谁惹到我们家兮丫头了。跟姐姐说说,今晚姐姐带几根黄瓜,把她丫的给戳破!”

    好吧,这就是苏悠悠。

    即便有些忧伤,有些不幸福,但还是很黄很暴力。

    “还不是那个叫做秦可欢的……”

    眼看这苏悠悠心情不好,顾念兮只能找一些乐子给她。

    这,也就把上一次在左千城家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和苏悠悠说了。

    “小三后备役?这个形容词还真的用的太贴切了!还有你家谈参谋长,这一次的表现还真的不错。看来,我要给他加加分了!”

    苏悠悠说到这的时候,眼眸里也出现了一丝哀伤。

    如果,她的凌二爷也能像顾念兮的谈参谋长一样,那该多好?

    “呵呵,我后来也问我家谈参谋长了。他说了,秦可欢在他的印象中就跟男人没有什么区别。他说了,如果抱着那样的女人,估计每天晚上都会做恶梦。”

    “那是,我要是谈参谋长,也绝对只赖着你。与其抱着和男人没有什么区别的秦可欢,还不如抱着你这样前凸后翘的妖精。”说到这的时候,猥琐的苏悠悠又将视线落在顾念兮的胸口上,道:“嘿嘿,小妞最近又长个头了?”

    “你个女流氓!”顾念兮被苏悠悠一打趣,小脸直接飙红。

    “我不是女流氓,我要是女流氓的话,你以前就该长个头了。流氓的,应该是你家谈参谋长,要不是他天天都帮你推拿按摩,你认为你的个头能长这么快么……”

    这天,顾念兮和苏悠悠的见面,除了确认她没有明显的外伤之外,其他的时间都被这个猥琐的妇产科女医生调戏着……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临近新年,顾念兮开始放年假了。

    今年的新年,照样还是在谈家大宅过的。

    不过她却觉得,他们的小公寓也该收拾一下。

    好像从前一阵子,她和谈参谋长闹了矛盾,然后回了一趟d市之后,就没有再回去过。

    于是,这天的中午,顾念兮在吃过午饭之后,便回到她和谈逸泽的小公寓里。

    临近过年的这几天,其实是谈参谋长最忙的时候。

    一连几天,这个男人都没有回家了。

    不过这样也好。

    顾念兮打算,趁着谈参谋长忙的这几天,将他们的小公寓打扫干净,顺便给谈参谋长一个惊喜。

    谈家的小公寓,大半年都没有住人了。

    这里,已经被蒙上了许多的灰尘。

    但这里的一切,却还是顾念兮所熟悉,所怀念的。

    想当初,她就是被他家谈参谋长给强行拉上床的。

    看着熟悉的床,看着熟悉的布置,顾念兮突然有些怀念他们刚开始认识的那段时间。

    在房子里游荡了好一会儿之后,顾念兮找来拖把,便开始打扫工程了。

    而在做这些的时候,顾念兮也发现了当初她和谈逸泽闹别扭的时候,随意丢在墙角的那套“警服诱惑”。

    那天走的急,顾念兮根本就没有机会在家里将这件衣服打开。

    所以,这件衣服除了包装袋上有些灰尘之外,还是干干净净的。

    谈逸泽来电话的时候,顾念兮已经将整个房子都打扫的差不多了。

    此刻,她坐在刚刚换好床褥的床上,身侧摊开的,则是那件“军服诱惑”。

    “小东西,在做什么呢?这么久才接电话?”电话里,谈参谋长的声音有些低哑。

    虽然和她谈话的时候,他的心情听上去不错。

    但顾念兮还是听出了,男人嗓音里的疲惫。

    看来,这几天他都没有好好休息好。

    “你猜?”环顾这个小公寓,顾念兮的嘴角扬起。

    “小东西,还搞神秘。爷爷刚刚说了,你出去了。”电话里的男人,又是不可遏止的轻笑。

    顾念兮几乎可以想象到,若是这男人现在在自己的面前的话,现在他的嘴角绝对是高高扬起的。而且那弧度里,还有那份专属于她顾念兮的宠溺。

    只是想着想着,顾念兮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老公,你说爷爷说我出去的?这么说,你现在在家?”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顾念兮感觉那颗在自己的胸口乱蹦的心脏,此刻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因为,她家的谈参谋长已经出差好几天了。

    而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也只有她顾念兮独守空闺。

    每一夜,她都睡的不是那么的好。

    几乎半夜,都会惊醒。

    因为,没有她家谈参谋长的怀抱……

    她,都等了他好几天了。

    “你说呢?你老公结束任务就急急忙忙的赶回家了,小东西你倒好,给我玩失踪。看我抓到你,不好好惩罚你一顿!”

    他的话语里,依旧带着那抹无声的笑意。

    听得出,他的心情很好。

    而这一刻,顾念兮也确定了,她家的老东西是真的在家。

    “人家没有玩失踪,你要回家都不跟人家说一声。早知道你今天下午要回家的话,打死人家都不会离开的!”因为,想要见到老东西的心,是那么的迫切。

    “行,算你能说会道,把本大爷哄的龙心大悦。说吧,你现在在哪里,我现在就过去接你!”说这话的时候,谈某人已经握着车钥匙,钻进了自己的车上。

    将车钥匙插到钥匙扣里的时候,谈某人的手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手指,也有些轻微的颤抖。

    似乎,现在的他正极力抑制着某种情绪的蔓延。

    是的,他也像她想要见到他那般的想要见到他的小东西。

    想要,将她好好的抱在自己的怀中……

    “我在家!”几乎,当谈逸泽说出他想要过来接自己的时候,顾念兮就回应了。

    因为,她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回到谈参谋长的怀中。

    “小东西,别说笑了。我都在家里上上下下找了好一阵子了,你要是再敢说笑的话,看我待会儿见到你不好好的收拾你。”

    大半年都住在谈家的谈逸泽自然没有想到,顾念兮此刻说的是什么地方。

    “老东西,你犯糊涂了。人家不在谈家大宅,人家在我们两个人的小家里!”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的嘴角也忍不住勾起。

    那一刻,男人的眸光微动。

    那比琉璃盏还要明亮上几分的眸子里,闪着细细碎碎的光芒。

    “好,原地待命。我马上过去!”

    说完,男人便挂断电话了。

    他不在的时间里,小东西会到他们两个人一起呆过的小窝里。

    这是不是说明,他的小东西也像自己想她那样的想着自己?

    这是不是也说明了,他谈逸泽在他小东西的心里,也占有一席之地了?

    想到这,谈逸泽从自己的黑色大衣里掏出了那个绒线盒子。

    这个盒子里,有上一次他来不及送出去的礼物。

    这一次,谈逸泽不管怎样都想要将这颗钻石戒指套上小东西的无名指。

    就算现在在她心里的不是自己,就算她爱着的还不是自己,那又怎样?

    只要,他谈逸泽爱着她,将她牢牢的套在自己的身边,就够了……

    想到这,谈逸泽收起了那个绒线盒子之后,便加快了马力,让车子如同离弦之箭一样,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而相较于谈逸泽,这边的顾念兮则在挂断了电话之后,兴奋的就像只兔子一样,在他们的大床上蹦蹦跳跳的。

    盼望了好几天了,总算要见到她家谈参谋长了,她顾念兮能不高兴么?

    跳着跳着,顾念兮又想到了什么。赶紧站到梳妆镜前方,打理了一会儿自己的头发。

    她可不想要盼望了那么久的谈参谋长看到的是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自己。不过好在,刚刚她一顿狂奔乱跳之后,原本呈现病态白的小脸上,也扬起了两朵红晕。

    此刻的她,一整张小脸看上去就像是个熟透了的苹果。

    再加上娇艳欲滴的红唇,光是自己看着自己,都觉得有些妖冶。

    可顾念兮觉得这还不够!

    她和谈参谋长分开了那么多天,难得才能再见上一面,这样的见面会不会显得太过于单调了?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正好看到了镜子后方的那件“军服诱惑”……

    这衣服,从上一次买回来想要给谈参谋长惊喜,好像还没有用过吧?

    如果谈参谋长看到她穿成这样,会不会……

    会不会兽性大发?

    估计会!

    她家的老东西,其实面对她的时候,经常就是头野兽。

    可她,也好喜欢兽性大发的他……

    于是,在思索了一阵子之后,某个女人便拽着那套衣服,走进了洗手间里。

    距离买这件衣服的时间,好像不过半年。

    可顾念兮却觉得,这衣服好像缩小了一个尺码吧。

    她还记得,买这件衣服的时候,她没有忘记试穿的。当时,顾念兮也记得,自己穿上这一件衣服的时候,大小刚好的。

    可为什么现在,腰身上的那块布料好像突然变大了,有些宽松。

    但这还不是问题所在。

    最关键的是,为什么这衣服的胸围好像足足缩小了好一圈?

    明明上一次穿着刚好合身的,现在这一件穿上去却有种快要将衣服挤裂开来的感觉?

    站在镜子里,顾念兮真的觉得有些悲催了。

    不过才半年的时间,这种衣服难道不穿也会变型?所以,她的胸口才会被这件衣服挤得有些变型?

    看着镜子里,那个腰不盈一握,而胸口却呼之欲出的自己,顾念兮的小脸一阵躁红。

    呜呜,为什么才半年的时间,她的身材就变了样?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顾念兮都有些恨不得调戏一番了。怪不得,上一次见面,猥琐大婶苏悠悠会那么调戏自己?

    可顾念兮真的想不出,最近自己到底吃了什么东西,怎么都被全都被这一块给吸收了?

    但顾念兮还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的时候,大门处便传来了声响。

    紧接着,脚步声传来……

    而这脚步声,正是顾念兮这段时间,几乎梦里都会听到的。

    那是,她家谈参谋长的脚步声……

    可怎么办,她还没有做好准备,用这样一身装扮,来面对她家谈参谋长……

    不过,上帝向来都是爱和她顾念兮开玩笑的。

    例如她没有做结婚的打算,就被她家的谈参谋长拉进了民政局。也像现在,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她家谈参谋长的声音,就出现在她的背后:“小东西!”

    ------题外话------

    依旧是一万字。不过今天想问问大家,对于苏悠悠和凌二这段婚姻的看法。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