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76章 老东西不疼小东西了!

    谈某人到家的时候,谈宅里的人正准备开饭。

    饭桌上,都清一色以清淡为主题,也大都是顾念兮今天喊着想要吃的东西。

    一切,都准备就绪。

    菜肴,也是色香味俱全,上面还不停的冒着热气,实在让人胃口大动。

    只不过,谈逸泽将顾念兮从楼上带下来的时候,在看到这样一副场景之后,便急匆匆的甩开了谈某人的手,大步朝着楼下的洗手间跑去。

    “兮兮……”谈逸泽见她离开,也忙着跟上前。

    而谈老爷子和谈建天,在见到这一番场景之后,只能无奈的摇着头。

    因为这样的画面,在近来好几天接连上演。

    不管他们怎么变着法子给顾念兮弄一些好吃的,都没能让她好好的吃上一口。只要一闻到食物的味道,顾念兮就直接跑洗手间抱着马桶了。

    为此,谈老爷子甚至还亲自下厨过一次,为顾念兮做了一道前几天她才喊着要吃的红烧猪蹄。可偏偏,那道猪蹄才刚上餐桌,顾念兮的脸色就变了。为了给谈老爷子面子,顾念兮忍着吃了两口,可谁知道就因为这两口,她整整趴在马桶边上一个下午。

    于是,这几天来,为了能让顾念兮多吃一点东西,谈家人可算是使尽了浑身解数。

    只是,不管怎么做,好像都无济于事。

    除了水果之外,顾念兮根本就吃不下其他。

    等谈逸泽赶到洗手间的时候,顾念兮正半蹲在那里,脸色有些苍白。

    “没事吧?”

    “没事……”漱了口,她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她家谈参谋长的脸色似乎比自己的还要难看几分。

    当下,女人有些无奈。

    好像,孕吐的是她吧?

    为什么她家的谈参谋长,搞的像是他自己一样?

    “小东西……”他搂着她的腰身,将自己的唇放在她的耳边庆生的呢喃着。

    “老东西,我没事,真的没事。”他,没有必要搞得像是他孕吐了似的。

    “我知道,但我心疼……”他的声音,有些哑,有些低沉。这哑哑的声线,漂浮在半空中,幻化成谁也无法解开的结。

    他的话,不动听。却一字字的,落进她的心坎里。

    不是因为难受,而是看着她过得不好,他会心疼,仅此而已。

    “没事的,胡伯伯不是说了么,等过几天就会好的。”窝在他的心口处,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她胃里刚刚那股子翻腾的感觉,好像得到了舒缓。

    怀孕之后,顾念兮发现自己对谈逸泽好像越来越依赖了。

    只要像现在这样窝在他的怀中,她身上所有的不适感,都会烟消云散。

    对于这一点,谈逸泽也察觉到了。

    这小东西最近睡觉的时候都要抓着自己的领口睡觉,不然就会睡不着。这一点,对谈逸泽来说,固然是好的。这也就证明了,他的小东西越来越在意他谈逸泽的存在了。

    可另一方面,如果他最近出差的话,那小东西该怎么办?

    难道,她要一整晚上都不睡觉不成?

    要是寻常的时候也就算了,但她现在还怀着小娃娃,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天的傍晚,谈逸泽已经提前做完了今晚本来要加班的任务之后,便急匆匆的走出了办公室。

    明天,是母亲的祭日。

    一日几年前一样,他都会提前一天到某间糕点店里,订购母亲最喜欢的那些点心,然后明天过去祭拜她的时候,顺便捎上。当然,那间店里有些小糕点,上次顾念兮吃过也觉得好吃的。所以谈逸泽准备也给顾念兮带点回去。希望,他的小东西和小小东西都会喜欢这个口味。

    只是今天出门的时候,谈逸泽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上一次将开车迷了路,准备向交警寻求帮助的顾念兮当成了偷菜贼给逮捕送进牢里的局的王局打来的。

    打来的时候,王局的语调满是小心翼翼。

    像是生怕自己的语气一个不好,再度惹怒了这只狮子。

    不,应该说是比狮子还要恐怖上几分的谈逸泽。

    “什么事?”谈逸泽此时正坐进自己的车上。

    “没事没事……我就是想打电话,慰问一下谈参谋长!”王局听到谈逸泽的这句话立马改了口气。

    其实,他的本意就是打电话来试探一下谈逸泽,试探他到底打算将上一次错将他的小妻子给关进牢里的小武怎么样。

    上一次,谈逸泽离开的时候,就放下了狠话,让他王局好好的看着小武,不要让他随意的走动。省得他要报仇的时候,找不到人。

    当时,王局也战战兢兢的,所以也应承了下来。

    可都两三天过去了,这谈逸泽却一点动作都没有。

    这让王局按捺不住性子了。

    所以,他今天才主动给谈逸泽打了这通电话。

    希望能和谈逸泽好好的沟通沟通,也希望能求得他放过小武一马。

    其实,要是换做这局里的其他人,王局是打死也不敢谈逸泽这头狮子打商量的。

    可偏偏,这次犯错误的是小武……

    也就是,他的小外甥!

    当然,这一层关系,直到现在都被王局很好的掩饰着。

    平日里,小武也时常在局里闹出一些事情,不过都被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过这孩子性子太过于急躁,时常想着要立功。这也是这一次他为什么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将参谋长夫人给当成偷车贼给抓进,搅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情的原因。

    王局确实也很想不理这个臭小子。因为这谈逸泽可不是一般人能得罪得了的。

    可他,最终还是做不到见死不救。

    今天,他才鼓足了勇气,给谈逸泽打了这么一通电话。

    可这一问,他发现谈某人似乎已经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所以,生性狡猾的王局也正想趁着这个机会,蒙混过关。

    “慰问?倒是不需要。”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视线正好落在后视镜上。

    从镜子里,他看到了一个双眸微眯着的自己。

    那黑色眸子里透出的阴戾神采,连谈逸泽都有些错愕。

    之后,男人慢条斯理的摸着自己手上的那把车钥匙。

    车钥匙上,有个钥匙环。是一个可爱的小兔子图案,旁边还有个小胡萝卜。不过这个兔子钥匙环,本身是一对的。一个小兔子穿着红色的裙子,一个穿着蓝色的西装。顾念兮说过,那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小兔子是老婆,代表她顾念兮,至于那个身穿蓝色西装的兔子,则是丈夫,是他谈逸泽。

    还记得,这是上一次他饭后带着顾念兮出去散布的时候,在大街上摆地摊上看到的。

    看到这一对小兔子的时候,顾念兮就被迷住了。

    谈逸泽还记得,当时他家的小东西瞪着这两个小兔子眼睛都发直了。

    他知道,她一定是喜欢上了。

    所以,他也毫不吝啬的给顾念兮掏了钱,将这两个小东西给买下了。再说,这是地摊货,怎么也花不了几块钱。

    可当他买下之后,谈逸泽才发现自己竟然做了一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因为在他将受伤的钥匙环送给顾念兮之后,那小丫头拿着那两个钥匙扣还不肯走。而那双漂亮的大眼珠子,也直勾勾的盯着他谈逸泽看,像是期盼着什么。

    “小东西,又看中什么了。想买,就拿吧。”谈逸泽记得,当时自己就是这么问来着。

    而顾念兮却说:“老公,这个就够了。不过……你可不可以把这个蓝兔兔带到你的车钥匙上?”

    女人的声音很柔很软,一听就能让人想要揉进骨子里的那种。谈逸泽也知道,他家小东西在撒娇了。

    要是换做寻常,谈逸泽可巴不得他家小东西主动向自己撒娇,然后一脸歪腻的躺在他的怀中任由他蹂躏来着。

    可今天听到她的这话,谈逸泽满脸黑线了。

    他是一个大男人,好不好?

    车钥匙上挂着这么幼稚的东西,会被别人笑掉大牙的。

    再说了,这图案还是小兔子……

    这兔子挂在她顾念兮那边,看起来确实很配。因为,她本来就是一只柔柔弱弱,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保护的小兔子。

    可这东西要是挂在他谈逸泽这边,这简直有点不伦不类了。

    他谈逸泽怎么看,都比较像是大灰狼好不好?

    看到这,谈某人坚决反对。

    于是,某个小东西不乐意了。

    连步也不跟他散了,直接跑回家里。

    一连好几天,都不肯理会他。连让他谈逸泽动一个手指头,都不肯。活脱脱,将他谈逸泽给晾在旁边好几天。

    其实,谈逸泽的力气比她不知道大了多少倍,想要强行将她给压上床,还不是和动动手指头没有什么区别。

    可那是面对别人的做法。

    每一次面对他的小东西,他总是有太多的不舍。

    所以即便小女人不肯让他动,他依旧不舍得对她下重手。只能,耐着性子哄着她。

    可即便谈逸泽做到这样,她一点都不领情。甚至,小东西还张牙舞爪的朝着他吼着:

    “老东西不疼小东西了!”

    谈逸泽又哄着她,问她他谈逸泽怎么不疼她了?

    几乎只要是她顾念兮想要的东西,他谈逸泽哪一样都是双手送到她的面前。有好吃的,哪一样不是最先送到她的小嘴里?夜里,还总是要起来给她盖上被踹掉的被子。他一个大老爷们都为了她顾念兮操心操肺变得快要像是个娘们了,还不算是疼她?那,怎样才算?

    可顾念兮说了:“老东西都不肯跟小东西带一整对的小兔子,一定是想要凭着单身的身份,到处招摇撞骗,欺骗其他的小女孩!”

    看某个女人说的如此气势磅礴的样子,谈某人算是知道了,他这一次要不跟她戴上一对的小兔子的话,这小东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了。

    于是,在某个小女人的注视之下,谈某人只能找来上一次小东西买来的小兔子,自顾自的戴在自己的车钥匙上。

    于是,谈某人自从那一天开始,每一次掏出在部队里要回家的时候,掏出车钥匙都是他最难熬的阶段。因为每一次,他总感觉路过的士兵都会将若有似无的视线落在他的车钥匙上,然后就是隐隐的嬉笑声。每一次经历这些之后,谈逸泽总感觉自己的自尊心有点挫了。但每一次回到家里,看到小东西盯着自己车钥匙上和她的钥匙上是一对的小兔子总是神采奕奕,甚至会笑的露出她的两个小酒窝的时候,他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过久而久之,谈某人的脸皮也越来越厚了。现在他谈逸泽都能面色自如的面对那些他掏出车钥匙后投来异样眼光的人。

    而谈某人甚至将这些人的眼神,解读成了他们对他车钥匙上的那只小兔子的羡慕!

    而今,摸着这把车钥匙,谈逸泽的脸上依旧是说不出的喜悦。

    偶尔他还会想,将来他和小东西生出来的孩子,会不会像这车钥匙上的兔子这样可爱。

    一定会的,对不对?

    他和小东西的长相,其实都不错。

    这样结合出来的成果,绝对差不到什么地方去。

    只是想着想着,谈逸泽又不免的想起了那个晚上。

    顾念兮怀着身孕,被人送进了牢房,一个人在那里冻得发了烧的事情!

    他真的难以想象,若是自己有一个差错,没有能及时的赶到那里去将小东西和小小东西都给救出来的话,那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那个尚未发育成型的小孩子,是不是也……

    谈逸泽不敢想下去。

    欺负了他谈逸泽老婆和孩子的,他也绝对不会放过。

    于是,谈某人在沉思了许久,在电话那端的王局以为,谈逸泽恐怕已经放下了电话,心稍稍送下来的时候,他轻启了薄唇,那冷冽的男音,如同十一二月的暴风,从电话这段熊熊给刮了过去,让电话那端的王局感觉自己像是被置身于冰窖中。

    而谈逸泽的话,更是将他刘局的整个心都给提了起来,让他无法呼吸。

    谈逸泽是这么说的:“慰问,我谈某人向来不需要。王局你要是真想为我做点什么事情的话,现在就将那天将我老婆送进牢里的那个给我看好,我现在就到你们那边去,好好的算一下总账就行!”

    看来,谈逸泽并没有将上一次的那些事情忘掉!

    当下,王局赶紧开口,劝道:“谈参谋长,上一次会闹出那么大的乌龙,也是因为那孩子有眼不识泰山,认不出咱们的参谋长夫人。再说了,这小武年纪尚小,当然也缺少了一些办实事的经验。毛同志不是说了,我们要多给一些年轻犯错的小同志多一点的机会。您看……”

    听着谈逸泽的那话,王局也不得不将今天想要找谈逸泽谈的话抬到了桌面来。

    可哪知道,后面的那一截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谈某人直接开口给打断了。

    看样子,谈逸泽似乎并不想卖他王局面子。

    “年轻犯了错的小同志,我们确实该多给点机会。不过要是总拿着年轻两个字当借口的话,那是不是该罪加一等呢?”很明显,谈某人的矛头指向了他王局。

    “谈参谋长,您这话说重了。我不过是想要让您高抬贵手,放小武这个年轻人一马。”王局也听懂了谈逸泽话中的玄机,当即推脱掉。

    “那王局倒是和我说说看,我凭什么放那小年轻一马?”谈逸泽听到他这一番话的时候,一阵轻笑从听筒的那边传来。不过,这样的笑意并没有让王局放松多少,因为他听得出,谈某人这话中还有话。特别是他的笑意,没有半点的温度。

    “就凭……”就凭我关爱下属,就凭我们两人的交情,就凭……

    几乎一切的理由,王局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只是,当王局想要开口的时候,电话那端的男子却又抢先了一步,道:“就凭,他是你的外甥,是不是?”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顿时吓得电话这端的王局脸色刷白。

    他刚刚确实想要说这一层关系,可他王局好歹也是在这个圈子里走了这么长的路的人,自然也知道,像谈逸泽这样的人,最讨厌的就是攀亲带故的。谈逸泽当年的那些事情,他自然也听说了不少。一个不凭借家里,一个不需借助外部力量,却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的男人,会差到什么地方去?

    所以,这个念想王局一早就打消了。

    再说了。他和小武的这层关系,他也不想要公开。免得将来办起事情,又变得束手束脚。

    可没有想到,他王局掩藏的再好的秘密,都被谈逸泽给挖了出来。

    当下,他当局长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些哑口无言。

    而电话那端的谈某人在听到他没有了声响之后,又继续补充道:“王局,别跟我说,就因为他是你的外甥,就可以没凭没据的将我老婆和我的孩子给抓进牢里!”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再说了,谈参谋长,我们那天只错将参谋长夫人给抓了,并没有将你们的孩子也给抓进去。”王局被谈逸泽的一席话搅和的有些摸不清头脑,只是觉得这个罪名扣的有些大了。

    “王局,做了的事情就不要否认。难道你以为,我谈逸泽需要为了这点事情背地里栽赃陷害你们?”他谈逸泽的报仇,都是明着来的!而且,也还是你们所找不到任何证据的!

    听到这话的王局,也琢磨了起来。

    这谈逸泽是这个城里,乃至整个天朝的风云人物。关于他的传闻,他王局自然也听过不少。虽然传说有很多种版本,但王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这谈逸泽做事向来不喜欢在背后搞手段。

    这也就是说,他所说的都是事实。那他所谓的老婆和孩子都被他们给抓进了牢里,岂不就是……

    想到这,王局顿时脑光一现。

    “谈参谋长,夫人怀孕了?恭喜恭喜!”

    原来是参谋长夫人怀孕了。

    怪不得,本来说好这几天要过来的谈某人,却突然没有了踪影。

    “多谢。不过不要以为,一两句道喜,就可以抵消所有的事情。”谈某人霸气坦言。

    “我知道了。”王局的眼眸,也渐渐的黯淡了下来。

    “那好,现在给我看好他,我就过去。”说完,谈某人直接扣掉了电话,松开了落在小白兔上的那只手,拉动了引擎。

    欺负了他的小东西和小小东西的,他谈逸泽又怎么可能会放过?

    而相比较急匆匆的往这边赶的谈逸泽,放下电话的王局脸色越是难看。

    一直在旁边等候着的小武也在看到王局这个脸色之后,小心翼翼的上前问道:“舅,他怎么说?”

    他口里的那个“他”字,自然指的就是谈逸泽。

    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话里的哪一个字惹怒了他舅舅,便见到男人将一个文件拍到了他的脸上。

    “舅,到底怎么样了?”

    “该死的,我都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在这样的场合里喊我舅舅!”

    “可现在这个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两个人也不行。回到家你爱怎么喊我就怎么喊我!”人们常说,隔墙有耳。若不然,他谈逸泽又怎么会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

    “哦,我知道了。可是舅……不,是王局。谈参谋长到底怎么说来着?”小武细心的观察着王局。

    虽然王局什么话也没有透露,不过小武也猜出,这事情似乎有些棘手。不然他舅舅的表情,也不会如此严肃。

    “怎么说来着?你都将人家的老婆和孩子给扣进局里了,你说还让我怎么给你求情?”王局有些没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孩子?我……我没有!”确实,将顾念兮给送进牢里的时候,就只有她一个人,他真的没有将别人给扣了。

    “还狡辩?人家的孩子还在肚子里!”正因为这一点,所以这小武更逃不了这一次谈逸泽的惩罚。

    从谈逸泽结婚之后,这圈子里对这男人宠爱小妻子的事情就渲染的沸沸扬扬。当时,王局也不怎么相信来着。谁会相信,天性凉薄,就连对待自己家里人都非常冷淡的男人,会那么宠爱一个小女人?

    可那一天的事情,却让王局相信了这个事实。

    而且,再看到那一天的事情之后,王局更加坚信,这一次小武绝对有苦头吃了。

    这小女人,谈逸泽是捧在手心里怕摔着,含在嘴里又怕化了的。

    现在怀孕了,这谈逸泽必定越是当成了宝贝似的。

    惹得了她,必定跟捅了谈逸泽这猴子窝的效果是一样的。

    看来这次,小武还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她怀孕了!更不知道,她是堂堂的参谋长夫人,要是我知道,借我胆子也不敢将她给抓进去。”说这话的时候,小武极为委屈。“舅,你救救我好不?”

    “我倒是想救你,可也要我有那个能耐!现在这谈逸泽,可是这京城里的大人物。我就算是想要救你,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再说了,我刚刚才开口,都差点把我自己给搭进去了!”

    要是搭进去,他这个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

    这谈逸泽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王局知道,这男人一向言出必行。

    “那舅,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不行,我要出国两天,躲过这个风声。”说着,小武就准备离开这办公室了。

    可谁知道,他才这刚刚一走出门,就被王局派人给抓了回来。

    “舅,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要是呆在这里,有危险。”

    “你呆在这里,确实有危险。但乖乖听舅一句话,你还是老实的呆在这里。我相信,谈逸泽最多也就打断你几根骨头,不会要了你的命的!”说着,王局将小武给塞进了办公室之后,便将门给反锁了。

    门内,传来了小武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他狠狠的砸着门,企图想要从这个办公室里给逃出去。

    什么叫不会要你的命?

    断了几个骨头,就算不会死,也会去掉半条性命的……

    而王局则在听到小武的这一阵阵呼救声之后,无奈的摇头。

    小武呆在这里,确实危险。不过你待会要是不出现在这里的话,估计不仅是你一个人有危险,连我们整个家族都要被你给连累了!

    你就为了全家,被谈逸泽揍一顿,解解气就算了。

    谁让你当初急于立功,将谈某人还怀着身孕的媳妇给关进牢里呢?

    这盛怒的谈逸泽,跟准备大闹天空的齐天大圣是差不多的。

    要是他待会到了这里发现小武不在这,估计他们整个家族都会被连根拔起的……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谈逸泽到家的时候,手上还拿着一些小点心。

    走进谈家大厅的时候,他发现某个小东西正坐在沙发上打盹。

    好像这段时间,这小东西的妊娠反映越来越明显了。时常坐着坐着,就开始打呼了。

    这两天,谈逸泽不敢让她去上班,生怕一个不小心她有发生了什么意外。

    可就算这么养着,顾念兮的气色也没见好到什么地方去。

    妊娠反应折腾的她几乎几天都没有好好的吃过一点东西了,而呕出来的东西比吃进去的还要多。这么几天下来,顾念兮又明显的瘦了一圈了。整个小脸,尖尖的,瘦的只能看到那两个大眼珠子。

    看着这样的他,谈逸泽真的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让自己代替她去受那份罪。

    轻轻的坐到她的身边之后,谈逸泽伸手就将她给带进自己的怀中,让她靠在他的胸口上,企图让她睡的更舒服一点。

    可这么一动,小女人倒是醒来了。

    “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女人揉着惺忪的眼睛,问道。

    “回来好一会儿了,给你带了点糕点,看你在睡,没敢打扰你。”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顺道指了指自己刚刚买回来给她的那些糕点。

    “是什么东西呢,闻着好像很香。”顾念兮没有多想,当下就拆开了谈逸泽给她带回来的糕点的盒子,拽着其中一个软膏,就开始吃了。

    酸溜溜的,味道还不错。

    吃起来,甜而不腻。就是有点粘牙。

    不过比起这些天来那些饭菜给她的感觉,那真的好了不少。

    “这是什么东西,好好吃。”起码,能让她吃的下,也不会想吐出来。

    “这些是野果子做成的。刚刚我问店员了,她说有好些孕妇都喜欢这一款,所以我就给你带回来试试看。”看着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谈逸泽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总算,找到她喜欢吃的东西了。

    他紧绷的那根神经,也总算是松了下来。

    “真好吃,明天多买一点,存在冰箱里。”她的意思是,她每天都想要吃。

    “你喜欢吃?要是这样的话,我每天下班都过去给你买回来就好了。这东西是米做成的,最好还是当天做出当天吃的好。”

    看着她刚刚吃完了一个,又从袋子里掏出了另一个吃,嘴角都粘上了碎屑都顾不着,谈逸泽便伸手轻柔的为她拭去了嘴角的粘上的那些碎屑。而他的嘴角,也是悄然勾起的弧度。

    以前,他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样的感觉。

    更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样的定义。

    可现在,他知道了,他的幸福,就是和他的小东西厮守在一起,看着她的每一个表情……

    “谢谢老公。不过老公,你的衣服上黏到了什么东西吗?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脏?”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依旧没有忘记咬着自己手上的野果子软膏。

    这味道酸酸甜甜的,还有一股子糯米的清香,越吃越让人迷恋。

    顺着顾念兮的视线,谈逸泽看到了顾念兮口中所说的那“脏”的地方。

    是他的裤腿。

    绿颜色上,沾染上了一片看起来近乎黑色的东西。

    不过这东西看样子黏上去的时间有些久了,干巴巴的。

    看到这一块的时候,谈逸泽的黑眸子里是一闪而过的慌乱。

    但谈逸泽向来能将他的面部表情控制的极好,所以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脸上所有的一样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又是那么自然的弧度。

    “没什么,可能是今天下午操练的时候,在草地上弄到的。我还是上去先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再下来陪你好了。”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自顾自的上楼。

    “那好,你的换洗衣服我给你放在矮柜子那里,自己找一下就找到了。”顾念兮边提醒着谈逸泽,边继续啃着手上的软膏。

    不过嚼着这软膏,顾念兮的眉心有些微皱。

    这糕点师傅是不是在切的时候不小心将自己的手指给切了?

    不然,她为什么会在这块软膏里闻见若有似无的血腥味?

    不过,这也可能只是她的错觉。

    因为嚼着吃的时候,她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不然凭借她现在这情形的孕吐,估计早就吐个七荤八素的。

    于是,某个小女人有自顾自的啃着手上的软膏,吃的津津有味的……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第二天,是谈逸泽母亲的祭日。

    去年,这一天谈逸泽是和顾念兮一起到陵园祭奠她的。

    可今天,顾念兮怀孕了,老胡再三叮嘱了,现在的顾念兮绝对不能疲劳到。所以,谈逸泽没有打算将她带过去。

    他准备了两束花,妖娆的红玫瑰。

    那是,他过世的母亲最喜欢的花。

    还有一些糕点,也是她生前最喜欢的那些。

    其实,昨天回家的谈逸泽,还带回了另两样东西。如果不是顾念兮趴在沙发上睡着了的话,她一定会发现的。

    是两个小奶瓶,都是非常可爱的样式。

    一个,被谈逸泽藏在了自己的柜子里,等着顾念兮肚子里的那个小小东西出来之后,给他的。

    另一个,则被男人塞在这一大堆准备去祭奠的东西中间,这是他送给那个曾经因为自己一时大意,失掉的孩子的。

    虽然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人间,但谈逸泽要他知道,他的父亲母亲,其实并没有忘记过他。

    “老公,开车小心点!”顾念兮帮着他整理着衣领,还不忘这么吩咐。

    谈逸泽的身上,又是那一身的黑色西服。

    虽然他的俊颜,依旧还是和记忆中一样的迷人。但这样的黑色,却让这个男人的周身蒙上了一种极度寂落的色调。

    他的唇在笑,但顾念兮却未从他的笑容中察觉到任何的甜蜜。相反,有一种苦涩的味道,不断的从中蔓延出来。

    或许对谈参谋长来说,他的母亲的死,永远是他心中不可跨越的那道鸿沟……

    “知道了,你在家也要小心点。照顾好自己,知道么?”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又不忘记每天必要的亲子互动时间。

    他将大掌放在顾念兮的还很平坦的小腹上,碎碎念着:“小小东西,今天老子不在,要好好替我照顾你娘,知道不?要是让我回来知道你敢怎么滴折腾她的话,小心将来出来我抽你小屁股。”

    看着某个男人半蹲在自己的面前,将脸整个都贴在自己小肚子上,顾念兮的小嘴渐渐化开。

    这,就是她的谈参谋长。

    霸道的不可一世,却将她宠到了骨子里的男人。

    “好了,不要吓到它了。”

    顾念兮轻推了男人一把。

    眼尾的余光,正好憋见谈建天也走了过来。

    当下,她尴尬的小脸有些红。

    不过在注意到谈建天手上也有着一束玫瑰的时候,顾念兮的神色倒是恢复了正常。

    这样的玫瑰,谈建天每年都会准备一束。去年也有,不过送到谈逸泽的手上之后,就变成了一堆揉碎的花瓣。

    那今年呢?

    谈参谋长,会怎么做呢?

    想到这,顾念兮的心有些不安。

    而本来还正热情做着亲子互动的谈某人,也注意到谈建天的到来。

    他立刻站了起来,用充满防备的鹰隼,盯着靠近的谈建天。

    那样的感觉,就像是护犊的狮子。

    生怕这人的靠近,会伤害了他想要保护的东西。

    而他的周身,也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这浑身带刺的谈参谋长,其实并不多见。

    除了,每年这一天……

    “你,想要做什么?”谈建天走到他面前的时候,谈逸泽先开的口,先声夺人。

    “这个……我想让你帮我带过去,给你妈!”其实,不是他不想要亲自送过去,而是他知道,就算亲自送过去,谈逸泽也不会让他将这束花放到他妻子的坟前。

    这几年,他尝试过无数遍,但没有一次成功过。

    所以,他现在也改变了做法。

    只是希望,谈逸泽能将花给带过去就行。

    “生前想要的,你吝啬的不肯给。怎么对死了的人,倒是大方了?”又是,满是刺的话。

    那犀利的言辞,就像是一把又一把的尖刀子。每一个字,都能将人给凌迟。

    这就是谈逸泽,浑身带刺的谈逸泽。

    “老公……”顾念兮悄悄的拉了他的手一把,希望他不要再这么咄咄逼人了。

    “兮兮,没事的。要不,你先进去。”谈建天也知道顾念兮的意思。不过,有些事情当年是他的错,给谈逸泽的心带去了伤痛,就应该由他亲自来抚平。

    他的意思是,他想要和谈逸泽单独聊聊。

    顾念兮也知道谈建天的意思,所以她转身便准备离去,留给两人独处的时间。

    可谁知道,顾念兮还没有走多久,她的小手便被拽了回去,瞬间她又回到了谈某人的怀中。

    抬头,她不解的看向谈参谋长。

    可哪知道,谈某人根本不理会她。

    他只是开口道:“该走的人是你!”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看着的是谈建天。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这话是和谈建天说的。

    “小泽,我没有别的要求,也没有想过要求到什么原谅,我就是想要给你妈送上一束花而已。”谈建天试图想要解释什么。

    “没有,那你也不用那这些花来。反正有没有你,我妈在那边都会非常快乐。”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在谈逸泽和谈建天闹得有些不可开交的时候,一则娱乐新闻,在这个城市引起了轩然大波……

    ------题外话------

    票子二十名鸟,继续冲哇冲~!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