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14章 一石好多鸟!

    舒落心的这一番话是对谈逸南说的。但很明显的,她本就知道,自己这个二愣子儿子怎么可能会对父母上心到在生日买礼物?

    再说了,刚刚谈逸南进来的时候,舒落心的视线也在他身上徘徊了不久,就是看看他有没有带什么东西回来。

    没有!

    这孩子什么都没有带。

    不过这也好,等同于给了陈雅安一个表现的机会,不是吗?

    想到这,舒落心再度浅笑盈盈的看向谈逸南。

    她的这一招,叫做隔山打牛。

    虽然一时半会儿会让昂谈逸南没有什么面子,不过会让陈雅安赚足面子。

    到时候,得益的还不是他谈逸南?

    “妈爸,我今儿个忙的糊里糊涂的,还真的把这事情给忘了。改明儿,我给爸买,补上!”谈逸南没有想到在这个关口自己的母亲竟然会突然这么问着,当下还有些摸不清楚头脑。

    以前他不也经常没有给他的父亲准备礼物么?

    那时候,也不见母亲说他什么?

    但今儿个,这氛围好像有点奇怪!

    谈逸南看不懂自己的母亲在做什么,但不代表在场所有人都看不懂。

    顾念兮这会儿也暗自打量着舒落心,然后摩挲着自己的面前的那鲜榨橙汁的杯子口,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

    又来了?

    这舒姨,看样子根本就不打算消停!

    这陈雅安本是第一次到谈家,给谈建天过生日。顾念兮本来是没有想着给她压力的,但舒落心这么做,也让顾念兮咽不下这口气了。

    她舒落心这么做,不是明摆着要让她和她家谈参谋长面子没地方搁么?

    该不会,以前她顾念兮没到这个家里的时候,这舒落心每一次都会在生日宴上玩这一招,欺负她家谈参谋长吧?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看了一眼自己身侧的谈某人。

    只见,男人除了周身气息有些冷之外,没有任何的面部表情。

    看样子,她还真的猜对了。

    这舒落心以前就经常用这一招打压她家谈参谋长,就是仗着谈参谋长会念着亲情,所以才如此的肆无忌惮。

    怪不得谈参谋长很少来参加谈建天的生日宴!

    想到这,顾念兮的嘴角再度轻勾。

    她顾念兮可不会让她家的谈参谋长白白受了委屈。

    就算谈参谋长不觉得这是委屈,她也咽不下这口气。

    不是想比较谁送的礼物更讨得谈建天的欢心么?从舒落心刚刚一直瞅着陈雅安的袋子,到她和谈参谋长出现在大门处的时候舒落心那肆无忌惮的打量,再到刚刚的那一番话,无一不透露着这个信息。

    既然舒落心这么跃跃欲试,那她顾念兮就和她比试比试。

    “你这孩子,你爸含辛茹苦把你养这么大,怎么连个生日礼物都不送呢?”虽然舒落心嘴上是这么说着谈逸南的,但顾念兮也听得出来,这舒落心现在又是在指桑骂槐。

    骂她顾念兮和谈参谋长,都是白眼狼。

    “妈……”谈逸南没有想到舒落心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也猜不出她的用意,当下有些尴尬。

    然而谈逸南看不到的是,此刻的舒落心正在拼命的给陈雅安使眼色,让她将东西给送出来。

    这个时候,谈建天也适时开了口,想要解开这份尴尬:

    “生日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个饭,家里也没有什么缺的东西。干嘛还让孩子破费?”

    谈建天的一席话之后,陈雅安倒是站了起来,将自己放在一侧的礼物袋子双手递到了谈建天的面前:“爸爸,今儿个听说是您的生日,所以我买了点东西,希望您能笑纳!”

    其实陈雅安也不知道,刚刚舒落心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那么好。还为自己送谈建天的礼物做铺垫。

    这一阵子开始准备婚礼之后的那些事情,陈雅安已经对谈家人改了口。

    谈建天和谈老爷子还好,他们两个人虽然有些严肃,但不难相处。

    倒是舒落心,总是会背地里说她做活不够认真什么的。

    原本陈雅安以为这舒落心应该不大喜欢自己,没想到今儿个的生日宴上她倒是给她陈雅安铺足了路。

    这一点,让陈雅安意外之余,也有些小小的开心。

    “哟,还真的有礼物收啊。”谈建天见到陈雅安递给自己的这个袋子,倒是有些意外。“喊你来生日,来就行,真的不用买这些东西破费!”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谈建天的嘴角却也扬起了弧度。

    “爸爸开心就好,没有花几个钱,放心吧!”渐渐熟了之后,陈雅安也没有之前的拘谨,说起话来也算不错。

    而舒落心在看到陈雅安送出的礼物让谈建天的笑纹明显之后,又开始念叨着谈逸南:“小南你看看雅安,多乖?你自己倒好,爸爸生日连一个礼物都不送,这像话么?”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舒落心的嘴角却也带着明显的弧度。

    没错,她的这话却是拿着自己的儿子开涮,但聪明人应该都听得出,她这是话中有话!

    谈逸南再怎么不济,起码他的媳妇还送了礼物给谈建天。

    那谈逸泽呢?

    谈逸泽也是他谈建天的儿子吧?

    他们这两口子,却是一点东西都给没有给。

    这么明显的对比,将来看谈建天和谈老爷子在分家产的时候,还有什么话说!

    “我看咱们这儿媳妇,算是娶对了人了,还懂得疼人。”见餐桌上的人都在看着,舒落心又接着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简简单单的一句,舒落心又是褒扬一个,贬低了另一个。

    在称赞陈雅安懂事的同时,自然能也将顾念兮给打压了。

    这用意,还不明显么?

    她这就是摆明了,说谈逸泽不会看人。娶了个媳妇,还是和他一样的白眼狼。

    其实这话要是环在谈逸南没有确定婚期之前,舒落心是万万不会说出口的。因为她还一直盼望着,能将谈逸泽和顾念兮拆散了,然后将顾念兮弄成她的儿媳妇。

    但现在,谈逸南的婚期定下来,她舒落心知道自己就算再怎么蹦达,也绝对不可能让顾念兮再变成她的儿媳妇了。思前想后,舒落心便开始再度对付顾念兮。

    其实,舒落心要是说的单单冲着他谈逸泽一个人来的话,这还好说。但眼下,她拐弯抹角的将顾念兮也给骂进去了。

    这向来将顾念兮当成心肝似的宠着宝贝着的男人,自然不可能轻易作罢。

    当舒落心这一句话落下之后,顾念兮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她家谈参谋长的周身好像又明显的冷了。

    这样的冷,让坐在他身边的顾念兮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好像下降了好几度。

    而男人握着酒杯的手,此刻更是骨节泛白。

    当下,顾念兮自然也猜得出,她家的谈参谋长真的动怒了。

    不管之前舒落心做什么事情,就算是拐弯抹角的骂他都好,这男人都不发一语的将这一切承受下来。

    可当舒落心将她的触角伸向她顾念兮的时候,这个男人怒了!

    他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早已紧握成拳。

    那发出的细微声响让人不难猜出,这个男人现在想要做什么!

    他前额凸起的青筋,显而易见的是这个男人的隐忍现在已经到了极致。

    若是舒姨再这么继续说下去的话,谈参谋长是有可能动手的。

    “雅安,还真是谢谢你。我们建天过生日这么多年,还真的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舒落心这会儿还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谈参谋长的怒意似的,继续在边上煽风点火。

    而说这句话的时候,舒落心更是抓住了陈雅安的双手,将她带到了自己的面前。不得不承认的是,这舒落心也是演技派。

    前一阵子还一直年想着要怎么破坏陈雅安和谈逸南的婚事,这会儿倒像是个好婆婆似的,拽着陈雅安的手准备谈心。

    但舒落心并不知道,她的这一番话下去,让顾念兮身侧的某个男人的怒意更甚。

    边上,谈逸泽刚刚触碰到的筷子,啪嗒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

    那筷子,瞬间变成了两节。

    而这样的声响,自然也引起了这个餐桌上其他人的注意。

    当下,其他人的眼神也由原本被舒落心和陈雅安的身上,放到了谈参谋长和顾念兮的身上。

    看到谈逸泽那双黑眸里透出来的寒意,谈老爷子的脸上也是一闪而过的冷。

    而谈建天在看到谈逸泽的这眼神的时候,立马说到:“好了,不说了,我们开饭吧。”

    身为父亲的谈建天,自然也清楚谈逸泽动怒了。若是不及时劝住舒落心的话,那按照谈逸泽的脾气,他是绝对不会给什么人面子的。

    “好好好,我们吃饭。”

    舒落心瞪了谈建天一眼,显然对刚刚他打断了她想要说出口的话而不满。

    或许是因为舒落心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刚刚她的那一番话,已经明显激怒了沉睡的狮子,当下谈逸泽正用幽暗的眼神盯着她。而在餐桌上的其他人,除了她舒落心和陈雅安,都有些捏了一把冷汗的感觉。

    谈逸泽动怒,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劝阻的了的。

    要是真的在这餐桌上闹开的话,别说是舒落心打不过谈逸泽,就连谈建天和谈老爷子也定不是他的对手。

    可偏偏,某个女人却还没有意识到这些,当谈建天他们正为她捏了一把冷汗的时候,她还这么不怕死的开口道:“来雅安,这是上等的血燕。前一阵子我的朋友给我送了一些过来,我还没有舍得吃。这一碗是奖励你今天能让我们老爷子开心的。”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刚刚谈逸泽身边已经明显收敛了许多的寒气,在这一刻又开始铺天盖地的袭来。

    当下,男人手上的另一根筷子,也明显的啪嗒一声响。另一根,也断了!

    他周身的肌肉,在紧绷。

    他黑眸子里的怒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再度上涨。

    顾念兮是他谈逸泽捧在掌心里去疼的。连他自己都舍不得说上她一句重话,这老女人倒好,一而再再而三的当着外人的面不给她面子。

    是不是,他谈逸泽长年累月的隐忍,都让这个老女人以为他真的是那么好欺负的么?

    想到这,谈逸泽坐直,准备站起来。

    而谈建天和谈老爷子也在注意到他的这个举动的时候,明显的微愣。

    眼看,这一切都像是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这一场生日宴,看上去今儿个是举办不成了!

    可就在情况急转直下的情况下,顾念兮的小手却突然伸了过去,覆盖在谈参谋长的手背上。

    顾念兮的指尖微凉。

    或者应该说,她的掌心一直都是这样的,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她的掌心一直都是那么凉。

    不过这样的凉,在覆盖到谈逸泽的手背上的时候,也莫名的让他的焦躁和怒火,明显的被抚平了许多。

    甚至,连他蹙起的眉心,也好了不少。

    而谈逸泽这明显的变化,也让谈老爷子和谈建天明显一愣。

    这谈逸泽是谈家的孩子,他们两人自然也知道他的脾气。而且这孩子的脾气和他们年轻的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的。要是火气一旦上来了,哪是那么轻易压下去的道理。

    可当两人的视线落在餐桌上,此刻顾念兮正覆盖在他的大掌上的小手的时候,两人顿时明白这谈逸泽突然变化的原因了。

    “老公,别生气。想要教训人,让我来就好了!”

    这会儿,见谈参谋长的怒焰明显的收敛了许多。但他的双眸,依旧死死的盯着舒落心所在的方向,就像是恨不得将舒落心给瞪穿似的。顾念兮自然猜得出,他家谈参谋长还没有解气。

    这会儿,女人便趁着其他人不注意,靠在谈参谋长的身边,用着两个人的语调和他说着。

    “怎么教训?”听到顾念兮的声音,谈逸泽的眼眸里的寒意,亦明显的收敛了几分。“这人嘴巴长歪了,我正想让她长回到正常的轨道呢!”

    他谈逸泽生来就是个逆天的。

    女人,又怎么样?得罪了他谈逸泽,照打不误。

    长辈又怎么样?长辈该说的人话她要是不会的话,谈逸泽也不介意亲自动手教教她!

    “老公,没有外人的时候,我倒是赞成你这么做。不过眼下这弟媳妇还不是没过门么?要是当着她的面揍人,没准人家都将你这大哥当成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了。”听着谈参谋长刚刚的那番话,顾念兮差一点笑出来了。

    “十恶不赦的大罪人又怎么样?谁让,她骂的是我老婆?”谈某人那双充满寒意的黑眸,依旧盯着舒落心看。

    这话,倒是让顾念兮的嘴角勾起了。

    果然,她家谈参谋长动怒的原因,还是因为她被骂了。

    这一点,让顾念兮的心里暖暖的。

    “可老公,你不愿意让我被别人说三道四,我自然也不愿意我的老公被人说成大罪人!”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那双漂亮的大眼转了转,道:“再说了,这样的小猫小狗瞎蹦达,都需要我家谈参谋长出动的话,那我顾念兮岂不是太懦弱了么?”

    “这么说,有计划?”谈逸泽听到她的话,周身原本弥漫着的那股子戾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甚至,连他的薄唇上也扬起了勾人的弧度。

    这样的笑容出现的瞬间,让在场的人都有些错愕。

    而谈逸泽的笑,不只是因为她语调里的胸有成竹,更因为她的那一句“我家谈参谋长”!

    明明是简单的称呼,但不知道为什么被顾念兮冠上“我家”这两个字,却让谈逸泽的心里莫名一暖。

    “当然有,今天她的种种症状表明就是来挑衅的。我要是不做好准备,岂不是要吃了闷亏。好了谈参谋长你不用生气,为这样的人气坏了身子可是不值的。您就好好的坐着,看我的!”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又抓着谈逸泽的手掐了掐,一双明媚的大眼里是满满的笑意。

    随后,女人放开了谈逸泽的手,站了起来。

    “念兮,这是?”舒落心看到顾念兮站起来的时候,眼眸里一闪而过的不满。不过,很快的她便将自己所有的不满都收起,换上满满的笑意:“这吃饭呢,突然间站起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舒落心的语气看上去充满关切。

    寻常人一听,还真的觉得这个舒姨只是在关心顾念兮。

    可舒落心却不知道,刚刚她看到顾念兮站起来的时候,眸子里所有的不悦都被顾念兮纳进了眼里。

    所以此刻她的语调装的再像,在顾念兮的眼里也不过只是在故意为难她。

    她说的这一番话看上去是关心顾念兮的身体,但实际上是当着陈雅安的面指责顾念兮的不懂规矩。

    谈家在场的都是精英,又怎么可能听不出舒落心这话的意思?

    当下,谈建天和谈老爷子的脸色都不大好看,瞪着舒落心。

    但考虑到今晚上还有陈雅安在场,也不想让舒落心太没有面子。

    “兮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瞪了几下舒落心之后,谈建天最终还是按耐住了性子,给了舒落心台阶下。

    “没事,我没事!”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顾念兮再度看向舒落心。

    她的眼眸和神情,一如既往。连嘴角上挂着的淡雅笑容,也是那么的落落大方。看的谈老爷子和谈建天,又对她投去了几丝赞许。

    这孩子,即便明知道舒落心明着挤兑她,还能做到如此的落落大方,实在不易。

    “其实,我也有礼物送给爸爸!”顾念兮依旧是笑。

    但这样的笑容在落在舒落心的身上的时候,让她觉得莫名的恼。

    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带来,现在看到陈雅安送的礼物,这会儿倒是知道着急了,想要表现了?

    可顾念兮,你忘了我舒落心也在场么?

    你认为,我会给你这个表现的机会么?

    想到这的时候,舒落心当即开口道:“念兮,现在开饭了。送你爸生日礼物,也不需要急于一时吧。还是等吃了晚饭之后,有什么事情再慢慢说。”舒落心说的有条有理,嘴角上还挂着和蔼可亲的微笑,一切让她看上去就像是温文尔雅的贵妇人。

    可顾念兮就是见不得她这幅模样。

    明明睁着眼睛将她和她家谈参谋长都骂了一回,这会儿就想要收兵?

    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不过,和舒落心这样的人交手,靠的不仅是脑力,还需要有演技。

    因为,这里还有陈雅安在。

    一家人,不至于当着她的面撕破脸皮。

    于是,看着舒落心,顾念兮又浅笑盈盈的开口:“刚刚舒姨不是说,有什么礼物先拿出来让爸爸开心开心的么?刚刚雅安姐都让爸爸开心了,怎么着我也要让爸爸开心一会儿的,不是么?”

    她说的头头是道,让舒落心根本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恼的,舒落心心里一阵烦躁。但碍于身边的陈雅安,她只能刻意保持着嘴角那抹已经明显僵掉的笑容:“既然这样,那就送吧。”免得,到时候这顾念兮又拿着她舒落心偏心说事。

    再者,舒落心这么放心的让顾念兮送礼。

    当然是因为她看到顾念兮和谈逸泽的手上都是空空如也的。这样的,还能拿出什么礼物?

    所以,舒落心这会儿倒是耐下了性子,等着顾念兮出丑。

    “哟,念兮也有礼物送我?那拿出来给爸爸看。”听到顾念兮想要送礼物,谈建天自然是开心的。

    这孩子嫁进门的时候不过才二十二岁,年纪尚小,和谈逸泽差了好大一截。

    当初她嫁进这个家门的时候,谈建天还担心,这么个小丫头将来怎么和谈逸泽肩并肩。

    但这两年,看到顾念兮的成长,他也算是放心了很多。

    这丫头,潜力无限。

    实在,是上天派来给谈逸泽的良人。

    “爸爸,这礼物其实不是我一个人送的。”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伸手探进了自己的白色羽绒服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锦袋。

    袋子的大部分都是暗红色的。只有袋子口和绳子,都是金色的丝线。做工精致,颜色搭配更是极为抢眼。

    光看这个袋子,就足以猜测出里面的东西价值不菲。

    而舒落心在看到这个袋子的时候,心里也闷闷的。

    她还真的没有想到,顾念兮竟然还真的有准备东西。

    虽然她的东西还没有陈雅安的那个大,不过看得出这东西价值不菲。

    今天,她还真的被这顾念兮给摆了一道。

    以后看来,对这丫头还是要小心防范才好。别看她笑起来纯真无害的就像是兔子,可背地里和谈逸泽是一样的,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野狼!

    而顾念兮便当着众人的面,将这个锦袋双手递到谈建天的手上。

    “爸爸,这是前两天我和逸泽到庙里的时候看到的。当时,我和逸泽就觉得这玉佩和爸爸很相配,所以就在庙里给爸爸祈福,愿爸爸年年益寿,事业如日中天。还请庙里的高僧,给玉佩开了光。”

    顾念兮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说的头头是道,也听的谈建天嘴角轻扬。

    好话,自然是人人喜欢听的。

    可关键是看,这好话怎么说。

    要是顾念兮直接将祝福的话说出口,倒显得没有诚意。可偏偏,她把这些话变成了转述,听的谈建天心里乐开了花。

    不管她是不是真的请了庙里的高僧给玉佩开了光,都成功的收买了人心。

    再说了,顾念兮聪明还聪明在,她看得出谈建天和谈逸泽父子的关系不是很好。而她刚刚明摆着说,这玉佩算上了谈逸泽的份。

    这不仅给谈逸泽做足了面子,更让生日的谈建天眉开眼笑。

    嫁进谈家,顾念兮是看到过谈建天的不少笑。

    有开怀大笑,也有儒雅的笑。

    不过还真的没有看到过,什么事情能逗得他像今天这样,笑的这么激动。甚至,连眼眶都有些微红。

    别人或许不知道,他谈建天现在站在这么高的位置,两儿子又这么的有出息,有什么不满足的。

    可顾念兮却看得出,谈建天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和谈逸泽的斧子关系变得这么糟。

    特别是谈逸泽每一次因为他母亲而愤怒的时候,顾念兮都能看到谈建天眼眸里的失落。而实际上,每一次对谈建天发脾气之后,谈逸泽过的也不是很好。

    有时候甚至一整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而这,也是今天顾念兮上演这一出的原因。

    她就是想要为自己和谈参谋长挣回面子,给舒姨一个下马威的同时,改善一下他们父子的关系。

    而顾念兮的那块玉佩的出现,无疑让所有人都对她另眼相看。

    特别是谈建天,摸着手上那块通体透亮的白玉,眼眶甚至有些红。

    而谈老爷子也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摸了一把胡子,唇角暗自勾了勾。他们这父子斗了这么大半辈子,总算有所改善了。而谈老爷子也庆幸,顾念兮能在他的有生之年,让他见证了这么一幕。

    至于舒落心,只是轻扫了顾念兮的那块玉佩之后,便不再说话。顾念兮送的那块玉佩是玉观音。玉石她是不大懂。

    不过男配观音,女戴弥勒佛,这一点她是清楚的。

    看到这,舒落心安静的吃着她面前的东西,像是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

    但即便舒落心做到这个份上,顾念兮也察觉到的,这老女人现在一肚子的火气。

    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是,她现在最好的写照。

    本想着给陈雅安赚足面子,却不想现在到成就了顾念兮他们夫妻。

    就算陈雅安的袋子里装着的是再好的东西,恐怕也抵不上顾念兮刚刚的那两句话了。

    陈雅安和谈逸南一直默默的看着,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情绪。

    只有谈逸泽,从始至终都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顾念兮看,盯得她的背脊发麻。

    直到顾念兮安好的坐在他的身边之后,男人这才凑到她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好啊小东西,倒是连你家谈参谋长都给算计进去了?”

    这玉佩是准备好的。

    就是前两天的时候,顾念兮被小豆豆用弹弓给砸伤之后,刘嫂就建议他要带顾念兮到庙里去拜拜。

    那一天去的时候,顾念兮除了要了两道平安符之外,还求了一块玉佩。

    当时,谈逸泽还弄不清楚,这小东西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现在好了,敢情那时候他就被这小东西给算计了?

    “可是老公,你不觉得我现在做的是一石好多鸟么?”顾念兮被某个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吓得有些退了退,但还是不忘记狗腿一把。

    要知道,她家的谈参谋长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要是弄不好的话,没准就要被这老男人给吞了。

    “你一石多少鸟我管不着,但你只要知道我的鸟不开心了,今晚上你要是不给好好的侯着,小命可不保!”谈某人果然是邪恶的引导者,说完这一句还不忘记掐了掐她的小屁股。惹得她满脸红霞……

    听谈某人当场秀下限,顾念兮便可以预测到,今晚对自己会是一个多么难熬的夜。

    不管怎么说,这场看似险阻重重的生日宴,算是过去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再度遇到苏悠悠的时候,顾念兮还真的是被吓了一跳。

    不,不只是吓了一跳那么简单,更准确的说是顾念兮还有些认不出来眼前的人儿。

    和苏悠悠约好见面的这一天,正好是这个月末。

    今儿的天气还算不错,雪也停了。

    所以顾念兮说想要出去和苏悠悠聚一聚的时候,谈逸泽也没有反对。

    虽然嘴上没有怎么反对,但谈逸泽还是担心她的,这一点顾念兮倒是清楚的很。

    要不然,这个男人也不会都快要到上班时间了,还亲自将她送到和苏悠悠见面的地点。而且还三番两次的嘱咐顾念兮,要是待会儿苏悠悠要离开没有人来接送她的话,一定要给他打电话,一定不能一个人离开。

    在叮嘱了好几番,确定这个迷糊的小东西终于记住了他的话之后,男人这才离开了。

    而顾念兮便在和约定好苏悠悠见面的咖啡厅里喝着牛奶,吃着谈逸泽给她带的软膏,等待着。

    只是左等右等,却迟迟没有见到苏悠悠的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

    见面是昨天晚上就约定好的。顾念兮就是想要看看苏悠悠最近怎么样了,顺便解决一下最近她背地里给苏悠悠整理的那些公司的手续问题。

    按理说,苏悠悠应该没有忘记这个约会才对。

    再说了,早上出门之前谈参谋长还怕苏悠悠把她顾念兮给忘了,特意打电话去提醒了苏悠悠一番。

    按苏悠悠怕谈参谋长的程度,估计谈参谋长交代的事情她是不可能忘记才对。

    可距离约定的时间都过去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了,苏悠悠怎么还没有见着人影呢?

    再说了,苏悠悠向来没有迟到的习惯。有时候,还会怕别人等她,提前了半个钟头。

    眼看着手上的表一分一秒的过去,顾念兮越发的急躁。

    苏悠悠,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越想,顾念兮感觉脑袋越是麻麻的。

    找来了手机,顾念兮赶紧给苏悠悠拨了电话过去。

    电话过了好一阵子才接通的。

    这期间,听着电话里不断传来的让人窒息的嘟嘟嘟铃响,顾念兮好几次想要作罢。

    但在这铃响就要结束的时候,电话总算是接通了。

    感觉到电话被接通,顾念兮便开口道:“悠悠,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怎么这会儿还没有到这边?”

    “我没事!刚刚遇上点事情,我马上就到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听到电话那边的嘈杂声。

    越听,越是让人烦躁。

    “悠悠?”

    “没事,我马上就i过去。挂了!”苏悠悠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电话那边的吵杂声依旧不绝于耳。

    而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苏悠悠便当即挂断了电话。

    望着电话里再度传来急促的铃声,顾念兮又莫名的紧张了。

    苏悠悠不会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吧?

    要真是这样,她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越想,顾念兮越是烦躁。

    索性拿着手机,在咖啡厅里来回踱步。

    好在这咖啡厅还是周子墨家名下的。所以谈逸泽刚到这的时候,就已经给他们打过招呼了。要他们,都好好的看着顾念兮。

    这会儿,就算顾念兮作出了多大的举动,也没有什么人敢过来阻挠。

    又等了一阵子,顾念兮已经急不可耐,正准备要报警的时候,咖啡厅大门处传来了声响。

    “小姐,您这样不能进去。”

    “妈的,我怎么就不能进去了!你他妈的给我擦亮眼睛看清楚,你们这门外只写明了动物不能进内!”

    “虽然说是这样的,但小姐您这一身打扮实在是……”

    “我这一身打扮怎么了,我这一身打扮也没有碍着你的眼。你再他妈的叫嚷,我让你他妈的滚回到娘胎里!”

    这一声声的叫嚷声,让整个咖啡厅里的人都纷纷将视线落在了门口的位置。

    而顾念兮,自然也被这样的声音吸引住了。

    不为别的,而是因为这声音的主人顾念兮认定,是苏悠悠!

    没有多想,顾念兮便朝着门口的位置走了过去。

    “谈参谋长夫人,真是让您笑话了。我们也不知道这位小姐是怎么回事,我们只是想要让她回去换一身衣服再过来,没想到她就……”刚刚谈逸泽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上了寻常上班的军服。再者,谈逸泽生怕顾念兮会发生什么事情,特意交代了这件咖啡厅的经理要好生的看着顾念兮。

    所以这家咖啡厅的人知道顾念兮的身份,这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顾念兮一朝着声音来源地走过来的时候,咖啡厅的经理立马就上前,将顾念兮护着。生怕,这个女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这顾念兮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次数并不多。可自从她嫁给谈参谋长之后,就已经在这个城市传开了。特别是关于这个谈参谋长将她宠到了头顶上的传言,沸沸扬扬的。

    以前,他们还会觉得那只是别人夸张化的说法。不过在今天亲眼看到那男人将顾念兮送到这个咖啡厅,那嘘寒问暖,还有小心翼翼的样子,谁也都不再敢怀疑这些传言了。

    所以这谈参谋长既然交代了好好照看他的夫人,咖啡厅的经理也不敢让这个活祖宗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看到这个衣冠不整的女人出现在咖啡厅的门口的时候,他们就给拦住了。生怕这个女人是个疯子,要是进去了伤了谈参谋长的夫人,可就不好了。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开始叫骂开来了。

    这会儿,还将谈参谋长夫人给引了过来。

    这,可怎么办才好?

    “你们给我让开!”顾念兮的这一句话,音量不是很大。但不知道怎么着,却威慑力很好。一下子,原本阻挡在顾念兮面前的那些人,自动的推开了。甚至连刚刚拦着门口站着的那个女人的,也都在发现顾念兮的视线落在门口的人儿身上的时候,自动的离开。

    当下,顾念兮不顾其他人异样的眼光,大步朝着大门口站着的女人走了过去。

    不管这人身上的衣服多脏,也不顾其他人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是有多么的不满,顾念兮就当着其他人的面,牵住了她的手。

    当下,苏悠悠的眼眶有些红。

    可苏悠悠不是其他人,不喜欢将自己的泪水落在其他人的面前,当下便回握了顾念兮的手,大声的朝着刚刚那些阻拦自己的人吼道:“看到了没有,我是你们谈参谋长夫人的朋友!”

    “啊?”咖啡厅里的这些人,在听到苏悠悠刚刚的这席话之后,明显一愣。

    他们确实是知道,顾念兮今儿个在这里等人。

    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等的会是这样一个人?

    白色的外套上,沾了许多的泥巴,看起来泥泞不堪。脸蛋上也是,粘着大大小小的污渍,让人看不到她的真实面容。

    头发里还插着几根稻草,一切的一切都和他们想象中的那个谈参谋长夫人等来的客人,实在搭不上一毛关系。

    可这人,却是苏悠悠。

    如假包换的苏悠悠。

    但她今儿个,为什么会以这幅模样出现呢?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