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57章 遭遇色狼!

    “老公,门响了!”刚刚听到闷响之后,顾念兮就要起身的。可没想到,身子还没有离开床,又被男人拽了回去,而他的唇紧接着就覆了上来。在明知道有外人的情况下,谈参谋长的自制力还算不错的。通常,就算是一个吻,也是浅尝即止。

    但今天,谈参谋长生了病,好像刚刚打了的不是针,而是鸡血似的。一个吻,竟然演变的有些血腥。将她顾念兮给横扫一遍还不算,这会儿还将她的唇瓣给吸的有些红肿。

    眼看,他的身子也要跟着骑上来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一目了然。要是这会儿不及时阻止的话,恐怕就要在外人的面前上演一幅活春宫了。

    “待会再收拾你!”被顾念兮一提醒,某男人的脸色算不上好。狠狠的掐了她一把之后,才松开了环在她腰身上的手。

    顾念兮白了男人一眼:都生病了,还不老实?

    不过看在她家谈参谋长现在是一病号的关系,顾念兮决定不和他一般计较。

    跳下床,慢步走向大门的时候,顾念兮摸了摸自己刚刚被谈参谋长咬了一口的红唇。

    这一摸,顾念兮更加确定了,谈参谋长刚刚一定是打了鸡血,不是针!

    呜呜,这都将她的唇瓣给咬破了。

    外人一看,一定大致上都知道,他们刚刚卧室里上演了什么。

    这老流氓,都将她的形象给败光了!

    “是你?”原本有些恼怒的顾念兮在打开门的一瞬间,有些呆愣。顺带着将刚刚脑子里的那些慌乱,全都被打散了。

    看着站在门口的人,顾念兮的眼眸里除了小小的错愕之外,眉心更是有些微卷。

    因为站在门口的,正是秦可欢。

    顾念兮本以为,这个时候会上来的,应该是家里人才对。但没想到,会是她!

    “怎么,不能是我么?”秦可欢依旧不屑的睨了顾念兮一眼,然后大大咧咧的推开了顾念兮,走了进去。

    而这个过程中,秦可欢的眼神也一直都落在谈逸泽的身上。

    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

    只是从这个男人的眼眸中,秦可欢读出,她的到来并没有让这个男人有一丁点的高兴。

    有那么一瞬间,秦可欢侧过头,将自己眼眸里的失落全都掩藏起来。

    只是秦可欢却不知道,就在她侧过头不去看谈逸泽的这一瞬间。男人的眼眸里闪现一丝不悦,而视线正落在她秦可欢刚刚推了顾念兮的那只手上面。

    那一刻,黑眸里如同一池见不到底的寒潭,伺机准备将秦可欢给吞没。

    但在女人回过神,转过头来的时候,男人又像之前那样,对于她的到来无喜无忧。那双漂亮的黑眸里,也仿佛不曾有过一丝恨意。

    “谈参谋长,我代表队里的所有成员来……”进了门之后,秦可欢觉得气氛有些僵。正准备说点什么,来掩去这一室的尴尬之时,却听到男人这么说:

    “把上面交代让你拿过来的东西交给我就行。”说这话的时候,他连看她一眼都没有。

    那一刻,秦可欢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不甘愿的扭成一团。像是正极力克制着某种情绪。

    当着顾念兮的面,谈逸泽还真的连一点情面都不留给自己了?

    因为谈逸泽的冷情,秦可欢自然愤恨的看向顾念兮。自然,她也就发现了,顾念兮红肿,还带着某些红色的唇瓣……

    那一看,刚刚就是经过什么东西的洗礼。原本就娇媚如同鲜花的唇瓣,这一刻更是染上了绝艳的颜色。这样的顾念兮,果真如一朵等待采摘的玫瑰一样。

    可谈逸泽,难道你就是贪图顾念兮的美色?

    就因为,她年轻,她漂亮,所以你选择了她?

    “顾小姐,我有些渴了,不知道,能不能请你给我倒杯水来?”

    对顾念兮说着这一番话的时候,秦可欢的眼眸里没有掩藏住她对顾念兮的厌恶。

    顾念兮原本就是想要安静的站在角落里,看看这个秦可欢会不会兽性大发。防止她趁着她家谈参谋长生病的时候,对他用强的。

    所以,他们在说话的时候,她也是安静的站在角落里。但没有想到,这秦可欢还是要将自己赶走。而且她的眼里,还写满了对自己的厌恶。

    看来,喝水是假。她想要跟谈参谋长独处,那才是真!

    在听到秦可欢的话的时候,顾念兮并没有急着作答。而是,看向她家谈参谋长。

    后者,正安静的侧靠在床上,眼眸里也没有半点波澜。

    那他这是让自己去给秦可欢倒水咯?

    算了,身子也是他的!

    过会儿秦可欢真的兽性大发想要将他给吃了的话,他可别喊着让她顾念兮去救。

    “我去给你倒水!”说着,顾念兮果真大步离开了这间卧室。

    随着顾念兮的离去,这个敞大的房间里,也只剩下秦可欢和谈逸泽。

    “这,就是那份文件!”今天这份文件是加急的,所以就算谈逸泽生病没能去上班,也必须过目。而他也算准了秦可欢必定会送过来,所以刚刚门响起之后他还继续欺压他的小东西,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知道了,我看完就让人给送回去。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回去吧!”谈逸泽接过文件之后,便开了口。

    一时间,这卧室内的气氛也随着他的这一句话落下之后,再度降到了冰点。

    “谈逸泽,你这么做,到底算什么?对那个黄毛小丫头,你就那么宠着纵容着。那我呢?我秦可欢难道在你的眼中,一点位置都没有么?”从年前的那个巴掌开始,秦可欢就一直想要问清楚这些。

    而刚刚,谈逸泽的冷情,再度将她心里所有的不甘愿都勾起。

    这一刻的她,歇斯底里的不像是她秦可欢。

    “你,对我一点也不公平!”

    这是,秦可欢对于这一阵子发生的事情做出来的总结。

    可就是这话,却不知道哪个地方逗乐了床上的男子。

    “我没有说过,这是公平的!秦小姐,难道你忘记了我们之间也只是上下属关系。而顾念兮,是我谈逸泽的老婆,我高兴宠着她,我乐意让着她,也不犯法。你凭什么对我家的事情说三道四?难道我不宠着她,我还宠着你不成?”

    貌似这后面的话,谈逸泽不止对秦可欢一个人说过。

    但却也是这一句话,第一次造成如此大的杀伤力。

    那一刻,秦可欢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原来,她秦可欢对于他谈逸泽来说,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下属?

    而与此同时,当房间内的两人开始谈论的时候,因为心急她家谈参谋长会被秦可欢乘虚而上的顾念兮,早已端了一杯水站在卧室门前。

    可想了想,顾念兮觉得现在自己端着水进去,好像有点太白目了。还不如,就直接站在门口等着。当然,干等着也不好玩,于是某女人将自己端来的一只空杯子放到了门上贴着,然后将自己的耳朵凑了上前。

    而后,门内的对话清晰的传来……

    正好,她顾念兮听到的就是谈参谋长刚刚那一句霸气的宣布。

    这可把她的小心肝给乐了好一会儿。

    她家的谈参谋长,果然好样的!

    不过,在谈参谋长的这一句话落下之后,卧室内陷进了新一轮的沉寂中。

    这样的沉寂,是对屋内人心里承受力的考验,更是对站在屋外,正努力偷听着门内上演的事情的顾念兮的忍耐力的考验。

    可屋内的两个人,似乎都没有开口的打算。他们一直在僵持着。而屋内的顾念兮,却不像房间内的那两个人那么的淡定。在这漫长的等待中,顾念兮早已急的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水。

    就在她快要熬不住自己内心的急躁,就要推门而进的时候,秦可欢的声音再一次从屋内传来:“谈逸泽,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难道你不知道,我从以前一直都喜欢你么?”

    秦可欢的声音,带着很明显的梗咽。

    她,在哭!

    被谈逸泽伤的,在哭!

    落泪,哭泣,表白……

    是个男人,都很难拒绝吧?

    而在顾念兮看来,这秦可欢是红果果的挑衅,有木有?

    到她顾念兮家里和她家老男人表白,这秦可欢真不知道脑子里被弄成浆糊了还是什么的,竟然作出这么没脑的事情?

    将她顾念兮这个原配,当成了摆设了?

    怒!

    婶可以忍,叔不可以忍?

    怒气冲冲的顾念兮决定放下自己手上的“武器”,决定冲进去和那个上面应征她家小三后备役的女人据理力争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这么个声音:

    “我说兮兮,你怎么一直都站在门口不进去?不是说,小泽想要喝水么?”

    转过身,顾念兮的手上还拿着刚刚当成窃听器用的玻璃杯,一脸悲催的看着正大步朝着这边走来的谈老爷子。

    呜呜,爷爷你坏!

    本来她可以大大咧咧的走进去,和秦可欢理论一番的,教训一下这个上门来勾引她家谈参谋长的女人的。可谈老爷子这倒好,一上来就破坏了她所有的计划。

    她刚刚在门外偷听的一幕被他看了去不说,现在还吼得这么大声,是不是生怕屋内的那两个人都不知道,她顾念兮刚刚是在偷听他们讲话了?

    现在的她,真的羞得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爷爷……”

    “好了,咱们进去吧!”面对一脸悲催的顾念兮,谈老爷子只是这么说。随后,他径自打开了门。

    这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不经意的动作。

    可一直到谈老爷子背对着顾念兮的时候,眼眸里却是一闪而过的精光!

    因为在背地里观察了好一阵子,知道秦可欢今天一定会找谈逸泽来,所以谈老爷子才决定上来看看。

    没想到,他会看到这一幕。这傻孩子,别人都欺到你头顶上来了,难道你还要将老公拱手让人?

    所以,谈老爷子亲自出手,直接将顾念兮推了出去。

    为的,就是破坏某些事情。再者,还顺便可以看看这孩子的应急能力。

    室内,秦可欢和谈逸泽依旧僵持着。秦可欢的脸上,还挂着泪珠。

    在发现,她和谈老爷子推门而进,便慌忙抬手抹去。

    但这,却都不是顾念兮注意的。

    顾念兮从一进门,就将她家的谈参谋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整遍。看到他的衣物还完整如初的时候,一颗心才归于原位。

    “小东西,过来!”顾念兮的这一番打量,自然逃不过谈某人的法眼。

    只不过,男人就算看到了,除了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悦色之外,别无其他。

    招了招手,示意顾念兮到他的身边去。

    “欢欢,给小泽送东西过来?”身后,谈老爷子一如既往的和蔼声音,成为背景。

    只是让顾念兮奇怪的是,谈老爷子刚刚明明也看到了秦可欢脸上挂着的泪,为什么却只字不提?

    “是的,谈爷爷!”秦可欢似乎也不愿被人提及这些,便随后道。

    “那好,今天中午留下来陪爷爷吃顿饭。老陈那边给我送了几只大螃蟹过来,正好当下酒菜!”谈老爷子的声音不温不火,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秦可欢只是笑了笑,没有直接作答。

    而谈老爷子也率先开了口,道:“那我就先下去了。你们年轻人聊!”

    谈老爷子来的快,去的也快。

    当下,更是让顾念兮摸不清,这谈老爷子为什么刚刚要急着走进来。

    “小东西,弄杯水怎么去了那么久?”谈老爷子一走,谈逸泽的手就蹭了上来。一把,将她的小手拽进掌心。

    谈逸泽的掌心很干燥。

    即便现在发着烧,温度不减,也依旧是干燥的。

    而最让顾念兮有些恼的,是男人眼眸里的笑意。甚至,连他的唇瓣,都是高高扬起的。

    看来,这老男人应该是知道刚刚自己就站在门口偷听他们讲话了,所以在嘲笑自己!

    而问出的这一句话,更像是在挑衅她的底线。

    吼吼……

    老男人,竟然敢嘲笑她?

    不给他们点颜色瞅瞅,还真的将她顾念兮当成病猫不成?

    想到这,顾念兮又看了看站在不远的秦可欢一眼,见女人的神色明显带着压抑之后,红唇突然勾起的,道:

    “老公,刚刚其实我在外面偷听来着!”

    那勾起的红唇,加上刚刚谈逸泽的洗涤,妖娆而风情。

    而那双明媚的大眼,也让人能轻易的撩拨任何一个男人的心智。

    她在笑,笑的有些不明意味。谈逸泽自然知道,他家的小东西肯定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只要是他谈逸泽能力解决范围内的事情,他也都放任着。甚至,还能说是纵容。

    果然,顾念兮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这个尴尬的氛围变得越发的诡异。而这个始作俑者,却笑的倾国倾城。

    “哦?那我是不是该夸奖一下,你的诚实?”他看着顾念兮,唇角依旧勾勒着好看的弧度。而他的眉梢处,也好似有着浑然天成的媚态。

    他的笑容很干净,从始至终也找不到任何可疑的地方。

    这样的表现,让顾念兮有些满意。

    于是,女人勾唇一笑,道:“那是自然的!不过老公,人家刚刚听到有人跟你表白来着。你老实跟我说,你有没有心动来着?”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眼尾的余光若有似无的落在不远处的秦可欢身上。

    果然,她憋见秦可欢的眼神如同暴雨梨花针。

    像是恨不得,将她顾念兮扎的满身窟窿。

    秦可欢,其实你应该感谢我。因为,你做不到的死心,我正在帮着你呢!

    “心动如何,不心动又如何?”顾念兮的小动作那么的频繁,谈逸泽要是还猜不出她的心思,那还真的对不起他的这双眼睛。

    “不心动,我也就和你好好的过!但要是心动嚒……”看着面前男人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顾念兮欺近他。从他那双漂亮的瞳仁里,她看到自己嘴角上挂着的微笑恰到好处。正好,显示出她顾念兮的大度和娇媚:“你要是敢心动的话,我会考虑把你变成李莲英!”

    李莲英是谁?

    清朝末期慈禧家的太监总管!

    名气这么大,相信谈参谋长也不是没有听过。

    好吧,她顾念兮虽然没有将那血腥的场面描绘出来,但这威胁还是很黄很暴力的。可跟猥琐大婶苏悠悠混一起这么久了,偶尔说点带颜色的话,也是难免的。

    “淘气!”许是平常,从她的口中听到的黄段子也不少,谈参谋长的眼里除了宠溺,连一丝惊讶都没有。用食指轻刮了她的鼻梁之后,某个男人又将她纳进怀中。

    而趁着这一会儿,顾念兮也悄悄的打量着站在不远处的秦可欢。

    不知道是她没有听过人家夫妻间这样的亲密对话,还是谈参谋长的话杀伤力太大。此刻,被他们两人忽视着,站在角落里的秦可欢的脸上,找不到任何的生机。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颜色……

    “人家哪有淘气?”他要是不出轨,她也没有动过让他变成李莲英的念头。

    “都想将老公变成太监了,难道还不是淘气?”他直接扼住了她的小手,阻止她在他的身上煽风点火。

    “人家才不是淘气。我记得老公不是跟我说过么?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残酷无情么?”

    被谈逸泽拽住了小手,她不能轻易的动弹。这会儿,她只能眨巴着大眼睛,让自己看起来真如洋娃娃般的无害。

    “难道,我做的不像?”看着怀中那不安分的小女人,谈逸泽的嗓音依旧如清风拂过稻田。那眉梢之间浑然天成的媚态,也让这个男人看起来很无害。

    但只有秦可欢才清楚,这两人的对话,却都像是一把把的利刃,直扎她秦可欢的心。

    “我看是像,就怕有些人还将您的无情,当成了对待人民的时候像是春天一般的温暖。”顾念兮的话,吐字清晰。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块块碎玻璃,直接落在秦可欢的心尖上。

    “呵呵,你都这么说了,你觉得这人还敢会错意么?”男人听到顾念兮的话之后,又笑了。

    不愧是他的小东西,现在也倒有他谈逸泽的几分姿势了。

    明明是卯足了劲的奚落着秦可欢,但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她的名讳。

    让秦可欢恼怒之余,却连一个字都反驳不出口。

    因为,一旦她出口,也就证明了顾念兮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就是她秦可欢。

    听着两个人的话,秦可欢的眼眸如同一潭死水。这也是顾念兮第一次看到,原来人的眸色,竟然可以变化出如此的颜色。

    只是,在顾念兮想要看清楚,这样眸色里还参杂着什么东西的时候,却见到秦可欢的眸色突然变了!

    原本绝望入了深渊的眸色,竟然渐渐的化开了。

    连她僵硬的唇角,也慢慢的缓和了。

    那垂放在她大腿双侧,原本紧掐成一团,表达着她秦可欢的不甘心的手,也在这一刻松开了。

    “谈逸泽,你们别说了!我,放手……”

    她的声音,有些无力。

    但听得出,这是她的真心话。

    “我放手,总可以了吧!”其实,早在谈逸泽那毫不留情的巴掌落在她的脸上的时候,她就有这样的冲动了。

    可那么多年了,她总是追随在谈逸泽的身后。喜欢他,迷恋他,早已成为她秦可欢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那一部分。

    如今让她轻易的舍弃,真的就像是在她的生活中挖走了一大块似的。

    可她秦可欢,也有她秦可欢的骄傲。

    她是天之娇女,她有着她的自尊,有着她的娇纵。这样的她,又岂能容忍自己活得那么卑微,那么狼狈?

    放手,她可以做到。即便这个过程,会充满痛楚,会让她苦不言堪,她也会努力忍受。

    因为她是秦可欢,她是一名军人,她有着她秦可欢的洒脱。

    但她秦可欢不会承认,她的爱情是个错!

    她遇上谈逸泽在先,爱上谈逸泽在先,追逐他更是在先。

    只是,她秦可欢没有顾念兮那么的好运气。一遇到谈逸泽,便被他认定。

    爱情,没有谁对谁错,也没有先到后来之分。

    只有,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上对的人……

    听着秦可欢的话,顾念兮也有些错愕。因为她真的没有想到,秦可欢真的能做到如此的洒脱。“好了,今天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我,该走了!”说到这一句的时候,秦可欢果真转了身。

    原以为,离开的步伐会是很沉重的。

    但没有想到,其实离开的步伐也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那一刻,秦可欢笑了。

    那干净的脸庞上绽放的笑容,在一头短发的映衬下,竟然也是那么的迷人。

    “顾念兮,我没有输给你!我输给的,是谈逸泽的心,因为他选择了你,所以我不得不退出。但请你听好,我会一直看着你们的。如果你敢让他有一丁点的不幸福,会不遗余力的将他抢回来的!我秦可欢说的到,也绝对做得到!”在临踏出这个卧室之前,秦可欢的声音又传来。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秦可欢却连一个回头都没有。

    因为,她怕自己会看到那张自己爱恋了那么多年的脸庞之后,会舍不得离开。

    “我自己的老公,我当然会照看好。想要抢走他,也要看我顾念兮答不答应!”

    明知道,秦可欢终于松手了,自己该放低姿态的。毕竟秦可欢才是真正的太子女,想要和她作对,还不是什么人能做到的。

    可偏偏,顾念兮不肯低头。

    因为,她顾念兮也有顾念兮的傲骨。

    只不过她的这一句话,也博得了她家谈参谋长的赞许。这不,男人掐着她的小手的力道,又大了几分。

    “那就请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听到顾念兮的这话,秦可欢笑了。

    明明是比花还要娇艳的笑容,却染上了落花时才有的苦涩。

    而后,她的步伐再度迈开了。

    朝着远离谈逸泽的方向,一步步走远……

    这一次也是秦可欢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间还真的有钱和权所办不到的事情。

    那事情,就叫爱情……

    爱情,不在早,也不在晚。只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秦可欢离开之后,这个卧室再度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但片刻之后——

    “老公,我刚刚好像忘记留她下来吃饭了!爷爷不是说,今天陈爷爷送来了大螃蟹么?”

    某女人窝在热度还没有褪去的谈逸泽的怀中,挠着他的耳朵。

    那张牙舞爪的模样,哪像是纯良小白兔?明明,就是一只脱了缰的野猫。

    而这,还都是他谈逸泽给纵容出来的。

    面对某个小女人的虐待,谈某人依旧是一脸温和的笑。连阻止小女人,都没有。

    因为这就是他谈逸泽纵容出来的小野猫,他只能自己承受。

    “你确定,你能忍受和她一起呆在餐桌上?”谈某人继续笑的如沐春风,仿佛此刻被揪着耳朵玩的人,不是他一样。

    被谈逸泽这么一提醒,顾念兮歪着脑袋想着。

    和秦可欢这样的情敌坐在一桌?

    她会吃不下饭的!

    要是今天吃的是寻常的那些也就算了。

    关键是,今天还要吃肥美的大螃蟹!

    想到这,顾念兮歪腻在谈某人的怀中:

    “嘿嘿,她走的好!”

    那漂亮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狡诈。

    秦可欢走了,今天中午没人跟她抢螃蟹了!到时候,谈参谋长的那一份也是自己的,多出来的那一份也是自己的,呕耶!

    “馋嘴的小东西!这螃蟹,本来就该给你吃的。”谈逸泽笑道。对于顾念兮打的什么主意,其实谈逸泽一早就看穿了。她那点小心思,还能瞒得过他谈逸泽?

    只是在说到后面的这一句的时候,男人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精光。

    老陈这人,向来抠门。

    今天能给他谈家送螃蟹,也就是看在谈老爷子准备给他孙女介绍谈逸南的份上。

    至于这个谈逸南为什么会答应相亲,说到底还是因为他谈逸泽的小东西?

    也就是,这一顿螃蟹大餐其实都是小东西将谈逸南糊弄去相亲弄来的。

    对于自己的弟弟被换成一顿螃蟹大餐,谈逸泽也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谁让他们舒落心母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主意打到他家小东西的身上?

    活该被卖!

    再让他看到他们母子敢打他家小东西的主意的话,他谈逸泽绝对会让他们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元宵节过后,顾念兮恢复正常上班。

    不过也是在这一天,顾念兮进了一趟局子。

    这一天,天气还是很冷。

    虽然说,春节过后天气已经开始回暖。

    但顾念兮毕竟还是从南方来的,这样的天气对她来说,还是太冷了。上班的日子,她照样跟年前一样,包裹的像是个粽子。

    这一天下班之后,她自然像往常一样,到公车站等车。

    其实前段时间,谈参谋长也说过要用家里的积蓄给她买辆小车子。可顾念兮虽然会开车,也有驾照,但也不精。

    所以,她一直担心自己开车上路,会变成马路杀手。

    对于谈参谋长的那个提议,她也就一直没有答应。

    虽然上班的每一天都要赶公车,有些辛苦,但顾念兮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

    今天开会的时候,顾念兮又被发配了一个任务。

    那就是,和sh国际公司的合作,今天再度由她顾念兮负责。

    其实上一次和施安安见过面之后,顾念兮也觉得没有什么。再说,其实施安安除了和苏悠悠有着一样猥琐的性情之外,其他的也还好。要是案子里遇到不会的,她还亲自手把手的教会她。

    这让顾念兮都有些怀疑,她到底是在和sh公司合作,还是在sh里面学东西。

    不过顾念兮觉得,反正都是上班,能学到点什么东西的,自然是再好不过的。所以对于施安安每一次手把手教会她那些不会的,她也欣然接受。

    但她不知道,其实施安安做的这些,都是在某只老狐狸的欺压下才不得不做的。

    因为被分配到了任务,所以顾念兮决定今天下班之后,到sh公司找一下施安安,了解一下他们公司对于这一次的合作方案有什么样的看法。再者sh公司旁边还有一家蛋糕店。她准备回家的路上,顺便买一个给谈参谋长带回家去。

    其实,她家谈参谋长并不怎么爱吃甜食的。基本上家里面的甜食,就都她一个人在吃。可那一次从那家蛋糕店里带了一个回去,她吃了一半就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那半个蛋糕已经消失了。而坐在一旁的谈参谋长的嘴角上,还粘着一些奶油。

    过后,顾念兮还问了谈参谋长口感怎么样。他说了,口感还不错!

    也正因为这样,顾念兮才认准了,她家谈参谋长就是爱吃那家店的蛋糕。

    怕蛋糕店太晚去了会关门,所以顾念兮在去施安安那边之前,先下了车买了蛋糕。可在买完蛋糕之后再度转车,准备去找施安安的时候,顾念兮却在搭乘的公交车上面,碰到了色狼。

    因为是下班的高峰阶段,所以车上没有什么空位。起先的时候,顾念兮还以为,是后面的人太挤了,所以身后的那个人时不时的撞向自己。

    可后来,她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当心自己的蛋糕被人挤的变型了,所以顾念兮想要换到人比较少的地方。可就在她往后面望去的时候才发现,其实这车上没有位置的人,只有几个。根本就没到,会被挤得没有位置站的地步。

    这个发现,让顾念兮警铃大作。

    抬头的时候她果然发现,这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人,是个男人!

    身高,比自己高了一个脑袋。

    这人,除了有一头邋遢的头发之外,脸上带着黑色边框眼镜。那双眼眸里所有的情绪,都被镜片反射出来的光芒很好的掩藏。

    唯有男人勾勒着弧度的唇,说明着某种事实。

    看到这,顾念兮明白了!

    该死的,她遭遇公交车色狼了!

    “先生,请你自重!”怒目直视着这个男人之后,顾念兮本能的提着自己的蛋糕准备挪开。

    可没有想到,就在顾念兮的准备走开的时候,这男人的大掌竟然直接环住了她的腰身,这会儿竟然直接从背后蹭了上来。

    那有一下没一下的动作,让顾念兮觉得胃里直翻滚。

    那陌生男人贴在她脖子上的感觉,又是那么的毛骨悚然。

    突然间,嫌恶的感觉从顾念兮的每一个毛孔里散发出来。

    “啪……”很清脆的一声响,就在这个车厢内响了起来。

    顾念兮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发觉自己的小手还有些发疼!

    而面前刚刚抱着自己进行着某些猥琐动作的男子,脸上已经有一个掌印印在上面!

    只是多亏了他那副黑框眼镜,让他的表情在这样的氛围下不至于那么的狼狈。

    男人一时间定在原地,像是没有意识到顾念兮会有如此大的反映似的。

    当然的,原本车厢内吵吵闹闹的氛围,也被这一巴掌的清脆声响,转移了注意力。

    此刻公车上除了汽车行驶的声音,别无其他。

    车上的人,有的看着顾念兮,有的看着那个被打的男人,不明所以。但更多的,却是抱着看戏似的心态。

    顾念兮从来不喜欢让人看笑话。

    所以,也没有打算多说什么!

    可就在顾念兮以为,这么一巴掌已经足够让事件平息下来的时候,车厢内突然传来了声响。

    “小姐,你凭什么打我老公?”

    包括顾念兮,车厢内的人的注意力,全都被这个女人给勾去了。

    在所有人的注意下,在车厢内最里端的位置上,有个大腹便便的女人走了过来。

    女人看上去三十好几,挺着个大肚子。

    她的视线,直勾勾的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那呈现倒三角的眼睛,让人觉得有些刻薄。

    见大肚女人走了过来,所有人都自动自觉的让道。

    而女人一来到顾念兮的身边,伸手就狠狠的推了顾念兮一把。

    女人很壮,粗胳膊粗腿的。再加上这肚子里的分量,一把就将顾念兮推了好远。若不是及时抓住一个手把的话,顾念兮估计她刚刚一定会摔倒的。

    稳住了自己的身子之后,顾念兮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提着的蛋糕。

    看到蛋糕没有被自己给压坏,不至于让谈参谋长没有胃口之后,她这才挑眉道:“你问问,你老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才打了他!”

    她顾念兮虽然不是什么善良的言情女主,但也不至于主动出手去挠人。

    可被人要是惹恼了她的话,她绝对会加倍奉还!

    若不是看在她刚刚没有看到这男人做了什么也被蒙在鼓里的份上,她绝对不会这么放任她!

    若不是看到她是个大肚婆,打了她有可能弄得她流产的话,招惹一身是非的话,顾念兮也不会站在这里和她对峙这么简单。

    “你对她做了什么?”大肚女人听了顾念兮的话之后,便双手插在腰身上,转身问着自家的男人。

    “我……没有!”男人看了顾念兮一眼,又迅速的转身看向大肚婆,便这么说。

    “我老公说他没有对你做什么?你还有什么话说?你凭什么打我老公?别以为,看他老实好欺负!我可告诉你,在我面前想要欺负我老公,没门!”说这话的时候,大肚婆已经挺着她浑圆的肚子,来到顾念兮的面前,指着她的鼻子骂。

    顾念兮好歹也是市长的女儿,从小到大还没有什么人敢这么在她的身上,将黑的抹成白的,自然也气也来了。

    “他将你当傻子一样欺骗,当着你的面对别的女人动手动脚,你还觉得有理了?他做了什么,他自己都不敢说,你还替他出头?这么恶心的男人,你以为我顾念兮会看得上?我呸。”

    “什么,你打了人还不说,现在还想要污蔑我老公。我今天要是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天理了!”

    大肚婆是摆明了就是是非不分,眼里看到的只有她的老公。只要她老公说的,就是对的。

    当下,趁着人多,就直接朝着顾念兮扑了上去……

    ------题外话------

    公车,色狼。

    坐过的,你懂的!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