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199章 我,被甩了

    “啊……”一声惊呼,划破了平静的夜。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

    位于城郊的小树林边的公路上,此时也算是人迹罕至。

    所以,在这样安静的只能听到北风呼呼作响,还有树叶在树梢上落下来的林子里,这样的一声惊呼确实让人不大不小的心寒。

    而这样的声音,却没有吓坏某个男人。

    在如此黑暗的夜色中,男人将装在后车厢里的麻布袋拽了下来,随意的丢在地面上。而这一声惊呼,就是刚刚这个装在麻布袋里的那个人被人摔疼而惊呼出声的。

    今夜真的有点冷。

    大概,要入冬了。

    大晚上的,谈逸泽的身上穿了一件风衣。风吹过的时候,衣服也抖动着。

    许是被从后车厢摔下来有些疼了,这麻布袋里的男人开始乱折腾着。

    而谈逸泽在暗夜中还璀璨如同繁星的黑眸扫了这麻布袋里那个还在瞎折腾的身影,便上前用一把小尖刀,将麻布袋里的那个男人给放了出来。

    或许是被关在后备箱里有些久了,也或许是刚刚那个麻布袋惹恼了这位爷。这不,这男人刚刚才从麻布袋里钻出来,就开始叫嚷着:“他妈的,是哪个想死的竟敢这么对你凌二爷?”

    “给我滚出来!”

    “你凌二爷今天要是不好好的教训你一顿,我就不姓凌。”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的步伐有些摇摇晃晃。

    见到不远处听着的那辆车,还有靠在车边上抽着烟的男人,顿时恼意袭了上来。

    妹的,要是让人知道他凌二爷竟然被人用麻布袋撸到这么荒郊野外的,还指不定要被人怎么笑话!

    为了一洗雪耻,凌二爷觉得现在他应该先发制人。

    将这个将他撸到这里来的人给狠狠的揍上一顿,然后再丢回到市里面,让他用真面目见人。让他告诉一下别人,欺负了他凌二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想到这,凌二爷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就摇晃着脚步,挥舞着拳头朝着不远处车边的那个高大的身影袭来。

    虽然他不知道对方现在到底是不是在观察他凌二爷,不过他唯一能确定这个男人的手上还拿着香烟。

    要是他能趁着这个空档将这男人制服的话,就赢定了。

    身为特种兵出生的他,对自己的身手还是有一定的自信的。

    可凌二爷没有想到,当他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拽住不远处那个红点隐藏着的那只大掌的时候,就被那人的另一个人手扳住了手。

    那过分大的力道,都快要将他的手给掰断了。

    “他妈的,你竟然袭击老子,你他妈的是不想要活了是吧!”凌二爷向来是天之骄子,自然容不得别人在他的头顶上撒尿放屁。

    这会儿,他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这么欺负,当下就觉得脸面全无。

    要是这人刚刚被他抓住的话,他一定将这人往死里揍。

    看着瞎折腾的凌二,谈逸泽没有多想就咬着香烟,空出来的两只手开始往凌二爷的身上招呼。

    每一次,都使出来全力。

    刚开始,凌二爷还能随意的招呼两下。

    但随着这男人攻击速度的加快,凌二爷开始招架不住了。

    再加上他刚刚还灌了那么多的烈酒,步伐根本就不是那么稳。

    三两下之后,男人便倒在了地上,疼得直打滚,也失去了反抗的力道。

    不过,即便是这样输了,凌二爷依旧不满。

    躺在地上嚷嚷着疼的他,这会儿还叫器着:

    “老子告诉你,你要是敢动老子的话,你明天全家人就都会消失在这个城里的。而且,谁也不敢去找你。”

    听到凌二爷的这话,谈某人的嘴角隐藏在黑暗中勾出一抹笑,讥笑!

    要是他谈逸泽真的想要对他下手的话,他觉得现在他凌二爷还有机会在这里疯狗骂街么?

    不过谈逸泽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凌二爷要真的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这个城市铁定会出现动荡的。

    这凌二爷,可是凌老将军最宠的孙子。

    从小到大,只要是凌二爷要的,连凌老将军都舍不得和他争。

    要是这凌家的独苗苗真的出什么事情的话,那凌家人要不将整个城市掀起来找凶手才怪。

    不过,他谈逸泽不是惧怕这些。

    基本上,现在普天之下也没有什么人敢和他谈逸泽当面作对。

    他之所以不动凌二,还不是因为谈参谋长觉得他没有必要因为这些小事,而引得一身骚!

    不过适当的教训,他还是会给凌二的。

    不管不顾凌二的叫器,谈逸泽又上前狠狠的踹了他几脚,疼得凌二爷在地上打滚之后,谈逸泽这才开了口:“老子都将你踹到地上滚了,你说老子敢不敢动你?”

    问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又快准狠的往凌二爷的身上踹了一把。

    而凌二在听到这熟悉的男音的时候,算是清醒了:“谈……谈老大?”

    万万没有想到,这么大晚上的用麻布袋将自己装来,弄到这诡异阴森的林子里狠揍一番的,会是他凌二爷最最景仰的谈老大?

    怪不得,刚刚这人的身型他看上去有点熟悉。

    再者,这人虽然每一招都用尽了全力,打在他的身上疼得慌。但最重要的,但却也没有伤了他的要害。

    可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有没有人,能告诉他?

    “谈老大,这是为什么?”

    他不过是因为心烦气躁躲起来喝个酒,这谈老大怎么就将他海扁了一顿?

    “你倒是还好意思问我?”谈逸泽将咬在唇上的香烟夹在了中指和食指中间,凸出了一个眼圈之后,男人这才再度开了口:“人家好好的闺女交到你的手上,你倒好意思这么几天就将人给踹了?你,还有没有良心?”

    “谈老大,给我一根!”看到谈逸泽抽烟,凌二爷的烟瘾也犯了。

    这会儿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大步来到谈逸泽的身边。

    而谈逸泽睨了他一眼之后,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想要,往他身上砸去。

    许是刚刚被憋在车厢里和麻布袋中,再加上被揍了这么一顿,凌二爷的酒已经醒了差不多。头脑,也有些清醒了。

    这会儿,他大步来到谈逸泽的身边,掏出了一根香烟点着之后,就开始吞云吐雾。

    看着谈逸泽手上的那点红光,凌二爷的嘴角轻勾。

    还记得,当年这抽烟的习惯,还是和谈逸泽他们在一起的那会儿染上的。

    当时,他们都还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

    看着队里的其他成员都会抽,他也开始学。

    最开始,他的烟还是从谈逸泽的手上拿的。

    不过这个教会了他抽烟的男子,凌二爷却很少看他抽烟。

    甚至,寻常一般在他的身上闻不到香烟的味道。

    自此,凌二爷也发现了,他们谈老大过人的自控能力。

    特别是在他结婚之后,凌二爷一度以为,这谈逸泽早已戒掉了烟瘾。

    所以今日一见他抽烟,凌二爷才有些惊讶。

    不过这样和他大半夜的呆在一起抽烟,到让他想起了以前他们五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的快乐。

    凌二爷还记得,那个时候的天空很蓝。

    每天除了累死人的训练任务之后,他和周子墨偶尔还会偷偷的搞些活动。有时候是整左四,有时候还是范小五。虽然,身边的谈老大也一直在他和周子墨的整人范围中。可两人,却迟迟的不敢对他有所行动。

    因为谁都知道,整了谈老大可要承担相当严重的后果。轻则就是浑身皮肉疼,重则断手断脚。

    碍于这一点,凌二爷和墨老三每一次都蠢蠢欲动,但最终都害怕惹到某个可怕的修罗,而迟迟不敢行动。

    想起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凌二爷的嘴角蓦然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

    要是能回到当初那样简单的生活,该多好?

    每天除了繁重的训练任务,和他们几个打打闹闹之外,什么都不用管。也不用,为某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牵肠挂肚……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一根烟燃尽之后,谈逸泽终于再度开了口。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又从烟盒里掏出了一根香烟,点上。

    升腾的烟气,在这个漆黑的夜里,让这个男人那张祸乱众生的脸盘,越发的迷离……

    “谈老大,我不想说。”凌宸的心就像是堵了一块巨石,自从那天苏悠悠带着其他的男人到家里收拾行李拿走了签好的离婚协议之后。

    从那一天开始,这个男人还未曾向任何人透露过什么。

    他不知道,谈逸泽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风声。

    或许,是从苏悠悠的口中吧?

    要知道,那没心没肺的女人最好的朋友,就是谈逸泽的老婆了。

    “就算不用跟我交代,最起码也要跟你嫂子交代!结婚的那一天我不是跟你说过,这苏悠悠现在等同于我的大姨子,如果你只是想要玩的话,就不要娶她!可你当时是怎么跟我承诺的?现在呢?”

    谈逸泽的声调,提高了几个音倍。

    清冷的质问声,伴随着寒风,刮得凌二爷的眼眶突然涩涩的。

    这段婚姻对苏悠悠来说,是一道伤。

    对于他凌二爷而言,又何尝不是?

    他是天之骄子,他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逃得过他的手掌心。

    而苏悠悠,却成为了他凌二爷这一生的意外。

    她悄无声息的闯进了他的生命,又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让凌二爷觉得,他的尊严都被人践踏的藏在裤裆里了!

    而让凌二爷觉得丢人的是,即便苏悠悠已经带着别的男人出现在他的家里,即便她走的那么潇洒荡气回肠,他还犯贱的想念她。

    从她提着行李箱离开的那一刻,就开始想了。

    想到骨子发疼,想到没法做其他的事情。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大半夜的出现在酒吧里买醉的原因。

    这段婚姻,对于凌二爷而言,也是一道看不见的伤口。

    看不见伤痕,却疼痛无比。

    就算只要被人随口带过,都能让他痛。

    所以,他不想要对任何人提起。

    免得,再次牵扯到这尚未复原的伤口。

    可被谈逸泽这么逼问着,凌二爷也觉得不是办法。

    他也知道,这苏悠悠的事情就等同于顾念兮的事情。

    若不给顾念兮一个交代,恐怕……

    想了想,凌二爷的唇瓣最终还是动了动。

    从这完美的唇形里传出的几个字,却明显的带着苦涩:

    “谈老大,我被甩了……”

    凌二爷的声音有些哑。

    这哑哑的声线,漂浮在半空中。

    幻化成的哀愁,被风一吹蔓延了开来。

    而谈逸泽也在听到凌二爷的这一句话之后,明显诧异了。

    特别是那双黑色的眼眸,也紧紧的盯着身侧的凌二看。

    这样认真的眼神,像是要从凌二爷的脸上找到什么蛛丝马迹,证明他是说谎的。

    虽然夜色有些暗,但凭借着这几年在部队夜间训练出来的超强视觉能力,谈逸泽也能断定,这凌二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异常。

    “谈老大,我没有说谎,真的是我被甩了。连离婚,都是她提的。”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的唇角又悄然勾起。

    这样的笑容里有着的,是说不出的苦涩。

    “那你就没试着挽留?眼睁睁的,看着她提出分手然后把离婚协议给签了?”女人,往往口是心非。

    要是以前,谈逸泽还不知道。

    不过娶了顾念兮之后,他也会研究一下女人的心态。

    就像以前,他将顾念兮扑到的时候,她嘴上有时候会嚷嚷着她不想要,可当他真的放开她准备睡觉的时候,她又将小手圈了上来。

    “我试过,当然试过了。可她为了结束我们的关系,甚至还趁着我去出差之后,将我们的孩子给拿掉了。”凌二爷说这话的时候,别开了脸。

    谈逸泽若是没有看错的话,刚刚有一抹晶莹从他的眼眶中滑出。

    不过因为都是男人,谈逸泽也知道凌二爷是怎么想的。自然,也假装没有看到,没有揭穿了他。

    不过从这一点,谈逸泽倒是知道其实凌二还真的对苏悠悠动了情。

    “我是孩子的父亲,我怎么说都应该有知情权,对不对?她连和我打招呼都没有,就将孩子给拿掉了。”听着凌二用那低哑的不像是他的嗓音诉说着这一切的时候,谈逸泽的心也酸酸涩涩的。

    若是他的小东西知道,当初他没有和她打过招呼,就擅自决定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拿掉的话,没准她也会和凌二一样……

    “再者,人家都将情夫带到家里来了,我还能怎么样?”

    凌二在谈逸泽的面前,被迫打开了话匣子。

    索性,将憋在肚子里苦水全部吐出。

    “那你就这么打算放手了?”等到凌二发泄的差不多的时候,谈逸泽这才开了口。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将一根烟蒂丢在了地上,随后踩上几脚。等烟蒂彻底熄灭了,才将脚挪开。

    “我不放手还能怎么样?难道我又要再一次将我凌二爷的尊严送到别人的面前任由踩踏?”说完这一句,凌二爷又继续的自我补充道:“算了,老子再也不会相信什么狗屁爱情了!”

    这是,凌二爷为自己的这段婚姻下的最后结论。

    只是在不久之后,这样的结论又被他自个儿亲自推翻。

    那时候,他又跟无头苍蝇一样,缠在某个女人的身后道:“生命诚可贵,尊严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两者皆可抛!”

    “我觉得你还是再仔细想想,没准这当中有什么误会!”在清楚了离婚这事情是苏悠悠自己亲口提议的,谈逸泽也松了一口气。

    这苏悠悠做事虽然大大咧咧的,不过倒是有自己的一套准则。

    她既然能自己提出这些,就证明她一定有了理由,可以去说服顾念兮。

    不过他总觉得,这事情不大对劲。

    苏悠悠当初能为了凌二,甚至不顾家里的反对,毅然断绝了关系,嫁给了凌二。这也就证明了,凌二在苏悠悠的心里并不是可有可无的。

    那会是什么,导致了苏悠悠对他们的婚姻失去了信心?

    “能有个狗屁误会,反正再怎么样老子照样可以活得潇洒……”这是,某人的豪言壮志。

    其实,谈逸泽本来想要立马否定这凌二爷的说辞的。

    若是他真的可以活得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潇洒的话,今天也就不会一个人躲在酒吧里买醉了,是不?

    可看到凌二那伤心的表情之后,谈逸泽又识相的将这话憋了起来。

    将被自己揍得有些走路不稳当的凌二送回家之后,谈逸泽又将刚刚的“凶器”大麻布袋收好,等着明天还给小刘。

    整理着麻布袋的时候,里面散发着一股熏天的酒味。

    还好,刚刚他准备了这麻布袋,不然刚刚铁定是要被粘上一身酒气的!

    要是回家被小东西给嗅到的话,估计她又要发小脾气了!

    还好,还好!

    收好了自己的作案工具之后,谈某人便钻回被窝里,搂着那个睡的昏昏沉沉的小身子一同进入了美好的梦境中……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又是雨天。

    临近冬季,这样的雨又带来的是莫名的寒意。

    今天是星期天,苏悠悠并不用上班。

    要是以前,在这样的下雨天她都会屁颠屁颠的跑到顾念兮的家里,要么蹭上一顿饭,然后和顾念兮随便的聊天。

    可现在,她没有那个心情。

    她生怕看到顾念兮的妊娠反应,会让自己想起曾经在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再者,还会想到那个已经和自己再也没有任何牵连的男人……

    所以,在这样的天气里,她没有出门找顾念兮,而是将自己一个人锁在家里,看着落地窗外的那个世界……

    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开始喜欢上这样的下雨天了。

    因为这样的雨天,经过雨水的洗涤,她会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新的。

    骆子阳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苏悠悠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雪纺连身裙,就这样打开着窗户看着外面的世界。

    从窗外吹进来的冷风,不断的搭在她的身上,让她的裙角飞扬。也让,她那一头黑色的长发,安静的铺散在她的周身。完全展露出来的五官,竟然美的这么的惊心动魄。也因为这样让苏悠悠看起来,如同风雨中的浮萍……

    进门的骆子阳没有多想,三两步就大步上前,将苏悠悠面前的那扇落地窗给关上了,阻挡住一室侵袭她的风。然后,男人伸出双臂,熟练的将那已经冻得浑身冰凉的苏小妞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他做这一些,之所以这么连贯。

    是因为,最近只要他出门,而苏悠悠单独一个人呆在家里的话,回来的时候骆子阳就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悠悠,我不是说过么?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这么吹风,难道你都将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么?”他知道,苏悠悠的悲哀,都不喜欢展现在其他人的面前。所以,他识时务的不再苏悠悠的面前提及。

    可每每看到苏悠悠变着法的折腾自己,他总是会这么无奈又心疼的责备她。

    “狗奴才,你怎么管起你的主子来?”被骆子阳一揽进怀,她的身子又有了温度。

    这么一下,她也回过了神来。

    睨着身侧的骆子阳,女人又开始变得非常欠扁:“既然都回来了,还不快点伺候主子用膳?”

    说这话的时候,女人还不忘甩了二狗子一记白眼。

    当下,二狗子又有些咬牙切齿了。

    这二货,还真的是让人心疼到了骨子里,又恨不得将她给活活掐死了的本事。

    只是摸着苏悠悠的身子骨,骆子阳又狠不下心来。

    因为,苏悠悠又瘦了……

    现在,光是这么抱着,都能轻易的摸到她那*的骨头。

    这样的苏小妞,再也不是当初抱起来软乎乎的她了。

    看着她那明显尖细了许多的下巴,二狗子最终只能将脑子里想要活生生的将她给掐死的想法抛到脑子后,然后学着最近热播的《嬛嬛传》里的某奴才的口吻,道:

    “好好好,主子先把这衣服披上,奴才这就去给你准备午膳。对了主子,今天中午吃的是鱼头红枣汤,对女人的身子是极好的!”

    其实,二狗子打从心里是对这出剧感到反感的。

    每一次让他学着里面的人物说话,都快要让他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可没有办法,某个女人却也只吃这一套。

    所以,就算心里已经对这出戏吐槽了无数次的骆子阳,也只能妥协,学着那些矫情的戏码,和她说话。

    “那好,现在就去给主子我准备一份。”有人,永远就是这么欠抽。

    还好的是,二狗子的自制力还是非常强大的。

    不然,这苏悠悠早就挨不过这么多的年头……

    “行,主子。奴才我这就去给你烧水做饭,顺便煮个汤。如果主子有空的话,还请主子移驾到厨房,帮奴才我看个火,我要出去买点配菜回来!”

    强悍的自制力之下,二狗子只是掐了掐苏悠悠的脸颊,然后这么说着。

    “好吧,看在有饭吃的份上,主子我不跟你一般计较。快去快回!”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已经被二狗子牵着走进了厨房。

    “好好好,你记得看好了主子。这水要是开了就马上揭开锅子,然后将火给关小一点,知道么?”其实最近几天,二狗子也经常要苏悠悠干类似的活。有时候,在苏悠悠发呆的时候他甚至还会朝着苏悠悠给他看一些文件。其实那些东西,要是让粗心的苏悠悠给处理,估计要损失了他一大笔钱。

    骆子阳拿给苏悠悠看的那些文件,其实都是他早就处理好的。

    他之所以说自己没有处理,只不过是想要给苏悠悠找点事情做,转移一下注意力罢了。

    “好了,你这狗奴才真他妈的啰嗦,再继续给我啰嗦下去,过会就拿马桶的水给你簌口。”瞧瞧,从凌家从来之后,苏悠悠还是照样操着一口粗口。

    而且,说出来的那些话有时候还真的很倒胃口。

    不过有一点骆子阳还是不得不承认,那就是就像苏悠悠说的,她说粗话,她也爱打架,但她还是个好女孩……

    “苏悠悠,别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我就开染坊,怎么着?你妹的你管得着么?”

    “我不是妹,我的是弟弟,就管得着!”

    “……”被二狗子这话一睹,苏悠悠顿时开不了口。

    而骆子阳,也得意的笑着看着苏悠悠这吃瘪的样子。

    对付苏悠悠的这幅嘴巴,最好的就是比她的嘴巴还要贱。

    而且不得不承认跟的是,每一次看到苏小妞在自己面前吃瘪的样子,骆子阳的心里头说不出的得意。

    不过,苏悠悠吃瘪的景象,仅限于是他骆子阳造成的。

    对于骆子阳来说,欺负苏小妞可以,不过人选仅限他自己!

    而苏小妞在连续吃瘪的情况下,只能瞪着二狗子发恨。而二狗子却在一端乐呵呵的瞅着她这幅吃瘪的样子。

    也许,这两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厨房里吵架斗嘴的样子,有多么的温馨,更多么让人羡慕。

    而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别墅之外,此刻正坐在车里的男子……

    虽然告诉过自己不在意,只是离了婚,又不是天会塌下来。可为什么,他还是会不自觉的将车子停在这里,想要从这扇窗户看看她。

    就算,远远的看一眼也好。

    今天的运气不错,来的时候她正好出现了。

    可没有一会儿,那个年轻人也出现了。

    而且,还为他上演了这么一副温馨的场景……

    最终,男人原本还有些许光亮的眸子,再一度跌进了万劫不复的黑暗中。

    伸手,男人拉动了车子的引擎,让车子在瞬间滑入了雨帘中,如同他从未出现过一般……在路过别墅门口之时无意间溅起的水花,冰凉一片。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苏悠悠该庆幸的是,当初和凌二爷的婚礼是那么的低调。除了那些比较好的人之外,其余的人大都不知道她的婚讯。

    再者,他们的婚礼也没有被媒体曝光。

    不然,他们一离婚的话,恐怕满大街都是他们两人的小道消息。紧接着,她苏悠悠也可能成为了各大报纸所关心的人物,每天都和明星似的要躲躲藏藏的。也可能,是凌二爷的离婚被曝光之后,各大爱慕他的女性都纷纷庆幸他们的凌二爷总算是脱离了虎口,然后再对她苏悠悠进行一番谴责。

    只是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苏悠悠不希望达到的结果。

    前者,她苏悠悠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合演什么苦情剧的女主角,面对镜头还要抱着一大堆的纸巾哭诉,怒斥凌二爷的不是。

    而后者,苏悠悠是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胸襟。离婚了,她苏悠悠就和凌二爷撇清了关系。

    所以,苏悠悠不认为自己还需要因为这个男人而遭受各方面的打击。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苏悠悠和凌二爷的婚事虽然没有在媒体上曝光,却曾经在医院引起轰动不小。

    几乎在这间医院的人,都知道当初他们刚结婚的那会儿凌二爷每天都跟守株待兔似的守在医院的门口,就等着苏悠悠下班然后接她一起吃个饭。这些人,都是他们曾经秘恋的见证者,所以当他们口传口得知苏悠悠离婚的消息的时候,开始纷纷猜测到底这凌二爷为什么和苏悠悠离婚!

    其实,虽然医院里的人看上去都对苏悠悠和和气气的。但当看到苏悠悠飞上枝头变凤凰,嫁给了凌二爷这么个有钱有势的阔少的时候,还是心里有些不服气。

    而不就之后就接到了他们离婚的消息,大家又有些目瞪口呆。

    在两个消息都难以消化的时候,有人甚至还开始猜想苏悠悠和凌二爷这一次离婚的导火线是什么。

    是凌二爷风流成性,惹得苏悠悠撒泼?

    还是,苏悠悠是凌家摆不上台面的媳妇。所以,凌二爷才将她踹出了凌家?

    几种猜测同时在人们的脑子里徘徊的时候,大家一看到苏悠悠出现,就跟眼神被定住了似的。

    而骆子阳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好看到苏悠悠经过,别的医护人员都用诧异眼神看着她的这一幕。

    从小一起长大的骆子阳自然知道,苏悠悠从小就不是那么喜欢当马戏团里的猴子,被人专盯着看,便问道:“悠悠,你刚刚不会是又作出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这段时间,苏悠悠的上下班都是骆子阳接送的。

    其实,这之前苏悠悠也想过要开自己的车。

    可骆子阳说了,她的车子已经被他骆子阳扣押了。原因是她的护理费,迟迟不到账。想要回车子,除非苏悠悠将将这些费用都给还清了再说。

    所以,苏悠悠只能看着自己红色的ini,被好好的藏在了骆子阳的车库中。

    其实,骆子阳这么做,无非是害怕苏悠悠现在这么个精神状态不适合开车。

    她对工作,还好。

    因为她从一开始就非常喜欢她现在的这个职业的,所以在手术上骆子阳相信苏悠悠是不会开小差的。

    但开车就不一样。

    苏悠悠最近经常发呆,要是真的让她一个人开车出去的话,回不回得来都是个问题。

    所以,骆子阳才死皮赖脸的霸占了苏悠悠的车子,却不管每天工作有多忙,都会准时到医院接她下班。

    “狗奴才,这是怎么说话的呢!难道你主子在你的眼里,就经常做这伤天害理的勾当么?”骆子阳的一句话,遭到了苏悠悠的白眼。

    “主子,伤天害理的事情你确实做的不多。不过你吃白食,还有欺行霸市的,倒是做了不少。”

    “狗奴才,你们全家才吃白食,你们全家才欺行霸市!”不满的嘟囔上这么几句之后,苏悠悠才转言道:“这些人都是吃饱了没事干,专门在人家背后嚼舌根的。二狗子,姐姐可告诉你,这样的恶行你可不能学。不然,姐姐迟早有一天打断了你的狗腿!”

    又是主子又是姐姐的,苏悠悠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但最后,她的视线落在不远处那些本来都在看着她,却被她眼神扫过去的一时间全都别开脸的那群人的身上。

    当下,二狗子立马知道了苏悠悠的意思。

    原来,这些人最近都在背后议论苏悠悠的事情,怪不得最近她从医院回家,也是闷闷不乐的。

    这样的环境,看起来对苏悠悠的康复,真的没有什么好的。

    好不,给她换个环境?

    “苏悠悠,你最近想不想转行?”

    “转行?没有想过,姐姐好歹现在也是这城里有名的妇产科医生,这么轻易的就放弃我的工作岗位,我的脑子是被门板给夹坏了么?”苏悠悠的语气霸气冲天。

    她以她的职业为骄傲,以解救千千万万的女性同胞于水深火热中为自豪!

    “最近看你是混的有模有样的,可每天总是摸着别人的肚皮,抄着刀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哪像是一个女人家应该做的?”

    其实,骆子阳只是怕苏悠悠在这里,除了要忍受凌二爷不时的到访之外,还要遭受别人的白眼。这样的苏悠悠,何时才能真真正正的走出这段婚姻给她带来的伤痛?

    “这你就不懂了。给别人检查身体,那是我苏悠悠人生最大的快乐了,再说了还有点小便宜可以占。”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还一副老头样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像是正恣意的享受着什么。

    不要怀疑,这猥琐又脑门偶尔不清楚的,确实就是苏悠悠的本性。

    “苏悠悠,老实说你就是个蕾丝吧!”骆子阳干脆挑眉问苏悠悠。

    其实,这个疑问从他们高中的时候就开始盛传了。

    高中的时候,年轻的身体开始骚动,春心也开始萌芽。大多数拗不过的年轻人,纷纷选择的早恋。

    特别是学校里那些长相好的,几乎都成双成对了。

    而在这样早恋盛行的情况下,学校里的两大美女却没有加入到这场热潮中。一个是学校BBs公认投票出来的校花顾念兮。一个则是野蔷薇班花苏悠悠。

    这两个美女,追求的人其实不在少数,可没有一个人能成功牵得到她们的手的。

    于是,流言又传开了。

    这两人,其实都是蕾丝。而且,是一对。因为,她们一有时间就都黏在一起。甚至传言,苏悠悠在每个周末,都会在顾念兮家度过。

    特别是,每天下午放学后,这两人还应是应景的相约到附近一同玩耍看夕阳,更是坐实了这个传言。

    若不是看到顾念兮嫁了人,而苏悠悠也嫁了又离婚,骆子阳没准还会继续和当年一样这么认为。

    “是啊,姐姐是蕾丝怎么样?所以你倒是不用担心姐姐突然饿狼扑食,把你跟啃了!”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径自朝着办公室走了过去。她要跟骆子阳回家了,不过包包还落在办公室里。

    里面其实也没有放着什么贵重的东西,除了自己当初那部国产价格便宜,功能齐全的手机之外,没有其他东西了。

    其实和凌二爷结婚之后,她的这部国产手机就被嫌弃了不下白次。搅和的最终凌二爷干脆送了她另一部手机。

    离婚的那一天,其实苏悠悠除了带走属于自己的那些东西之外,还将凌二爷送给自己的那部手机送了回去。

    她苏悠悠现在是穷。

    但她,从来不喜欢那些哭哭啼啼的矫情戏码。该是她苏悠悠的,就是她苏悠悠的。不是,她不会强求。

    这也是,她为什么和凌二爷那样的豪门阔少离婚,却是净身出户的原因。

    苏悠悠走进办公室之后,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包包,顺便将这两天的工作表理了理,塞进自己的包包里。

    而转身的苏悠悠却不知道,身后的某个男人正一脸情深的望着她离去的背影。

    男人那双妩媚众生的桃花眼里,更是一汪柔情。

    盯着苏悠悠看,专注而痴迷。

    就好像,他骆子阳的世界就只剩下她苏悠悠一个人。

    听着苏悠悠刚刚漫不经心的调傥,他多想直接回应苏悠悠说:“主人,你就将我给啃了吧!”

    ------题外话------

    想让我虐凌二么?票子砸狠点,我就将他虐了个死去活来的~!

    握爪~!→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