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94章 彪悍的谈老大

    “怕什么呢小傻子,不是还有你老公我帮你撑着么?就算天塌了,也不会砸到你的。”确定这小丫头没有什么问题之后,谈逸泽这才放开了她。

    “那老公,你说我今天到底该穿什么才好?”

    虽然说是家庭聚会,但总不能在国家领导人们的面前失了礼,对吧?

    一想到自己衣柜里的那些衣服,顾念兮开始犯愁了。

    她的衣柜里,还都是夏天的时候跟苏悠悠到处转买来的。都是夏季款的衣服,至于秋冬的,都是一大串的棉袄。

    要是寻常在家里头穿,也就算了。

    可她总不能裹着个大棉袄,穿着个花裤衩,出现在这群国家领导人的面前。

    现在要找苏悠悠一起买衣服,估计是来不及。

    再说,她这两天给苏悠悠打电话过去,她都是支支吾吾的。还是,不肯告诉她,她苏悠悠到底和凌宸怎么了。

    再者,就算苏悠悠愿意跟她出去买衣服,他家谈参谋长也不肯放她和苏悠悠单独呆在一起的。

    自从苏悠悠他们两口子弄得她差一点出事之后,谈参谋长就已经将他们夫妻两人放在了现在拒绝来往的名单上。

    除非她顾念兮平平安安将孩子给生下来,不然她顾念兮想要和苏悠悠出去逛街,估计是要等到下辈子了。

    “放心,你的衣服爷爷说已经准备好了。我已经让人过会儿送到这边来,傍晚换了之后我们直接回家就行了!”至于他谈逸泽的衣服,没有什么比这一身军服再合适的了。

    “那……好吧。”还好,谈老爷子还记得她的衣服。

    带着顾念兮进了办公室,谈某人发现这丫头的眉心处还是有着明显的折痕。

    “衣服的事情不是都已经解决了么,怎么还愁眉不展的?”

    “不是衣服,我就是想当初我要是知道你家这么大有来头的话,我还真的不敢嫁给你。”这样深似海的大家族,任谁看了都觉得可怕。

    再说了,像他们家这么庞大的家族体系,能在这里面混的如鱼得水的人,又怎么会是一般人?

    若是随便得罪上一个,这下半辈子估计是不用混了。

    可顾念兮的这一番话,谈某人听到了,不乐意了。

    此刻,男人的食指勾住了顾念兮的下巴,迫使她那双大眼不得不对着他。

    而后,这男人才慢条斯理的开了口:

    “你觉得,你有选择的余地么?”

    谈参谋长的眸色微深。里面暗藏着的锋芒,却又是那么的明显。

    好像,她顾念兮这一刻要是敢说出一个否定他的字眼的话,他眸子里所暗藏着的光芒就会幻化成为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将她顾念兮给撕成碎片。

    而看着她的时候,男人的手开慢条斯理的沿着她白皙的脖子蜿蜒向下,大有在打量,到底要残害她要从哪个地方下手的趋势。

    迫于谈某人的动作和眼神的威逼利诱,顾念兮只能睁眼说瞎话:“没有!”

    没有选择的余地!

    听到这,男人刚刚明显僵住的脸部线条,又明显的柔和了许多。

    本来勾住顾念兮的下巴的纤长手指,此刻也改为轻轻的游走在她的小脸蛋上,轻轻的抚弄着。

    “这就好,”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终于松开了落在顾念兮脸蛋上的手,大步走向他的办公位置上。

    本以为,这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谈参谋长也在此作罢,顾念兮松了一口气。

    可没有想到,本来已经走到办公桌前方,准备开始办事的男人却在这个时候开口说到:“就算你不肯嫁给我,我谈逸泽也有本事逼你就范,你信不信?”

    他的意思是,就算当初顾念兮知道了他谈家其实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简单而胆怯不肯嫁给他,他谈逸泽也有本事逼着她嫁给自己。

    这,就是谈逸泽。

    一旦看中,他都会占为己有。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好,他要的只是结果。

    “信信信,”顾念兮点头如捣蒜。

    最后,她还不忘附赠给某个在听了她的答案之后,笑的一脸如沐春风的男子一个白眼。

    没有办法,这就是她家的老男人,一个霸道的的不可一世的男人。

    她顾念兮从被他看中开始,就没有逃跑的余地了。

    再者,其实顾念兮也没有想过要逃离这个男人的身边。

    因为她早已沦陷在,这个男人为她铸造的爱情牢笼里……

    看着不远处笑的如沐春风的男子之后,顾念兮的嘴角最终也忍不住跟着他勾起……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今天是苏悠悠到医院放线,还有做康复检查的日子。

    一大早,二狗子就将苏悠悠给送到了医院来。

    给苏悠悠放线的,是主任。

    看到苏悠悠恢复的不错,主任也放心了许多。

    不过刚刚苏悠悠在跟自己进来放线之前,主任已经看到了今天送苏悠悠过来的那个年轻人。

    在给苏悠悠检查了一遍,确认她的伤口都已经完好之后,主任这才问道:“悠悠,今天送你来的那个年轻人,是谁?”

    苏悠悠在这边,举目无亲。

    这一点,主任比谁都要清楚。

    不然,苏悠悠在住院的那段时间,为什么连一个照顾她的人都没有呢?

    所以,今天凭空出现了这么一个人会跟着苏悠悠过来医院做检查,主任也非常的好奇。

    而且,主任一个过来人也看得出,这小伙子对苏悠悠,似乎并不是一般朋友。

    “主任,那是我老家的邻居,从小和我玩到大的。前一阵子他正好到这边来做生意,所以就将我接到他那边去住了一阵子。”

    苏悠悠打理好衣服,来到主任的办公桌前。

    “我看,这人比和你结婚的那一位,还要合适你。”此时主任正拿着一些数据在看,听着苏悠悠的话就这么随口说了一句。

    比起凌宸,她还真的觉得今天这小伙子和苏悠悠更为般配。

    起码,在年纪上,也差的不多。

    “主任说什么呢!他不过就是我一发小。知道我身体不舒服,所以就顺道照顾我而已。”再说,这可恶的二狗子还管她要看护费呢!

    前两天,还给苏悠悠她开了各项服务费的单据,像是什么洗碗做饭,还有烧水煮汤什么的,都清清楚楚的算在账单上。

    让苏悠悠更为咬牙切齿的,是二狗子这些账单可比外面请来的护工贵上好几倍。当时,苏悠悠就质问了二狗子。

    可某个卑劣的男人说了,这是因为他的各项服务可比外面那些请来的护工还要到位。

    这么几天时间的功夫,苏悠悠发现这几年自己在这边打工赚来的那些钱,都被这二狗子给压榨了。望着账单上那不断上涨的数目,苏悠悠各种咬牙切齿。

    可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

    所以,即便心里对二狗子有千千万万的不满,苏悠悠还是没有作出其他的举动来。除了偶尔在嘴巴上占了二狗子的便宜之外,别无其他。

    但最让苏悠悠咬牙切齿的,就是二狗子的那一副好皮囊。

    为什么在其他人的眼里看起来,这二狗子都是一好人呢?

    可和这二狗子大小一起长大的苏悠悠可知道,这厮的其实就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只照顾了她苏悠悠这么几天功夫,他已经将她的身家财产都给榨光了。

    “我也没有说你和他有什么,我只是觉得,他比凌二爷更合适你!”这回,主任说的有些直接了。

    而听到这,苏悠悠的脸色也不算那么好。

    这几天,她最害怕被人提及的,就是“凌二爷”三个字。

    不是她不敢面对,而是她还没有做好什么心情面对。

    至于离婚协议,她也请二狗子的律师看过了,在确定没有什么大的纰漏之后,苏悠悠已经将这份离婚协议快递到凌家了。

    相信,凌家那一群人在看到她苏悠悠的离婚协议之后,已经笑的合不拢嘴。

    特别是凌二爷的妈妈,估计今天晚上就会找她那些所谓的姐妹们,开什么庆祝派对。

    那个女人,其实一直到现在都搞不清楚,她的那些姐妹不过是看中了他们凌家的财产,想要从中获利,不然她们有怎么会一味的对她迁就,对她阿谀奉承。难道凌母还真的以为,凭着她那个让人恶心的个性,还会有什么人是真的喜欢她不成?

    其实,刚开始看到凌母和她的那些所谓的姐妹们的相处,苏悠悠还有些诧异。这凌母的那些姐妹们,每一个看上去都对她极好。只要一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第一时间给她捎上一份。

    看到这些,苏悠悠本来还以为,其实凌母并不是那么坏。她只不过是不肯承认自己,所以她才对自己那么不好而已。

    而发现凌母不是那么讨喜,也是一个偶然。

    那天苏悠悠正好在医院值班。现在她苏悠悠也算是这城区里比较有名的妇产科医生。许多贵妇或者千金小姐,再者还有明显,他们要做那方面的检查的时候,都会挑中她苏悠悠。

    所以在这里偶尔遇到几个凌母的姐妹,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苏悠悠给他们做检查的时候,是带着口罩的,所以这些人也根本就认不出,她苏悠悠就是在凌家里那位说上去是少奶奶,而时机上每天都比佣人还要忙碌,并且被这些女人极为不耻的女人。

    当然,能做到站在他们的面前,却不被她们认出来,这当中还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凌母。

    她是打从心眼里瞧不起苏悠悠的这个职业。

    所以,她在她的那群姐妹面前,从来都不会提起苏悠悠的职业。

    这也是这一群贵妇们根本没有想到,凌家的少奶奶会在这医院工作的原因。

    检查的时候,一切顺利。

    不过人们常说,三个女人热闹过大市场。

    他们这一群人也有七八人,自然不会那么安静。

    当几个做检查的时候,另外几个就在外面开始聊开了。

    “陈姐,我听说王六那边来了一块好的原石,据说打成手镯还有戒指什么的,都非常的好。”

    某个躺在检查床上的贵妇一脸轻哼着:“那有什么,我家的珠宝我自己都快戴不完。”

    “你弄过来打磨,不是让你自己做。我不是看你成天都给凌夫人送首饰,这才告诉你。据说,那块玉石还真的不错。”

    “你以为我想送东西给那个傲慢无礼的女人么?一看,就没有什么教养,真惹人厌。”女人听那人一说,鼻子里不满意的哼气声,都快要盖过她的声音了。这明显的诏告了,其实她对凌母有多么的不屑。

    “不对啊,我们可是看你每天都往她的家里跑,前一阵子还在她家给她下厨来着,我们还以为你和她很要好呢!”听到躺在检查床上的贵妇的话,另一个人跑来问。

    “切。那样的女人也配做我的朋友么?你也不看看她那个德行,成天仗着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根本就不将其他人看在眼里。我要不是为了我家那口子下个月能顺利的拿到那个和凌家的合作案,你以为我会傻傻的将自己喜欢的首饰都送给她?”

    “原来是这样,我们还真的以为你最近挺喜欢她。”众人听了,看不出一点的讶异。

    而且每一个人的脸上看上去,都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

    显然,这些人也并不怎么喜欢凌母。

    “也对,那个女人趾高气昂的模样,光是看着都让人讨厌,谁又会真心待她?”

    “可不是么?上次我还看到凌老板就追着一个小年轻跑。估计过不了一阵子,她都不是凌太太了。”

    众人越说,脸上那些笑容越是得意。

    最后,还是躺在检查床上的女人圆的话:“好了,先不管她以后还会不会是凌太太,现在人家还欺压在咱们的头顶上,就算怎么不喜欢也只能继续处下去。对了,你刚刚说的那块原石,到底是什么质地的……”

    之后,他们的对话依旧围绕着那些所谓的珠宝首饰,苏悠悠也没有什么兴趣听下去。

    不过从这一次她也看得出,其实围绕在凌母周围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一个喜欢她。看上去对她百般要好的姐妹,实际上避她如蛇蝎。看上去对她千依百顺的丈夫,实际上外遇不断……

    所以苏悠悠才不明白,凌母凭什么觉得她在她苏悠悠的面前有优势?

    除了有几个臭钱之外,她有什么本事能服众?

    她苏悠悠再怎么不堪,起码站在手术台上的时候,那些人也会将生命交到她的手上。

    只不过,现在凌家怎么样,都和她苏悠悠无关了。

    因为,她就要离婚了,离开凌二爷,离开凌家所有的一切。

    “悠悠,伤口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过这两天,还要好好的休息,不能干活。”检查完之后,主任说到。

    “主任放心,其实这段时间我还真的一点活都没有干。”苏悠悠笑道。

    这段时间,二狗子可算是对她千依百顺的。

    虽然每天总会将如同天文数字的护理账单递给她,不过要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这二狗子一定会抢先做的。

    “看来,他还真的将你照顾的不错。”说这话的时候,主任的视线看向苏悠悠的身后。

    苏悠悠顺着主任的视线也才发现,二狗子不知何时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好了,我将我们最出色的妇产科医生交给你,请你再好好的照顾她几天。”主任看到苏悠悠也看到身后之后,便继续开口说到。

    这一瞬,苏悠悠意识到主任的话中有话。

    交到二狗子的手中?

    这感觉,为什么怎么听怎么诡异?

    活脱脱像是结婚的时候,新娘父亲的致辞。

    “主任,你说什么呢!我们之间,真的不像是你想的那样。”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苏悠悠赶紧开了口。而她的小脸上,也不自觉的扬起了两道红晕。

    这多少,让她最近有些过分苍白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其实,以前的苏悠悠在二狗子面前不会动不动就这么羞涩的。可最近二狗子的某些举动,却让她不得不这样。

    就像上一次在顾念兮的病房里,他霸道的牵着她的手,也像是现在这样,明明他可以和主任解释清楚情况的,可他却安静的站在原地,一脸带笑的看着这一幕。这样的他,让他看上去真的就像是迎接新娘的新郎官一样!

    而更让苏悠悠接受不了的就是,二狗子还郑重其事的和主任承诺着:

    “好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好她的。”

    “好,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主任也笑着对他说。

    望着这两个完全将她苏悠悠给忽略,自顾自的沉醉在他们世界里的两个人,苏悠悠觉得自己最好还是离开。

    这样的情况,她怎么也说不清楚的。

    于是,在主任不舍的眼神下,苏悠悠拉着二狗子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不过一出医院大门,苏悠悠的本性便暴露无遗。

    “二狗子,你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主任明明误会了我们的关系,你怎么也不解释清楚呢?”她是个准备离异的妇女,所以名声什么的早就无所谓了。可人家二狗子骆子阳可是d市现在最值钱的单身汉,有多少人想要嫁给他当媳妇?

    要是她苏悠悠现在自己自甘堕落,还顺带着将骆子阳给拉下水的话,那回家苏妈妈一定是第一个将她皮给剥掉的。

    这就是苏悠悠。

    一个宁愿自己承担一切骂名,却也不舍得让关心自己的人被人欺负一点点的女孩。

    而这一点,正是让骆子阳最为心疼的。

    看着她因为自己做出来的事情朝着自己叫器着,骆子阳的嘴角无奈的勾起:

    “我都不在意,你又需要去在意什么?再说了,我心甘情愿照顾你。”而且,期限是一辈子。

    当然,这话骆子阳是绝对不会在苏悠悠的面前说的。他清楚,现在苏悠悠的还处于非常迷茫的状态中,现在说出来,只是徒增她的烦恼罢了。

    二狗子的态度,不明所以,这让苏悠悠很是纠结。

    她瞪着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一直到,男人的大掌主动的牵起了她的小手,慢步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好了,少在那边跟我唧唧歪歪的,现在上车,我们去一趟菜市场。今天我准备给你做鱼头汤。”

    “二狗子,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这一次,她没有甩开骆子阳的手,任由他牵着她,带着她离开。

    其实,一个人独自走远了,也会迷茫,也会分不清方向的。

    可凌二爷不懂得这个道理,一直都让她苏悠悠一个人在凌家里苦苦的挣扎,苦苦的独自前行。

    就算她苏悠悠真的有三头六臂,也会茫然无措的。

    如果,他能像二狗子一样,在适当的时候引导她前进,该多好?

    看着前方二狗子高大的身影,还有他的大掌包裹自己小手的温度,苏悠悠的眼眶一点一点的红了。

    “因为……”前方,他的声音有些低哑。

    在说出了这么两个字之后,二狗子突然打住了脚步,看向身后的苏悠悠。

    一双和琉璃一样清澈透明的眼眸,就这么盯着她看。她,甚至可以从里面看到自己清晰的倒映。

    二狗子的眼眸里,有着宠溺,有着深情。

    甚至,还有着让苏悠悠有些不知所措的专注。因为这样的专注,看起来就好像在他二狗子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个苏悠悠。

    然后,苏悠悠看到,这个男人的薄唇轻轻向上一提,笑容虽然淡,但他的眸底却也染上了几分真实的笑意。

    之后,苏悠悠看到二狗子的薄唇轻轻的动了动,大概想要说话了。

    有那么一瞬间,苏悠悠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有些紧张,有些焦灼不定。不知道,她会从二狗子的嘴里听到什么。

    她苏悠悠,有什么值得二狗子对她这么好的?

    要相貌,确实还可以。虽然比不上顾念兮那种牡丹似的美,但她苏悠悠怎么算也是一朵蔷薇,生命里旺盛的野蔷薇。

    可真的要论起背景和能力,她苏悠悠真的有些惭愧。

    这样的她,会有什么值得骆子阳对她这么好的呢?

    又或者,二狗子其实喜欢她……

    千万个假设,不断的在苏悠悠的脑里徘徊上演,连她自己都有些招架不住。

    可她还真的没有想到,会从二狗子的嘴里听到这么个欠扁的答案。

    在苏悠悠万分紧张和期待之下,二狗子是这么和她说的:“因为照顾你,有钱赚!”

    听到这,本来还有些期待的苏悠悠,差一点就栽倒在地上。

    敢情这个二狗子赶到这个城市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就是为了将她苏悠悠工作几年的积蓄全都给榨干是吧?

    “记得今天的鱼头汤加一天的服务费,要两百。至于开车陪你到这边看医生,再补贴了50好了。”某人像是害怕苏悠悠不相信似的,又继续补充了这么两句。

    “我知道了,你个二百五!”甩了二狗子两记白眼之后,苏悠悠冲这他吼了这么一句。

    她一直都知道,这二狗子是个资本家,最擅长的就是压榨别人的血泪。

    只是没想到,这坏心肠的二狗子竟然打主意都打到她苏悠悠这样的病人身上来。

    呜呜,这资本家果然每一个是安好心的。

    愤恨的甩开二狗子的手之后,苏悠悠大步朝着二狗子新买的那辆吉普车走去。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虽然二狗子的答案有些让她想要怒扁他一顿的冲动,但却莫名的让她松了一口气。

    想到这,走向吉普车的苏悠悠的心情也莫名的好了不少。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骆子阳却在看到苏悠悠明显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之后,嘴角上扬起了宠溺的弧度。

    他的侧面线条真的很漂亮很干净,比女人还要妖娆上几分的桃花眼,此刻也专注的盯着苏悠悠的背影看。

    那样的神情,除了有着飘渺的温柔之外,还有着一丝丝的苦涩。

    苏悠悠,这是我对你最后一次放纵。

    等你康复,等你离婚之后,你就休想我再一次放开你的手……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兮兮,爷爷让人将衣服送来了。你现在去将衣服换上吧,等我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我们就要回家了。”今天是谈家人三年一次的大家庭聚会,谈家的人不管现在身处何方,都会赶着回到家参加这一次的家庭聚会。

    而谈老爷子也决定在今天将顾念兮介绍给所有的谈家人认识,所以这一次相当的隆重。

    今天非但让人把家里装扮一新,甚至连顾念兮的衣服也量身定做好,命人在准点的时候送来。

    “老公,人家还想再睡一会儿。”给顾念兮安置的椅子是靠椅,让她坐的有些累了还能随意的靠着睡觉。

    而最近,顾念兮睡眠的时间也愈来愈多了。

    今天将她带到这里,她除了让他喊起来吃饭之后,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半睡半醒状态。

    而谈逸泽也知道,这是她怀孕造成的。

    若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的话,他还真的舍不得扰了她的清梦。

    不过今天爷爷说了,他和兮兮都要准时出现。

    谈逸泽多少,还是要给爷爷一点面子的。

    所以看到靠椅上的女人又昏昏沉沉的准备睡去,男人只能拿着那一盒子的衣服,大步来到顾念兮的面前:“好了,还是醒醒吧。等回家和所有人打一声招呼之后,你想要睡多久,我都陪你好不?”

    “那……好吧。”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顾念兮只能从谈参谋长的手上接过了衣服,在小刘的陪同下,在附近的一间洗手间换衣服。

    因为这军区大部分都是男人的缘故,所以这里的洗手间大部分都只有男性的。

    所以顾念兮到这里每一次上洗手间,都要引起不大不小的轰动。

    开始的时候谈逸泽都会在洗手间门口下命令,让所有里面的人都来到洗手间外,然后自己亲自把门,让顾念兮上洗手间。

    第一次到这里上洗手间的时候,还真的让顾念兮娇羞不已。

    虽然她是已婚少妇,但长这么大看着那么多男人提着裤子从洗手间里狂奔出来的场景,还真是少。

    但随着这样的次数多了,顾念兮也见怪不怪了。

    现在顾念兮到这军区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谈参谋长一忙没时间照顾自己,就是小刘陪在她的身边,帮着她上洗手间把门。

    谈老爷子今天让人送来的是一身改良版的旗袍。颜色,是最为妖娆,也是最为喜庆的红色。因为知道顾念兮怕冷,所以这一身旗袍里还填充了许多的丝棉。下身,是一条肉色的打底裤。

    看起来不是很厚,但穿起来也非常的暖。大概,里面的材料也是上等的保暖用品。

    穿上这样一声衣服,看上去虽然单薄,却比她今天穿着两件毛衣还要暖和不少。

    换好了衣服之后,顾念兮就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其实,刚换上这一身衣服的时候,顾念兮也觉得没有什么。

    不过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顾念兮发现好像很多人的视线都黏在自己的身上。

    难道,是她这衣服穿的有什么不对么?

    “小刘,我这衣服是不是哪里穿错了?”刚刚她还在洗手间里检查了一遍来着,应该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才对。

    “没有啊。小嫂子怎么这么说?”

    “没有的话,他们为什么总是看我?”

    “嫂子说哪里去了,他们不过是觉得嫂子穿这样一身袍子,很好看罢了。”不止是很好看,简直就像是怒放的牡丹那样,倾国倾城。

    其实初见顾念兮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丫头有点太瘦了。特别是披着大棉袄的时候。

    可今天在换上这样一身旗袍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这丫头出落的如此的别致。柳腰美臀,上围也非常的傲人。

    怪不得,他们阅人无数的谈参谋长,会将她捧在掌心里宠着。

    “是好看么?可我觉得这衣服怎么有点别扭?”她还真的不大习惯穿旗袍。特别是脚上那双和这旗袍搭配的布鞋,走起路来轻飘飘的。

    “可能是嫂子之前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吧。”说着,小刘跟着顾念兮朝着办公室走去。

    而慢步离开的两个人却不知道,刚刚他们离去的这一幕,已经全然落进某个男人的眸底。

    “刚刚这女人,是谁?”那一双鹰眸,一直盯着朝着不远处走去的妖娆身影。鹰眸的主人,是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

    “她就是谈参谋长刚娶进门不久的妻子,据说谈参谋长可真的将她宠到了骨子里。”有人,在那个高大的中年男子耳边说着。

    “原来是她!真人可比照片上的漂亮上很多。”男子在看到不远处那张清秀的侧脸之后,勾唇道。

    “确实。怪不得谈参谋长那样的人,会将她捧在掌心里。”身侧的人跟着说。

    “不过女人长的太好看,有时候并不是好事。红颜祸水,这词听过没有?”这是,中年男子最后下的定论。

    那一双微眯起来的黑眸,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顾念兮看。

    而顾念兮也意识到背后凉飕飕的感觉,停住了脚步向后看去。

    “嫂子,怎么了?”小刘察觉到顾念兮的动作之后,也停了下来。

    “没什么,我刚刚怎么感觉好像那边有人在看着我们。”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视线正好看在刚刚某个位置上。

    只是那里,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嫂子看花了眼吧。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免得谈参谋长等急了。”

    “那好吧。”说着,顾念兮跟着小刘离开了。

    而刚刚被顾念兮盯着的某一棵大树的后面,那刚刚议论的两个人再度出现。

    “看来,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么的好对付。”中年男子再扫了离开的顾念兮一眼之后,这么说到:“你吩咐下面的人,接下来的行动要小心谨慎,免得打草惊蛇。”

    “是……”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老公,怎么还不下车。不是说,爷爷已经在等我们两人么?”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谈家大宅门前好一会儿了。可谈某人一直盯着她顾念兮看,像是思考着什么。

    “我在想,这衣服到底是不是刚刚我看过的那一件。”谈某人的黑眸落在顾念兮身上那件贴身剪裁的红色旗袍上面。

    眉心处明显的折痕表明,这个男人非常的不满。

    “是啊,要不然我上哪里找衣服换去?”顾念兮揪了揪自己的衣服,表示自己很无辜。

    “那怎么这衣服穿在你身上,跟换了一件似的?”谈某人继续抱怨着。

    刚刚爷爷派人送来这衣服的时候,谈某人就先把了关。

    见这衣服还算包裹的严实,所以才让顾念兮穿上。

    可明明刚刚看上去没有什么版型的衣服,落在顾念兮的身上却变了个样。

    这衣服颜色鲜艳了几倍不说,现在也有版型了,腰是腰,胸是胸,好一个前凸后翘!

    再加上,顾念兮还应是应景的将她的长发在侧端打了一个簪,小碎步埋起来美腿若隐若现的。这样的她如同民国时期走出来的女人,妖娆而风情。

    光是这样看着,谈某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

    他着实喜欢顾念兮这样妖娆的装扮,但这仅限于在他们的卧室里。一想到要将如此妖娆风情的小妻子摆在别人的面前,谈某人不乐意了。

    一张老脸,拉的老长。

    “行了,收起你那些有的没有的想法。这衣服我现在是懒得换下来了。等待会儿聚会结束,要杀要刮随你便,怎么样?”

    这老男人满脸的怒意,顾念兮好歹也和他生活了两年多了,他在想什么她又怎么会不清楚?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要是敢说一个不字,老子就活活将你给做死了。”

    某个老男人一脸鼻子冲天哼哼,以此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行行行,谈大爷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说完这话,顾念兮便开了车门,和他一并走下去。

    她家的老男人脾气有多不好,她又不是不知道。这会儿要不好好的哄哄他,估计今天是不用下这车子了。

    不过下了车之后,顾念兮又被这谈家人的阵势吓坏了。

    这谈家的门口,一行车子拍开。

    不是路虎就是宝马,不是保时捷就是奔驰。而且,都是清一色霸气侧露的白牌。从大门往外看进去,里面的人都非富即贵。给人压力,于无形之中。

    看到这,顾念兮的脚有些微微软了。

    不过还好的是,跟在他身边的男人是她家谈参谋长。她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能察觉。

    “怎么,又害怕了?该不会,还想着悔婚吧?”谈某人掐了她的掌心,有些不满的嘀咕着。

    “没有,我只是觉得能嫁给谈参谋长您,真的三千年修来的福气。”其实男人也是有虚荣心的。特别是谈逸泽这种好胜心强的人,他绝对不准许自己的伴侣后退但却。

    和他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顾念兮也清楚,和他这样的人在一起,就算胆怯后恐也没有用。与其呆在男人的身后做个没用的胆小鬼,不如让自己和这样的氛围尽量的融合在一起。

    果然,顾念兮的一席话讨得了谈参谋长的欢心,爽朗的笑声一下子就从她的身侧换来:“呵呵……这小嘴真的越来越刁了。”

    “那是,也不看是谁培养出来的。”既然要扮狗腿,那就狗腿个彻底。

    而这话一下去,谈某人的嘴角都快要勾到眼角了。

    大厅里,也有人注意到谈逸泽的笑声,纷纷往外张望着。

    而顾念兮也趁着这个时候,小手放在了谈某人的臂弯中,大大方方的陪在他的身边。

    感受到小东西的主动,谈某人黑眸子里的神色又柔了几分。明白了她的意思之后,谈某人便环着她的小手,大大方方的朝着谈家大宅里走去。

    “老公,你说我刚刚是不是该画个妆什么的?”瞅见里面的女人,清一色带妆,顾念兮小心的侧过头和谈某人交流意见。

    “你是孕妇,瞎掺和什么?再说,你要脸色好看,那还不简单?”

    “这话怎么讲?”顾念兮有些不明所以。

    而谈某人的大掌,则意会落在她的小屁股上,一掐……

    ------题外话------

    16号了,赶紧挥动票子哟,这个月看看能不能冲上去,握爪→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