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54章 谈大爷,请自重!

    都说,一天的早晨是男人精力最为旺盛的时候。

    对于谈参谋长来说,当然也不例外。

    虽然昨晚上已经奋斗了一整个晚上,但早晨的精力依旧无限好。

    将顾念兮折腾了个够本之后,男人这才下了床。

    只是,昨晚上卖力演出的明明是谈参谋长,今天早上挥洒热汗的同样也是谈参谋长,为什么他起床的时候看起来,精神头依旧是那么的足?而她顾念兮,现在却累的起不了床?

    “记得过会儿就起来吃饭,别饿到自己了!”谈某人似乎早已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收拾好了自己的衣服之后,便又凑到她的身边,搂着她浑身还带着汗水的小身子道。

    “知道了,你还不快点去上班,都要迟到了!”大白天的,她还真的不是很习惯和谈参谋长这么亲热的呆在一起。

    伸手,女人轻推了男人一把。

    而这么一推,顾念兮又看到了自己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

    铂金闪着银白色的光芒,在谈参谋长的绿色军服的衬托之下,尤为惹眼。

    其实,铂金类的饰品,顾念兮也不是没有。

    还记得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楚东篱送给她的就是一条铂金项链。

    至今,那条项链都还躺在她顾念兮的首饰盒里。

    可顾念兮从来也不觉得,这样的光芒有多么的刺眼过。

    即便上一次从谈参谋长的呢子大衣里无意间发现了这枚戒指,她也没有觉得这枚戒指的光芒让人寝食难安。

    可为什么这枚戒指在戴到自己的小手上之后,顾念兮却经常有这样的感觉?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顾念兮越戴这枚戒指,总是觉得难受。

    总感觉,这枚戒指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可这戒指,明明和上一次她从谈参谋长的口袋中掏出来的一模一样。甚至,连那个装着它的绒线盒子,也是一样的。

    可她顾念兮,为什么会有这样诡异的感觉呢?

    “我这不是担心你这小东西?”轻轻刮了一下顾念兮的鼻尖之后,谈某人又是一阵轻笑。

    低头看向小东西的时候,男人自然也注意到了顾念兮落在戒指上的异样神情。

    “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戒指好漂亮……”

    听到谈参谋长的声音,顾念兮回过神来。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本能的将自己的对戒指的看法掩藏了起来。

    只不过,谈某人的洞察能力,向来是惊人的。

    这会儿,听她这么说的时候,他那双幽深的眼眸竟然直视着自己,像是恨不得从中读到什么东西似的。

    当即,顾念兮将自己的小手攀附到了谈参谋长的脖子上,然后道:“老公,谢谢你。”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谄媚的在谈参谋长的脸颊上落下自己轻柔的吻。

    这老男人每一次,都能轻易的读懂她的心思。

    这也是,顾念兮为什么此刻这么慌乱的原因。

    不过她现在似乎也掌握了一项技能,就是在她家老男人的面前谄媚。

    而这,虽然不能直接影响她家老男人的判断能力,但起码能糊弄得过一时。

    “小傻瓜。”果然,在女人的殷勤献好之下,谈某人那双幽深的眼眸再度归于平静。轻轻掐了掐她的脸蛋之后,他的脸上又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好了,不和你闹了。今天早上已经被你连早餐的时间都给榨去了。回来你再榨取我,再让你榨个够本。”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谈某人便放开了她的小身子离开了。

    而顾念兮则被男人逗得有些牙痒痒,抓起床边上放着的那个抱枕就直接朝着男人的身上丢了过去。

    不过,谈参谋长的躲避能力向来是高超的。

    这不,她的枕头才一甩过去,谈某人的身影便闪出了卧室大门。而后大门一关上,那个本该砸向谈某人的枕头这才姗姗来迟,撞在了大门上,然后华丽丽的落在地面上。

    “老男人,讨厌!”

    明明早上强行压在她身上的是他,因为缠着她所以连早餐时间都没有的人,也还是他谈逸泽。做完了倒好,将所有的责任都归到她顾念兮的身上?

    越想,某个小东西越是生气。

    凭什么,这老男人老是占尽了上风?

    为了泄愤,她又将谈某人的枕头欺压在自己的腿上了。

    用脚丫子狠狠的踩了几下,顾念兮还觉得不够。

    于是,爪子也隆重登场了。

    只是抓挠了谈某人的枕头好几下之后,顾念兮又被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钻石戒指的光芒给吸引了过去。

    这个钻石戒指,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可明明,这和当初在谈参谋长的妮子大衣里发现的那一枚,从外观上明明是一样的。

    那一刻,顾念兮本能的将那枚戒指从自己的手上脱下来,本来是想要将戒指拿出来玩一玩,顺便再看仔细研究一下的。

    可就在戒指脱落的时候,顾念兮却在这枚戒指上面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

    记得,上一次从谈参谋长的大衣里发现这枚戒指的时候,顾念兮还在指环的内部摸到了一线凹痕。

    而那时候,她也将那枚戒指放在灯盏之下,看清楚了那枚戒指的指环内部,其实还刻有“z≈x”的字样。

    那代表着,是谈逸泽和顾念兮!

    可为什么,在这枚戒指上面,顾念兮却找不到任何的凹痕?

    刚开始,顾念兮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来不及在被谈参谋长脱的光溜溜的身子上套上一件衣物,就抓着那枚钻石戒指来到了大窗前。

    本来,她还当心是不是家里的灯光太过于黯淡了。所以想借着窗户外面的那些光线,看清楚戒指。

    可当这枚钻石戒指暴露在阳光下的时候,顾念兮却发现,这戒指的指环内部,光秃秃的……

    什么痕迹也没有!

    在阳光之下的那枚钻石的棱面,被折射出无数种光芒,刺眼的顾念兮一时间睁不开眼。

    原来,这不是她顾念兮的错觉。

    这枚戒指,真的和上次她在谈参谋长的口袋里发现的那一枚,不是同一个!

    因为那枚戒指里雕刻着“z≈x”的字样,顾念兮绝对有理由相信,谈参谋长的这枚戒指一定是想要送给自己的。

    所以,谈逸泽一定不是换走那枚戒指的人。

    也就是说,这枚戒指一定是在谈逸泽送到自己的手上之前,被掉包了!

    但这掉包戒指的人,到底是谁?

    他图的,是钱,还是……

    但如果是钱的话,那为什么在掉包这枚戒指之后,他又找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送来?而且,还是在谈参谋长没有发现的情况下?

    但若不是钱,那这个掉包了戒指的人,到底是图什么?

    看着这枚在阳光下放射着璀璨光芒的钻石,顾念兮突然陷进了深思……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因为发现了谈参谋长送给自己的戒指被掉包了,所以一整天的时间,顾念兮的情绪都不是那么好。

    看到顾念兮竟然窝在大厅里没有出门,舒落心便上前。

    其实这段时间,舒落心一直都在找机会想要讨好顾念兮。

    当然,本质上舒落心其实并不屑于讨好任何一个人。除了,为了自家儿子……

    眼看着,离谈老爷子和陈家孙女约定好的日子就要到了,谈逸南那边看上去没有什么事情,但舒落心这边已经急的焦头烂额的。

    也不知道谈逸南那天到底是抽的什么风,竟然和谈老爷子约好要去和陈家的孙女见面。

    现在还好,见面是见面。但若是谈逸南再一个不小心抽风,说要和陈家孙女结婚去,那她舒落心今后的日子可真的没有什么盼头了。

    虽然谈逸南的脾气,舒落心也琢磨不透。但她却知道,这谈逸南所做的决定,都和顾念兮有关。

    所以,能阻止得了谈逸南去相亲的,就只有顾念兮了。

    这几天,舒落心一直都在找机会和顾念兮说上话。但一直都没有找到什么好机会。

    而现在,顾念兮竟然一个人呆坐在沙发上,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见自己今天本来准备熬着自己喝的银耳莲子粥盛了出来,舒落心便端着那个精致的小碗来到顾念兮的面前。

    “兮兮,喝点这个吧。这银耳莲子粥,对我们女人很好的!”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已经将这一小碗的银耳莲子粥放到了顾念兮的面前。

    “不了舒姨,我刚刚吃饱了。”除了板栗,顾念兮一般不那么喜欢吃零食。

    再说了,其实她也清楚这舒落心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

    憋见那碗银耳莲子粥,她本能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只有一小碗,吃下去也不会饱到什么地方去。听舒姨的话,把这个喝了!”舒落心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其实,要她做到这个份上,还真的很难。

    以前,还以为霍思雨是什么市长千金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细心的哄着她过。

    倒是这个顾念兮,明明现在还不是她家小南的媳妇,却让她耗费了这么多的精神。

    “舒姨,我是真的吃不下。”是不想吃,也没有心情吃。

    今天发现了谈参谋长送给自己的戒指被掉包之后,顾念兮所有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一门心思都在想着,到底谈参谋长原本要送给自己的那枚戒指,到底落进了谁的手里。

    其实,那戒指和这枚戒指,是一模一样的。

    无论是价钱还是形状,也没有差到什么地方去。

    可关键,就在于谈参谋长的那枚戒指上刻着的“z≈x”字样。

    顾念兮承认,自己其实也有些小心眼。

    除非真的是她顾念兮的东西,不然她是不会要的。

    “吃不下?那就等过一会儿,我再给你热热吧!”见顾念兮连看都没有看她的银耳莲子粥一眼,舒落心自然也清楚了什么。

    眉梢里,也有着一闪而过的怒色。

    她舒落心,好歹也是这个家现在的女主人。虽然是继母,但怎么说也是她顾念兮的长辈。讨好人的事情,本来应该是她顾念兮该做的。

    现在倒好,变成她舒落心在做。而顾念兮,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让本来就争强好胜的舒落心,哪里忍受的了?

    可没有办法,只要是关乎到她的小南的事情,对于舒落心来说,都是大事情。

    所以,再怎么不能忍的事情,她都会咽下去。

    将所有的情绪全都掩藏好之后,舒落心的嘴角又轻轻勾起,让她看上去真像是一个好脾气的婆婆一样。之后,她才开口,小心翼翼的道:“兮兮,你来这个谈家也有一年了吧!”

    “嗯,一年多了!”顾念兮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眼眸里流窜着的光芒证明,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将心思落在舒落心的话上。

    “那这一年多来,舒姨可有亏待你的?”见顾念兮没有厌烦自己的话,舒落心又继续开了口。

    这话,倒是引起了顾念兮的关注。

    “嗯?”

    当下,顾念兮的眼眸微微转了下,有种诡异的光芒在那一处稍纵即逝。

    而顾念兮此刻的小脸,是低垂着的。

    前额有几根发丝,也挡住了她的侧颜。

    所以此刻的舒落心,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一张完整的小脸,更不可能看清楚刚刚顾念兮脸上闪现的怪异。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舒落心也将顾念兮刚刚从鼻子了哼出的那个鼻音,当成了她的回应。此刻,她有些兴奋的抓起了顾念兮的小手,道:

    “没有吧!所以舒姨现在想要请求你一些事情,兮兮你能不能答应下来?”

    “什么事情?”被抓住的小手明显的一僵,而后又安静了下来。

    而从顾念兮的红唇里传来的声音,似乎也没有什么异样。

    唯有那双被前额的齐刘海微微挡住的眼眸里,又是一闪而过的精光。

    亏待?

    自从她顾念兮进入这个家门,这舒落心闹出来的事情,还少么?

    她的消停,也就仅限于霍思雨离开谈家的这阵子。

    不过看似平静的相处之下,其实却是波涛暗涌。

    这舒落心和谈逸南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其实顾念兮也不是不知道。

    只是能让舒落心今天这么肉麻的抓着她顾念兮的手的,会是什么事情?

    这个,顾念兮倒是有兴趣想要好好的了解一番。

    “兮兮,小南要去相亲了!”就顾念兮的回应中,舒落心开了口。

    而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她的眼眶也红了起来。

    还不得不承认,这舒落心的演技,还真的不输给霍思雨分毫。

    前一秒钟,不是还和自己把话家常?这一秒,却已经是声泪俱下。连奥斯卡影后,都自叹不如了。

    “这事,我知道。不是好事一件么?我听爷爷说,当年老陈还和他是同一个军区的。”

    看着舒落心这多姿多彩的表情,顾念兮继续按兵不动。

    她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也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起伏。

    唯有被发梢遮挡下的唇角,却勾出一抹诡异的弧度。

    这样的笑容,看似很平常。但在这样的氛围下,却更像是掌控了全局。而她顾念兮,正在等待一出精心策划的闹剧。

    她的话,也漫不经心。

    但若是稍稍一注意,便会发现其实她的话里其实也暗含着一抹讽刺的味道。

    她说谈老爷子和陈家的老爷子是同一个军区的,其实不过是在变相的讽刺舒落心,这陈家和谈家,其实也算门当户对。

    若是寻常,这舒落心一定一下子就听出来了顾念兮的嘲讽。

    但因为现在的舒落心已经被谈逸南搅和的焦头烂额了,只想尽快找到什么人阻止那一场相亲,所以根本就没有时间细想这顾念兮的话是什么意思。

    听到顾念兮的这番话,舒落心看上去更来劲了:

    “好事?不,兮兮这你就不懂了。你是不知道,这陈老爷子虽然也是退伍军人,但他家和咱家早就不一样了。”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掐着顾念兮的小手,越是紧了。

    这样的力道,让顾念兮有些不适应,也让她好看的柳眉,微微一皱。

    但为了摸清楚,这舒落心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顾念兮只能继续按兵不动。

    “他家的家产,早就被他大儿子拿出去下海,亏损了一大笔了。若不是现在有陈老爷子在,估计连陈家的名号都保不住了。再说,老爷子介绍的那个陈家的孙女,还是他老陈家的二儿子生的。众所周知,这老陈最爱的还是他的大儿子,要不是这样的话,当年他大儿子在败光了陈家的财产之后,就该被敢出门了。你说,老爷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陈家的这个小孙女,摆明就是个爷不疼,奶奶不爱的孩子。这娶进门,根本就讨不来一丁点的好处。”

    顾念兮没有任何的反抗情绪,任由着舒落心抓着自己。而舒落心也在这样的情况下,越说越带劲了。

    “再说了,那个孩子我也见过。都出来工作那么多年了,现在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司小职员。这么没有上进心的孩子,真的不适合出现在我们谈家!”

    更准确来说,不适合当谈逸南的媳妇。

    虽然,舒落心圈子里的那些姐妹们都告诉她,找儿媳妇一定要找一个老实本分的。这样,将来她舒落心要是老了,也不至于日子不好过。可她舒落心却不同意,她一直找的比较强势的孩子。这样,将来可以给给谈逸南当把手,好让他将谈家所有的财产全都收在囊中。

    刚开始,顾念兮是还没有进得了她的眼里,虽然她有个当市长的爸爸。可后来,顾念兮在明朗集团所做的,都传到了舒落心的耳里。

    无疑,这么能干,又有着好的背景的顾念兮,便是她舒落心一直在为谈逸南找的最合适的人选。

    最重要的是,顾念兮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能走进谈逸南心里的人。

    这也是,今天舒落心找顾念兮谈话的最主要原因。

    “舒姨,两个人适合还是不适合,不是我们这些外人能说的了的!”听舒落心的话,顾念兮只是轻笑。似乎,她也听出了,今天舒落心此行的目的。

    而舒落心也在听到了顾念兮的这话之后,抓着顾念兮的手突然紧了又紧:“是,两个人适合不适合,是我们这些外人说不了的。但兮兮,你对小南来说,从来就不是外人!”

    她的意识是,谈逸南一直都喜欢她顾念兮。

    可打着动之以情的舒落心却在这个时候,憋见了顾念兮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嘴角上所带着的那抹轻笑……

    而顾念兮也接触到了舒落心的眼神,当下那抹笑容也变得越发的明显。

    不是外人,难道还是内人不成?

    这舒落心,好像越来越摸不清楚状况了!

    她顾念兮现在是谈逸泽的老婆,不是谈逸南的。

    “舒姨,这话您说的不大对吧。我虽然是小南的大嫂,但怎么也算不上内人是吧?再说了,婚姻这回事,都是本人自己决定的。父母都不好插手的事情,我这个大嫂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去说的?”

    既然被舒落心发现了自己嘴角的那抹笑容,顾念兮也就不躲躲藏藏了。干脆拨了拨自己的发丝,将自己那张小脸上的笑容呈现在舒落心的眼下。

    她三番两次的在舒落心的面前自称为谈逸南的大嫂,听上去无意。但实际上她是在告诉舒落心,现在她和谈逸南之间仅有的那点关系。

    不要以为她是长辈,就可以拿着什么随随便便的欺压着她顾念兮!

    “这……可好说歹说,你和小南之间以前也是恋人关系,兮兮你怎么舍得看小南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其实舒落心更想说的是,你怎么舍得看谈逸南娶一个没有什么能力,一看就不可能帮谈逸南继承家产的人?

    当然,在顾念兮还没有真正的成为她舒落心的盟友之前,她舒落心也不会傻到打草惊蛇。

    “舒姨,您也说了,我和谈逸南的是恋人关系,那是以前的事情。既然是以前的关系,我又怎么好插手他要不要去相亲的事情?”

    说到这,顾念兮站了起来,显然她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和舒落心在这里闲扯。

    “舒姨,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还有点事情要先出门了。”说完,顾念兮拽着身侧的大衣,就离开了。

    留下的,是一脸错愕的舒落心。

    一直以为,顾念兮虽然不好对付,但怎么来说都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应该比较容易对付。

    可现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她的能力提高了不少不说,连嘴皮子的功夫也不在话下。若是这样的孩子成了谈逸南的对手的话,再加上她身边那个阴险狡诈的谈逸泽,这样她的小南还有胜算么?

    想到这,盯着面前那一碗银耳莲子粥看的舒落心,陷进了沉思。

    然而陷进深思的她却不知道,刚刚她和顾念兮对话的这一幕,正好落进了某双黑色眼眸中……

    小的拐不走他的媳妇,老的也出手帮助了?

    要不是他刚刚上班的时候落下了一点东西在家里,这会儿正急着回来找那东西,还真的不知道他们竟然都背着他谈逸泽对他的媳妇做这样的勾当!

    看来,不将他媳妇拐进狼窝,他们这对母子还真是难善罢甘休了!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中年女人,隐藏在黑暗中的男子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指发出一阵细碎的声响。那是,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而发出来的。

    这么让人骑在头顶上,可不是他的作风。

    看来,他是时候该找个机会告诉他们,这小东西是谁家的媳妇了!

    想到这,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男子,嘴角突然轻勾。

    但那抹笑容里,却找不到任何的温度……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晚饭过后的时间,顾念兮都喜欢和谈老爷子一起看电视的。

    但今天,却是一个例外。

    好像从一大早知道了谈参谋长送给自己的那枚戒指被掉包之后,顾念兮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来。

    晚饭过后,她便上了楼。

    一个人关在卧室里,站在窗前,看着这个城市的灯火一盏盏的亮起。

    “怎么了,今天怎么病怏怏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顾念兮站在窗前,眺望远处不久,便落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窗户外的那个世界,比较黑。而这一端,比较明亮。两端形成的反差之下,这面镜子便被折射成了一面镜子。而顾念兮也就是在这扇窗户折射成的镜子下,看到了身后的那个男人。

    或者应该说,其实从这个男人进来的时候,顾念兮就看到了。

    只是,她一直都保持着原样,等待他的上前。从这面镜子里,顾念兮和那双黑眸不期而遇……

    他的眸色,很深。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顾念兮便发现了这个特点。

    他的眼眸,比寒潭还要深邃上几分。

    看着她的时候,更像是一把无形的锁。能将她困住,能让她一下子被他看穿。

    此刻,他依旧用这样的黑眸对着自己。

    那眼神,是那么的犀利。

    顾念兮毫不怀疑,自己心里所想的,就快要被他看穿。

    但眼下,她却一点慌乱都没有。

    既然自己藏不住,倒不如让谈参谋长发现了也好。

    可就在顾念兮以为自己的所有就要被看穿的时候,那只指尖微凉的大掌,却落在她的额头上。

    那熟悉的男音,在她的耳际响起:“来,我看看!”

    缠绵,婉转……

    比大提琴的声音,还要动听。

    不得不承认,那微凉的之指尖落在自己的额头上,真的就是一种享受。

    让顾念兮,不自觉的想要闭目享受。

    但就顾念兮的眼睛即将闭起来的时候,却感觉到那微凉的指尖突然迅速的朝下滑了下去,落在某片高耸地带。片刻之后,带着轻笑的男音,从自己的耳际传来:

    “没有发烧。会不会,是发骚了?”

    谈逸泽你大爷的!

    你才发骚,你们全家都发骚!

    听了男人的话,顾念兮在心里呐喊着。

    当然不用睁眼,顾念兮也知道,身后那个男子此刻必定嘴角轻扬。

    在一起一年多时间了,这老流氓老是爱曲解她的意思,她又不是不知道。

    每晚,要是没有好好的满足他,第二天男人醒来就会一整天的怨气。

    而后,谁要是轻易的惹了他,绝对跟捅了猴子窝有的一比。

    眼看,男人的大掌就要开始向下滑去了,顾念兮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是在不开口的话,就来不及了:

    “谈大爷,请自重!”

    但对于顾念兮的这话,谈某人似乎一点也不为意。这会儿,轻笑声又在顾念兮的耳际响起:“我怎么不自重了?”

    “您亵渎了我!”顾念兮的眼神,落在谈某人的大掌此刻所覆盖的地方上面。她的意思很明显,她嘴里的“亵渎”,就是指谈参谋长现在大掌所覆盖的地方。

    “我亵渎你?呵呵……这理由不错。”身后,又是一阵轻笑声。

    而落在她眼神紧盯着的那一处的大掌,也在这笑声之下,松了开口。

    看到这,顾念兮本能的松了一口气。

    本以为,刚刚的那一番话已经让自己成功的逃脱了一劫的顾念兮,却没有想到在这一阵轻笑声之后,她便被谈某人扛着走向大床边了。

    “既然亵渎是一种错的话,那我不介意错上加错!”这话,是谈某人这一夜最后说的一句话。而后,他便“献身革命”去了。

    当然他“革”的“命”,就是他家小东西的。

    本来,顾念兮还有些纠缠在谈参谋长的那颗钻石戒指到底被谁掉包了。但在谈参谋长的一番纠缠之下,所有的不愉快都烟消云散了。

    是谁说的,先爱上的那个,必定比被爱的那个卑微许多?

    顾念兮,从来就都不这么认为。

    因为她觉得,她和谈参谋长就是最好的例子。

    只是她却不知道,其实在她和谈参谋长的爱情中,她一直都是被爱的那个……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和秦可欢的再度见面,是发生在今年最后一场大雪的下午。

    隔天,就是除夕夜了。

    虽然没有放假,但谈参谋长表示,今年的除夕夜照样会回到家里,陪着她顾念兮守岁的。

    除夕的前一天,可以说是顾念兮这一阵子来最悠闲的一天了。谈家的上上下下都大扫好了,就连院子里的二黄昨天也洗了个澡,整个谈家,都洋溢着新年即将到来的喜气中。

    而顾念兮也在这个下午,接到了苏悠悠的电话。

    苏悠悠说,今年是两人都结婚的第一年。这也就是说,今年的她们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呆在一起守岁了。

    所以,苏悠悠决定约顾念兮出来,见今年最后的一面。

    雪,下的有些大。

    但顾念兮还是应邀,出了门。

    来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厅的时候,顾念兮发现苏悠悠已经到了。

    这阵子,苏悠悠的情绪看上去比之前好了一些,脸色也好了一些。大概是凌氏前一段时间的风波,让她家的那两位狠角色,没有时间干扰苏悠悠和凌二的发展。

    “兮丫头,最近小日子过的挺滋润的哟!”见到顾念兮之后,苏悠悠便开始打趣着她。

    不过这一次,苏悠悠的眼神并没有一如往常一样,猥琐的落在顾念兮的高耸上。而是,落在顾念兮左手无名指上方……

    “快给姐瞅瞅,多少克拉!”最近一段时间,苏悠悠被凌家太太送进了什么珠宝鉴定班。说是,学一些什么基本的常识。

    其实,苏悠悠本来是不打算去的。因为在苏悠悠的世界里,所谓的基本常识,不过是上了洗手间要洗手,拉耙耙之后要用纸擦而不是用手指去扣这一类的事情。她还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生活会和今后的那些只能看不能吃的宝石搭上什么关系。

    但碍于凌二的关系,苏悠悠还是老老实实的去上了这些无聊的课程。不过,大多数上课的时间,苏悠悠都用来打盹,以养精蓄锐去对付医院里那些病患。

    这门课程已经上了好多天了,但苏悠悠对于这些的认识还是停留在用斤两比价格。

    “我也不知道多少克拉。”

    “你这白痴的丫头,人家送你你就该问清楚!这么糊涂下去,哪天指不定被你家谈参谋长卖了还帮着他数钱。”苏悠悠数落着顾念兮,却不知道她自己其实和顾念兮也是半斤和八两。

    而眼尖的顾念兮,却在这个时候憋见了咖啡厅的门口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俏丽的短发,还有飒爽的军人英姿,不是秦可欢还有谁?

    可秦可欢,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咖啡厅里?

    她是谈逸泽的部下,现在谈参谋长应该还在办公室里面加班,秦可欢的闲暇时间,还真是多!

    而苏悠悠自然也注意到顾念兮的眼神一直都落在某一处。

    这会儿,她也放下了手上的咖啡杯,顺着顾念兮的视线看向某一处。

    “这男人婆,怎么阴魂不散?”苏悠悠和秦可欢向来不对盘,或者应该说,从她发现了这秦可欢对顾念兮家的谈参谋长抱着想法的时候,她就看不下去了。

    “苏悠悠,小声点!”其实,顾念兮不是害怕秦可欢发现她和苏悠悠的存在。而是因为,这苏悠悠的大嗓门,实在太大了。这么一喊出来,整个咖啡厅的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他们两人的身上。想要不引起秦可欢的注意,都难。

    这不,秦可欢已经在听到苏悠悠的声音之后,朝着他们这个角落看了过来。

    在发现是她顾念兮和苏悠悠在一起之后,她的脸色不是那么好。

    不过,现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些人,她便继续笑着应付着那几个。

    那些人和秦可欢一样,都是一身绿色军服。

    看得出,他们很熟悉。

    还好,秦可欢没有过来!

    “苏悠悠,别喊得那么大声,生怕别人没有注意到我们!”

    “我没有喊得很大声。我就是在想,这男人婆为什么没有上钩?”苏悠悠笑的倾国倾城,眼眸里那抹戏弄更是没有逃过顾念兮的眼。

    当下,顾念兮也跟着笑了。

    其实,苏悠悠就是想要耍耍秦可欢而已。

    只要她喊“男人婆”秦可欢要是变脸走过来的话,那全餐厅的人不都知道,她秦可欢是个男人婆了么?

    只可惜,秦可欢也聪明,倒没有上钩。

    只不过,这会儿她虽然在那一桌坐着,眼神却时不时的瞟向她们这个角落。

    那犀利的眸色,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无情……

    “悠悠,我不在的时候,千万别和她卯上。”这秦可欢的力气很大,上一次顾念兮也亲自领教过。

    “你放心,她是你们家的小三后备役,可不是我家的!”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之后,顾念兮和苏悠悠又聊了好一些家长里短。

    但半响之后,本已被她们忽略了的女人,却再一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顾念兮,别来无恙?”

    “托秦小姐的福,甚好!”

    抬眸对上秦可欢那一张略带恨意的脸,顾念兮的红唇勾起。

    娇媚的笑容,仿佛她真的很高兴遇上秦可欢那般。

    她所说的话,也像是礼尚往来一样。

    可“甚好”二字,却让人觉得有些变了味。

    不知道这是“甚好”,还是“肾好”!

    一句话,弄得秦可欢一脸的菜色。

    而顾念兮也在收到了女人的反映之后,笑纹变深。

    咬文嚼字的游戏,她顾念兮也不会轻易败下阵来。

    怪只怪,她秦可欢挑错了游戏。

    “顾念兮,别玩这些有的没有的腔调,我想要和你好好谈谈。”一句话,果然最先顶不住压力的,还是秦可欢。

    说完这话,秦可欢的视线又落在了苏悠悠的身上。

    她的意思很明显,她秦可欢要和顾念兮单独谈谈,不想有其他人在场。

    当然,秦可欢的意思苏悠悠也听得出来。但放任这么娇弱的顾念兮和彪悍的秦可欢在一起,岂不是等同于把羊送到虎口?

    思量一番之后,苏悠悠决定继续假装失聪。

    “你……到底听到了没有?”秦可欢是谁,是这城里头别人都惹不起的天之娇女。她说的话,想要做的事情,什么时候都是别人争着抢着帮着她做的。

    还从来没有什么人,敢这么不给她面子的。

    ------题外话------

    又是一万字,呼~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