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98章 人生如戏(继续求票)

    “好了吗?好了我们就走吧。”当苏悠悠从楼下走下来的时候,二狗子已经大步来到她的身边,伸手就将苏悠悠手上提着的大行李箱,给接了过去。

    而骆子阳关切的眼神,也开始急切的扫着苏悠悠的身子,在确认她安好,没有因为刚刚大房子里传出的那一阵阵的噼里啪啦的声响而受了伤之后,二狗子便伸手环住了苏悠悠的肩膀,准备带着她离开这个阴森森,看起来就像是阴曹地府的大宅子。

    其实,苏悠悠和二狗子从小真的就很亲昵。

    高中的那一会儿,二狗子还经常趁着苏悠悠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到她家里去串门了。偶尔,还会将窝在被窝里的还穿着睡裙的苏悠悠给拉起来。

    再者,想这么个搂着肩膀的动作,也无非是二狗子看到苏悠悠从楼上下来之后,脸色有些不好,想要鼓励她支撑下去的一个动作罢了。

    再者,苏悠悠现在的脸色真的苍白的就像是一张纸,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风一吹,随时都能被刮跑的感觉。所以二狗子才想要将她搂住,生怕她会发生什么意外。

    苏悠悠前段时间是被他从医院里接走的。当时,苏悠悠也没有说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段期间二狗子其实也没有过问这件事情。

    可其实,二狗子在给苏悠悠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就从报告单上看到了“宫外孕”三个字……

    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危险,二狗子清楚。

    所以,二狗子才会丢开了自己所有的公务,将苏悠悠带回去好好的照顾。

    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是女人一辈子的大事。如果没有好好的调理的话,苏悠悠今后的身子就要废了。

    这也是,二狗子在看到脸色如此苍白的苏悠悠之后,会这么紧张的原因。

    他现在,急着要将苏悠悠带回家去,急着要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所以才会当着那么多外人的面,直接圈着苏悠悠想要将她带走。

    只是二狗子没有想到的是,这么个简单的动作,也会让凌家大宅子里的人浮想联翩。

    这不,那个从刚刚就一直假意很虚弱,坐在大厅正沙发中间用着一种极为不屑的眼神盯着他二狗子看的老女人这会儿开了口:“这才刚刚离婚呢,你就带着你的野男人到家里来,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你苏小姐不要脸也就罢了,我们凌家可是丢不起这个脸!”

    那中气十足的女音,实在让人看不出,这个女人的体质哪一点虚弱了。

    看着她这幅趾高气昂的模样,二狗子也能猜想到,苏悠悠嫁到他们家的这段时间来到底过着怎样的非人虐待。

    再看这老女人那一副泼妇样,骆子阳当即就想要动手轮她一拳的冲动。

    他放下了行李箱,就要放开苏悠悠的肩膀。

    可就在那一瞬,苏悠悠掐紧了他的掌心,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不愧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骆子阳只需要一个动作,苏悠悠就能猜得出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劝说好了骆子阳不要轻举妄动之后,苏悠悠这才推开了二狗子的手,慢步上前。

    苏悠悠的步伐,真的很慢。

    她的身子,现在真的不是很好。从流产之后,只要站得久一点,身子就会有些难受。

    不过,输人不能输在架势上。

    当这老女人挑衅的时候,苏悠悠便大步来到她的面前。

    她知道,其实这l凌家的人都是一个德行。

    虽然要放着你走,但还是会忍不住在背后画个圈圈,诅咒她过的不好。

    而苏悠悠自然也清楚这一点。

    反正她已经和凌二爷离婚了,这个家她也不会再回来了。若不趁着这个机会,将这一年里她苏悠悠在这个家里装孙子受到的屈辱都给讨回来的话,那是不是太亏了?

    “脸面?亏你这老女人还敢在我的面前提这个?”

    苏悠悠慢步上前的时候,云淡风轻的吐出了这么几个字。

    而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也顿时让凌母诧异的看向苏悠悠。

    她一直都觉得今儿回到凌家的苏悠悠变了。

    可具体什么地方变了,一时半会儿她还真的想不出来。

    现在,她总算清楚了。

    是苏悠悠看他们,看这个家的眼神,不一样了。

    而让凌母最为震惊的,还是苏悠悠口中的那个“老女人”三个字!

    她凌母一直都是上流圈子里的那些贵妇争相讨好的对象,所以她还真的没有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什么难听的话。

    而现在,听到苏悠悠的这话的时候,凌母简直都气歪了嘴脸。

    而看到凌母那一张气的歪掉的嘴脸,苏悠悠却笑了。

    掐架,那本来就是苏悠悠最为在行的。以前她苏悠悠不过是想着要忍着,想着要融入这个凌家,才会那么忍气吞声的。

    难道,是装孙子太久了,让这个老女人真的误以为,她苏悠悠本来就是只温顺的猫儿吧?

    可凌母好像从来都没有预料到,她苏悠悠从来就不是一只温顺的猫儿,而是一只真正的带爪子的小豹子吧?

    不过为了凌二爷,这个她苏悠悠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爱上的男人,才委屈求全,才收敛了自己所有的爪子罢了。

    盯着凌母,还有她脸上那怨毒似的眼神,苏悠悠笑了:“你们家的脸面,不是早在你们宝贝儿子带着别的女人堂而皇之的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丢尽了么?现在,你还要意识来和我提。你们凌家人不要脸,我苏悠悠还要呢!”

    他们要脸面?

    那怎么没有想过她苏悠悠呢?

    当凌二爷带着其他的女人,甚至连当着她苏悠悠的面,都不敢承认她苏悠悠的身份的时候,他们怎么就不知道,她苏悠悠的脸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往什么地方搁呢?

    倒是现在,她苏悠悠决然想要和凌二爷离婚的时候,想起来了?

    “你这个婊子养出来的,带着别的男人大大咧咧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你还好意思讲我们宸儿。”凌母的脸色,已经明显的变了。这会儿,她也插起腰,腰杆挺的直直的。只是不知道她的头发是不是因为被苏悠悠气的,这一刻也变得有些凌乱。

    那双本来还保养的还算不错的眼睛,此刻也出现了细碎的纹路。

    这样的凌母,一点都看不出是往日那个风韵犹存的上流贵妇。说是大街上撒泼的女人,倒还比较贴切。

    看着凌母,苏悠悠又是一记冷笑。

    这老女人,或许已经被奉承的太久。

    连骂人,都有些结巴了吧?

    当着她的面,苏悠悠便开了口:

    “婊子养的骂谁呢?”

    凌母一听,本能的回嘴:“婊子养的当然是骂你呢!”

    而这话,倒是让站在不远处,手上还拿着苏悠悠刚刚整理出来的行李的骆子阳“扑哧”一笑。

    果然,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骆子阳,听懂了她苏悠悠刚刚的意思。

    骆子阳笑了。

    凌家大宅那过分亮的白炽灯光线落在他的脸上,竟然将他的脸部修饰的有些不真实的美。

    不愧是苏悠悠,不愧是当初他们那一群小孩里最会吵架的一个。以前的苏悠悠,能轻易的将其他的小孩都骂哭了。

    骆子阳刚刚从医院接到苏悠悠的时候,看她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真的挺担心,这苏悠悠的嘴皮子已经被这家人给磨得圆滑了。

    虽然骆子阳有时候也因为苏悠悠这幅嘴皮子有些想要将她掐死的冲动。但更多的时候,他还是喜欢极了这苏悠悠的性子。因为这样的苏悠悠,才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苏悠悠。

    本来还担心苏悠悠的性子被凌家这一家人给磨得圆滑了的骆子阳,在听到苏悠悠刚刚毫不留情的奚落凌母的时候,倒是放心了。

    还好,他的苏小妞的劣性,还在!

    而骆子阳光是这么一笑,就足以吸引凌母的注意。

    当下,凌母看着骆子阳的脸色还真的不算那么好。一来,她还真的有些摸不清,这个骆子阳到底在笑什么。二来,是凌母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悠悠这不是才和她家宸儿离婚么?怎么这么快就勾搭上另一个男人了,而且对方的姿色还是上乘的那种,和她家的宸儿还有的一比的那种。

    “哼!”骆子阳的笑还搅和的凌母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远处凌父的冷哼声,也引起了凌母的注意。

    抬头一看,凌母才发现此刻凌父正瞪着她。

    那眼神,除了怪罪之余,还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怎么着?

    难道她刚刚说错了什么不成?

    可就在凌母还没有及时理清楚这凌父眼眸里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她便听到站在自己正前方的苏悠悠大大方方的开了口,而说这些的时候女人红唇上的那抹笑,尤为刺眼:“你承认自己是婊子养的就好,要是我说的,你还不相信,对不对?”

    骂人这行当,苏悠悠都干了好多年了。

    除了二狗子和凌二爷这两个铁嘴巴扛不过之外,其他人她苏悠悠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过。

    而这老女人,好死不死的偏偏挑中她苏悠悠最为在行的。

    这,不就等同于将肉送到她的大刀上?

    她苏悠悠要不在她的皮肉上狠狠的割个几刀,岂不是太对不起她这大半年来在这个家里受到的委屈?

    “你……你这个贱人!”气的有些缓不过气,凌母指着苏悠悠,直发抖。说出来的话,也带着轻微的颤抖。

    凌父自然也看到凌母的身子骨快要撑不过去了,这会儿大步上前伸手帮着她拍背,顺顺气。

    凌母看向凌父,眼神很明显。

    她在求助。

    求助凌父帮着对付苏悠悠。

    可即便看到了凌母求助的眼神的凌父,也只是轻轻的扫了苏悠悠一眼,不敢开口。

    苏悠悠其实也等着凌父发话。

    只要他敢说一句帮凌母的话,苏悠悠绝对会将她从那群贵妇口中知道的那些东西,全都抖出来给凌母。到时候,既报了凌父这段时间给自己的冷眼,也顺便将凌母羞辱自己的那些仇给报了。

    只可惜,凌父刚刚在她的那一层威胁中,似乎已经妥协了下来。

    这会儿,即便面对凌母的眼神,他至始至终都不敢说什么话帮腔。似乎,他真的害怕极了被苏悠悠抖出那些东西。

    既然他不敢说话,苏悠悠便作罢。

    反正这家人的秘密,她苏悠悠也没有兴趣当成抖出来的那个。

    再说了,有些秘密要保存的越久,将来抖出来的时候才够震撼,不是么?

    “这话,老太太你是不是说错了?我苏悠悠染头发,穿着暴露,满口粗话,但我是个好女孩。比起某些个以为自己很端庄,穿着打扮都极尽优雅贤惠,骨子里却放荡无比,满门心思总是想着要怎么挖苦别人,还想着要将自己儿子娶的女人给赶出这个家门要好,是不是?”

    苏悠悠说的,是当初她被凌二爷第一次带进这个凌家大宅的时候,凌母说她的。

    当时,凌母在第一眼看到苏悠悠那一身穿着和打扮的时候,满脸的嫌弃。当着凌二爷的面,她确实做的面面俱到。对她苏悠悠,也算是热情有加。

    可等凌二爷上了洗手间的时候,她就翻了脸。挖苦苏悠悠,说她染头发,说她打扮穿着暴露,满口胡话,就像是站在大街上的野鸡。

    等到凌二爷上万洗手间回来,她又跟个没事的人一样。

    也正因为这样,苏悠悠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的穿着打扮才会改变了那么多。

    甚至,连性格也收敛了不少。

    可现在,她终于要走出这个牢笼了。

    如果不说清楚某些话,她的心里还真的就像是压着一块沉甸甸的巨石一样,喘不过去。

    这就是好苏悠悠,有仇不报,那会让她自己呕死的。

    而苏悠悠刚刚说的那个穿着极尽优雅,满门心思想要将儿子娶进门的老婆给赶出门的女人,凌母几乎不用想也猜得出,这苏悠悠说的是自己。

    当下,女人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看着苏悠悠的眼神,要多阴沉有多阴沉。

    那样的眼神,就像是恨不得立马掏出刀子,在苏悠悠的脸上狠狠的划几刀似的。

    而骆子阳也察觉到这个老女人眼神中的不善,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苏悠悠的身边,将苏悠悠挡到了自己的身后。

    “你……”凌母已经抬起了手,不过正巧这个时候楼梯口处传来了声响。

    眼尖的她一眼就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凌二爷。

    他的头发比起之前的还要凌乱几分。

    粉色的衬衣也被他扯开了,领口位置已经掉了好几个纽扣。

    他走下来的时候,眼神极为黯淡。

    像是,一个没有生气的人……

    看到这,凌母立马收回了自己的手。

    她要教训苏悠悠可以,但绝对不可以在凌二的面前。

    因为自己儿子的性子,她是最清楚不过的。虽然他现在是同意和苏悠悠离婚了,但他的心还整一个放在苏悠悠的身上。

    要是她当着他的面打了苏悠悠的话,没准又会引发母子间的矛盾,将他们本来就岌岌可危的关系推得越远。再者,凌母也当心自己的这一巴掌下去的话,又让苏悠悠有了留在这里的机会。让她和凌宸的关系,又死灰复燃。

    考虑到了这些,即便有再多的不甘愿,凌母还是不得不收敛住自己的性子,收起了手。

    然后,捂着自己心口就开始哭天抢地:“老头子,我难受,我快不行了。快打电话过去,让老胡过来……”

    “啊,怎么回事?”凌父一听到凌母不舒服,似乎也当了真。

    这会儿,也变得有些手忙脚乱。

    而凌宸在听到凌母不舒服的时候,即便精神再怎么萎靡,也大步走了过来。

    “妈,你怎么了?”

    “宸儿,都是你娶的好媳妇,我这不是还想劝她回这个家么?你倒是听听,她说了些什么难听的话。哎呀,我好难受,我喘不过气。”

    不得不说,凌母也是演技派。

    刚刚不还一副趾高气昂,想要动手修理苏悠悠的样子。

    当下,她已经捂着胸口,做一副虚弱样。活脱脱的,相思湖林黛玉转世。

    “宸儿,还不快打电话过去叫老胡过来。”

    “好好好,我这就打!”凌宸也有些慌。

    这么大的阵势,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当下,也没有来得及理会苏悠悠。

    本来,这一次都可以收尾了。

    可偏偏凌母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冷光,便死死的抓住了苏悠悠的手:“留下来……悠悠,我的儿媳妇。看在你和宸儿都处了这么长时间的份上,就留下来,不要和宸儿离婚,好不好?”

    当然,凌母会这么做,也不是觉得自己真的想要留下苏悠悠。

    她会当着凌二爷的面挽留苏悠悠的大部分原因就是看准了,这是拆散苏悠悠和凌宸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

    而当老女人的手碰上苏悠悠的那一刻,苏悠悠本能的恶心感迫使她动手,挥开了凌母那恶毒的手。

    “啊……”

    凌母被苏悠悠这么一挥,当下就失去了平衡,差一点就倒在了地面上。

    不过还好的是,她的身边有凌父和凌宸的存在,所以她这才倒下去的时候,就被接住了。

    “我说媳妇,你不想留下来也就算了,你怎么能对一个老人家动手,你真是太不孝了。”瞧瞧,这指责的声音,哪里像是一个病的快要死的人?

    此刻,被凌父扶在怀中的她,却还是满脸带泪。

    简直,就像是刚刚被苏悠悠欺负的多惨的人似的。

    而凌二爷,刚刚也看到了凌母被苏悠悠推到的那一幕,当下也冷了双眸:“苏小妞,你要的离婚协议书我不是已经都给你了么?你到底还想撒泼到什么时候?我妈一个老人家只不过是不想看到我们分分合合罢了,有必要这么赶尽杀绝么?”

    凌宸站在苏悠悠的面前叫器着。一来是为了母亲鸣不平,二来则是因为看到苏悠悠的腰身上,此刻覆盖的另一只手……

    那个位置,本来只属于他凌二爷的。

    可现在,却是另一个男人将手覆盖在上面……

    他的不满,他的怒火,他的一切都需要一个爆发口。

    然而在凌二爷叫器着这些的时候,苏悠悠却看到了,本来靠在凌父身上,叫嚷着自己就要断气的女人,竟然对着自己冷笑。

    像是在嘲笑她苏悠悠,永远都斗不过她似的。

    看到这,苏悠悠算是清楚了。

    这老女人,就是想要将她和凌二爷的最后一份情,都给剪断。

    那一刻,苏悠悠笑了。

    笑的倾国倾城,笑的妩媚众生,笑的让周围的景致都失掉了色彩……

    也让,凌二爷看的有些痴傻。

    这苏小妞,到底怎么了?

    被骂,难道就那么爽么?

    而站在苏悠悠身边的骆子阳,却看懂了苏悠悠的笑。

    她的笑,绝美而明艳,这是刻意的。

    因为,这才能将她那满脸的哀伤,都很好的掩盖起来。

    “凌二爷,我真的觉得我当初眼睛瞎了。”因为瞎了,所以才会爱上你这样是非不分的人!

    不过后面的那一截,苏悠悠并没有说出口。

    “你给我听好了,我苏悠悠从离开这扇门开始,就不会再想当你们家的儿媳妇。所以请你,将你的心放回肚子里。想要陷害我,也请你别当着我的面,因为我害怕我会恶心的当场吐出来,脏了地面。”苏悠悠的话,虽然是对着凌二爷说的。

    但凌母知道,她的这一番话是对着她说的。

    都说,人生就像演戏!

    凌母不是喜欢演么?

    她苏悠悠就让她演的个够。

    当总有一天,她苏悠悠一定会回来,将今天在凌家所受到的屈辱,都给讨回来的!

    “你给我说清楚,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聪明如凌二爷,自然也开始察觉到,苏悠悠话里的不对劲。

    当下,男人开始追问着。

    可苏悠悠回复他的,依旧只是一抹冷笑。

    而她看着他的那双漂亮大眼,也渐渐的失掉了原有的温度。

    那样冷淡的眼神,如同她刚刚看到的,不过是一个陌生人……

    “你不用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她的语调,也变得有些冷。“我走了。”

    说了这番话,苏悠悠便径自扭头走了。

    她的离去,一步也没有停留。

    看着苏悠悠渐行渐远的身影,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生命中被抽离了。他的视线,一直都呆滞的落在苏小妞的身上,那个他凌二爷曾经费尽心思去讨好的女人。

    而二狗子则在看到苏悠悠离开之后,大步跟上。

    苏悠悠的情绪有点不稳定,他很担心。

    但走到了门口的二狗子,却又突然停住了脚步。

    “凌二爷,如果你哪一天懂得苏悠悠的话,你会发现,她早已被你伤了遍体鳞伤。”说完这一句话,二狗子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显然你已经不用知道了,因为你们已经走到了尽头。苏悠悠接下来的生命,不会有你的存在!”

    因为,他二狗子会死死的守着她,不让她二货的妞,再被其他人伤害……

    说完这么一句,二狗子也离开了。

    被留下来的凌二爷,只是呆滞的盯着他们离去的那一幕……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一天,谈逸泽这才下班进门,电话就响了起来。

    此时,顾念兮已经钻进了他的怀中,将小手放到了他的脖子上。

    最近的天气是越来越冷了。来自南方的顾念兮,已经开始有些受不了。大棉衣和大棉袄,开始齐齐上阵。

    这不,人家谈参谋长还是穿着一身笔挺的军服,这顾念兮就将自己包裹的跟个小肉球似的,圆嘟嘟的。

    谈参谋长接电话的时候,手正圈在顾念兮的腰身上,测量着腰围。

    人家不是都说怀孕肚皮会鼓起来么?

    为什么他却感觉他家的小东西这肚皮一点大起来的迹象都没有?

    刚刚还瞅着这肚皮圆鼓鼓的高兴,可一圈才发现,原来那些都是她的棉衣。实际上,她的肚皮还和以前一样,平平的。

    “喂,我谈逸泽!”谈参谋长接电话的时候,有种常人难及的冷傲。

    有时候,顾念兮特别崇拜这样的谈参谋长。

    但有时候,却又觉得这样的谈参谋长有些过分的难以接近了。

    “谈参谋长,我刚接到消息就来和你报告了。凌二爷离婚了!”电话,是小刘打过来的。

    前几天,谈逸泽知道苏悠悠离家出走,甚至还搅和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之外,谈逸泽就吩咐小刘,开始暗中观察凌家。

    其实,别人家长里短的事情,谈逸泽不屑知道。

    可关键,是他怀中的小东西。

    顾念兮将苏悠悠当成姐妹,如果她要是知道她的好姐妹竟然被凌家人那么欺负的话,估计这小女人会立马暴跳起来的。

    再说了,他的小女人现在还怀着身孕。

    要是有个什么闪失,这可不好。

    所以,谈逸泽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不惊动顾念兮就不惊动顾念兮,想要暗中将这些事情给理顺了,再和顾念兮说一下情况。

    可这还没有等到他谈逸泽动手呢,这两人就离婚了?

    这,该怎么办才好?

    一个是好兄弟,一个是老婆的好姐妹,手心手背都是肉。

    想了又想,谈逸泽最终还是决定,先将这件事情瞒着顾念兮。

    至于凌二,过会他就过去找他算算账。

    “你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么?”谈逸泽扫了一眼怀中有些昏昏欲睡的女人,见她没有任何的异样,这才开了口。

    现在,他要去找凌二问问清楚。

    到底,他是怎么才将他们婚姻给搅黄的。

    其实,当初凌母和凌父在他们还没有结婚之前,就来到谈家探访。说是和谈老爷子聊聊天,实际上谈逸泽就看出来了,这两口子其实是打算从兮兮这边下手,想要阻止凌二和苏悠悠的婚事。

    可没有想到,顾念兮和苏悠悠的交情是那么的铁,让他们无从下手。

    虽然在那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表现出什么来,但谈逸泽已经开始不那么看好他们的婚姻了。毕竟,凌二的性子还没有定下来,家里的危机又暗涌着,什么样的女人能扛得住这样双方面的压力?

    可后来,凌二带着苏悠悠去拉斯维加斯登记结婚,又让谈逸泽稍稍改变了对他们这段婚姻的看法。

    他以为,凌二爷这一次还真的为了苏小妞收了心。

    但没有想到,好景不长。

    这两人的婚姻这还没有过一个年头,就到了尽头……

    “凌二爷现在在他旗下的酒吧,进了包厢之后就没有再出来过。我问过这里的人,据说他这几天都是这么度过的。”小刘据实禀报。

    “那好,你帮我看着点,等会儿我就过去。”说完这些,谈逸泽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大晚上了还要出去?”等谈逸泽挂断电话的时候,怀中传来了顾念兮的嘟囔声。

    “就是有点小事情,要出去清理一下。你要是困了,我抱你上去睡觉吧?”谈逸泽确信,刚刚的那通电话,自己从始至终都没有提到凌二和苏小妞的名字,所以怀中的女人应该没有发现什么才对。

    “我不是困,今天都睡了一整天了。我就是想要这么靠着你……”她和无尾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浑身上下懒洋洋的。

    “那你乖,一个人回卧室躺一会儿,我过会儿就给你买点好吃的东西回来。”谈逸泽揉着她的碎发,表情比刚刚接电话的时候,又柔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从顾念兮那双半阖的眼睛里,他看到的自己脸上带着一抹不是很熟悉的温柔。

    其实,这样的表情,谈逸泽在浴室里抱着顾念兮的时候,也时常从镜子里看到这样的表情。

    刚开始,他自己都有些震惊。

    什么时候,他谈逸泽竟然和“温柔”这样的字眼扯上关系了?

    可渐渐的,谈逸泽发现了,自己在面对顾念兮的时候,就会展露这样的表情。

    或许,顾念兮就是他谈逸泽这一辈子额的克星。

    因为遇到了她,这辈子他懂得了温柔,懂得了体贴。

    也因为遇到了顾念兮,他这一辈子再也不忧伤,不彷徨……

    若是凌二能像自己这样,整个心思都落在苏小妞的身上的话,他们的结局是不是也不会变成这样?

    想到这,谈逸泽的眼眸出现了一丝惋惜。

    为苏悠悠和凌二这段婚姻,还没有开花结果就过早的凋零而惋惜……

    “我不想吃东西。你要是想要出去就出去把,不过早一点回来。现在天气比较冷,出门的时候自己多穿一件。”说着,顾念兮的手从谈逸泽的脖子上松了下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我这两天都没有和悠悠说上话,顺便等你回家就行。”

    说着,顾念兮用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准备上楼。

    而谈某人则在听到苏悠悠的名字之时,警铃大作。

    现在让她和苏悠悠打电话,不是等同于直接将真相摆在顾念兮的面前么?

    这,对她来说太过于残忍。

    他,还是舍不得让她太早的知道。

    于是,谈某人在顾念兮才刚刚站起来的时候,便伸出手将她圈回到自己的怀中。

    “怎么了,你不是要出门么?”顾念兮被谈逸泽再度带回怀中,有些错愕。

    “公事哪有陪老婆重要?我还是,陪着你睡觉吧!”等她睡着的时候,他在离开去找凌二问清楚事情,也不迟?

    说完这话的时候,谈某人二话不说就将顾念兮打横抱起,上了楼。

    而顾念兮被这么个熟悉的怀抱圈着,顿时睡虫又来了。

    这会儿,她半眯着双眼,由着谈参谋长将她抱回卧室……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夜色撩人的城市,霓虹灯闪烁着。

    入了秋之后,夜晚的天气已经明显冷了许多。特别是这夜风,大的刮得人的脸颊发疼。

    一辆车子在这样喧嚣的夜色中,滑进了这城市最有名奢华的酒吧。

    此时,这样的撩人夜晚已经到了整个晚上酒吧的最high点。

    震耳欲聋的音乐,还有奢靡的肉搏舞,在这个激情四射的夜晚不断的上演。

    舞池里,甚至有男男女女接二连三的*暧昧。

    觥筹交错的剪影中,甚至有女人对着在场的所有男士暗送秋波。

    而男人,也非常喜欢这一套。

    这不,已经有的人开始按捺不住,蠢蠢欲动了起来。

    谈逸泽虽然不经常到这种地方来,但对这地方的了解也不算少。

    这些动作和姿势,有的是为钱,有的是为人。

    而这,都和他谈逸泽无关。

    因为,他是来找人问事情的。

    所以,即便如此俊美的他一出现,便成了这个酒吧里所有女士钦慕的对象,谈逸泽却也无动于衷。

    他大步走着,直接来到了某个特定的包厢前。

    而门口守着的,正是小刘。

    “谈参谋长,你总算赶来了。凌二爷已经直接吹了十几杯威士忌了,别人怎么劝都无济于事!”小刘说这话的时候,那间包厢的门正好被推开了一条缝。

    站在谈逸泽的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正坐在一大堆女人中间的凌宸正捧着另一杯的酒,往自己的肚子里灌。

    而那些女人还不断的叫器着:“凌二爷好棒。”

    “凌二爷,再来一杯!”

    “……”

    此起彼伏的叫嚷声,让谈某人的耳膜都有些受不了了。

    当下,男人扫了一眼小刘就说:“刚刚耽搁了点时间,你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处理。”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又想到了什么:“小刘,我记得你车上好像有个上次我们出任务的时候带着的麻布袋!”

    “是。谈参谋长想要?”

    “嗯,你现在给我拿过来!”

    谈逸泽命令一下,不一会儿小刘就将麻布袋送到了他的手上。

    而谈逸泽拿着麻布袋随意的抖动了几下之后,就走进了包厢了。

    小刘现在是可以回去,不过他还想看看,他们的谈参谋长到底要弄这麻布袋去做什么。

    透过门缝,小刘看到一身黑色休闲服的谈逸泽大步走进了包厢。

    这期间,整个包厢内的人似乎都有些诧异,都将视线落在谈某人的身上。

    特别是在看清楚了谈逸泽那张祸乱人间的脸庞之后,几乎所有的女人都痴迷的看着他。有的,还作势想要上前。

    不过,在看到谈逸泽手上拿着的和这个酒吧有些不相符的麻布袋的时候,众人又止住了脚步,盯着谈逸泽的眼神里,充满了质疑和好奇。

    而整个酒吧里,此刻就只剩下一个人没有看谈逸泽。

    那人,就是凌二爷。

    从始至终,他接连的往自己的嘴里灌着酒。这,已经数不清多少杯了。

    与其说这凌二爷没有注意到谈逸泽的到来,还不如说他早已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不到其他的人。

    不然,他也不会在一个大麻布袋就i要套上他的头的时候,还准备抓着另一杯子酒。

    “你做什么?”

    有人在看到谈逸泽的动作之时,本着凌二爷是他们的财神爷,开始为凌二爷叫器不满。

    可被谈逸泽随意一瞪,立马又消了声。

    不得不承认,谈逸泽的眼神,有时候真的有很大的杀伤力。即便这个男人不用明着说什么威胁的话,光是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吓得不敢吱声。

    而小六子算是跟在凌二爷身边最久的那一个。当下,就认出了这要拿着布袋套凌二爷的,不正是他的把子兄弟,谈参谋长么?

    “谈……谈参谋长!您这是要对凌二爷做什么……”

    “我做什么你不用管,反正出了事情我自己担当就行。至于你,不想被揍的话,给老子闭嘴!”

    谈逸泽冷哼的声音不大,但却有着很好的威慑力。当下,震耳欲聋的包厢音乐也停止了。刚刚那些正咬着耳朵小声议论谈逸泽的声音,也消失了。

    而谈某人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脚踢开了凌二正欲送进自己嘴巴里的酒,手脚麻利的将整个布袋套在了凌二的身上,咻的一下,刚刚原本还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此刻已经被他整个包在了麻布袋里,扛在了肩头上。

    而后,男人便轻轻松松的扛着一个还在麻布袋里挣扎的凌二爷,大步离开了……

    当男人走出包厢的时候,里面的人还没有回过神来。而外面守着的小刘,也一脸诧异。

    而谈逸泽就在所有的诧异的眼神中,背着大麻布袋离开了……

    ------题外话------

    票子哇,雄起!

    为苏悠悠,雄起~!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