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97章 闹翻,又如何?(求票)

    再度踏进凌家大宅子的时候,苏悠悠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嫁进凌家不过快到一年,可住在这里的日子她是掰着手指头数过来的,每天都度日如年。到底这段时间她苏悠悠过的多不好,大致上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短短的一年,对她来说简直漫长的像是一个世纪。

    不过还好的是,她现在就要解脱了。

    今天她过来,就是想要带走自己以前的那些东西。不是她苏悠悠贪心,她只是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她苏悠悠靠着自己挣的钱买来的,凭什么便宜了凌家的人?

    再说了,这些东西对他们家来说,恐怕连垃圾堆都不如。

    她又何须留下这些东西,被人指指点点的?

    所以,当知道凌二爷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好了字之后,苏悠悠大半夜的就赶来拿会自己的东西。

    当然,开车的还是二狗子。

    不是苏悠悠的车子又坏了,而是他不放心,硬要跟着过来。

    从昨天凌二爷离开之后,苏悠悠的情绪一直都不是很好。虽然她照样笑,照样惹得二狗子都有种掐死她的冲动。

    但她的笑容里,总是隐匿着那股子哀伤。

    那股子,会让二狗子抽疼的哀伤。

    所以,他死乞白赖的跟来了。

    再者,其实二狗子还担心,苏悠悠这一去,凌家肯定会为难她的。

    可在到凌家门口的时候,苏悠悠却不肯让二狗子进门去。

    看着苏悠悠如此意志坚定,二狗子也只能无奈的留在车上等她。

    但她的视线却无时不刻不是落在凌家大宅里面,那样的架势就好像要是让二狗子听到什么风吹草动的话,他会第一时间冲进去将苏小妞带走。

    而进了门的苏悠悠,第一面对的就是凌家的那两尊大神。

    凌父和凌母,正坐在大厅里。

    看他们面无表情的,苏悠悠知道他们等候久已。

    估计从她说要过来拿东西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等着,期盼着。

    “哟呵,要拿个东西非要等的这么久。这么大晚上出入我们凌家,要是被别人误会了可不好。”不愧是凌家最讨厌她苏悠悠的主力军。一直到她都快要和凌二爷离婚的时候,这凌母还死揪着她的小辫子不放。

    坐在这大厅里,凌母每一个犀利的字眼,都像是水面上的涟漪,一点一点的扩大。

    若说以前,苏悠悠一定会非常难过,非常难受自己心爱的人的母亲竟然会用如此的架势压迫自己,逼着自己和凌二爷离婚。

    可现在,苏悠悠不再会因为这些伤心,难过了。

    因为她终于意识到,她是斗不过凌家这些人,也改变不了她在这些人心目中的形象的。她本以为,她苏悠悠收敛了自己所有的脾气,委曲求全的莪活着,是可以改变这些人对自己的看法。但现在,她总算是看清了。

    这凌家的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狼是怎么样的?

    狼心狗肺,恩将仇报。他们,都是黑心肝的。

    所以不管她苏悠悠怎么做,这些人始终都不会改变对她苏悠悠的看法。

    对于这些人来说,她苏悠悠始终都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最低阶级,和他们从小含着金汤勺长大的凌二爷,是绝对不能走在一起的。

    所以当明白了这一点之后,苏悠悠便决定离开了。

    离开这里所有的一切,也离开让她身心疲惫的凌二爷。

    “这不是大白天要上班么?你以为这个世界有哪几个人能和你们这群啃老族一样,每天唠唠嗑打打牌,一天天的混吃等死?”

    看着坐在大厅里的凌母,苏悠悠突然一个冷笑。

    这样的笑容,如同夜晚绽放在夜空的烟花,璀璨而迷人。同时,也让凌母莫名的心寒。因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犀利的苏悠悠。

    而更让凌母所接受不了的,是苏悠悠当下开口说出的话。

    这是身为凌氏长媳,千万人追捧对象的她,所没有听过的难听的话。

    当下,凌母恼了。

    而看到坐在沙发上恼羞嗔怒的女人,苏悠悠又笑了。

    既然决定要离开了,既然决定不再想要和这一家人有任何的瓜葛了,她苏悠悠又怎么需要委曲求全?

    或许在凌母的面前装孙子太久了,这凌母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这才是真正的苏悠悠。

    一个,向来不会嘴下留情的苏悠悠!

    “混账东西,你这是说什么话呢?你的礼数和规矩呢!难道,你的父母就是这么教你的么?”凌母恼了,冷哼的声音在整个凌家大宅子里响起。那哀怨而凄冷的声音,让这座房子越发的阴冷。

    “礼数和规矩,我父母自然是有教育我。不过他们也说了,这些东西只需要应用在懂规矩和懂礼数的人身上。”她的言下之意,面前坐在沙发上的这两个人,全都是不懂礼数和规矩的人。

    苏悠悠最讨厌的就是每一次她在凌家做了什么事情,不管真的是她的错还是不是她的错都好,这凌母都会连带着将她的父母也给骂了。

    不提起她苏悠悠的父母还好,一提起现在苏悠悠还恨不得将她给挠出一个洞来。

    她苏悠悠的父母亲当初到这个家里来的时候,不就是让这个恶毒的女人给亲手赶了出去的么?

    而她苏悠悠现在有家归不得的局面,也是她给造就的。

    这凌母,现在还好意思在她的面前提起这些?

    苏悠悠冷哼着,看着面前的女人抓狂的样子。

    以前她之所以忍着让着,在他们家人的面前装孙子,那都是因为她想要尽力讨好这些人,想要融入这个家庭,想要真正的成为能够配得上凌二爷的女人。

    可当她发现自己不管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得到这些人的认可的时候,苏悠悠决定不再忍让。

    将别人加诸在你身上的痛楚,狠狠的反击回去,要多爽快就有多爽快。

    这,才是苏悠悠!

    而坐在沙发上的凌母的眼神,简直就像是暴雨梨花针。如果眼神真的能伤害人的话,苏悠悠相信自己现在身上已经千穿百孔了。

    “你这孩子,到底怎么说话的呢?是你自己和宸儿过不下去了,怎么能将气都撒在孩子他妈的身上?”边上,许久不曾开口说话,一度被苏悠悠认为这男人决定当个观战者的凌父,终于也开了口。

    虽然说凌父对待苏悠悠的语气和口吻,没有像凌母那样的犀利。可苏悠悠知道,这个老男人其实也不是吃素的。

    若不是他给凌母做后盾,她一个女人怎么敢在这个家里闹得这么开?

    所以,她和凌宸的离婚,归根结底都是这个老男人惹出来的。

    刚刚,苏悠悠就想着该怎么将这个老男人当初给自己的伤痛如数奉还给他呢,这会儿倒好了,他自己送上门来。

    也省得,她苏悠悠亲自找上门的困扰。

    看着此刻一副关心样,扶着凌母如同捧着一块玉石一样的男子,苏悠悠突然有种想要揭穿他的真面目的冲动:“到底我是怎么需要离开家的,难道你会看不出来?又或者说,你还是个睁眼瞎不成?”

    她的言辞一句句的犀利起来,那咄咄逼人的语调,和当初在这个凌家宅子里被人呼来唤去,当成佣人使唤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而这,也让凌父和凌母看待苏悠悠的视线,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他们都怀疑,苏悠悠这到底是被刺激过了头,还是突然鬼上身了?

    而凭借着尊贵的身份和地位,活了一辈子的凌父自然容不得她苏悠悠这么挑衅自己的权威,当下他立马冷哼到:“苏小姐,是你自己要和宸儿离婚,是你自己在白纸上签字的。如果你不签字的话,难道我们还能逼着你不成?所以,还是不要将话说的这么难听比较好!”

    男人已经明显的沉下脸。

    这让苏悠悠也得知,自己这是挑衅了这凌父的权威了。

    “是,你们是没有逼着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离婚,但我和他到底为什么离婚的,你自己心里清楚。连自己做了的事情都不敢承认,可是懦夫!”前面的这一句话,苏悠悠说的好像是没有什么震撼性。

    但话锋一转,女人的杀机立现:“哦,差一点忘记了。凌先生一直都是做了不敢承认的事情,在外面做的不可告人的事情多了去了,在家里又习惯当龟孙子!”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的视线落在凌父扶着凌母的双手上。那看上去关心无比的动作,却在这个时候繁衍出另一味道来。

    而凌母也在听到苏悠悠的这话之后,有些错愕的对上凌父的双眼,像是要从这个男人的双眸里找到什么东西。

    凌父也被苏悠悠的话唬住了。

    当苏悠悠说这话的是时候,他被凌母盯得有些错乱,有些迷茫。

    而后,他又匆忙看了一眼苏悠悠,道:“苏小姐,请你不要血口喷人,破坏我家庭的和睦。不然,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瞧瞧瞧瞧,这道理说不通,就开始要武力威胁人了。我到底是不是血口喷人,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反正,你龟孙子当的久了,也没有什么感觉。至于你的报复,哎呦喂,我还真的好怕怕!”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还忙不迭的往自己的胸口拍了拍。

    反正,现在她是在这个凌家呆不下去了。

    闹翻,又如何?

    她今天要不将这个凌家搅和的鸡犬升天,还真的对不起这大半年来自己受的委屈。

    “凌先生,请你摸一摸你的良心,从我苏悠悠踏进这个凌家大门来,你有哪一次对我客气过?而且请你清楚一点,我苏悠悠再怎么不堪,好歹也算是谈参谋长的娘家人。你敢对我苏悠悠怎么着,后果相信你自己也清楚!”

    假意的唏嘘了一番之后,苏悠悠又再度开口。

    那摆出来的架势,让凌家人都有些错愕不已。

    其实,苏悠悠也不喜欢搬出别人的身份来压制别人。

    可这凌家,是她苏悠悠所触碰不得的。

    所以今天她到这里来闹之前,苏悠悠也想到了这其中的利害得失。

    所以,在来这里之前,苏悠悠已经将他们凌家人的每一个人的反映都估算到了。

    这凌父的威胁,自然也算到了。

    而能压得住凌父的怒火的人,恐怕只有顾念兮家的谈参谋长了!

    所以,在凌父第一时间提着想要对她苏悠悠下手的时候,苏悠悠也第一时间搬出了谈参谋长,看他还能说些什么。

    果然,这话一落下,凌父的眼眸立马黯淡了许多。

    甚至,连他这一刻开口说出的话语,也明显的软了不少:“苏小妞,什么话该说,还有什么话不该说,我还请你掂量着点。”

    这是,明显在给苏悠悠台阶下。

    不是他凌父不敢动苏悠悠,要是真的被她捅破了那层纸,害的他在这个家名誉扫地的话,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但一想到谈逸泽,他还真的觉得头有些大。

    凌二爷和谈逸泽来往了这么多年,他对谈逸泽的脾气也是有所了解的。若是真的动了他谈逸泽在乎的东西,就跟捅了猴子窝差不多。到时候,这男人一发起怒来,还真的不好对付了。

    而在他们商场上行走的道理,就是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

    所以,凌父顾全大局,还是决定将这口气咽下。

    而听到凌父放软了话,苏悠悠也是轻笑。

    看来,这个男人还真的怕了顾念兮家的谈参谋长。

    从他的话中,苏悠悠也听得出,这个老男人现在是给自己台阶下。

    这么想着,苏悠悠也开了口:“什么话该说和什么话不该说,我当然心里有数了。只要不是某些人硬将我往绝路上逼的话。”

    苏悠悠说着,勾起红唇。

    她的意思也明显,若是凌父不要和自己作对,她也自然会守口如瓶。

    再说了,从她苏悠悠说了那番话开始,凌母怀疑的神色就一直往凌父的身上扫,这显然她苏悠悠刚刚的那番话,这凌母也算是听进去了。

    她,开始怀疑凌父了。

    而这,正是苏悠悠今天想要的结果。

    他们让她苏悠悠不安生,她也要让这凌家鸡犬不宁。

    她苏悠悠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别人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她不给百倍奉还,就算是仁慈了。

    要不是当初为了守住和凌二爷的婚姻,她才不会委屈自己,当了孙子整整一年!

    而且今天,她苏悠悠此行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也是时候,开始收兵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凌家大宅子的楼梯口处,出现了一个人影。

    男人的身上,还穿着昨天那一身银灰色搭配粉色衬衣的西服。

    脸上的胡渣,也冒出了许多。

    一整张往日里白皙而妖孽的脸,此刻都被胡渣包围了。

    头发,也有些蓬松。

    这样的凌二爷,和那日在医院里的他有些相似。

    只是苏悠悠不明白了,向来最关注形象的凌二爷,怎么会搞成今天这幅德行?

    而苏悠悠也不会自恋到认为,这凌二爷是为了她苏悠悠变成这个样子的。

    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不肯承认她苏悠悠的身份。这说明,其实在凌二爷的心里头,他最爱的人还是他自己。

    所以,这样的人,又在呢吗舍得为了其他人,而将自己搅和成了这幅模样?

    苏悠悠看着凌宸,没有任何的表情。

    看上去,就像是看到一个陌生人那样。

    “苏小妞,上楼吧!”凌二爷只是淡淡的扫了苏悠悠一眼,便大步转身朝楼上走了上去。

    看样子,这男人估计是听到了她苏悠悠刚刚在楼下的那些话了。

    惹得他的母亲不开心,弄得他的父亲开始心烦气躁,估计凌二爷心疼了,所以准备将她弄离开这里。

    “……”苏悠悠不说一句话,跟了上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念兮,你怎么还坐在这里,挺晚的,要不上去休息吧?”天色暗了下来,顾念兮还坐在谈家的大厅里,看着韩剧。

    今天陈雅安到家里来做客,谈逸南送她回家之后进门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电视机上正开着韩剧,不过这一集有些熟悉。

    看上去,好像已经播过。

    对了,下午的时候他下班回来,带着陈雅安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顾念兮在看这一集了。

    当时,陈雅安看到顾念兮在看这个,兴致也挺高的。

    据说,最近这部韩剧又在这里创下了超高的收视率。

    顾念兮看韩剧,无非是为了打发时间。而陈雅安,确实个地地道道的韩剧迷。

    从看到这电视剧开始,她就看的津津有味的。还不时给顾念兮讲解,这前几集的内容。

    谈逸南也正巧没事,就扫上了几眼。

    其实,韩剧无非就是那些剧情。哭哭啼啼的,让人看的很是烦心。

    要是只有陈雅安一个人看,谈逸南会毫不留情的选择换台。

    但因为顾念兮也在看,他没敢动手。

    只能,跟着这两个女人,一起看韩剧。不过最后,他倒是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韩剧,无疑就是男人的催眠曲……

    所以当看到顾念兮又在看这一出的时候,谈逸南感觉自己的前额的青筋暴跳。

    不过又扫了几眼,发现这剧情莫名的熟悉之后,谈逸南又不解的看向顾念兮。

    “这一集,下午才看过吧?”谈逸南无非是相劝顾念兮,这一集已经看过了,就回去休息吧。

    她现在还怀着身孕,还是多休息的好。

    “嗯,下午看过。不过你哥还没有回来,我睡不着,就打发下时间。”天气越来越冷,回到卧室要是没有谈参谋长这个人工暖炉的话,她还真的睡不着。

    “是吗?”听着她的话,谈逸南的心里莫名的苦涩。

    她是他谈逸南最心爱的女人。

    她现在,说着这个世界上最为动听的情话。

    可对象,却不是自己……

    “你说,这女人是不是忒柔弱了点?丈夫被抢了,哭哭啼啼有个什么劲,要我说,应该先去给狐狸精点下马威,然后再将那个欠扁的丈夫的财产全都都给勾过来。”顾念兮似乎没有察觉到谈逸南的暗自神伤,边看着电视剧,便嘟囔着。

    “或许,她是对丈夫还有情。”谈逸南附和着。

    “有个毛情?她为他生儿育女,为他甘心情愿的放弃了家,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他竟然还敢抛弃她。这样的男人,就算要回来也没有用!”顾念兮似的很气愤。

    “……”谈逸南不再开口,神情有些莫名的哀伤。

    而正巧在这个时候,身后某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这么晚了还不睡觉,看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

    谈某人爽朗的男音,从顾念兮的身后传来。

    “不是在等你么?那么冷,你让人家一个人怎么睡?”顾念兮没回头就开始哼哼着。

    “哟,还敢顶嘴?”谈大爷的声音不大乐意,感觉像是被人给挑衅了一样。

    而谈逸南也在听到谈逸泽这声音之后,为顾念兮捏了一把汗。

    谁都知道,他哥跟谈老爷子其实都是一个脾气。

    什么都好,就是不能捋了他的老虎须。

    可这顾念兮偏偏,就去捋了这老胡的须子。

    “哥,念兮怕冷。”谈逸南适时开口,准备为顾念兮求情。

    可从始至终,谈逸泽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之后,便继续对着顾念兮开口:“想睡觉是吧,现在跟我上去!”

    谈某人有时候就像是个孩子,就是见不得她顾念兮和除了他之外的人好。

    特别,是谈逸南。

    要是以前,这谈某人沉着一张老脸,顾念兮没准会吓得哆嗦。可和谈参谋长生活了这么两年了,她现在早已将挑战谈某人的底线当成自己的人生乐趣之一。

    看见谈某人拉长了老脸,顾念兮连看都不看一眼,径自招手示意到:“手被冻僵了,现在走不动。”

    听到顾念兮这话,谈逸泽和谈逸南同时抽了抽嘴角。

    而谈逸南看着顾念兮的黑眸里,更是有着明显的焦躁不安。他用眼神示意到:念兮,你就算找理由,也要找个靠谱一点的。这手冻僵了,跟走不动根本就擦不上边,好不?

    可顾念兮对于谈逸南投来的关切眼神,连看都没有看,固执的开口:“给我暖手!”

    她伸出了白皙的小手,示意谈逸泽过去。

    而谈逸南的眼神,更是越发的担忧。

    但谈某人就在谈逸南焦躁的情绪中,大步走上前,将自己的脖子主动的凑上前,让她取暖。而顾念兮也在男人作出了这个举动之后,赏赐给了他一记笑脸……

    这下,简直让刚刚在旁边还为顾念兮捏了一把汗的谈逸南唏嘘不已。

    这一辈子,他还真的没有见到他的大哥为什么人妥协过。

    没想到,能第一次让他见到谈逸泽妥协的人,竟然是顾念兮……

    看来,谈逸泽对顾念兮的感情真的不假。即便是当着他谈逸南的面,他还是肯为她妥协……

    除了明白顾念兮下半生不会受委屈,谈逸南也明白,自己这一辈子是再也不可能牵到顾念兮的手了。

    而就是在谈逸南如此失落的眼神中,谈逸泽抱着她,消失在楼梯口。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在谈逸南的面前,顾念兮是轻而易举的度过了危机。

    不过回到房间之后,老男人的邪恶本性就在这一刻发挥到了极致。

    这不,顾念兮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某个男人给欺压到了床上。

    此刻,顾念兮的小脸被掐着,迫使她正对了他。

    “老东西,你又是抽的哪门子的风?”虽然谈逸泽已经有了开始暴走的嫌疑,不过顾念兮还是看出了他的隐忍。起码这男人现在不会失去了理智,压到她和宝宝的身上。

    不过谈某人这么怒气冲冲的样子,顾念兮也猜到了他这是醋坛子打翻了。而且,其结果*不离十。

    “我不就和小叔说说话么?难道我和异性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先发制人,这是谈参谋长教会自己的。

    以前他们两要是有什么矛盾,谈某人就会第一个发起质问。按他说的,掌握了主动权,才掌握了一切。

    “你是有和异性说话的权利,不过不是对着一个色眯眯瞅着你的男人。”谈某人掐着她的腰身,将她禁锢在自己怀中。他的小东西现在也很狡猾,现在他也是知道的,要是一个不小心的话,可能会被她溜走。

    “谁色眯眯了?我们是一起在看电视好不好?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喜欢那些打打杀杀的电视节目?”老男人果然邪恶。这不才刚刚将她架上床么?他的手脚就开始不规矩了。

    不过顾念兮也不阻止,反正她现在料准了谈参谋长是不敢对怀孕的她作出什么事情的,就算被他揩油,也无妨。再说了,到最后痛苦的不还是他么?

    “你以为,哪个男人会喜欢哭哭啼啼的玩意?我就不相信,他陪着他未来媳妇看那出戏的时候,还能保持清醒!没准,早趴在沙发上睡个半死。”谈某人埋首在他的胸口处,那粗哑的声线,正显示着这个男人开始不满现状的事实。

    “那出戏虽然狗血了点,但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再说了,我挺着个大肚子,你还以为我是个香馍馍?谁看到了,都还想给带回家去?我和小叔,那叫做正常接触。啊……”顾念兮还没有说完,就一阵嘶吼:“老东西,你能不能轻点,活脱脱就像是强抢了民女一样!”

    “是你说的,你肚子大了就没有人会老是想着你。所以,我这不是在执行任务么?”谈某人欺压在她的面前,两人的鼻子的距离不到一厘米,只要稍稍移动,就有可能接触到对方的。

    近距离下,顾念兮看着欺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谈逸泽的皮肤还算不错,一点也看不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的皮肤。“执行什么任务?”她问。

    而他也似乎感觉到顾念兮的视线专注的落在他的身上,此刻男人喷洒在她脖子上的热气温度越来越高。像是,能灼伤人的蒸汽。

    “把你的肚子搞得再大点!”那一刻,男人笑了。

    而他的表情,在这一霎那间妖艳无比……

    那一瞬顾念兮能联想到的就是两字——“勾引”!

    谈参谋长,在勾引她!

    “我的肚子不是已经大了么?”虽然大的不明显,但好歹里面也有宝宝了不是?

    “不明显,所以我要在里面多装几个……”他继续凑近。

    这一次,不是他的鼻子。而是,他的唇。

    他的唇,停在了顾念兮的红唇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从远处看上去,这样的画面极为暧昧。

    而顾念兮也能察觉的到,他们周围的温度好像骤然上升了。

    特别是在谈某人如此邪恶的话之后……

    “讨厌,这不可能……”他说要在她的肚子里多装几个宝宝,是不是也意味着他想要……

    那一刻,顾念兮的小脸一瞬间腾红。

    “谁说不可能,我现在就做给你看。”他邪恶的声音,在她的耳际响起。

    “不……”她拒绝的话还为来得及出口,男人便已经伸出了食指,堵在顾念兮的红唇上。

    “嘘,乖乖的别说话,配合着我就行……”之后,男人的薄唇堵住了她的。

    而紧接着在这个室内上演的,是一夜的旖旎……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和谈家大宅里的火辣场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凌家大宅子里的某间卧室。

    自从苏悠悠进了这个卧室的门,开始拿起当初她来的时候带过来的行李箱,一件件的将她这段时间自己买下的衣服整理进行李箱的这个过程中,整个房间内沉寂的有些吓人。

    明明,在这个卧室里有两个人。

    明明,他们一段时间之前才和这个世界上的其他爱侣一样,在这个房间里做尽了这个世界最为亲昵的事情。

    明明,他们之间还有很多的话没有说完。

    可现在,在他们之间却好像有着一堵无形的墙,压得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更说不上一句话。

    在苏悠悠收拾着她的那些东西的时候,凌二一直都站在旁边。

    看着她将柜子里本来还摆在一起的那些衣物,一件件的挑出属于她的,放进行李箱里,凌二爷觉得自己的鼻尖莫名的发酸。

    苏悠悠收拾东西的速度,其实蛮快的。这都要多亏了,这段时间在这个凌家大宅,被凌母当成佣人使唤。这也造就了,她现在做家务活也算非常拿手,整理起东西来又快又干净。

    很快,衣柜里那些属于她的部分,都被她搜刮一空了。紧接着,还有他们床前柜子上的那些东西。上面,有着苏悠悠最喜欢看的gv。也有着凌二爷最喜欢听的唱片。

    几样东西,交叠在一起,虽然简单,又是说不出的暧昧。

    苏悠悠绕过凌二爷,不说一句话的将那堆东西中属于她的部分,一个个都给挑出来,然后放进自己的行李箱。等整理完这些,其实已经差不多的。就只剩下,梳妆台上的几瓶护肤品和彩妆。

    这当中有一些,还是当初凌二爷出差的时候,从法国给她带过来的。效果,也是相当不错的。

    苏悠悠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觉得当初她装修这个卧室的时候,好歹也出了十几万是不是?

    现在离婚了,她一分钱都没有拿他的。那带走他送的这几瓶护肤品,补偿一下自己的损失,也不算过分,是不是?

    想到这,苏悠悠迈开了脚步,大步朝着梳妆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只是没等苏悠悠走几步,她的手便被一只大掌握住了。那只大掌的主人是谁,不用扭头去看苏悠悠也知道,那是凌二爷的。

    他们夫妻一年了。再亲热,再暧昧的事情都做过了。

    他们对彼此身体的熟悉,甚至比自己对自己的,还要甚。

    光是凭借着手指的触感,她就能辨认的出他来……

    当那只带着熟悉温度的大掌触及到她的时候,苏悠悠的身子不免得轻颤了那么一下。

    “凌二爷……”

    她听到,她的声音低迷而暗哑。

    如同,频临死亡的鱼儿一样。

    而让苏悠悠的心开始出现一丝丝龟裂的是,紧接着贴在她背后的那个温热胸膛。

    “苏小妞,咱们不闹了好不好?”他将他的整个脸都贴在苏悠悠的脖子上,让人看不清,这个男人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要离婚,好不好?”他的声音,也同样的低迷暗哑,不像是他凌二爷。

    有那么一瞬间,苏悠悠鸡糊以为,自己心里的那一丝龟裂,已经随着这个男人的嗓音,开始扩大,开始沉沦。

    甚至她也以为,自己就快要因为凌二爷这一声声的哀求而打起退堂鼓的时候却听到了男人说了这么一句:“不要和那个年轻人走了好不好?我……”

    “够了……”突然间,本以为自己就要妥协下来的女人,却本能的推开了身后的男人。甚至,连他握着她的手,都一并被她给推开了。

    凌二爷可能也没有想过,苏悠悠会反映这么过激。当下,男人有些错愕的看着苏悠悠。

    “凌二爷,潇洒一点吧。既然离婚书已经签了,我们还有必要这么不清不楚的继续纠缠下去么?”她看着他,清澈的大眼里刚刚所有的波澜,已经消失无踪。

    本以为,这个男人是真的对她有情,所以才求着她留下的。

    可没想到,原来他最在乎的,还是他自己。

    他根本,就看不到她苏悠悠过的有多累,一个人躺在手术台的时候是有多么的害怕。他只在乎的,还是他自己的尊严。他现在的哀求,在苏悠悠看来,不过是因为他不想要让人知道,自己的女人竟然和一个年轻人跑了,他凌二爷不希望自己颜面扫地罢了。

    “苏小妞,你真的就那么的薄情么?”在凌二爷看来,他已经放下了自己所有的身段,放下了自己那高高在上的尊严,来求苏小妞了。

    可她,竟然还是那么无情的将他推开。

    无疑,她刚刚的举动,也深深的伤害了这个男人。

    当下,凌二爷的双眸里,也有着淡淡的哀伤。但更多的,还是恼意。

    “凌二爷您不会今儿个才知道,我苏悠悠是这么薄情寡义的人吧?”其实,论起薄情寡义,谁也不是他凌二爷的对手,他到好意思开口指责她苏悠悠?

    不过也罢,现在她苏悠悠也懒得跟他一番计较。

    既然他说她苏悠悠薄情,那她苏悠悠也不介意当一回薄情的人。

    “你……”他被苏悠悠堵得一时间开不了口。

    而女人,却在凌二爷开不了口的这个时间段说着:“好了,没什么事情的话以后就不要给我打电话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影响我的生活,我走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提着自己的行李箱走了。

    可能是因为没有拿走那套昂贵的护肤品,弥补不了自己的那些顺势,苏小妞有些心疼了。所以她才会觉得,这一刻她提着的行李箱是那么重,重的快要让她无法顺利离开。

    而在苏小妞成功踏出这一个卧室,这一个她生活了一年的卧室的时候,卧室内传来了打砸的声响。

    “混蛋……”

    “白眼狼……”

    “有种,你就别给我回来!”

    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凌二爷的嘶吼声一阵阵的传来。

    他的怒吼,他的咆哮,还有卧室里那一阵阵清脆的声响,都让这个安静到诡异的凌家大宅格外的沉闷。

    那一刻,一滴晶莹悄然从苏悠悠的眼眶里滑出。

    凌二爷,别了。

    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要回到这个大房子里来,继续忍受着凌家对我的排挤,还有佣人们鄙夷的眼神……

    提着行李箱,苏悠悠继续迈开了脚步。

    等苏悠悠到了楼下的时候才发现,二狗子不知何时已经进了凌家的大厅。

    或许是因为刚刚凌二爷在楼上的打砸声音实在太大了,都传到外面去了,被二狗子误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老男人,还真的丢人。一点点的事情,都要弄得邻里皆知。

    不过还好的是,她苏悠悠已经和凌二爷离婚了。

    今后这个家的人再怎么的丢人,再怎么的不厚道,都和她苏悠悠无关了!

    ------题外话------

    有人在问为毛还不让凌二爷知道实情,俺想说一句,让他太早知道不就离不成婚,抽不了他家老子?

    好吧,俺还挺邪恶的。

    这个月的票子,为苏悠悠和凌二的婚姻,崛起吧~!→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