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58章 欺负你的,老公帮你讨回!

    顾念兮虽然比大肚子的女人高了半个脑袋,但在女人的面前却瘦的跟个竹竿没有什么区别。

    和这样粗胳膊粗腿,再加上仗着大着肚子的女人比,顾念兮自然讨不来一丁点好处。而且,她的手上还提着准备给谈参谋长的蛋糕。两个来回之下,顾念兮那一头长发已经被扯得有些凌乱。

    “骚娘们,打我老公你还有理了!”

    “老娘今天要是不教训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排骨,我就不是人!”

    女人一边拉扯着顾念兮的头发,还一边扬言。

    这一瞬,顾念兮怒了。

    对着女人胸口,就是狠狠的一揪。

    这样的女人,讲理是行不通的。所以顾念兮也放弃了先前的想法,讲理不通,自然靠武力才能解决。

    就像苏悠悠寻常和她说的:出去打一架,活着的说话!

    不过眼下这个女人大着肚子,如果她顾念兮真的推了她或是踢了她的肚子,让她有什么异样的话,这女人绝对会将这些赖在她顾念兮的身上的。

    所以,顾念兮思量了一下,最终决定攻击这个女人的胸部。

    “你……你这个女人!竟然敢打我!”或许,大肚婆并没有想到,柔柔弱弱的顾念兮掐起人来会是这么痛。当下,那张比太阳还要圆上几分的脸蛋,不知道是因为痛楚还是因为恼怒,扭曲成一团了。

    这会儿,她揪着顾念兮的手和头发,更是不留余力。

    揪着顾念兮的小手不放也就算了,还拉着顾念兮的头去撞公车的门。

    “哐当”……

    很清脆的声响。

    虽然这一下没有导致顾念兮的额头破皮,却也不轻。当下,就让顾念兮的额角红肿了起来。

    而车上的这一骚动,自然也引起了公交车司机的注意,被迫将车子停了下来。

    “你们这些人到底怎么回事?看到这个女人欺负打我老公也就算了,还任由她欺负我这个大肚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打了人,这大肚婆现在倒是开始号啕大哭起来。

    声泪俱下,仿若她才是被打的那一个!

    捂着被撞的有些头晕的脑袋,顾念兮看到了那个大肚婆竟然撒泼似的坐在公车门前号啕大哭,活脱脱像是刚刚被她顾念兮给强暴了似的。

    看着这情景,顾念兮倒是觉得,苏悠悠有句话说对了:这念头,施暴者永远是先喊冤枉的那个。

    刚刚她顾念兮不就掐了她几下么,至于哭的跟家里死了丈夫一样么?

    再说了,她顾念兮身上的伤,也绝对比她重!

    “喂,这位太太!你这是强词夺理吧?你丈夫猥亵了我,你包庇着不道歉也就算了。你还打了我,弄坏了我的蛋糕,现在你到底哭着什么劲?”

    看着歪倒在一旁的蛋糕,顾念兮心疼的捡了起来。

    本来想要带个完完整整的蛋糕给谈参谋长吃的,估计现在已经变得不成人样了!

    “瞧瞧,你这年纪轻轻的什么不好学,学别人家来敲诈。现在,还将主意打到我这大肚婆的身上,还打了我老公和我……呜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越哭,大肚女人越来劲了。

    这会儿,大肚婆干脆赖在了公车上。

    眼看这阵势已经上演到没法自行解决的份上,公交车司机直接报了警。

    当看到身穿警服的人出现在这一片的时候,大肚婆又开始嘶吼着:“报官好啊,我们倒是在官大爷的面前看看谁吃亏!”

    因为是怀孕的妇女,所以民警同志一到场就先将她扶了起来。

    而这女人却也开始以为,凭借着自己的大肚子,就可以无法无天。

    顾念兮也被带走了,手上还拎着准备给谈参谋长吃的,却已经被碾成一团的蛋糕。

    而随后,在问清楚了司机事件的起因之后,那名大肚婆的老公,也就是刚刚在公交车上非礼了顾念兮的男子,也同样被带上了警车。

    很快,四周安静了下来。

    而那辆公交车,也恢复了正常运作。

    唯有坐在警车上的顾念兮,有些无力的看着警车外面的世界。

    其实很小的时候,她就一直想要坐一回警车。

    但从没有想过,是被这样带上警车的。

    同坐在车上的,还有那名大肚婆,以及她那猥琐加做了不敢承认的胆小鬼老公。

    一直到现在,大肚婆的气焰都很嚣张。

    坐在警车上面,还时不时瞪着顾念兮,像是恨不得挖开顾念兮的心来似的。

    对于这样的人,顾念兮没有想过要辩驳。反正,她刚刚也没有怎么滴大肚婆。再不行,公交车上还有他们刚刚的那些经过。而顾念兮也坚信,邪不胜正。

    她担心的,只有她手上的蛋糕。

    本来想着买完蛋糕,和施安安聊一下企划案的内容之后就赶紧回家的,趁着蛋糕刚出炉给谈参谋长吃吃看。现在倒好,这蛋糕非但面目全非了,估计待会儿到家也不那么新鲜了。

    “小姐,你要不要喝点水?”到哪里,美女都是吃香的。

    特别是在这警察局,单身的汉子多的地方。

    顾念兮和那两个人,都被带到了一间人很多的大厅里。

    那里面,有的还在负责录口供,有的在编排着什么。

    “我说,现在是她打了我老公,还欺负了我,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不明是非,还对她那么热情,是不是眼睛都瞎了?”大肚婆看民警竟然这么热情的招呼顾念兮,第一时间便开始抱怨了。

    “……”警察看了大肚婆一样,瞅着她这么粗胳膊粗腿的,而且还这么的泼辣,而顾念兮从始至终都安静的站在一旁,额头上还受了伤。到底是谁伤了谁,基本上心里已经有了底。

    再者,其实他是看到顾念兮,觉得有些熟悉。

    总感觉,像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这位太太,说话办事之前,请您摸着您的良心。不然,小心待会儿吃不了兜着走!”看了一侧不做辩驳的顾念兮,那名民警便替她开了口。

    “吃不了兜着走,你唬谁呢?你们倒是看看,我挺着这么个大肚子,还能打了谁不成?再说了,她还打了我老公,公车上的人都可以作证。”

    说这话的时候,大肚婆还不忘瞪了顾念兮一眼。

    只是这么一瞪,大肚婆感觉一阵心惊肉跳。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生来就带着常人能及的威慑力。那是,别人模仿不来,而她也挥之不去的。

    而顾念兮,就是这样的人。

    人们常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而这段时间和她家的谈参谋长在一起。

    谈参谋长是谁?那是极为成功的男人!生来,就是该被人所景仰,被人所仰望的人!

    顾念兮这段时间在他的身边,多多少少也沾染上了点什么。

    而这无形的架势,就是这段时间来改变最为明显的。

    光是刚刚这一眼,她就瞪得大肚婆有些心惊肉跳的。

    当下,大肚婆也有怕。

    看完顾念兮,她赶紧又看了自己的老公一眼。见后者的眼神,从进了这局里,视线就一直都没有离开顾念兮。

    看来,这女人说她老公刚刚对她动手动脚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下,大肚婆也消了声。

    “想好要怎么解决了么?是私下解决,还是民事诉讼!”看了大肚婆那个样子,这名警察也差不多有了底。当即,他便开口催促着。

    “私下解决!”

    “民事诉讼!”

    这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同时从两个女人的口中传来。

    只不过前者,却是由本来吵着闹着要上警察局来的大肚婆提的。而后者,却是顾念兮说的。

    大肚婆想来也简单。

    其实民事诉讼什么的,都是一大堆的法律程序。这么走下来,何年何月才能完事?再说了,要是事情真的如顾念兮所说的,到时候她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她选择了私下解决。

    一来,这事情可以得到最快速的解决,也可以掩去一些不必要知道的真相。二来,她也可以从这件事情中获得一笔丰厚的赔偿金。

    其实在刚刚到了警察局之后,她就仔细端详了顾念兮身上的这套衣服。这套衣服虽然不是什么名牌,但一看就i知道,这衣服也价值不菲。

    光是一套衣服都这样,这人家里肯定也有点钱。

    当然,大肚婆也想过这女人会不会不好惹。光是看她刚刚瞪着自己的那个架势,看起来就好像有点来头。可仔细一想,大肚婆又觉得不对。这一个上下班都需要挤公交车的人,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靠山?要是真的有的话,那她还需要坐公交车么?

    可大肚婆没有想到的是,从刚刚一直默不作声的顾念兮,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说了要民事诉讼!

    “小姐,你可要想好了,你打了我老公,还欺负了我!这事情要是追究起来,吃亏的还是你自己!”看得出,这大肚婆好像非常有经验似的。这会儿,倒是开始劝起顾念兮来。

    其实,原因还是在顾念兮的身上。

    看到顾念兮这么有把握的想要民事诉讼,大肚婆能肯定,顾念兮刚刚所说的话,是真的!是她的老公,在公车上调戏了她。

    不过眼下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她可不能轻易的松口。

    不然,拿到赔偿是小,到时候他们还要吃上官司。

    “你们要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还怕民事诉讼不成?”

    她顾念兮从来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这一仇不报,她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位小姐。我们是没有时间陪你耗下去。这么说好了,你赔偿我们千把块的,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

    大肚婆似乎撑着肚子,大摇大摆的走到顾念兮的面前。

    看着这个嚣张样,顾念兮真的想给她几巴掌。

    可无奈,人家是个大肚婆。要是在这里真的抽了她,还真的要坐实了她顾念兮打了大肚婆的事实。

    思前想后,顾念兮还是忍下了将这女人暴打一通的冲动:“我呸。你老公在公车上猥亵呢!你倒是好意思问我要赔偿,还千把块,你脑子是不是坏了?”

    其实,一年前她顾念兮还不会这么暴躁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的。

    可她家男人说了,这么忍着不好。

    生气的时候,就i要发泄出来。天就算要塌下来,他谈逸泽也会给她顶着的。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对我喷口水。我今天要不打死你这个小贱人,我就不是人!”大肚婆似乎没有想到顾念兮竟然也会作出如此粗鲁的举动。被溅得一脸口水,当即也忘记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当下便冲了上前拽住了顾念兮,巴掌就要往上抽。

    好在这个时候,身边的警察都围了上来,将大肚婆拉开。

    而顾念兮也在这个时候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哟,今天局里怎么这么热闹?”

    “周队,这是刚刚公交车上带来的……”

    不远的角落里,有人对话着。

    而顾念兮也在这个时候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称呼:“哟,小嫂子?”

    “周子墨?”

    顾念兮没有想到,自己被带进的警察局,就是周子墨所在的那一个。

    “小嫂子,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弄成这样子?”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已经绕开了所有人,来到顾念兮的面前。

    虽然说,他除了他家周太太的事情,很少对别人表现的如此积极主动。

    可别忘了,这位小祖宗可是他家谈老大的命根子。要是她在他们这局里有个什么闪失的话,那第一个遭殃的,肯定就是他周子墨了。

    顾念兮警察局里竟然认识人?

    而这人,别人管他喊“周队”,刚刚拉着他们上警车的人还毕恭毕敬的!

    而这人,却对顾念兮喊“小嫂子”!

    难道,这个女人还真的有靠山不成?

    看着这一幕的变化,大肚婆和她的老公当下都愣在原地。

    “我在公车上遇色狼了。色狼的老婆还将我打了一顿。”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鼻尖酸酸的。

    突然间,她好想念她家谈参谋长……

    只要他在的话,那她就可以不用面对这么多人的眼神和质问了,对不对?

    而顾念兮的这一句话,听的周子墨的青筋暴跳!

    都说怪事年年有,而今年还真的特别多。

    今天他周子墨还真的遇上了奇葩。把堂堂的参谋长夫人给调戏了不说,两夫妻还将她给打了一通!

    这事情要是被谈某人知道,估计某人连头盖骨都会被怒气冲爆。

    “你少在那胡说,是你打了我老公,还连带欺负我。警察同志,您不能因为您认识她,就包庇了她!”眼看这情况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大肚婆也冲了上来。

    这施暴者,永远是第一个喊冤的!

    而顾念兮却始终连一眼都不看她:“周子墨,你让他们弄个民事诉讼吧。这事情,暂时还是不要让他知道。今天本来说好要给他带蛋糕回去的,看来要耽搁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视线落在被她放在一边的蛋糕盒上。

    顾念兮知道,她口中的那个“他”字,周子墨听得出指的是谁。

    “小嫂子,这件事情我会看着办的。这民事诉讼也挺简单,我这会就让人开始着手去办……”

    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那双鼻深黑色的眸,暗了暗。

    前面的,他能尽快帮她处理。

    只是后面的事情,恕他难从命。

    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要是不告诉谈老大的话,估计要是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男人绝对会将这警察局给掀了的。而且,他绝对有这个实力。

    再说了,这顾念兮额头上还有瘀伤,这能瞒得住一时,也瞒不了一世。

    为了队里的兄弟,他周子墨不得不作出一些取舍。

    说完这些,周子墨便开始安排人给他们对登记了。而他也绕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开始给某个男人打电话:“喂,谈老大,我墨老三!”

    “什么事情?”电话里的男音,显得有些慵懒。

    “小嫂子带着要给你吃的蛋糕,正在我们局里做客呢!”

    “怎么回事?”刚才电话里的慵懒,消失不见。

    如此干净利落的速度,简直让人怀疑刚刚电话里的那些,是不是他周子墨的幻听。

    “很简单,嫂子被人欺负了!”

    “我艹!”

    很黄,很暴力的结束语!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周子墨嫣然一笑。

    果然,还是只有他家小嫂子能让谈老大爆出这么大的威力……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我相信当时公交车上的闭路摄像机应该也照到一些东西!”这是顾念兮在做笔录的时候所说的。

    而另一端,大肚婆和她的老公还在另一张桌子上大闹着。

    本来她就是想要多敲诈一份精神损失费什么的,现在竟然惹上了官司,这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而且照这个情况下去,他们是没有什么胜算的。所以大肚婆干脆在一旁撒泼起来,不配合录口供。

    谈逸泽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么一幕。

    顾念兮孤单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长长的发丝被扯得有些凌乱,虽然刚刚她已经整理了一下。而谈逸泽觉得最为刺眼的,就是她额头上的淤青。

    当下,男人周身的寒气开始四处乱窜。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更是因为过度用力而发出闷响……

    “谈参谋长?!”

    “谈参谋长!”

    “敬礼!”

    这是警察局。有很多,都是从s军区里来的。自然,认识谈逸泽的人也很多。

    他一出现,自然成为整个局里的人关注的焦点。

    几乎是同一个时间,整个警察局里的警察都起立,和谈逸泽敬了礼。

    就连给他们录口供的那两个,也起了身。

    这变化,还真的一时间让人摸不着头脑。特别是刚刚不配合录口供的大肚婆夫妇,这会儿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瞪着眼前这一幕。

    谈逸泽只是回了所有人一个礼,便大步朝着那抹熟悉的身影靠近。

    顾念兮还没有从这一室警察的怪异行为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被纳进一个怀抱中。

    刚刚听到那些人的称呼,她本以为是同个姓氏的参谋长的到来。

    因为她不认为,谈参谋长会在这个时候到这种地方来,再说了她刚刚有交代周子墨,不要告诉谈逸泽的。

    可直到身后那个怀抱里,传来她顾念兮所熟悉的气息,她的整个身很自然的放松了。

    回过头,入眼的果然是她最为熟悉的脸。

    那一刻,女人的眼眶突然红了……

    “老公!”

    其实,顾念兮从来不是个会轻易掉眼泪的人。

    而她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那么矫情的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被送上警车的时候,她却突然非常的想念她家的谈参谋长。

    想念在他怀中的时候,那种无所顾忌的安全感。想念他将自己拥进怀中的时候,那种全身心放松的感觉……

    可她,却不想将他陷进这样两难的境地。

    所以即便刚刚这大肚婆在警察的面前,千百次的诋毁她顾念兮,她的背脊依旧挺的直直的。因为,她不想在别人的面前,丢了她家谈参谋长的脸。

    可直到她家老东西的出现的那一刻,她感觉她所有的紧绷的神经,都在这一刻松懈下来了。

    因为,他来了!

    而她,安全了!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最深处的信赖。

    也是,谁也无法取代的信赖。

    那一刻,她毫无顾忌的扑进了他家谈参谋长的怀中。肆意的,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涂在他干净的衬衣上。她才不会管自己的小脸刚刚经过那一番的折腾,变得多脏。反正她知道,她家老东西才不会跟她计较那么多……

    “小东西,对不起我来晚了!”他心疼的将她纳进怀,语调里的歉意和疼惜,又是那么的浅显易懂。

    那微凉的大掌,揉着她的长发。另一手,轻轻的抚上她额角上的撞伤。

    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眼眸里的疼惜,又是那么的浅显易懂。仿若,捧在他谈逸泽手上的,是这个世界的奇珍异宝。

    “疼么?”

    他轻轻的拂过她的额角,那小心翼翼的动作,生怕一个不小心又弄伤了她。

    “疼,老公帮我吹一下!”其实,刚刚在录口供的时候,顾念兮本来感觉不到什么痛楚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谈逸泽抚上这一块之后,突然间钻骨的疼。

    “好,我帮你吹……”

    从谈逸泽口中吹出来的风,还带着他谈逸泽身上特有的那股子清香。

    当谈逸泽正上演这么一幕的时候,所有的警察局里的警察都好不掩饰的行驶着他们的注目礼!

    因为他们当中有不少参军过的都对他们这名铁血男儿谈逸泽有些了解。

    他在部队里虽然不是最为严厉的那一个,却是操练场上要求最为严格的一位。但他所培养出来的队伍,也是军区里质量最高的。

    所以即便退伍好几年了,这些人在见到谈参谋长的时候,都还怀着崇高的敬意。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铁血男儿,谁也没有想到他也会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他对这个女人疼爱,简直超越了所有一切。

    谁人都知道,这谈参谋长和队里的周子墨是称兄道弟。可谁也没有想到,今天他们从公车上纠纷中带回来的人,却是他们的谈参谋长夫人。

    庆幸的是,从谈参谋长夫人进来到现在,他们都还算是明辨事理的。并没有听从那个大肚婆的疯言疯语,对谈参谋长夫人说过一句重话。不然,依照他们谈参谋长对他老婆那个重视程度,估计谁也别想在这个城里头混了。

    但眼下,谁都明白,刚刚这两个对谈参谋长夫人施暴的,估计日子难过了。

    “好点了么?”谈逸泽的眼眸专注,对于周遭的注目礼,视而不见。仿若在他谈逸泽的世界里,只剩下一个顾念兮。

    “好多了。”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才抬头看着她家的谈参谋长。

    水汪汪的大眼里,立刻反射出那一张如同斧子雕凿出来的精致脸盘。

    “老公,你出门怎么也没有多穿一件?”

    诉说完自己的委屈只i后,顾念兮这才注意到,他家的谈参谋长今天出门只穿了一件衬衣。看得出,他来的有些急。

    这单薄的衬衣,还是她今天早上出门之前,给他准备的今天晚上回家之后便可以洗澡后穿的。他的身上,还有一股子须后水的味道。

    看来,他刚刚已经回过家洗完了澡。在听到她出事了之后,才赶了过来。

    “刚没想那么多,只想看看你怎么样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他的关切浅显易懂。

    他来的匆忙,所以连外套都没有套上一件。抹黑的发丝,有些凌乱。估计刚刚才洗过头发,这会儿在路上被风吹干了。有些蓬松,有些凌乱,却丝毫没有影响这个男人给人的整体感觉。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手,再度抓住了她的肩膀。

    上上下下见她再度打量了一遍,确定没有其他的伤痕之后,谈逸泽这才开口道:“说说,他们怎么欺负你的,老公为你讨回来!”

    她家的谈参谋长,一定是护短的。

    只要她受了委屈,他定是第一个不服的。

    从他们结婚之后,一直都是这样的。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描述了一遍之后,顾念兮被带到了一遍比较舒坦的位置上,顺便被让人给她送了一杯热牛奶之后,谈逸泽这么说到:“好好在这里坐着,喝杯热牛奶压压惊。你今日所受到的委屈,老公现在去帮你讨回来!”

    简单的交代了这么一句之后,谈逸泽便离开了。

    坐在角落里,顾念兮发现谈逸泽的脸色似乎比想象中还要更冷酷一些。

    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香烟,那款式和牌子,都是顾念兮从未在市面上见过的。不过在嫁给谈逸泽这一年来,这东西她倒是不少见。这是部队里的特供香烟。谈老爷子寻常抽的,就是这个。她家谈参谋长也抽这个,偶尔在他的口袋里都能看到这样包装的香烟。

    不过,她家谈参谋长的烟瘾倒是不大。也可以说,她家谈参谋长的自制力很强。结婚一年多了,她从谈参谋长身上闻到烟味的次数,可以用手指头数得出。而且他当着她顾念兮抽烟,更是少之又少。

    而今天,谈参谋长竟然当着她的面抽起烟来,那只能说明,谈参谋长现在的心情,很不爽!

    “就这两个欺负了我媳妇?”

    不得不承认,谈参谋长得到身上也有一股子痞子的味道。

    特别是现在,含着香烟歪着脑袋打量着那个大肚婆和他老公的样子。

    周子墨上前来,从谈逸泽的手上抢走了那包香烟,然后也跟着吞云吐雾起来:“嗯,就是这两个。刚刚送来的时候,据说还不怕死的骂着小嫂子呢!”

    周子墨的性子,向来唯恐天下不乱。

    再说了,从刚刚开始他也一直看不爽这个大肚婆。

    明明是她打了人,还好意思捉贼喊抓贼!

    见了她那撒泼的样子,周子墨的心情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艹!

    两个字:欠艹!

    不过看她这粗胳膊粗腿,又一副泼妇样,又他妈的想吐。还是他家周太太好,全身上下软乎乎的,让他疼到了心窝里。

    也就是说,全天下能引起他周子墨兽性的,还是只有他家周太太。

    “骂了我家媳妇?”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黑色的眼眸忽明忽暗,让人摸不清。烟气,在他的周身慢慢升腾,将他的周身笼罩。这样的画面,有些朦胧。比画卷,还要美上几分。

    “官爷,那个……那个不是真的。是你媳妇打了我老公,我才……”大肚婆虽然是城里人,但从小到大也没有见过刚刚那整个警局都惊动的场景。顿时觉悟,这面前的男人大有来头。再者,她也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极品男人。模样身高都绝佳不说,但是这个男人身上独有的高雅出尘气质,就让人想要膜拜。

    可当下的情况,是不能犯花痴的。

    这大肚婆,还是清楚的。

    现在她要是说刚刚是她打了他老婆的话,估计她和老公都不用活了。兴许死咬着是这女人欺负了他们的,还有活路。

    抱着侥幸心里,大肚婆不肯松口。

    但也是这一句话,让本来面色清冷的男子,眸色再度暗了。“你他妈的要是再敢跟老子说一句假话的话,老子有一千种办法送你和你肚子里的这个下地狱。”

    “杀人是犯法的,你……你不能这样!”大肚婆紧抱着最后一丝机会。

    “谁会看到呢?”

    听着她的话,谈逸泽勾唇一笑。但这样的笑意,冷酷至极。因为他的笑,并没有蔓延到眸子底部。

    而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冷冷的扫了周围一圈。

    顿时,刚刚还看着他们的那些警察,全都自顾自的做起了自己的事情来。像是表示着,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认为,还有谁会看到?”他又欺近了几分。

    当下,大肚婆的面如死灰。

    今天,她真的惹了大人物了!

    将大人物的老婆打了一通不说,现在还顶撞了他……

    这下,该怎么好?

    “要不是看在你的肚子里还有一个,不想造孽的话,老子早抽你了。给老子死开!”谈逸泽再度开了口,面无表情。

    “……”大肚婆的唇动了动,最终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只能安静的让开。

    而她的身后,则是她老公。

    大肚婆这么一让开,那个带着大边框眼镜的猥琐男子,便毫无遮挡的暴露在谈逸泽的面前。

    当下,他吓得腿直发抖。

    虽然这情况,让人觉得屈辱。

    可猥琐男还是觉得,能活命才是最重要。

    当下,他跪在了原地,哀嚎道:“对不起,如果我知道她是您的老婆的话,我打死也不敢在公交车上对她……”

    “对她怎么样?”谈逸泽揪起了他的衣领,黑色的眼眸里闪着细碎的光芒。

    如同,一把把的玻璃渣,透着凌厉的锋芒……

    “对她……对她进行猥亵!”既然逃不掉,倒不如坦白,兴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只是猥琐男并不知道,这一句话也刺痛了谈逸泽的耳膜。

    他的小东西是他谈逸泽捧在心尖上去疼的!岂能,容忍的了别的人,猥亵了她?

    那一刻,谈逸泽嘴角的弧度也拉大了一些。

    只是,这样的弧度却没有任何的温度。

    看着这跪在地上的男子,谈逸泽只用一手,便拽着这个男人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谈逸泽这才转向身侧,看向周子墨他们:“刚刚的口供,你们也听到了对吧!”

    “是,都已经记下来了!”

    “其他的证据,联系公交车公司,立马将视频截图证据补上!”

    说完这一句,谈逸泽又对周子墨说:“老三,现在有没有空的办公室?老子很久没有练一练了。”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伸手解开了自己衬衣最上面的几个扣子,露出那精壮的胸口。

    “这边有。跟我来。”墨老三很热情的为谈参谋长指引路线。

    “谢谢!”这是谈逸泽提着那名猥琐男进入办公室之前对墨老三说的最后一句话。一句话之后,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片刻之后,里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还有身体接触地面发出来的声响。

    而大肚婆也许已经被刚刚这阵势吓蒙了,从刚刚到现在,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呆呆的看着面前上演的这一幕……

    那一阵阵的闷响,一直持续不断的传来。

    一直到差不多半个钟头之后,顾念兮喝完了热牛奶,谈逸泽也正好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经过刚刚的一番对打,谈逸泽的身上没有半点的伤痕。除了蓬松的头发有些凌乱,还有额头上冒出些许热汗之外,其他的没有任何的异常。

    “谈老大,里面那个没弄死吧?”周子墨第一时间迎上去。

    “没有,我有分寸,只弄了个差不多半残而已。”谈逸泽捋了捋前额的头发,顺手从周子墨的手上接过递来的香烟,再度点上。算是剧烈运动之后,提提神。

    周子墨也抽了一根,顺带着将刚刚从谈逸泽手上夺来的香烟,送回到他手上:“这就好,反正能拿回去交差就行!”

    “我没有弄死,并不打算我想要继续在这城里看到这种人。记住,让他将牢给坐穿了,也别让他出来。至于他媳妇,先把名字和住址留下。等孩子生下来了,老子再一件件的讨回来!”

    吐出一口香烟之后,谈逸泽这么说着。

    “知道了。刚刚在录口供的时候,已经将这两人的八辈祖宗都调查了,还怕她跑了不成?”

    “那好,办公室的那些损失,全都记载我账上,等过两天,我派人将赔款送来。剩下的事情,墨老三你看着办。兮兮身上还有伤,我现在要带她去一趟医院先。”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大步走向顾念兮。将坐在椅子上,瞪着牛奶杯发呆的女人卷进自己的怀中之后,便带着她大步朝着大门走去。

    “老公,我给你买的蛋糕还没有拿呢!”

    女人的抱怨中,便看到谈参谋长的手上多了一个蛋糕盒。而这,正是今天她下班买的那一个。

    “好了,咱们先走了!”

    说完这一句话,谈参谋长便拉着顾念兮离开了。

    谈参谋长来的快,去的也快。

    只不过,今天这谈参谋长的形象,又在局里兄弟们的印象中,又深刻了几分。

    特别是,刚刚他拽着那个猥琐男将他拉进办公室的那股子爷们味,都让局子里的兄弟自叹不如。

    当然,这一幕自然也深深的落在此刻还窝在谈逸泽怀中的小女人的脑子里。

    “老公,你出汗了,我给你擦擦。”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正好被谈逸泽带到了警局门口。

    谈参谋长很高,一米九的大个头,比顾念兮可高出了好多。所以她要帮着她家谈参谋长擦汗,自然要踮起了脚尖。

    小东西难得的亲近,谈逸泽自然也尤为享受。这会儿,也闭目感受着。

    只是额头上那温柔触感消失的时候,他的唇也有个柔软的东西堵了上来。不过,那只是一会儿的功夫。

    睁开眼一看,他便看到他的小东西的小脸娇红的样子。

    顾念兮承认,刚刚这主动送吻的举动,却是有些不经大脑。

    可刚刚她家谈参谋长为她出头的样子,真的好An。

    她,好喜欢……

    吼吼……

    ------题外话------

    An的谈参谋长,求票子哒~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