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78章 霸道的谈某人!

    “妈,宝贝,我来看你们了!”墓地里,一身材高大的男子傲立其中。

    其实,这样的地方本来有些英气。

    但不知道是这个男人周身的阳刚之气实在太过于重,还是因为今天的太阳本来就大的缘故,此刻的墓地竟然呈现出不一样的景象。

    慵懒的阳光落在男人的身上,即便是一身黑衣的他,周身也被镶上了一道金边,看起来美的有些不真实。

    男人的手上,还提着好些东西。最为惹眼的,还是他手上的那三束红玫瑰。鲜红而抢眼的颜色,瞬间成为整个陵园里的一处风景。

    “妈,其实我并不想将他给的花带来的。但就像是兮兮说的,或许你也已经原谅他,也想接受他给你的花了吧……”

    他的声音里,有些莫名的梗咽。

    说完这番话之后,他有些轻微颤抖的手,将手上那束有别于其他两束的玫瑰,放到母亲的坟前。

    “这就是他送的,我相信你还是最喜欢他送你的东西吧。”

    他在陵园里,一个人安静的呢喃着。

    像是对母亲说,又像是对自己说的。

    这里的陵园,算是比较高级的。每天都会有专业的人员过来打扫墓碑和拔草,所以即便有一段时间没有过来了,这里看上去依旧和记忆中一样的干净整洁。

    随意的拂去墓碑前的几个沙砾之后,谈逸泽将自己带来的糕点摆在上面。

    “妈,今天给您带来的还是您最喜欢吃的那些。今天兮兮没能来,不过我有好消息告诉你哦,兮兮又怀孕了,有宝宝了。我快要当爸爸了,您也要当奶奶了。不过兮兮现在的身体不是很好,所以不适应劳累,不能陪我过来。”说到这的时候,男人忍不住用自己的拇指轻轻的摩挲着墓碑上照片中的人。“妈,您说您现在要是还在的话,那该多好?那样,您就能看到,您的媳妇还有孙子了。”

    整理完母亲的墓碑之后,谈逸泽来到这墓碑旁边那座无碑的小坟前。

    “宝贝,爸爸来看你了。在这里,要好好的听奶奶的话,知道么?”伸手,谈逸泽将自己的大掌覆盖到那座小小的坟堆上。“宝贝,妈妈今天没来,因为妈妈有了你的兄弟姐妹。”

    “宝贝,其实你不用担心,就算妈妈有了别的宝宝,我们也不会忘记你的。你,永远都是我们最宠爱的那个孩子。”也是,生命中所无法弥补的缺陷……“妈妈现在身体很不好,爸爸还是不敢告诉她你的存在。她那么善良单纯,恐怕一时间难以接受,你也不想让妈妈难受,对么?”

    “好孩子,爸爸答应你,等妈妈生下了小宝宝之后,就带她来看你,也告诉她,你也是她最珍爱的宝宝,好不好?”

    谈逸泽的声音,低哑的有些不像是他。

    那哑哑的声线,漂浮在陵园的上方,幻化成谁也无法解开的结。

    “对了,爸爸今天还给你带了一件小礼物过来。”说着,谈逸泽兴致冲冲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今天早上出门之前,他趁着顾念兮上洗手间的功夫塞进自己口袋里的奶瓶。

    这奶瓶,小小的,精致可爱。据那些看店的店员说,这些都是近年来小宝宝们最喜欢的款式了。

    不过这东西看上去小,价格却不便宜。

    但谈逸泽还是一口气买了两个,一个等着将来给顾念兮肚子里的宝宝,一个给他们这个无缘的宝贝……

    “看,这个多好看。爸爸保证,以后弟弟妹妹要是有什么东西,你也会有。爸爸妈妈对你的爱,一点都不会比他们的少。”

    这个孩子,注定会成为他谈逸泽这一辈子,最大的伤。

    只是,这个时间,治疗伤口的,永远比在伤口上撒盐的人少。

    所以,当谈逸泽一个人站在原地专注的和自己的孩子说话的时候,却没有察觉到背后一个人影,已经掏出了手机,将这一幕全部记录下来……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悠悠,你在什么地方?”接到凌二爷的电话的时候,苏悠悠正准备前往手术室。

    今天的患者,是位孕妇。

    怀孕六周了,现在想要做无痛人流。

    而苏悠悠,则是被钦点的执刀医生。

    苏悠悠虽然才来到这妇产科不过两三年的时间,但现在在人流界已是小有名气。

    她做的手术,从没有出过任何的差池。

    现在,连许多艺人都会找上苏悠悠做这样的手术。

    因为苏悠悠做的手术非但没有差错,口风也很紧。

    在这里做过手术的女艺人,还从来没有被泄过密。

    而今天约定的这位,同样也是位明星。

    不过苏悠悠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人物,因为刚刚在凌宅里耽搁了那么一会儿的时间,她上班迟到了。

    到了办公室,屁股还没有坐稳,就被点名上手术台。

    而当她正准备换上手术服的时候,她接到了凌二爷的电话。

    电话里的男人,声音有些含糊。

    听上去,电话那边的凌二爷像是喝高了。

    这才大白天的,凌二爷的性趣就那么高?

    大白天的,都能将自己给灌醉了。

    “我要进手术室,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患者,还躺在手术台上等着她呢。

    “苏小妞,你这嘴巴可真的越来越毒了。”电话里的男人,含糊不清的吆喝着。

    “凌宸,被跟我打哈哈了。你没醉,对吧?”此刻,苏悠悠已经站在更衣室里,从那扇大镜子前,苏悠悠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的自己。

    但即便是脸色差的像是吹起一阵风,都能将自己给刮跑似的,苏悠悠的脸上还是保持着那抹迷人的弧度。

    电话里的那个男音,是这阵子以来她最为熟悉的。

    也是,她迷恋上的……

    苏悠悠是个死心眼的女人,一旦认定了某个人,就会死心塌地的爱着。属于,不撞南墙心不死的那种人。

    就像当初对待陆子聪那样,如果不是看到他竟然和抢了顾念兮男友,还几次三番的栽赃陷害顾念兮的霍思雨在一起,而且还是以那种亲昵的姿势,她不会选择放下那段感情。

    那段感情,属于暗恋型的,苏悠悠都坚持了这么久。

    而现在,和凌二爷的这一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

    她想要放下,必然会很幸苦。

    或许离开了他,她需要花上几年,甚至是十年以上,又或者是一辈子的时间,来忘记。

    但苏悠悠,还是选择了这条路。

    苏悠悠不是怕苦,苏悠悠的爱很真。

    所以就算凌家人千方百计的想要刁难她,想要拐弯抹角的要她苏悠悠离开,费尽了心机打压她苏悠悠的自尊,将她的尊严一次次的都踩在脚底下。甚至,在整个凌家,明明家里有佣人,却每一件事不管是做饭还是打扫,不管是拖地还是清理大片的花圃,都需要她苏悠悠亲力亲为。

    有时候,苏悠悠真觉得,自己连凌家的佣人都不如。

    自从自己进了这个凌家,几乎所有凌家的家务都是她苏悠悠做的,佣人基本上就成了摆设。而佣人每天除了在自己前来上班的这段时间,为凌家人做一些琐碎的事情,还能领到一笔丰厚的工资。而她苏悠悠每天累死累活的,没有钱不说,连一句好话都没有听到。基本上,不要挨骂,就是幸运的一天了。

    就算是这样的日子,苏悠悠都忍过来了。

    为了凌二爷,她真的什么苦都不怕。

    所以导致她不得不放弃这段感情的,不是凌家人对她的冷言冷语,而是凌二爷本身……

    是他的一次次不敢承认,才导致了她的心灰意冷。

    又是他一次次的游走花丛,才使得她对这份感情失掉了所有的信心。

    这一次,苏悠悠真的累了。

    她想不出,还有什么样的理由继续这份感情。

    “苏小妞,你的耳朵也毒了。竟然还能听得出,我其实没醉。”被人揭穿了面具,凌二爷索性恢复了之前。

    那漫不经心的语调,听上去有些轻佻。

    “说吧,到底什么事情,我这边还要手术呢!”

    其实不是她的耳朵毒,而是她经过这段荒唐的婚姻,苏悠悠已经大致上的摸清楚了这个男人的习性。

    凌二爷的酒量很好,几乎没有真正的喝醉过。

    再说了,这个男人其实也不怎么喜欢酒精的味道。

    大多数的时候,他在聚会上推脱他喝不下去,或者是装醉。不是因为他不行了,而是他真的不是那么喜欢酒精。

    其实,除了记得凌二爷并不喜欢酒精之外,苏悠悠还记得很多关于这个男人的事情。

    例如他晚上喜欢吃夜宵,而且属于那种不吃睡不着的那一种。还有,他喜欢热闹,所以有事没事的时候,都会叫上一大堆的朋友聚在酒吧里,闲着没事唱唱k什么的。又或者,是他每一次亲热完,都喜欢在她的身上再压一会儿。又如,他每一次烦躁的时候,都喜欢一个人躲在书房里看看恐怖片……

    其实,苏悠悠本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记住这个男人这么多东西的。

    可现在回忆起来才知道,原来关于他的事情,她一点一滴都记在脑海里……

    “苏悠悠,我要去出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电话里的男人,问话看上去有些诚恳。

    但苏悠悠也听得出,其实他并不是真的想要带上自己和他出差的。

    人们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凌二爷之所以会和谈参谋长那样的人交好,说到底他们都是一类人。同一类,霸道的人。

    如果他真的想要带她苏悠悠去出差的话,他绝对不会像刚刚那样诚恳的邀请她。而是直接的说:苏悠悠,我要去出差,我不管你有时间也好没有时间也罢,都要陪着我。不然,老子就烧了你的那间破医院。

    可没有。

    凌二爷是用“诚恳”的语气,和她说的。

    这也就意味着,其实这个男人还有另外的打算。

    他之所以会和她这么说,也无非是不知道该怎么和苏悠悠开口,提出差的事情。

    只是凌二爷不知道,若是他这一次霸道的带上她的话,他们之间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可偏偏,他没有。

    这,也就注定了,某些东西必然错过……

    “要去几天?”面对这样的凌二爷,苏悠悠表现的极为平静。

    平静的,和寻常的她判若两人。

    “大概五天。”听着电话里苏悠悠那平静无波的声音,凌二爷的眉心微皱。

    这苏小妞,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

    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那一路顺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对话,也变得这么苍白无力了。

    这一交谈,苏悠悠才知道,其实从她嫁进凌家开始,她和凌二爷的感情,已经变了味。

    只是,她一直都不肯承认罢了。

    “苏小妞,你怎么了?”他皱着眉,追问着。

    “没事。对了,你今晚还回家么?”回家的话,一并把事情说清楚。然后就是离婚手续什么的,一次性解决。

    今后,不管他凌二爷是带着别的女人出差也好,度假也罢,都和她苏悠悠无关了。

    “不回了。我过会在办公室里收拾两件衣服就出发了,这一次的任务挺急的。”

    “那你,早去早回。我,要进手术室了。”这样的话,事情也比较好解决。

    “那好吧,等我……”等我回来,我给带你喜欢的东西。

    凌二爷想要这么说,可偏偏话还没有说完,电话便被挂断了。

    苏悠悠突然的转变,让凌二爷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想要回拨给苏悠悠,想要问问她到底怎么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办公室门被敲响了。

    “凌二爷,东西收拾好了么?我们现在要赶紧出发了,飞机就要起飞了!”办公室门外,助理喊着。

    “好,我马上就来!”

    还是,等到那边再给苏悠悠打电话吧。

    这么想着,凌二爷也果断的收起了手机,然后急匆匆的提着自己收拾好的那几件衣服,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只是离去的凌二爷并不知道,当电话被挂断的那一瞬间,电话那端的女人,泪如雨下……

    这可以说,是她苏悠悠第一段真正的恋情。

    可还没有开花,就已经开始凋零……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收拾好情绪,走进手术室的时候,苏悠悠已经换上了一身浅蓝色的手术服。身穿手术服的她,是她看起来最为端庄的时候。换用顾念兮的话说,她也只有在穿上这一套手术服的时候,才人模狗样的。

    至于那一头长发,也被蓝色的帽子包的严实。除了那双哭的有些微红的大眼之外,苏悠悠的大半张脸都被口罩所覆盖着。基本上,看不出她是谁。

    可进入手术室的时候,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位病号却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她。

    “苏医生!”没有在公共场合,女人的声音也不像是电视台上的那么的嗲怪。

    “是你?怎么又来了?”苏悠悠扫了那个女人一眼,眉心微皱。

    如果不是因为被口罩遮挡着,你现在可以看到,苏悠悠的薄唇被她的贝齿紧紧的咬着。

    某些地方,已经被咬的发了白,看样子,是快要破皮了。

    因为此刻躺在手术台上的,就是今天早上还和某个男人一同出现在电视上的女人。

    也就是,凌母觉得即使千人骑还是比她苏悠悠还有资格当凌家儿媳的林志淋小姐。

    “还不是为了《你是疯子我是傻》的这部戏么?那导演跟个疯子一样,要人家陪他,连带个套子都不肯。而且没想到他那么老了,还命中率那么高,这陪了几趟,就怀上了。”女人和早上出现在电视上的几乎判若两人,嘴里爆粗不说,连仪态端庄的几个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这会儿,见到苏悠悠二话不说,就开始褪下了裤子,直接岔开,等着苏悠悠手术。

    看到这,苏悠悠的嘴角又是一抹无力的无度。

    原来在凌母的眼中,这样的女人都比自己好……

    不过苏悠悠脸上还带着口罩的关系,所以她脸上的表情,都被很好的掩藏起来。不然,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会很快的发现,也不会这么急着催促苏悠悠:

    “苏小姐,你快点。我做完了,还要赶飞机呢!”

    “怎么这么赶?做完最好是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对你以后比较好。”刚刚堕胎,就急着去赶飞机,难道她真的不要命了?

    “可是我要不赶着去,让凌二爷跑了的话,那我就真的没有以后了。”

    “你知道的,干我们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傍大款。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次机会,我要是不好好把握的话,就真的错过了。”

    “再说了。这一次要是我真的能成的话,那我以后没准就是凌家少奶奶了。到时候,我才不用再像现在这样,需要到处陪导演,陪制片人了。”

    林志淋躺在大床上,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

    但苏悠悠从她的第一句话之后,就已经再也听不见其他了。

    因为她从林志淋的口中听到了这么一句“凌二爷”……

    原来,凌二爷这么风尘仆仆的出差,是找了美人相陪。

    怪不得,他问的那么的“诚恳”。原来,他一切都已经算计好了……

    一时间,苏悠悠的脸色变得很是苍白。

    豆大的汗水,不断的从她的额头上冒出。

    而最让苏悠悠难过的,并不是她的心,而是此刻下腹上传来的坠疼。

    好疼,真的好疼……

    “苏医生,你快点。我还要赶飞机呢!”

    躺在手术台上的林志淋,依旧催促着。

    只是在看到半蹲在地上的苏悠悠之后,她反问道:“苏医生,你怎么了?”

    此时的苏悠悠,已经摘下了几乎将她大半张脸挡住的口罩。露出来的那张精致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甚至连她唇瓣,也干涸的像是开裂的土地。最惹人注意的,是苏悠悠额头上冒出来的豆大汗水,一滴滴的在她的脸颊处汇聚,然后滑落。

    “苏医生,你怎么了?”身边跟着准备绑林志淋动手术的护士,也发现了苏悠悠的异样,赶紧走了过来。

    “我……有些不舒服!”苏悠悠本来将这样的痛当成了这两天自己吃坏了肚子。

    可没有想到,身侧的护士在将她从地上扶起来之后,却开始尖叫了起来:

    “苏医生,你的大腿……”

    看着咋咋呼呼的小护士,苏悠悠只是顺着她的视线,看向自己的大腿。

    蓝色的手术服里,已经冒出了一点点的紫红。

    而且,那片紫红,也一点一点的蔓延了开来。

    那,绝对不是汗水所能染上的颜色。

    “苏医生,我现在送你到急诊室吧。”小护士很慌张,虽然在医院工作,看到的血腥场面也绝对不算少。但第一次,是这么亲近的人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一时间有些无措。

    “好!”苏悠悠其实也不是铜铁战士,她也会疼,也会累,也会有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

    听到苏悠悠的答应,小护士二话不说,搀扶着苏悠悠就准备离开。

    “那抱歉林小姐,今天的手术我不能帮你了!”

    临走之前,苏悠悠对着林志淋歉意的点了点头。

    “那我这手术怎么办?我还要赶飞机呢!”这个蓬头垢面,朝着护士和医生喊叫的女人,一点都不像是今天早上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的仪态万千。

    “你说什么呢?没看到我们苏医生都这样了?你要是真的那么急的话,那我待会将苏医生送到急诊室之后,我再给你安排执行手术的医生。”说完这话,小护士直接扶着苏悠悠就离开了。她就是看不惯有些人靠着出卖*赚钱,还如此胡作非为的。

    小护士本来是想要急忙将苏悠悠给送到急诊室的。

    可这才走出手术室没有多久,苏悠悠就昏厥了过去。而那紫红色的液体,则迅速的将她的大半件手术服给染色。

    “苏医生……”

    这是,苏悠悠昏厥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而后,她的世界一片漆黑……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刚刚确诊怀孕的这几天,顾念兮可算是家里头的国宝级任人物。除了好吃好喝的供着之外,谈建天甚至直接将给了她无限期的休假。

    不过,这倒是苦了顾念兮。

    除了醒来会头晕,会想要吐,之后还有吃饭的时候看到那些东西会反胃之外,其他的还算好的。

    突然这么闲下来,她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本来还可以陪着院子里的二黄玩的,可谈参谋长已经定下了家规了。她怀孕的这段时间,不准她和二黄太过于亲近。

    不然,他就不给她买野果子软膏吃了。

    本来顾念兮还想要反抗一下的,可听到野果子软膏,她就泄了气。这段时间,她就嘴馋这口酸酸甜甜的软膏。

    谈逸南进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

    顾念兮一个人侧靠在沙发上,瞪着软膏空盒子发呆。

    看来,她又嘴馋了吧?

    看着发呆的她,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空盒子,谈逸南的嘴角在别人所察觉不到的角落里,悄然勾起。

    这小丫头,不管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可爱。

    在谈逸南的印象中,顾念兮依旧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这样的她,又怎么当得了妈妈?

    所以,天知道那天他回到家的时候,谈老爷子高兴的和他们说他就要当曾祖父的时候,谈逸南是有多么的震惊。

    她怀上孩子了。

    而且,还是谈逸泽的……

    每每想到这,谈逸南的心里都是说不出的难过。

    顾念兮本来该属于他谈逸南的,若不是当初他犯了浑,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的话,现在的他和顾念兮,应该是幸福快乐的一对吧?而顾念兮肚子里怀着的,也会是他谈逸南的孩子。

    这一切,也就不会有谈逸泽什么事情了。

    可现在……

    一步错,步步错。

    他和顾念兮,最终只能越来越远……

    “南,我们进去吧。”身后,有个女音传来。谈逸南有些错愕。

    是陈雅安,谈老爷子给他介绍的那个对象。

    现在,他们已经确定了婚期,就在下个月。

    谈逸南对她的感觉,说不上喜欢,但不那么讨厌就是了。因为这女人的身上,有种和顾念兮极为相似的安逸感。

    这也是,他同意和她交往的原因。

    只不过,要论及婚假,谈逸南还是觉得有些为时过早了。

    谈老爷子提出要在下个月将他们的婚事给办了的时候,谈逸南本能的拒绝。

    可谈老爷子说了,如今姑娘你想已经怀上了孩子,他想要来个喜上加喜。所以,他不由分说,就将这一婚事给定下来了。

    只是谈逸南不知道,其实谈老爷子早已看出他和陈家孙女的交往,无非只是想要糊弄长辈。若是他谈老爷子不强行施压下去的话,恐怕这谈逸南是打算好了要一辈子光棍了。

    “好,进去吧。”谈逸南开了口,这才迈步走了进去。女人也在看到谈逸南走进去之后,紧跟其后。

    “喲,小叔你们来了。”沙发上的顾念兮,在听到大门处传来声响,也张望了过来。看到是他们两人之后,便急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只不过不知道动作是不是有些太过快的关系,这动作才一做完,顾念兮便一阵眩晕。其实现在的她该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的,可客人都站在了门口,她也不能那么不礼貌是不是?

    再说了,今儿来的客人,可是她未来的妯娌。

    要是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于是,强忍着眩晕,顾念兮还是扶着额头走了过来。

    “念兮,你怎么了?”谈逸南向来对顾念兮观察入了微。在这个家里,只要谈逸泽不在家,他必定是最先一个发现顾念兮异样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南已经大步朝着顾念兮所在的方向走来。

    那急切的样子,简直就像他才是顾念兮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看到这一幕,跟在谈逸南身后的女人有些不乐意了。

    其实,这谈家娶进门的新媳妇,现在已经成了谈家人的宝,这事情已经大致上在他们的那个圈子里传开了。

    这也是,为什么谈逸南虽然离过婚,可还有那么多的女人挤破了脑袋,想要嫁给他的原因。

    可陈雅安一直觉得,宠爱顾念兮的一定是谈家其他的家人,不会有谈逸南的事情。

    因为和谈逸南几次相处之后,她发现这个男人的性子其实很木讷。

    从她认识谈逸南开始,这男人一天基本上除了公司,就是家里。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

    他和其他人的相处,也是不温不火的。

    起码在他们认识的这段时间,她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男人因为什么事情提起性子。

    这一点,陈老爷子说是好事。

    说这样的人,将来注定能陪着她走完下半生。

    可陈雅安总觉得,这样的谈逸南像是带上了面具的人。

    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人能让这个男人摘掉他脸上的面具。

    可今天这么一见,陈雅安发现,原来谈逸南也有不带面具的时候,就像现在在顾念兮的面前。

    他黑色眸子里的那抹关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真实。一点,都不像是为了表现某种东西,刻意染上去的。

    可凭什么,一个嫂子能得到小叔子如此浓的关怀?

    这一点,陈雅安实在有些想不通。

    “没事,刚刚站起来有点快,有点头晕。”顾念兮揉着额角。

    她怀孕的反映还是有点大,基本上是吃进去一口,吐出来两口。

    所以这几天,她都有些低血糖了。

    “瞧你,毛毛躁躁的,都是快要当妈妈的人了,怎么还是不懂得照顾自己。”谈逸南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调里满是责备。可黑色的眼眸里,却又是满满的溺宠。

    说完这一番话,他又不由分说的拉着顾念兮的手,扶着她回到沙发上。

    顾念兮本能的是想要拒绝的,但现在头真的很晕,所以也就没有反抗。

    只是顾念兮不知道,这一幕却刺痛了站在他们身后那个女人的双眸。

    因为她从这一幕中,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谈逸南。

    一个,不再是没有表情,活得就像是一尊雕塑的谈逸南。一个会因为关心,而责备某些人的谈逸南,一个会笑,一个有血有肉的谈逸南!

    陈雅安虽然知道,这顾念兮怀孕了,这谈家人对她加以照顾,也是应该的。可为什么这些事情落进谈逸南的手里,却有些过分的碍眼了?

    想来想去,陈雅安发现了一个点。

    那就是,下个月就要和谈逸南举行婚礼的她,竟然还没有从谈逸南的身上得到过这样的照顾。就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对了,我刚刚路过路口的时候,发现那边在卖李子,就给你买了好些。”就在陈雅安沉思着某些东西的时候,便看到谈逸南大步朝着她走了过来。

    “来,把李子给我。”谈逸南的脸上,淡淡的笑。而这也是,陈雅安从未见到过的。

    就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个男人也不曾对着她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在这……”今天她提议要到家里来的时候,就准备去买个水果篮了。谈逸南说了,在谈家附近的水果摊子买就行。而且,今天买水果篮的钱也是他自己掏的。

    不过在卖完水果篮的时候,男人又买了好些的李子,让水果贩子装在另一个小篮子里。当时,陈雅安还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呢。

    不过现在,她倒是明白了。

    他,想要讨好他的嫂子!

    然而这一幕看起来,谈逸南扮演的又好像不像是在讨好小嫂子的小叔子。而是一个正在讨爱人欢心的男子……

    “兮兮,我回来了……”在陈雅安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的身后传来了声响。

    那铿锵有力的步伐声,说明着某个男人的归来。

    “大哥。”

    “大哥……”

    谈逸南和陈雅安纷纷打了招呼。

    可谈某人一见到他们围在顾念兮的身边,什么也顾不上了,三两步立马走到了顾念兮的身边,将她揽进自己的怀中之后,又是抵着额头,又是胡乱的瞅了一通。

    “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了?”

    谈某人那过分急躁的情绪,顾念兮自然也感觉到了。特别是男人此刻落在她腰身上的那只手,那只明显带着细微颤抖的手……

    “老公,人家没事。就是头有点晕。”顾念兮软软一笑,试图安抚这个男人的心。

    似乎自从她怀孕之后,她家老东西的神经就一直高度紧绷着。只要她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这个男人都会像是发了疯一样。

    “真的没事么?可这小脸怎么白的跟纸一样?”谈某人似乎还是很不放心,一手握着顾念兮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扳正,仔细观察着。

    “头晕当然脸色不是很好了。”

    “不行,你立马跟我上去休息一下。这是军令,不得违抗!”好吧,这就是她家的谈参谋长,霸道却又不失温柔的谈参谋长。

    有什么事情生怕她会反抗,他都会习惯性的在后面加上那么一句话。

    而说完这话之后,男人便不由分说的将顾念兮打横抱起,上了楼……

    至于被留下来的谈逸南,手上还握着他那一篮子还没有来得及送出去的李子。

    但让陈雅安看的失神的,并不是谈逸南手上抓着李子。

    而是,男人望着顾念兮被谈逸南抱着消失在楼梯口的身影而双眸失落的神情……

    顺着谈逸南的视线,陈雅安的视线也跟着落在那一处。而那双今天刻意画上彩妆的眼眸,微眯了起来……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老公,把你衣服里左边的口袋打开,将里面藏着的野果子软膏给我交出来。”某日,某个小女人看到谈某人这才刚刚走进谈家大厅的身影之后,就开了口。

    “你怎么知道,我的口袋里还藏着野果子软膏?”看着沙发上某个跟小狐狸一样,耀武扬威的小东西,谈逸泽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那专属于顾念兮的宠溺味道,从他的嘴角,一直蔓延到男人的眸子里。

    “我闻到的!”最近她对气味非常敏感。

    不然怎么会一闻到自己不喜欢的味道就直想呕呢?

    “哟,有这能耐,都快要和我们队里的军犬一样了。”谈某人走到顾念兮的身边,伸出大掌轻揉着女人的脑袋。

    “你才军犬,你们全家才是军犬呢!快点将东西给交出来……不然……”某女邪恶的笑着。

    “不然怎么样?”谈某人倒是有些好奇。

    “不然……我就……”说到这的时候,某个小女人突然变了脸,下一刻便吼着:“呜呜,人家这典型的闺秀气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现在都变成了土包子了,谈参谋长就不喜欢人家了。”

    看着扯着嗓子干吼却没有挤出一滴眼泪的小东西,谈逸泽只能赶紧捂住了她的小嘴。

    “小祖宗,别喊的这么大声,要是被爷爷听到,我又指不定要挨打了。”最近小东西在老爷子那边很得宠。基本上只要是她说的,爷爷就会相信。在这方面,谈逸泽最近已经吃了好几趟亏。

    刚刚顾念兮说的这话要是被谈老爷子听到的话,估计又要助纣为虐,来打他谈逸泽了。

    “那你还不交出来?”小女人哼唧着。

    “好好好,给你。”谈逸泽掏着口袋。

    “早拿出来不就行了么?吼吼……”还没等谈逸泽将东西拿出来,某个无良的小东西便一爪子将东西给拽了过去,乐滋滋的开始啃着。

    看着某个女人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谈某人只能无奈的勾唇一笑。这小东西现在也好意思说自己是闺秀气质?这分明,是小土匪霸气侧露了!

    不过即便是小土匪,也是他谈逸泽纵容出来的,是他心头的那块肉。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顾念兮吃着,谈逸泽不忘记在边上给她擦拭着小嘴。

    而就在这个时候,顾念兮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手机的铃声有些诡异。

    响起来的时候,竟然让人有些窒息的沉闷,心跳也漏掉了好几拍,连顾念兮的小肚子,也不安分的抽疼了下……

    ------题外话------

    31号鸟,票子哇票子~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