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82章 老东西咬人了!

    “老公,人家真的没有想要问什么。”阳台上,某女眨巴着大眼,如同小动物一样的无害一样的可怜无依。

    夜风有些凉。

    秋天一到,这里的天气明显就比d市冷了很多。

    这边的人还时常穿着短袖溜达,顾念兮早已换上了一身长袖。

    不过睡衣,还是夏季款的吊带棉布睡裙。因为睡觉的时候,她有她家谈参谋长暖床。这样,她也就不用担心晚上睡衣太过单薄了。

    再说了,就算她想要穿厚一点的睡衣,他家谈参谋长也不会同意的。

    因为这老男人晚上总喜欢在她的身上乱蹭,又或者是将手偷偷的放在她的裙子里。

    虽然现在因为她怀孕了,谈参谋长晚上是收敛了许多。但偷吃偷摸的行为,还是没有得到真正的遏制。

    顾念兮其实也知道自家谈参谋长其实就是一头饿狼。都已经饿了好几天,却不能吃的感觉自然不是很好。他想要偶尔吃点豆腐什么的,也就随了他。

    不过穿着如此清凉的睡衣出现在阳台上,还吹着风,顾念兮一下子就扛不住。但碍于在谈参谋长面前,她不要表现的太明显。所以即便冷,她也只是双手抱臂。

    可她似乎忘记了,她家谈参谋长向来过来。

    一眼,就发现了她有些瑟瑟发抖的肩膀。

    男人一下子就上前了,将他揽进了自己的怀中,道:“真是个嘴硬的小东西,还是先进屋再说吧!”

    她现在还怀着身孕,要是感冒发烧可就不好了。到时候,难道又要让他谈逸泽像上一次一眼,看着她烧的迷糊而不能帮着她么?

    这可不行!

    就算顾念兮受得了,他谈逸泽也舍不得。

    于是,谈某人不顾顾念兮的反对,便直接将她打横抱起,走进了屋子里。

    “小东西,你真的什么话也都不想问么?”进了屋,谈逸泽坐到大床上,将怀中抱着的小女人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虽然进了屋,但顾念兮的小手还是有些微凉。

    所以,某个小东西也非常自觉的将自己的手放到了谈逸泽的颈窝里取暖。

    自从嫁给了谈逸泽,每一年的冬天,他的脖子都是她的暖炉。

    刚开始的时候,谈逸泽也有些不习惯。有时候在感觉到脖子一凉的时候,他也会不自觉的躲闪一下。但现在,男人似乎已经习惯了。

    即便顾念兮这么突然就钻进了他的脖子里,他的嘴角上也勾着宠溺的笑。

    “老东西,人家没有!”

    顾念兮想要表明的是,她其实是一个非常大度的女人。

    才不会因为老公和别的女人哼哼唧唧几声,她就怀疑他。

    可心里明明这么告诉自己的,却还是有几分不安。

    环在谈逸泽脖子上的手,也不自觉的紧了紧。

    其实对于秦可欢,顾念兮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毕竟,秦可欢霸占了谈逸泽那么多的岁月。

    他们要是真的想要有点什么,那也是再说难免。

    只是越想下去,顾念兮发现自己越是不安了。

    要不,过会儿谈参谋长再提起自己有没有问题的话就说出来?

    可就在顾念兮想着要不要问的时候,头顶上却传来了这么个男音:

    “没有么?那就轮到我问你了!”

    顾念兮抬头的时候发现,她家谈参谋长正盯着自己看。

    那双她最爱的黑色大眼,此刻正一眨都没有的盯着她顾念兮看,像是不想错过她脸上闪现的任何一个表情似的。

    此刻严肃的谈参谋长,还是顾念兮第一次看到。

    他,想问什么?

    “如果下午我没有及时赶到的话,那你会怎么回答他?”橘色光线下,谈参谋长说完话之后,薄唇抿得紧紧的。光影下,谈参谋长那长的有些过分的睫毛,形成了两个灰色的阴影,落在他的眼睑上。随着他轻轻的抖动,那两个阴影也随着动了动。

    而最让顾念兮揪心的,是他皱成了一团的眉……

    这样的他,总是让她的心莫名的疼着。

    其实,谈逸泽这样的架势,顾念兮也见过。

    有时候在看到比较棘手的文件的时候,谈参谋长的脸上也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每当谈参谋长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的时候,顾念兮会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轻轻的拨着他的眉心。让他那皱成了一团的眉,自然散开。就像,她现在所做的一样。

    她的手,刚刚在他的脖子里蹭了暖,这会儿已经不想在外面的时候,像冰块那样。但比起谈参谋长的温度,还是有些凉。

    那微凉的指尖,轻轻划过谈逸泽的眉的时候,就像是夏季拂过稻田的微风所带来的舒爽感觉,让他皱成了一团的眉心,悄然化开。

    “老公,你真的想知道么?”她的声音,柔柔的,软软的,让人甜到了心窝里。

    可现在,却又莫名的染上了几丝慵懒。听起来,更像是某种诱惑。

    自从老胡跟他说顾念兮怀孕之后,谈逸泽也就不敢轻易再碰她了。可他毕竟正直壮年,如狼似虎。这么被顾念兮一撩拨,男人的气息变得有些不稳。

    “快点告诉我,小妖精!”紧紧拽住那只作恶的小手,谈逸泽的声音有些微变。

    虽然他现在恨不得将顾念兮按到,狠狠的宠爱一遍。可他更想要确定的,是那份答案。

    其实下午的时候,谈逸南和顾念兮说那些话的时候,他就出现了。

    他们的对话,都一字不漏的落在他谈逸泽的耳里。

    他之所以不动声色,就是想要听听看,他的小东西会和谈逸南怎么说。

    可期待和恐惧,其实是并存的。

    他在期盼小东西和谈逸南承认她的心里有他谈逸泽的同时,更害怕从小东西的口中,听到他谈逸泽所不想要的答案。

    只是,小东西并没有和预料中的那么开口,她一直都保持着沉默,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而这样漫长的等待,也让向来耐力过人的他,再也等不住。

    因为越是漫长的等待,越让谈某人更为害怕。他害怕,从她的口中真的会听到他所不想要知道的内容。

    所以,当小东西就要开口的时候,他便开口打断了。

    可心里那份不安的感觉,却还是一直堵着他的心口,让他一整个晚上都无法安神。

    也正是因为这样,三十二岁的谈逸泽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种东西,会让人一整天都无法安神。这东西的名字,就叫爱情……

    看到谈逸泽如此认真的神情,顾念兮那双漂亮的大眼里是一闪而过的狡诈。

    原来她家的老东西还在憋屈着下午的事情?

    怪不得晚上吃饭的时候,他总是逼着自己吃她不爱吃的东西!

    敢情,这个老男人是在暗中报复自己!

    吼吼,那她顾念兮也要让老东西知道自己的厉害才行。看他以后还敢逼着她吃那些东西么?

    再说了,其实这老男人下午一直都在自己的身后,那些话他也从头听到了尾。虽然最后,他还是出现,帮着自己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可他先前那阵子的沉默,已经让某个小女人不开心了。

    而今天,老男人竟然还有脸来提起这些,那就休怪她顾念兮不客气了,吼吼……

    “快点说,再不说的话,今晚咱们就玩吹啸!”等不到回答,某男人跟地主一样的威胁着她这善良的小老百姓。

    “老东西,我是说如果!如果人家真的有意思想要跟谈逸南在一起的话,你会怎么做呢?会不会给人家一大笔的分手费什么的,或是被情所困什么的,到河边了结了自己的生命,来成全我和他?”

    顾念兮可以感觉到,随着自己说的这些话,某个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到最后,她被他抓着的那只小手,已经被他扣得有些生疼。

    看来,她家的谈参谋长动怒了!

    不过看着这男人的脸色,顾念兮的心里又是一阵窃喜。

    吼吼……

    就是要让你这个老醋坛子给打破!

    看你以后,还敢威胁我顾念兮么?

    而顾念兮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这个屋子有一顿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僵。

    特别是男人那张绷得紧紧的老脸,看起来更是有些吓人。

    “老东西,快回答人家么?”就在这情况下,某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还催促着谈参谋长回答。

    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再说了,她要是不快点将谈某人心里的这个结给打开的话,估计今晚他们都不用睡了。依照他们家谈参谋长这个牛脾气,估计今晚就要这样坐着,对峙上一整夜。

    “快点说,会不会给人家一大笔的分手费?”某女还不怕死的往谈参谋长的怀中钻。

    “不会!”某男人几乎是从自己的牙缝中挤出这么两个字的。

    “凭什么?”某女一听答案,不乐意了。

    “我很穷,想让我贷款给你们一大笔钱去逍遥快活,做梦!”某男人的老脸,依旧i绷得紧紧的。

    “可老公,我记得你上次还让我收了舒姨一百万来着。”某女在旁边抓挠着谈某人下巴刚刚冒出的胡渣尖,小嘴上又不自觉的扬起。

    “那是我给自己留着的养老钱!”好吧,有时候,她家的谈参谋长还听吝啬的。从这顾念兮可以听得出,若是她真的要和谈参谋长分开的话,谈参谋长绝对会一分钱都不给自己,最好让自己活活的饿死。

    不要怀疑,谈参谋长就是这样的人。

    谁背叛了他,他可没有什么大慈大悲的胸怀,说什么还希望你幸福的话。只要他不使点坏,让你过的苦不言堪的话,就已经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

    “可这不公平,老东西!人家不是都说了,结婚之后财产都属于夫妻共同的么?你这样可是非法霸占着人家的那一份!”

    “霸占着又能怎么样?你能斗得过我再说!”谈某人一脸牛气的朝着天花板哼了哼。

    也对,在这个城市里,也没有什么人敢为了这点小事得罪了这头老蛮牛。

    “还有,你这小恶魔也休想我了结自己,成全你们这对半路鸳鸯。我才不会为老婆做嫁衣,成全别的狗东西的的傻事!”见顾念兮的薄唇张了张,还想说些什么。谈某人直接开了口,将剩下的那半截话全都给堵得死死的。

    说完之后,谈某人再一次拽住了她在他下巴上作恶的手。顾念兮还没有想到谈参谋长这会儿是准备做什么,便见到男人以她顾念兮所无法防备的速度,突然间就咬住了她的脖子。

    这样的画面,顾念兮也在电视上播放关于吸血鬼的节目的那些看到过不少。

    只是她没有想到,有一天谈参谋长也会如此的对自己施暴。

    说实在的,谈参谋长这一口咬的还真的不轻。最后,还咬着那那层薄薄的颈部肌肤,往外拽了拽,活脱脱就像是狮子啃咬猎物的时候所做的那些凶残动作。

    这一举动,当然让顾念兮有些吓坏了。

    当即,小女人便没有骨气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老公,人家知错了,疼!”

    “还知道疼啊,我还以为你为了和别的狗东西在一起,什么都不怕来着。”终于在她的一阵狼哭鬼嚎之后,谈某人松开了她的脖子。

    小东西的皮肤很白,特别是这常年被长发遮挡住的脖子,白的有些晃眼。

    所以这么被咬一下,这脖子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牙痕,红红的,还有些微微的肿了。

    看到这,谈某人的心不由得抽疼了下。

    这毕竟是捧在欣赏疼着的那块肉,竟然被自己弄成了伤痕来,他自然是心疼的。

    可一想到小东西怀了他的小小东西,竟然还想着和别的男人私奔,谈某人的气就不打一处出。甚至还觉得,刚刚这一口还算是便宜了她。

    “说,你以后还敢不敢红杏出墙了?”即便刚刚啃了她,谈某人的面色依旧不善。

    显然,她刚刚的那些话,还真的是动了谈某人的底线。

    “还不快说?”见她迟迟不开口,谈某人的眼睛瞪得老大。那架势,大有你要是敢再说一句违逆我的话,就绝对不是咬一口那么简单了!

    看着谈某人这架势,顾念兮不由得想笑。

    哪有人这么逼着人家回答问题的?难道这谈参谋长不怕,这么逼急了她,说出来的话更违心了么?

    不过,这做法倒像是她家谈参谋长的作风。

    看着一直在自己面前龇牙咧嘴的老男人,顾念兮赶紧狗腿似的蹭了蹭谈参谋长的脸颊:“人家不敢了!”

    刚刚说了那些话,就被咬了。要是她还再玩下去的话,还指不定谈参谋长会作出什么事情来呢?这几天,顾念兮黏在他的身边,可是从小刘的身上打听到不少关于谈某人的事情。按照小刘的说法,这谈参谋长要是想整一个人,绝对能弄的你死去活来的。而且,还是你找不到罪证的那种。

    想到小刘列举的谈参谋长的那些“光荣事迹”,顾念兮没有骨气的缩了缩脑袋。

    “真的?”谈某人的黑略显幽深的看着她,像是在探究她刚刚说的这番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

    “真的!”小东西点头如捣蒜,生怕被这谈某人再活生生的啃咬一次。

    “要是被我发现,你骗了我怎么办?”谈某人像是真的怕她会跟谈逸泽跑了似的,这会儿环在她腰身上的手,还是那么紧。

    像是,恨不得将她顾念兮融进了他的骨子里似的。

    但同一个问题,都被问了几遍了。

    这下,小女人不满了。

    “老公,人家看起来会像爱吃回头草的马么?”顾念兮的粉唇微厥。那粉嘟嘟的感觉,在橘色光线在诱人无比。

    要是她真的是会吃回头草的马,当初霍思雨也绝对没有机会将谈逸南给抢了的。

    看着顾念兮那一脸憋屈的样子,谈逸泽那张一直拉长的老脸,终于渐渐化开了:“这还差不多!”

    不过像是为了唬住顾念兮似的,在得到了顾念兮的答案之后,谈某人还颇为不满的补充着:“就算你这小东西真的跑了,老子追到天涯海角也会将你给抓住。而且你记住,若是被我抓住的话,你的小奸夫我一定给弄死,不管他是谁!再者,你的小狗腿,我也照打断不误。到时候,你没有腿可跑了,就只能呆在一个地方,给我谈某人生一窝的小娃娃!”

    谈逸泽的世界其实很简单。

    既然是他谈逸泽喜欢的东西,就是他的。不是他的,抢过来就是了。

    至于什么对方喜不喜欢他,那不重要。喜欢他自然是好事,也省得他麻烦。但不喜欢他,他谈逸泽也不怕,反正他有的是一辈子的时间陪她耗下去。

    耗到她年老色衰了,她这一辈子不也就只能是他谈逸泽的人了么?

    “可是老东西,你可是政府人员。咱就有宝宝了,你还想生一窝。难道,你想要带头违反计划生育不成?”顾念兮摸了摸自己还平坦的小肚子,又看了看谈逸泽。

    “我可没说过违反计划生育。但我也没说,我谈逸泽只要一个宝宝!只要是小东西生的小小东西,我照收不误。”谈某人说这话的时候,那黑色眼眸里带着的真挚,是顾念兮所为见到过的。

    看得出,这男人说的不像是假话。

    但现在计划生育这么严格,谈参谋长怎么可能还要多一个宝宝?

    她顾念兮确实是独生子女,享有二胎的权利。但谈参谋长不是,他还有一个弟弟。

    “可是……”小女人纠结着。

    “这不是你这个大肚婆该操心的问题。来,乖乖跟我去睡觉!”到这,谈某人拉长了一整天的老脸,总算有了笑意。

    迷茫的光线之下,男人脸上这种华而不实的笑容,看起来竟然暖的不像样。

    而她也在看到谈逸泽眸底真实存在的笑意之后,忍不住的跟着男人清扬唇角。

    也对,现在这些还真的不是她顾念兮该担心的事情。

    反正有再大的事情,都有她家老东西顶着,都不需要她顾念兮操心。

    至于这要不要多一个孩子的问题,她暂时也不想多想。

    据苏悠悠说,生孩子是很痛的。

    于是某个小女人决定,还是等生孩子的时候在考虑这些吧。

    要是她发现生孩子真的很痛很痛的话,她才不会由着谈参谋长胡来呢!

    对了,她刚刚好像想起有什么事情忘了来着。

    到底是什么事情?

    顾念兮很想记起什么东西,可谈某人的手很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游走。

    “老东西,不是说要睡觉么?”

    “我在睡。”

    “那你的手在做什么?”

    “它在过过手瘾,别理它,你谁你的……”

    谈某人大言不惭的说着。

    虽然顾念兮有一肚子的窝火,但孕妇的睡意来的就是这么的毫无征兆。在谈某人的几次侵袭中,她昏昏沉沉的睡了。

    迷糊之中,谈某人拉起了她的小手,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墨老三,我让你查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

    夜色越浓,这辆驰骋在郊区各大马路的车子,依旧没有任何停下的迹象。

    而车上的男子,还用免提和电话那端的男子交谈着什么?

    “暂时还查不到什么踪迹。”电话那端的男子,显然有些倦意,不停的打着哈欠。

    “你他妈的到底认真查了没有?”听到那边不断传来的哈欠声,坐在车上狂踩着油门的男子开始恼火了。

    这是凌宸。

    也就是苏悠悠的凌二爷。

    听到苏悠悠已经没有了踪迹两天,急匆匆的从稥港某个签约仪式上,急匆匆赶回来的男子。

    因为不安,因为烦躁,这已经不知道是他今天晚上第几遍发的大火。

    “你他妈的,我大半晚上被你从被窝里挖起来查苏小妞的下落,你以为我清闲的慌么?”周子墨的语气很不善。

    这大晚上的,他本来是抱着肚子已经开始圆润起来的周太太在睡觉的。最近周太太怀孕了,那小身子特敏感。每天晚上,都让他有些乐不思蜀。

    可谁知道,凌二这个神经质大半夜的一个电话就将他给叫起来了。

    搅和了他的好事不说,还要让他家的周太太独守空闺。这向来宝贝周太太,宝贝的跟女儿似的的周子墨,自然脾气不好。

    再说了,查不到苏小妞的踪影又不是他周子墨的错。

    他又不是交通局的,大晚上从被窝里被挖起来到这交通局寻找苏悠悠最近几天车子的记录,已经很窝火了。这苏小妞是他凌二自己给弄丢的好不好?又不是他周子墨!

    现在,这凌二还他妈的朝自己发火。

    连门的怒火攻心,周子墨差一点就将这交通局给砸了。要不是周太太说,最近他们有宝宝了,不适合动粗的话,会教坏他们家小宝宝的话,他早给砸了。

    想到周太太,周子墨的那狰狞的表情总算是有所缓和。也让交通局的局长大人摸了一把冷汗。

    这周子墨虽然现在只是警局里一个小小的队长,整天满嘴连环炮,没个正紧。可谁到知道,这周子墨实际上连他们的局长都要给他三分面子。因为他的爷爷,可是上一任的周老参谋。时至今日,在京城里的影响力还是举足轻重的。

    若不是这周子墨只喜欢当个小警察,没事破一破商业犯罪案的话,凭借他那特警的身手还有影响力,现在估计也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至于现在和周子墨对话的,那是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凌二爷。凌家参谋长的独孙,凌氏企业的未来接班人,根正苗红的官三代,富二代。

    这两位,都是这城里的太子党,都是一般老百姓所惹不起的大人物。

    再加上,外界都传言,他们都是现在那位最年轻的谈参谋长的把子兄弟,这样的身份他说一,你敢说二么?

    交通局局长王局承认,自己是没有那个胆量。

    所以这大半夜的,这周子墨一个电话过来,他就屁颠屁颠的跟在他的车屁股后面老老实实的到这边跟着她查某辆车子的出入记录。而且,连一句牢骚都不敢说。只能一脸欠抽的笑着,侯着伺候好这两位爷。

    “凌二老子告诉你,你要是再敢跟老子他妈的说些狗屁的话,你就自己到这边找。老子不奉陪,回家陪周太太睡觉去了!”

    人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这谈逸泽和周子墨他们,其实都是一类人,所以他们才能交好。

    在他们的眼里,除了自己想要宠着的那个人,其他人都进入不了他们的眼睛。

    自然而然的,那些人的死活,他们也才不去管。

    要不是看在和凌二这么多年的交情,周子墨才不会大半夜的舍得从软乎乎的周太太的身边起身。

    “好,老子不说你,你给老子盯紧点!”那么多年的交情,凌二自然也清楚这周子墨是个什么德行。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再去惹毛了他。

    “王局,你给老子盯紧点。要是稍有个差池,你这个位置也该轮到老子来坐了!”周子墨很不满。于是,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了身侧的王局身上。

    而王局这会儿已经记得额头上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我知道,我知道。”

    这人家墨老三放话了不是吗?

    要是这次真的找不到那辆车子的记录的话,他这交通局的局长的位置就别想坐了。

    而且王局也相信,这周子墨是说的出做得到的人。

    如果他非要做这个交通局局长的位置的话,不出两天他绝对会被周子墨拉下马。

    这也是,这王局现在担忧的……

    “我说凌二,你这个呆瓜怎么不想找咱们谈老大?谈老大人脉广,一下子一定会找到你家苏小妞的!”趁着王局这边急匆匆的对照着车辆,周子墨又开了口。

    “你以为我不想找他?可你要知道,可凭着小嫂子和苏小妞的交情,到时候嫂子肯定哭哭啼啼的。这谈老大在没有让我找到苏小妞之前,还不将我给撕了?”

    顾念兮和苏悠悠的交情,凌二爷清楚。至于这谈老大对小嫂子的宠爱,上一次在sh国际举办的那个宴会上,凌二爷也清楚的见识了。

    这次苏小妞要是没事还好,但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到时候这谈老大绝对是第一个整死他凌二的人!

    “你要是真怕让谈老大给撕了,最初的时候就不该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这凌二出差周子墨也是知道的。好歹,这周家和凌家现在也有些商业往来。

    在凌宸出差的那一天,娱乐版新闻被放的那么大那么多次,这苏小妞要是不想看到,还真挺难的。

    而且凌二在娱乐新闻上还采取着一种暧昧不清的态度,你说哪一个女人能受得了?这苏小妞离家出走,已经算是轻的。

    要是换成他家周太太,他周子墨要是敢在外面拈花惹草,估计回家就要跪遥控器,睡沙发。没准还要接受一连串的精神摧残。

    总之,他家的周太太可是个不好得罪的人,别看她平日里傻乎乎的,光是一个眼神,她就能虐的他周子墨死去活来的。

    “……”

    听到周子墨这一番话之后的凌二,却出乎意料的安静了。

    要是早知道,他做的这些会让苏小妞不辞而别的话,打死他都不会去做。

    可现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所能做的也是尽量弥补。

    他只希望,他的苏小妞还平平安安的……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当凌二正火急火燎的在这个城市流窜的时候,某间医院里依靠在病床上那个面色还是很苍白的女人睁开了双眸。

    打开病床前的那盏灯,苏悠悠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凌晨两点……

    又是这个时间!

    自从动完手术之后,她每天晚上都会在这个时间点睡着睡着就醒过来。而醒过来之后,她接下来的这大半夜的时间,都无法再度入眠。

    经常就这样,一个人靠在床边,睁着眼睛等待天明……

    身为医生的她也知道,这是自己失血过多的表现。那天宫外孕导致大出血,都差一点将她身上的血给抽干了。

    但这,也只是一部分的原因。

    另一部分,是她不知道,她该怎么面对面对凌二爷。

    掐指一算,凌二爷出差已经三天了吧?

    还有两天,他就要回来了。

    他的回来,也就意味着他们是时候离婚了。

    住进医院的这两天,苏悠悠的手机没电了。其实,她在这医院工作的,什么东西都有准备。只要随便叫一个护士,她们都会去给她取来充电器。

    但苏悠悠没有这么做。

    她,放任自己的手机停电了。

    也彻底的切断了,自己和外界所有的联系。

    因为她觉得,自己需要一点时间静下来好好的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至于别人联系不到她,会怎么样?

    苏悠悠也想过。

    不过,她也觉得没有什么人会找自己。

    顾念兮现在怀孕了,她和顾念兮说过,辐射类的东西少接触。所以,她一般不会用手机了。就算她想用,她家谈参谋长也不会轻易答应。就算她找不到自己,会哭会闹,苏悠悠相信谈参谋长也一定会安慰好她。这段时间,苏悠悠对顾念兮的担心少了很多,因为她知道,顾念兮已经找到了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至于凌二爷,他出差的时候还带着别的女人,必定是去花天酒地的。苏悠悠觉得,那男人也不可能会想起她苏悠悠的。

    而为了和凌二爷结婚,爸爸妈妈早已不认她苏悠悠这个女儿了。

    从她结婚之后,他们就不再接她的电话了。

    连电话都不接自己的,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找自己呢?

    至于凌家那些人,他们巴不得她苏悠悠死在外面,又怎么可能会找寻她?

    想到这些,苏悠悠的嘴角无力的扯了扯。蔓延出来的弧度,苦涩无比……

    漫长的夜,她又该做些什么好呢?

    想到这,苏悠悠从身侧的柜子上取出了纸和笔,然后在最上面的那一行的正中间写到:“离婚协议书”……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小刘,你们几个过来一下。”

    这日,顾念兮又缠着谈某人一起到了军区。

    谈参谋长这会儿到操练场上去了,小刘正和其他几个兵蛋子正在聊着什么。

    而顾念兮也在这个时候,开了口。

    其实这两天,谈参谋长有时候带着她也不方便,甚至还跟顾念兮提起过,好好呆在家里就好。

    可顾念兮偏不听,死皮赖脸的跟着过来了。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她顾念兮喜欢到这个地方玩,这里都是这些爱挥洒汗水的兵哥哥,哪一个的身上不是一身的汗味?

    她顾念兮进了这个地方,就像是一块烤熟了香气四溢的牛排,被丢进了这些活牛中间。那味道,有时候实在熏得顾念兮难受的慌。

    可顾念兮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这个发短信的人一天找不到,她的心就不安。

    可眼下她都在这里呆了好一阵子了,都没有瞅见什么可疑人物,顾念兮有些按耐不住性子了。

    于是,某个小女人打算主动出击。

    谈参谋长不是管这叫:“敌退我进”来着?

    “哟,小嫂子有什么事情?”

    小刘听到顾念兮的吩咐,也不敢多耽搁着,立马带着几个兄弟三两步赶到顾念兮的面前。

    这几天相处下来,小刘发现其实他们的小嫂子还是蛮好相处的。再者,还有他们谈参谋长简直就将这个女人宠上了天。

    这也就让他们几个都看在眼里。

    谁也不敢违抗顾念兮的命令。

    “我就是想要问问,老东西……啊,不对,是谈参谋长在这里,除了你,还有你们几个比较好,还有没有和什么人来往比较频繁的?”

    顾念兮寻思了一下,这么开口。

    敢情能知道谈参谋长那一天是去扫墓的人,必定和谈参谋长比较要好。

    “小嫂子,谈参谋长在这军区,可是很红的。”

    “小嫂子,和咱们谈参谋长好的可不仅只有我们几个!”

    “那是那是,就连隔壁女兵连的那些丫头兵,都崇拜我们谈参谋长呢!”

    最近几天,这谈参谋长对顾念兮那个溺爱都被这些兵蛋子看在眼里。

    这会儿,他们可都将这小嫂子当成了讨好的第一人物。

    再说了,这小嫂子其实和他们的年纪差不多,他们说起话来也就随意了许多。

    这会儿,被顾念兮这么一问,这几个毛头小子都争先恐后的回答着。

    只是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他们刚刚貌似说了女人最为忌讳的话题。当下,顾念兮原本轻勾着的小嘴,这会儿已经僵了许多。

    还好,这一幕被小刘看在眼里。

    好歹人家小刘也是娶过老婆生过孩子的,对这些女人的心思也有所了解。

    这不,眼见顾念兮的小脸阴沉了许多,小刘立马开口道:“小嫂子,他们在和你开玩笑呢!这女兵连的,怎么可能能随随便便见得了咱们谈参谋长!”

    这小祖宗,可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要是惹恼了她,绝对会让这谈参谋长抓狂的。到时候,这些小愣头青,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小嫂子还是别听他们瞎说,那边谈参谋长今天上班的时候还给你带了几个水果,我去给你拿过来吧?”小刘识趣的想要转移话题。

    可没有想到,这话倒是让顾念兮不满了。

    “我现在不想吃东西,就像聊天来着。”这话,是对着小刘说的。说完之后,这小女人便扭头和那几个嘴巴没有上闸门的小愣头青说着:“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那些女兵连的丫头兵怎么的崇拜谈参谋长!”

    如果不是刚刚这么随口一问,她还真的不知道这军区里还有这么多内幕消息!

    这谈参谋长的小三后备役,敢情都养在这里?

    她本想在这里揪出是谁想要离间她和自家谈参谋长。

    没想到,竟然顺藤摸瓜揪出了这么多的秘密。

    今天,她要是不将这些潜在的威胁给一锅端了,她就不是顾念兮。

    当然,顾念兮也觉得,这些暗恋他们家谈参谋长的小女娃,也极有可能是这一次短信的制造者。

    “小嫂子,你是不知道,以前有些丫头兵还在情人节的时候,给我们参谋长表白呢?当时,还引起不小的骚动来着。”

    “还有还有,他们女兵连的那个……”听着这些,顾念兮的小脸越来越黑!

    ------题外话------

    吼吼,每天一万字的更新哟~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