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67章 老公,人家疼

    顾念兮没有想到,再度见到邹凉,会是在明朗大厦里。

    这天上午,顾念兮手头上负责的sh国际的策划案正好结束,便开始准备这一周的例行会议。

    只是整理完自己手头上的资料之后,女人急匆匆的出门就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而且这人的身子骨,很硬。

    一下子,就将顾念兮的鼻子给撞疼了。

    “嘶……”顾念兮吃痛的摸着自己的小鼻子。

    “哟,今天难得走桃花运。这才到这里,就有美女投怀送抱!”当顾念兮摸着自己还隐隐作痛的鼻尖之时,头顶上传来了一男人的声音。

    “你这人怎么这样,怎么走路不看路的?”都将她的鼻子撞的这么疼了,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

    这人,铁定不是什么好鸟。

    可当顾念兮抬起头来的时候,却一时间愣在原地。

    “邹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顾念兮看着面前撞了自己的男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的,面前的男人就是邹凉。当年大学校园里,和她以及谈逸南都很要好的邹凉。

    不过让顾念兮意外的是,今日的邹凉穿的比较很是正式。他的身上,是一身黑色的衬衣,手臂上还搭着一件银灰色的西装外套。水晶袖口,闪闪发亮,让他的周身多了一份难言的清貴志气之气。

    顾念兮一直都知道,邹凉会是个很成功的人物。大学的时候,他就开始自主创业了。先是从小型的网游公司开始,一步步往上。大学出来这才几年,他当年那间在大学时候就创办的小公司,如今已经初具规模,也成了上市公司。

    这,才是真正的社会精英。

    只不过,看着这样太过正式衣服的邹凉,顾念兮却觉得有些别扭。虽然说,这样的装扮落在邹凉的身上,也非常的合适。可邹凉这样的穿着打扮,总让顾念兮觉得就像是一只猫套了一只狗的马甲。

    “我说我来看你,你信不信?”虽然大学时候的邹凉非常喜欢顾念兮,万不得已才当起了她和谈逸南恋情的看客。可他也明白,如今那一切已经成为过往。再加上,现在的顾念兮已经结了婚,他也觉得自己对她的那份心思,该收敛了。

    只是抱定了这样的想法的邹凉,再见顾念兮抬头的时候,还是不免得微微一愣。

    她的眼眸还是如记忆中一样,明媚而漂亮。再加上,因为刚刚他撞疼了她的关系,她的大眼里还满是雾气。看起来就好像小狗那惹人怜爱的大眼。也能,轻易的扰乱他平静的心湖。

    也正因为这个眼神,让邹凉不自觉的反思,若当年的他也学着谈逸南那样死皮赖脸的站在顾念兮的宿舍楼下,说什么你要是不接受我我就在这里站到你同意为止的话,会不会现在和顾念兮在一起的,会是他邹凉?

    “我才不信呢!”顾念兮适时开口,将邹凉飘远的神志拉了回来。“邹大哥估计是看上了我们公司的那位美女,正准备来献殷勤的。”不然,他怎么需要穿的如此正式?

    “咳咳,臭丫头都嫁人了还这么坏,拿你邹大哥来打趣。”邹凉轻咳一声,掩饰住自己的失态。

    和顾念兮小闹了一会儿,他脑子里那些不该有的烦乱也已经理清了。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叫做如果的东西。

    所以他和顾念兮,一旦错开,也注定一辈子无缘了。

    “邹大哥,你就先陪你想找的那位美女聊聊天,我现在还有个会议要开!”说着,顾念兮抬手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表,发现时间已经快要赶不上,她便连忙抱起了资料往会议室的大门冲去。

    而看着消失在会议室门后的顾念兮,邹凉的脸上却是一脸苦涩。

    顾念兮,你可知道,其实能让我献殷勤的,这么多年也只有你一个人?

    不过这样的苦涩,很快就消失在这个男人的脸上。

    现在,他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办。

    拽了拽自己手上的那件西装,邹凉也大步朝着顾念兮刚刚消失的那个会议室,大步走去。

    不过在即将跨步走进会议室大门的时候,邹凉还是停下了脚步,打量了自己身上的那身西装。

    难道,他邹凉看起来就是个花心公子哥,成天没事只想着泡妞?

    所以,当他穿的如此正式出现在顾念兮的面前的时候,那个女人只会想到他是来找女人的?

    打量了好一会自己身上的衣服,邹凉又是无奈一笑。

    或许,都是因为自己这些年在那女人的心目中留下的印象并不怎么好吧。

    最终,邹凉还是大步迈开,走进了会议室。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一次我们明朗集团决定和永恒网游合作,今天永恒网游的负责人也到现场,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永恒网友的负责人,邹凉。”

    邹凉进去的时候,便听到会议室里正好传来热烈的掌声。

    而邹凉就是在这掌声中,慢步走了进去。

    一进门,邹凉便看到顾念兮那个丫头还有些错愕的看着自己。

    看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邹凉今天不是来泡妞的,而是来和明朗公司合作的吧?

    一整个会议下来,顾念兮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一直到会议的最后,她被点名:“顾小姐就是上一次和sh国际策划案的负责人,而且还非常圆满的完成了任务。所以这一次和永恒网游的合作案,我们也希望由顾小姐来负责。”

    谈建天最近身体还算不错。所以每一次例行会议,也都会到场主持。

    而今天,他有亲自将这一次的任务点给顾念兮了。

    看样子,谈建天这一次是真的有意开始锻炼她和各类型公司合作的能力了。

    “好的。”网游,她顾念兮真的还没有做过。

    不过,她手头上和sh国际的那些方案,都已经圆满解决了。现在剩下的,就是投入工厂生产。偶尔,过去看看产品质量还有包装之类的,就好了。所以谈建天说这次任务要交给她的时候,她也没有理由推拒。

    而谈建天看到顾念兮接受了他的要求的时候,自然也欣慰的笑了笑。

    他知道,顾念兮还小,不该每天都给她安排这么多的任务量。

    可没有办法,为了让她更快更好的成长起来,成为谈家的主心骨,更成为能辅助谈逸泽的女人,谈建天只能不断的找寻现在各种类型的任务给她。

    他不断的加快他的步伐,给顾念兮布置新的任务,自然也会担心这个孩子的年纪还小,恐怕会压垮她。

    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

    因为他担心,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天,谈参谋长结束了近期的任务,难得有一整天的休息时间。本想好好的陪陪小东西,然后带着她去逛街什么的。谁知道,小女人一大早就起床不见了。

    看着身侧空空落落的那个位置,谈逸泽的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其实,他谈逸泽向来的警觉性很高。一般睡觉的时候要是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他一准能第一时间醒来。可似乎自从他的小东西呆在他的身边后,他这方面的能力便迅速消减了。只要有小东西身上的味道,那个晚上他必定是睡的死死的。

    起身,谈逸泽捻了捻另一侧的被褥,将那沾满了小女人味道的被褥抱在怀中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这才慢悠悠的起身。之后,男人洗簌之后,便一通电话将今天同样休假的小刘给叫醒了。

    “谈参谋长,有事?”

    电话里,小刘的声音还带着沙哑,显然他还没有从床上爬起。

    “把车给我送来吧。”趁着今天,小东西还没有在家,他也正好试一试。

    “这么早?”而且,还是往家里送?

    要是被谈老爷子看到,估计他小刘也会受到牵连的,好不好?

    “你认为现在还早,我都已经吃掉了八个馒头了,两根黄瓜了。”今天的早餐是馒头,谈逸泽的最爱。搭配黄瓜,好吃又营养。最关键的,还是吃不腻。

    “……”电话里,小刘一时没了声响。

    这吃的多,也能拿出来炫耀?

    再说了,这谈某人那个跟粉碎机似的牙齿,这些自然不在话下。

    “你嫂子从大清早就出门去工作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养的白白胖胖?”电话那端,谈某人又开了口。

    而这一句话,也不由得让小刘惊悚了好一会。

    他从刚刚就一直在想,为什么今天谈参谋长的火苗子一大早就窜起来?

    敢情,原来是因为他们小嫂子这么一大早就不见人影?

    得得得,他现在得赶紧起来。

    他们的谈参谋长其他人惹起来的火苗子他小刘都有办法帮着他灭掉。可惟独让他们小嫂子惹起来的火苗子是他无法解决的。而且小刘清楚,他们小嫂子惹起来的火苗子,一般都只有她能帮着谈参谋长消掉。其他人要是敢去触碰了他谈逸泽的老虎须,非被谈逸泽剥去一层皮不可。

    “谈参谋长,我现在立马就将车子给您送过去。”小刘收拾着赶紧起了身。

    而对方在听到了小刘的承诺之后,便满意的勾唇:“行,速度快的话,赏你一根黄瓜!”

    说完这一句话,谈逸泽便挂断了电话。

    而小刘在听到这一句话呆滞了好一会儿才咆哮道:“去你的黄瓜!”

    只有你谈逸泽才喜欢这么变态的东西!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顾念兮下班的时候,手上还拿着一大叠的资料。

    这些,可都是她刚刚收集到的关于永恒网游公司的资料。这是她第一次做关于网游的策划案,自然需要好好的做一番了解。

    过一会儿,她还要到永恒网游公司做一番实地考察。

    原以为,永恒网游开在以前他们大学时代的那个城市。谁知道,刚刚从邹凉那边了解到,现在的永恒网游在这个城市也有分公司了。

    怪不得,这一次邹凉一来,都不像是一个出差的人,倒像是一个准备在这里安家落户的人。

    将这一大摞资料搬进家门的时候,顾念兮又撞进了一个人的胸口。

    这回,她的鼻子真的红肿了起来。

    呜呜,今天不知道和什么犯冲,遭殃的为什么都是自己的鼻子?

    握着被撞疼的鼻子,顾念兮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而手上的那叠资料,都因为刚刚这一次的碰撞,全都掉到了地上。

    顾念兮看到散落在地上零零散散的文件,赶紧半蹲下去准备捡起。

    只是顾念兮的手还没有触及到她的那些资料的时候,那个撞了她的人已经先她一步出手,将地上的那些文件都捡好,交还到她的手里。

    而一直低着头的顾念兮这才意识到,这出现在自己眼皮底下的鞋子,好像有点陌生。这,好像并不是谈家人的鞋子。

    住进谈家之后,顾念兮也希望给刘嫂减轻一下负担,时常到厨房里帮着她做饭。可刘嫂说了,厨房是她的天下,不准她顾念兮跟她抢夺。于是,顾念兮也就顺了她的意愿,负责每天打扫谈家的鞋柜。

    而这,也使得顾念兮对家里每一个人的鞋子了如指掌。

    眼下出现的这双皮鞋,好像她真的没有见过。

    而在顾念兮打量着这双皮鞋的时候,头顶上传来了男人的声响:

    “小嫂子?”

    听着这个称呼,顾念兮的柳眉微皱。

    她现在确实当了嫂子。

    不过在这谈家里,除了谈逸南又会有什么喊她这个称呼?

    再说了,谈逸南从她嫁进这个家里,还没有这么正紧的喊过她一声呢。

    顺着声音,顾念兮抬起了头。

    出现在眼前的人,一身军服。

    这人的身型和谈逸南的有些像,不过比谈逸南壮硕了许多。而最让顾念兮有些怀疑的,是这个人的肤色。

    这人,是不是过分的白了些?

    他们家谈参谋长也算是军人,底子也比一般人白了许多。不过长年累月的出任务还有操练,也让谈参谋长的肤色黑了。虽然比上一次军营里见到的那些人还白上几分,不过比起她顾念兮,她家谈参谋长可以算是巧克力色了。

    “小嫂子,我是小刘啊。当初您和谈参谋长在民政局登记的时候,我还是见证人之一的。难道,您忘了?”看到顾念兮那一脸怀疑的样子,小刘又赶紧补充了一句。

    而这,顾念兮倒也想起当初她和谈参谋长登记结婚的时候,身边确实还站着几个军人来着。犹记得,谈参谋长身边的那几个兵哥哥,每一个都是黑不溜秋的,表情极为严肃。那样的表情也让顾念兮担心,要是她那个时候不答应和谈参谋长登记的话,这些人随时都会给自己吃个枪子什么的。

    这也是,当初她迫于谈某人的“淫威”在结婚书上签下自己大名的缘故。

    可眼前这个细皮嫩肉的小伙子,还有着比阳光还要灿烂上几分的笑脸,实在和记忆里的那些人搭不上边。

    正巧,在顾念兮盯着面前的人犯迷糊的时候,谈某人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小刘,我让你看看门外有什么动静,你怎么磨蹭那么久?看来,你的敏捷性训练强度该加强一下了。”

    谈某人漫不经心的话语里,无一不夹杂着赤果果的威胁。

    小刘在听到这话之后,嘴角猛的一抽。

    呜呜,这不是才耽搁了一会儿么?

    这谈参谋长就开始在里屋发脾气了。

    瞅着顾念兮一脸迷糊,还有那鼻子上面浮现的那片红,小刘感觉自己今天绝对会上演一出人间惨剧了。

    这小嫂子一句话就能将谈参谋长哄的屁颠屁颠的,要是让谈参谋长知道,他刚刚将他的小女人给撞成了这幅尊容的话,估计非要活生生的将他剥去一层皮不可。

    于是,小刘本来还笑着和顾念兮打招呼的脸上,立刻写满了哀怨。意思很明显: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些人,他们对待老婆,就像是春天一般的温暖;他们对待下属,就像是秋风扫落叶的那么无情。

    在小刘的怨念中,身后传来了某阵铿锵有力的步伐声。

    不用回头,小刘也都清楚,这步伐声属于谁。

    还不是,他们爱妻如命的谈参谋长?

    “兮兮回来了?”见到站在门口的顾念兮,谈逸泽的步伐也瞬间加快了许多。

    今天本来打算陪着她一整天的,没想到她竟然还去上班。这让男人小小的郁闷了好一会。

    不过这样的情绪在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刻的谈某人,只想快一点将娇妻纳进自己的怀中,感受一下她身上那阵最让他意乱情迷的清香。

    “老公……”顾念兮还没有喊完话,面前的小刘已经被挤开了。而谈某人的大掌也在第一时间爬上了她的腰身。

    “怎么一大早就去上班了,连和我打声招呼都没有?”谈某人在她的耳际蹭了蹭,有些不满的嘀咕着。

    对于这男人主动的示好,顾念兮只是白了他一眼,示意到:外人还在呢,你给我矜持一点!

    再说了,这沉睡的谈参谋长也是招惹不得的。

    要是大清早喊他起来的话,估计少不了一顿折腾。

    到时候,她能不能去上班的成,都还是一问题。

    “兮兮,这是小刘。跟在我身边已经七八年了。”谈某人的意思是说,其实小刘对他来说并不算是外人。所以矜持什么东西的,暂时可以忽略不计。

    “兮兮,我今天难得在家,要不今天下午你也不去上班了吧。睡个午觉之后,我们到外面去逛逛吧。你前两天不是说,下个月是咱妈的生日么?我们正好去给他老人家挑挑礼物。”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极为自然。好像,他本该就这样称呼她顾念兮的母亲。

    可顾念兮,却是足足用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谈逸泽说的是她的妈妈。

    其实从谈逸泽第一次到d市的时候,顾念兮就察觉到,谈逸泽真的很渴望家的温暖。所以每一次他看到妈妈给他盛汤,给他做饭的时候,他那黑漆漆的眼眸里,都多多少少有些雾气。

    “好,不过今天下午不行。我现在是将这些东西给带回来了,待会儿我还要去永恒分公司看一下。这两天我负责一个企划案,等这个案子一过,我的时间空下来我们再去好么?”顾念兮说。

    不过她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哪里刺痛了她家的谈参谋长。这会儿,谈某人的神色不是很好。特别是盯着她顾念兮瞅着的黑色眼眸。

    “今天是周末,你都工作了一个上午了,下午还要加班?”男人高高挑起的眉,证明着他现在心情不是那么好。

    而这一点,顾念兮自然是清楚不过的。

    “没有办法嘛。最近公司的订单多,全体员工都要加班,咱又不能搞特殊,是不是?”虽然明朗集团是谈建天的。她顾念兮要是想要休假,直接打一声招呼就行。可问题是,她顾念兮不想要变成公私不分的人。

    她相信,他家谈参谋长也是一样的。

    果然,她的这话落下之后,谈参谋长的脸色好了不少。

    不过,他的薄唇始终都紧抿着。

    证明,他现在还不肯轻易的妥协,放她回去工作。

    不然,他落在她腰身上的手,为什么像是一捆绳子似的,将她牢牢的捆着?

    谈参谋长的反映,顾念兮其实一早就料定了。从昨天晚上他完成任务回来,抱着她啃了又啃的时候,顾念兮就可以猜想到今天的局面。这也是为什么,她大清早就背着男人蹑手蹑脚起来的原因。

    “老公,真的不行么?”对付生闷气的谈某人,顾念兮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这不,当着小刘的面,顾念兮就将小手圈在谈某人的脖子上,几乎整个人都挂上去了。

    一侧,站在原地的小刘也有些尴尬。

    他虽然已婚,男女间的情爱也经历过不少。不过这么肉麻的场面,还真的从来没有经历过。

    看着这样的画面,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而相比较小刘的犹豫不定,被顾念兮圈着的男人则定定的看着前方,似乎一点也不想看着怀中的小女人。

    这表情很明显:爷现在心情不是那么爽!心烦的事情,免谈!

    看着这位爷那一脸鼻孔朝天的样子,顾念兮的小脸上一闪而过的狡诈。反正谈某人这会儿也别扭的不看着她,所以她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脸部表情会泄露了自己。

    下一秒,一声轻哼从女人的红唇里滑出:“哎呀!”

    轻哼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顾念兮已经将脸上所有的表情都严严实实的掩藏好。

    而那双大眼里的狡诈,也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可怜楚楚的模样。而大眼睛里,还有些雾气在蔓延。

    “老公,人家疼。”顾念兮自认,自己的演技可能有些肤浅。不然,为什么她会从不远处的小刘的脸上看到笑的快抽搐的表情?

    不过,她顾念兮又不想要竞争奥斯卡金像奖。这点肤浅的演技,只要能敷衍过她家谈参谋长,就行了。

    果然,不出顾念兮的预料,在她喊出了这么一声之后,谈某人本来还牛气冲天的脸,此刻已经转向自己。

    “怎么了这是?”

    谈某人的黑眸里写满了关切,一点也不假。

    “鼻子撞疼了。”为了让自己更加逼真,顾念兮索性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不过今天她的鼻子已经被撞了两次,所以有些红肿是肯定的。

    揉了揉之后,她又抬起了头,对着谈参谋长指着自己的小鼻子。“看,真的很疼。”

    不远处,小刘的嘴角抽搐的幅度越大了,肩膀也开始微微的颤抖。

    看得出,他很想放声笑出来。

    看着他那一脸欠抽的表情,顾念兮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坏意:笑我?待会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老公,人家疼。”

    说着,某个女人的眼眶开始蓄满了泪。

    那一脸梨花带泪的表情,任谁看了都觉得心疼。

    “来,我给你揉揉。”说着,谈逸泽果真伸出了手,心疼的帮着小女人揉着鼻尖。刚刚他其实也发觉了小东西的鼻子有些红,可没有想到是撞出来的。

    只是越揉,谈某人发现小东西的眼眶里都是泪。

    他的心,立马乱了。

    “怎么了这是?是不是很疼?要不,我先带你上医院,看看吧。”

    “不用了。”她虽然疼,但还不到非要上医院做检查的地步。

    “该死的,这到底是谁弄的?”谈某人发现,越揉小东西的鼻子越是肿的老高。心疼之余,谈某人还想将满腔的怒意,发泄到那个该死的肇事者上。

    而就在谈某人问及这一句的时候,不远处的小刘的心脏漏掉了一拍。

    呜呜,他刚刚不过也是奉谈参谋长的命,出来看看门口有什么动静,所以才一不小心就撞上了小嫂子。

    这可怎么办才好?

    这谈参谋长爱妻如命的样子,他小刘是最为清楚不过的了。要是让这个男人知道,是他将小嫂子的鼻子给撞的红肿的话,那他小刘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趁着这两人抱在一堆,小刘悄然转身,准备趁着他们不注意溜走。

    可就在小刘才刚刚转身,没有来得及迈开脚步的时候,顾念兮那满带委屈的女音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如泣如诉:“呜呜,人家刚刚进门的时候就被他撞了,好疼……”

    “小刘?!”

    也就是在那个低柔的女音之后,一声被阴冷充彻的男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当下,小刘真的被吓得好像当即逃窜。

    可碍于你得罪了谈某人,要是不给他当即打击报复的机会,如后追究起来,他能将你往死里整。而且,还是你找不到任何证据的那一种。

    见识过谈参谋长厉害的小刘,只能一脸悲催的转身。便见到,谈某人一脸心疼的将小妻子纳进怀中后,又看向了他:

    “哟呵,最近在南部去养的白白胖胖的不说,身体还壮了是不?”

    谈逸泽的音调,不高不低。但越是这样,小刘越是明显的察觉到,谈某人正谋划着什么。

    “没……咱绝对没有。”小刘赶紧矢口否认。

    之后,小刘的视线赶紧落在顾念兮的身上,对着她投去求救的眼神。

    可某个女人很无良。

    对着小刘的求救眼神视而不见不说,还对着他悄悄勾起了弧度。

    那明媚的小脸,哪里像是被撞疼了的模样?

    而最让小刘吃惊的是,那小女人得意的神情。好像在和他小刘说:“让你笑我?现在是不是知道你小嫂子的厉害了?”

    这么说,非但连他们谈参谋长被她算计了,连他小刘也一一逃不过这个女人的小爪子了?

    “没有?我看是绝对是壮了不少吧。这都快要将我媳妇的鼻子给撞出个大窟窿来了。”不过,谈参谋长像是没有察觉到女人的笑意似的,这会儿看着小刘的黑色眼眸,又明显的微眯了起来。

    这样的谈参谋长,就像是出现在平原上的狮子,正潜伏在别人所察觉不到的角落里,紧紧锁定他的猎物。

    “没有,谈参谋长冤枉啊。”看到谈逸泽的那个表情,小刘哀嚎着,然后又一脸悲催的望着顾念兮看。

    早知道,刚刚就不该背地里取笑人家夫妻的相处。

    这不,他们都将账算到他小刘的身上了。

    还有,本以为谈参谋长娶的这个小女人年纪小,看上去也没有心机,应该恶劣不到什么地方去。小刘还盼着,要是哪一天惹急了他们的谈参谋长,还能和小嫂子求求情,让她帮着自己说说情呢!

    但现在,小刘才意识到,原来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善良无辜的小绵羊。

    说到底,还是他小刘傻。

    能被谈逸泽这样的老狐狸看上的女人,又怎么会简单到什么地方去?

    这女人,绝对是小狐狸一只。

    这不,她刚刚就已经将她的狐狸小尾巴露出来了!

    “冤枉?你倒好意思喊。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谈逸泽松开了落在顾念兮腰身上的手,开始在庭院里和小刘打打闹闹起来。

    虽然说是教训,不过这两人好歹都是上下属的关系,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他们动到真格。

    而经过今天这事,小刘也领悟到了一件事,以后绝对不要轻易的惹到这对贼公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打闹了好一阵子之后,谈逸泽和小刘都停下来歇息了。

    而顾念兮已经换了一身将自己的那些文件拿到楼上去放好。

    下楼的时候,谈家大宅门前传来了喇叭声响。

    应该是邹凉的车子到了吧?

    今天上午初步敲定合作方案之后,邹凉就说今天下午要带顾念兮到他们的公司看一看,到时候好将他们的设计要求,谈到点子上。

    顾念兮同意了,约好了等她回家将东西都放下之后,让邹凉过来接她。

    可没有想到,当顾念兮走出门的时候看到邹凉所谓的车子的时候,她愣住了。

    顾念兮是和邹凉约好,等他的车子过来接她的。

    可没有想到,邹凉的车子是一辆仿赛车,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改装摩托车。而邹凉的这一部,是sBk。

    前几天,她还在那份满是摩托车的杂志上看到过。

    不过话说回来,最近她好像都在外面找不到那本杂志了。难道,那份杂志在这个地区都不销售了?

    不过眼下对于顾念兮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好好的看一看这摩托车。她都眼馋了一个多月了,如今这实物摆在她的面前,自然要好好的欣赏一番。

    哪知道,她顾念兮还没有看清楚这车子,邹凉已经将他车前方的另一顶安全帽递给了她:“看什么看?上车,我们要出发了!”

    “可这个……能载人么?”

    顾念兮有些狐疑。

    “当然能,你看我这技术就知道了。”邹凉一身皮衣,和这车子很搭。也可以说,这样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比早上那一身文质彬彬的西装更为合适。

    “可你不是说,你会开车过来的么?”

    “这不也是车子么?它只是比你说的车子少了两个轮子。好了,别磨蹭,赶紧上来,我们去转一转,确定一下方案,今天下午的任务就结束了。”见顾念兮迟迟都没有上车,邹凉开始催促着。

    “那……好吧。”提前结束任务,也可以提前回家陪谈参谋长。省得,谈某人今晚上用哀怨的眼神逼迫自己和他做一个晚上。

    索性今天顾念兮穿的是牛仔裤,所以坐上摩托车问题也不是很大。帽子一套上,就差不多了。

    等谈逸泽和小刘走出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么个场景。

    那辆惹眼的sBk上,坐着两个人。两人都戴上了安全帽,看不见表情。不过从骨骼,谈逸泽可以判断出,坐在前方的是个男人。而后方,则是他谈逸泽的小东西。

    “小东西,你去哪里?”

    谈逸泽三两步上前。

    “老公啊,我去永恒那边看一看,决定好了方案就回来陪你,很快的哦!”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还一脸兴奋的瞅了一眼这摩托车。

    好久之前,她就想要尝试坐坐看这样的车子,没想到今天梦想成真了。

    “你给我下来,这东西不安全!”因为,驾驶员不是他谈逸泽。

    再说了,前面还坐着另一只公的,这样的车子能安全到什么地方去?

    “不会的。老公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说着,女人便对着前方说:“邹大哥,我们出发吧!”

    “好。”

    这一问一答结束,摩托车就开始向前驶去了。

    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

    “小东西……”

    “小东西,你给我回来!”

    就算谈逸泽的步伐再快,也终究比不上机械。

    追了几步,那辆车子就已经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了好远。

    而谈逸泽在停住了步伐之后,那张俊脸瞬间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层。而他的周身,散发着让人有些畏惧的寒意。

    小刘,也在这个时候跟了上来。

    他是跟在谈逸泽身边最多的人,所以这几年,他也见过不少谈逸泽发怒的样子。

    可这一次,还真的有些让小刘也有些后恐了。

    因为此刻的谈逸泽,眼眸里黯淡的没有一丝光亮。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已经紧握成拳不说,连他前额的青筋也凸起的极为明显。

    这样的谈逸泽,让小刘有种错觉,仿佛周遭的温度又下降了。那蚀骨的寒气,冻得人的鸡皮疙瘩都个个竖起。

    “要不,谈参谋长,我去屋里将您刚买的那一辆搬出来,您骑着它去将小嫂子给追回来?”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小刘赶紧开了口。

    可哪知道,这么一句话又惹得谈逸泽的一个大白眼。

    那意思很明显:你看我像是会骑这车子的人么?

    瞪完了小刘,谈某人甩手转身,大步朝着谈家大宅走去。

    那高大的背影,无一不写着“失落”二字。

    为了他家的小东西,他存了好几个月的零花钱买了那车子。本想今天下午给她给惊喜的,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失落的呢?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顾念兮还真的和她承诺的一样,一完成初步的洽谈,就回家陪谈逸泽。

    刚刚谈完事情的时候,邹凉还有些事情要办,所以顾念兮也拒绝了他送自己回来。

    虽然这一阵子她很迷各种类型的摩托车,很想要试一试。

    可刚刚尝试完邹凉的那辆车子之后,顾念兮发誓这一辈子她打死也都不坐那种车子了。速度快,感觉像是要飞起来那般的惊人不说,还让人头很晕。

    一直到现在,她的头还很晕,很想吐。

    所以邹凉刚刚有急事要忙,不过是给了她拒绝的一个借口罢了。就算他不忙,顾念兮也会琢磨着其他的借口,不去乘坐那车子了。

    回家的时候,顾念兮还顺便去了一趟市场。

    她家谈参谋长今天难得在家,她想要给他煲排骨汤。

    在市场,顾念兮买了一些排骨,还有几样谈参谋长爱吃的食物便回了家。

    不过一进门,顾念兮就发现这谈家大宅子里的气压有些低。

    谈某人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见了她也爱理不理的。

    “老公,你家小东西都回家了,怎么也不出来欢迎一下?”

    ------题外话------

    嘿,依旧是一万字更新送上。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