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59章 老东西,很不正常!

    “顾小姐,额头上的伤好点了没有?”因为前一天进了一趟局子,之后又被她家谈参谋长带到医院进行了一番彻底的检查话之后,顾念兮约好要去施安安那边,只能拖到了第二天。

    而施安安见到顾念兮的伤口之时,似乎也没有意外。像是,早已知晓了某些情况似的。

    顾念兮因为被耽搁了,不能及时过去,虽然已经及时通知了施安安,没让她傻等。不过好像她受伤的事情并没有和施安安说过吧?

    可她,怎么好像一早就知道她的脑袋受了伤一样。还送了她一些活血化瘀的东西。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解决这个季度明朗集团和sh国际的合作方案,顾念兮也没有想那么多。

    所以,对于施安安为什么像是早就知道她的额头受伤的事情,顾念兮并没有打算刨根问底。

    在打了一下招呼之后,顾念兮就开始和施安安讨论起了这个季度合作项目的细节。而在这个过程中,顾念兮遇到什么地方不懂的,施安安也顺便会将一些知识教给她。

    等到一份合作方案讨论的差不多的时候,施安安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卡片,递给顾念兮。

    “这是最近我们公司举动的义卖会。其实就是做做公益,提高一下sh国际在这区域的形象,顾小姐有空的话,可以过来玩!”和施安安在一起,其实没有什么大的讲究。

    施安安的性格,也是非常直爽,大大咧咧的。和这样的她在一起,总让顾念兮觉得像是遇到了第二个苏悠悠。

    于是,在拿到这张请柬的时候,顾念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苏悠悠。

    若是苏悠悠和施安安遇到一起,估计就像是遇到了失散多年的姐妹吧。

    于是,在拿到请柬的第一时间,顾念兮便问:“那这个东西,能不能带家属的?”

    看到顾念兮那兴致冲冲的样子,施安安也忍不住打趣她:“是可以带家属的。不过据我所知,顾小姐家里的那位,好像对这些商业活动并不怎么感兴趣。”

    施安安说的,其实就是谈逸泽。

    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会直接参加什么商业类的或多。

    一来,是因为他现在的身份。

    二来,是因为他也不喜欢和那些满身铜臭味的人攀谈。

    “谁说,人家要带他的?”

    被施安安这么一打趣,顾念兮自然而然的小脸羞红。

    好吧,她家谈参谋长就是她顾念兮现在的软肋。

    只要提到他的名字,她的小心肝都是乱颤的。

    自从前两天,他给她讨了公道之后,她好像真的越来越喜欢她家谈参谋长了。

    别说是他站在他的面前,只要提到他的名字,她的心跳都会加速。

    所以施安安这一提起谈参谋长,便是自然而然的反映。

    可落在施安安的眼里,倒不这么认为。

    见这小妮子羞红脸的样子,施安安却开始狐疑了起来,这个小女人去参加宴会,要求带家属,却不准备带她家谈醋缸子。难道,又准备带上那一次和她一起参加宴会的谈逸南了?

    虽然从上一次开始,施安安也看得出,这个谈逸南对顾念兮不只是一点点喜欢那么简单。不过好在的是,她看不出这顾念兮对他有一点点情分。也正因为这样,她才稍稍安心了。

    可眼见,这一次举办的义卖会,这个小丫头竟然又开始准备打起带其他人的主意,施安安不免得警铃大作。

    虽然说人家喜不喜欢谈参谋长,也是他们小夫妻两的事情。

    可要是被谈醋缸子逮到了,她施安安是知情不报,那谈醋缸子一定会在她施安安的面前大肆开砸。

    “那你准备带谁去?”打定主意,施安安决定问出点什么情况。待会儿谈醋缸子要是责备起来,不还有免死金牌么?

    可施安安的最后一丝希望,被某个小脸羞红的小妮子一句话给泯灭了:“我不告诉你!”

    得,看这架势,她施安安是别想从她的小嘴巴里撬出点什么秘密了。

    明朗集团的合作方案洽谈完毕,施安安送走了顾念兮之后,便立马掏出手机往谈逸泽的电话拨了过去。

    “不是跟你说,没事别总在我上班的时候打电话么?”电话接通的时候,某个在工作的时候都会被关公上身的男人朝着施安安咆哮着。差一点,就将她施安安的耳朵给弄聋了。

    “谈逸泽,如果我帮你打听到你家小娘子准备红杏出墙,算是没事的话,那得,姐姐现在就挂电话!”

    好心没好报!

    好心被雷劈!

    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

    施安安的心里,数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什么?”果然,这话总算引起了谈某人的主意了。

    而施安安却开始装B了!这回,她还真的打算将电话给掐断。

    可没掐断之前,她便听到电话那边另一声咆哮传来:“要是知情不报,那你就一辈子守着sh!”

    “妹的,你就会威胁老娘。自己的小娘子管不住,有气不敢往她身上撒,就往我身上泼。谈逸泽,我欠你的?”

    一句话,勾起了施安安的悲催往事。

    从小到大,她就一直都被谈逸泽这个老狐狸欺负着。

    本以为,他娶妻之后能收敛一点。

    现在倒好,他的老婆就是块宝,有气就不能往她顾念兮身上撒。别人就是跟草,活该成为被老婆惹怒的谈醋缸子当成替罪羔羊!

    “那是,她是准备跟我过一辈子的人,要是吓跑了她,我跟你急。”

    谈某人在电话另一端霸气的宣言。

    “这么个大老爷们说这些,也不怕被人笑话!”

    “反正我老婆不笑话我就成,跟我过一辈子的是我老婆,又不是那些人,我何必在意那些人的看法?”说到这的时候,电话那端的谈逸泽便往刚刚的主题上走:“对了你刚刚说,我家兮兮红杏出墙是什么意思?”

    “施安安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让我知道是你在造谣生事,破坏我和我老婆的感情的话,我定不饶你。”好吧,这就是谈逸泽!

    即便是在盛怒中,依旧是护短的。

    谁要是敢将主意打到他家小东西的身上,那他定会将那人给活剥了。

    “我呸。你谈逸泽是什么人,你觉得我施安安会傻到拿自己的性命和你开玩笑么?”虽然知道谈逸泽结婚只不过半年的时间,和顾念兮的相处也不过才两三个月的时间,但这些都已经足够让施安安摸清楚,这个叫做顾念兮的黄毛丫头在谈逸泽心目中的位置。

    “算你识相。好了,把情况都给我说说!说的好的话,没准你的任期会缩短!”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前一秒钟谈逸泽还朝着施安安咆哮。但下一秒,却还是对着她抛出了橄榄枝。

    这是,典型的打了一巴掌给一个枣子吃的战术。

    虽然有点幼稚,也有点老套,可谈逸泽清楚,施安安就吃这一套就行!

    这不,本来还满口怨言的施安安在听到谈逸泽的那段话之后,立马屁颠屁颠的将今天和顾念兮的那些对话,和盘拖出。

    反正和谈逸泽这样的人玩杏眼,她施安安是玩不过的。倒不如接住他给的那些好处,老老实实的过好小日子来的实际。

    只是,当这样的对话一结束,那边的男人摸清楚了她刚刚所说的“红杏出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之后,电话便被挂断了。

    “好了,我现在已经将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谈参谋长了。咱们现在就来聊一聊,将我的任期缩短多少个月?”

    电话这边的施安安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电话已经被挂断了,还抱着听筒,笑的喜滋滋的。

    只要结束在sh的任期的话,那她施安安又可以像以前一样,满个世界飞。

    其实,这就是施安安以前的生活。

    要不是,她将她的那一部分遗产都给玩光的话,她才不会回来接受操控。

    不过给谈某人打工是不错。

    最起码,她施安安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已经赚到了下半辈子不用打工,就能玩遍整个世界的钱了。

    可抱着这么多的钱,没有时间去玩,也是没有用滴!

    所以,这段时间施安安已经和谈逸泽好几次提起来,她想要提前结束任期。

    可好长时间,谈逸泽都没有回音。

    今日这件事情难得再被提起来,施安安自然想要尽快给解决掉了。

    “喂?谈逸泽?”

    抱着电话,正畅想着接下来的美好生活的施安安总算在电话那端良久都没有传来男音之后意识到了什么。

    “谈逸泽,你这个坑货!你这个过河拆桥的小人!”将电话放下一看,施安安果然发现,电话早已被挂断。

    也就是说,从始至终谈某人都没有打算提前结束她的任期!

    而她施安安,竟然又被傻傻的耍了一通……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和施安安那边独自郁闷的场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边的顾念兮从她一踏出她施安安的办公室之后,就边唱边跳的给苏悠悠打了电话。

    今天苏悠悠正好难得休假,所以顾念兮的一个电话过去,苏悠悠就出来了。

    其实,这段时间顾念兮还是有些不放心苏悠悠。

    苏悠悠的性情直爽,所以在凌家那样的豪门大院里,难免惹出一些祸端。

    凌二爷的母亲,早就看不惯苏悠悠了。

    嫌弃苏悠悠的出身不说,还一直嫌弃苏悠悠的穿着打扮。

    就算不用亲眼见到,顾念兮也知道,这凌二爷的母亲不可能对苏悠悠好的。

    还有一点,就是凌二爷。

    上一次,顾念兮在sh国际举行的庆祝宴会上遇见的凌二,身边还带着其他的女人。虽然说宴会上男女搭配的事情多了去了,也不见得就是有什么关系。可顾念兮却也看得出来,就算人家凌二没有性趣,他的女伴却是性致很高。

    而凌二那样风流成性的男人,想要抵挡住这样的诱惑,也很难。

    而这,也是顾念兮现在最为担心的。

    她和苏悠悠认识很多年了,几乎从她们一出生就认识了。苏悠悠的性情,苏悠悠的习惯,顾念兮比她自己还要了解。

    有时候,苏悠悠心里的话,就算不用说出口,顾念兮也能猜得出。

    嫁给凌二,苏悠悠从来没有说过什么。

    但顾念兮知道,她是幸福的,因为她爱着她的凌二爷。

    嫁进凌家这豪门大家庭,苏悠悠也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凌二爷家里人的不是。

    但顾念兮却知道,在那样的家庭里,明争暗斗,闲言碎语,苏悠悠是不快乐。

    可她忍着,她一直忍着,将她所有的悲伤,都隐匿在她灿烂的笑容之下。

    而这,顾念兮也知道,这源于她爱着她的凌二爷……

    如果有一天,她发现凌二爷其实并不如她爱着他那般的深爱着自己,苏悠悠会变成什么样?

    这一点,顾念兮想不出来。

    就算是苏悠悠,也想不到答案吧?

    不过眼下顾念兮知道,苏悠悠还深爱着她的凌二爷。

    所以,在凌家所受到的那些屈辱,她都会悄悄的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而顾念兮所能做的,就是尽量给苏悠悠找些乐子。

    所以,接到施安安的邀请函的时候,顾念兮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苏悠悠。

    不过似乎苏悠悠也对所谓的宴会很感兴趣。

    这不,顾念兮才告诉她这个消息,她便拉着顾念兮开始逛街去。

    说是,准备一下在宴会上两人要穿的衣服。

    “念兮,你看一下这一件?怎么样,我适合么?”苏悠悠拽着一身水红色的礼服,转悠着。

    这颜色,真的很不错!将苏悠悠的肤色,衬托的更加水灵。

    “我觉得还蛮不错的。”这衣服很好看,所以顾念兮想要让苏悠悠去试试看,只是这话还没有说完整,身侧的服务员就迎了上来。

    “哟,这衣服确实不错,范思哲的,能差到什么地方去?不过这衣服,也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

    那名身穿制服的服务员,一直注视着在她们手上的衣服。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像是生怕这衣服到了她们的手上会被弄坏了似的。

    “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你怎么看得出,我们就没有能力买了?”苏悠悠性情向来直,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咽下这样的窝囊气呢!

    “这衣服打完折也需要个五位数,你以为凭你们这样的工薪阶层,能买得起不成?”说这话的时候,女人得瑟的将刚刚还被苏悠悠拿在手里的衣服夺了回去,小心的折叠着。

    其实,他们在这样的名牌店里打工的人,自然懂得从这些人所穿的衣服里,判断出这人到底做什么样的工作,过什么样的生活,收入怎么样!

    而顾念兮和苏悠悠,他们最喜欢的却也是如此随意的打扮。虽然说这两个人的模样都不错,这衣服也绝对穿的好看。可从他们的衣服上,这名店员还真的看不出,这两个人真的有能力买得起这样的衣服!

    “五位数?好贵!”苏悠悠小声嘟囔着。

    “是好贵。我从小到大都穿的是几百块的。”顾念兮也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价格。

    而那名店员在看到这两人的脸色之后,也迅速的作出了判断。这两个人,买不起这衣服!

    于是,当着他们两人的面,店员开始将刚刚苏悠悠拿在手上的衣服挂回到衣架上。

    可就在这个时候,苏悠悠突然开口了。

    “你给我慢着!”

    苏悠悠的声音,自然引得店员的停顿。

    也让顾念兮赶紧伸出手拉住了她:“苏悠悠,现在是法治社会,打人是犯法的!”

    她可没有忘记,苏悠悠的座右铭是:不爽的就出去打一架,活着的说话!

    所以,当苏悠悠凶神恶煞的开口,顾念兮自然联想到苏悠悠想要施暴。

    “念兮,你说什么话?这样的小胳膊,小萝卜腿,也需要姐亲自动手么?”苏悠悠白了顾念兮一眼。

    “那你是……”

    “姐姐当然是想要买下那身衣服!”

    “可拿衣服,好贵!都要两三个月的工资了!”

    “我也知道贵。可兮丫头,咱今天买的是尊严,不是衣服,懂不?”说完这话,苏悠悠便上前,将刚刚她选中的那件衣服,再度从那名店员的手上抢了回来。

    之所以用“抢”字,是因为苏悠悠想要从店员手上拿过衣服的时候,她还紧拽着不放。

    “小姐,你确定你真的有能力买?年轻人不要太过于心高气傲,要是为了一件衣服就将自己所有的积蓄都花光,那多不值得?”

    一直到这一刻,店员还是不相信,这两个人真的能买得起他们店里的衣服。

    “值得值得,姐自有定夺。你,少在这跟姐歪腻着,看着你,姐就恶心!”苏悠悠向来耿直,谁欺负了她,她自然也不会让那个人好过。

    一句话,顿时让那名店员黑了脸。

    而始作俑者,已经拿着那件衣服乐呵呵的走进换衣间了。

    等到苏悠悠出来的时候,顾念兮着实被惊艳了一把。

    一直以来,顾念兮都知道,红色是最适合苏悠悠的颜色了。但从未想到,原来水红色,才是真正的点睛之笔。

    苏悠悠一身雪肌,在这水红色的映衬下,散发着珍珠般的迷人光泽。而她那头乌黑的秀发,也随意的披散在香肩上。不必露脸,光是这样一个背影,就能一寸寸的打乱所有人的心。

    “兮丫头,好看不?”

    “好看……”不只是好看,更让苏悠悠的脸上多了一份灵气。

    这衣服的胸口,虽然也是v字设计。但不像其他的衣服一样,为了能吸引更多人的视线,就将领口开的极低,让胸口的那两团雪白成为抓住所有人视线的焦点。它虽然也是v字领,可开叉的部位只恰到好处。既然胸口的白皙呈现,又不至于将所有的迷人风景都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那……我就买它!”苏悠悠微眯着眼,打量着站在镜子里那个一身水红色礼服的自己。

    其实,她不是因为和这个店员怄气,才想要买下这样的衣服的。更多的,其实还是因为凌二爷……

    他出身在名门,像顾念兮说的那种宴会,应该也应接不暇吧。

    光是她呆在他身边的这段时间,她就亲眼见过他为好几个宴会精心装扮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凌二爷真的很迷人。即便不用打扮的那么的麻烦,都能轻易的变成全场人的焦点。

    其实很多时候,苏悠悠多想说:“凌二爷你去宴会是吧,带上我成不?”

    他打扮的衣冠楚楚的样子,真的很好看。所以苏悠悠也知道,这时候围绕在凌二爷身边转的女人真的很多。她担心……

    可凌二爷一次都没有喊上她一起参加过。

    一次,都没有……

    而苏悠悠也好几次看到他即将要出门,却将话往肚子里咽。

    因为她知道,他在嫌弃她没有其他的女人出落的那么自然,那么大方。要不然,为什么从结婚之后,凌二爷就从没有一次,将她带到正式的场合去?

    他虽然一句都不说,但苏悠悠都懂。

    可她也不像以前一样,一不开心就在他的面前大吵大闹。因为她知道,那样只会给凌二爷徒增烦恼,徒增对她的厌倦罢了。

    她一直以为,她将自己所有的情绪掩藏的很好。

    却在今天看到这件水红色晚礼服的时候,全都被激发出来。

    她也想要展现自己为迷人,最为知性的一面,在凌二爷的面前!

    所以,买下这件晚礼服,不光是为了自己,也为了凌二爷。

    她多么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穿的这么优雅大方,和凌二爷肩并肩的走进那些高档场所?

    真希望,有那么一天……

    “苏悠悠,这价格……”对于这价格,顾念兮很犹豫。

    “没事,凌二爷前两天给我帮了张附卡,说是要买什么尽管花。”提到这个卡的时候,苏悠悠的眼眸里再度闪现一丝黯淡。

    没错,凌二爷是给她办了一张附卡了。

    可那是因为,她执拗的要他陪自己逛街,他说没时间,所以才用这样一张卡打发了她。只是凌二爷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其实苏悠悠要的,并不是钱。而是,能和他无忧无虑,不需要看其他人的脸色的那份快乐……

    好在这段时间,苏悠悠在凌家那个吞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也练就了一身本领。

    很快的,她就将自己眼眸里所有的哀伤,都很好的掩藏了起来。

    而顾念兮,自然也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念兮,要不你也选一件吧?”

    “不用了,我家里其实还有衣服来着。”关键,还是衣服的价格,着实让顾念兮下不了手。

    “念兮,姐姐的意思是,我送你一件!”顾念兮的肚子里有几根肠子,苏悠悠也是清楚的。所以,看到顾念兮的神情,她便大致可以猜得出顾念兮现在在想什么。

    “悠悠,你今天出门之前,脑袋没被门缝给夹了吧?”

    “说什么屁话?姐姐想要买衣服送给你就送给你,你再废话就真的没有了。再说了,这花的又不是姐姐的钱!”是凌二爷的!

    “既然真的没有被门缝夹了的话,那咱就……不客气了!”说着,顾念兮转身就开始逛着衣服来了。

    好吧,有便宜可以占,谁人都喜欢。

    再说,她顾念兮可没有那么的高风亮节!

    能从苏悠悠这边蹭到衣服,不用花自己的小钱钱,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再说了,她家谈参谋长不也说了么,凌家的财产其实也就比发行钞票的少了一点点而已。

    既然是这样,多买几件,也不会将他家的财政搞出赤字来吧?

    想到这,顾念兮就撒了欢蹦向自己喜欢的衣服。

    顾念兮选的是淡紫色的长裙,胸口的设计有点像苏悠悠的那一件,不过裙摆却是长长的。配上顾念兮这高挑的身段,刚刚好。

    结账的时候,这数额着实让顾念兮流了一把汗。

    两件衣服,十一万!

    坑爹的,有木有?

    本想拉着苏悠悠往回走,将这两件衣服留下。虽然这么做,一定又会被那名店员笑。但顾念兮觉得,在如此大的金钱压力下,那自尊神马的都是浮云。

    可人家苏悠悠却连眼皮眨一下都没有,就将卡给甩出去了。

    看到这,顾念兮也只能收起了自己所有的小心思。

    人家苏悠悠都不心疼这钱,那她又何必呢?

    “凌二爷?”其实,今天顾念兮和苏悠悠的打扮,真的很平常。若不是最后这一张卡暴露了这两人的身份,这名店员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所以,她在苏悠悠付款的时候,发现她所持的卡,竟然是凌二爷的附卡的时候,才会那么震惊。

    凌二爷是谁?

    在这城里头,有谁没有听过他的名号?

    他可是凌家的太子爷,凌老参谋长最宠爱的小孙子。这凌氏企业,现任接班人。

    就算其他人不清楚这凌二爷的身份,但这家店的店员却是必须清楚的。

    因为这家高档服侍消费店,其实也是在凌氏的旗下……

    “是。我用我老公的附卡,怎么了?”苏悠悠反问。

    “没……”店员吃惊的将自己的口水往回咽。

    这卡是凌二爷的附卡。这女人说,她是用他老公的附卡消费的。这也就是说,这女人就是凌二爷的老婆,他们这店的老板娘……

    天哪,她刚刚都做了些什么?

    竟然敢对他们的老板娘撒野?

    这不等同于,在太岁的头上动土了?

    一直到走出那家店,顾念兮才真正的笑开了。

    “兮丫头,是不是看着别人吃屎的表情很好玩?”身侧,某个人的语言,永远还是那么的低俗。但她的心,却永远是最为纯真的。

    “是啊。但更好玩的是,你无缘无故就变成人家老板娘了!”顾念兮依旧是笑。

    谈参谋长说过,凌家的钱很多。但顾念兮也没有想过,人家这钱多成了这样。刚刚他们进去的那家和宰人差不多的店,竟然也是凌家的。

    “我也不知道这是凌二家的。真讨厌,要早知道,我就不来了!”苏悠悠有些懊恼。

    其实她不是怕凌二发现她一下子就花了这么多钱。在凌家的这段时间,她也亲眼见到了所谓“挥金如土”。所以这个小数,在人家凌家眼里一点都不起眼。

    但她担心的是,她买衣服的这事情会在凌家传开。

    到时候,她这件想要给凌二惊喜的衣服,不就藏不住了么?

    然而,苏悠悠没有想到的是,这件衣服还没有派上用场之前,便撞破了那样的一幕……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和苏悠悠买完衣服回家之前,顾念兮还顺便给谈参谋长带了他喜欢吃的葡萄。

    至于这衣服,顾念兮还想着在谈参谋长没有回来之前,先拿回去放好藏起来。

    可没有想到,她回到家的时候,谈参谋长已经在大厅里坐着了。

    见到顾念兮进来,见到她的小手背着自己掩掩藏藏,不知道在背后藏着什么的时候,谈逸泽的眼眸暗了暗。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诫自己,不要生气,不要吓坏了他家的小东西,不要因为施安安说的话,就和她闹得不愉快,没准施安安是真的想要挑拨离间。

    可没有想到,见到顾念兮进门,他这一开口,就有些变了味:

    “玩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家?”

    明明是和以前一样的语调,但谈逸泽却也能闻到,自己的话语里散发着一股子妒夫的酸味。

    “没什么,刚刚上街顺便给你买了点葡萄回来!”顾念兮依旧站在不远处,没有走近。生怕,被谈参谋长发现自己手上提着的那个袋子。

    “哟,买了葡萄?那让我看看!”谈某人微眯着黑眸,盯着她看。

    那不善的眼神,就像是狮子伏击在暗处,等待猎物上勾时才有的表情。

    她一直都背着他,不知道在小屁股后面进行着什么。

    他谈逸泽的洞察能力向来过人,不然为什么能年纪如此轻,就当上一个军区的参谋长?

    而这小东西还以为,她有天大的能耐,能瞒得过他谈逸泽不成?

    “不是说有葡萄么,还不快点拿过来。”见顾念兮一直站在原地,迟迟没有举动,谈逸泽又开始了大爷似的催促。

    而他的双眸,一直都盯着她的背后正动弹着的小手。

    他倒是要好好看看,这葡萄是镶了钻不成?

    竟然,需要这么背着他谈逸泽藏着!

    “老公,我突然想起人们都说,葡萄的上面都打着水果蜡。我这就去给你好好的洗干净,再送过来!”其实,她也在找借口离开,想着先将衣服藏好。

    不是她觉得这个衣服太过于贵重,她顾念兮这么随便收下礼,谈参谋长知道会生气。相反的,她家谈大爷对凌二家的东西向来不会拒绝。关键,还是这衣服有些小性感。

    要是让她家谈参谋长知道,她要穿这样的衣服去宴会的话,那他岂不是又要打破醋缸子了?

    顾念兮可没有忘记,上一次她穿苏悠悠送给自己的那件白色礼服去参加宴会之后,她家的谈参谋长就发了狠,犹如对待杀父仇人般的将她里里外外给啃了一遍。

    “既然你不打算过来,那我只好自己过去了!”

    谈某人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从沙发上起了身,正大步的朝着顾念兮所在的角落走来。

    看到面色有些不善的谈某人,顾念兮当即警铃大作:“老公,人家刚刚回家,要先上去换件衣服。”说着,某个无良的小女人趁着谈参谋长还没有走到自己的身边,便一溜烟消失在楼梯口了。

    “呵呵,这丫头还真有活力!”看到消失在楼梯口的那抹声音,刚刚从卧室里走出来的谈老爷子笑了。

    其实,有时候男人都喜欢自己的女人被赞扬。

    可谈逸泽,却不是这样的。

    因为这“活力”二字,让谈某人再度意识到,他和他家小东西的年龄差距。

    爷爷称赞小东西有活力,不就是在变相的讽刺他谈逸泽没有他家小东西有朝气?

    而这,正是谈某人从结婚之后,最为在意的问题。

    当下谈某人甩下了一个哀怨的表情。

    那意思,很明显:爷爷,我恨你!

    随后,谈某人也跟着跑上了楼。

    “这孩子,看来也开窍了!”看着另一抹身影消失在楼梯口,谈老爷子眼角的笑纹越是明显:“当年,我也像你这样,在意和你奶奶的年龄差距……”

    之后,老人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夕阳,跌进了回忆的长河中……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很不对劲!

    这两天的谈参谋长,很不对劲!

    真的!

    这天是周末,顾念兮窝在二黄的身边,将一根火腿肠喂给二黄之后,就开始瞪着远处咬牙切齿,像是有什么心爱的东西被人给夺了去似的。

    也对,这两天以来,她家的谈参谋长一直都不冷不热的。

    问他什么,他乐意就回应你一句,不乐意更是连一句话都不说。

    寻常的时候,哪一次不是她顾念兮不用问什么,他谈逸泽就舔着老脸上来和她急忙解释着什么的。

    可现在倒好,风水轮流转。

    这老男人这几天,什么话都不主动跟她讲。就算被她问到,又是也是哼哼唧唧的掩饰了过去。

    这样的表情,和态度,用苏悠悠的话来形容,就是一副便秘样。

    而让顾念兮更为怀疑的,是谈参谋长这两天晚上对她的态度。

    寻常的时候,这老男人一到晚上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不在她的身上尽兴几个来回,不罢休。可这两天倒好,突然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见到她,不热情不说,连寻常他最爱的睡前运动,也全都不要了。

    活脱脱的,像是更年期的妇女!

    这老东西,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真的是更年期提前?

    越想,顾念兮越是觉得不对劲。

    也就在顾念兮抱着二黄发愣的时候,大门处传来了声响。

    而来人,正是传闻这两天便秘加更年期提前的男主角!

    “哟,谈参谋长,今天下班这么早?”一身绿色军服的男子,走到哪里都抢眼。即便是在这个小角落,人和狗看到他都要行注目礼。

    为了缓和气氛,顾念兮也赶紧狗腿似的上前。

    “嗯。”从始至终,谈某人的视线只是在她顾念兮的身上淡淡的掠过。然后,他又是那一副欠扁的大爷样。

    大步从庭院里穿过,连顾念兮看都不看一眼不说,还一副鸟都不鸟她的样子!

    看到这,顾念兮眼眸里的小火苗又开始乱窜了。

    你大爷的!

    又开始在她顾念兮的面前弄出这幅便秘样了,是不?

    好,老娘今天也非要你破功,非要你抖出实情不可。

    想到这,顾念兮又立马狗腿似的上前,想要从谈参谋长的手上接过他的包包。

    可男人的手紧拽着,似乎一点也没有松开的意思。

    “谈参谋长,您公务繁忙了一天了,就让奴婢伺候你,别不好意思。”虽然小嘴上说的可好听,可瞪着谈参谋长的眼神却老凶了:丫的,你到底是放不放,不放小心我把袋子给扯坏,吼吼……

    而谈参谋长又是一记冷眼清扫过她。

    对于她的怒焰,他视而不见。

    那无情无意的的表情像是在说:这袋子你要是吧,好,就给你!

    甩开了袋子,谈参谋长就一副大爷样,在客厅的沙发上摊开了。

    而顾念兮则抖着手上的袋子嘴角猛抽:妹的,谁要你的破袋子?又不能当饭吃!

    随意将刚刚从谈参谋长的手上好不容易抢来的袋子丢在一旁,顾念兮又端上了今天自己下午特意出门买来的葡萄端到谈参谋长的面前。

    “谈参谋长,看,今天的葡萄多么新鲜?这,可是奴婢特意买来孝敬您的!”好吧,抢包包,献殷勤,这些无非都是为了引起谈某人的注意。

    这不,看到谈参谋长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她又屁颠屁颠的凑上前来了。

    “有皮,不吃!”谈某人扭头。

    “这……”

    有葡萄,还嫌皮?

    她怎么还记得,前两天谁还连苹果皮都一起啃着?

    但为了哄的谈参谋长龙颜大悦,顾念兮一个劲的对着他频抛白眼的同时,还不得不谄媚道:“有皮咱给剥!”

    ------题外话------

    推荐文——军门女枭一一黑道之王文/万水水

    她,曾是名门之后,优秀无比,却成为家族的替罪羔羊,沦入那吃人不吐骨头禁闭监狱,几近万劫不复!

    一场众叛亲离,换来她脱胎换骨!

    为了生存;沉默的少女疯狂杀戮。为了复活;不甘的灵魂涉入黑道。为了荣耀;强悍的她为国而战。

    死囚如何?我掌异能!

    脱笼解困,女王崛起!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