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60章 騒动情人节(求票)

    身侧,谈某人正观看着客厅里的电视。上面,正播放着今天最新一期的中央新闻。男人靠在沙发上,一脸闲适。一点也看不出,他那里需要别人帮助他的地步。再者,他的手上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遥控器,像是正琢磨着电视上那些内容。

    白炽灯之下,男人那张本就线条分明的脸又深邃了几分。这样的他,仿若是手工大师精心雕琢出来的艺术品。

    特别是那对传神的黑眸,那华而不实的眼神,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几乎只要稍不留神,你的神志就会被他给掠夺。

    这,就是谈逸泽。

    他的身上,有着一种能轻易蛊惑人的资本。

    说他是罂粟,其实也不为过。

    这样的男人,只要沾染上,有谁能轻易的逃脱?

    “不快点,我就不吃了!”男人轻轻扯动的唇角,那比大提琴还要动听的声音传来。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声音,顾念兮这才回过神来。

    好吧,她刚刚有些犯花痴了。

    也成为,被谈参谋长迷惑的千万人之一了。

    可这声音传来之时,顾念兮回过神来。

    看着身侧那个睨了她一眼之后,一副大爷样的男子,顾念兮的心里数千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你谈大爷的,想吃葡萄又不是自己没手没脚?还要给给你剥皮?

    再说了,你以前哪一次吃葡萄是剥了皮的?

    没连葡萄籽给吃进去,就算庆幸了!

    现在臭着一张脸不说,还要我给你剥皮,还好意思催了?

    白眼,已经朝着谈参谋长的脸上砸去了无数个。但顾念兮的嘴上,却还是一口一个甜:“谈参谋长,人家已经在赶了嘛。莫急莫急……”

    她的嘴角勾勒着好看的弧度,可眼神里却暗藏着无数的小针。如此犀利的阵势,比《还珠格格》里的容嬷嬷要在紫薇的身上扎针还要狠。

    “我看,你是不想给我吃了吧?”谈某人又睨了身侧的女人一眼,嘴角上的弧度不明意味。

    “哪有哪有?您看错了!”身侧的小东西摇头如同拨浪鼓。

    现在的阵势就是一土农民被地主阶级剥削!

    你哪只眼睛会看到,一个心甘情愿被人剥削的人?

    就算有,那人也是犯贱。

    但她顾念兮不会!

    要不是谈参谋长这一脸冷淡的样子,害她以为自己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怕遭到腹黑的谈参谋长的打击报复,怕被组织上严厉惩罚,她才不要给谈参谋长剥葡萄皮呢!

    看着顾念兮那个嬉皮笑脸的样子,谈某人有一瞬间差一点破功了。

    特别是,谈参谋长的眼神落到顾念兮手上的那颗葡萄的时候,嘴角猛抽。

    这小东西,她确定她真的是心甘情愿在给他剥皮么?

    这葡萄,明明一个就小不丁大,这么被她放在掌心里又是揉,又是挤的,早就皮开肉绽好不?而她的小爪子还像是嫌弃这葡萄不够恶心似的,还不断的往果肉上戳,弄得整个小葡萄上面都是坑坑洼洼的。

    这样的东西,她确定他谈逸泽也吃得下?

    好吧,其实谈逸泽也知道,要他家小东西心甘情愿的办成这件事情,确实有那么点难度。

    可要是不借这个机会好好的整治整治她,她怕是不知道,谁才是她家的男人了!

    想到这,谈某人差一点露出笑容的嘴角又猛地收起。

    看着她的那对眸子,又在一瞬间微眯了起来。

    那眼睛,也好像在顷刻间拉长了许多。

    落在顾念兮的身上,有着让她背脊凉凉的怒色:

    “我看错了?你这意思,是我眼神不好使?所以,看的不对?”谈某人继续侧靠在沙发上,说出口的话也让顾念兮突然有些语塞。

    呜呜,这老东西到底是想做什么?

    她都这么讨好他了,他还想怎么样?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没,我家谈参谋长高大英俊,谁敢说您眼神不好使,我第一个跟谁急!”不得不说,拍马屁是一门艺术。

    而顾念兮从小就呆在顾市长的身边,自然也从中学到了点什么。

    这不,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将刚刚变了脸,怒出了獠牙的谈参谋长给哄好了。虽然谈不上,立马就眉开眼笑的,但好歹他现在脸上的怒色已经不见。落在她身上的视线,也不像刚刚一样,冻得她浑身的骨头发颤。

    “……”听顾念兮的这话,谈参谋长虽然没有露出一个悦色。但心里那层层的阴霾,总算好了不少。

    其实,他谈逸泽并不爱听什么阿谀奉承的话语。

    所以,他刚刚并不是因为顾念兮的话里那些浮夸的词汇而开心。而是……

    而是她的那六个字“我家谈参谋长”……

    她说,他谈逸泽是她顾念兮家的。

    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他的小东西在潜意识里,已经将他们两个人化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虽然谈逸泽也清楚,这话里有大半都是被他谈逸泽逼出来的。

    但他,还是止不住的因为她的这话而开心。

    然而,刚刚好不容易总算心情好了不少的谈逸泽却在下一秒,面色又僵住了。

    因为,刚刚在顾念兮小手不断的揉掐,和推挤中,变得坑坑洼洼的葡萄,被她递到了他的面前。而她的小手上,还粘着许多的葡萄汁……

    这东西,她确定真的能吃么?

    看了看坑坑洼洼的葡萄,谈逸泽又迟疑不定的看向顾念兮。

    而后者,正一脸期待的看着他:“老公,快张开嘴巴。人家剥皮剥的很辛苦的。”

    其实,这是无籽葡萄。所以皮比较难剥,才会导致她将整个葡萄都弄成这样。不过这其实也要怪谈参谋长,谁让他寻常葡萄是脸皮带肉吃的不说,有时候还将葡萄籽给吞进去。而正因为这样,顾念兮才选了无籽葡萄。为的,就是让他不用吃那苦苦涩涩的葡萄籽。

    可今天,谈参谋长却突然转性了。说他要剥着皮来吃!

    这,不是折腾人么?

    “快一点啊。人家手都酸了!”见谈参谋长一直盯着她,顾念兮便开始催促着。

    其实,聪明如她,自然也看得出谈参谋长这是嫌弃她手上这葡萄卖相难看了。

    可没有办法,谁让你谈逸泽突然变着法来整她?

    她顾念兮要是不适当的反击一下,那岂不是要被他笑话了?

    而谈逸泽看着充满期待的那对眸子,自然额头微跳。

    看来,他家小东西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淘气了。

    明明看懂了他在想什么,也懂得利用自己身上的优势,来逼着他谈逸泽就范。

    虽然谈逸泽的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但还是在顾念兮的期盼之下,用“壮士一去不返”的表情,咽下了她送进口中的那颗葡萄。

    “好吃么?”见谈逸泽吃了之后,顾念兮赶紧又狗腿似的凑上前。

    现在,吃了她顾念兮剥的葡萄,谈参谋长总应该消气,告诉她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吧?

    可就在顾念兮的期盼之下,谈某人又大手一挥,甩下了这么一句让顾念兮想泪奔的话:

    “一个不知道什么味道,继续剥。”

    一个不知道味道?

    谈参谋长,你是二师兄转世的吧?所以人参果一个一口咽下,食不知味?

    不是人家都说,吃人的嘴短。

    吃了她顾念兮剥皮的葡萄,谈参谋长就应该消气了!

    可这谈大爷,非但没有消气,还变本加厉的欺压她。

    虽然心里激起了千层浪,顾念兮却也不敢直接在谈参谋长的面前说出这一番话来。

    在谈某人的威逼利诱之下,某个女人只能继续将自己满腔的怨气,发泄在一颗颗不会还手的葡萄身上。

    而看着小东西耷拉着脑袋剥葡萄皮的样子,谈某人的嘴角稍稍向上勾起!

    其实,在看到小东西肯放下身段,这么狗腿的讨好自己,谈逸泽心里的怒火已经消失的差不多。

    当然,还有她刚刚亲手剥给他的那颗葡萄。

    虽然卖相极差,看着有种让人想要呕的冲动。可吃进了嘴里,味道还是蛮不错的。

    偶尔,这么享受一下,小东西如此主动热情的服务,也是蛮不错的。

    所以,谈某人决定,给小东西这个机会,好好的服伺一下自己。

    这一天的傍晚,谈某人一脸闲适,微眯着双眸的侧卧在沙发上,一边看着新闻,一边等着身侧某个女人送到嘴里的葡萄。

    “快一点,我都快要忘记上一次吃的那颗葡萄的味道了!”

    “就快好了,你别总是催。”

    “我要是不催,你都忘记要剥葡萄了!”

    “呜呜,老东西你欺负我!”

    看着一脸大爷样的谈参谋长,某个女人欲哭无泪。

    “就欺负你,怎样?咬我啊!”

    这,就是谈逸泽!

    连耍无赖,也是如此理所当然。

    “……”看着某个男人那一副欠抽的样子,顾念兮决定好女不跟无赖斗。

    特别,是这个无赖的身上,还被流氓附了身的。

    所以,生着怨气的小女人,只能十指快速的在葡萄中抓挠着……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老东西,该睡觉了!”

    是夜,夜色撩人。

    春季过后的夜晚,虽然有些微凉。

    但好歹,也比之前暖和了许多。

    顾念兮穿着那一身丝绸睡衣,游荡在某个手上拿着文件,看似已经全身心投入文件上的男人面前。

    一身淡粉色的丝绸睡裙,这还是去年和苏悠悠去商场的时候买的。其实,顾念兮本来不喜欢穿着穿着这样的衣服睡觉的。比起这样的丝绸,她更喜欢穿着她那条上面有只美羊羊的卡通睡裙。

    可没有办法,今天为了哄谈参谋长开心,她只能拼了。

    其实傍晚喂他吃葡萄的时候,顾念兮已经感觉两人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晚饭过来,谈参谋长身上的低气压又蔓延开来了。

    本来晚上一洗完澡,就恨不得将她顾念兮给揉进骨子里的他,现在倒好,正在假装正人君子呢!

    这不,她顾念兮刚刚都已经在他身边乱钻了好一阵子,这男人都像是没有发现似的。若是寻常,他早就恨不得长了一双透视眼,一直追逐着她的小身子。再不然,还直接耍了流氓,将她身上的衣服剥光再说。

    没有办法,为了缓和两人的气氛,顾念兮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件睡裙上了。

    虽然这件睡裙并不像其他的情趣睡衣那样,做的那么的露骨。

    可它胸口那深邃的v设计,还是异常的惹火。再加上这丝绸本身的垂坠质地,更是将顾念兮本来就傲人的身段,修饰的越发的撩人。

    可某个男人只是微微的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之后,又急匆匆的将视线落在文件上。

    这样的变化,也让顾念兮知道,其实谈参谋长并不是没有反映。

    而是,他根本已经被搅和得心烦意乱的。

    问她怎么看得出来的?

    你说,一个肉食动物,突然说他是吃草的小白兔?

    那可能么?

    不可能!

    所以,顾念兮也不相信,她家谈参谋长突然变成小白兔了!

    再说了,如果谈参谋长真的全身心都在文件上的话,那他刚刚手上的那份文件,为什么看了那么久了,还是那一页?

    不要说什么需要细想的傻逼借口。

    她顾念兮才不会相信,她家有一目十行能力的谈参谋长,会在大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都瞅着那么几行字看。

    这一切也都证明了,某个男人其实已经被她搅和的心烦意乱了。

    怕自己破功,所以只能用文件来转移注意力罢了!

    想到这,顾念兮的嘴角上是一闪而过的诡计得逞。

    “老东西,你说我这一身睡裙漂亮么?这是前阵子,和苏悠悠到商场买的!据说,这件睡裙不仅可以当成睡裙哦,还能有别的用途!”

    偷偷观察了一眼面色有些僵硬的谈参谋长之后,某个无良的小女人又开始在谈参谋长的面前,摇晃着自己那可爱的裙摆。

    其实,在没有到这个城市之前,顾念兮一直都在学舞蹈。虽然不是什么专业水准,但扭扭小蛮腰或是转转圈什么的,绝对没有问题。

    说完这话的时候,顾念兮便看到了谈某人原本阴沉的脸色,越发的阴郁了。

    甚至,连握着文件的大掌,也收紧了几分。

    那手指关节,都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了。

    顾念兮都看到了,他手上的那份文件,就要在他的大掌下报废了。

    可男人,还不自觉的掐着。

    “老公,文件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揉的,这么揉,会坏的!”女人的声音很轻,也很柔。

    湿粘的空气中,暧昧的情愫一点一点的蔓延。

    传到男人的耳朵里,让他的气息又是一滞。

    而女人似乎看穿了男人似的,在男人的呆滞上,慢步上前。

    她的手,只是轻轻的从他的掌中,将那快要给他给揉碎的文件拿了出来,然后放在柜子上。

    而做这些的时候,女人的手看似无意的落在男人胳膊上,轻轻带过。

    动作轻柔,却又一瞬间剥夺了男人所有的神志。

    那一刻,谈某人的视线又比之前的阴沉了几分。

    这个小东西,现在倒是越来越懂得撩拨他谈逸泽的心智了!

    看着她身上那条快要遮挡不住她美好风景的裙子,他真想就这样飞扑上前,将那条裙子给扯掉,让她将所有的风情都展现在他谈逸泽的面前。

    可转念一想,谈逸泽又觉得不行。

    这个坏东西,今天要不好好的教训她一顿的话,她怕是真的连谁是她的男人都忘记了。

    其实,今天下午,谈逸泽早已给她剥的那几个葡萄,哄的龙心大悦。甚至他也打算好了,今晚就开荤。

    可谈逸南一回家,就将他所有的好心情都给破坏了。

    小东西先是和他谈公事不说,再者还将本来属于他谈逸泽的葡萄,也给谈逸南递了过去。再者,还有小东西还对谈逸南笑。

    该死的,她难道不知道,她的笑容有多么的娇媚?

    是个男人看到,都有种想要将她给按到身下的感觉。

    可某个女人不自知,将自己的老公晾在一边,和他谈逸泽的情敌聊得眉开眼笑的。

    要是他谈逸泽这么轻易就原谅了她的话,那岂不是等同于对她忽视丈夫的罪行表示纵容了?

    再三的思量之后,谈逸泽决定,他不能这么轻易的原谅这个坏东西!

    见女人若有似无的撩拨着他的手臂,谈逸泽知道,这是他家小东西有心求和的表现。若是寻常,他的魂早就给她给勾了去。

    但今天不行。

    虽然在她的一阵撩拨之下,他的三魂七魄都已经被勾的差不多了。

    屏息,谈逸泽扭头,躲开某只软乎乎的小手的触碰。

    “老公,老是这么绷着一张驴脸,很难看的。”看谈逸泽扭头那个别扭的样子,顾念兮自然也猜中,某个老男人还在气头上的事实。

    于是,她有屁颠屁颠的凑上前。

    不给她笑,她就逗他。

    而某个男人听了她的话之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驴脸?

    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不说,现在还嫌弃他谈逸泽是驴脸,嫌弃她长得丑!

    不可饶恕!

    这老男人的脸越发臭了。

    顾念兮想,该不会是刚刚自己说错了什么吧?

    于是,她又换了这么一句,道:

    “老公,再绷着脸的话,恐怕皱纹会长多几个的哦。你可不要忘记,你还大人家八岁呐。”

    只是,顾念兮没有想到,这一句话之下,谈参谋长的脸色真的可以用“铁青”二字来形容了。

    刚刚嫌弃他谈逸泽长得丑不说,现在还嫌弃他老了是吧?

    罪上加罪,不可饶恕!

    于是,某个老男人干脆将老脸往旁边一搁,便是他真的发了很大的火了。

    “老公……”

    这回,顾念兮发现自己似乎又踩中了她家谈某人的地雷区了。

    要不然,他的脸为什么越拉越长了呢?

    “老公,人家是不是惹你不开心了?”想要讨好谈某人,就必须要没脸没皮的。顾念兮早已在这一年多的相处中,将这一点贯彻的彻底。

    这不,看到谈参谋长的脸又绷得直直的,顾念兮又赶紧换了话题。

    这个谈参谋长不喜欢,那换一个不就成了!

    总有一个,她家谈参谋长会喜欢的。

    “要不这样吧,为了表达人家的歉意,今晚给你跳一段舞。人家以前,可是学过跳舞来着!”对着谈某人俏皮一笑,顾念兮果真开始在原地跳了起来。

    其实,顾念兮的舞蹈学的不算精。很多的动作,都还不到位。

    可关键,她的裙摆短!

    这么一个转圈动作,她裙摆下面的所有风情,全都展露了出来。看的,谈某人又是一阵躁火攻心。

    差一点,他就伸出了手,直接将正在原地打圈的小女人拽进自己的怀中狠狠的肆虐上一顿。

    谈逸泽庆幸的是,自己的忍耐力真的比寻常人超出了很多。不然,他绝对顶不到小东西的这舞蹈停下来的时候。

    终于,在谈某人千般压制中,顾念兮的一舞结束了。

    “老东西,人家的舞跳完了!”

    像是等待别人的赞赏似的,顾念兮这舞蹈一结束,就直接跳到了谈逸泽的面前。

    “跳完了就睡觉!”谈某人大掌一挥。再不然,就真的要在床上共舞了。

    “不睡。人家都说,要礼尚往来的!我给你跳了舞,你也要给我跳!”坐在谈某人的身侧,顾念兮拉着谈大爷的大掌,一脸娇媚的柔情,就像是一个撒娇的小女孩,让谈某人恨不得将她给揉进了骨头里。

    “我不会跳!”以为这样这么简简单单的舞蹈,就可以让他忘掉,她刚刚说他长得丑,还有老了的那些坏话么?

    不能!

    他谈逸泽,也是有小心眼的时候。

    “不会跳没有关系,人家带你!”谈某人的脾气还没有来得及发泄的时候,他的大掌已经被拉了出去。

    看小东西那急躁的样子,谈逸泽倒是想要看一看,她能玩出个什么花样来。

    于是,他耐着性子,被她拉到了房间里的空位上。

    顾念兮准备带谈逸泽跳的,是华尔兹。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圆舞。

    其实,这一种舞以前顾念兮也不会。不过在后来,偶尔被爸爸带去参加聚会的时候,她也才学会了。

    “老东西,你将手放在人家这里。”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将谈逸泽的大掌绕过自己的疙瘩窝,放在自己的背部。

    而她的小手,则搭在谈逸泽的肩膀上。而两人的其他两只手,则是紧握着的。

    之后,顾念兮开始了她的教学。

    “老公,你踩到人家了。”

    “老公,你该退,不是进。”

    “老公……”

    华尔兹其实不难学,而谈逸泽那么聪明,三两下就学会了。

    这不,他已经开始会带舞了。

    一开始,谈逸泽本来也想着随着他家小东西瞎弄就行,可没想到这东西还挺容易上手的。三两下,他还真的学会了。

    这不,他穿着一身灰色的居家服,带着他家穿着一身丝绸睡裙的小东西,就在卧室里转悠了好半天。

    一直转到,两人都有些累了为之。

    “老公,其实你很有跳舞的天分!”其实顾念兮更想说的是,谈逸泽更有社交的艺术天分。很适合,在商业这条道路上摸爬滚打。

    跳舞和攀谈,这是社交的两个基本形势。

    而谈逸泽,这两个都掌握的异乎寻常的好。

    这样的他,是在适合那个圈子不过的。

    不过顾念兮也知道,不是他们家谈参谋长不知道有那个世界的存在,而是他不屑于在那个圈子生存罢了。

    “好了,闹完了就睡觉吧!”谈某人说着,已经牵起了一边的被褥,准备给她盖上。

    刚刚跳了那么一大段舞,两人都冒了汗。而让谈逸泽更在意的,是小东西的胸口因为剧烈的运动之后,总是起伏不定的。

    而这样的画面,自然撩拨的他心乱如麻。

    若是再不掩盖住这样令人血液膨胀的画面的话,谈逸泽知道自己一定会破功的。

    而在谈逸泽手上的被子还没有来得及掩住那片春光的时候,某个不安分的小女人竟然一下子坐到了他的身上。那双白皙的小手,也一下子环住了谈逸泽的脖子。

    如果不是她刚刚这么一番表现,谈逸泽或许还真的不知道,他家的小东西动作也能这么的迅速。

    看来,她其实就已经算计好了!

    “老公……”窝在谈某人的怀中,小东西的声音娇媚中带着嗲气。

    “怎么了?”

    “老公,你别不理人家!”她又蹭了蹭。甜中带着嗲气的声音,是任何男人所阻挡不了的魔力。

    “我哪有不理你?”他看了她一眼,嘴角上牵起了无奈的弧度。

    而双手,最终还是主动的放在她的腰身上。

    以防止这个小东西粗心,一下子摔下去。

    “有,你就有,你今天一整天,都不理人家!”

    其实,腰身上覆盖上那双大掌覆盖上来的时候,顾念兮便察觉到了。

    她的老东西,还是关心她的,对吧?

    不然,他又怎么会担心她摔倒呢?

    “老公,别生人家的气了好不好?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蹭了蹭男人的脖子,顾念兮知道他最好这口。

    “你知道的,我不信这些!”

    好吧,其实顾念兮也知道,她家谈参谋长其实是个无神论主义者。

    要想说服他,还真的不简单。

    “那你就看在毛爷爷的份上,原谅人家?”既然谈参谋长不信神,也不信佛,那就找他的组织吧。

    “他老人家?”

    谈逸泽听着顾念兮的话,眼眸微闪。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毛爷爷不还说了吗?要给犯了错的年轻小同志多一次的机会!”窝在谈参谋长的怀中,顾念兮终于找到了她最爱的那个位置。

    这会儿,她开始闭目养神。

    好吧,在这短短的一年多的婚姻生活里,谈参谋长的一切早已成为了她顾念兮生命中所不能取代的那一部分。

    谈参谋长不理她的这两天里,她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满不在乎的。可心里,却比谁都要着急。特别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没能靠在谈参谋长这怀中,都让她整整失眠了两天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今天这么努力积极的想要博得谈参谋长的原谅的缘故。

    终于在她的百般耍赖之下,再度回到谈参谋长的怀中,现在的她才发现,自己对这个位置是有着怎样的眷恋……

    “谈参谋长,看在组织和领导的份上,你就原谅人家好不?”见谈参谋长没有反映,顾念兮又说。

    看着怀中耷拉着脑袋,如同一直离开了妈妈的小猫咪一样窝在自己怀中的小女人,谈逸泽的唇角最终勾起了一抹无奈的弧度。

    他的小东西,还真的聪明了。

    聪明到,懂得找到组织来压住他谈逸泽了。

    要是寻常人,谈逸泽一定一举捣毁了他的老巢,看他以后还敢找这样的手段不?

    可偏偏对于他的小东西,他做不到。

    “老公,难道真的不能原谅人家了?人家是真的……”知道错了!

    一连两句话都没有等到谈逸泽的回应,顾念兮有些急了。

    抬起头,想要再度求得原谅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小嘴被堵住了。以至于,后面的那截话还没有说出口。

    而谈某人那双幽深的黑眸,此刻正呈现放大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那一刻,顾念兮笑了。

    因为她也看到了,谈参谋长的眼眸里的笑意。

    这证明,她家谈参谋长气消了!

    “老公,既然气消了,我们就睡觉了吧。”终于求得谈参谋长的原谅,顾念兮自然想要好好的窝在谈参谋长的怀中大睡一觉,以拟补这两天的眼中睡眠不足。

    可谁知道,谈某人却说了:“不是刚刚还跟我说,这件睡裙还有另一种用法么?那现在,我们就来试一试吧?”

    看着正从她的身上剥落睡裙,寻思着所谓的“新用法”的老男人,顾念兮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是谁刚刚装的一本正经,连鸟她一下都不肯的?

    这会儿,倒是热衷了?

    所以说,她家老男人根本就不可能突然变成小白兔的!

    刚刚明明就是在装!

    这老男人,还真是闷骚中的佼佼者!

    竟然憋了那么久,到现在才展露他流氓的本性。

    想着这些的时候,某个男人已经顺利的开始了今晚的第一餐。

    “老公,你轻一点。别想跟啃着肉骨头一样,成不?”

    “我就不!”

    “老子今晚一定要好好的啃了你。补足这两天来的几餐。看你,还敢不敢嫌弃我长的老,嫌弃我丑……”某个男人埋着头,一边含糊不清的嘟囔着。

    看着这老男人那一脸的激动,顾念兮也有些无语。

    这两天她有没有禁止他吃肉,为什么搞的都像是她顾念兮的错一样?

    而且,这老男人还记仇。

    本以为刚刚那些话已经过去了,没想到现在他还挖了出来!

    这么爱记仇,又有些小心眼的老东西,还将她啃得浑身老疼。

    看来,她刚刚还真的没有说错他,这老男人就是一典型的闷骚!

    说他在意,他说不是。可是背地里,却都记得一清二楚的。

    她刚刚说的那些话,要是没被这老东西给提及的话,估计早就忘光光了。可他,倒是记得。

    这不,还一一准备讨回去。

    可看着这么费尽心思准备让她“吃苦头”的谈逸泽,顾念兮在心里鄙视了他无数次,却是一点恨意都没有。相反,还有种暖暖的感觉,自心里蔓延开来。而且,她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

    谁让,这个欺压着她的,是她家老东西呢?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新年一过,转眼就是2月14号这一天,也就是传闻中的情人节。

    其实,换做以前,谈逸泽才不会管这些有的没有的。

    他一个人在外面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什么节日其实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若不是看到部队里有几个小兵,打算趁着这天正好周末,回家和女友碰面,还准备了个什么小礼物的,谈逸泽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天是什么情人节。

    “今天正好过节,我女朋友正好要来看我,所以我拖了小根子,出去的时候顺便给我买束玫瑰花。等她来了的时候,我正好可以拿给她。”

    “玫瑰,不错啊。我听说,女孩子都喜欢这一口。”

    “其实年前我还打算给她送把她一直想要的手机的,可钱一直都没有存够,看来今年的情人节又要给她失望了!”

    这天,谈逸泽正准备去办公室。路过资料室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没有任务的小兵正坐在草地上,正闲聊着。

    也正是因为这一路过,耳尖的谈某人从这些人的谈论中捕捉到了一个词:

    “情人节”?

    这是做什么的?

    而听到这个词的时候,谈某人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家里的小东西。

    于是,他耳朵的注意力,再度落在这两人的对话上,想要从这些上面听出点什么来。

    “没事,只要有话就行。我可都听说了,那些女孩子情人节最希望收到的礼物,就是玫瑰。你送多一点,保管她开心!”

    “是吗?”

    “哟,谈参谋长来了!”

    两人谈着谈着,其中一个发现了不远处徘徊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实际上却是在偷听别人怎么哄女孩子开心,想要回家好好逗一逗家里的小东西的谈逸泽。

    可这一被发现,谈逸泽却开始懊恼了。因为,偷听不成了!

    两人对着谈逸泽行了军礼,谈逸泽也回了一个。

    对于这些小兵而言,他们的谈参谋长向来都是有些冷漠的。虽然他待他们这些新来的小兵很不错,他们也喜欢这个谈参谋长。可关键是,这些小兵从来都不敢想着,能和这样一个大人物对上话。

    然而,今天意想不到的事情,竟然上演了。

    “聊天呢?”两个小兵本以为,打完招呼的谈参谋长应该会离开。在他们的印象中,他们的谈参谋长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可谁能想到,这样的人竟然会慢步走到他们的身边,和他们打招呼。

    “是。”两人忙点头。

    “聊什么呢!”谈逸泽只是想要引出,他想要知道的那些内容。

    所以,他脸上的表情,也比寻常在训练场上见到的,温柔了许多。

    可谈逸泽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些新来的士兵的眼中,这脸上带着笑容的谈参谋长,可比那操练场上一脸严肃认真的他可怕多了。

    因为两人谁也摸不清楚,这谈参谋长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

    或者,他其实是想要说他们两人没事不认真的学点其他的事情,反而坐在这里闲聊起来。

    越想,这两人越是耷拉着脑袋。

    他们刚来的时候,可都听闻这个谈参谋长处事态度的认真。

    要是谁真的在他的眼皮底下偷工减料的话,他惩治人的手段可是一绝!

    所以,当谈逸泽问出这一句的时候,这两人明显都乱了套了。

    “谈参谋长,我们刚刚真的没有聊什么……”

    “是啊谈参谋长,我们这准备要去操场呢!”

    说这话的时候,一人已经拽着另一个人,准备离开。

    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谈逸泽才发现,原来有时候严肃的一面太过深入人心,也不是一件好事!

    这不,想要套近乎,想要套出点什么可以好好的哄好家里的小东西的事情,也变得这么难。

    “给我回来。立定,向左看!”

    眼瞅着这两个人就要落跑,谈参谋长只要下了命令。

    这一声,本来就要急匆匆离去的两个人,果然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一下子,安安分分的在谈逸泽的面前列队。

    “稍息!”

    又是一声军令,谈逸泽下的非常的顺溜。

    “说,刚刚在谈什么?”

    “谈参谋长,我们刚刚就在谈论小苏他要送女朋友礼物的事情。”有人,已经顶不住谈逸泽的威严,先行爆料了。

    “谈参谋长确实是这样的。下回,不……绝对没有下回!”另一个也急忙的开了口,像是生怕慢一点,谈逸泽就会责罚他们似的。

    “说话,我要责罚你们?”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却又突然勾唇一下。

    阳光下,这张棱角分明的脸,竟然比罂粟还要妖冶上几分。连周围的景物,都为之失掉了色彩……

    ------题外话------

    嗷嗷,介个月想要继续冲票榜。犹记得上个月23名来着,希望这个月比上个月进步,握爪~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