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83章 谈逸泽,你欺负我!

    顾念兮的脸色很不善,旁边站着的小刘冷汗直冒。

    这两天,他跟在谈参谋长的身边可算是知道,人家谈参谋长早将这他的小妻子当成小祖宗似的供着。换用小刘的一句话说,这顾念兮早就被谈参谋长宠的不像样了。

    而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小刘也意识到了一个很特殊的现象。

    不管顾念兮怎么发脾气,谈参谋长都会宠着让着,没有节操,没有限度。

    可对于他们这些下属,要是他们一个做错了什么,他绝对是一丁点都不肯退让的。而且最严重的是,这谈参谋长要是在顾念兮那边受了气,他是舍不得撒在他的小祖宗身上的。而他们这些小兵,一下子就成了替罪羔羊。

    这几天时间里,小刘早已因为谈参谋长各种各样的“不爽”在操练场上,奔波上一整个午休时间。

    而这些兵蛋子现在竟然不怕死的在这小祖宗的面前提起谈参谋长以前的“光辉事迹”,而且还说的津津有味的。难道他们都没有发现,他们的一口一个的“小嫂子”的小女人的脸上已经明显的变黑了么?

    呜呜,这该怎么办才好?

    要是真的搅和了这活祖宗心里不舒坦,待会儿谈参谋长回来,他小刘是绝对有罪受的。

    可那些兵蛋子似乎还没有察觉到什么东西,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我记得最有趣的就是女兵连的赵队长,每一次见到我们谈参谋长,那叫做一个热乎。”

    “可不是,我每一次听到她喊我们谈参谋长,我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不知道,那女人明明彪悍的跟只母老虎一样,却都在我们谈参谋长面前装依人小鸟,到底抱着什么样的目的!”

    两个士兵像是在和顾念兮热烈的讨论着。

    另一个兵蛋子也赶紧插上话,免得自己被遗漏了。“什么目的,她当然就是在打我们谈参谋长的主意!”

    越听这些话,小刘额头上的汗水已经迅速的汇聚成为一条小河,从他的脸颊上滑落。

    靠,这些兵蛋子,难道真的不知道,他们现在有挑拨人家夫妻关系的嫌疑么?

    要是让谈参谋长逮到了,绝对都不轻饶的。

    “食堂差不多开饭了,你们几个可以先走了!”小刘思前想后,说了这么一句。

    可哪知道,他本想暗示这些兵蛋子先离开,免得彻底的惹恼了这谈参谋长家的活祖宗,可谁知道这些兵蛋子的脑袋个个都跟木头一样。听着他的话,他们回应道:“现在食堂开饭,还早着呢!”

    瞅见小刘给他们使眼色,让他们离开,他们倒好,笑嘻嘻的反问着:“你的眼睛抽风了?怎么眨巴个没停?”

    看着他们笑嘻嘻的模样,小刘这会儿真的知道什么叫:“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了!”

    “小刘,我记得每天的午餐都是准时准点的,今儿个怎么可能提前了呢?”顾念兮结合这些兵蛋子说的那些话,大致上也知道了这小刘准备搞什么鬼。

    他,想要为谈逸泽做掩护!

    谈逸泽是他小刘的上司。小刘想要为谈参谋长做掩护那是人之常情。

    不过一想到这些兵蛋子口中的那些谈参谋长如何的招蜂引蝶,顾念兮就恨得一阵咬牙切齿。

    她顾念兮这是在摸清楚到底潜在的威胁有多少,想要彻底的将这一个连的小三都给斩草除根了。这小刘倒好,在她努力的铲除小三的过程中,不帮忙也就算了,现在还想着要来搞破坏?

    那,就休怪她顾念兮无情了!

    “这个么?可能是我记错了!”眼看这顾念兮那双漂亮的眸子里似笑非笑,小刘的背脊顿时凉飕飕的。

    上一次,去谈家大宅给谈参谋长送摩托车的时候,小刘也就见识到了这个小女人并不像她表面上看到的那么无害。

    小刘还记得,当时她就利用了谈参谋长,狠狠的惩罚了自己一顿,让自己被谈参谋长揍了个鼻青脸肿的。

    而现在,这小女人的脸上的表情,就和那个时候的如出一辙。这,怎能叫他小刘不害怕?

    “记错了?这么年轻记忆就出现了这么严重的错误,老了可就严重了。”女人似乎没有察觉到小刘的后怕,这会儿还慢条斯理的和小刘说着。

    而说着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不忘抬头扫了小刘一眼,在看到他的额头上冒出的那些细密汗水之际,女人的嘴角上又是一闪而过的狡诈:“哟,小刘你的额头上怎么那么多汗?”

    “天热!”小刘赶紧随口道。

    “今天的阴有小雨,这温度可比昨天降了好几度呢?这还热,那你夏天怎么受得了?”顾念兮看向窗外,外面虽然现在没有雨,不过也看不到太阳。

    在这个城市,一到秋天见不到太阳,温度一下子就降了很多。

    这也是,今天过来的时候,谈参谋长还给她带了那么多件衣服的原因。

    好像从怀孕的时候那一次感冒之后,这男人就特别害怕她会在怀孕的时候再感冒一次。这些天只要一起风,他就必定将她顾念兮裹成个粽子。

    想到谈某人的细心,顾念兮的心里某一处软了许多。可一想到他那一个连的小三预备役,她就恨得咬牙切齿。

    吼吼……

    她顾念兮咽不下这口气。

    “小刘,我看你这不是被热出来的,更像是虚出来的!”顾念兮的视线从窗外收回的时候,再度看向小刘。

    其实,这顾念兮还真的很漂亮的。

    特别是她那双大眼珠子水汪汪的感觉,怪不得他们谈参谋长会为了她化百炼钢为绕指柔。

    但此刻,小刘还真的没有什么闲暇心思欣赏美女。

    因为美女盯着他的大眼里的眼神,竟比刀子还要犀利上几分。

    小刘可不敢自恋到,她这是在用她的眼神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意。

    “虚出来的?……对对对,我最近身子是有点虚!”能扯远,就扯远。

    这是现在,小刘唯一的想法。

    刚刚见到顾念兮的时候,他还真的以为他们的小嫂子是只小羊羔。

    可小刘终究还是想错了。

    能和谈逸泽那样的大灰狼为伍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是小羊羔呢?

    “你说你是身子虚,还是心虚呢?”瞅瞅,这女人的嘴巴多利索。一下子,就将他小刘逼得退无可退。

    小刘抓耳挠腮,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嘴的时候,女人又轻启的红唇,道:

    “身子虚,可不好,得治!但要是心虚么……”

    她的声音,依旧很轻柔。

    小刘在初次听到这声音的时候,也着实着迷了一把。这样的声音,可比自家那个婆娘好听多了。一听,就能让男人产生想要好好保护她的*。

    当时,小刘也后悔了一把。恨不得,重新回到当初单身的那段岁月里,重新再找一个顾念兮这样的。

    不过,小刘现在打断了所有的念想。

    因为他终于明白了,长的像是小羊羔的女人,不一定就是小羊羔。她可能,也是披着羊皮的小狼崽!

    而顾念兮,就是这样小嘴尖利的小狼崽。

    还是自家婆娘,比较好。

    虽然有时候一生气起来,揪着他的头发和他打架,偶尔也会为了家长里短的事情和自己唠叨着。可绝对不会像顾念兮这样,表面上和你迁就着,笑着闹着,可指不定她的小心肝里正筹谋着该怎么榨干你的血呢!

    呜呜,果真,什么肉配什么样的肉!

    怪不得,当初谈参谋长一眼就会相中这女人。

    也估计,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的谈参谋长,没有什么人能驾驭的住她。

    “嗯?”她又是一个单音节,逼着小刘开口。

    可这让小刘要说什么才好?

    承认自己的身子虚也不好,承认自己心虚,那更是不行!

    呜呜,谈参谋长你快回来吧。

    你家的小祖宗,快要将我给活活折腾死了……

    “那什么,小嫂子我刚刚还记起,谈参谋长临出门之前要我将一份资料给处理完,我先回到位置上去,你们继续聊天!”惹不起,他还躲得起吧?

    “那好吧,你先去,我们继续聊天!”顾念兮笑着说道。

    而小刘一逮着了空档,自然立马回到他的位置上了。这会儿,顾念兮他们的聊天还在继续:“咱们继续说。”

    “小嫂子你要我们说什么呢?”

    “就说那个……赵队长吧!”她倒是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敢将主意打到他们家谈参谋长的身上来!

    “赵队长可是咱们区里的奇葩,据说很久以前就暗恋着我们的参谋长。”

    “我还记得,当时我进部队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赵队长那叫一个彪悍,简直跟母老虎要吃人似的。当时我还在想,这女人到底会不会认错了祖宗!”

    听着这些兵蛋子的叙说,顾念兮突然有些想笑。

    因为她还真的想不出有什么样的女人,会被这些兵蛋子说成是这幅模样。

    “可不是,当年我也被她吓得不轻。”

    “我还听说了,当年这赵队长可是轰轰烈烈的追求过咱们的谈参谋长吧?”

    “这我听说过,据说当年还送了谈参谋长一件她亲手织的毛衣。你说,那母老虎织出来的毛衣,也是人穿的么?”

    他们,又开始谈了。

    在他们的谈论中,顾念兮也知道了,原来不仅仅是女人爱八卦。

    这男人,有时候比女人还要鸡婆几分。

    要不然,他们怎么都知道了,当年他们还没有进部队的时候,谈参谋长的那些事情?

    不是他们这些人太鸡婆,就是这谈参谋长当年的事迹实在太过于轰轰轰烈烈了!

    听着听着,顾念兮还捕捉到两个字——“毛衣”!

    竟然,有人会送谈参谋长亲手织的毛衣?

    而这样的礼物,还是顾念兮所没有送过的!

    不行,她可要好好摸清楚底细才行。

    “就是,光是一看到毛衣,我就会想起赵母老虎那彪悍的模样。要是我,打死我的都不会穿!”

    “对啊,要我我还怕她在织毛衣的时候,下了什么咒呢!”

    他们的谈论依旧在继续。

    而顾念兮也适时开了口:“那当时,谈参谋长有没有接受了她送的毛衣?”

    虽然这些都似乎在认识她顾念兮之前发生的,但这一听,她的心里还是有小小的疙瘩。

    “这点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一直到现在,咱们的赵队长还对谈参谋长特殊照顾呢!只要每一次有两对合作的任务的时候,她总会在边上献殷勤。看的我们都看不进去了……”

    听到这,顾念兮算是明白了。

    敢情,还真的有人和秦可欢一样,即便她家谈参谋长已婚了,快要生娃了,她们还舍不得放手!

    那她,该怎么办才好呢?

    现在直接找上门绝对是不明智的行为。

    且不说,她顾念兮的伸手绝对不是当兵,特别是还有这些兵蛋子口中外号有“母老虎”之称的赵队长的对手。光是她的小肚子里还有个小小的拖油瓶,就不能冒这样的危险。

    可要让她顾念兮真的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她也实在做不到。

    这该怎么办才好呢?

    要不要,直接找谈参谋长问个清楚明白?

    “我们宿舍的人都在说,这赵队长估计是急于将自己的老处女身份给甩掉。”

    “呵呵……我看也是……”

    他们的谈论还在继续,而顾念兮的纠结还在繁衍。

    就在这个时候,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进门来的,是刚刚从操练场上回来的谈参谋长。

    因为刚刚下过雨,操练场上还有些雨水,谈参谋长的那双军靴上也有些泥泞。

    绿色的军服也有许多的水滴,甚至连他的额头上,也有些许的水珠。不过即便是这样,依旧不能减损这个男人给人的气质。

    人群中,他依旧是最为抢眼的那个。

    只要一出现,所有人的视线都忍不住会落在他的身上。

    就像,现在一样。

    刚刚他们还谈的话题有些过分的热烈,兵蛋子们哥哥七嘴八舌的。

    可一见到谈逸泽进门,他们都安静下来了。

    “谈参谋长好。”几个士兵纷纷站了起来,朝着谈逸泽敬了一个军礼。

    谈逸泽回了一个军礼,便大步走了进来。

    “在做什么呢?”虽然谈逸泽没有明着喊她的名字,但他的视线专注的落在顾念兮的身上,显而易见的,他的话是对顾念兮说的。

    顾念兮本能的张了张嘴,可又想起谈某人的小三后备役,心里顿时不舒坦了。于是,某个小女人当下别开了脸,表明她不打算理他。

    “哟,闹脾气了。怎么了?”对待她,谈某人的脾气一直很好。即便是当着那些兵蛋子,谈逸泽也三两步上前,来到她的身边。当着其他小兵的面,他半蹲下去将她的小手拉到自己的掌心里,轻轻的掐了掐。

    “没有,人家可没敢跟谈参谋长您闹脾气!”顾念兮的小脸依旧撇开,她现在不想看到谈参谋长的脸。只是嘴上,却还是强硬的不肯承认。

    “小嘴都翘的快可以挂个油瓶子了,还说你没有闹脾气?”对于顾念兮的不给面子,谈逸泽非但一点气都没有,反倒是直接将她从椅子上牵起来,带着她走向自己的位置。

    “是不是,他们欺负你来着?”见顾念兮依旧耷拉着脑袋,谈逸泽一眼就扫向这屋子里的每一个人。

    “没有没有,我们刚刚还陪着嫂子聊天来着!”兵蛋子们开始齐刷刷的否认。

    “是么?那你们……聊着什么?”谈逸泽是什么人,自然清楚这一进门气氛的不对劲。

    “我们就谈天说地,说小嫂子喜欢听的!”是小嫂子追问着的,应该也算是她爱听的吧?

    “是吗?还聊着她爱听的,我怎么瞅着她就像是炸了毛的小猫一样?”谈逸泽的黑眸不再看向这些兵蛋子,而是直接扫向此刻还在位置上,用一整叠的文件假装自己很忙的小刘身上。

    谈逸泽的眼神很犀利,小刘自然第一时间感觉到了。

    抬起头,小刘的唇张了张。

    而顾念兮自然也知道,自家谈参谋长要是在这个屋子里得不到答案的话,自然会找来他的亲信小刘问个清楚。

    这可不行!

    要是这样就被告密了的话,这些兵蛋子以后要是有什么话也不可能告诉她顾念兮了。再说了,她要是想要从这些人的口中摸出个什么信息来,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顾念兮开了口:“小刘,你不是说到了吃饭的时间么?快带着他们几个,去吃饭吧。”语毕的时候,某个小女人的无害大眼里,透着一股子寒光,警告意味极为明显。

    她的意思是说,你要是敢将刚刚说的这些话告诉谈参谋长的话,就休怪我顾念兮无情了!

    小刘自然知道顾念兮的意思,当下连忙收拾了一下自己桌上的东西便招呼其他人道:“是,小嫂子说的是,兄弟们,咱们现在就去食堂等吃饭吧!”

    几个兵蛋子虽然也有满腹的疑问,不过在看到面前的谈参谋长之后,几个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任由小刘带着他们离开。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与此同时,在发了疯似的,恨不得将这个城市翻个底朝天,将离家出走的苏小妞给翻出来的凌二爷,终于在寻找了一整个晚上之后,从周子墨那边得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接通电话的时候,凌二爷正准备用家里的电话联系刘局,麻烦他将整个城都给封锁起来。

    而凌母正在大厅里,说是正悠闲的插着花,准备装扮一下整个客厅。实际上,她不过是在偷听凌宸的电话,再仔细的观察凌宸的脸色。

    当然,在知道凌宸正打算找刘局将整个城给封锁起来,就为了找一个苏悠悠的时候,凌母的脸上又阴沉了许多。

    这个苏悠悠,到底有什么好?

    要家世,没家世,要钱,没钱!

    除了模样俊俏一点之外,别无其他。

    在凌母看来,这苏悠悠可真的没有一丁点能配的上他们家宸儿的。

    “宸儿,我看她既然离家出走,就表明她的心里真的没咱们这个家。你,也就不用这么费劲的找她,不是么?”

    凌母插着花,适时开口,准备阻拦凌宸。

    “妈,你说什么呢!悠悠现在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能就这样断定悠悠是离家出走的!”凌宸的语气不是很好。

    从昨天下飞机之后,他是连闭上眼休息一下都没有。就这样,一直找寻着苏悠悠。眼圈,都明显深凹了许多。

    而凌母看到他这幅情况,又是心急又是心疼!

    这个苏悠悠,到底在凌宸的身上施了什么法术,将他迷得个神魂颠倒。

    连好好的就要签成功几十亿的合同,都弃之不顾?竟然就因为联系不到苏悠悠,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为了这件事情,他爸爸可一大早就发了一通火。

    可这孩子倒好,他爸说归说,他像是连听到都没有,直接就从家里出去了。不用说,凌母也知道,这凌宸绝对是去找苏悠悠了。

    不过绕了一大圈之后,估计还是没找着,他这会儿已经回了家,坐在电话旁边找刘局的电话。

    “你看从她进了咱们家之后对我们的态度就知道,她对这个家有许多的不满。这还不是离家出走,还能是什么?”凌母其实想说,苏悠悠是打算和他凌宸离婚来着。

    不过害怕被凌宸追究那天他们的那些对话,凌母还是识相的选择了隐瞒。

    “妈,这些话您能不能少说一下,我觉得悠悠当我们的儿媳妇已经非常够格了!我看,这悠悠估计就是被你们给逼走的!”凌宸找不到苏悠悠,急都急死了。现在凌母还在这个点上火上浇油,他自然口气不善。

    “你这孩子……你是怎么说的话?我好歹是你妈,你就是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再说了,我要是真的想要逼走她的话,我当初还会让她进了我们家的门么?你也不想想看,我这么做到底都是为了谁?”

    其实,为的还是她自己。

    因为她知道,凌二从小早就被宠惯了,弄成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他想要得到的,就非要得到不可。

    就算你反对他娶苏悠悠,他也能和你对着干。

    到头来,非但无法阻止凌二想要做成的事情,还极有可能将他们的母子关系弄糟。

    所以,向来精打细算的凌母,自然是不会做这样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

    她装成她是真的接受了苏悠悠这个儿媳妇这样的人,但也只是表面。

    在凌二爷的面前,她从来都不会和苏悠悠对着干。但背后,就说不定了。

    只是这些,聪明如她,又怎么可能会让凌二知道?

    以凌二的脾气,要是知道了这些,又怎么可能带着苏悠悠继续住在凌家大宅?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妈,您别再说好不?我现在担心悠悠,我什么事情都烦着呢!”凌二觉得自己的脑门一敲一敲,闷疼的慌。

    “你这孩子,说你两句就不乐意了?我可告诉你……”像苏悠悠这样的女人,动不动就打算离家出走的,你该考虑一下她的去留问题了。否则将来真的出了问题的话,丢的可是凌家的脸!

    凌母正想和凌宸说这些话的时候,碰巧凌宸的手机响了起来。

    单调的铃声虽然一如既往的无趣,但在憋见来电显示上面是周子墨的电话,凌二感觉这音乐前所未有的美妙。

    周子墨说了,他一找到苏悠悠的信息,就第一时间通知自己。

    而周子墨现在来电话了,这是不是也就说明了,现在苏悠悠有消息了?

    想到这,凌宸立马接通了电话:“墨老三,怎么样?是不是,有悠悠的消息了?”

    凌二那双漂亮的双眸,里面是止不住的期盼。看的,凌母又气不打一处出。

    这孩子,向来做事听精明的。

    为什么在碰到苏悠悠的时候,就跟脑子被门给夹坏了?

    “说说,害的我一夜没有陪我家周太太,弄得她今天都不想离我,以为我外遇了去。就为了满城帮你找苏小妞,你该怎么慰劳慰劳一下我?”周子墨边打着哈欠,便说着。

    一整夜,他都在这交通局里做着同样的事情。

    而王局,也几乎出动了二十名队员,在整个办公室里,对着整个城市的出入口的一辆辆车子和车牌,就怕漏掉了苏悠悠的踪迹。

    整整三十箱的光盘,一整夜就给找完了。终于在最后,找到了苏小妞的踪影……

    “该给你的,少不了你的。快告诉我,苏小妞到底现在在什么地方?”现在,凌二爷觉得,一切的利益得失,都没有他家苏小妞的安全重要。现在的他,只想看到苏小妞平平安安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只是,现在的苏小妞回到什么地方?

    是一起之下,直接回了d市。

    还是,躲在什么不见天日的地方,这才让他凌宸一顿好找?

    可周子墨慵懒的声音说出来的答案,却让凌二爷倍感意外。

    他是这么说的:

    “苏小妞什么地方都没有去,她就在她上班的那间医院!”

    “什么?就在她工作的医院?不可能吧,我昨天一回来就赶到她上班的地方去了,那边说她有好几天都没有去上班了,我问了很多人,都没有问道她的下落!”

    这是真的。

    昨天从稥港赶回来的时候,凌二爷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苏小妞的医院。

    可到那的时候,他彻底将她的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发现苏小妞的任何踪影。

    问哪里来往的护士,每一个都说苏小妞连着好几天都没有来上班了。而且谁也都不知道,这苏小妞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这也是凌二爷为什么苦苦找寻了一个晚上未果的原因。

    “瞎说什么呢?我可以确定的就是,从你那天出差的时候,苏小妞的车子就进入了这件医院,就再也没有出来过。这是我查了整整两遍才敢告诉你的。”就因为不确定第一个结果,所有周子墨才执拗的找王局再找了一遍,弄得现在整个值班室的人都昏昏欲睡的。

    “好,我知道了。那先这样,我去找她先!”最重要的,还是要先看到苏小妞的人是否安好!

    因为凌二爷在听到苏小妞还在医院的时候,他的心跳漏掉了一拍。

    总感觉,他的苏小妞好像出了什么事情。

    苏小妞不是没有晚上之过夜班,但从来还没有一次像这样的,整整超过了四十八个小时。

    再者,那个科室的人都说苏小妞没有去上班……

    这一切,都让凌二爷更加焦急不安。

    挂断了电话,凌宸拿着车钥匙就急匆匆的往外面赶。

    可还没有走出去的时候,凌母就发话了。

    “宸儿,这都快到中午饭点了,你还要到什么地方去!”是去找苏悠悠,刚刚他们的对话她都听到了。

    “妈,我去找苏悠悠。”

    “我不准你去!”凌母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宸儿,以前要是不出什么情况,你想要闹,我也就由着你。可这丫头现在竟然还一连几天都不归家,这事情要是传出去,我们凌家可真的丢不起这个人!就算她回来了,我现在也要考虑一下,要不要接受这样的儿媳妇了。”

    再说了,苏悠悠已经和她约定好了,凌宸这一次回来她就会和他离婚。

    这也是凌母在得知凌宸这一次没有签好合约就急匆匆赶回来,却没有大发脾气的原因。

    在她看来,能和苏悠悠这丫头离婚,可比那合同重要的多了!

    “妈,现在我什么话都不想说,等我把她找回来,你想说什么再说吧。”凌二爷不管不顾的出了门,没过一会儿他那辆骚包的宝马,就消失在街角的尽头。

    而凌母拦不住凌宸,自然气鼓鼓的。

    不过现在她所担心的,只是苏悠悠到底会不会按照他们之前的约定,和凌宸离婚。当然,就算苏悠悠不肯离婚,她对付苏悠悠的,还有的是手段!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小东西,今天晚上我帮你洗澡吧!”晚饭过后,谈某人开始积极的献殷勤。

    这段时间,小东西怀孕了,他不敢轻易的对她下手。

    再加上老胡的那一番提醒,谈某人更是收敛了。

    不过这吃不到,过过手瘾,也算是家常便饭了。

    于是,这段时间,每一到谈某人各种强烈的想要她的时候,就会提出帮忙洗澡。

    这一点,顾念兮自然已经摸得清清楚楚。

    若是往常,她也就随了这个男人。

    她又不是不知道,她家谈参谋长其实就是一头饿狼。她没有怀孕的那段时间,只要和她在一起,这老男人哪一晚上会落下的?

    现在他帮着她洗澡,其实还挺不错的。至少谈参谋长在她的身边,她不用担心洗澡的时候会摔跤,弄伤了宝宝。

    再说了,这个男人现在也只能过过瘾,却不能真的欺压她。所以,她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而且谈参谋长是她的男人,如果她不满足他的手瘾,难道还真的要逼着他到外面偷腥不成?

    可今晚,某个小东西却一直都闷不作声,不答应谈某人的要求,也不回应他。

    就算现在,谈某人一回到屋内,就开始激情洋溢的帮着她找小内内和小裤子,她也无动于衷。

    “好了,该准备的我都帮你准备好了,现在我们进去吧!”说着,谈某人一手拿着那些衣服,一手过来拽着顾念兮的小手。

    “人家今晚不打算洗澡了!”某女依旧板着脸,不肯从床上起身。

    “不洗澡,那睡起来多不舒服?乖,洗澡就一会儿!”谈某人极尽轻柔的语调哄着她。

    与其说是在哄她,不如说是在诱惑她。

    不洗澡睡起来不舒服?

    那是他没有吃到没有碰到,自然会不舒服。

    “要人家去洗澡也成,现在请谈参谋长老老实实的回答人家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这么郑重其事的!”谈某人淡笑着,落座在她的身边。

    “当然是很严肃的问题咯!”顾念兮说着停顿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口道:“谈参谋长,在我之前,你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感情经历?”

    她指的,是谈参谋长和那个赵队长的事情。

    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才一开口,谈某人爽朗的笑声就从她的头顶上传来:“在遇到你之前,我可算是一片空白!再说了,我的初吻什么的,都被你霸占了去,你这小土匪倒好来质问我?”

    “人家指的不是这个!”被谈某人这么一提那些,顾念兮的小脸立马羞红一片。

    “人家问你的,是没有正式发展成关系的那种。就是那些人喜欢你,送你东西什么的。然后有点小暧昧,偶尔发发短信,晚上睡不着觉还聊扣扣的那种。”

    “哟,那是指蓝颜知己吧?”

    谈参谋长果然就是谈参谋长,一句话就直接点中了要害。

    “就是那种。”顾念兮点头如捣蒜。

    “那种倒是没有。”见顾念兮不相信自己的答案,他又开口解释着:“短信什么的,多麻烦,还要按来按去的,直接一通电话不就行了么?”

    谈参谋长这个懒惰的毛病,顾念兮自然也知道。

    若不是她逼着他偶尔给她来个短信什么的,这谈参谋长估计真的将手机的短信功能当成了摆设。

    “再睡了,什么扣不扣的,不是你给我申请的么?那东西里面有多少个人,你自己也知道!”

    这一点,也确实。

    再没有和顾念兮结婚之前,谈某人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扣扣这一类的东西。

    要不是顾念兮说偶尔也想要和谈参谋长发扣扣什么的,他才懒得去摆弄这些有的没的。

    “那咱们柜子里面最后一个格子的那件屎黄色的毛衣,你怎么说?”

    顾念兮吼出这一句话的时候,眼眶微红。

    好吧,其实那件衣服也不是那么难看的颜色。不过是比较深一点的米黄色。但顾念兮却执拗的认为,那就是屎黄色,这个世界上最难看的颜色!

    其实,早上和那些兵蛋子在说这些东西的时候,顾念兮还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因为在她的印象中,她家谈参谋长不像是会随随便便接受别人礼物的人。

    可回家之后当她正打算给谈参谋长收拾几件厚一点的衣服出来的时候,却在柜子的最里端发现了那件毛衣。

    那一件,还真的是顾念兮没怎么看到过的。本能的反映,顾念兮就将这件毛衣和兵蛋子口中的赵队长送个谈参谋长的毛衣联系到了一起。

    这下,小醋坛子打翻了!

    “屎黄色的毛衣?就是压箱底的那一件?”谈某人继续问着。

    “就是那一件。”顾念兮的整个大眼里,都是水汪汪的。都快要,泛滥成灾了。

    “那一件是一个战友送的!”谈某人试图解释着什么,可这话一落下,顾念兮的眼眶里豆大的泪水就簌簌的往外冒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这个坏人,心里有了别人还将人家拐回家,还让人家给你生小娃娃。呜呜……”

    她是真的很不甘心。

    凭什么谈参谋长心里记挂着别人,还要将她给撸回家。这行径,简直就跟强抢民女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会是?我怎么都听不明白?”这衣服是战友送的,难道有问题?

    沾了白粉了,还是带着毒,竟然弄得她哭成了个泪人儿?

    他伸手,试图想要将哭红了双眼的小东西揽进自己的怀中,可没有接触到她的小手,就被她的小爪子拍开了:“你走开,别碰人家!你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小刘他们都已经和人家说了,你别想再糊弄人家!”

    “小东西,你到底在说什么东西?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谈逸泽有些二愣子摸不着头脑。

    “你别想否认了,我告诉你谈参谋长,小刘他们都已经将你和那个什么赵队长之前的那些事情告诉我的,那件毛衣恐怕也是她送给你的什么定情之物吧?怪不得,到现在都收藏的这么好。原来,你还想着她吧?好,那你就守着她的这件毛衣过日子吧。”一边说一边拽着谈逸泽手上的那些衣物,顾念兮躲进了浴室里。

    去他妈的什么战友情,明明是奸情!

    谈某人则在小东西撒完这一通气之后,有些无奈的等着紧闭的那扇浴室门。

    看来,今天晚上想要尝什么小甜头的,都做梦了。就连这几天想要摸摸她的小手,都别想了。

    面对小东西紧闭的浴室门,谈某人微眯起了双眸。

    小刘说的?

    看来,明天是该找个时间,好好告诉一下小刘什么叫军人素质了。

    走漏军情什么的,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题外话------

    又是一万字,打滚耍赖求票子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