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75章 我的老婆我的儿

    顾念兮确认怀孕的这天,谈某人就像是个傻子一样,一直围着顾念兮转悠着。

    不过很明显的是,即便谈某人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他家小东西的脸上都没有什么笑容。

    甚至,他还看到她对着窗外那片蓝天的时候,眉心处的折痕。

    看样子,某个小女人还在担心那个苏悠悠的事情。

    想来想去,谈逸泽最终还是给凌二去了个电话。

    虽然那天晚上,因为凌二那混账作出的事情,他的小东西才会遇到这些危险。每每只要想到,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小东西和她肚子里的小小东西,就有可能再也回不到他谈逸泽的身边,他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所以在确定小东西怀孕之后,谈逸泽真的想过,要从此和凌二这孽畜断了来往。

    但现在,小东西对他们两人的关心,似乎已经超越了一切。

    而且这小东西的脾气,谈逸泽也清楚。

    若是她没有见到苏悠悠,她是不可能不担心的。

    就算他谈某人怎么劝,也无济于事。

    最终,谈某人还是给凌二打了电话。

    为了逗乐怀孕的小东西,原则什么的其实都不重要。

    电话是直接打到凌二的手机上的。

    接通电话的,自然是凌二。

    不过听口气,他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甚至可以说,有点抑郁。

    “喂,谈老大什么事?”

    “有空的话,带着你们家媳妇过来我家一趟,记得表现的和和气气的。要是过来这边是吵架来的,那就不要过来。”谈某人行事向来利落,在让凌二他们过来的这件事情上也一样。

    至于凌二会用什么方法,将苏悠悠带过来,又或者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解不开的结,他谈逸泽才不管。

    这苏悠悠,又不是他的小东西,他凭什么去费尽心思的讨好他们?

    “嗯?”不过,凌二似乎对这谈老大突然的要求感到有些讶异,他的语气正好证明了这一点。

    其实,谈逸泽的脾气他也是最清楚不过的。

    他表面上看上去很好相处,有着比其他军人所没有的温文尔雅。可相识这么多年,凌二自然知道,谈逸泽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好脾气。

    他们吵过闹过,也和好过。

    这么多年,他还是认他凌二这个兄弟。

    可凌二知道,这完全是因为那打打闹闹什么的,根本触及不到谈逸泽的底线。

    而那晚上发生的事情,从谈逸泽的犀利言辞和恨不得将这世间的一切都毁灭的表情,凌二不难看出,这顾念兮便是谈逸泽的底线。

    而他,好死不死的正好去涉及。

    那一天,他还真的从谈逸泽的眼眸里读到杀机。

    凌二真的难以想象,那天晚上顾念兮若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测的话,他凌二乃至整个凌家将迎接怎样的一场风暴。

    不过回到家之后,他侧面打听了好几个方面的消息,也知道顾念兮终于平安到家了。

    凌二的那个心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虽然这一次顾念兮平安回到家,但以凌二对谈逸泽的了解,这男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最起码,他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好。去谈家,更是不可能了。

    但今天,谈逸泽竟然主动打电话,让他和苏悠悠过去,而且还要表现的和和气气的,这实在有些出乎凌二的预料。

    难道,谈老大气消了?

    “你以为我想原谅你?别往你那张丑不垃圾的脸上贴金。”再度听到听筒里传来的这句话,凌二满脑袋的黑线。

    不过,这才是谈逸泽。

    几乎不用看到对方,光是听着对方的沉默,就能猜测出别人的想法。

    而且,对待他所谓的“敌人”,他也会遵从毛爷爷的教导,比秋风扫落叶还要无情。

    听到这,凌二也无奈的勾唇。

    看来,最近他的祸真的闯大了。竟然,被谈老大列进了敌人名单。最近,他还真的有苦头吃了。

    不过谈逸泽的苦头,最多也是被他当着别人的面奚落上几回。

    他凌二爷的脸皮向来比较厚,自然不会在乎这些。

    再说了,他姓凌,住在凌家。这谈逸泽就算要往死里整他,见不到也整不了,是不是?

    令凌二爷绞尽脑汁的,还是家里的那位……

    “谈老大,我没往脸上贴金。你忘记了,我生来就是一张金光四射的脸。不用贴金,也光芒四射!”无奈的叹息一声之后,凌二准备嬉皮笑脸的蒙混过去。

    “我不知道你脸上有没有金子,但我知道,如果你今天要是不将你媳妇带过来,和和气气的在谈家给我坐一小会儿,你那张脸我绝对能让他变得臭气熏天。”

    这摆明了威胁人家来家里做客,而且还威胁的如此顺理成章的事情,这天底下大概也只有谈某人那厚脸皮做的到。

    而谈某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丢人的事情,站在阳台上正一脸鼻孔朝天的哼唧着。

    顾念兮推门而进,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看他的神情,估计还在跟谁得瑟着他要当爹了吧。

    顾念兮没想那么多,只是自顾自的慢步走进了卧室。

    而谈逸泽在看到顾念兮进门之后,赶紧压低的声音和电话那端的凌二爷道:“你小嫂子这两天情绪不大好,记得把事情给我办妥。”

    听到这,凌二赶紧开了口反驳:

    “可谈老大,你也知道我家现在的情况,我们怎么可能做到和和气气?”苏小妞那个性子,现在要是肯跟他和和气气的到谈家去做客,估计天真的要下红雨,太阳真的要从西边出来,凤姐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羞耻心这玩意了。

    “就算是做不出来,也要给我演出来!要是我老婆这两天还这么阴郁下去,你相不相信我把你们凌家给一锅端了?”任何牵涉到小东西的事情,谈某人自然不会轻易的妥协。

    再说了,他们家现在还有个小小东西。

    这两个,都是他谈逸泽首要考虑的问题。

    “好了,别给我磨叽,下午就过来,知道么?”谈某人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便迅速的将段话给挂断了,丝毫不给凌二任何辩驳的机会。

    即便是刻意压低了声音,谈逸泽语调里那份惯有的威严,依旧让人无法忽视。

    而听到电话被挂断的凌二爷,只能一脸无奈的看向卧室里,还躺在床上的人儿……

    从宴会的现场,苏悠悠仓惶离开之后,凌宸本来还担心,这个傻丫头会到什么地方去。

    在外面苦苦的寻找了一周,甚至还派人查了一些路口的监控摄像之后,凌二爷却发现,他家的苏小妞竟然回了家。

    他进门的时候,她竟然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这苏小妞的神经,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粗。

    别人见到丈夫和别的女人站在一起,就算不大吵一架,也会上前质问清楚吧?

    可她却傻傻的独自离开,甚至还安分的回了家……

    但不知怎么回事,这苏小妞越是表现的平静,凌二的心越是不安。

    总感觉,现在她和他看似平静的生活下,似乎有什么异样的波涛在暗涌着……

    苏小妞,我们之间到底怎么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怎么又下楼来了呢?不是让你呆在床上好好休息的么?还是说,你饿了?”顾念兮下楼的时候,谈某人一连三个问题一时间抛了过来,让顾念兮有些招架不住。

    “不是饿了,是躺着真的很难受,我想找二黄玩。”除了面对食物,还有醒来有些晕之外,现在的顾念兮感觉身体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躺在床上,她的脑子里一直都装着苏悠悠那天离开时眼角上的泪痕,她越想越是烦躁。本想着给苏悠悠打一通电话过去的,可问题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询问苏悠悠和凌二爷之间的问题。

    可不问,她心里又憋得慌。

    躺在床上,越躺越是心烦气躁的。

    所以她才下楼,准备和寻常一样,没事就在院子里逗着二黄玩。

    “二黄,不行!它个头大,也没有个轻重,要是一个不小心伤了你,伤了咱们的宝宝,那该怎么办才好。”

    顾念兮很喜欢二黄,没事的时候总会给二黄找些吃的。然后在院子里,和二黄追着跑来跑去的。这些,谈逸泽都知道。

    可现在,她怀着身孕。再加上她以前流掉的那个孩子,她身子骨太弱了。老胡说了,必须小心点。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三两步上前,挡在顾念兮的去路上。

    大掌一伸,他又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中。

    “不会,我会小心点的。再说了,要是怀孕就不能跟二黄玩的话,那它这阵子该多无聊?”

    顾念兮还小,时常会想着玩。自然,她也将自己的这种意识带到了二黄的身上。

    可谈逸泽不同,他早已过了玩的年纪。看到狗,最多也只是逗逗乐。但若是狗会危机到他重视的东西的话,他也绝不轻娆。

    当然这一点,谈逸泽目前还不会告诉顾念兮。

    “不会,以前你没来的时候它不也一个狗就在院子里晃悠了那么多年么?再说了,你担心二黄无聊,难道你不怕我无聊了么?”谈某人现在是典型的小肚鸡肠了。

    可谈某人也绝对不会亲口承认。

    他觉得,小东西是i他的媳妇,就算他不让她和别人玩,那又怎么样?某男人不要脸的鼻孔朝天哼唧了下。

    只是谈某人似乎没有意思到,为了要让小东西陪着自己,呆在自己的身边,他竟然主动的降低了身份,和二黄一个级别了……

    谈逸泽盯着她眼,眼神认真而专注。

    纤长的睫毛,在鼻翼处形成了两个漂亮的倒映,整一张脸妖冶的有些不真实。

    他很高,顾念兮就算有个一米七,也只到了他的疙瘩窝的上面。而就是这样,男人却突然间将头压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谈逸泽并没有迫不及待的吻上她的那片红唇。

    而是,在距离顾念兮的红唇还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就停了下来。

    两片唇的距离,很近。

    只要其中的任何一方动弹一下的话,就有可能相接处。

    而顾念兮也在这个角度闻见,谈某人鼻翼间呼出的帜热气体。那带着,他专属味道的气体,若有似无的撩拨着她的神经,让顾念兮的小脸一下子就娇红了。

    而这样的视觉盛宴,更加刺激到谈某人。

    空气中,也仿佛有看不见的火光,在四处蔓延着。

    若是以前的情况,谈逸泽绝对会迫不及待的凑上前,将小东西的唇给狠狠的咬上一通之后,便带着她上楼,狠狠的要上几个回合。

    但现在,小东西还怀着孩子。

    就算谈逸泽有再大的念想,也只能强忍着压抑自己的想法。

    所以,谈逸泽现在只是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安静的看着她。

    可越是看着她,他越是闻见了她身上那股子若有似无的甜香,他就越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当冲动冲破理智,谈逸泽的唇也越来越凑近了过去。

    眼看,他的薄唇就要贴上顾念兮的时候,他们的身后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喲,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用不用,我们现在就先回避一下?”

    这女人的声音,极为豪迈和爽朗。

    不用回头,顾念兮便知道,这是她家苏悠悠的声音。

    不过眼下这情况,像是被抓奸……不对,应该说是像中学生学着接吻,却被大人发现了一样的尴尬。

    不然,顾念兮的小脸上也不会比花儿还要娇艳上几分。

    “悠悠!”满脸羞红的顾念兮,急匆匆的推开了唇要凑到自己脸上来的男人,然后白了他一眼:都怪你,拉着人家站在大门口,现在被悠悠看了去,一定要被笑话了。

    不过这谈某人的脸皮,向来都比较厚实。

    即便是刚刚差点激吻被人发现,他也没有任何的异常。

    睨了顾念兮一眼,他的薄唇轻勾:被笑话又怎么样?这是老子的家,老子想要在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他们管得着么?

    瞪了顾念兮一眼之后,他又毛手毛脚的攀附上顾念兮的腰身,将大掌搁在她的小肚子上方了。

    这里,现在已经变成他最爱的地方了。

    “我跟悠悠聊一会儿天,你陪凌二坐坐吧!”拍开了谈某人在自己肚子上作恶的那只手,顾念兮大步走向苏悠悠。

    其实从那天到现在,她最担心的还是苏悠悠。

    不过今天看来,这苏悠悠的脸色还不错。

    嘴角上,也挂着满满的弧度。

    特别是她能和凌宸同一时间出现在谈家里,这倒是让顾念兮安心了不少。

    说完这话,顾念兮就拉着苏悠悠往楼上走。

    “小心点,别走太快。”临上楼之前,谈某人再三吩咐着。

    眼看着顾念兮和苏悠悠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谈逸泽这才转身看向凌二。

    不过这一看,谈某人脸上所有的温情蜜意,早已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不悦!

    看来,刚刚被打断的那个吻,谈某人多少还是有些憋屈的。

    不过这委屈,他又不舍得撒在自家小东西的身上,所以只好撒在这坏了他好事的凌二上。

    凌二其实很想喊怨的,不过一想到越是喊冤,这谈某人越是会往死里虐自己,他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了嘴。

    但心里,又狠狠的将当了妻奴的谈逸泽咒骂了好几个来回……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悠悠,你和凌二现在怎么样了?”一上楼,顾念兮就问了出口。

    其实她也不想问的,怕开了口,将苏悠悠陷于尴尬中。

    可不问,她又觉得不放心。

    “还能怎么样呢?也就那样!”苏悠悠笑道。“你以为,谁能都像你那么幸运,捡到像你家谈参谋长那样的人间极品么?”

    “悠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听着苏悠悠的话,顾念兮的心里越是觉得难过。

    若早知道,这凌二是这样的人的话,就算被人骂的狗血淋头,她也绝不会让苏悠悠和凌二结婚!

    “我知道。你这个丫头能不能将你的心放回到肚子里?你都还没有尝试过一个人开车上路呢,就敢开车去追我。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活下去?”

    不管是和凌二的婚姻也好,还是被所有人取笑也罢,这些都比不上顾念兮的小命。

    天知道,当凌二爷说这小丫头跟发了疯似的就开着车子,冒着当马路杀手的危险去找她的时候,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那么跑掉,我也会害怕!”害怕,她再也找不到苏悠悠了。

    “傻瓜,那我以后答应你,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让你那么担心了,你也答应我,不能作出那么可怕的行为,知道么?”苏悠悠拉着顾念兮的小手,抱了抱她。

    “嗯,我答应你……”

    说这些的时候,顾念兮的眼角也不自觉的滑落了晶莹。

    “对了,苏悠悠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要当大姨妈了!”这个消息,她最想要跟苏悠悠分享了。

    可谁知道,这话下去之后,这货竟然朝着她咆哮:

    “你才大姨妈,你全家都是大姨妈。连你家谈参谋长也是大姨妈!”

    某女说的趾高气昂。

    顾念兮听着她这口气,眉心皱了皱。

    或许,她刚刚口中的大姨妈,和苏悠悠口中的,不是一个家的!

    估计,这粗线条的苏悠悠,还真的只想到那个方面的大姨妈!

    “悠悠,我说的不是那个大姨妈!”

    “那是哪位?”

    “我要是有宝宝了,不是该喊你大姨妈了么?”苏悠悠一直都自称是她顾念兮的姐姐,自然也就是孩子的大姨妈。

    “你的孩子,好像是该这么喊我。不过,我倒是觉得大姨妈好像没有干妈亲,要不……”刚开始的时候,苏悠悠还没有意识到顾念兮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说着说着,她倒是发现了。

    这会儿,她一脸诧异的望着顾念兮,又望着顾念兮那平躺的小腹。

    “孩子?念兮,你怀孕了!”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

    “太好了,我要当大姨妈了……”

    这声尖叫声,从谈家三楼传了下来。

    听的谈某人的青筋暴跳。

    “苏悠悠,你给我悠着点,会吓坏我的孩子的!”即便被小东西规定着暂时不能到三楼去,谈某人依旧将自己的不满透过嘶吼声表达了出来。

    “你丫的至于么?我又不会将兮丫头给吃了!”某女在楼上听到了,不满的朝着楼下咆哮。

    听着楼下某个男人的嘶吼,顾念兮可以想像得到,她家谈参谋长现在一脸郁闷的样子。

    现在只要一刻钟不和她呆在一起,这个男人的脸色都不是那么好。他一直都担心她毛毛躁躁的,照顾不好自己。就算有时候他们同呆在这个卧室,他连她上洗手间都不放过,生怕他一没有照看好她,她和宝宝就会出事似的。

    再说了,现在和她顾念兮呆在一起的是被他谈逸泽列为第一危险人物的苏悠悠。可想而知,此刻和凌二座谈的他,心早已在这三楼上。

    而在听到苏悠悠毛躁的嘶吼声不断从楼上传来,男人的脸色估计铁青了。

    想到这个样子的谈参谋长,顾念兮不自觉的抿唇一笑。

    而沉浸在幸福的顾念兮却忽略了,此刻正在她的身边,看似嘻嘻笑笑,没心没肺的苏悠悠的眼角的余光在憋见她那还算平躺的小腹之时,一闪而过的黯淡……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令谈某人心惊肉跳的顾念兮和苏悠悠的悄悄话,总算是在一个小时候结束了。

    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听着楼顶上不时传来的苏悠悠的吼叫声,谈逸泽的心都被提起来了好几次。

    天知道,他是有多么的想要到楼上看一看,确定小东西和小小东西是否安好。

    可碍于顾念兮临带着苏悠悠上楼之前那一记警告似的眼神,他又只能安安分分的在大厅里坐着。

    一直到,顾念兮和苏悠悠牵着手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谈某人那颗跳到嗓子眼的心,终于归于原位。只不过,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眼见苏悠悠和顾念兮走了过来,谈某人赶紧三两步上前,一下子就将原本走在顾念兮身边的苏悠悠给挤开了。

    “哎呀,你挤到我了!”苏悠悠原本以为,谈某人是不小心的。

    可哪知道,某个脸皮已经厚到家的谈某人却大大方方的和她承认:“对不起,但我是故意的!”

    故意,将她和小东西挤开的!

    “你……”苏悠悠虽然见过凌二那样脸皮厚的跟城墙似的,但还真的没有见过谈逸泽这种和钢筋水泥筑成的脸皮。

    挤开了她,差一点让她摔倒不说,还一点歉意都没有,和她说他是故意的!

    “你凭什么这样?放开兮丫头!”今天是兮丫头和她独处的时间,好不好?

    这谈逸泽,怎么也跟着来凑合?

    “她是我老婆,凭什么我放开她?要放也是你放!”谈某人依旧拦着顾念兮的腰身不放。“你要想拉手什么的,不会找你男人去?凭什么非要霸占着我老婆?”

    谈某人说的句句在理,却也让苏悠悠的脸一阵红一阵绿。

    这谈逸泽,绝对是故意的。

    明知道,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她和凌二现在的关系不怎么好,竟然还主动的将她往凌二那边推,就因为她苏悠悠霸占了他谈逸泽的老婆。这,不等同于将她苏悠悠往火坑里面推么?

    也正是在今天,苏悠悠意识到了,这谈参谋长原来也是个自私的货!只要谁霸占了兮丫头,他就跟个被激怒的蜜蜂一样,见谁逮着谁。

    “老婆,谈老大心疼咱们嫂子呢!你要是想拉着手的话,就拉着我的手吧!”凌二见到这情况,也赶紧上楼前。

    这谈老大要是真的生气起来,可不会意识到下手轻重。

    要是这苏小妞见好还不收的话,那估计过会有苦头吃!

    说着,凌二赶紧拉开了苏悠悠的手,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其实说到底,他还是心疼他的苏小妞。

    “谁要拉你手了,别往自己脸上贴金。”苏悠悠白了身侧的男人一眼。

    “老公,你说什么呢!悠悠只是想要照顾我,你不知道别乱说。”见凌二和苏小妞的脸色都不怎么好,顾念兮也赶紧劝了劝谈参谋长。

    这祸端,可都是自家老男人引起的。

    她也有责任,好好的劝导一下是不?

    “照顾?你瞅瞅她什么地方看上去像是会照顾人的人?毛毛躁躁的,恐怕只会吓坏我们的宝宝!”说这话的时候,谈某人还不忘记将他的小东西和小小东西圈进自己的怀中。

    “好了,差不多也到了中午饭的时间,你们二位要是没什么事情要办,就赶紧回家去吃饭吧!”

    谈参谋长刚开口说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还以为他是要留这两人下来吃饭。

    可谁知道,这话说到最后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诧异的看向他。

    果然,还是谈逸泽的做事风格。

    所有的事情办完,让顾念兮见到了苏悠悠,见到了她和凌二还能平心静气的呆在一个屋内,让她安心下来之后,他就不准许任何人来打扰他和小东西的独处时间。

    “我要是非要留下来吃饭呢?”对于谈某人这种过河拆桥的做法,苏悠悠就是看不过去。

    费尽心思的将她骗过来,哄顾念兮开心,现在哄好了,谈某人就赶人走了!

    卑鄙!

    下流!

    无耻……

    几乎能骂人的词汇,苏悠悠都在脑子里对着谈逸泽过了一遍。

    “抱歉,刘嫂刚刚要煮饭之前,我就和她交代下了,你们不会留在这里吃饭。所以,今天没有你们两位的饭菜,还是请回吧!”谈参谋长似乎早已将他们两人的动机都给摸了透。

    “你……”

    “老公……”

    两个声音同时发了出来。

    前者是苏悠悠,她又被谈逸泽气的小脸通红。

    而后者是顾念兮,听着谈某人说的这些话,顾念兮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哪知道,谈某人在做完这些没有礼貌的事情之后,依旧脸不红气不喘的。

    仿佛,他做的事情是多么的慷慨凛然!

    “算了,苏小妞咱们自己出去吃吧!”站在苏悠悠的身侧,凌二伸手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或许因为气坏了,苏小妞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躲闪着他的亲昵接触。

    之后,凌宸拉着她走出谈家大宅,她也没有反抗。

    不过表面上对谈老大的重色轻友行为没有太大的反映的凌宸,自然也在心里将他咒骂了无数遍。

    一直到走出门的时候,这男人的脸色都不算那么好。

    而这两个人的不满,谈某人自然看在眼里。

    不过,他才不在乎呢!

    他们又不是他谈逸泽的老婆,他做什么要考虑到这两人的情绪?

    再说了,这也算是他谈逸泽小小的惩治了他们一笔。

    谁让他们小两口那天晚上在宴会上闹着那么一出,差一点就让他谈逸泽和小东西天人永别了!

    他谈逸泽到现在,都还没有咽下这口恶气,自然要想想法子将小东西受到的委屈全都讨要回来。

    “老公,你刚刚那么做多不好?这样,会在别人的心中留下坏印象的。”随着凌二和苏悠悠的离开,顾念兮小声的嘟囔着。

    “什么好不好?我谈家的饭菜可不是谁想要吃就吃的着的。再说了,我要在他们的心目中留下好印象做什么?他们又不是你。”换句话说,他谈逸泽也就只想要在她顾念兮的面前留下好印象,让她喜欢着。

    虽然有些不满谈某人的恶劣行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他的这些话之后,她的心里竟然暖暖的……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进来几天,t谈某人的脸色很不好。

    不是生气的那种,而是苍白……

    那种像是生了一场大病的白。

    就连他谈逸泽最近这段时间晒成这样黝黑样,都能看得出的苍白,可想而知,这情况是多么严重。

    很多和谈逸泽寻常关系比较好的小将,都上前来问候。

    可对此,谈逸泽却是一句话都不肯说。

    于是,那些关心谈某人身体的小将们,只能将主意打到谈参谋长的助理小刘身上。

    “小刘,你说咱们谈参谋长最近是怎么了?脸色雪白雪白的,都和小白脸差不多了。”有人趁着中午打饭的时候,这么问着小刘。

    “跟小白脸差不多?这话要是让咱们谈参谋长听到,你可要倒大霉了!”谈逸泽有一忌讳,就是别人说他白。特别是,小白脸。

    身为谈参谋长的助理多年的小刘,是再清楚不过的。

    “我不就是打个比方么?再说了,我也是关心咱们谈参谋长。”

    “反正,他没有什么事情就对了。”就算有事情,也是他家里头的那位。除了她,还会有什么人能让谈逸泽的脸色那么不好的?

    “你瞅瞅他那脸色,那会是没事的人么?要不,咱们联名上书,请求谈参谋长去医院做一下检查吧!”这些谈逸泽带出来的小将,都将他当成了他们的天。

    “身体检查?呵呵,你也太小看咱们的谈参谋长了。就他那副身子骨,估计你死去好几年了,他还在祸害人间呢!”小刘打完饭,正准备往回走。

    只是没想到,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却看到了站在身后的那个人。

    当下,小刘一张脸都垮了下来。

    哎呀妈了个咪的。

    这谈参谋长今天不是说要在办公室将剩下的那点事情处理好,才让他小刘过来帮他打饭的么?怎么他这一转身,这谈参谋长就出现在他的身后了呢?

    “祸害人间?小刘听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反正咱们的谈参谋长,就算是个小白脸,只要能在咱们军区里天天见着,我就心安了!”和小刘一起打饭的那个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他们身后站着的是谁,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而当下,小刘早已吓得一脸苍白!

    妈的,你要是想要早死早超生,也不用拉上我去垫背吧?

    我家里还上有老,下有小呢!

    携家带口的闯地狱,多不方便?

    眼见这谈某人的神色越来越不善,特别是他的黑眸已经明显的微眯了起来,这是他每一次整人之前特有的表情。

    看到这,小刘心里拔凉拔凉的。

    为了免得自己死的太难看,小刘赶紧拉了拉身旁那个正打菜的小兵。

    可后者却像个二百五:“是不是想要提醒我不能在咱们谈参谋长面前说他小白脸来着?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的。就像我不会在谈参谋长的面前告发你,说你说他在祸害人间!”

    听到这,小刘已经看到谈某人的整双黑眸整个都微眯了起来。里面绽放着的阵阵寒气,就像是一把把的利刃,直扑他的心脏口。

    呜呜,尼玛的他小刘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为毛身旁摊上这么个二货?

    “谈……谈参谋长!”

    就在这个时候,身侧的那一位也总算打完了菜,转过身来。

    当看到矗立在他们面前那抹高大身影的时候,这小兵吓得差一点就将自己手上的饭菜给丢了,然后找个地洞钻起来。

    “小刘,谈参谋长在呢!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那人,赶紧笑声的和小刘嘀咕了一声。

    不知道,这谈参谋长到底有没有听到他们刚刚谈的那些话。

    “我刚刚提醒你了!”小刘白了身侧的人一眼,将他拖下水还有理了?

    “什么?!”这话,让身侧的这一位紧张的忘记把嘴巴合上。

    小刘说了他提醒了自己,这可不就是说明,他刚刚拉他的那一把,其实就是在暗示他,谈参谋长已经站到了他们的身后了。

    而自己竟然还说了那些混帐话,这该怎么办才好?

    “谈……谈参谋长,我刚刚还和小刘问候你来着?”小兵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赶紧嬉皮笑脸的和谈逸泽打了招呼。

    可谁知道,这一句话之后,谈某人反问道:“哟,还问候我来着?都问了我些什么呢?”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黑眸始终都是微眯着的。

    像是埋伏在暗处的雄狮,伺机给人致命一击。

    而这一句话,倒是问的小刘和小兵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才好。

    两人对视着,想要找到统一的答案,好躲过男人的拷问。

    可谈逸泽,明明已经看穿了他们的心思,又怎么可能给他们逃脱的机会?

    在他们两人还没有统一好他们的答案之前,他们就听到,那个低沉并且带着暴雪的似的酷寒的声音,席卷而来:“倒是给我说说看,是问候我什么来着。是祸害人间呢?还是小白脸来着?”

    后面的那截话,前者谈逸泽是对着小刘说的,后者则是对着小兵说的。

    语调不高不低,听不出任何的情绪起伏,却让两位同时刷白了脸。

    敢情,这谈参谋长刚刚什么都听到了?

    这下,他们可是连辩驳的余地都没有了。

    “谈参谋长,咱知错了。请您不要生气。”

    “是啊,谈参谋长,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两人齐刷刷的求情。

    而谈逸泽却勾唇一笑,笑容里倾尽了邪肆:“我确实大人有大量,你们在背地里骂我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听到这一句,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男人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两人脑袋都耷拉下来了。

    因为,谈某人是这么说的:“不过,我看到你们两个人似乎非常有闲情聊别人家里的八卦,看样子是最近训练的强度不够。这样吧,为了扬我军威,你们两个先当个马前卒,从今天开始,午饭之前操场二十圈,外加俯卧撑一百。”

    “谈参谋长……”

    “谈参谋长您看,我们都将放给打好了。”

    “打好了也没事,我先帮着你们看着。过会跑完了,再到我这边领取。”说完这一番话,谈某人便从他们的手上接过了饭菜。与其说是接,倒不如说是抢过来。

    于是,两人迫于压力,只能灰溜溜的往操场上冲……

    而盯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谈某人暗自叹道,还是咱们老祖宗的话说得好:大人不计小人过,此仇不报非君子!

    可看着他们碗里的那些肉,谈逸泽嘴角上的笑又僵住了。

    他家的小东西,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

    ------题外话------

    票子22名鸟,继续冲刺,看看这一次能不能上个榜。握爪~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