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02章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不用了!”苏悠悠开了口,声音确实有些哑。

    不过苏悠悠固执的认为,这是自己感冒的缘故。

    说完这一句话,女人起了身,不顾面前半蹲着讨好着自己的男子,慢步准备离开。

    “苏小妞,我都做到这样了,难道你就不能和我好好谈谈?”凌二爷的手迅速的抓了过来,拽着苏悠悠的手臂,阻止了她的离去。

    他的眼神,写满了真切。

    今儿个被谈老大那么一说,他也想清楚了一些东西。

    其实,他真的不舍得放开苏小妞的手。

    从小到大,还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凌二爷轻易的妥协的。可为了这苏小妞,他凌二爷已经不止一次这么放低了身段和她讲话了。

    可她,为什么还是这个态度?

    不冷不热,不咸不淡?

    难道,他凌二爷在她苏小妞的世界里,真的就是可有可无么?

    “我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苏悠悠难得的抬头看了他一眼,那失去了好看颜色的唇瓣上,正勾着美好的弧度。

    若是她的脸色不像这一刻这么苍白的话,凌二爷相信这一记相容又能直捣他的心窝。

    不过,此刻的苏小妞脸色真的很是苍白。

    所以这样的笑,与其说表示友好,不如说是她在讥笑她凌二爷更为贴切。

    都已经离婚了,不是么?

    那现在,他们之间又有什么好说的?

    心,好像已经不是那么痛了。

    不过苏悠悠清楚,这不是她不会痛。而是,已经痛得麻木了。

    如果当初在赶到医院看到流产的她的时候,他能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的侯着她苏悠悠,安慰她那颗因为这小生命过早离开而难过的心的话,他们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就算不是在医院,在他们离婚的那一夜也好。

    只要凌二爷能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的和她苏悠悠说话,只要他问一问什么原因的话,没准她真的会告诉他,没准她会放下所有的坚持,所有的恐慌。

    可没有……

    那个时候的凌二爷,只是冷眼旁观。

    看着她苏悠悠一个人在绝望的深渊里痛苦,一个人苦苦的挣扎……

    累了。

    现在的苏小妞,真的累了。

    她不想再飞了。

    不是因为没有翅膀,而是因为她已经失掉了梦想。

    她,也没有勇气再继续面对其他人的诋毁流言了。因为,她已经失掉了爱一个人的勇气……

    “苏小妞,你别这样笑着行不行?我今天来只是问一问,你想要和我离婚,到底是为了什么?是我做的不够好,还是别的方面?”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的眼眸里是他前所未有的真诚。

    他知道,他是真的喜欢苏小妞。

    喜欢的,不得了。

    所以才会在第一次见到苏小妞的时候,就开始想方设法的算计苏小妞。

    也才会,不顾他们之间身份地位的差距,直接将苏小妞娶了。

    “我们都已经离婚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苏悠悠的表情没变,依旧只是淡笑的看着面前的凌二爷。

    那带笑的眼眸看起来,就像是在期盼着某一出即将上演的精彩大戏。

    也就是说,这一刻的苏小妞根本就没有将他凌二爷说的话放在心上。

    可这不碍事。

    就算苏小妞笑话他,凌二爷也觉得这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她能回到他凌二爷的身边,只要她愿意回到他凌二爷的身边,她想要做什么都随她。

    抓着苏悠悠的手,凌二爷用着前所未有的沙哑嗓音说着:“有,有意义!”

    他坚持!

    “如果是因为我做的不够好,那我改,好不好?如果是因为其他的方面,我也会想方设法的和你一起克服,好不好?”

    凌二爷的眼眶,有些微红。

    “你,回到我的身边,好不好?”

    “苏小妞,你知道吗?你不在家的这几天,我想你想的都快要发疯了……”

    他情不自禁的上前,想要吻住那一片失掉了好看的颜色,却还是那么让人想要占有的红唇。

    可他的唇还没有贴上苏悠悠的时候,她突然别开脸。

    让他的唇,再一次贴空。

    努力的掰过苏小妞的脸,努力的迫使着她和自己对望着,努力的想要从她这双好看的眼眸里找寻到什么东西,可凌二爷找到的,除了那一份淡粉色别无其他……

    “凌二爷……”

    不得不说,他用着这迷人的声线说着这样的话语的时候,确实很感人。

    苏悠悠也承认,自己差一点真的再度陷入这一混沌中。

    可她的脑子里,还记得当初她流产的时候,他走的决然的背影。

    也记得当初自己在凌家和凌母闹起矛盾来的时候,凌二爷不分青红皂白给她施压的罪名……

    这一切的一切,压得她喘不过去。

    如果她苏悠悠再一次被凌二爷勾一勾手指头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的话,那她苏悠悠这不是爱的痴狂,而是傻!傻的离谱!

    这一年在凌家的生活给她的教训,难道还不够么?

    她难道,还要死乞白赖的送上门,让凌家的人看不起自己,背地里想方设法的折腾自己么?

    再说了,他凌二爷不是好不容易脱离了她苏悠悠的这苦海,准备和温家的千金大小姐在一起了么?

    现在,他又是在做什么?

    想到这,苏悠悠又是一阵轻笑。

    苏悠悠的轻笑,让凌二爷有一时间的晃神。落在苏悠悠下巴上的手,也自然而然的松开了。

    等到这凌二爷回过神来的时候,便看到苏悠悠的小手已经抓着自己衬衣的领口,慢条斯理的整理着。

    这样的情形,让凌二爷有一时间的恍惚。

    这样的氛围,让凌二爷不由得回想起,他们刚刚结婚的那一阵子。那个时候,他每一次出门之前,苏小妞都会像现在这样的帮着自己整理衬衣。而他也会习惯性的在苏小妞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就像现在……

    只是凌二爷想不明白的是,当初他们过的那么甜蜜,苏小妞也好像非常喜欢这样的调子。可不知道后来是怎么了,苏小妞不再在他出门的时候,给他整理衣服了。也不会,在家里和他凌二爷大声肆意的笑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部电影。

    在他凌二爷的脑子里,不断的徘徊上演……

    只是,让凌二爷更不明白的,是眼下的情况。

    他刚刚和苏小妞,不是谈的不是那么开心么?

    那苏小妞现在又有什么闲情调调,来给他整理衣服?

    “苏小妞……”

    他的眼神里,写满了疑惑。

    而苏悠悠依旧慢条斯理的整理着他的衬衣,一边开口:“凌二爷,说真的你真的不适合说这样的话!”

    如此卑微的话,不应该是她苏悠悠记忆中那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凌二爷说出来的。

    “……”凌二爷没有继续说话。

    因为这气氛难得的有所好转,他还期盼着苏小妞能够回心转意,回到自己的身边。

    只是,现在的他真的琢磨不清,这苏悠悠到底在做什么。

    “这件银色的衬衣也好看,不过不如家里那件被你扯掉了两个扣子的黑色衬衫。那两个扣子上一回我找到了,然后已经给你缝好了。那件衬衣就放在你的柜子的最下面。如果觉得还可以,就拿出去穿穿。要是觉得不行,就算了吧。反正你们凌家的钱,多的可以淹死人!”

    苏悠悠说一番话的时候,语调极慢,像是在斟酌着什么。

    “作为前妻我还想说的就是,凌二爷以后脱衣服不要用扯的吧。我知道你家有钱,每天都穿新衣服都不是问题。可你要知道,你这些钱如果省下来,可以救活非洲多少个濒临饿死的孩子?”其实,苏悠悠是想到他们那个和这个世界没缘的孩子。

    “这,只是我的意见。如果凌二爷听不进去的话,那就当我在放屁吧!”

    说完这话,苏悠悠原本整理着他衬衣的手,突然收回。

    这一下子的变化,让凌二爷突然有些不适应。总感觉自己的心头少了一块什么东西,空空落落的。

    而苏悠悠说完这一些之后,已经转过了身,慢步朝着门口的位置走了去。

    以前,她真的很喜欢像刚刚那样,帮着凌二爷整理衣服。新婚那一阵子的时候,她真的爱极了这样的时刻。

    可最终,她的爱恋她的依赖在别人的眼中看起来,就像是炫耀的戏码。每一次,凌宸一走他的母亲就会变着法子来说她。最终也导致了,苏悠悠不再敢当着他们的面做这些。

    往事,一幕幕就在眼前。

    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

    而凌二爷却在这个时候求情。

    不是离婚前,而是i离婚后。

    如果当初在离婚前,这凌二爷能这么和自己说话的话,或许她会向她敞开心扉。

    可现在,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凌二爷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错过了时机,就再也没有意义了么?

    爱情是这样,道歉也是这样的……

    想着曾经和凌二爷那些亲密的往事,苏悠悠一步步朝着背离男人的方向走去。

    而凌宸也意识到了什么,突然三两步上前,急匆匆的拽住了准备要离开的苏悠悠。

    当情况突然急转直下的时候,卧室门被敲响了。

    紧随而至的,是开门的声响。

    进门的人,除了让凌二爷忌惮的谈老大,还有最近都和苏小妞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那个年轻人……

    今天这年轻人的身上没有和那日一样,穿着和苏小妞同个款式的卫衣。而是,一身笔挺的西装。

    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服。

    如此成熟的调子,落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一点也不显得突兀。

    到让他的身上,多出了一股子成熟的调子。

    来人,也拥有着一双犀利的眸子。

    进门之后,这双黑色的眸子扫了一眼眼下的情况,便像是知会了这个屋子里所发生的事情。

    还不得不承认,这年轻人的身上没有时下那些公子哥的浮夸,有的是成熟,是老练。他现在这年纪就有这般过人的睿智,想必不出几年,他的一切都会上一个台阶。

    这,是个有实力的年轻人。

    若是寻常凌二爷看到这样的年轻人的话,也可能会想方设法的将他拉拢进凌氏。

    可现在不同。

    现在,这男人是以苏悠悠的守护者的身份出现的。

    所以,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是凌二爷的战友,而是敌人!

    男人一进门,三两步就上前,开始对着握住苏悠悠的那只手动手。

    “放开!”他拽着凌二爷的手,一个使劲。

    而凌二爷也被激怒了,当下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往他的身上挥拳。

    眼看,这形势朝着不可遏止的方向发展,苏悠悠突然窜到了骆子阳的身边,将他死死的护在自己的身后:“凌二爷,你疯够了没有?!”

    凌二爷在看清楚,自己即将挥拳的对象是苏小妞之后,也连忙的收起了拳头。

    “二狗子,你受伤了没有?”其实,凌二爷打架的架势,苏悠悠是清楚的。这男人从小就接受过继承人的训练,所有的武艺他都精,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而二狗子虽然也学过跆拳道,但一看就不是这骆子阳的对手。

    而苏悠悠也清楚,二狗子会和素不相识的凌二爷打起架来,也是因为自己。

    她不想看到关心自己的人受伤,所以只能用自己的身子挡住。

    “没事,瞧你紧张的!”骆子阳的语气很轻松,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揉了揉苏小妞那头长长的发丝。“怎么身子有些烫,是不是不舒服了?”电话里,他没有多问。是因为他知道,苏悠悠虽然迷糊,但做什么事情都有分寸。她会出现在顾念兮的家,只可能说明她出事了。所以二狗子没有废话,便推掉了自己所有的会议,直接赶到这里来。

    “淋了一会儿雨,有些发烧。可能这两天,又要请病假了!”

    “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要是医院将你给开了,到时候我养你就行了。今儿个发烧了,昨天本来准备给你熬得排骨汤,今天不能了。要不过会儿我给你下碗面吃吧!”骆子阳建议。

    “好啊,我好久都没有吃你煮的面。不过我要放两个大虾。”

    “没问题!”骆子阳伸手,将苏悠悠揽进自己的怀中。他知道,现在生病的苏悠悠,是最为虚弱的。

    他只想着,快一点将她带离这一室的纷争。

    而凌二爷也很快的意识到,自己被当成了空气。

    他凌二爷还站在这里呢,他们两个就在自己的面前眉来眼去的,谈论着今天要吃什么东西!

    当下,凌二爷恼了,想要上前抓回苏小妞。

    可没有想到,凌二爷这边才刚刚有了动作,骆子阳那边的速度更快,直接带着苏悠悠大步离开了。

    凌二爷不爽,想要追上去。

    可谈逸泽,却在这个时候将他给拦了下来。

    “谈老大,你没有看到苏小妞都已经被人给带走了吗?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带着绿帽子?”凌宸的语气不是那么好。任谁看到心爱的女人被其他的男人带走,脸色能好的?

    “我想说的有两点,两点说完之后你想要追出去我也不拦着你!”谈逸泽的黑眸有些冷。

    看着凌二没有反抗之后,他便继续说着:“第一点,你现在和苏小妞已经离婚了,所以她要找什么人,都和你没有关系。所以,也不存在什么绿帽子红帽子的说法。第二点,你觉得你现在和苏小妞弄得这么僵,你追上去除了恶言相向,还能怎么样?这样做,只会让你们的关系越变越僵,再者也会将苏小妞推给那个小伙子的。”

    说完这两点,谈逸泽果真如自己说的,放开了凌二爷。

    不过这会儿,凌二爷倒是没有急着跑出去了。

    而是,站在谈家大宅的客房大床前,看着楼下那辆吉普车,将苏小妞给带走了。

    谈老大的话说的每一个字,都到了点上。

    现在他凌二爷正在气头上,追出去除了和苏小妞恶言相向,又能怎么样?

    非但不能将苏小妞给拉回来,还只能将她往自己的身边推。

    谈逸泽也出现在这扇窗户前方,看到楼下那辆吉普车离开门口的时候,他才开口说着:“我看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年纪轻轻的就能有如此深的城府,到了他们的这个年纪不可估量。

    也就是说,这凌二爷想要追回苏小妞的路,难了!

    “老大,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该放手了……”

    看着那辆车子消失在不远的路口,凌二爷的眼神越来越暗,直到最后,暗淡无光。

    那样的眼神,是任何光亮都无法照亮的……

    “……”看着身侧凌二爷黯淡无光的眼眸,谈逸泽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精光。

    这苏小妞今儿的反映越发的异常。

    看来,他是该好好的查一查,这凌家的人到底都对他谈逸泽的大姨子做了什么事情了。

    他谈逸泽这只货真价实的老虎不发威,他们凌家人都将他当成了病猫,不成?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老公,安姐今天打电话过来,说是给我们送来了一份什么晚宴的邀请贴,你看到了没有?”顾念兮刚刚睡了一会儿醒来之后,一脸惺忪的下楼了。

    看到谈逸泽正和谈老爷子在大厅里下棋,便凑了过去。

    “是这东西么?”

    谈逸泽下了个棋子之后,就从柜子的旁边取来一个红色的信封,往顾念兮的手上递去。

    随后,又将刚刚到家放在一边的外套,给顾念兮套上。

    这一些动作,谈逸泽几乎是一气呵成。

    和顾念兮在一起的这段时间,男人对于这样的情况已经极为熟悉了。

    虽然谈逸泽做的这些,连他自己都觉得很平常。但边上看着的谈老爷子,却在看到这样一幕的时候,嘴角悄然勾起。

    看来,当初他还是看对了人。

    这顾念兮,绝对是现在能走进谈逸泽的内心世界的唯一人选。

    “对。我看看!”说着,顾念兮打开了这个红色的信封。

    看得出,sh国际集团的钱还真不少。连简单的请柬,也是烫金边。而她顾念兮的名字,看样子还是请什么名师写上去的。

    “sh国际还真的蛮有钱的。前段时间不是开了个什么慈善晚会么?最近又突然想要开个什么落户周年庆!”

    顾念兮看完了请柬,将这一份随手放到了边上。

    谈逸泽在听到顾念兮这一阵子嘟囔之后,嘴角轻勾。将了谈老爷子一军,气的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

    这之后,男人又将顾念兮揽进了自己的怀中,道:“有钱人家都这样,等你有钱想要开我也不会反对!”

    谈某人云淡风轻的说着这些,仿佛这些和他谈逸泽一点关联都没有。

    不过好一阵子之后,顾念兮再回忆起今日的这一段的时候,都觉得谈某人站着说话不嫌腰杆疼!

    “我才不要开呢!凭什么拿我的钱去给那些不认识的人吃东西。不过老公,我能去参加么?”顾念兮转头,看向谈某人。

    “人家那些聚会的,其实都是有商业利益才举办的。”不然,她以为这些都是涌来打水漂的?

    说着,谈逸泽的大掌又覆盖到了顾念兮的小肚子上,继续道:“要是没有怀孕去去也无妨。不过现在你的情况不是很好,要穿高跟鞋还要去人多的地方,还是算了吧!要是有些无聊的话,我这两天休息就带你出去走走!”

    老胡前两天才给顾念兮看过,因为苏悠悠的事情,她的情况现在才稳定了好些。

    他谈逸泽可不敢让她再冒什么危险。

    “你们小两口聊天吧,反正我这老爷子在这里也显得有些多余。”谈老爷子嘟囔着。

    “爷爷,您说哪里的话。我和我老公不是在说家常么?要是爷爷嫌我吵的话,我闭嘴就是了,你们继续聊天吧!”顾念兮赶紧笑道。

    “我的棋子都被杀了个片甲不留,你觉得我还有棋可以下么?再说了,兮兮你觉得我现在让你离开,我这孙子岂不是要将我这剩下的这几根头发给烧了么?”说到这的时候,谈老爷子一扫谈逸泽:“得,你看他现在,就巴不得要烧我的头发。我还是去找隔壁老陈下棋去好,免得在这里碍了我孙子的眼。”说这话的时候,谈老爷子已经大步走向大门处了。

    “这爷爷,越来越皮了!”这是谈逸泽的结论。

    而顾念兮也跟着笑了笑。

    谁都知道,这谈老爷子绝对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他刚刚的那番话,不过只是借口,想要给他们独处的时间罢了。

    “对了老公,昨天我已经开始动手重组了从凌氏那里弄来的几间电子公司了。里面那些比较年轻有拼劲的电脑工程师还有设计师,我都给留着。安安姐说了,这公司现在可以对外营业的。让我下达个命令,让他们在这一个月里设计出一款游戏来。还说,加上前一阵子他们发表的那款游戏,这款要是做得成的话,这家公司就算正式走上轨道了!”

    从知道凌母竟然逼着苏悠悠,竟然还逼到苏悠悠上班的医院去之后,顾念兮很快就从伤痛中走出来。最近这段时间她在家里闲着没事,就开始动手整理从他们那边弄来的几间公司。

    而谈逸泽看到过顾念兮设计的某些东西,看样子都是针对凌氏而去的。

    看样子,他的小东西现在的脾气真的很大。

    别人欺负了她的,她都会奉还十倍。

    这一点,谈逸泽倒是不担心。

    就算顾念兮支撑不住了,不是还有他谈逸泽可以撑着么?

    天就算塌下来了,也不会压到这小东西的。

    再者,刚开始谈逸泽也挺担心这小东西搞的这些东西,要是没能整到凌家,没准还将自己卷进水。

    不过在看到顾念兮设定的那些东西后,他放心了。

    因为顾念兮挑中要进攻的,都是凌家的薄弱环节。

    这些,只要顾念兮一步一个脚印,估计想要打败凌家同个产业,不成问题。

    “这些,你决定就好。要是觉得累了,就跟我说一声。”谈逸泽虽然不赞同顾念兮怀孕还操劳这些,但他也清楚,凌家对苏悠悠做的那些,这口恶气顾念兮要是不出的话,她绝对会寝食难安的。

    “这些没有什么累的。关键是,能给他们家一个教训就好。对了老公,关于那空下来的几块地方,你有没有很好的提议?我想要做的就是服装类,员工和地皮咱们是不成问题,关键现在是没有设计师!”

    给苏悠悠自己管理的,服装类应该她会比较感兴趣。

    不过一个服装产业到底能不能成功,关键还是设计师。

    “这个不急,等这几天我们再好好的想想。对了,今天晚上你想吃点什么东西,我出去一趟顺便给你带回来。”

    “这么晚了你还要出门?”顾念兮听到这个,有些不开心了。

    现在天冷,她对谈参谋长这个人工暖炉越来越依赖了。

    “有些事情,需要出去办。乖,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在顾念兮的面前,谈逸泽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轻声轻语。

    “那好吧,你回来的时候就给人家买点李子和话梅。还要,不能太晚了。咱们家的门禁是十点。太晚了,今晚就不给你进屋睡了!”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狗奴才,你他妈的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进入别人的卧室没有敲门的这个习惯?”今天是星期天,照例是苏悠悠这个妇产科女医生的休息日。

    所以,这一天照例是苏悠悠赖床的好日子。

    不过大清早的,苏悠悠就遭到了破门而入。

    看着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四角裤叉的二狗子,苏悠悠开始咆哮着。

    虽然这样的情况,当初他们还是邻居的时候,就发生过不少次。甚至有时候二狗子的妈妈要是开始和人家打麻将,二狗子就会嫌吵,跑到她的床上和她抢被窝。

    这些,其实算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自从他们两上了大学之后,这样的次数已经明显的少了。

    特别是最近这一阵子,二狗子在这个家里的时候都会包的严严实实的。还真的没有出现过今天一大早这样的尴尬情形。

    不过说真的,都说女大十八变。

    苏悠悠没有想到的是,男大也是十八变。

    以前二狗子的身子板是那么的单薄,就像是被风一吹就有可能跑掉似的。没想到,现在竟然变得如此有料。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穿的严严实实的,虽然看上去比以前壮了一点,但苏悠悠也没有想到会变了这么多。

    如今真正的看到二狗子这身子的时候,她才确定了,她家狗奴才其实也是个男人!

    “啧啧啧……”

    苏悠悠砸着小嘴。

    以前她看过的Bl小说,还有gv就不少。

    那时候每一次看到别扭受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将二狗子代入其中。可今天这看清楚了二狗子这小腹上凹凸有致的小腹肌的时候,她才觉得这厮的其实就是帝王攻。都快,让她的小宇宙爆发了。

    “苏悠悠,和我说话之前,能不能先将你的口水擦干净了再说?这样,小心将我给吓坏了!”二狗子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

    苏悠悠听到“口水”另个字,急忙的就往自己的唇角擦了擦。这一擦才发现,她上当了!

    而始作俑者,还站在一边笑的直打滚。

    “你个狗奴才,一天不欺负姐姐,会死啊!”苏悠悠又想接着咆哮。

    哪知道,这二狗子突然来了闲情逸致,凑了上前。

    那微微上扬的弧度,简直就像是罂粟,让人不忍着拒绝。

    而随着二狗子不断的凑近,苏悠悠也感觉他们周围的空气好像变得有些稀薄了。

    说真的,苏悠悠不是没有过男人。

    不过,她还真的没有大白天的被个男人这么凑近的瞅着。

    那样的眼神,蛊惑而迷蒙。

    让人,无端的想要探寻着。

    但就在骆子阳正想再一度上前,掳获这片薄唇的时候,苏悠悠的脑子里却莫名的浮现了另一个男人的身影……

    那个男人,有着颠覆众生的五官。

    那个男人,总是能让苏悠悠轻而易举的笑,也轻而易举的哭。

    那个男人,是她苏悠悠第一次付出了自己的所有,渴望靠近,渴望拥有的……

    也就是在那一刻,苏悠悠身后推开了二狗子。

    “狗奴才,想以下犯上不成?”

    苏悠悠轻咳一声,挥开所有的尴尬之后,这才对骆子阳开了口。

    当下,骆子阳的黑眸里,是一闪而过的失落。

    不过很快的,男人又将自己眼眸里所有的神采全都很好的掩藏了起来。

    速度之快,以至于,苏悠悠根本没有发现他的任何异常。

    “我以为主子你是看上了奴才的姿色,所有想要让主子轻薄下?”很快,骆子阳也变了腔调。

    要是他骆子阳这么容易被苏悠悠给酸死的话,那他早些年钱就慷慨就义了。又怎么可能,还能活到现在?

    “谁说我看上你了?你以为就你这几近几两肉,老娘会看得上你?”苏悠悠有些逞口舌之快。

    而骆子阳也知道,这是苏悠悠心虚的表现。

    每一次她有些犹豫的时候,就会变得烦躁。话,也会变得非常的多。

    “是吗?那刚才是谁还对着我流口水来着?”说这话的时候,骆子阳也看到了苏悠悠的嘴皮子动了动。估计,她又想着怎么应付他。

    想到这的时候,骆子阳突然打住,不再说话。而是,玩起了最为邪恶的一招。

    他当着苏悠悠的面,一下子拉开了自己四角裤叉。

    然后,自己往里面瞧。

    这样的动作,极为邪恶。

    可有时候有些脑筋转不过来的苏悠悠,还是开了口问道:“你再瞅什么东西,也让我瞅一瞅。”她只是好奇,骆子阳在里面到底大清早的往自己的裤裆里瞅着什么。

    可这话一落下,骆子阳笑了。

    苏小妞,果真上当受骗了!

    而苏悠悠也在骆子阳这一邪肆的笑容之下,明白了这个男人刚刚玩的是什么调子。当下,一整脸都被粉色所笼罩着。

    “还真的想瞅瞅么?那我给你瞅瞅吧!”说这话的时候,骆子阳大步的走向苏悠悠的身边。

    “讨厌,你这个王八蛋羔子变态狂色情狂,给我走开!”苏悠悠如同鸵鸟一样,将自己的脑袋深深的埋在被褥中。

    而骆子阳在看到她的反映之后,又是邪恶一笑:“哼,想看也不给!”

    被骆子阳这么一闹腾,苏悠悠就算有再大的睡意,也被折腾的消失殆尽了。

    换好一身衣服之后,苏悠悠出现在了客厅。

    此时的骆子阳身上已经不再是早上那条花裤衩了。而是,一身笔挺的西装。

    不是黑色和白色结合的经典款式。而是,深蓝色的。里面搭配着的,是红色的衬衣。

    如此妖冶的两个颜色相结合,本来看上去应该出奇不和谐才对。但落在骆子阳的身上,却不知道怎么的融合在了一起。而他本身的那股子妖孽气息,也被这样一件衣服完全的激发了出来。

    这样的骆子阳,在晨光中如同一欧洲的贵族,神秘而高雅,让人移不开眼。

    “大清早的就这么一副骚包的打扮,不要告诉我你是要去相亲!”轻咳一声之后,苏悠悠在骆子阳身侧的沙发坐下。

    “你觉得,我骆子阳需要相亲来找女人么?”男人本能的回应了她这么一句。

    二狗子其实也是一个骚包,和凌二爷差不多的骚包。

    苏悠悠小声的嘀咕着。

    不过说真的,二狗子还真的像他说的一样,根本就不需要别人介绍对象。从小学的时候开始,这厮的就是一招蜂引蝶的。而现在他又混出了这样的成果,想要嫁给他骆子阳的女人可能已经快要挤破了脑袋。

    “那你大清早的这是搞什么?难不成要一个人搞个什么派对不成?”

    苏悠悠只是很好奇,寻常的骆子阳并不怎么喜欢穿这么明艳的色调。

    和初中一样,他现在依旧喜欢白衬衣和黑色裤子。常日里,也经常这么穿。

    可今天……

    这样的骆子阳还真的有点奇怪。

    “是派对,不过不是我一个人搞。而是这一次和我合作的那家公司今天正好周年庆,我受到了邀请!”骆子阳把玩着手上的那个红色信封。

    “哟,那被邀请了就去参加吧,不用在我面前耍忧郁!”苏悠悠找来了面包,一块块的往嘴巴里塞,丝毫没有意识到骆子阳的这个话题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那是你说的,不过你也要和我一起去参加!”骆子阳终于暴露了今天他穿的如此骚包的目的。

    “我?”苏悠悠有些诧异,也有些迷茫。

    虽然什么宴会的,她是没有少听说。

    嫁给凌二爷之后,她就时常听到他被邀请到什么地方去参加什么派对的。

    不过每一次,凌二爷都不会带上她。

    可能,是嫌弃她苏悠悠总是不时的爆出两句粗口。也可能,是嫌弃她苏悠悠的修养没有其他和他们一样出身的名门小姐那样,高雅而端庄。

    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还真的没有和凌二爷一起去参加过。唯一的一次,还是顾念兮带她过去的。

    而在那宴会上,她还亲眼看到了凌二爷和其他的女人亲昵的画面,甚至他还不敢承认,她苏悠悠是他的妻……

    一幕幕的往事,在苏悠悠的脑海里不断的徘徊上演。

    让苏悠悠,无端的觉得鼻尖酸涩。

    本能的,苏悠悠想拒绝:“二狗子,别开什么玩笑。我苏悠悠是什么货色,连凌二爷都不敢带我去那种地方,你……”

    “他是他,我是我!我,就想要带你去!”听着苏悠悠说的这些,骆子阳感觉自己心中的某一块被人生生的挖走了一块似的。

    在他面前天真可爱,他恨不得将一切都送到她面前的苏小妞,竟然被那个男人当成那样?

    越想,骆子阳越是不服气。

    他就是要让其他人看到,苏悠悠有着其他女人所无法掩盖的光芒!

    “二狗子,别这样。我连衣服都没有,你还是找个漂亮的淑女,一起去参加吧。”

    “苏悠悠,衣服我给你准备好了。如果你这一次不去参加的话,那这段时间你欠我的护理费和伙食费,全都还给我!”骆子阳典型的小家子气,吃了他的就要给他吐出来!

    ------题外话------

    这二狗子和苏悠悠去参加宴会,

    有没有猜到什么东西的?→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