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81章 她,注定是我的!

    “不行,这鸡蛋比较有营养,你现在都瘦的跟排骨没有什么区别了。赶紧给我吃进去,这是军令。”谈某人努力的无视着身侧那个一直憋着笑,憋的有些抽搐的小刘,自顾自的和自家的小东西这么说着。

    人家都说怀了孩子,女人的身材就跟吹气球没有什么区别。

    可他家的小东西倒好,自从怀孕之后,她几乎就没有什么东西爱吃的,这原本还有几两肉肉的小身子,现在迅速的瘦了下来。每天晚上环着她的小蛮腰睡觉,谈逸泽还真的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一个不小心就将她的小腰给弄断了。

    特别是她的小脸蛋,整个尖的只剩下一条缝,原本那双眼睛就大,现在瘦下来,整张脸就都只看到眼睛了。

    每每一看到这小脸,谈逸泽的心里就说不出的疼。

    所以每天只要一上餐桌,谈逸泽就会想方设法的让她多吃点东西。

    可现在,小东西又开始闹了。

    自从怀孕之后,小东西一看到自己不想吃的东西,就会开始闹别扭了。

    就像现在一样。

    “人家不吃!”某个耍赖的小东西已经开始将她饭盒里的鸡蛋给挑出来。

    怀孕之后,这些看上去以前还算爱吃的东西,现在她却都吃不下了。

    相反的,那些酸的要命,以前打死她都不会吃下一点的,她却爱吃极了。就像每一次谈参谋长下班回家给自己带的野果子软膏,那东西也酸。要是换成以前,顾念兮是绝对不会吃一个的。

    可现在倒好,一遇到那些东西,她就跟巴不得将东西吃个底朝天。

    再者,她还爱吃酸李子。

    上一次谈逸南给她带回来之后,她也喜欢上了。

    不过那几个李子她只吃了一个,就都被谈参谋长趁着她去上洗手间的功夫给吃的一个都不剩。

    顾念兮当时还纳闷着,这她家的谈参谋长不是最不爱吃这些酸酸的东西么?

    怎么那天,就那么饥不择食呢?

    难道,他突然转性,喜欢上了?

    可瞅着,又不像。因为她家谈参谋长吃完那几个李子之后,眉心始终都是紧皱着的。特别是吃饭的时候,他的眉也皱成了一团。看样子,是被酸的牙齿发软了!这感觉顾念兮吃太多软膏的时候也有过,牙齿软软的,然后非常难受。

    看样子,谈参谋长是真的不怎么喜欢这酸酸的东西。

    不过他为什么突然会将所有的李子吃下呢?

    这一点顾念兮实在想不通。

    不过在第二天的时候,谈某人也买回了一袋李子给她。

    顾念兮还以为,他也喜欢吃这个。所以洗的时候,顺便被他也拿了一个。

    可当她将李子送到谈参谋长面前的时候,男人直接别开了脸,然后表示他再也不吃李子了!

    看到这,顾念兮算是明白了。

    敢情,她家的老东西是不喜欢她吃谈逸南送的东西?

    所以,他才将那些酸酸的李子都给吃了。然后再自己买些,送给她。

    看着谈某人盯着她吃的那个李子眉头皱成毛毛虫的样子,顾念兮笑了。

    她家的老男人,还真是霸道。

    除了他买的东西,他还真的不喜欢让它们出现在她顾念兮的失业范围内。就算是食物,也不行。

    这样霸道的老男人,有时候会让顾念兮觉得心窝里暖暖的。

    不过也有时候会让顾念兮顿时感觉压力山大。

    就像,现在一样……

    她一看到鸡蛋,胃里都一阵翻滚。

    可这老男人却一定要强迫着她吃下去。

    她知道,谈逸泽这是为她好。可她,是真的吃不下。

    “不吃也要吃。你说说你从早上到现在都吃了什么东西了?连一点有营养的东西都没有吃进去。这样,别说是宝宝,就连你自己都受不了,好不好?”谈某人的脸上挂着怒色,甚至连薄唇也绷得紧紧的。

    那若有似无的寒气,也从男人的周身蔓延出来。让人无端的觉得,周围的温度好像一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看到谈逸泽的这个架势,连站在不远处的小刘都有些后怕了。

    这谈参谋长,该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

    这男人,生气起来可不好。

    小刘可是跟在谈逸泽身边好些年了,自然知道这男人要是真的发起火来,估计连这个办公室都能给掀了。

    这小嫂子的小身子骨,怎能招架的住?

    想到这,小刘突然在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该上前,拦着暴怒了的谈参谋长。

    免得,这谈参谋长生气了会将嫂子给打坏的。

    虽然他小刘也非常害怕谈参谋长,可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瞅着小嫂子丧命在他的面前吧?

    “呜呜……老东西你真的不疼人家了。你嫌弃人家怀孕了,嫌弃人家吃不下东西不好看了。呜呜……”就在小刘犹豫着自己该不该上前,阻止可能上演的一出家庭暴力的时候,坐在谈某人对面的女人竟然丢下了筷子,揉着眼睛呜咽了下来。

    而看到这,小刘越是提心吊胆了。

    这谈参谋长生气的时候,是最讨厌什么人在他的面前哭的。

    还记得前一段时间,有个新兵训练。

    当时,男女兵是在一个地方培训,当天晚上突然有紧急情况,且是因为一个小兵触发的。当时谈逸泽发了怒,而一个没有胆量的新女兵就当场在那里吓哭了。

    可这谈参谋长是一点怜香惜玉的感情都没有。

    当即他就说了:“这里是部队,不是你的家,不是供你撒娇抹眼泪的地方。如果你是要来抹眼泪的话,那就请你打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

    所有人以为,谈逸泽的话只不过是一时的怒意,可第二天他还真的让那个女兵走人了。至此之后,所有的人都知道,谈参谋长向来是说一不二的。还有女兵也都知道,这谈参谋长是最讨厌眼泪的。所以就算又再大的委屈,再多的泪水,也不敢当着谈逸泽的面落泪。

    正因为知道这些,所以小刘在看到小嫂子竟然在谈参谋长生气的时候落泪,更担心了。

    这小嫂子,现在不摆明了是在惹火烧身么?

    这谈参谋长明显处于盛怒中,她这一抹泪,简直就是在火上浇油啊!

    可就在小刘即将准备出手,打断谈参谋长可能出现的暴力行径的时候,就看到谈逸泽那张明显刚刚已经僵住了的俊颜,竟然在这个时候缓和了下来。

    甚至,连同他周身的怒意,也全然消失不见了。

    而就在小刘还看不懂这个画面的转换的时候,就看到谈逸泽已经慢步上前,环住了顾念兮的双肩,然后用着小刘所没有设想过的温柔声调,在女人的耳际呢喃着这么一句:

    “小东西,我哪有嫌弃你的?”

    “呜呜,老东西你有,你就有……”

    她的声音里,还带着抽噎。只是她的脑袋一直耷拉着,前额那过长的刘海挡住了她的小脸,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只是光听着那些抽噎声,就能引起一个男人前所未有的保护欲。

    “胡说,你在什么地方瞅到我有讨厌你的行径?”他谈逸泽都将她当成八辈祖宗了。捧在手心上,搁在心窝里都觉得还不够。

    要不然,刚刚他原本那么大的怒意,又怎么可能因为她而平复下来。

    甚至,这么快的转变了脸色,好言好语的哄着她?

    “你有,你欺负人家,你还逼着人家吃鸡蛋……”女人用着呜咽的嗓音,一字一句的诉说着谈逸泽的罪责。

    而男人的嘴角上,从始至终只是挂着无奈的弧度。然后,安静的倾听着。

    时不时的,还轻拍着她的背部,帮她顺气。

    “好好好,不吃鸡蛋就不吃鸡蛋,不过今晚回家你要给我多吃一点东西,好不好?”一个鸡蛋把她逼成这样,他还真舍不得。

    也罢,老胡说了,如果真的营养跟不上的话,到时候到医院去挂营养液好了。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她的心情。

    谈某人可舍不得,因为一个鸡蛋,将他家的小东西搅和的那么不开心。

    “你要将人家饭里的鸡蛋都给挑走。”某个不知足的小东西依旧提着要求。

    只是谁也没有瞅见,在听到谈某人的妥协的时候,女人那隐藏在阴影下的小嘴上,一抹阴谋得逞的坏笑……

    “好好好,都将鸡蛋挑走。”说着,谈某人果然扳过她的饭盒,将里面的炒蛋都给挑出来吃了。等到饭里的鸡蛋都挑得干净之后,这才将饭盒递回到顾念兮的手上。

    “来,鸡蛋都被我吃了!”

    看到这,小刘已经满脸抽搐了。

    没想到,向来在其他人的面前铁血无情的谈某人,宠起老婆来,竟然宠到了这样的程度,以前他的那些什么原则,好像都被他抛到脑后了。

    只是,小刘没有想到的是,更为惊悚的一幕紧接着发生了。

    就在谈逸泽将饭盒里的炒蛋全都给挑走,吃下之后,某个女人便兴高采烈的接过他递来的饭盒,吃的一脸兴高采烈。那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珠子,哪一点看上去像是刚刚哭过的人儿有的!

    这很明显,他们家谈参谋长被耍了!

    耍了谈参谋长,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至于谈参谋长会不会看出来,小刘相信,他们的谈参谋长的眼睛是雪亮的。再说了,小嫂子那演技,也实在有些烂的。

    这么明显,要是不被抽出来,还真的挺难的。

    眼下,小刘的戒备再一次提高到了最高级别。

    要是谈逸泽一发现自己被耍了,动了怒想要对小嫂子动手的话,他也好招呼几下。虽然他是绝对打不过谈参谋长的,但好歹也能挽救小嫂子和她肚子里的宝宝吧?

    但再一次出乎小刘预料的,谈参谋长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

    看到小嫂子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他的嘴角也弯了弯。

    这期间,他发现了小嫂子多吃了几个黄豆,索性连自己饭盒里的黄豆都拨给了她。

    “老东西,谢谢你……”或许是吃的很开心,小嫂子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们身后还站着他小刘,也或许小嫂子没有意识到,她还吃着饭,小嘴上还有些油滋滋的,她竟然在谈参谋长将所有的黄豆都播给了她之后,主动亲了谈参谋长的脸颊一下……

    顿时,小刘满脸的黑线。

    这之前,谈参谋长的一番举动,可以说谈参谋长是被爱情的眼屎给蒙蔽了双眼。所以他看不到小嫂子在他发怒的时候竟然挤眼泪,这种摆明了火上浇油的举动,所以他也看不到,这小嫂子明明是假哭,耍着他谈逸泽玩的可恨行径。

    但这一次,她摆明着将嘴上的油光都蹭到谈参谋长的脸上了。这下,谈参谋长总该感觉到了吧?

    可即便小嫂子的行径已经明目张胆到了如此的行径,谈参谋长依旧乐呵呵的笑着。像是只感觉到了小嫂子的吻,没有感觉到脸上的油光……

    这样的谈参谋长,一点也没有了往日在操练场上的霸气。看着这样的谈参谋长,小刘觉得这一点都不像是他们以前印象中那个生命中除了操练,其他什么都不是的男人了。但这样的谈逸泽,却多出了一股子平和,多出了一股子人气……

    也许,这都是小嫂子的功劳吧!

    想到这的时候,小刘转眼看了一下正忙着吃饭的小女人。这一眼,又让他的嘴角猛抽。

    敢情,这小嫂子是将他们谈参谋长当成了垃圾回收站了吧?

    不想吃的东西,她一下下的往谈参谋长的碗里拨,喜欢吃的,就死皮赖脸的从谈参谋长的碗里带走……

    正当小刘在心里怒骂顾念兮这个无耻的小坏蛋的时候,那个清冷的男音再一次响起:

    “小刘,看够了没有?”

    虾米?

    谈参谋长这是在说什么?

    小刘有些无措的看向男人。

    “我问你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给我出去。”谈某人的脸色又一蹦,证明着他的不悦。

    “这……”其实,小刘想说,他还看不够的。

    看不够小嫂子这个无耻的小坏蛋能坏到什么样的程度,更看不够,这谈参谋长到底宠妻宠到怎样的木有下限!

    可谈某人说了:“若是看不够,就到操场上多跑几圈,一直跑到午结束!”这样,他再充沛的体力,也都消耗的一干二净。再也没有什么心思,来管他谈逸泽和他家小东西的事情!

    当下,谈某人摆明了要责罚小刘,小刘自然摆出了一副苦瓜脸表明:自己刚刚绝对不是在好奇谈参谋长和参谋长夫人的相处,而是在帮忙谈参谋长暗中监督,他有没有受了委屈。

    谈逸泽脸一横表明:我家小东西很善解人意,我没有受到任何非人待遇。

    小刘一怒,暗示到:有,我刚刚看到了。小嫂子就在糊弄你!

    可谈某人脸一撇:绝对没有,就算有,咱也是心甘情愿的受着。

    谁让,她是他谈逸泽捧在心尖上的宝贝。

    面对谈某人那一脸没心没肺,唯有小嫂子独尊的表情,小刘越是想要消减一下谈某人的锐气。当下,他又用眼神暗示谈参谋长:小嫂子还将你当成了垃圾回收站!

    而谈某人头一扫,连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就朝小刘牛气冲冲的哼了哼:这是我老婆,我甘心情愿的给她当垃圾桶,干你鸟事?

    这回,小刘算是悟出了一个道理。

    他们的谈参谋长,现在就是一活脱脱的妻奴。所以他的双眼,都被眼屎给蒙蔽了,看不到小嫂子的那些恶劣行径。

    “小刘,看来最近给你的任务还真的有点少了,整个人都变得懒散了。这样吧,为了提高你的作战水平,我决定在这阵子的午休时间特意为你开辟一个锻炼身体的好机会,从今天开始执行,现在就到操场上侯着!”小刘这才转身想要离开,这就听到谈某人不咸不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当下,小刘算是明白了,什么提高作战水平什么的,都是借口。这谈某人,现在摆明了就是在报复他小刘刚刚说了小嫂子的坏话!

    “谈参谋长,我那个什么的,最近身体虚着,不适合这样的项目……”小刘讨好的眨眼。

    “正因为身子骨虚才需要锻炼,现在就赶紧跑步过去吧。那边小陈他们,也在锻炼身体呢!”谈某人大掌一挥,表示这事情没得商量。

    这下,小刘的一张脸还真的彻底的垮了下来。

    谁刚刚还说这谈参谋长最近变得平和,有人情味来着?

    拖出去,xx一百遍!

    “等等!”就在小刘悲催的转身,即将离开之际,又听到了男人这么说。当下,原本已经黯淡下来的双眸又迅速的燃起了光亮,充满期盼的盯着谈逸泽看。可谁知道,从男人的薄唇中就蹦出了这么几个字:“出门之前,将门给带上!”吃完饭就是午休时间,是该让这小丫头睡一下了。当然,不能让人打扰了。

    而谈逸泽的这一番话,也彻底的断绝了小刘的念想。

    当下,小刘只能一脸悲催的离开了。

    临离开这扇门之前,小刘还不忘怒瞪了那个一脸讨好的对着小嫂子笑的谈某人:让你欺负我们,活该一辈子被小嫂子欺负着!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因为这几天顾念兮总喜欢黏在他的身边,所以谈某人最近加班的次数也少了。

    下班的第一时间,谈某人就带着顾念兮回家了。

    对于谈参谋长最近的改变,顾念兮是开心的。起码,他最近多腾出了点时间陪着她和宝宝。

    可顾念兮的眉心,却始终是紧皱着的。

    因为,她还没有找到发短信的那个人。

    埋伏在谈参谋长的身边已经有好几天了,可都没有发现什么踪影。

    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苏悠悠?

    这苏悠悠的脑子里,总有成千上万的古灵精怪想法。

    找她帮忙的话,或许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再说了,顾念兮其实还是瞒担心苏悠悠和凌二他们两人的婚姻的。

    虽然前一阵子,他们是双双到了这谈宅。但顾念兮总感觉,这样的平静只维系在他们的表面。

    因为她也清楚,这丫头的脾气有多冲。

    可自从嫁到了凌家,这苏悠悠变了很多。甚至有时候,顾念兮都感觉,这根本就不是原来的苏悠悠了。

    但即便做到这样,凌二却始终都不肯在外人的面前承认她。

    这对苏悠悠来说,该是多大的伤害?

    苏悠悠没哭,但不代表她不痛。

    而这,也是顾念兮更心疼苏悠悠的地方。

    这苏悠悠都好几天没有消息了,顾念兮自然是担心她的。可当顾念兮正准备给苏悠悠打电话的时候,谈家大门处传来了声响。

    顾念兮本以为,是在外面停车的谈逸泽进门来了,自然也就没有多理会。她找来了自己的手机,坐在沙发上开始找苏悠悠的电话号码,只是当顾念兮准备按下接通键的时候,身侧传来了声响:“念兮……”

    “哟,小叔?什么事情呢!”顾念兮抬头才发现,进门的并不是她家谈参谋长。而是,谈逸南。

    “这是我刚刚路过水果摊的时候看到的,就顺便给你捎过来了。希望,你喜欢!”谈逸南的手上提着一个不是很大,却装扮的非常精致的小水果篮。透过那精美的包装膜,顾念兮可以看到里面除了最近她迷上的酸酸的李子外,还有几种没有看过的水果。

    看样子,应该是进口水果。

    与其说是他刚刚看到顺便捎上的,不如说是他特地找了好些地方找来的。

    “谢谢……”人家都已经送上门了,她再不收下,是不是显得有些矫情了?

    只不过,这些都是酸的东西,过会不知道,她家的老东西会不会又直接泡在醋缸里。

    “念兮,打开吃吧。这些,都挺新鲜的。”见到顾念兮肯接受他的水果篮,谈逸南显得很是兴奋。这会儿,他已经开始跟顾念兮介绍起这些进口水果的名字来。

    “我刚刚吃了你哥买的软膏,肚子还挺饱的。还是等过一会儿想吃,再弄来吃吧!”不然谈某人进门要是看到她的手上还拿着谈逸南送的水果啃,估计又要绷着一张老脸了。

    “那好吧。”说到这的时候,谈逸南在她身侧的沙发落座。看了顾念兮,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不知道沉寂了多久之后,他才又开了口,道:“念兮,我的婚事在下个月初五。”

    谈逸南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哑。

    这哑哑的声线,一点都不像是他谈逸南。

    他们毕竟相恋过两年,谈逸南什么样的声音代表什么样的情绪,顾念兮也清楚一二。

    他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

    这一点,顾念兮自然是听得出来的。

    只是,她却只能假装着自己听不出,然后一脸灿烂的笑道:

    “恭喜你,小叔。”

    他们的恋情,在没有经历花季,就过早的凋零了。

    有些事情错过了,就很难回到原点。

    最关键的,是她已经不想要回到原点。

    所以,既然选择了放下和谈逸南之前的那些,她就只能选择无视这些。

    即便她听得懂,他的不开心,他的不甘愿,她亦只能假装不懂。

    不然,则会伤了他还有自己。更重要的,还有她不想伤害她的谈参谋长……

    “念兮,其实我一点都不想结这个婚。”最终,谈逸南还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气,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顾念兮。

    “我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我……”我想要的只有你一个。若不是爷爷和爸爸总逼着他结婚,他又怎么可能走到今天的这一步?

    “小叔,既然你已经答应下了这门婚事,我希望你也要为你所做的决定负责。不要每一次都因为你的不想,而糟蹋了一个女人。结婚对男人来说,可能只是为了传宗接代。但对于女人来说,是一辈子的精神寄托。我不希望以前的那些,再次上演……”她说的,是她希望结婚之后的谈逸南,不要再像以前一样,明明有了她,却还是招惹了霍思雨。

    她也相信,她所说的这些,谈逸南都听的懂。

    果然,在顾念兮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她看到谈逸南的眼眸迅速的黯淡了下来。

    “我知道,我没有想过要逃避。”说到这的时候,谈逸南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才开了口:“其实念兮,我今天找你说话,无非是想要一个答案。”

    顾念兮抬眸,示意他说下去。

    “我想假设,如果当初我没有招惹霍思雨的话,我们之间是不是会一路走下去?你也会像给大哥孕育孩子一样,为我也孕育一个孩子……”他的语调,有些莫名的卑微。

    视线,依旧眷恋的落在顾念兮的小腹上。

    心爱的女人怀孕了,但怀着的却不是他谈逸南的孩子。这对他来说,该是多么的讽刺?

    再过几天,他谈逸南就要结婚了。

    他也知道,现在问出这些,即便顾念兮给的是个肯定的答案,依旧不能改变什么。

    可他,却还是执拗的想要一个答案。

    一个,能让自己彻底的死心,或是抱憾终身的答案。

    在问出这一番话的时候,谈逸南的视线紧紧的追随在顾念兮的身上,希冀的看着她。

    像是希望这样的眼神,能够改变什么。

    而谈逸南的这一通话,顾念兮是听到了。

    只是,她却没有心情想要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因为她察觉到了,自己背后那股子凉飕飕的冷气。

    这是,她家谈某人醋缸子快要打破的时候的哀怨眼神。

    不要问顾念兮为什么知道,此刻谈参谋长就站在她的身后。她也只能说,这是她的感觉。

    她家老男人就在她的身后,听着另一个男人对她的直白。

    这感觉,说不上得意。

    只是,莫名的安心。

    只要谈参谋长在的地方,她就无需过多的担心。因为她知道,他会保护着她。这,便是她对他的信任。

    她是听到了谈逸南的问话,是感觉到了他的期盼,但她想要看的,是她家老男人的表现。

    她想要知道,她家谈参谋长在看到别的男人这么直白的在他的面前追求他的妻子,他会怎么做?

    只是等了几秒钟的时间,身后依旧是安静一片。

    除了那股子越来越冷的感觉,顾念兮什么也没有听到没有看到。

    难道,谈参谋长听不到,看不到?

    或者对他来说,她顾念兮除了小肚子里怀着的宝宝之外,在他眼中什么都不算?

    所以,谈逸泽才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在他的面前挑衅他的权威?

    随着时间的推移,顾念兮的眼眸也越发的黯淡。

    那股子失落的感觉,就像是迷失在沙漠中,找不到任何水的时候的绝望。

    而在这样的期盼中,谈逸南也变得越发的急躁,他甚至还开了口催促顾念兮道:“念兮,回答我好么?”

    看到这样的谈逸南,顾顾念兮的鼻尖有些酸。

    但不是为他,而是为了身后那个一直都默不作声的男人……

    就在她感觉,自己等到快要绝望的时候,就在她张了张口,说出了一个“我”字的时候,身后的男音突然打断了她想要开口的话。

    男人是这么说的:“不会!”

    斩钉截铁的语调,说是回答,不如说是命令。

    这,才是她的谈参谋长。

    对她,霸道的不可一世的谈参谋长!

    那一刻,顾念兮几乎想要飞奔上前,钻进这男人的怀中。可男人早已先她一步,在她还没有上前的时候,直接拦住了她的腰身,将她紧紧的扣在他的怀中。

    “大哥?”谈逸南没有想到,谈逸泽竟然也会在这里。

    那他刚刚说出的那些话,是不是也被他给听了去?

    看到此刻强势拦着顾念兮的腰,将她禁锢在怀中的谈逸泽,谈逸南觉得这样的一幕分外的刺眼,他的黑眸也渐渐的黯淡了下来。

    “想知道什么答案,问她还不如问我!”谈某人直接忽视了谈逸南眼眸里的悲哀,径自开了口。

    “你又不可能知道她的答案。”谈逸南虽然向来不怎么明着和谈逸泽作对,但这一刻还是不由自主的回了嘴。

    “我是不知道兮兮的答案,但我知道我自己的答案不就行了?”男人听了谈逸南的话之后,勾唇一笑。

    笑容里,倾尽了邪肆。

    在看到谈逸南那没有表情的脸之后,男人又径自开口:“你不就是想要知道,如果当初没有你的前妻搅和出来的那一出怀孕事情,兮兮会不会原谅你,会不会回到你的身边么?”

    听到谈逸泽的这话,谈逸南有些错愕的抬起头。

    他诧异于谈逸泽的语言组织能力,也诧异于他洞察人心事的能力。这样简短的一番话,竟然比他谈逸南刚刚开口说的那些,更能表达他的意思。

    而对于他的这所有讶异的表情,谈逸泽全都选择了视而不见。继续开口道:“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为什么?”这三个字,顾念兮和谈逸南几乎下意识的同时问出来。

    而面对这两个疑惑不解的人,谈某人只是继续勾唇:“因为早在她下飞机的时候,我就看中了她!”

    他的意思很明确,是他谈逸泽一眼看中的,他就不可能会放过。

    “如果我没有犯错,你根本就不会有机会!”谈逸南坚持这么认为。

    “你错了,我谈逸泽看中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会让她溜走?”明明这一些话是谈逸泽和谈逸南说的,但他的视线却是落在他家小东西的脸上。

    那嘴角上的坏笑,又是那么的明显。

    这下,顾念兮算是明白了。

    原来她当初一下飞机就被这老东西给瞄中了,怪不得她走到什么地方都能遇上他。

    “你打算撬我的墙角?那可不是好正人君子做的。”虽然是假设,但谈逸南还是忍不住惊呼。

    而那双黑色眸子里的鄙夷,更加表明了他对谈逸泽如此的行径表示不屑。

    “我谈逸泽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个正人君子。再说了,撬墙脚若能让我谈逸泽留住我看中的女人,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我记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过程不重要,目的达到就行了!”谈某人说的,云淡风轻,却将本来抱希望从顾念兮这边求得安慰的谈逸南,气的一脸铁青。

    谈逸泽这话的意思就是说,这顾念兮始终都会成为他的人,只要是他想要的!

    而顾念兮在听到这谈逸泽的一番话之后,也只能无奈的一笑。

    这就是她家的谈参谋长,连不要脸都这么的理直气壮。

    虽然说顾念兮对谈参谋长刚刚那一番“撬墙脚论”各种唾弃各种诋毁,但为什么她却越来越喜欢这样的谈参谋长了呢?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是夜,某个小女人穿着一身粉色棉布睡裙,在床上各种打滚。

    在打滚了不知道多少圈之后,女人又再度将哀怨的眼神落在站在阳台上打电话的谈某人的高大的背影上。

    呜呜,她刚刚瞅见谈参谋长的来电显示了。

    是秦可欢!

    那个,对她家谈参谋长暗恋了好些年的女人!

    虽然上一次秦可欢已经明确的表明,她对谈参谋长不会再有那样的念想。

    但顾念兮绝对不会放心到,将自己家的男人放到狼窝里去还乐呵呵的。

    谁知道,这秦可欢会不会只是嘴皮上说说的,背地里其实还对他们家谈参谋长各种眼馋?

    她顾念兮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她真的好像知道,这谈参谋长现在都跟这秦可欢说些什么。

    这样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可偏偏,隔着这么大老远的,她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其实,顾念兮也知道,自己可以等谈参谋长打完电话之后,直接问他到底在说些什么的。以谈参谋长的性子,一定会和自己说的。

    可这样问,又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某个不安的小东西依旧不安的在床上挠着被褥。

    要不,去偷听吧?

    这个想法一出现,某个女人就有所行动了。

    这会儿,小东西就穿着她的那双棉拖鞋,踮起了脚尖慢慢的靠近阳台。

    她做的很不错,在她靠到阳台门的时候,谈参谋长都没有转身看向她。这也就是说明了,她家的谈参谋长还没有发现她的存在,是吧?

    只是某个正窃喜于自己的行动没有被发现的小女人却不知道,站在阳台上的男子脸上的耳朵早已在她靠近的时候动弹了两下。

    他知道,他的小东西果然按耐不住了!

    想到小东西在身后可能做出来各种怪异小举动,男人的嘴角上勾起一抹无奈。

    他知道小东西想要知道他到底在和秦可欢说些什么,但现在,还真的不适合被她知道。

    “好,等这两天我过去的时候,顺便将东西捎上。”谈逸泽说。

    “好的,那先这样了!”

    顾念兮本来还想要偷听点什么东西的,可没有想到谈参谋长这么两句话就结束了?

    该不会,他早就知道自己站在他的身后,所以什么也不想说了吧?

    想到这,她有些灰心丧气。

    小脑袋,更是耷拉成一团。

    “哟,小东西怎么在这里?”

    谈某人收好了手机之后,转身想要离开阳台的时候,还刻意在脸上挤出了一抹诧异的表情。

    “人家……人家就是突然觉得有些闷热,所以想要到阳台上来透透气。那个……我一点也没有想要偷听你讲电话!”顾念兮抓耳挠腮,赶紧假装伸了伸懒腰,也进了阳台。

    “哇,今晚的月亮好圆哇!”某女依旧继续假装着赞叹什么。

    什么闷热透气?现在这入了秋的天气,再怎么也和闷热扯不上关系了。再说了,今天是初一,哪里来的月亮?

    这小东西或许不知道,她现在这一番举动,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小东西,有什么话憋在心里,还是想问就问吧。免得,待会憋坏了身子,气坏了咱们的宝宝!”谈某人索性将她揽进自己的怀中。

    这小东西欲言又止的小摸样,还真的就像是猫儿。挠的他谈逸泽的心,都乱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当谈逸泽正抱着他心爱的小女人的时候,城市另一处的车子以惊人的速度在马路上驰骋着,闯过红灯无数,更是让某些路过的人惊魂未定。而始作俑者,却浑然不知,依旧将油门踩到底……

    ------题外话------

    →_→

    这段时间因为身体各种抱恙,让各位亲们等到下午,真是不好意思哒。

    今天恢复正常更新时间。握爪~!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