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85章 不要脸的谈某人!

    天灰蒙蒙亮的时候,顾念兮就醒来了。

    其实,这一阵子顾念兮的睡眠情况挺好的。一般头一沾到枕头,要不睡到谈参谋长将自己喊起来吃早餐,一般是不会醒来的。

    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一大早就睁开眼睛了,而且怎么想闭上眼多睡一会儿,都不行。

    小肚子也闷闷的,让人觉得有些慌。

    总感觉,今天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许是她起床的动静太大,身侧谈参谋长也醒了。

    一醒来,男人的铁臂就拦了过来,将本来就要逃出被窝的她,再度卷了进来。

    “天还没亮,一大早想要去哪里?”谈参谋长的声音,带着刚刚睡醒的沙哑。这样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午夜绽放的曼陀罗,让人忍不住想要沉沦其中。

    “睡不着!”被男人捞回怀中,顾念兮翻腾了一下。

    她还在生气好不好?

    这么大清早就搂搂抱抱的,是不是真的将她顾念兮当成了一只温顺的小猫了?

    “睡不着也给我多躺一下。还有,别乱动了,不然后果自负!”谈某人霸道的继续禁锢着她,不让她得到自由。

    “人家真的睡不着,你还想怎么样。”其实不是睡不着,最近她的睡眠一直都蛮不错的。没有睡意是因为,她的小肚子总是闷闷的。“你要是想抱,就去找你的那件毛衣抱着吧!不然,直接去找你的赵队长也行!”

    至今记起谈参谋长柜子里还藏着别的女人送的东西,她的心里就是各种不舒坦。

    “好啊,小东西撒泼了!”面对她的抓挠,谈某人依旧哼唧着。

    “是啊,怎么样?”

    “你再撒野试试看,老子立马将你给干了!”禁欲多天的谈某人,现在就快要到极限。可这小女人现在倒好,还在他的怀里乱蹭着。

    他是谈逸泽,不是柳下惠。

    这么个小东西在他的怀中抱着亲着,就是不能碰,那真的很憋屈。

    “谈逸泽,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好吧,顾念兮也感觉到势头不对劲。

    她家谈参谋长的声音明显比之前沙哑了许多。甚至连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许多。夫妻这么两年多,她要是再不知道这老男人脑子里想些什么,那还真的和他白过了。

    当下,女人不在抓挠谈参谋长的身子,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真的会惹得谈参谋长的兽性大发。

    可小嘴,还是喋喋不休。

    “脸皮一斤值多少钱,能干你几次?你要是说的出来,我就要脸!”

    谈某人一脸牛气的朝天哼唧着,对于她的意见和建议不屑一顾。

    好吧,这就是她家的谈参谋长。

    连不要脸,也是如此的理直气壮!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小东西,今天要不要和我去军区玩?”早餐的时候,谈某人对着顾念兮抛出了橄榄枝。

    其实,本质上谈某人还是不喜欢顾念兮到军区去的。

    一方面,她怀着身孕,呆在那个地方的话他谈逸泽又一定要费神多照顾她一些。另一方面,他的小妻子即便怀着孩子,还是那么的娇俏可人,任谁一看都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将这样的小东西丢到男人堆里,谈逸泽真的不放心。

    生怕哪一天,这小东西就被别的饿狼给拐跑了。

    可偏偏今天,他却非常想要将她带过去。

    昨天小东西就和他闹了一整天的别扭,什么话也都没有和他说过。连最近几天她最喜欢的军区,都没有去。

    趁着小东西没有去,谈逸泽也将前天和小东西聊过天的那几个兵蛋子都叫到办公室里好好的“谈”了一下。

    这一谈才知道,这班混小子竟然在他家小东西的面前说了那些浑话。而今天,他要将小东西带过去的原因,正是想要让这班混小子好好的将他谈逸泽被毁掉的形象给重塑回来!

    可谁知道,对着小东西抛出诱人橄榄枝的他,竟然得到这么个答案:“不去!”

    小东西埋头喝着白粥,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怎么不想去了,前几天不是还喜欢的紧么?”谈某人继续哄着。

    “都说那是前几天的事情了,那也就代表着是过去式了,现在说,没意义。前几天我还觉得谈参谋长是个正人君子来着!”

    谈逸泽算是听出来了,这小东西是在拐着弯骂着自己。骂他不是正人君子!

    “小泽,你是不是欺负了兮兮啊?”

    就在谈逸泽纠结着,到底该怎么哄好自家小东西的时候,边上也一样喝着清粥的谈老爷子也开了口。

    当下,谈某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最近顾念兮怀孕了,谈老爷子可是宝贝的紧。

    本来以前他都不怎么会插入他们夫妻间的对话的,现在只要听到个什么风吹草动,他就参合了进来。

    一双眼睛狂瞪着他,像是他谈逸泽刚刚真的做了什么虐待顾念兮的事情。

    “没有!”绝对没有!

    再说了,这小东西有您老爷子这样的铁杆撑腰,他谈逸泽还敢欺负她么?

    “没有,那我怎么感觉兮兮不开心?”

    谈老爷子继续怒瞪着他,像是恨不得将他给瞪出个大窟窿。

    “爷爷,您看错了!”

    “我自己亲眼所见,怎么会错?”谈老爷子继续说着。

    “……”谈逸泽干脆这会儿不开口了。

    反正最近这小东西是爷爷的心肝,他谈逸泽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错。

    “爷爷,我老公没做什么坏事。”就在谈逸泽一脸委屈的时候,顾念兮适时开了口。

    一句话,缓和了谈老爷子的神色,也让谈逸泽脸上堆积着不大不小的弧度。

    这小东西,还算她有良心。

    算他,没有白疼她。

    在看到他被谈老爷子为难的时候,懂得维护她。

    可当谈逸泽正对着小东西满脸期待,以为她总算原谅了自己的时候,就听到她这么开口和谈老爷子说:“他不过是将前任情人的东西,就是一件毛衣还是亲手打的那种,藏在我们的柜子里,被我发现了。现在,做贼心虚了!”

    一句话下来,谈老爷子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而谈逸泽的嘴角,又抽了抽。

    敢情,这小东西不是想要帮自己开脱,是打算添油加醋!

    “好小子,你结婚了还做这样的蠢事?看我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训一下你,今后我下去了,该怎么和你奶奶交代?”谈老爷子一听到顾念兮说的那些话,抡起了拐杖就开始往谈逸泽的身上凑。

    其实,谈老爷子虽然寻常都拄着拐杖,但基本上只是摆设作用。只有到了这个时候,这个拐杖才发挥了真正的效用。

    不过顾念兮也看得出来,这谈老爷子还是没舍得出劲。

    毕竟,这谈逸泽还是他谈老爷子最宝贝的那个孙子。

    再说了,就算谈老爷子现在卯足了力气揍谈逸泽,落在谈逸泽身上估计都跟挠痒痒一样,构不成什么威胁。

    “爷爷,您听我解释,我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谈逸泽觉得自己真心委屈。自从有了老婆孩子,爷爷动不动就往自己身上招呼。

    “你还狡辩,还不快配合点?你没有瞅见,你媳妇都生了闷气好几天了?”谈老爷子用着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和谈逸泽说。

    “我当然知道,可那丫头都不听我的解释!”谈逸泽满脸憋屈。

    “你以为,女人气头上她会听你的解释?解释都是掩饰了!快,表情痛苦点,不然我真的抽你了!”谈老爷子恶狠狠的威胁着。

    “好好好,我知道了!”

    于是,接下来的谈家大宅里上演了接下来的一幕。

    “爷爷……饶了我吧!”谈逸泽以龟速在前面跑着,谈老爷子用龟速在后面追着。但手里的拐杖,还时不时的往谈逸泽的背上招呼着。

    “饶了你?都这么大的人还不懂事,你说我能让饶你么?”

    接下来,又是一通殴打。

    谈老爷子趁机瞅了瞅边上顾念兮的神色之后,便开始说:“好吧,看在你认错态度端正的份上,你去问兮兮,要是兮兮原谅你,那我就不打你了!”说着,谈老爷子还不忘推了推谈逸泽一把,让他上前。

    “兮兮,你看爷爷都将我打了一顿了,我也做了一深刻的反省,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说这话的时候,谈某人赶紧拉住了小东西的手。

    看着谈某人半蹲在自己面前,脸上还带着讨好的笑脸,顾念兮也只能唇角勾起无奈的弧度。

    她不是看不出来,刚刚谈老爷子和谈参谋长不过是在自己面前上演了一出戏。实际上,她家谈参谋长什么伤也没有受。

    虽然不是很解气,但看在谈老爷子这么大把的年纪了还为了哄自己开心,她就暂时原谅了谈某人一次。

    当然,她强调,这只是暂时!

    见顾念兮没有一次撇开自己的手,谈某人乐了。

    当下,谈某人就当着爷爷的面,将她往怀里抱。

    “你做什么呢?爷爷都还看着呢!”

    “就抱一会儿,你都好几天不肯让我这样抱着了!”现在,他想得慌。“再说了,爷爷也乐意看到我们这样!”

    果然,顺着谈参谋长的眼神看过去,角落里的谈老爷子正一边喝着热茶喘着气,一边笑呵呵的看着他们这一幕。

    “我不管,你放开我。”她不安分的抓挠着。

    她刚刚只是当着谈老爷子的面不好发作,这么收着旧情人的东西藏着捻着,这么点惩罚就能让她原谅了?

    不可能!

    就像苏悠悠告诉过自己的,这男人绝对不能宠。正所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要我放开你也可以,今天陪我去军区,好不?”他蹭着她的脸颊,那软乎乎的感觉直捣他的心窝。

    “好,陪你去总行了吧!快点放开人家!”爷爷一直都在暗处笑着,惹得顾念兮的小脸都一阵躁红了。

    这要是不答应谈参谋长,没准他过会儿还会作出更多过火的事情来。

    而且顾念兮相信,以谈参谋长这脸皮都跟城墙似的厚度,这样的事情他是绝对会做出来的。

    “嘿嘿,那我去收拾一下,一会儿咱们就走了!”也许是太多天没有看到小东西这么红扑扑的小脸蛋了,谈参谋长的心情突然好了不少。

    要不是最近天气凉了,出门之前总要给小东西多带几件衣服,怕收拾来不及赶去上班的话,谈逸泽还真想留下来,多逗一会儿他的小东西。

    “顺便将我的那两包话梅带上。”谈逸泽临走之前,顾念兮还不忘这么嘱咐着。

    最近她越来越喜欢吃酸的东西,尤其是话梅。走到哪,都不能少了它。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顾念兮蓦地回想起上一次她和苏悠悠到某个商场的时候,苏悠悠一次就买了好些话梅。当时顾念兮还笑话苏悠悠,是打算开个话梅小批发部。

    可现在仔细想想,好像有些不对劲。

    她顾念兮喜欢吃话梅,那是因为她怀孕了。不然,以前她是半点酸的东西都不喜欢吃的。

    而从小都一起长大,顾念兮对苏悠悠的胃口也清楚一二。那厮的,比她还讨厌酸的东西。

    几乎只要一点东西有点酸,这苏悠悠就绝口不吃。

    可那天她竟然一次性买了那么多的话梅,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

    意味着苏悠悠怀孕了?

    想到这,顾念兮马不停蹄的就给苏悠悠拨了电话过去。

    可电话里,却传来一个前篇不变的女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苏悠悠关机了?

    怎么回事?

    难道,这两天又看Bl限制级,看的忘记给手机充电?

    “小东西,快点跟上!我们要马上出发了。”门口处,谈参谋长催促的声音传来。

    “好,我现在就过来。”盯着手机,顾念兮的心隐隐的不安着……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醒了?醒了就先别动,现在先好好的躺在床上。”医院里,苏悠悠睁开眼醒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主任。

    “主任,我这又是怎么了?”本来一醒来,苏悠悠是本能的想要坐起来的。可这一动,她疼得龇牙咧嘴。

    看样子,刚刚应该是牵扯到伤口了。

    可该死的,前两天不是恢复的还算不错么?

    怎么,又成了这幅模样?

    “今天你牵扯到伤口,线又裂开了,引起了大出血。”主任的语气,不算是很好。“苏悠悠,为了一个男人,你犯得着这样要死不活的么?”

    这都,快不像是以前那个吊儿郎当,嘴巴满口刺的苏悠悠了。

    其实,主任也知道,有些话其实不是应该由她来说。

    可等了好几天,除了早上那个一出现就在这里为非作歹的凌二爷之外,苏悠悠没有其他的探望者。

    “主任,对不起!”被主任这么一提醒,苏悠悠又想起了早上所发生的一切。

    还有,凌宸那不分青红皂白的责问。

    再者,还有他毫不留情的离开……

    这一切的一切,让苏悠悠的眼眶又红了。

    “苏悠悠,你别哭!虽然没有把孩子给生下来,但这好歹也算是小产。产后不适合流泪,对你的眼睛不好。”看到苏悠悠那明显红起来的眼眶,主任的心也被牵动了。

    “我知道了,主任。”对着关心她的人,苏悠悠从来都会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所以现在即便牵强,她也对着主任露出了笑脸。

    只是这样一个细微的动作,还是让苏悠悠牵扯到了伤口,疼得她的眼泪在她的眼眶里直转悠。

    其实,身为妇产科医生的她,又何尝不知道这小产可大可小。落泪什么的,对自己的身体非常不好。

    可她,就是控制不住。

    而且,这还不是因为她的伤口。身体上的伤口,再怎么痛苏悠悠都能咬牙挺过去。

    可心里上的伤……

    回想她和凌二爷这段时间的相处,每一次他的转身,每一次他的不肯承认,每一次他和别的女人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报纸和杂志上,甚至连一句解释都吝啬的不肯给她,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一根根的毒刺,狠狠的扎在了她的心上。

    这样的伤,不见伤痕,却痛得她无法承受……

    看着苏悠悠紧闭双眼,倔强的不让自己的眼泪在她的面前掉下来的样子,主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是她的门徒弟子。

    最得意的门徒!

    帮助过这个世间千千万万人解决过病痛,而今自己却深陷其中。

    她很想伸手,拉苏悠悠一把。

    可她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而且,苏悠悠的伤痛,也只有凭借她自己的力量,才能恢复。

    其他人怎么做,最终都只是徒劳。

    看着脸色苍白的苏悠悠,主任最终转过身去,打算给她留一点时间空间,让她一个人好好的休息,一个人舔舐无人知晓的那一处伤口。

    可就在主任的脚刚刚快要离开这个房间之际,她听到了苏悠悠的声音:“主任,我想要出院!”

    “苏悠悠,你疯了么?”

    现在伤口还没有拆线,出院她要做什么?

    再说了,她在这个城市,除了那个不负责任的凌二爷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亲人。

    有什么人,可以照顾她?

    “主任,你放心,我也是一个妇产科医生,我知道我现在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苏悠悠的脸色,近乎和床上的被褥是一个色调的。

    可她的双眸里,却有着前所未有的坚毅……

    “可你现在的身体……”是的,苏悠悠在是个流产的女人的同时,也是一名出色的妇产医生。很多事情,她比其他人更要了解其中的厉害关系。

    “主任,我不会让我自己有事的。但你要知道,我现在真的不想要见到他,再见到他,我怕我会疯了……”

    苏悠悠的眼神中,带着期盼。

    “好吧,我做一下安排。但这两天,你都要好好的在这里静养。”治疗,还需要两天的时间。

    “把药都给我吧,我自己比谁都清楚,该怎么打针,该怎么吃药。”她,一刻也不想要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

    “可苏悠悠……”主任试图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但在她没有开口之前,苏悠悠道:“主任,求你了……”

    苏悠悠从来都没有求过什么人,即便当初开始当实习医生的时候,有好几次因为犯错都被她怒骂了一顿,甚至一连几天都不让她在旁边观摩,苏悠悠还是一次都没有求过她。她只会在傻傻的对着主任笑,卖萌扮无辜……

    就是这样一个性情率真的女孩,今天却变成了这幅模样。

    想到这,主任再怎么不想要答应,也不得不应承了下来。因为她知道,按照苏悠悠的性情,她想要走,就一定会走的。

    即便她不肯帮她,她也会让其他的医生帮着自己的。要不然,也可能偷偷的溜走。

    而后者,肯定会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

    “我现在就去给你安排一下,然后给你把药拿来。要不,你到我家来吧?”主任知道,按照苏悠悠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了。而现在身体极为虚弱,需要人照顾的她。

    若是放任她一个人回去的话,还真的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苏悠悠却说了:“不用了主任,我过一会儿就会找人过来接我,你放心好了……”

    “那好吧,我现在先去拿药和办出院手续,都弄好的话,可能要到下午……”再者,早上医院里人流攒动的,要是让苏悠悠磕着碰着,那可不行。

    “嗯,好的。”

    “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主任还真的离开了。

    而被留下来的苏悠悠,只能努力的伸出手,勾到自己放在不远处的手机。

    今天早上,手机已经充好电了。

    本来是想要打给凌二爷,让他要是出差完回来的话,就过来把离婚协议给签了的。没想到,今天早上他倒是不请自来了。弄得,她连将手机开机的时间都没有。

    打开手机之后,苏悠悠发现自己在这个城市所能求助的人,还真是寥寥无几。

    其实,她知道她的兮丫头要是知道这个情况的话,一定会二话不说就将她苏悠悠给领回家的。然后也一定会非常自动自觉的承担下接下来照顾她的任务。

    可她,还是不能去找她的兮丫头。

    因为若是让兮丫头知道的话,依照那丫头的性子,一定会抱着她大哭特哭的。

    要是以前,她苏悠悠还有力气可以安抚一下她,但现在她连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

    再说了,她离开的话,凌二爷第一个会找的地方,一定就是兮丫头那边。

    到时候,她还不是要面对他么?

    那这和离开医院,又有什么样的区别?

    想了想,苏悠悠本能的想要将手机收回,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电话频幕上显示的是:二狗子!

    其实,这也是苏悠悠从小到大的冤家。

    他们两人一直是邻居,并且从小到大都是念同一个班。

    而这,也是苏悠悠最大的不幸。

    不是二狗子不够优秀,正是因为太过优秀了,所以他才是苏悠悠从小到大的悲哀。

    记得小时候,苏妈妈口中时常就挂着隔壁二狗子的名字。

    每逢大小考试,她嘴里都会念叨着:“苏悠悠,你看人家隔壁二狗子考了多少分,你考了多少分?”

    “隔壁二狗子这个期末又是考了全级的第一名,你又考了多少?”

    “隔壁二狗子……”

    反正只要有的比,苏妈妈每一次都会不自觉的将二狗子给搬出来。

    而无一例外的是,这二狗子从小到大都比她苏悠悠要优秀。

    但正因为二狗子太过于优秀了,所以苏悠悠从小就将他当成了敌人。只要能欺负二狗子的,她都使劲的欺负。

    而二狗子也像是个愣子,每一次被她苏悠悠欺负之后,非但不哭不闹的,还会为她做各种掩饰。(这二狗子是不是个愣子,很快就会揭晓了!)

    当然,苏悠悠对二狗子的欺负也仅限于小时候二狗子身高没有优势。自从上了初中,这二狗子的身高就跟田里的蒜苗是一个样的,几乎一天一个样。

    等到初中毕业的时候,他就已经明显的高了她一个脑袋。那时候,苏悠悠也就从原本欺负人的,变成了被欺负的。

    但不自量力的苏悠悠,还是会时常给二狗子制造各种事端。但苏悠悠记得,即便她小时候对二狗子有多么的过分,到了第二天的时候,这二狗子就会什么都记不住的往她家里跑。偶尔,还会主动跟她承认错误还带上糕点赔罪什么的。

    她和二狗子的情义,一直都很坚定来着。虽然都是吵吵闹闹,就像是野狼,恨不得在对方不注意的时候扑上去咬一口,但他们之间的交往从来都没有中断过。

    即便当初她犯二,追着陆子聪来到这个城市当医生。

    这二狗子,还会时不时的给她打上几通电话,联络一下感情。不然,也会在sn上,给她发发信息,问她这乌龟式的感情进展如何。

    苏悠悠一直也以为,她和二狗子情比金坚,这样的友谊会地久天长。再者,无论她做什么决定,二狗子也是坚决拥护她苏悠悠的那个人。

    可没有想到,当苏悠悠宣布她要和凌二爷结婚的时候,最先反对他们的,竟然是二狗子。

    而且,为了表达他真的反抗到底,这二狗子自从她回到这个城市和凌二爷结婚之后,就一通电话也没有给她打过。

    甚至,连她苏悠悠厚着脸皮,给他发出去的sn都没有回复过。

    这让苏悠悠一度以为,她和这二狗子的情义,也到了尽头了。

    可没有想到,在她苏悠悠沮丧,无路可走的时候,她竟然会接到了二狗子的电话。

    看着手机上接连跳动的那个名字,苏悠悠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揉了揉眼,苏悠悠发现自己真的没有看错。

    可当苏悠悠就要按下接通键的时候,手机屏幕暗了。

    二狗子,挂断了电话!

    那一刻,苏悠悠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失落。

    好在,电话那边的人的毅力还算不错。

    就在手机频幕才暗了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之后,手机频幕上的名字又鲜活的跳动着。

    那一刻,苏悠悠迫不及待的按下了接通键:

    “忽悠人不偿命,骂人机器中的战斗机的苏悠悠,老子回来了!”

    电话一接通的瞬间,电话那端爽朗的男音便传来。

    听到电话里那各种恶劣的诋毁,苏悠悠的青筋有些暴跳。

    不过在听到电话里那犹如大提琴般动听,如同夏季拂过稻田的微风,卷起了苏悠悠小时候的那些记忆。

    其实,二狗子之于苏悠悠来说,几乎跟家里给她的感觉是等同的。

    小时候,苏悠悠就是个惹祸精。

    像是打架斗殴,偷橘子,欺负小狗的事情,她做过不少。

    而每一次的黑锅,却都是二狗子帮她背负的。

    对于苏悠悠来说,二狗子给她的温暖,有时候比家里还要多。

    所以在听到这二狗子的声音的时候,苏悠悠突然有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

    一激动,那原本一整天都在她眼眶里徘徊的泪水,像是卸了闸的洪水似的,簌簌的往外冒。

    “苏悠悠,你怎么了……”听到电话里那隐隐的啜泣声,电话那端的二狗子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头。

    “苏悠悠,你要是不喜欢我这样骂你的话,我下回就不骂你了,好不好?”虽然对于苏悠悠不顾家里反对,毅然离家出走和豪门阔少结婚的事情极为生气。但在听到她的呜咽声的时候,这二狗子的心又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挠了一样,痛痛的,痒痒的。

    “苏悠悠,你别哭啊!”

    听着这苏小妞的哭声,二狗子也意识到,这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一如小时候一样,这苏悠悠一闹出什么祸端,总是会像现在一样,找自己哭诉。

    而现在的苏悠悠给自己的感觉,和小时候的如出一辙。

    就算他心里对她还有再大的气,也像小时候一样,无奈又心疼的只好安抚着她。

    “二狗子……”

    “苏悠悠,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那个该死的混蛋,他欺负你了?”

    电话那端的男子,气息变得有些不稳。

    但依稀可以分辨的出,这还是当初那个只要是她苏悠悠的事情,就一定会放在他心上的二狗子。

    “该死的,你倒是说话呀?”苏悠悠一直沉默着,一直抽噎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电话那端的男人,早已急的团团转。

    “苏悠悠,我当初让你不要嫁给他,你却不肯听。嫁给那样的人,还不如嫁给我!”

    “苏悠悠,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这样吧,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过去接你!”

    电话那端的二狗子,没有等到苏悠悠的电话,一直自顾自的说着。

    “二狗子,你的脑子又有问题了。我现在在这边,你还在d市,你怎么过来接我?”无疑,二狗子刚刚的那些话,触碰到了苏悠悠心里那块最柔软的地方。

    一个人生病的时候,是她最为懦弱的时候。

    而苏悠悠现在刚刚动完手术,身边连一个可以照顾自己的人都没有,更加想念当年二狗子给她的那份温暖。

    所以,当二狗子说她想要过来接她的时候,苏悠悠心动了。

    但一想到二狗子现在还在d市,她眸子里的那份希冀又一点一点灭掉了……

    “苏悠悠,我正好就在你这边。”其实不是正好,是本来就想要过来看看她的。再说了,若是他知道,她在这边过的不好的话,即使远在千里之外,他也会奋不顾身的过来将她接走。

    “你说的是真的?”虽然有些怕再和小时候一样,被二狗子捉弄。但苏悠悠的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期盼。

    一个人离家太久,对于那份家的温暖,也就越发的憧憬。

    而凌宸的家给她苏悠悠的,却从来不像是家。

    与其说凌家大宅是家,倒不如说是牢笼,将苏悠悠彻彻底底困住的牢笼。

    如今,她只想要彻彻底底的挣脱这牢笼的束缚。

    “我骗你,就是小狗!”这话,从小到大他和她说过无数遍。

    虽然偶尔,他也会拿这一句话来抓弄她苏悠悠。

    但这一刻,苏悠悠却选择了完完全全的相信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男生。

    “我在医院,在我工作的那间医院,你过来接我,将我带走吧……”

    那一刻,又有些许的晶莹从苏悠悠的眼眶中滑出……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小嫂子,那个啥……”这天,顾念兮这才在谈某人的办公室坐下,小刘就走了过来,别别扭扭的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

    看他这幅羞涩的模样,与其说是叱咤战场的将领,倒不如说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顾念兮从自己的包包里找了颗话梅,丢进嘴巴里吧唧了几下。

    坐谈参谋长的车过来,虽然他开的极慢,但她的胃还是翻滚着。

    好在随身携带着话梅,这股子闹腾的感觉,好了不少。

    只是吃着话梅的顾念兮,又不自觉的想起了苏悠悠。

    每天包包里都藏着那么多话梅的苏悠悠,会是怀孕了么?

    刚刚到军区的嘶吼,顾念兮又掏出了手机给苏悠悠打了过去,想要从苏悠悠的嘴中得到什么确切的答案。

    可电话过去的时候,苏悠悠正好在通话中。

    所以,顾念兮就算有再度的疑惑,又只能憋着,等待苏悠悠的电话接通的那一瞬……

    “嫂子,我……”其实,一个大老爷们说这些,还真的挺别扭的。小刘刚刚想要开口,但又觉得某些实在难以开口想要退却,可无奈在他憋见不远处正盯着自己看的那双黑眸之后,小刘又只好作罢。

    “到底想要说什么?”顾念兮追问。

    而不远处的某人已经通过眼神发来了命令:快点将那天的事情给老子解释清楚,不然有你好看的!

    于是,小刘在某人那面目可憎的威胁之下,一脸欲哭无泪。

    谈参谋长,这将别人的毛衣放在家里的柜子下,是您自己做出来的,为毛解释的却变成了我?

    “嫂子,是这样的。上次小陈他们不是说,咱们的丫头兵那边的赵队长喜欢我们的谈参谋长么?我告诉您,其实那是没有的事情。”迫于某人的眼神高压,小刘只能无奈的说着。

    “没有的事情?如果真的没有,难不成是他们几个自己编出来的不成?”说完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又看向了不远处某个正对小刘的话投来赞赏目光的谈某人。

    后者在察觉到顾念兮的视线之后,又连忙底下了头,立马翻动着自己手上的那堆资料,仿若他刚刚真的在忙着做什么要紧的事情。

    “小刘,你们抖出了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我感谢你们都来不及了,又怎么可能会怪罪你们!”

    虽然谈某人看上去真像是非常忙的样子,但顾念兮知道,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这边。

    不然以谈参谋长一目十行的速度,又怎么可能半天都没有翻过一页纸?

    “小嫂子,我不是怕您怪罪,我是怕您误会谈参谋长!”虽然谈某人的视线一直都落在文件上,但小刘总感觉背后有一股子阴冷的东西。

    “误会?我倒觉得,我没有误会什么来着。不是有句话说的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你们谈参谋长要是没有作出这些事情,又哪里需要害怕我误会什么?”顾念兮吃完了一颗话梅,又往自己的小嘴里送了一个。

    听着顾念兮的这些话,小刘感觉压力山大。

    这人家小两口吵架,还真的别出心裁。

    还用他小刘当人工传递信息。

    而更重要的,这小嫂子的嘴巴还真的是犀利。

    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每一次话都敲进了他们谈参谋长的心里。

    当然,若这话要只是让谈参谋长不舒坦的话,小刘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反正都是人家小两口的事情,关他屁事?

    可关键是,他们谈参谋长要是受了气,基本上是舍不得往他家活祖宗身上撒的。而他小刘,也必定会成为替罪羔羊。

    眼看,这小嫂子的一通话之后,他们的谈参谋长脸色已经明显的阴沉了许多,小刘几乎可以想到,今天他要是不能解释清楚的话,迎接他小刘的是何种的悲催……

    “小嫂子,是这样的……”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保时捷以诡异的速度在驰骋着,朝着苏悠悠所在的医院开去……

    ------题外话------

    二狗子在苏小妞最初的时候有过伏笔,现在正式牵出来溜溜。

    又是一万字的更新,嗷嗷→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