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80章 捅了谈逸泽这马蜂窝!

    “参谋长夫人好!”顾念兮随同谈逸泽进入这里的时候,两边的士兵同时问好。

    明明只是两个人,但发出来的音量却让顾念兮吓了一跳。

    好在谈参谋长一直跟在她的身边,见到她的小身子有些轻微的颤抖,便赶紧给她轻拍了一下背,顺顺气。免得,真的吓坏了这小东西还有她肚子里的小小东西。

    “今天嫂子在这,说话做事,尽量温柔点。”谈某人下了命令。

    只要是关于小东西和小小东西的事情,谈某人都优先考虑。

    但谈逸泽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一句话,竟然难住了这些兵蛋子。

    他们自从进了这个部队之后,凡事都要求按照规章制度执行。

    就连这打招呼的音量,也是经过专门训练的。被严格要求做到要大气,要有军人的飒爽军姿。

    这温柔是个什么东西,他们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突然间这谈参谋长就要求他们做到温柔细心,这……

    这还真的苦了这些人。

    于是,这些兵蛋子都顶着苦瓜脸,瞅着谈参谋长和参谋长夫人。

    不过这谈参谋长还果真如传说的那样,就是个妻奴。

    这不,谈某人已经搀扶着他家的小妻子,大步迈向了他的办公室。对于他们那些哀怨的眼神,全都选择了无视……

    “谈参谋长好!”谈逸泽带着顾念兮进门的第一时间,又一个嘹亮的声音响起。这声音响的有些突然,顿时将顾念兮吓得脸色有些白。

    “小刘,没瞅见嫂子来了么?还这么咋咋呼呼的!”谈某人瞅着自家媳妇被吓得有些苍白的小脸,心疼了。

    于是,谈某人便将心里的怒气撒向小刘。

    当下,小刘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

    进门打招呼,都是他们向来的习惯。

    而且这谈参谋长也没有提前打招呼说,今天嫂子会在这里。

    再说了,小刘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声音竟然会吓坏了他们的小嫂子……

    看到顾念兮那张脸刷白刷白的,小刘的心一下子又跌进了深渊了。

    呜呜,他家谈参谋长每一个地方都好,而且对待下属也还算不错。

    不过有一点,就是不能招惹了他家的小妻子。

    他的小妻子,就是这谈参谋长的心肝宝贝。这谈参谋长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头怕化了。

    惹着了这小嫂子,那就等同于去捅了这谈逸泽的马蜂窝,那结果可比直接惹怒谈逸泽还要可怕上好几百倍。

    他要是不将你叮的个坑坑洼洼的,不将你整的去了半条姓名,他谈逸泽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再说了,这谈逸泽的心肝肚子里,现在还怀着孩子。现在的谈逸泽,自然越是宝贝的紧。

    小刘可没有忘记,这小嫂子检查出怀孕的那一天,谈某人就像是被门夹坏了脑子一样,几乎每个士兵都接到了谈逸泽报喜的电话。

    特别是电话中谈逸泽那有些二的得瑟样,不用看他小刘也知道,这谈逸泽绝对是欣喜若狂。

    他都三十二岁了,才怀上这么一个孩子,谈逸泽自然宝贝她宝贝的紧。

    而苦逼的小刘,今天好死不死就捅了这马蜂窝,过会绝对有苦头吃了。

    “小嫂子,我没有想到您跟着谈参谋长一起过来,所以失礼了……”憋见谈某人盯着顾念兮那心疼的挤眉弄眼的模样,小刘心里慌得很。

    这小嫂子没有什么事情还好,要是这小嫂子真的被自己吓出个什么三长两短,谈参谋长还指不定会怎么对付他。

    想想,小刘边抓耳挠腮,边赶紧朝顾念兮投去了求救的眼神。

    这解铃的还需要系铃人!

    这顾念兮,绝对是对付谈逸泽的最好人选。

    “我没事,就是没想到你们这边的打招呼还挺突然的。”休息了一下,顾念兮的脸色也好了不少。

    其实,顾念兮也清楚,自己的脸色苍白,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刚刚自己坐车做的头晕。

    自从怀孕之后,她就非常不喜欢坐车。

    每一次坐完车之后,总是会像现在这样头昏眼花的。

    “小嫂子说的是,我以后一定会改掉这冒冒失失的毛病!”小刘赶紧道。

    自从这谈某人娶了小妻子,还有对他家小妻子百依百顺,都快要宠上天的事情被小刘知道之后,小刘便发现,和小嫂子打好关系,可比和谈参谋长打好关系来的重要。

    人们不是都说了,这床头风也是很好的风向标。

    讨好这小嫂子,和小嫂子打好关系。

    依照这谈逸泽的宠妻程度,像以前惹怒了他,少不了要挨一顿惩罚的事情,没准这床头风一吹,就差不多好了。

    “小刘,出去给你嫂子找把椅子过来。”这两个人的办公室,其实非常简单。配置的,除了一个挂大衣的衣架勾之外,就是两套办公椅。

    这顾念兮今天可打算要在这里赖上一整天的,谈逸泽可不舍得让她这么站着。

    “好好好,我马上去找来。”见谈参谋长那皱成了一团的眉心终于舒缓了下来,小刘悬着的那颗心也放松了。

    果然,如他猜测的一样,讨好小嫂子,可比讨好谈参谋长来的轻松。

    “等等,记得找把软一点,舒服一点的椅子!”小刘出门之前,谈逸泽还不忘嘱咐着。

    “知道了,谈参谋长!”小刘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了办公室的门口。

    “好了兮兮,你到这边先坐着吧。”在小刘消失之后,谈逸泽又赶紧扶着顾念兮坐到了自己的位置前。

    虽然答应让她跟过来呆一天,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小东西的身子骨本来就不是很好,已经让他够担心的了。现在她的小肚子里还有个小小的东西,这更让谈逸泽提心吊胆。

    他知道她最近一坐车就头晕,所以这一路过来也尽量放慢了速度。可一下车,她的脸色还是跟白纸没有什么区别。

    这,可实实在在让谈某人揪心了一把。

    扶着顾念兮坐到自己的椅子上,让她休息一下之后,谈某人又赶紧到饮水机边取来了水,试了试水温,不冷不热可以入口之后,谈逸泽才敢递到她的手上。

    “来,先喝点水。”椅子被顾念兮霸占了去,谈某人只好半蹲在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生怕这小东西,又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还难受么?”他将自己的大掌搁在她的小肚子上,连头也蹭了过去。

    军帽在到了这边的时候,谈逸泽就已经挂在了衣架上。

    此刻露出来的那几寸平头,就那样搁在顾念兮的小肚子上,左蹭蹭,又听听。看样子,像是准备用他的脑子感受出个什么来。

    顾念兮今天是穿着一身白色的雪纺连衣裙。现在是初秋,天气刚好,不冷不热的。一身长袖连衣裙,就很好。不过这会儿顾念兮怀孕才一个月多几天,根本看不出什么的。一身连衣裙的她,看上去和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没什么区别。

    所以带她来军区,谈逸泽一直都跟那些兵蛋子强调,这是他们的嫂子。也是担心,这小东西看起来和那些兵蛋子差不多的年纪,正是枝繁叶茂,蠢蠢欲动的年华。要是他们一个不小心,又将心思落在他的小东西的身上,这可不好。

    虽然谈逸泽是绝对有信心,将他家的小东西栓的紧紧的。可自家小东西被人惦记的感觉,非常不好!

    就像每一次看到楚东篱对自家小东西虎视眈眈一样,谈逸泽的心情总会极度不爽。

    想到这的时候,谈逸泽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他是不是该将自家小东西怀孕的事情告诉楚东篱,让那厮的,尽早打消了想要追求他家小东西的念头?

    虽然前几天小东西确认怀孕的时候,他就打电话到d市给顾市长报喜了。

    顾市长也表示,过几天等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就会带着顾念兮的妈妈一并过来看他们。

    这楚东篱是顾家的邻居。

    时常,就到顾家去串门。

    谈逸泽上一次到d市顾家做客的时候,就撞见了好几回。

    而且每一次撞见,这楚东篱进了顾家都跟进了自己家门似的。无论什么东西,他都能自个儿找到。而且也一点都不将自己当成外人。

    这一点,谈逸泽自然也不难看出,这楚东篱到顾家串门,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以他们两家这样的交情,楚东篱怕是早已知道这小东西早已怀孕的事情了吧?

    谈逸泽几乎可以想到,这楚东篱知道小东西怀上他谈逸泽的种的时候,脸上那多姿多彩的表情。

    不过就算他知道,谈逸泽也想要打电话,亲自给他道道喜。

    这就是正面交锋,和侧面交锋的区别。

    这楚东篱的心,恐怕早在顾家得知顾念兮怀孕的时候,就已经摔碎了。

    要是被他谈逸泽这亲自上门挑衅,估计是要撕成碎片了。

    不过这成了碎片才好!

    这样,楚东篱今后的心思,估计也会安分了。

    打定了这主意,谈某人便开始计划着,今晚该挑什么时间点,给楚东篱送上这个“惊喜”比较好。

    想着这楚某人可能吃瘪的表情,谈逸泽的心里是止不住的欢喜。

    靠在顾念兮的小肚子上的脸,也勾起了满满的笑意。

    “老公,你蹭了,痒!”顾念兮推了推谈某人那二寸平头。最近谈某人谈某人的头发刚刚剪过,又短又刺的。她身上这件雪纺,根本抵挡不了这谈某人的脑门带刺。

    “你懂什么,我这是在跟小小东西交流!”谈某人继续乱蹭着。

    “可你要交流也不能这么刺着吧,要是把他给刺坏了怎么办?”顾念兮无非是抱着开玩笑的心里。这谈参谋长的小刺头和孩子还隔着不知道多少层皮制组织呢,又怎么可能会刺到孩子呢?

    可没有到这一个玩笑,倒是真让谈参谋长的恶劣行径打住了。

    这会儿,谈某人已经将头挪开了。

    一双黑色的眼眸,一直瞅着她的小肚子看,生怕自己刚刚的行为,真的会刺到他们的宝宝一样。

    “老公啊,不要总是拉着脸成不?你看刚刚小刘给被你吓坏了。”看着谈某人这副专注的样子,顾念兮索性倾身上前,拽着谈某人的两个耳朵。

    不过,不是狠狠的掐的那种,看上去倒是有种抓着玩的嫌疑。

    “那是他活该,谁让他吓坏了你?要我说,刚刚让他出去给你找椅子来,还算是便宜了他。”谈某人鼻孔朝天,显而易见他的心里到现在还有多么的不甘愿。

    于是,某个小东西很识相的打住了这个话题,转言道:“老公,你在这边工作,除了小刘,还和谁常在一起?”

    “怎么,想要查我的岗了?”谈逸泽被撤了耳朵,非但没有恼,反而有些乐呵呵的笑着。

    这一幕要是被小刘瞅到,绝对又是天雷勾地火。

    谁能想到,在外面不怒自威,办事绝对秉公,对兵蛋子们的要求也是最为严格的谈逸泽,竟然被人拽了耳朵还能笑的这么屁颠屁颠的?

    “没有,就是好奇。”而且,这是她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

    顾念兮其实就是抱定了主意,想要看看谈逸泽到底都有些什么人。

    “好奇什么呢?这里头都是兵蛋子,我还能和谁好了去?”

    “也就是说,除了小刘你也没有和什么人好,对不?”顾念兮又追问着。

    可小刘,看上去也不像是会做这些事情的人。

    再说了,这小刘据说都跟在谈参谋长身边好几年了。要是小刘真的是坏人的话,以自家谈参谋长的聪明,还会察觉不到么?

    “差不多就这样!”谈逸泽似乎没有将顾念兮的这些问题放在心上,只是一个劲的给顾念兮按摩着,想要让她舒坦些。

    而顾念兮也在这之后,陷入了沉思。

    不是小刘,那会是什么人?

    会是什么人,想要挑拨她和谈参谋长的关系?

    会是什么人,想要对她家谈参谋长不利呢?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稥港,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也是目前商业和金融业繁荣最为繁荣的地区之一。

    到这城市来旅游,经商的人,每天络绎不绝。

    而在这样寸土如寸金的地方,能拥有这样的豪华度假别墅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而凌二爷,却是这极少数人之一。

    这地方,每年他都会过来。

    因为凌氏其实有很多子公司,都在这边。

    每年需要他过来亲自谈的合作案,也不在少数。

    而且,也习惯性的会带上一两个女人,到这边。不过这些女人一般都不是用来陪自己的,而是陪那些合作商的。

    今年,他照样带着两个。

    一个是这阵子被娱乐新闻风评为“荧屏玉女”林志淋,另一个则是新出道的嫩模,至于名字凌二爷现在还记不住。

    这些女人,其实都是最近和他频频出现在娱乐报纸上的人。

    他是翩翩公子哥,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再加上他*的手段也高,情场上的老手的同时,他还是一个商人,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商人。

    他之所以最近和这两个女人打的火热,还让他们的新闻不时出现在电视上,无非为了达到某种目的。

    对那些女人,他拿捏的恰到好处。

    让那些女人感觉到适度的被宠着爱着,继而愿意为他赴汤蹈火。

    到时候带着这样的女人出现在那些合作商的面前,要是他们有其他龌龊的要求的话,她们也会甘愿为他凌宸献身。而且,还是不用花一毛钱的那种。

    至于他这次过来不带苏悠悠的原因,一来是因为他和凌母的约定,暂且不要在外面面前公开苏悠悠的身份;二来则是出自他自己的私心。

    苏悠悠那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性子,本来就不适合出现在这样阿谀我诈的商场上。再者,凌二爷也不喜欢,让苏悠悠出现在那些老男人的面前。

    同样身为男人的凌二爷当然知道,身材火辣而且打扮也追逐潮流的苏悠悠,自然也是男人猎艳的目标。

    他可不想让他的苏小妞,被别人惦记在心里。

    只是站在落地窗前,面对这个城市,他忽然好想他的苏小妞。

    不知道,现在的她会在做什么?

    凌二爷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

    现在是傍晚五点,这个时间不会有什么手术,而苏悠悠也还没有到交班的时间。这个时间,正好可以给他和苏小妞聊一聊。

    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凌二爷立马就给苏小妞打了一通电话。

    可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的,却不是他家苏小妞那好听的声音。

    而是,那个前篇不变,没有一丝感情,没有一丝温度的女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苏小妞关机了?

    难道,她手机没电了?

    可前一阵子他不是专门从德国给那丫头订购了一个超长待机时间的手机么?

    难道,这两天她又用回她那只万能的国产还外带跑马灯功能的手机了?

    和苏悠悠结婚大半年时间之后,凌二爷也摸清楚了苏小妞的习性。

    这丫头,其实还挺念旧的。

    例如她不喜欢穿他给她从巴黎订购的那些名牌,而是喜欢穿她自己买的那些地摊货。她不喜欢他给她从这边买的进口化妆品,而是喜欢用她商场大打折——水乳液全套组合仅需39。9的白鸟灵组合。当然还有她那个接听不用按免提,就比人家按了免提还要高出多少音倍的国产机中的战斗机!

    想着苏悠悠的那些小习惯,凌宸最终收回了手机。大概,那丫头的手机没电了。还是等今晚睡觉之前,再给那丫头打电话吧。

    可等到那天晚上,凌二爷还是没能从电话里,听到自己思念了一整天的声音。

    回答他的,还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这该死的苏小妞,难道不知道这手机的基本功能,是用来打电话的么?难道她又用它拿出看什么无聊的Bl限制级大片?

    一定是!

    最近每天晚上睡觉之前,苏小妞都好上这一口。

    要不是每天都被他压着去睡觉,还指不定要看到多晚呢!

    现在他不在家好好的看管着,估计这丫头还真的每日每夜的看那些低俗产物。

    看起来,最近这文化市场,是该好好的规划一下了。

    谈逸泽的表舅好像就是管这方面的,看来最近这阵子,他是该找他表舅聊一聊了。

    想到这,凌二爷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将自己的手机往床上一摔,睡觉去了。

    可本来想要在第二天一大早给苏小妞打一通电话的他,却又因为合作方突然提出合同的某些地方想要修改,还有想要商谈一下这一次合作的某些细节问题,而耽搁了。

    往年,凌二爷都会在这个地方呆上好半个月。

    将这些合作方都谈好,然后再回到家。

    可今天,原本半个月的行程却被他缩短成了五天。原因就在于,其实他还是放不下,那个一个人呆在凌家的苏小妞。

    但这缩短下来的五天时间,自然忙的他快要发疯。

    这边的合作案才谈好,另一边又要紧跟上。

    所以,通常他这边的合作案才签下,又要赶着去另一个酒店,和另一群人谈其他的合作问题。

    等到他今天忙完了回到别墅,想要给苏小妞打电话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到了凌晨。

    而这样的时间点,苏小妞恐怕早已抱着她的毛绒娃娃睡着了。

    于是,第二天的晚上,凌二爷有一次泄愤的将自己的手机摔在一旁,睡觉了。

    一直到了第三天的傍晚,趁着赶往下一个合作方的宴请的酒楼的时候,凌二爷赶紧往苏小妞的手机拨了电话。

    可这一次传来的,又是那个千篇一律的女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那一刻,凌二爷的心慌了。

    这么长的时间,苏小妞的手机难道都是关机的?

    那她,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凌二爷即便再怎么不甘愿,也还是将电话拨给了这会儿可能在家的凌母。

    “妈,您在家吧!”

    “在啊,你这孩子,都去了那边那么多天了,才想着给你妈打电话啊!”凌母一听是凌二爷的电话,别提多高兴了。

    这凌二爷可是她三十好几的时候才生下来的。

    不仅是凌老爷子,还是他的爸爸,都将他捧在心尖。

    当然,对她也一样。

    从小到大,几乎是凌宸想要的,她都会尽量的满足。

    可这也就早就了这个孩子不听管教的性子。

    只要他想要的,他非得到手不可。

    对苏小妞也是,一旦他凌二爷对上眼,他就非拽在手里不可。

    正因为清楚自家孩子的脾气,所以他想要娶凌家怎么也不可能接受的苏悠悠的时候,他们也只好随了他。

    只不过,他们会在凌宸他们的婚后,尽可能的制造出一些事端来,让他们自行分开。

    而现在,成功就在眼前。

    想到这两天,苏悠悠还真的没有回过凌宅里,凌母就是止不住的高兴。

    而凌宸,自从自己开始反对他们的婚事之后,就没有怎么和自己亲热过。今天,竟然也主动打电话给自己,这是不是也就证明了,这两人离婚的事情总算有点眉目了?

    想到这,凌母脸上的笑容,堆积的满满的。

    只不过,凌母没有想到的是,在简短的问候了她一声之后,凌宸便将话题转向了其他,而对象还是她最讨厌的苏悠悠。

    “妈,您在家帮我上楼去看悠悠在做什么,成么?”今天应该是苏悠悠的休息日,才对!

    而且,最近他还特意和苏悠悠所在的医院的院长打过招呼,不准他让苏悠悠下班之后去充当护士,帮人打针什么的。

    在经过这一番嘱咐之后,凌宸相信那家医院的院长再怎么胆大包天,也不敢违抗他凌宸才对。

    继而,顾念兮现在怀孕了,以他们谈老大的性子,上一次差一点因为苏悠悠,他们家的宝贝心肝就差点发生了意外,再加上现在还怀着身孕,他也不可能让顾念兮和苏悠悠单独呆在一起。逛街什么的,也更不可能了。

    而苏悠悠在这个城市的朋友也没有多少,所以基本上排除了几个之后,凌宸便断定苏悠悠现在应该是呆在家里的。

    其实,凌宸也知道,他刻意打电话到母亲的手机上找苏悠悠,多少会让母亲不高兴的。

    可现在的他,真的顾不上那么多了。

    他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的听到苏悠悠的声音了,他真怕她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现在,也只有苏悠悠的声音,才能让他那颗不安的心,停下来。这样,他才有心情处理好其他的事情。

    而满怀期待的凌宸没有想到,这话之后竟然又让凌母怒意大发了。

    “你这个混小子,我养了你三十几年,你倒好,娶了媳妇忘了娘?”孩子是自己带大的,看到自己养大的孩子现在被另一个女人霸占着,而且开口闭口都是她的名字,凌母不乐意了。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两三天都没有联系上悠悠了,我担心!”电话里,凌宸试图解释着什么。

    “你两三天没有和她联系,你就担心她了。那你两三天都没有见过我,你怎么不担心我?到底是我生的你,还是那个女人生下的你?”凌母越听越来气了。

    看这孩子还对那女人这么在乎,看样子要指望他自己和苏悠悠分手,是不可能的。

    不过苏悠悠既然已经两天没有和凌宸联系,也没有回到凌宅来,这是不是也就说明了,苏悠悠这回是打定了主意,真的想要和他们的小宸分开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凌母觉得自己应该“推波助澜”一下!

    想到这,凌母那双和凌宸有几分相似的黑色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阴冷……

    “妈,我现在没什么心情和您辩驳这些,您就快点把电话拿给悠悠吧!等我和她说上话之后,我再好好的和您解释一下,行不?”对苏悠悠的担心,已经超越了一切。至于凌母说的那些,事实上现在他只是左耳进右耳出,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过。

    而凌宸的这个心思,凌母也像是早已察觉到了似的,当即微眯了眼睛,道:“好你个混小子,枉费我养了你这么多年。和我说话没有心情,和那个贱人倒是有心情?”

    “妈,我不许你这么喊她!”

    凌宸也不肯让步。

    “我就要这么喊。”凌母是刻意而为之。

    而这话,也让电话那端的凌宸极为恼怒。

    到底,苏悠悠还是他的媳妇。

    他是绝对不会容忍谁这么称呼她的。

    所以,凌宸的语气变得有些不耐烦:“妈,您怎么可以这样喊你的儿媳妇,说出去不怕丢人么?”

    “我可从来没敢承认那样的女人是我的儿媳妇!”这是她一直以来的心里话,只不过碍于凌宸,不好说出口罢了。

    “那什么样的女人,您才会承认是您的儿媳妇?难道,还非得跟您一样,喜欢跟整个世界作对?”凌宸的语调也不善,毕竟他也是有底线的。

    他的人,岂能容忍人侮辱了去?

    凌母听到凌宸竟然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自然气的怒发冲冠。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拆散了他和苏悠悠。

    所以,她按捺住了自己所有的火气,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无需你这小子来评判。但我知道,在你出差之后,整整两天彻夜不归的女人,是绝对没有资格当我们凌家的儿媳妇的!”

    而这一句话,自然也在凌二爷的心里炸开了锅。

    整整两天彻夜不归的女人?

    这也就是说,苏悠悠已经两天都没有回过家了?

    “妈,你没有说假话吧?”

    “我需要说假话么?不信你可以自己回来,亲自问一问她,到底是不是整整两天都没有回来过了!”这是既定的事实,凌母认为她无需多跟凌宸辩驳。

    “悠悠……真的两天没有回家了?”

    而这两天的时间里,他给她打的电话也不通。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凌二爷感觉自己的背脊凉飕飕的。甚至连握着的手机,也快要因为自己的不安,而掉下来……

    “妈,您是不是说了悠悠什么了?”

    “我说她什么?我哪里敢?我这儿媳妇,可不有你这样没心没肺的儿子宠着么?我稍稍惹她不开心,我还要让着她几分呢!你以为,我还敢说她什么?”凌宸没有看见那天的气氛,凌母自然也不会傻到去捅破。

    不然依照她儿子这个火爆的脾气,还不得将整个凌家都给拆了?

    至于她现在所做的,就是要让凌宸而苏悠悠的误会,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就成。

    到时候,她就坐享其成,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分手就好了。

    “妈,不说了。我现在还有事情。”他要去找苏悠悠,要确定那丫头有没有事。

    “唉?等等,我还有事情想要和你说呢?前两天你温伯伯……”温伯伯有意思想要将你和他家的宝贝女儿凑成一对。

    就是上一次,凌宸带着出现在sh国际举办的慈善晚宴上的那位女的。

    凌母和凌父,其实也是这个意思。

    温家的钱虽然不是很多。但好就好在,这温家的老爷子,还是现在京城里的大人物。要是凌宸能娶到温家的宝贝孙女的话,将来的凌氏一定会上另一个台阶。

    这也是,为什么凌母会和凌宸约定,不准在外人的面前公布他和苏悠悠的关系的原因。

    这样,在满足了凌宸和苏悠悠厮混的同时,她还能明目张胆的为自己的儿子找自己对眼的媳妇。

    这次苏悠悠主动提出会离婚,也让她觉得,自己的如意算盘快要实现了。

    只是凌母没有想到,自己本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和凌宸说说这一回事,电话却被凌宸给扣死了。

    “喂,宸儿?”

    “宸儿?”

    连喊了两声,凌母有些泄气。

    不过现在这局面已经搅成了这样,她也不用担心,这苏悠悠还有什么机会,死灰复燃了。

    而同个时段,扣断电话的凌宸也立马拨打电话给了顾念兮。

    会不会,是苏悠悠最近觉得在凌家住的有些不习惯,所以找顾念兮去了?

    没有结婚前的那个二手公寓,已经被苏悠悠变卖成自己的嫁妆了。

    她,自然是不可能回到那个地方的。

    所以凌宸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顾念兮。

    而电话,很快就接听了。

    只是,接电话的,并不是顾念兮。而是谈家的帮佣刘嫂。

    “喂,这里是顾念兮的手机么?”

    “是,不过兮兮和参谋长出去了。”因为顾念兮怀孕了,谈逸泽不怎么喜欢她用手机。所以一般的时候,顾念兮的手机都不会带在身边。

    “您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先说,等她回来了,我告诉她。到时候,让她给你回电话!”

    “刘嫂,我是凌二!”

    “哟,原来是凌二爷。”

    “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这两天悠悠有没有到家里找过小嫂子?”苏悠悠要是出现过,以她的那个大嗓门,刘嫂一定会注意到的。

    “没有啊,这两天兮兮都缠着要小泽带她去上班,所以一般都不会在家里!”顾念兮一直都急着找寻想要破坏她和她家谈参谋长感情的元凶。

    “好,我知道了。”说完,凌二爷立马挂断了电话。

    小嫂子每一天都跟在谈老大的身边,这也就说明了,苏悠悠根本不可能呆在他们家了!

    那苏悠悠,你到底在什么地方?

    “凌二爷,酒店到了!”挂断电话的时候,前座上的伺机开了口。

    凌宸抬眼一望,金碧辉煌的大酒店……

    即便是晚上,这里依旧如同白天一样的光亮。

    能在这里邀请自己,这也就是说明了,这一次合作方有多么的重视和凌氏的合作,也说明这家公司的实力。可想而知,这份合同一定能谈得成。而且,收入可观。

    可一想到苏小妞……

    “小韩,给我订回去的机票!”

    他,还是放不下她!

    “凌二爷,咱这几天还有很重要的任务呢!再说了,今晚上这合同已经差不多了……”被称为小韩的年轻人坐在副驾驶座上。

    一听到凌二爷的这话,还以为他在说笑,便絮絮叨叨的说着。

    可没有想到,迎来的会是凌二爷的一句咆哮:“我让你他妈的去给我订机票,越开越好,你到底听到了没有?”

    他这低沉而爆发力十足的咆哮声,竟比狮子的怒吼还要可怕。

    当下,小韩赶紧道:“好好好,我立马去订机票。”

    其实,小韩也摸不清为什么凌二爷突然放下几十亿的合作案,要匆匆的赶回去。要换成是他,他才不管什么事情,一定要签下这份合同!

    可人家凌二爷都已经做了这样的决定了,他也不敢违背。

    要是惹怒了这凌二爷,可比惹怒了阎王爷还要恐怖。

    所以,小韩也顾不上其他,赶紧掏出了手机,向各大航空公司询问最近一般飞回去的飞机航班……

    至于凌宸,对于小韩和司机的反映,视而不见。

    他的心里只剩下一个,他的苏小妞到底上哪里去了。

    望着窗外那迷人霓虹灯闪烁的城市夜景,凌二爷的心里在呐喊着:苏小妞,等我……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老东西,人家不想吃这鸡蛋!”又是一天的中午,顾念兮这声柔柔的嗓音在某个军区的办公室响起。

    最近几天,顾念兮死活缠着谈逸泽不放。现在,这办公室里都堆积着她好些日用品了。

    像是什么小外套,还是纸巾之类的,已经霸占了谈逸泽大半张办公桌了。

    而现在最让人头疼的,就是她连午饭都要在这里解决。

    可这毕竟是谈某人的心肝,他说重一句话都舍不得,更不用说是拒绝她这要求了。

    所以,只要是顾念兮想要的,他都尽力满足着。

    这不,顾念兮想在这里吃饭,他就让小刘在下班的时候出去外面帮她买一份。至于菜单,则是谈逸泽自己亲自开出来的。

    不过最让谈某人懊恼的,就是这个时候。

    顾念兮撒娇的喊他老东西,他自然也不会不回应。

    可憋屈的是,身后小刘一直憋着笑,还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颤抖着。那无声的笑好像在嘲笑着谈逸泽:好个“老东西”啊,谈参谋长!你这么老了,也不觉得羞羞人?

    ------题外话------

    苏悠悠的宫外孕,其实之前有伏笔的,可以找得到。握爪~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