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04章 拆散一对是一对!

    施安安的语调依旧很轻,轻的你琢磨不透的那一种。

    不得不承认,这施安安其实也是玩心计的高手。

    她看着你带着笑,让你根本就察觉不到这女人的真实意图。再者,她的语调也很轻,轻到你从中读不到任何情绪的那一种,更不用察觉到其他什么了。

    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让面前的两个人都先于尴尬之中。

    “这是……”凌二爷也明白了,这施安安的敌意。

    他以前就知道,这施安安和顾念兮就是认识的。

    可他却也没有想到,身为sh国际这样大集团的执行总裁的施安安,竟然会联合顾念兮那样的小丫头来整自己。

    简单的一句话,就让他凌二爷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要他凌二爷介绍身边的女人?

    要是以前也罢。

    可现在的情况,却不一样。

    今天出门之前,凌母还特意交代了,要他好好的待温情了。

    这言下之意,就是要极力的迁就这女人。

    凌二爷也懂得,女人其实希望在别人的面前得到承认。特别像是温情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她最不喜欢的当然就是在别人的面前失了脸。

    可要他凌二爷怎么介绍?

    他们现在除了是相亲对象,什么都不是!

    难道,他还要亲口跟施安安承认,这女人是自己现任的女友不成?

    再说了,这话是过得了施安安的这一关,但到温家和凌家的那一关,可就难了。

    若是他凌二爷当下还真的承认了温情的话,那接下来两家人绝对会联合炮攻,逼着他和温家大小姐结婚的。

    看着施安安,凌二爷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怒火。

    而这样的怒火,施安安自然也捕捉到了。

    她施安安是什么人?

    她是施家的后人,他们家族里的明争暗斗,从来就没有消停过。而她从小到大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想要整死一个人,还不是嘴皮子的功夫?再者,她这两年还当上了这sh国际集团的执行总裁,商场上打滚了这么两年的时间,她已经身经百战了。凌二爷这样的男人就想要成为她施安安的对手?

    听上去,可真是一个笑话!

    她施安安这一辈子斗不过的人,恐怕只有此刻已经归了家,抱着老婆睡大觉的谈某某!

    一想到谈某某那可恶的嘴脸,施安安就是一顿咬牙切齿!

    当施安安在心里将某个邪恶的男人诅咒了不下一千遍的时候,凌宸依旧处于为难的境地。

    这会儿,不仅面对的是施安安的逼问,还有身侧那个白色礼服的温情的期盼眼神。

    从她的眼神中,凌二爷不难得出,这个女人现在是期盼着自己在施安安的面前承认她的身份。

    可这,却是他万万做不到的。

    “这是温情,温家的大小姐!”即便身侧那渴望的眼神一而再再而三的瞟向自己,凌二爷最终做不到违背自己的心,特别是他的脑子里现在还不时的浮现某个女人的身影。

    而温情在听到凌二爷对施安安的介绍之后,原本一张充满期盼的脸,瞬间苍白了几分。那样的颜色,是他温家大小姐现在不管用什么高级化妆品,都掩盖不了的。

    而施安安,也将这一切的变化看在了眼里。

    当下,女人又嘴角轻勾,道:

    “哟,原来是温家的大小姐。”说这话的时候,施安安的视线又再一次落向了这凌二爷的臂弯里的那个女人的手。“你们的动作和姿势,还真的挺亲热的!”

    施安安依旧是那一副浅浅的微笑。

    而这样的她,是凌二爷所捉摸不透的。

    明明,他们刚刚是在谈论温家的大小姐,怎么现在又落在了他们的动作和姿势上。

    不过,凌二爷下一秒就明白了,这施安安是什么目的。

    原本温情还因为前一刻他凌二爷没有向这施安安主动承认现在他们的关系而纠结,而伤心。可下一秒在听到施安安的这一番话的时候,女人那双不大的眼睛又开始被所有的期待所染上。

    一副娇羞,又带着恳求的模样,看向凌二爷。

    好像,她在求他,快一点和施安安说清楚他们的关系。

    而在温情的一番恳求眼神之下,凌二爷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甚至,男人的身子也好像绷得有些紧了。从头到脚,这个男人的薄唇始终紧抿着,不肯开口说出一句话。

    看到这,施安安乐了。

    这才离婚就大摇大摆的带着别的女人出现在别人的面前,这要是让苏悠悠那个女人知道的话,她该多伤心?

    再者,要是被顾念兮知道的话,也一定更加伤心。

    至于谈某人,顾念兮所伤心的就是他所担心的。

    谈某人心情一不爽,到时候苦的还是她施安安。

    她施安安要不先趁着这所有的苗头还没有冒出来的时候,好好的整一整这凌二爷,让他也受点挫的话,她是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眼看,这温家大小姐期盼着却没有得到回应。

    原本一张娇俏的小脸上,此刻写满了怨念。而凌二爷站在身侧,却像是一根木头似的。任由这温家大小姐怎么推他,怎么掐他,都没有任何反映,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

    施安安意识到,这原本的一出偷情戏码,可能要即将演变成悲剧的时候,施安安又适时开了口。

    不过,施安安是商人。

    正所谓,无奸不商!

    她所做的那些,都是有目的性的,除了刚刚这本着自己喜欢苏悠悠那个轰轰烈烈的女子,才会故意为难凌二爷之外。

    而这凌家,和她sh国际集团有什么关系?

    那是竞争对手!

    用通俗一点的话说,这凌家集团现在就是这个城市的地头蛇。sh国际要想在这个地方扎根,要想在这个地方发展,就必须打败了这个凌家。

    而眼下,这凌家和温家若是真的成了婚,恐怕这凌家在这个城市的势头也就越好,根基也就越深。

    到时候,sh国际分公司想要在这边扎根立足的话,其不等于夹缝中求生存?

    身为商业女强人的施安安,又怎么可能让这sh国际公司沦落到这么悲惨的地步?

    想到这,施安安开了口,但她却不是替人家凌二爷求情,也不是雪中送炭,而是火上浇油。

    在看到这温家大小姐的情绪越来越激动,越来越不安的情况下,施安安的嘴角又如同染上了罂粟一般,勾出的弧度让人有些头晕目眩,然后开口道:“一个大闺女家的,怎么也好意思和男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么亲昵?要是被别人误会了去你们的关系,可就不好了!”

    施安安的语调不高不低。

    但,却异常清晰的传达到对面这两个人的耳中。

    虽然,她说的不是什么难听的话,却让面前这两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晦暗。

    施安安表面上的话是指责这温家的大小姐,还没有和别人结婚就动作如此的亲昵,但更深一步却是在嘲笑她,说她温家大小姐都为了这男人做到这个地步了,却还是没有得到这个男人的承认,这样做值得么?

    被施安安这么一说,温情大小姐终于开了口:“我们……是朋友!”

    既然凌二爷不肯开口,那就由她来说吧。

    可碍于施安安刚刚的那番话,温情又不好意思直接说:“我是凌二爷的女友!”

    因为,这话绝对会让施安安看出破绽的。

    刚刚她那么逼着凌二爷,都没有让那男人开口,现在又怎么可能?

    再说了,若是她现在说她温情是凌二爷的女友,过会儿凌二爷又不肯承认,她温情绝对会成为今天晚上这个宴会的笑柄的。

    再者,施安安也会嘲笑她。嘲笑她温情都得不到这凌二爷的承认了,还自己将热脸往人家的冷屁股上贴。

    “是朋友?那是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施安安在听到这温情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之后,又立刻轻笑出声。

    而凌二爷这一刻,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看向施安安的视线也明显冷了许多。

    不得不承认,这施安安果然是玩弄心计的高手。

    这么三两下的功夫,就弄得他凌二爷和温情苦不言堪。

    “不……不是!”

    温情其实想说是的。

    但抬头看到凌二爷的视线始终都没有在自己的身上之后,又只好否认了。

    现在否认可不要紧,要是待会儿自己承认,却被凌二爷否认的话,那真的是丢脸丢大了。

    可温情这个被温家保护的太好的花骨朵,遇上的可是采花大盗级别彪悍的施安安。她温情想要退而求其次的想法,施安安又怎么可能会想不到?

    “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这么搂搂抱抱的可不好。当下,背后让人说闲话了。要是你以后能和这凌二爷结婚还好一点,要是不能肯定会落成人家的话柄的。到时候你要嫁人的时候,你丈夫知道这些岂不是……”

    说到这的时候,施安安适时的留下一点空白,仍由这温家大小姐自己随便发挥想象。

    苏悠悠那个轰轰烈烈性子的女人,施安安打从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简直就是自己的翻版。所以,她也喜欢这个女子。

    只是没想到,那样美好的女子,竟然结婚不到一年就被这凌二爷甩了。

    今儿个遇到这凌二爷,施安安就是想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样的能耐,将苏悠悠那个好女人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如今才一交手,这两个人都惨败了。

    看来,还是她施安安过分的高估了对手。

    “你……我……”温家大小姐似乎还从来没有什么人敢这么和她说过一句重话,当下脸色变得不是那么好。

    一张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而她的手,也很快的从凌二爷的臂弯里给收了回来。

    感觉到温情的手从自己的臂弯里收走,凌二爷那紧绷的身子明显松了松。不过,他的脸色不是很好。

    估计今晚上被施安安这么一搅合,这温家大小姐的脾气要上来了。

    当时候,凌母第一个开刷的,还是他凌二爷。

    而施安安在看到这女人的手从凌二爷的臂弯了松了下来,当下她嘴角的那抹笑容变得越是艳丽。

    对嘛!

    他们两家就应该保持现在这样的关系,不适合走的太亲密。

    要不然,她的sh国际该怎么好?

    想要撇开sh国际,两家人勾当着将凌氏继续发扬光大?

    没门!

    她施安安,是绝对不会给这两家人机会的!

    看着这温家大小姐和凌二爷脸上近乎和青菜一个色调的脸,施安安得意的笑着。

    要是顾念兮和苏悠悠知道自己为他们两个报了仇的话,不知道该多开心。

    再者,要是谈某某知道自己成功的拆散了这有可能团结起来对付sh国际的话,不知道该多hAppy。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成功的拆开这两个人交缠在一起的手之后,施安安本来打算去一趟洗手间的。

    今儿个来参加聚会的人实在有点多,她一个女人没一会儿已经喝了好些。

    虽然那些只是香槟,喝多了也没有什么。不过这上厕所,还真的蛮麻烦的。

    可就在施安安准备去上洗手间的时候,这场宴会似乎迎来了另一个新热潮。

    而这热潮,出现在的是这个宴会的大门口。

    看来,应该有什么大人物到了。

    看着情形,本来想要打算上洗手间的施安安,只能又折了回来,准备迎接这门口新来的人。

    “哇,进来的男人的好帅。”

    “女的也不错,好不好?”

    “我听说,这男的是来自d市的,近期打算在我们这城市发展!”

    “是吗?等过会有机会,上去和他聊聊。”这是,施安安这一路走向大门处的时候,所听到的。

    而在施安安大步走向这大门处的时候,也憋见了凌二爷的身影。

    他的身边,还是那个温情娇滴滴的大小姐。

    不过这会儿,凌二爷的视线直勾勾的落在大门处,而边上的温家大小姐经过她施安安刚刚那一番良好的教育之后,也不敢将手再度放在这凌二爷的臂弯中,施安安的心总算是放心了一点。

    她嘴上哼着:“拆散一对是一对”,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只是在看到出现在宴会大门前的那对璧人的时候,施安安这个自认为自己自带了强大抗压抗雷能力的新一代彪悍女都有些扛不住了。

    因为,出现在施安安的面前的,是自从离婚之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的苏悠悠!

    苏悠悠的身上,穿着一身贴身剪裁的小礼服裙。这礼服的颜色,有着最为诡异的两个颜色,一个颜色,是最为热情洋溢青春似火的红色,另一个,则是最为妖冶,也最为冰冷的宝石蓝。明明是这么矛盾的两个颜色,却在苏悠悠的身上融合在了一起。呈现出来的,是妖冶,是冷艳,是正常男人都无法招架得住的美……

    还有,苏悠悠的头发,不再像施安安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样,是一头清汤挂面的黑色直发,而是时下最为张扬,最为惹火的金色大波浪。只是,即便如此张扬的发型,在苏悠悠的身上却一点都不显得突兀。

    相反,只是让人觉得,苏悠悠鲜活了。

    虽然这是施安安第一次见到如此张扬打扮的苏悠悠,但只需一眼,她却认定了,这个叫做苏悠悠的女子,本该就是这个模样。

    这样的苏悠悠,一出场,就艳压四方。

    这样的苏悠悠,一个回眸一笑,都能轻易的拢获在场任何一个男人的心。

    这样的苏悠悠,鲜了,活了,亮了……

    只是,让施安安错愕的,还并不止是面前苏悠悠给人的惊艳,给人的迷惑。而是,此刻站在她身边的男人!

    这男人,施安安认识。

    这是最近一阵子,和他们sh国际有商业来往的d市一家新上市却潜力无限好的公司的老总——骆子阳。而他们公司也因为这一次和sh国际合作,开始将手伸到这一片城市。据说,现在他们的分公司也开到了这一边。

    而骆子阳,最近都会在这边呆着。

    这也是,这一次sh国际的周年庆为什么会邀请他的原因。

    第一次见到骆子阳的时候,施安安就惊艳了一把。

    明明是那么的年轻,却又如此的出色。明明是这么漂亮的一个人,却仿佛不自知,总是淡然着他的眼眸,他的神态,他所有的一切。

    这样的骆子阳,就好像是林间晨光下的雾气,飘渺而迷茫,让人捉摸不透,又看不穿。

    施安安也算是阅人无数,第一次见到骆子阳的这个人之后,她断定这个男人美虽然美,但不是别人能够轻易驾驭的了,也不是那么容易靠近的。

    只是在今天见到这一副场景的时候,施安安才知道,原来不是骆子阳难以亲近,而是能让这个男人改头换面的女人,没有出现罢了。而今天,他身边站着的苏悠悠,正是这个男人改变的动力。寻常难以见到一个笑容的男子,竟然咧嘴的次数竟然数不胜数。

    再者,还有他们今天出席这一次宴会身上所穿着的礼服。

    光是从颜色上看,就基本能断定的出,这样的两套礼服实际上就是一对的。

    而且,连做法和配饰,都如出一辙。

    这样光是看着衣服,都能对他们的关系浮想联翩了。

    只是在看完这样的一幕之后,施安安疑惑了。

    这骆子阳和苏悠悠,到底什么时候搅和到了一起的?

    为什么,没有人通知她?

    再者,苏悠悠离婚这才离婚了多少天,在这么端的时间内就陪同另一个男人,看似亲昵的出现在宴会上。这样的做法,实在和凌二爷的可耻不相上下。

    看到这,施安安都有些懵了。

    到底是这一对实在没有什么感情,还是因为她施安安年纪太大了,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跳跃性做法?

    而且施安安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刚刚她这一路走过来的时候,会看到凌二爷如此错愕的表情。

    想必,那男人已经看到今日如此张扬惹火的苏悠悠,还有陪伴在她身边,不逊色于他凌二爷的男子了吧?

    他会后悔,当初那么轻易就和苏悠悠分手么?

    他过会会不会突然想不通,闹个跳楼自杀或是割腕什么的?

    当然,施安安也从来不是什么菩萨心肠,会担心这凌二爷闹自杀什么的。

    对于她施安安而言,这凌二爷死了才是最好的。且不说他不将女性同胞的感情放在眼里,这一点让施安安过度的鄙夷他,更还有一点,这凌家还是sh国际集团在这个城市发展的强烈竞争对手呢!

    若是凌二爷这凌家内定的继承人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到时候凌氏肯定乱成一团,就算他们死乞白赖的想要和温家联婚,也只能作罢。

    而那时,正是sh国际在这个城市扎根立足的好时机!

    但不管他们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施安安现在还是这场宴会的主持者,她有必要上前去和骆子阳打一声招呼。再者,苏悠悠也算是她施安安的朋友,问候一声也是应该的。

    想到这的时候,施安安从一旁拿起酒杯,大步朝着大门处,苏悠悠和骆子阳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二位,欢迎到我们sh国际周年庆的庆祝派对上。”施安安举着盛着香槟的水晶高脚杯大步上前,步履从容,姿态优雅。举手间不自觉流露出来浑然天成的贵气,都让苏悠悠看的有些痴傻。

    其实,从上一次见到施安安开始,苏悠悠也非常欣赏这样的女人。

    特别是当她被凌家那一家人当成比佣人还不如的时候,苏悠悠更想要成为施安安这样的女人。

    如果她苏悠悠是施安安这样的女人的话,他们凌家一定不会看不起她。

    如果她苏悠悠也能像施安安这样,用高傲的姿态俯瞰一切的话,连凌母都可能臣服在她苏悠悠的脚下。

    “施总,能被邀请,是我骆某的荣幸……祝sh国际今后在这个城市更上一层楼。”和苏悠悠的晃神相比较,这会儿骆子阳已经很快的进入了他今晚的角色。

    从旁边的侍者手上拿过一杯香槟之后,骆子阳就开始和施安安说着那些场面话。而这些,都是苏悠悠所不关心的,这一次她只是专注的盯着施安安看,目光痴迷,眼眸里还写满了钦佩。

    “悠悠,打声招呼。这是sh国际的执行总裁,施安安施总。这是苏悠悠,我大小玩到大的青梅!”骆子阳见苏悠悠在他和施安安打招呼的时候,一直都很状况外,便拉着苏悠悠和施安安打招呼。

    本来,是想要让苏悠悠融入到这个气氛中的。

    可没有想到,这苏悠悠原来和施安安是认识的。

    “安安姐,好久不见!”因为他们都比施安安小,所以她和顾念兮都亲切的喊她一声姐姐。

    “悠悠,我上次才听念兮提起,你最近过的还好么?”施安安果然不是等闲之辈,一语双关。

    一方面,她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她施安安知道她苏悠悠现在和凌二爷的状况,不至于让苏悠悠那么难堪,另一方面,也很好的表达了她施安安的关切之情。

    再者,骆子阳刚刚介绍她施安安和苏悠悠认识的时候,一句话也阐明了现在他们两的关系。

    青梅?

    不过看样子,这骆子阳对苏悠悠,可不仅仅只是青梅和竹马那么简单?

    若不然,他每一次落在苏悠悠身上的眼神,为什么都会无端端的放柔了好几个档次?

    当她施安安,是个傻子么?

    “还好。”苏悠悠虽然脸皮厚,能扛得住别人的奚落和责骂。但一面对他人的关心的时候,她脸上所带着的笑容面具,还是会无端端的生出了裂缝。

    施安安和她也只有几面之缘。

    而且,还是顾念兮介绍认识的。

    没想到,这样一个生活在和她苏悠悠不同世界里的女人,竟然会关心自己,苏悠悠觉得莫名的窝心。

    “悠悠,有些事情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谁年轻的时候,没有遇到过几个渣渣?要过这个坎,其实也简单。只要你狠下了心,没有什么过不了的。就算你一个人过不了,你还有我们这些人。如果需要用得上我施安安的地方,请随时电话联系我。能帮上忙的,我施安安在所不辞。”

    施安安性情豪爽。

    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总是藏不住话。所以,面对苏悠悠,特别是感情受挫,和她的经历非常相似的苏悠悠之时,施安安的所有本性,都被激发了出来。

    这一点,苏悠悠也听顾念兮听过。

    当下,施安安果真掏出了比,写了一大串的号码递给苏悠悠:“这是我私人号码,有什么事情的话随时联系我!”

    “谢谢安安姐……”

    苏悠悠的眼眶,有些微红。

    她是和凌二爷离婚了。

    离婚的这段时间,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背地里中伤她苏悠悠。关心她苏悠悠的人,寥寥无几。除了顾念兮s顺带着谈参谋长,还有身边的骆子阳,根本没人。

    现在,还出现了一个施安安……

    “悠悠,今天的你真的很漂亮。所以,你不能哭!”施安安似乎看穿了苏悠悠的心事,开始鼓励她。

    而苏悠悠也在施安安的鼓励下,迎着那迷人的水晶吊灯,露出了笑脸。

    是啊,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人关心她苏悠悠,她就应该好好的活着,恣意的活着,让那些准备看自己笑话的人,都面墙认错去。

    就算没有了凌二爷,又怎么样?

    起码,她苏悠悠还活着,不是吗?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苏悠悠在笑,笑的倾国倾城,笑的颠覆众生……

    而这样绝艳的笑容,凌二爷也看到了。

    那一刻,男人自己都察觉到,自己的气息变得有些不稳定。

    甚至,脑子乱作一团浆糊。

    刚刚门口出现骚动的时候,凌二爷就注意到了。甚至,也看到了那个一头大波浪,穿着火爆的女子。

    第一时间,凌二爷想到的自然也是苏小妞。

    因为,在凌二爷记忆中的苏小妞,经常就是这么一副热情如火,张扬恣意的打扮。

    当初,凌二爷为什么会无端端的陷进苏悠悠为他设下的爱情泥沼里,也是因为他爱极了这样张扬恣意的苏悠悠。

    虽然有时候,这样过分火爆的打扮,会让凌二爷有些吃味。

    但更多的时候,他喜欢看到苏悠悠这样的一身装扮,因为他是真的打从骨子里爱这样的苏悠悠。

    可从结婚的那一天之后,苏悠悠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本那一头迷人的大波浪,也被弄成了清汤挂面的直发,连身上这些恣意而张扬的衣服,也不再穿了。

    不过凌二爷知道,其实这些都是苏小妞为了自己而委曲求全。

    他们凌家虽然有钱有势,但门第和门规,也多。

    估计,这苏小妞也是因为害怕自己被家长说,才改头换面。

    无疑,心里察觉到这些的时候,凌二爷是打从心里感动着。

    可他,始终都没有说出口。

    在凌二爷看来,有些爱不用说出口,苏小妞也会明白的。

    可凌二爷所不知道的是,爱不说出口,被爱的那个人又怎么会知道,又怎么会了解……

    只是在看到这一头大波浪女人出现的时候,凌二爷刚开始还不敢相信,这是他的苏小妞。

    因为,他的苏小妞因为自己,已经“从良”了。

    因为,他的苏小妞已经一年,没用穿的这么惹火了……

    可当看到那张他凌二爷最为熟悉的娇俏脸蛋的时候,凌二爷发现自己的双手都止不住的颤抖……

    那,确确实实的就是他的苏小妞,如假包换!

    多久了,他不曾看到如此张扬而惹火的红色出现在苏小妞的身上。

    多久了,他没有看到苏小妞露出两个让人胃口大开的半球。

    多久了,他没有看到苏小妞如此真切而灿烂的笑容……

    兜兜转转,当苏小妞终于以他凌二爷最爱的姿态出现的时候,凌二爷发现自己的心跳还是不可遏止的再度为苏小妞而加速。

    可现在的凌二爷却发现,他好像已经失掉了,去拥抱苏小妞的资格了……

    苏小妞,还是那个苏小妞,张扬而惹火。

    可现在站在她身边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那个,从他们还没有离婚,就开始和苏小妞非法同居的男子……

    凌二爷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

    是失落吗?

    好像不是。

    是痛么?

    也好像不是,稣酥麻麻的感觉不到痛。

    或许,他们的婚姻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一道伤。

    伤的,他们再也感受不到了任何的痛意……

    而在凌二爷在边角上黯然失神的时候,苏悠悠被骆子阳带着继续从大门前走了过来。

    其实,骆子阳在进入这个宴会场所第一个注意到的,就是站在里端那个身穿一身白色礼服的男子。

    不得不承认,这凌二爷真的有着媚乱众生的资本。

    即便只是安静的站在角落里,也能让人无法忽视这个男人的错在。

    再者其实骆子阳也注意到了,这男人看到苏悠悠的时候脸上不自觉露出来的惊艳神色。

    很好,这就是他骆子阳想要的效果。

    凌家的一行人,都想方设法的打击苏小妞,弄得她现在连一丁点的自信都没有。

    而今天,骆子阳带苏小妞过来,一来是为了给苏小妞找回自信,二来就是要让曾经欺负了苏小妞的人都知道,他们可不是那么的好欺负的!

    注意到凌二爷不时瞟向这里的眼神之后,骆子阳带笑慢步带着苏悠悠走了过去。

    凌二爷不就是想要确定站在骆子阳身边的人是不是苏悠悠么?

    他骆子阳就给他这个机会。

    至于身侧,这个脑筋向来过分粗条的苏悠悠,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前方的路途会遇上什么。

    这会儿,她正津津有味的吃着他骆子阳刚刚给她拿来的点心。

    “苏悠悠,你和施安安认识?”

    “认识,上一次我还和念兮到过她的公司玩。不过更准确来说,她是念兮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至于她和施安安认识的那个宴会,苏悠悠不想提及。那,是她苏悠悠一辈子的伤!

    “原来是这样。那还好。”骆子阳担心苏悠悠这人太过于单纯,实在不是施安安那样的人的对手。要是被她拐去卖了,没准还会帮着人家数钱。

    “狗奴才,你没瞅见那些女的都瞅着你看么?”苏悠悠道。

    “没瞅见。苏悠悠,你把你嘴角上弄上去的奶油先擦了,多恶心?”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骆子阳的眼眸里却是慢慢的宠溺。并且,他还抢先苏悠悠的动作,将她手上的纸巾接过手,就开始为她擦拭嘴角粘上的奶油。

    这一幕,很唯美。

    也让,在场大多数的女性同胞,都痴傻的看着骆子阳。

    女人,这一辈子寻寻觅觅的,不就是为了找寻一个会这么温柔的待着自己的人么?

    而骆子阳,正是这样的代表……

    甚至,连站在凌二爷身边的温情大小姐,也对这一幕羡慕有加。

    同样唯美的一幕,落进另一个人的眼中,却变成了极端刺眼的一幕。

    而看着这一幕的,正是站在他们不远处的凌二爷。

    苏悠悠的唇角不就是粘上了奶油么?

    用得着,用纸巾那么一遍遍的膜拜她的唇瓣么?

    该死的,这个男人到底是在给苏小妞擦嘴,还是在背地里yy她的唇呢!

    越想,凌二爷越是恼火。

    一怒之下,凌二爷便大步上前走去。

    而身侧的温情大小姐在感觉到凌二爷上前,自然而然也跟上了。

    刚刚那一幕留在温情的印象中,真的很是美好。

    不过,她就是觉得刚刚这一幕的女主角,有些眼熟。

    可是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遇到过她呢?

    温小姐暂时还是想不起来。

    不过说出来也对,这温小姐上一次见到苏悠悠的时候,苏悠悠还是一清汤挂面的直发,连衣着也是那么的小清新。而今日,这样的苏悠悠艳压四方。连妆容,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这样,温小姐又怎么会一下子想起来,这就是当日宴会上,她质问的凌二爷的对象?

    “凌二爷,等等我!”

    温情大步跟上了凌二爷。

    但碍于刚刚被施安安那么一说,现在她还真的不敢将自己的手放到凌二爷的臂弯里。

    而凌二爷的步伐却也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变慢,只是疾步走向正中间那美好的一幕中。

    “……”苏悠悠的视线还落在那些糕点上,任由着骆子阳擦拭自己的唇瓣。其实,这样的事情骆子阳从来没少做过。自然而然的,苏悠悠也觉得没有什么。

    不过今天,这个过程却杀出了一个“凌咬金”。

    当骆子阳给苏悠悠擦拭着唇瓣的时候,手上的纸巾突然被一阵风卷走了。

    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两个人都有些错愕的看向这始作俑者。

    当看到突然出现的凌二爷的时候,苏悠悠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慌乱,特别是看到凌某人眼眸里的那抹猩红的时候。

    不过,很快苏悠悠就恢复了所有的情绪。

    她慢条斯理将自己手上糕点和盘子放到了一旁的侍者的盘上之后,大步上前和凌二爷打招呼:“哟,这不是凌二爷么?什么风把你这尊大佛给吹过来了?”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明显的停顿了一下,见男人始终都没有开口便有继续说到:“瞧我这嘴巴,这么个富商云集的地方,怎么少得了我们凌二爷呢!既然说错了,那小的现在自罚一杯,还请凌二爷见谅。”

    说完这话,苏悠悠立马就从侍者那边拿过了一杯香槟,一仰头如数吞进腹中。

    她举杯的动作很是优雅,但一旁的骆子阳还是看出了,苏悠悠心慌的事实。而她,正是靠着这个酒杯,将自己眼眸里那闪现的慌乱情绪,全都很好的掩盖起来。

    其实,今天到这个宴会之后,苏悠悠就猜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凌二爷。毕竟,以凌家在这个城里的地位,有什么人举办宴会会不想趁机拉拢这凌家一把的?

    所以,在来这里之前,苏悠悠已经想好遇到凌二爷的话,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果然,不出她的预料,这不才刚刚进场,就遇上了。

    一整杯的香槟下肚之后,苏悠悠放下了杯子一脸笑容的看向凌二爷……

    ------题外话------

    苏悠悠华丽蜕变,票子们还在等什么呢?

    赶紧让俺看到你们华丽丽的小蛮腰→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