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77章 承诺就像放屁

    “小泽,就不能让我送她一束花么?”谈建天看着谈逸泽,布满皱纹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失落。“不能!”谈某人的回答,向来言简意赅。

    但这样的简短,却也明显的伤了谈建天的心……

    看着谈建天那失落的双眸,有一瞬间顾念兮想要开口,说点什么。

    可她的小手,却被谈逸泽紧握着。

    只要她稍稍一动,谈逸泽就会立马发现。而他握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

    如此的重复了几番之后,顾念兮算是明白这个男人的意思了。

    他在示意她,不准开口。

    他们两人,一直都保持着沉默。

    这份沉默,好像无形物,阻挡在所有之间。连空气都在犹豫,该不该停下来,不要打扰到他们……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气氛也变了。

    变得有些沉重,变得有些让人喘不过气。

    而在这样的情形下,顾念兮也看到了谈建天的双手,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他试图将自己手中的花束送到谈逸泽的手上,可不知道为什么又不敢动作太大。几次三番之后,男人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他举着花束的手,最终垂放到了大腿边上。

    那妖娆的红色玫瑰,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看起来有些耷拉着。不知道是风的吹拂,还是谈建天的手发了抖,此刻它们也微微的颤动着。

    “算了,小泽这花,还是你自己处理吧。想要怎么样,都随你!”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之后,谈建天的嘴角扯出一抹无奈的弧度。

    看了谈逸泽一眼之后,他转过了身,将手上的那束花,放到了谈逸泽的车子顶部。默默的看了花儿两眼之后,他转身离开了。

    今日的谈建天,身上也穿着和谈逸泽一个款式的黑色西装。虽然年纪有些高了,但依稀可以看得出往日的风采。

    只不过,前阵子顾念兮还觉得挺精壮的谈建天,最近却好像瘦了许多。

    去年那身看起来很合身的黑色西装,今年穿在身上却显得有些空落落的。

    这样的他,背影看上去有些莫名的沧桑。

    再加上有些踉跄的步伐,让人看了心酸酸酸酸的。

    “老公,把花带着去给妈妈吧!”在看到谈建天的背影消失在谈家大门前之后,顾念兮开了口。

    她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已经清楚的传达到谈某人的耳中。此刻,她被掐疼的小手,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行!”谈某人坚决的否定了她的提议。

    “为什么不行?是因为你不想接受它,还是妈妈不肯接受它?”顾念兮的视线,落在谈建天刚刚放置在他车顶上的那束妖娆的玫瑰上。

    今儿的风有些大。

    风儿拂过的时候,娇艳的红色花瓣,轻轻的颤抖着。

    如同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美人儿。

    聪明如谈逸泽,又怎么可能会听不出,顾念兮口中的那个“它”字,在指代着鲜花的同时,也同时指代谈建天。

    他自然也听得出来,顾念兮是在问自己,到底是他谈逸泽不肯原谅他,还是他的妈妈不肯原谅谈建天。

    被问到这,谈逸泽一时间答不上来。他不是母亲,再说母亲也过世那么久了,他又怎么可能知道她的答案。

    不过以他对他母亲的了解,他的母亲是那么善良,肯定早已原谅了谈建天吧……

    “老公,其实妈妈应该早就原谅爸爸了。”见谈逸泽没有开口,顾念兮又说到。而这一句话,同样又让谈逸泽有些错愕的看向了她。

    “第一眼看到妈妈的照片的时候,我就觉得妈妈应该是一个极好相处的人,也肯定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所以我相信,就算再大的仇恨,在妈妈的眼里应该什么都不是。如果说妈妈都可以不计较这些,那你是不是也应该放下了呢?”

    顾念兮的语调,柔柔的。

    和这微风一样,有种沁人心脾的感觉。

    也有种,抚平所有人毛躁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妈会原谅他?”谈逸泽虽然想承认某个答案,但还是习惯性的别开了脸。

    好像自从妈妈离开这个人世之后,已经没有多少人会像小东西这样,直接在他的面前提起母亲的事。

    奇怪的是,小东西和母亲连见过面都没有,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却和妈妈的性子极像。

    “因为爱……”

    小东西的回答,很简单。

    简单到,谈逸泽这会儿本来不想看她的,却又不得不看向她。

    “因为妈妈爱爸爸啊。上一次我帮爷爷整理你小时候的那些东西的时候,我看到了爸和妈的结婚照。虽然不像现在流行的这么华丽,但看得出也是别出心裁。最重要的,是我在那份结婚照里,看到了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痴迷。”

    顾念兮再度开口的一席话,又让谈逸泽不小的吃惊了一把。

    因为,小东西又看穿了一点。

    那就是,他的妈妈确实是深爱着谈建天的。

    不然,当年成为德国华侨首富最宠爱的小女儿的她,也不会毅然不顾家里的反对,和谈建天结婚。

    只是没有想到,婚后的日子却没有想象中的快乐。谈建天每天都忙乎交集,忙碌于各种各样的策划案,无心顾及到母亲。

    可即便是这样,谈逸泽依旧能感觉的出,母亲是真的很爱很爱父亲的。

    只要能看到他回家一趟,就算他只是匆匆忙忙回家换衣服,然后又随即出门也好,都能让她高兴上好半天。

    妈妈对谈建天的爱,在他的印象中根深蒂固。

    所以这些年,妈妈的死亡一直都让谈逸泽耿耿于怀。

    “再还有一点就是,其实爸爸一刻都没有忘记过妈妈。”看着沉默的谈参谋长,顾念兮又开了口。

    而这一句,让谈逸泽的内心泛起了不大不小的涟漪。“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忘记的?”

    他应该是忘了才对!

    不然,他怎么可能迎娶新妈妈?

    不然,他怎么可能在他年纪尚小的时候,就听他的新妻子的话,将他谈逸泽送到部队里,任由他自生自灭?

    不,这一定是小东西编出来的。

    为的,就是让他带上那束花。

    “老公,你也许不会知道,其实爸爸的钱包里放着的,是妈妈和你的合照,不是舒姨他们的!”顾念兮说到这的时候,慢步上前,来到那束玫瑰旁边,将它轻轻的捧到了自己的手里。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谈逸泽也有些揪心。

    “这是我不小心看到的。那一次正好陪爸爸去参加宴请一个合作方,用完餐的时候也是爸爸带我回来的。爸爸习惯给泊车小弟一些钱,我相信你也知道吧。我就是在他拿出钱包的时候,看到的。”

    “也许,你只是看错了。”谈逸泽辩解。

    虽然他一直都知道,这谈建天每一次泊车的时候,都有给小弟小费的习惯。

    不过自从母亲去世,特别是谈建天迎娶了舒落心之后,谈逸泽就几乎没有和他同坐一辆车过。

    这一点,谈逸泽自然无从得知。

    但他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听到顾念兮说的这一番话的时候,他内心的某一处还是有些呼之欲出的冲动。虽然,他嘴上还是强硬的说着某些话。

    “没有看错。你难道忘记了,其实我在爷爷那里,已经将你小时候的那些照片都看过了?再加上,妈妈是那么漂亮,我怎么可能会认错?”顾念兮道。

    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女人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一眼。

    见男人的黑眸竟比寒潭还要深邃上几分,女人的小嘴又瘪了瘪。

    难道,她都这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谈参谋长还是不肯相信么?

    于是,某个女人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用着和葡萄一样黑溜溜的大眼,盯着谈逸泽看:

    “老公……”

    小东西的声音很柔很柔,比潺潺溪水还要动听上几分。

    再加上,一只白白嫩嫩的小爪子也勾搭上了他的手臂,将柔柔软软的身子往他的怀中送。

    若是以前,谈逸泽绝对会非常享受现在这个气氛。

    但现在,谈逸泽一听到这小东西如此甜腻的声音,看到她这么主动的样子,立马警铃大作。

    不好,小东西在撒娇!

    这显然,是她为了达到某个目的才使出来的手段。

    这么两年时间的婚姻生活,他谈逸泽要是再摸不出她的小性子,也算枉然了。

    若是别的事情,谈逸泽也就随了她。

    可这送花,他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隔阂。怎么可能那么随意就应承了她去做?

    难道,他谈逸泽看上去像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么?

    一定要坚决抵制!

    “老公……”某个无良的小东西依旧在身边用着甜甜的嗓音叫着他。

    软乎乎的小身子,也在他的怀中不安的动弹着。

    让他的脸,绷得越是有些紧。甚至,男人前额的青筋,都有些微微的凸起了。

    这,绝对是人间炼狱的考验!

    他谈逸泽一向就对她这幅没有骨头的撒娇样没有什么抵抗力。再加上,这段时间因为她怀孕了,他只能听从老胡的话,过上和尚生活,当下被她这么撩拨着,自然开始承受不住了。

    只是……

    原则什么的,绝对不能轻易的被打破。

    不然,他谈逸泽以后还要以什么,在这个家里竖威。

    这个满肚子都是闷骚坏主意的小东西,绝对不能理。

    “老东西,你不疼我了么?呜呜,我就知道,我一怀孕身材走样,你肯定就不爱我了。呜呜……我要回d市……”

    看着这谈某人紧绷着的脸,顾念兮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今天像是准备可她对抗到底了!

    看来,今天她要是不使出杀手锏,真的是达不成目的了。

    于是,某个小东西那双漂亮的大眼里,一闪而过的狡诈。片刻之后,委屈的呜咽声便从她的小最终传出。

    “没有,我没有嫌弃过你!”谈某人虽然知道,这只是小东西的计谋之一,但一听到她要回d事,他还是忍不住赶紧安慰了起来。

    要知道,d市不仅是顾念兮的娘家,有个强悍的顾市长做她的撑腰人,还有个一直都对小东西虎视眈眈的楚东篱。

    小东西这要是回d市,那就跟送羊入虎口没有什么区别。

    “没有嫌弃过我,为什么从刚刚就一直不看我?肯定是嫌弃我怀孕了,长得丑,不喜欢人家了。呜呜……”

    某女继续揉着自己的眼睛,让自己的眼睛微红,看起来越是可怜楚楚,最好让谈某人疼到了心窝里。

    “哪里有,我这不是看着你了么?好了我的小祖宗,别哭了。肚子里还有宝宝呢,要是你再哭,宝宝也跟着你难过的。”

    一看到那双红红的大眼,谈逸泽的心都像是被磨碎了一样。

    他不看她?

    他这也是被逼无奈的好不好?

    他谈逸泽从一开始就有多喜欢她的这张笑脸,多想每天都这样安静的看着她,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若不是害怕这小东西用耍赖的方式,答应她带上谈建天的那束鲜花的话,他肯定会每分每秒的都盯着这小脸看的。

    原本是想要哄好这个小东西的,可谈逸泽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又像是踩到了猫儿的尾巴一样。顿时,那个双眸微红的小东西,此刻又泪汪汪的看向自己:“原来你只在乎宝宝,不在乎我?”

    “呜呜,我不跟你过日子了。”女人一甩手,便准备离开。

    想要逃跑的女人,谈逸泽自然不会给爱他这个机会。在她转身离开的一瞬间,她的小手就被男人给牵住了。而后,低沉而浑厚的男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算了……还是把花拿给我吧,免得扎到手了。”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将她另一个小手上握着的鲜花取了下来。

    而原本像是哭闹的很不开心的小东西,也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来,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看:“这花,你打算……”

    “我会带过去的。”伸出大掌,他揉着她被风吹起的长发,嘴角上勾起的弧度,是那么的无可奈何,却又是那么的心甘情愿。

    最终,他还是拗不过他的小东西。

    明知道她无非是用激将法,想要逼自己妥协。若是其他人,恐怕会引起他更为强烈的反击。但这是他的小东西,他舍不得。所以,他也只好选择为她妥协了。

    “太好了。那老公,你早点出发,然后早点回来给人家买昨天那个好吃的饼。”看吧,他就知道,他的小东西刚刚只是假装伤心的。这不才刚刚听到他会将那些花带过去,她又立马笑的一脸灿烂。连个敷衍他的表情,都没有。

    看来,他的小东西还是吃准了她。

    “好,那我出发了。”

    顾念兮在看到谈参谋长的车子离开之后,心终于归回了原位。

    “兮兮,谢谢你。”谈建天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她的身边。

    或者应该说,其实他都没有回家去,而是一直守在谈家大宅门前,希冀着谈逸泽将他的话给带过去。

    “爸,这是我应该做的。”其实,那是谈参谋长心里的伤口。

    而她所做的,不过是想要治好他。

    他是她顾念兮的谈参谋长,是她的整片天。

    疼在他的心,自然也灼伤了她。

    “小泽能找到你这样的媳妇,真的是他三生修来的福气。”

    “爸,还是不说这些了。咱们还是先进去吧,外面风凉。”最近这段时间,谈建天的身子又不是很好。

    “那好吧。”说着,谈建天跟着顾念兮一前一后走向谈家大宅。

    只不过,当顾念兮的前脚才迈向门口的时候,小腹上传来一股子钻痛。

    很痛,真的很痛……

    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下坠了一样。

    可一会儿,那些痛又消失不见了。

    仿佛,刚刚只是她顾念兮的错觉似的。

    “兮兮,你怎么还不进来?”谈建天已经走到了大门前,将顾念兮没有跟上,便扭过头来。

    “爸,我马上来了。”谈建天的声音恰巧将她的神志拉了回来。

    大概,也许是刚刚怀孕,自己还不是那么的适应吧?

    顾念兮拍了拍自己还很平坦的小肚子,赶紧跟上了谈建天的步伐……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当谈逸泽急匆匆的赶往陵园的时候,凌家大宅子里的电视正在播放着某最新的娱乐新闻。

    本来,这些东西苏悠悠是从来不喜欢去关注的。她虽然喜欢去八卦一些东西,不过对于明星,特别是女明星的八卦,她都不那么感兴趣。按照她的话来说,她是个性取向非常正常的人了,所以与其和她苏悠悠说女明星的八卦,还不如和她讨论一下,男明星的身上有几块腹肌,或者他那里充血的时候,尺寸有多少。

    可偏偏,这新闻某些人却是有意想要让苏悠悠看到似的。

    苏悠悠这才刚刚下了楼,准备收拾一下东西就去上班的,可凌家大厅里那个和购物广场差不多的电视墙却被打开了,播放着的正是今天的娱乐头条。而且,音量还被人打开到了极限,想要不去注意,都不行。

    “今天,影视玉女林志淋出现在了影片‘你是疯子我是傻’首映礼现场,随同她一并到来的还有凌氏集团的小开凌宸凌二爷。”

    “在现场,我们记者采访到了凌二爷。他说今天是‘你是疯子我是傻’首映礼,他是前来给林志淋小姐送上最真诚的祝福的。”

    电视上的女人,依旧以极快的切葱速度,很多词语苏悠悠都没有怎么听清楚。不过,她倒是听到了五个字“凌宸凌二爷”。

    那一刻,准备套上高跟鞋的苏悠悠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眸望向那个巨幅电视墙。

    画面,果然转到了某一处上。

    还真的是他,那个每夜都和她苏悠悠同床共枕的男人……

    电视画面上的他,依旧像是众星捧月,璀璨的让人移不开眼。即便是站在那么多型男靓女中间,他依旧毫不逊色。

    再者,他的衣领上系着的那条领带,还是昨天晚上出门之前,他要她选的。

    当时,她还骂他,成天就知道装骚来着。

    没想到,原来他是要出席这样的场合。怪不得,要打扮的跟个骚包没有什么区别。

    电视墙上的画面中,闪光灯依旧此起彼伏,话筒也一个个的凑到凌宸的嘴边。但面对这样的场合,凌二爷好像真的已经习惯了似的。即便面对那么多人同时发问,他的嘴角上都挂着淡雅闲适的弧度。

    最先被问到的,自然是林志淋小姐。这个今天首映礼上备受瞩目的女星。

    “请问林志淋小姐,现在正和凌二爷在交往么?”

    一记者上前采访,女人笑而不语。不过她脸上突然扬起的羞涩之意,却又像是在隐隐的说明着什么。

    “那林志淋小姐,近来有结婚的打算么?”又有记者,抓住了机会这么问着。

    不过这个问题,女人倒是回答了。

    “女人到了年纪,都会想要结婚的。到时候要是有好消息,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记者朋友的,”女人用着她出道特有的嗲音说着。

    虽然一句话很好的回避了所有人的提问,却又给了大家不大不小的暗示。

    她的意思是说,她还真的有可能会和凌二爷结婚。

    采访完林志淋之后,所有记者又将关注点全部落在了凌二爷的身上。

    “凌二爷,请问你正和林志淋小姐在交往么?”

    “有人说你们昨天晚上在夜宴共用晚餐,这是真的么?”

    “请问凌二爷,您目前有和林志淋小姐结婚的打算么?”

    “……”

    “对不起,恕我无可奉告。”电视上的他,依旧优雅的如同古老的欧洲贵族。每一个举手投足,都是说不尽的风度翩翩。

    听着电视上传来的那个熟悉的男音,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动听。

    可苏悠悠,却觉得背脊后面像是被一条毒蛇钻了进去,盘踞其上。那寒意,从她的每一个毛孔钻了进去,冻得她快要站不住。

    明明知道,她不该抱着期望的。明明知道,在那样的场合,这个男人是不可能承认,自己和他的婚姻关系的,可为什么在听到他的这个答案之后,她的心却又像是跌倒了谷底。

    “我就说,我儿子对你不过也是一时兴起,你还不信。当初那么执意嫁给他,现在好了?”凌妈妈坐在沙发上,一脸高贵牛逼样。冷眼睨着站在门口,已经穿好了高跟鞋的苏悠悠,又开了口:

    “这结婚还没有多久,他已经按捺不住寂寞了。你说说,你这个做妻子的,是不是该负起全职?”

    得,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做法。

    不管他凌宸在外面作出了怎样丢人现眼的事情,做错的始终都还是她苏悠悠,对吧?

    看着她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活脱脱就像是她苏悠悠嫁给了凌宸之后,从她家里得了多少财产似的。

    可没有,从她踏进这个门开始,他们凌家里的每一个人就想方设法的挤兑她。

    就连本意想要上门来做客的父母,都给赶走了。

    想到那些画面,苏悠悠的双手掐得死死的:“妈,是您儿子在外面招蜂引蝶来着,怎么您倒是数落起我来了?”

    “哟,现在就敢跟我顶起嘴来了?你这个伤风败俗的女人,我们凌家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娶你这样的女人进门。”

    又来了。

    每一次说的不占理的时候,这老女人就会开始在大厅里歇斯底里。

    然后就象现在这样,将整个凌宅子里的人都跟惊动了,纷纷往他们这里赶。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她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她有多么的委屈,而她苏悠悠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就像现在一样……

    “苏小姐,咱们不说别的。孩子他妈有心脏病,你又不是不清楚。你说你每一次都把她弄得犯老毛病,这算什么意思?”这就是凌爸爸。

    在外人面前,他就是一个智者一样明理。可在这个家里,用苏悠悠的话来讲,这老男人的眼睛都被狗给啃了,是非不分。

    明明是这老女人先招惹她苏悠悠的,现在倒好,一切又都是她苏悠悠的错。

    这老女人有心脏病?

    笑话!

    在苏悠悠看来,这老女人的心脏恐怕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

    就连她苏悠悠二十四岁的心脏,也无法与之比拟。

    “爸,你扪心自问一下,你刚刚是真的看到我气妈的么?每一次都是她在找茬,你看到我回应过么?还有,你真的承认过,我是你们凌家的媳妇么?”不然,他怎么从她苏悠悠进入这个家门开始,每一次都是“苏小姐”的喊着,活脱脱跟在商场上打招呼似的。

    其实,苏悠悠本来是没有想过要这么直接的问出这些话来的。

    她苏悠悠是粗俗,是沉不住气,有时候确实犯二。

    但打从她进入这凌家大门开始,她一直都按捺着性子。若不然按照以前的她,恐怕早已掀桌子走人了。

    她之所以忍着,无非是真的想要和凌家的人都好好的相处,融进这个家。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电视上的那个男人。

    可凌宸,你真的值得我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你忍让么?

    不值……

    一点都不值!

    你甚至,从来也没有在外人面前承认过我的地位!

    一次都没有!

    连你自己都这样了,又何况是凌家的其他人呢?

    其实归根结底,凌家人对我所有的不好,都是因你而起。

    若你跟谈参谋长一样,承认我,维护我,其他人又怎么可能伤害的了我呢?

    你任由别人说三道四的同时,你想过我的心么?

    没有吧。

    恐怕连一秒钟都没有过。

    既然是这样,我又何须为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呢?

    看着这整个凌家闹哄哄的一幕,苏悠悠突然有些想笑。

    原来,她费尽心机想要维护好的家庭,从头到尾都只是她一头热。

    他们整个凌家的人,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承认她。

    不仅是凌家的人,就连她深深爱着的凌二爷,也……

    “你这个伤风败俗的女人,倒是有理来指责你的长辈了?小宸,你倒是看看你自己娶的怎样的媳妇……”空荡的大厅里,那老女人哀怨的哭喊声再度传开。以她这肺活量,怎么看也都不像是一个心脏有毛病的人。

    也许这个老女人的演技不精,但她起码能骗得过某些人就行。

    “苏小姐,你要想要让我们的承认你,你也先要有那个资格才对吧。”老男人的便劝着老女人,边呵斥着苏悠悠。

    呵呵,资格?

    原来,她苏悠悠从始至终都是没有资格踏进凌家大门的人?

    那谁,才是有资格的人呢?

    是现在,那个巨幅电视墙上,笑的花枝招展,胸部都露出一大半,裙摆也快要遮不住屁股,却被称之为“玉女”的林志淋么?

    在苏悠悠看来,这样的女人倒不如成为“*”比较合适。

    而最让苏悠悠觉得刺眼的,还是男人此刻落在这位“*”腰身上的那只手。那暧昧的姿势,实在让人浮想联翩。而和“*”小姐相视而笑的他,看上去又是那么的风度翩翩。

    感觉上,他们两人才是真正的一对。

    凌二爷,这就是你承诺的婚姻么?

    原来,承诺就像放屁。刚开始惊天动地,过后却苍白无力……

    就像,他们的婚姻。

    看着电视上那对“璧人”,苏悠悠的嘴角勾出的,是绝望的笑。那样的笑容,分明娇艳似火,可却找不到任何一丝温度。

    “你以为,要不是当时宸儿被你迷昏了头,他会跟你结婚么?你,有资格走进我们家么?”

    她一直都知道,他家里的门槛很高。但从来不知道,原来是这么的高不可攀。

    是她苏悠悠,一辈子所无法企及的高度。

    “像你那破职业,说出去我都嫌丢人。”她所热爱的职业,原来也是这么的丢人现眼。

    “你,根本就连我们小宸的脚指头都配不上。”原来,一旦看不顺眼,她所有的忍让,她所有的卑微,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可笑至极。

    “我不配,那谁陪?”面对那一屋子的凌家人,苏悠悠突然间觉得很累,很累……感觉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支撑,更像是漂浮在水面那无根的浮萍……

    好想,现在就回到d市,回到自己熟悉的家里。

    就算妈妈偶尔会嫌弃自己,让自己赶紧嫁出去,却也从来没有说过如此伤人的话。

    妈,我当时应该听你的。

    这样的家庭,我永远扎不了根,我永远都像是个外来的入侵者。

    他们永远将我视作敌人,永远不肯承认我。别人这么做也就算了,可连我的丈夫,也不肯和其他人承认我的身份。

    这样,他真的有将我当成他的媳妇么?

    妈,我后悔了……

    我不该不听你的话,执意的嫁进这样一个家庭。

    可妈,因为我离开伤透了您的心,您也不会让我回去了,对不对?

    离开这,她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好去了。

    和凌宸结婚的时候,她妈妈是坚决反对的。她说过,如果苏悠悠执意要和凌二爷那样的人结婚的话,那她就要和她苏悠悠断绝母女关系。

    刚开始,苏悠悠还以为,妈妈只是一时气话。

    可没有想到,苏妈妈真的做到了。

    她结婚到现在,都好几个月的时间了。苏悠悠非但没有打过一次电话给她,连她苏悠悠打过去的电话,都给扣死了。连一次给她和家里沟通的机会,都没有。

    甚至连她这些年工作后每个月上缴的工资,也不肯给她拿去当嫁妆。

    为了不让凌家的人看不起自己,苏悠悠把自己到这个城市之后买的那间二手房,都给卖点了。

    用着那点钱,置办了她和凌二爷的新房。

    为了凌二爷,她苏悠悠真的背弃了整个世界。

    不管是妈妈也好,不管是爸爸也好,不管是家里那么多亲朋好友也好,没有一个被邀请到场的。

    可当时,她还傻傻的觉得甜蜜而幸福。她认为,只要能和凌二爷在一起,过怎样的日子都无所谓。

    而现在,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荒诞……

    原来,不被祝福的婚姻,终究还是不行的。

    眼眶,有温热的液体在蔓延。

    她的世界,开始变得模糊。

    可她,又怎么可以让这些等着看苏悠悠的笑话的人,看到他们想要的。

    不,不能!

    于是,她高傲的抬起头颅,让自己那懦弱的眼泪,不要掉下来。

    这是,属于苏悠悠最后的骄傲……

    “我不配,那电视里的那个人就配么?你以为,被人成为玉女的,就是真的玉女么?她在我那边堕过胎的次数,恐怕连她自己都数不过来!”

    这一刻,她不再忍着让着。因为她知道,她的忍让也没有办法换来,她最想要的和睦相处。反而,会使这样的一群人变本加厉的欺负她。

    这样,她为何还要忍?

    再说了,凌二爷他值得,她为他做这么多么?

    不值得!

    “可人家好歹也是个明星!你也知道,一个明星也有她自身的商业价值吧?和你这样的人说了,也等于对牛弹琴。反正一句话,就算是她这个千人骑的女性,也比你这样的好。”

    凌宸的母亲这回也不再演了。反正大家都想要把话给挑明了说,就干脆说明白了才好。

    她一早就想要结束凌宸和苏悠悠这段荒唐的婚姻了。

    而今天,是最好不过的机会。

    看了看苏悠悠,凌宸的母亲又扫了一眼电视上那个衣不蔽体的女人,脸上拍的粉,比墙壁还厚。睫毛,又弄得跟车子挡风玻璃上的刷子没有什么区别。

    这样的女人也配当她的儿媳妇,笑话!就算凌宸想要娶,她也绝对不可能由着他胡闹。他们凌家要的儿媳妇,不仅要干净,还要有强大的背景。

    不过要是能利用她将苏悠悠给气走,那是最好不过的。因为对于凌母其实一早也看出了,这苏悠悠其实才是最大的对手。

    “原来,在你们眼中,连一个千人骑的女人都比我好。呵呵……呵呵呵……”

    突然间,苏悠悠又笑了。

    那明显带着绝望的笑声,在这个敞大的大厅里迅速的传开。空荡,又有着让人窒息的资本……

    那漂浮不定的笑声,在这样的凌宅里也显得有些阴森,让人不自觉的毛骨悚然。

    凌宅里的人,其实此刻也摸不清这个女人到底在笑什么。

    难道,连一个千人骑的女人都比不上,会让这个女人这么开心?

    而苏悠悠就在这些人诧异的眼神中,睨了他们一眼,道:“我会和他离婚的。”

    终于,在她的收住了笑容之际,她轻启了薄唇。

    那声音,暗哑低迷的有些不像是她的。

    但却,很好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里。

    既然连一个千人骑的女星都比她苏悠悠来得好,那她又有什么资格留在这样的地方?

    再说了,她也不屑于和这样的“家人”继续相处了。

    凌母和凌父,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喜讯似的,急着和她确认:“你说的这是真的么?”

    “不会是想要糊弄我们的吧?”凌父也像是得到了什么天大的好消息,一双充满喜悦的眼眸,急切的望着自己。

    “放心,我苏悠悠说的出,做得到。”起码她不会像他们这些人一样,表面玩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

    在凌宸的面前,他们不会像是这样的对待她。可一到他离开,这两个人都将她苏悠悠当成了公敌,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制造了一些吵闹之后,等凌宸回到家,老女人和老男人,又会一一给他讲述,让他清楚,他取得女人是有多么的逆天。

    这样的把戏,光是这一阵子,这两个人已经上演了无数次了。

    而苏悠悠,也轻车熟路了。

    如今,只要他们一挑起话题,苏悠悠便自然而然的笑到他们要制造什么事端。

    其实,只要她苏悠悠不想的话,谁也别想伤害得了她。若不是为了他……

    “那好,这是你自己说的。这两天,我就要看到离婚协议书。”凌母径自开了口。

    “……”苏悠悠没有回答她,只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至于那巨幅的电视墙上,男男女女正在上演些什么画面,苏悠悠根本没有兴趣去看。而这一切,也很快的与她无关……

    ------题外话------

    今天更新早一点了吧。身体还没有恢复,所以更新时间还是下午。不过亲们放心,我不会断更的,而且保证一天一万字,握爪。

    记得咱家的小票子今天十八名鸟~!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