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88章 动了她,我削了你

    这一刻,舒落心真的恨不得,一下子扑上前去,将谈逸泽狠狠的抽几巴掌。

    可舒落心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她清楚,自己和谈逸泽力道的悬殊。

    再说了,谈逸泽说的都对,她舒落心确实就是这么打算的。

    她如果真的恼羞成怒,直接扑上去打谈逸泽的话,那岂不是更坐实了谈逸泽刚刚所说的这些,都是她舒落心所想么?

    再说了,她现在还不能露出她的想法。

    若是让谈建天察觉到,她一直都在他的背地里争夺财产的话,那她在这个谈家岂不是更没有地位?

    不行,为了自己,不能被发现。

    为了小南,更不能被发现。

    可舒落心反驳的话这才说了一半,谈逸泽就无情将它打断:“你就怎么样?舒姨,你倒是说说看!”

    “我就对你不客气!”既然谈逸泽他问,舒落心也不甘示弱。她,可不想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的好欺负!

    “舒姨,从小到大你什么地方对我客气过?”听到舒落心刚刚的那句话之后,谈逸泽就像刚刚听到了一个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

    爽朗的笑声,从谈家大宅里传开。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住在里面的人是看到了什么好看的节目,正在呵呵大笑着。

    “你这孩子,你怎么说话的呢?我倒是要问问你,从小到大我到底有哪一点对不起你的?”问出这话的时候,舒落心也努力的抬头挺胸,不甘示弱。

    这谈逸泽本来就高,再加上他现在在高位呆惯了。那股子上位者的气息,也在这一刻彰显无遗。

    看的,让舒落心一阵心慌。

    “舒姨,那你倒是说说看,你从小到大哪一点对得起我?”谈逸泽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而这样的笑容,更像是一把把尖锐的刀子,凌迟着舒落心的心。

    “我母亲去世还没有一年呢,你就使计嫁进了我家。你,对得起我,和我妈么?很快的,又有了小南。然后呢,你又怕我一直呆在这个家,会剥夺了所有本该属于小南的宠爱,又使计,让我爸将我送进了部队。您这,也对得了我?再说了,逢年过节我每一次回来,您哪一次不对我表面上嘻嘻呵呵,背地里明着暗着的算计?如果,您还想说,您这还是对得起我的话,那从知道兮兮是顾市长的独生女之后,您没打算将她给拐走,留着给小南当媳妇么?这些,也都对得起我?”

    谈逸泽用云淡风轻的语调,慢条斯理的说着。

    但说出来的每一个字,就像是一个个的响亮的巴掌,又狠又准的落在舒落心的脸上。

    “你……”

    舒落心气的直发抖。

    可不得不承认,谈逸泽所说的,都是事实。

    当初她能如愿以偿嫁给谈建天,也是背地里使出来的阴招。

    不然以谈建天对他生母的感情,她舒落心又怎么可能插得上一脚?

    只是舒落心不敢相信的是,当年她所做的那些,几乎都做的干干净净的。

    连谈老爷子和谈建天这么精明的人,都没有看出她舒落心的手段。

    而当年他谈逸泽不过还是个毛头小子,却怎么可能看出来这些?

    “舒姨,你该不会是想要问我,当年我年纪尚小,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不过您要是想要这些之前,是不是反省一下,当年你和我妈来往的那段时间,是不是对我爸的爱慕之意,表现的太过明显了?有好几次,都被我亲眼撞见!”谈逸泽的语调依旧不高,只是那双眸子里投射出来的冷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与其说现在的谈逸泽是上位者,还不如说这个男人现在看起来像是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接下来,极有可能将她舒落心的魂魄,给勾进地狱。

    “你血口喷人,当年我是在你妈去世之后,才跟你爸认识,相爱的。”舒落心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

    甚至连她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又紧握成拳。

    不可能!

    为什么当年的那些,她都处理的干干净净了。

    这谈逸泽,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相爱,这两个字亏舒姨您也说的出口,也不嫌害臊!”又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谈逸泽的笑声再一次在这个敞大的谈家大宅里传出。

    而正巧从外面走进来的顾念兮,正巧听到从大宅子里传来的谈参谋长的爽朗的笑声。本来,顾念兮还以为,她家谈参谋长现在估计是听到了什么好消息,所以才会难得一见的笑的这么爽朗酣畅。

    只是,越听谈参谋长的笑声,顾念兮越觉得不安。

    因为谈参谋长的笑声里参杂更多的令人惊悚的狂妄,还有那隐藏在所有情绪中最深的凄凉……

    谈参谋长,这是怎么了?

    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带着隐隐的不安,顾念兮快步走进了谈家大宅。

    一眼,她就看到了,此刻站在楼梯口处,和舒落心对峙着的谈逸泽。

    没多想,顾念兮便快步走了过去。

    “老公!”越靠近这高大的身影,顾念兮越是不安。

    因为这一刻的谈逸泽的背影,仿佛又让她看到了他们结婚才不久的时候,在商场里碰到霍思雨和舒落心前来挑衅的时候的谈逸泽……

    那个时候,他也像现在一样,将腰杆挺的老直。

    像是,任何人都不可战胜的斗士一样。

    可顾念兮却读懂了,这个男人腰杆挺的老直的时候,隐匿着的悲伤。他,只是用这样类似于刺猬的形象,来保护自己罢了……

    看着这样的谈参谋长,顾念兮的鼻尖酸酸的。

    三两步上前之后,顾念兮便将自己的小手环在了谈逸泽的腰身上。

    “舒姨,你们在聊天呀!聊什么呢?”顾念兮一手悄悄的牵起谈逸泽的大掌,包裹其中。另一边,对着舒落心笑道。

    她和舒落心一样,也不希望撕破了脸,毕竟大家以后还要在一个大宅子里过日子。

    “我们在聊一些有的没有的!”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也努力的扯了扯自己的脸皮,露出一个不算是好看的笑容。

    毕竟,这顾念兮她还在筹谋着,到底该将她怎么拐过来给谈逸南当媳妇。

    要是这会儿和她撕破脸,可不好。

    再说了,谈逸泽刚刚所说的那些,舒落心也不想讲它暴露在顾念兮的面前。

    这样,影响了自己在顾念兮面前的形象不说,更还有可能影响到他们夫妻两今后的相处。

    而说完这话,舒落心的视线落在谈逸泽的身上,她的意思很明显,希望谈逸泽不要在继续这个不可信的话题。

    可偏偏,读懂了舒落心的意思的谈逸泽,却突然勾唇一笑,反问道:“舒姨,您真觉得我们刚刚说的,是一些有的没有的么?”

    男人的语调,依旧云淡风轻着。

    特别是他身上的那股子戾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和他身边的顾念兮,有着扯不开的关系。

    在顾念兮的面前,他总是不想将自己浑身的戾气展现的太过明显了,吓坏了这个要终身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而舒落心,则在听到谈逸泽的这些话之后,明显的愣住了。

    难道,谈逸泽根本不打算在顾念兮的面前放过自己?

    想到这,舒落心突然有些慌。

    一双手,紧拽着自己的裙摆,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泽,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瞅了瞅顾念兮。

    像是在向顾念兮求救。顾念兮自然也看得懂,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而谈逸泽如此聪明,舒落心的一个眼神又怎么可能逃脱得了这个男人的眼睛?

    正当顾念兮的红唇动弹了下,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谈某人伸手拉住了她。他的意思,很明显。

    他,不想要让她帮着舒落心。

    眼下,这情况有些复杂。

    一个是她顾念兮名义上的婆婆,正准备要让她帮着求一下情。而另一个正是她顾念兮的丈夫,他不希望顾念兮参合其中。

    这场合,任谁呆在其中都有些左右为难。

    特别是,在舒落心的眼神频频投来,而谈逸泽牵着她的手不断掐紧的情况下。

    这样的抉择摆在顾念兮的面前,就好比是一道选择帮理还是帮亲的问题。

    不过很显然,咱们的顾念兮从来都是明智的。

    即便前段时间,她才刚刚和她家谈参谋长因为一件情敌送的毛衣闹别扭,她还是义无反顾的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

    跟谈参谋长闹别扭闹得在怎么不愉快,那也属于他们的内部矛盾。现在遇到的,是之前就有种种迹象想要破坏他们夫妻关系的敌人,顾念兮自然要帮着自家男人撑腰,将矛头指向他们共同的敌人了。

    于是,在舒落心频频的眼神求助下,顾念兮这么说:“舒姨,我不知道你们刚刚在聊什么,所以我也不好参合着。”

    “……”被顾念兮这么一句话,堵得舒落心顿时黑了一张脸。求救的眼神,再也不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之后,舒落心的视线再度落在谈逸泽的身上。她以为,谈逸泽还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

    可一转身的时候就看到了,谈逸泽这会儿正将自己手上拿着的长外套往顾念兮的身上批去。那张刚刚比刀子还要无情的嘴,现在正诉说着这个世界上最为温柔的情话:

    “要出去也不将衣服穿上,淘气!”

    帮着顾念兮穿上那件厚实的外套之后,男人又伸手掐了掐顾念兮的脸颊,像是在惩罚她。

    不过,他眼眸里的宠溺,娇纵,却明显大于其他的一切。

    而原本刚刚顾念兮没有出现之前,男人身上萦绕着那明显的戾气,也在这个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

    连舒落心都诧异,这谈逸泽未免也为了顾念兮改变了太多了吧?

    以前在这个大宅子里,舒落心曾几何时能够看到谈逸泽会用如此温柔的语调和一个人说话?

    “人家刚刚只是出去买了点话梅,忘记了!”昨天下午买的几包话梅,到今天早上已经吃光了。这会儿,顾念兮又想吃了,所以才自己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两包。

    “整天都吃话梅,小心将来将咱们的宝宝吃成个梅干!”谈逸泽又将她往怀中拉了拉,逗了下。

    “老公,我突然想吃你买的那种软膏了。”顾念兮的孕吐还是有些严重,所以一般的东西她还真的吃不进去。

    “想吃咱们现在就出发去买一点,不过不能一次性吃太多。”说这话的时候,谈某人便已经拉着她的小手,大步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而看到这一场景的舒落心,顿时也有些傻了眼。

    敢情,这谈逸泽一遇到顾念兮,就将什么事情都给忘记了是吧?

    非但收敛了刚刚在他舒落心面前的全部戾气,现在还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准备带着顾念兮出去买吃的。

    这是不是也就说明,她舒落心现在的危机暂时解除了呢?

    想到这,舒落心感觉自己刚刚跳到嗓子眼的心都慢慢的滑回到原位。

    可当舒落心还没有真正的放下心的时候,她又听到了男人的声音从大门处传来。

    舒落心抬起头来的时候,便降到正准备要出门的谈逸泽,正拉着顾念兮的手站在门口和她说着:“舒姨,我今天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如果你想动我的东西的话,麻烦你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免得到时候吃不成,反倒把自己噎死了。还有一点就是,舒姨,夜路走多也是会遇到鬼的。有些事情不是我没有发现,也不是我怕你不敢揭穿,只是时机不对。时机一到,你觉得我会放走任何一个人么?”

    男人的语调,极为阴冷。

    但在说完这话之后,男子却是笑了。

    笑的,极为放肆。

    笑的比窗外的那抹阳光,还要绚烂几分。

    笑的,让周遭的景物都为之失掉了色彩。

    但这样的笑容,却也让舒落心的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沉到了底部。

    因为,从这样的笑容中,舒落心看到谈逸泽的那一双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那不带一丝温度的阴戾感,让她感觉就像是十一二月袭来的暴风雪。

    吹的,让她的内心发颤……

    而那如同一把把锋利刀子的眼神,更像是要将她舒落心给凌迟一样。

    “好了,我们出发吧!再晚了,那家店就要关门了。”和舒落心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谈逸泽又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自顾自的牵起了顾念兮的手,温柔的和她说着。

    而此刻,男人脸上所带着的笑容,再度有了暖意。连同那双黑色的眼眸里,又装满了单单属于她顾念兮的宠溺。

    但这样的他,简直和刚刚和舒落心说话的人,判若两人。

    只因为,他不想让他的小东西,沾染上这个世间太多的污秽……

    所以,在顾念兮出现的时候,他没有直接公布舒落心的罪责。

    他告诉舒落心,这并不是因为自己心软。

    而是,因为顾念兮在场。

    有太多的东西,他还不舍得让她陪着他谈逸泽一起承担。

    还是,等她慢慢的长大,慢慢的有了承受所有事情的能力之后吧……

    “那……好吧!”其实,顾念兮是想要开口问些什么的。但碍于舒落心的脸色并不是很好,再者顾念兮也知道,在舒落心的面前,谈逸泽一刻都不想多呆。

    从结婚之后,她就察觉到这谈家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的和谐。

    例如,舒落心一直都在怂恿谈逸南将整个谈家的财产据为己有。而谈建天却背地里总是带着她顾念兮到处去谈生意,而不是谈逸南。

    虽然谈建天对于这些时至今日都没有说些什么,但顾念兮知道,其实谈建天可能还是想要将明朗集团这个他耗尽了大半辈子心血的产物,交到谈逸泽的手里。但碍于谈逸泽的身份,他并不能接受这些。所以,她顾念兮便顺理成章的成为谈逸泽的替代品。

    但因为这段时间她是怀孕初期,肚子里的宝宝情况还不是那么的稳定,所以这些事情暂且搁置下来了。

    谈建天带着自己去谈生意,让自己和sh国际的集团合作了好几个大项目,甚至连一些小小的合作案,也会分配给她,只因为是不同的类型。

    没有怀孕的那段时间,顾念兮的工作是很辛苦,经常需要熬夜加班。

    顾念兮早已猜到,这是谈建天想要培养锻炼她的能力。

    可猜到了开头的她,却没有猜中结果……

    一直到那纸文件公之于众的时候,顾念兮才恍然大悟。

    “……”见顾念兮没有多问,谈逸泽便勾唇一笑,牵着她的手离开了。

    而被留下来的舒落心,却在两人离开之后,浑身像是被冻在冰窖里似的。

    原来,谈逸泽早已开始调查当年的那些事情。

    该怎么办?

    如果当年的那些事情曝光的话,她该怎么办呢?

    秋末的风,微凉。

    但矗立在谈家大宅门口,望着那辆远去的车子的女人,却浑然不知。

    她那有着细碎纹路的眼眸,盯着渐行渐远的那辆路虎,怨念越来越深……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苏悠悠,把汤给喝了,再发呆。”某个小型别墅里,男人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可话说出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女人的回答。

    于是,按捺不住的某个男人,操着大锅铲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出门的时候,男人便撞见这样的一幕。

    这别墅里有一面玻璃门,门外正好是院子。因为今儿的风有点大,怕苏悠悠的身子还没有完全康复,会感冒,所以男人没敢让苏悠悠去外面。也没敢,让苏悠悠打开那扇玻璃门。

    不然按照这个女人最近这段时间的状况,一定一坐就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什么时候该添一件衣服。

    只是玻璃门没有打开,苏悠悠就会坐在那扇玻璃门前,然后傻傻的盯着外面的景物。就像,现在一样。

    顺着苏悠悠的视线,男人的视线也落在了玻璃大门外面的那片绿草地上。

    其实,这一片的景物真的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无非,就是一片绿幽幽的草地,外加一只欧风的白色长椅。

    除了偶尔风吹过之后,草地里的小花小草会随着风轻轻的摇曳一下之外,别无其他。二狗子真的想不出来,这样的景物有什么值得苏悠悠这么痴迷的瞅着?

    可苏悠悠,却能盯上这样一个画面,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有时候,甚至连晚上都会这样傻傻的望着,一直到她累了,疲惫的趴在靠椅上睡着。

    “把汤喝了,大小姐!”看着苏悠悠一直盯着那个角落发呆,二狗子终于忍不住,抄着锅铲就走了过来。

    大嗓门加上锅铲的出现,终于将苏悠悠的神志拉了回来。

    盯着此刻拿着锅铲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活脱脱像是包租婆的二狗子,苏悠悠揉了揉心肝,脸一拉就怒吼着:

    “狗奴才,难道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么?”

    好吧,这就是苏悠悠。

    好了伤疤,永远会忘了痛的苏悠悠。

    这不刚刚才盯着窗外一脸愁苦,转身就像是土恶霸。一出口,就是欠抽的话,活生生的让二狗子气的有些想要将她给弄死。

    “我让你把汤喝了,免得凉了。你他妈的还给我费什么话?”二狗子恶狠狠的瞪了苏悠悠一眼,有种将她给活吞了的感觉。

    “有你这么和小主说话的么?还不快点好言相劝?”苏悠悠白了他一眼,根本就不将他刚刚的话放在心上。

    自从二狗子管她要护理费之后,她就认定了这二狗子其实不是什么人间天使,也不是什么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而是,一个和血吸虫一样的资本家。

    不榨干她苏悠悠的最后一滴血,就不肯罢休的资本家。

    苏悠悠为什么会有这个认知呢?

    原因无他。

    因为在住进来的第三天,苏悠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钱包,自己的身份证,还有银行卡,全部不翼而飞了。最可恨的就是自己的那辆红色的ini的钥匙,也不见了。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此刻站在她苏悠悠身边的二狗子。

    他说了,这些都是他这段时间照顾她苏悠悠改得的。

    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苏悠悠认清楚了这资本家的真面目。

    当发现自己的一切都被二狗子趁着自己睡觉的时候给偷走了,苏悠悠怒问:“二狗子,你他妈的是不是最近不顺畅,赚不到钱,所以直接改行当土匪来着?”

    而某个男人一脸得瑟的说里:“怎么着,我就是突然想当土匪来着,你还想拿我怎么样?有本事,就好起来打一架,活着的说话。”

    其实,这后面的那半截话,是苏悠悠的座右铭。

    以前只要是苏悠悠看不过去的事情,她就会撂下这么一句话。然后用自己还学不到位的跆拳道,和人家单挑。没上大学之前,她的身边都有二狗子在。只要苏悠悠输了,这二狗子一定会二话不说上去帮忙的。

    那些年,一直都是那么过来的。这苏悠悠,连找人打架都不懂得看脸色。也不掂量一下,那个人的伸手到底她打不打得赢,就敢撂下狠话。要不是每一次都有他二狗子给她善后,还真的不知道这丫头能不能活到现在。

    只是没想到现在,他二狗子也会学着苏悠悠说出这些混帐话。而这,无非就是激发苏悠悠活下去的动力。

    将苏悠悠接来这里好几天了,有时候她大半天都不说出一句话,实在让二狗子憋得慌。

    以前的苏悠悠,什么时候会这么安静?

    哪一天要不吵得你的脑门快要崩裂,这人绝对不是苏悠悠。

    二狗子做的这些,包括收走了她全部的家当,无非就是为了激发她活下去的斗志。

    至于她的车子,二狗子承认这东西自己没收有一部分是出自自己的私心。

    没收了苏悠悠的车子,不告诉她这里是在什么地方,也不让她出门,除了想要让她安静的养伤之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二狗子知道了,现在外面已经出动了全城的特警,在找寻她苏悠悠。

    这些,大概是那个男人做出来的吧?

    在来这个城市之前,二狗子也对凌二爷那个男人有所耳闻。

    只是没想到,那个男人的权势竟然大到如此,竟然连全城的特警都能调动。

    看来,他还是多少有些低谷了对手来着。

    不过,这又能怎么样?

    好歹,现在苏悠悠也在他的身边,而不是在那个凌二爷的手上……

    再说了,他已经将苏悠悠伤成了这幅要死不活的形象,他难道还好意思舔着老脸过来将苏悠悠给要回去不成?

    但后来,二狗子真的发现,自己还真的有些低估了这凌二爷的脸皮厚度。

    先不说这些,二狗子现在所做的,都是为了能让苏悠悠尽快的好起来。为此,他每天都身兼数职,除了当苏悠悠的看护,在她睡觉的时候给她添衣加被之外,还要给苏悠悠炖汤熬汤,补足身体营养。

    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二狗子要的不仅是身体好的苏悠悠,还要有活力的苏悠悠,所以他这几天各种心里书籍他都看了不少。刺激治疗失恋法,这是他目前正运用的。

    可二狗子发现,有时候这苏悠悠,还真的有种想要让将她给活活虐死的冲动。

    这不,有些话他都已经说的这么明显了,这苏悠悠就像个二百五一样,又找抽了。

    特别是这厮的这两天偶尔会看上一两集电视热播的《嬛嬛传》,说话都有些挫了。

    “奴才见小主最近心力憔悴,特意熬了汤汁。这汤汁,是用上等的红枣和野山鸡,经过三个时辰的慢火熬出来的,补气活血,养颜美白,小主还是趁热将它喝下去吧!”二狗子说这话的时候,对着边上一边乐呵呵的苏悠悠频频抛去白眼。

    要不是看在这厮的最近要死不死,要活不活的样子,他才懒得用这样的怪腔怪调,来逗她开心了。

    虽然嘴上对这段话百般的吐槽,但不得不承认在看到苏悠悠嘴角上勾起的弧度之时,二狗子的心舒坦了好多。

    “好吧,本宫这就喝下去。跪安吧,狗奴才!”看到二狗子按照自己的剧本演下去,苏悠悠便拿了了边上摆着的那碗鸡汤,轻抿了起来。

    中间,还不忘抛出这么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来。

    当下,二狗子脸色又沉了下来。

    实际上,二狗子现在真的很想操着手上的锅铲,将苏悠悠狠狠的揍一顿。要不是看在她现在瘦的都跟纸品一样,二狗子估计这计划自己早已实施了。

    “苏悠悠,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很想将你给掐死!”撂下这一段话,二狗子还是操着大锅铲离开了。

    而他的心里念叨着:

    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

    好心会被雷劈!

    好心会被狼外婆啃!

    ……

    可无论他的好心会被苏悠悠当成什么样,他还是舍不得让苏悠悠受一点伤害。

    而这边的苏悠悠在看到二狗子怒气冲冲离开之后,小心肝一阵乱颤。

    这二狗子,到底是有多忌惮她的小钱钱。

    竟然,还想要杀她灭口来着……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老公,你下午和舒姨在聊什么呢?”晚饭之后回到了独属于两人的卧室,顾念兮开了口。

    其实,这个问题从下午的时候,顾念兮就想要问了。

    因为谈逸泽当时和舒落心说的话,顾念兮总觉得话中有话。

    可碍于,从下午之后谈逸泽的脸色一直都不是那么好,顾念兮也就作罢了。

    看着吃饱饭,现在一脸惬意的看着她的谈参谋长,顾念兮的话匣子打开了。

    “没什么,就聊一些家常。”谈逸泽靠在他们卧室里的沙发上,抓了她一把头发轻揉着。

    那丝滑的手感,让男人有些流连忘返。

    谈逸泽还记得,当初顾念兮嫁给他,还不肯跟他发生关系的那段时间,他也时常趁着她睡着的时候这样的把玩着她的头发。

    大概,从那个时候他就爱上了这头发划过掌心激起的异样感。

    不过每一次把玩之后,顾念兮的头发都会被他玩的一团糟。

    不知道,以前她到底有没有发现,他会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做些小动作,甚至有时候还悄悄的掀开了她的睡衣来玩……

    “……”听着谈逸泽的话,顾念兮也不吱声了。

    聊家常也能聊得横眉冷对的么?

    那谈逸泽你的家常话,未免也太霸气侧露了吧?

    不过谈逸泽既然不想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所以,顾念兮也不继续追问了。

    再说了,她也觉得,夫妻之间其实应该给彼此留一点余地。

    “老婆,你的头发真好看。”谈某人玩着她的头发,有些不亦乐乎。

    “妈说了,现在可以留,不过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就要剪掉了。”最近她都和殷诗琪通电话。

    可能是自己快要做妈妈的关系,现在她非常想念妈妈和爸爸,也想念远在d市的那个家。

    但因为顾市长的身份,是不能随便离开d市的。爸爸的身体也不是很好,他不能过来,妈妈自然也要留下照顾他。

    不过他们已经说好了,会趁着这个月底的时候过来一趟。

    一想到很快就能和爸爸妈妈见面,顾念兮睡觉的时候都会笑着。

    “不要剪,要是怕麻烦我帮你打理就行了,反正我不要你剪掉!”谈某人,永远是这么的霸道。

    只要是他认定的东西,他才不喜欢被人随意的改变。

    正因为清楚自家谈参谋长的脾气,顾念兮也随便应了声。反正这个男人想要做的,她顾念兮几乎都没有反抗的余地,也就随了他吧。

    “好了,别玩了。我要去洗澡!”说着,顾念兮起了身。

    “我帮你洗吧。”谈某人自荐着。

    单看谈参谋长眼神里的帜热,谁不知道他想在浴室里做什么?

    所以,顾念兮想也没想就直接将他给赶了出去。

    “不用,我自己能行!”说着,某个女人直接将门给关上了。

    看着紧闭的那扇浴室门,谈某人有些哀怨。

    都憋了快大半个月了,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谈逸泽哀怨的叹息声,在这个卧室里响起的时候,电话也响了起来。

    是小刘的电话,谈逸泽没有多想就接通了。

    “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电话里的小刘道:“还不错,这边进展还行。”

    “那你给我盯仔细点,要是有什么情况,马上和我说。”谈逸泽吩咐着。

    最近这段时间顾念兮的身子不是很好,所以谈逸泽没敢加班。一到下班的时间点,就会回来看着她。

    有什么急事,一般都联系小刘去办。就像今天这样。

    “放心吧参谋长,我这边都看的紧紧的。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有些奇怪,所以想跟你说说!”小刘寻思着。

    “什么事情?”

    “就是这两天全城的特警都出动了,说是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

    “秘密任务?这点怎么没听到老三提起?”周子墨也算是特警之一。一般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他谈逸泽都会知道。

    可为什么这一次,周子墨什么都没有说?

    难道,是什么大事?

    “我打听到是凌二爷让刘局调动的。”电话那端的小刘据实汇报着。

    “凌二?”

    “是,就是凌二爷。我还打听到,他们是在找一个女人。”其实不是小刘鸡婆。而是今天他正好到那边的时候看到那群人手上拿着的照片有点眼熟。

    琢磨了一个晚上,他想起了他们正找寻的那个人,不正是上一次和他们小嫂子到军区里来的那个满口粗话的极品姑娘么?

    不过虽然人家满口粗话,可人家深得小嫂子的心。

    上一次因为赵队长的那件事情,小刘可算是将小嫂子得罪了。

    最近一直都寻思着找个什么好机会,讨好一下小嫂子,改变一下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这样的话,以后要是被谈参谋长给折腾了,还能找小嫂子说说好话。

    今天正好让小刘碰到这一桩事情,他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是不是找的是上一次和你们嫂子到军区的那个女的?”谈逸泽说的就是苏悠悠。

    凌二爷找女人?

    谈逸泽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苏悠悠。

    联系起这两天顾念兮总说苏悠悠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谈逸泽便越发的骤定了这个答案。

    “对对对,就是那个女的。我记得,她跟嫂子挺要好的,所以就打听了一下。据说,全城特警出动了好些天,愣是没有找着!凌二爷那边,都急的快发疯了。好几天了,都没有出现在凌氏。”

    “这件事暂时不要在你嫂子面前提起,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会亲自过去找凌二问问看的。”顾念兮现在的身子还不是很好,要是真的苏悠悠发生了什么不测的话,那打击最大的肯定是她了。

    所以,谈逸泽不敢冒这个险。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让顾念兮知道,凌二这些混账事的。

    至于苏悠悠和凌二,若是凌二真的做了什么混账事的话,他谈逸泽绝对第一个不饶他。

    因为知道这苏悠悠在顾念兮的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分量,所以在他们结婚前谈逸泽就已经找凌二谈过。他告诉过凌二,从他们结婚开始,他谈家就是苏悠悠的娘家人。如果他凌家要是敢作出什么欺负苏悠悠的事情,就千万别怪他手下无情。

    而谈逸泽,一直都是说的出做得到的。

    若这一次凌二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苏悠悠的事情的话,他一定会亲自动手的。

    “啪嗒……”身后,浴室门打开了。

    虽然身后的动作小心翼翼的,但谈某人还是察觉到某个小东西正朝着自己靠近的事实。

    “好了小刘,就按照我说的办。”说完这一句话,谈逸泽当机立断的挂断了电话。

    转身的一瞬间,男人就抱住了此刻正站在自己身后鬼鬼祟祟想要偷听的女人。

    “讨厌,吓死我了!”其实,刚刚顾念兮在浴室里关了水就听到了谈参谋长口中“凌二”这两字。

    这么大晚上的提起他,难道是苏悠悠除了什么事情?

    因为担心苏悠悠,顾念兮才想着要偷听一下谈参谋长在说些什么。没想到自己反倒被吓了一跳。

    “谁让你鬼鬼祟祟的。”

    “老公,我刚刚听到你在说凌二,是不是悠悠发生了什么事情?”

    ------题外话------

    雨大给指点写大纲,现在码字顺畅多了。

    嗷嗷嗷,各种感动,有木有!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