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18章 戏耍凌老太!(求票)

    来人,是凌二爷。

    那个曾经和她苏悠悠花前月下,暗渡陈仓的男人。

    亦是,让她苏悠悠死心塌地爱上,甚至不顾世俗的眼光,毅然嫁给他的男人。

    同样,也是那个让她苏悠悠跌入了万丈深渊,还差一点永远无法翻身的男人……

    本以为,在见不到他的这段时间,她内心处的那些伤痕已经开始痊愈。

    可再度见面的那一瞬间,苏悠悠才明白,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那么些事情,永远都存在你的心中。抹不掉,忘不了。

    你以为那些种下的伤痕已经痊愈,实际上不过是被你自己给掩盖了起来。

    平日里,看不到伤痕,你感觉不到疼痛。

    但当被伤痕再度被揭开在世人面前的时候,你才发现那一处伤痕早已开裂,腐烂……

    钻骨的同,随之而至。

    “凌二爷,真巧!”苏悠悠别开了脸,打了招呼。

    男人在看到苏悠悠的这个态度的时候,也笑了:“苏小妞,站着说话不腰疼。我都到你家门口来了,还说真巧。未免,太过矫情了吧?”

    男人生来就有着一张妖孽一样的脸庞,加上此刻脸蛋上的这笑容,竟然美的有些不真实。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苏悠悠却无端的从这一抹笑容中读出了那抹子本不该出现在他脸上的哀伤。

    “是,我矫情。不过凌二爷,今儿个是吹了什么风,竟然让您大驾光临寒舍?我们这座小庙,可容不下您这样的大佛。您还是赶紧的,趁着那些不长眼的记者没有出现之前,离开吧。”

    苏悠悠对他眼眸中的哀伤,视而不见。

    不是看不到他的痛,而是她觉得,他的痛实在比不上她的千万分之一。

    “苏悠悠,我是真的有正事才来找你的!”虽然还一些贪恋,想要多看你一会儿……

    但后面的那半截话,男人没有说出口。

    或许,深深掩埋起来,才是对彼此最好的。

    “有什么事情,凌二爷还请直说的。您这么低三下四的语气,我还真的见不惯。”凌二爷素来乖张跋扈的模样,已经在苏悠悠的脑子里深刻的印下了。

    他突然这么说,却让她无端端的痛了起来。

    她,最终还是见不得他这么低三下四的和人说话。

    而听到苏悠悠的这话,凌某人的眼眸明显的暗了暗。

    唇角动了动,他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苏悠悠,不要打官司,好么?”

    他的声音,沉沉的,哑哑的,有些不像是他凌二爷。

    他的脸色,亦不是很好。

    想来,他凌二爷还从来没有用过如此低的姿态,去求其他人为他办事。

    他的手,也有些不甘愿的垂放在大腿双侧,紧了又紧,但最终还是无力的垂放着。

    这一切的一切,苏悠悠都看在眼里。

    甚至,连男人黑色眸子里那一闪而过的慌乱,一闪而过的不甘愿,都逃不过她的眼眸……

    这一切,她苏悠悠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凌二爷向来高不可攀的自尊,现在竟然被她苏悠悠踩在了脚底下。

    眼看前妻和母亲打官司,明天及就要开庭了。他的感受,应该不是那么好吧?

    她是他凌二爷的前妻,虽然他们有情,但现在没有任何的关系。而另一个,则是生他养他凌二爷的母亲。不管这两者谁胜谁负,对他凌二爷来说感觉应该不是那么好吧?

    所以,他来求她苏悠悠了。

    想要让她苏悠悠放手,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解决了母亲跟前妻的纷争,想要暂时平息下这场风波。

    也许,在凌二爷的眼里,这样的解决手段无疑是最好不过的。

    不用闹上法庭,庭外和解。

    在众人的面前,又挽回了凌家的面子。

    可凌二爷,你终究还是不知道你的做法,只会伤了苏悠悠的心。

    眼看着要开庭了,他却来劝她收手。

    这,无异于让她苏悠悠哑巴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

    凌二爷,你就那么认准了,她苏悠悠就该是被你这样欺压的么?

    那一刻,苏悠悠的眼眶红了。

    和凌二爷认识,快两年了吧?

    只是她却是第一次看透了这个男人的本质。

    或许在他的眼里,还是他的家人,才是对他最重要的吧?

    不过这也对。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会像她苏悠悠那么的傻,傻到不惜和家人决裂,也要和他凌二爷在一起的呢?

    原来在凌二爷的世界里,爱情在亲情的面前,那么的不堪一击……

    而她苏悠悠当初,那是那么的傻。

    傻到,以卵击石……

    明明,眼泪就要掉出来了,可苏悠悠却是笑了。

    长这么大,苏悠悠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竟然是这么的可笑。

    “凌二爷若是来劝我收手,那还是请回吧。要不让你妈蹲牢房,我心不甘!”谁被逼着离婚,逼着离开心爱的人,甚至到最后还要承受一顿暴打,还能保持冷静的?

    她苏悠悠也是人,也是有自己所不能容忍的。

    只是苏悠悠没有想到,最先劝她收手的,还是这个已经快要将她苏悠悠推进万劫不复境地的男人。

    那一刻,苏悠悠的眼眶蓄满了温热。

    但她,始终都没有让这温热的泪水滑落。而是,用着极为灿烂妖冶的笑容,将她所有的悲伤,所有的泪水都给掩盖起来。

    “悠悠,别闹,行不行?”她的悲哀,她的无助,最终换来的是,他的这一句。

    在他凌二爷的眼中,她苏悠悠现在所承受的,就是她本来应该得到的?

    她苏悠悠,就活该吃亏,活该被打,活该承受所有不堪的流言?

    而他凌家,就应该将她苏悠悠的一切尊严都踩在脚底下?

    这不公平!

    一丁点都不公平。

    “凌二爷,或许在你看来我只是在闹小孩子脾气,但我可以郑重告诉你,我不是。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妈付出应有的代价!”

    她敛去了脸上所有的笑容,这一刻她的黑眸里迸射出来的,是他凌二爷所没有看到过的认真。

    若是寻常,凌二爷也一定会察觉到这一刻苏悠悠的不寻常。

    但因为最近公司接二连三爆出的董事不满,甚至股价几次跌停的事情,都已经让他凌二爷忙的不可开交。甚至,忙活的脑子都混乱了。

    这一刻,他眼前看到的是苏悠悠那阴毒的笑容。

    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他累了,累到甚至都看不透,苏悠悠这一份阴毒笑容背后的苍白……

    “悠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妈打了你一个巴掌,你也还了她一个不是吗?就算你赢了这场官司,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何必要闹成这样,到最后两败俱伤?”

    他用着疲惫的语气,和她说着这一切。

    就像是在陈述者一个事实。

    但这样的语气,却再一次伤透了女人的心。

    原来,在他凌二爷看来,她苏悠悠只是挨了一个巴掌那么简单。

    如果只是一个巴掌,她苏悠悠不用到现在都无法去上班,更不用到现在都夜夜承受着浑身的伤痛无法入眠。

    那一刻,她又笑了。

    笑的倾国倾城,笑的妖媚惑众,更苍白了脸庞……

    “凌二,你妈告诉你她只打了我一个巴掌那么简单么?你也觉得,我苏悠悠会为了一个巴掌闹到无法去上班那么脆弱么?”

    她一步步的后退,像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似的。

    但叫器的声音,却没有间断。

    “凌二爷,你他妈的眼镜都藏在裤裆里,不用拿出来看的。你他妈的说的那些混账话,你就相信,为什么就不信我的?”她的泪,明明已经到了眼角,却被她拂手掩盖了过去。好像,这些晶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的。

    “不……不应该说是你的眼睛藏到裤裆里了。而是,我的眼睛藏在裙子里了,所以我到今天才看清了你的为人,还有你们凌家人的阴暗!”

    这一刻,她就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机器人一样,眼神空洞而无力。

    原来,终究错的还是她。

    妈妈说,这凌家人都吃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嫁进去绝对会吃闷亏的。所以,妈妈千方百计的阻止她和凌二爷的婚事。甚至还拿出了最为狠绝的一招,那就是和她断绝关系。

    可她苏悠悠,偏偏什么都听不进去。

    还以为,这男人是爱她的,会好好的保护好她苏悠悠的。不惜断绝了和家里人的关系,她也嫁给了她。她以为,她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像妈妈证明,她没有选错人。

    结婚那一年,事实证明凌二爷确实真的很喜欢她苏悠悠。

    可苏悠悠最终才看清了,原来这个男人爱他的家人,胜过她苏悠悠。

    而当这个事实摆在苏悠悠的面前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妈妈的话都是对的。他们,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野狼。她苏悠悠终究,只会是这家庭排挤外人的牺牲品……

    “凌二爷,请回吧。明天就要开庭了,这会儿要是被记者抓到了,什么话也说不清了。”她没有看男人,只是自顾自的转身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给顾念兮炖的排骨应该差不多了。她要去关掉火。

    脑子里是这么想的,但苏悠悠还是知道,自己是落荒而逃。

    就算到现在,她还是怕被这个男人看到自己懦弱的泪水……

    “苏悠悠,鱼死网破的,并不好玩。但既然是你选的路,那你自己要小心了。”凌二爷那低哑的嗓音从身后传来的时候,苏悠悠那原本还被她强行压制住的温热泪水,瞬间滑落了下来……

    而后,她听到了男人转身离去的伸向。

    那步伐声,正朝着背离自己的方向,越来越远……

    他是来劝苏悠悠放手的。因为他知道,母亲一旦和苏悠悠对上,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对付她。

    所以,他想要苏悠悠放手。

    可没有想到,苏悠悠的却执拗着不肯放手。

    看着她那么坚持着自己的意见,凌二爷也没有什么好说了。

    既然这是苏悠悠自己选要走的,那他也不可能拦得住。

    再说了,现在他的公司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他今天来这里,也除了想要劝苏悠悠放手,还要提醒她小心一点。

    今儿到这里的目的,算是达成了一半。

    既然事情都已经办完了,他现在也需要及时的赶回公司去了。

    公司因为这个案子,连日来已经搅和成一团了。

    既然已经闹成现在这样子了,也不介意再多些什么了。

    至于苏悠悠,其实凌二爷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事情。

    不过他清楚的是,现在他还是放不下她。

    还是,等这事情圆满结束之后,再来想想他和苏悠悠的问题吧……

    于是,抱着这样想法的凌二爷,越走越远。

    只是他不知道,他这一离去,对他和苏悠悠之间,意味着错开,越走越远。

    等到他想要挽回的时候,却发现他真的将苏小妞给弄丢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顾念兮赶到苏悠悠所在的别墅的时候,却见到外面的门没有锁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这里算是i高档别墅群,寻常有保安看守着,不会发生什么大问题。但难保会有一两个小偷偷偷钻进来。

    苏悠悠就算再怎么大胆,也不可能在家不关门吧?

    该不会,是苏悠悠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

    想到这,顾念兮立马走了进去。

    “悠悠?”

    “悠悠……”

    顾念兮的声音显得有些急切,正好拉回了此刻正在厨房里的苏悠悠飘远了的思绪。

    “念兮,你过来了?”

    “悠悠,你刚刚在做什么,大门也没有关。我喊了你那么多次,也没有见你回答!”顾念兮拽着苏悠悠的手,将她拉到沙发上。“看看,我都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刚刚在给谈参谋长逛围巾的时候,顾念兮在那里看到了一席红裙。

    那妖冶的颜色,除了苏悠悠这个世界上又有哪几个人能驾驭的了?

    为了免得让如此妖冶的红裙祸害人间,顾念兮决定将这红裙买下来,送给苏悠悠。

    “看看,这裙子多适合你。这样吧,你去房间里将这衣服给换来,试试看!”顾念兮起身想要拉着苏悠悠今房间的时候,才发现女人的脸色并不是那么好。

    “悠悠,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没事,刚还给你炖了鸡汤,我现在就去给你端过来。”说着,苏悠悠转身就想要离开。

    却被顾念兮,一手给拽住了。

    前一阵子,顾念兮和谈逸泽队里的兵丫头学过几招,现在这些用来对付苏悠悠,将她拽回自己的身边,足以。

    “念兮,你这是干什么,我要去给你弄汤喝。”苏悠悠别开脸,嘴上喋喋不休的说着。

    或许,苏悠悠并不知道,每一次她做了亏心事的时候,想要掩盖过去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副表情。

    而现在的顾念兮懂得,又怎么可能让她逃脱?

    当下,苏悠悠便被顾念兮给拽的紧紧的。

    “老实说,刚刚是不是凌二来过这?”门打开着,苏悠悠的神态和刚刚通电话的时候判若两人。这么简单的事情,顾念兮自然不会猜不到。

    “……”在听到凌二爷三个字的时候,苏悠悠的身子本能的一僵。这一下,顾念兮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想法了。

    要知道,从她顾念兮和苏悠悠认识到现在,除了凌二爷,她还真的没有见过其他人能让苏悠悠这么精神失常!

    “他都和你说了些什么?是不是欺负你了?”顾念兮的情绪有些激动,扣住苏悠悠的手的力道也加大了几分。

    “念兮,你别激动!你冷静一下,我慢慢和你说成不?你这肚子里还有宝宝呢。”顾念兮有些发抖,苏悠悠开始意识到不对劲,赶紧说着。

    “可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我姐姐受欺负?”说到这,顾念兮的眼眶也红了。

    苏悠悠被打的那一天,她不知道,所以阻止不了。

    如今她知道凌母和凌家的人随时都有可能伤害苏悠悠,却还眼睁睁的让他看着苏悠悠受伤害,她怎么可能做的到?

    “没有,他没有欺负我……”说到这,苏悠悠搀着顾念兮回到沙发上,而自己则站起来别开了脸。有温热的东西,缓缓的从她的眼眶里滑出。“念兮,不是他欺负我,而是我现在真的面对不了他。只要看到他,我就会想起我们的那些过去,想起以前那发生过的那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做了一个深呼吸,伸手将自己脸上所有的泪痕都给掩去之后,才转身对着顾念兮说到:

    “或许,等这件事情告一段落,我想要出去走走!”

    那间医院,现在她苏悠悠是回不去了。

    就算医院里的人能容忍苏悠悠无故旷工了这么多天,她苏悠悠也听不得他们在她背后的那些闲言碎语。

    也罢,回不去,就不回去了!

    “你……想去什么地方?”顾念兮刚刚也哭过,这会儿眼睛红红的。不过听到苏悠悠的这个想法,她倒是赞同的。

    前一阵子,顾念兮其实就想过要送苏悠悠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免得,触景伤情。

    现在发生了这么一大堆事情,特别是这个官司赢了之后,这凌母还指不定会对苏悠悠作出什么事情来,顾念兮也更加坚定了送走苏悠悠的想法。

    没想到这会儿苏悠悠竟然自己提出来,这也好。

    “我不知道去哪里,天大地大总该有我苏悠悠的容身之所吧?”说着,苏悠悠的嘴角轻轻的勾起。

    比起来这个城市之前,苏悠悠的笑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般绚烂。

    但这样的苏悠悠,却没有了当年的浮躁。

    “悠悠,安安姐说她明天就要回德国,要不你就跟着她出去走走吧。到外面,好好的散散心,将这一切都给忘掉?”

    “德国……明天不是要开庭么?开庭之后,不知道赶不赶得上飞机。”看样子,顾念兮说出德国两字的时候,苏悠悠是心动了。

    她,是真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一段时间。

    本来想要回家一趟的,可当初为了要和凌二爷结婚,已经和家里的人决裂了。到时候他们要是知道自己当初辛辛苦苦坚持下来的婚姻,竟然变成这个德行的话,爸妈该怎么接受得了?

    苏悠悠觉得,自己现在真的不合适出现在家人的面前。

    离开这里,不回家里,无疑是最好的。

    当然,身边要是还有个熟悉的朋友在身边的话,那该多好?

    “要不这样吧,我让安安姐等明天下午再回去,到时候你和她就能一起过去。至于到那边的住宿费嘛,她听她说她家的房子还蛮大的,到时候你就赖在她家住得了。也省了一笔费用。”早在凌二爷和苏悠悠离婚的时候,顾念兮就打算把苏悠悠送到那边去。

    所以这住宿的方面,她都打听清楚了。奈何,一直都没有适当的机会和苏悠悠说。

    “这真的可以么?会不会太打扰人家了?”

    “哪会,要是我现在肚子里不是还有一个的话,我还真想跟着你们出去玩一玩!”因为谈参谋长的缘故,她还真的没有出国玩过。

    “那……好吧。过会我打电话给安安姐,和她说一声。”苏悠悠垂眸,算是应承了下来。

    而顾念兮也在苏悠悠答应自己之后,松了一口气。

    这个官司之后,恐怕有一场恶战要打了。

    顾念兮要将辜负了苏悠悠的整个凌家,都给毁灭个彻底。

    但在这之前,她要确保苏悠悠的安全。

    现在将苏悠悠送出国,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这一天的下午顾念兮陪在苏悠悠的身边。算是给苏悠悠做开庭前的心理辅导,当然还不忘记提醒苏悠悠到了国外该注意的事情。

    苏悠悠这个大大咧咧的性子,让她一个人到国外顾念兮还真的有些不放心。

    不过好在施安安答应下来,让苏悠悠和她一起去德国了。有施安安的照看,苏悠悠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大问题才对。

    看着靠在她的肩头上沉沉睡去的苏悠悠消瘦的侧脸,顾念兮的嘴角苦涩勾起。

    真希望,苏悠悠的所有磨难,都在她去德国之后过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今天,是开庭的日子。

    顾念兮昨晚因为担心苏悠悠今天要去德国的事情,睡的不是很好。所以当她赶到的时候,已经大致开始了。

    在两个方位中,分别坐着苏悠悠和凌母。

    前者,神情淡定,没有任何的异常。而后者的前方还摆着“被告人”三个字。

    但当着审判长和其他公民的面,这人依旧在假装柔弱。时不时的还拿着小手绢,咳一咳。

    这般柔弱造作的姿态,简直和昨晚上谈某人利用网络技术拿到那一份被凌母派黑客删除掉的那段监控摄像录下来的那趾高气昂的模样,判若两人。

    其实昨晚上顾念兮睡不好,还有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昨晚上看了那么血腥的画面。

    监控摄像中的苏悠悠,被凌母身边的那几个保镖如同麻布袋一样,踢来拽去。光是看着,顾念兮就觉得头皮发麻。

    这死老太婆,竟然这么揍苏悠悠?

    而现在,还假装虚弱,想要得到同情分不成?

    今儿个,她顾念兮就直接在这,将你的面具给揭穿了。看你这死老太婆,还怎么继续装模作样!

    看着凌老太在下方那一脸“虚弱”的神态,顾念兮的小手紧了又紧。

    而在这样的情形下,一双温暖的大掌覆在了上面。

    “别紧张,没事的!”六个字,看上去虽然简单,但却像是一股子暖流一下,抚平了她顾念兮心中所有的毛躁。

    看着身侧男人那双黑色眸子里那抹她顾念兮最爱的光彩,她的红唇勾起。

    好在今儿个是谈参谋长的休假日,正好能带着她过来看看。

    而正因为有这男人在自己的身边,顾念兮也有了底气。

    因为她知道,只要谈参谋长在的地方,他才不会让她受了什么委屈。

    “老公,回家我给你按按肩膀吧。”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突然像是无尾熊一样缠上了谈参谋长的手腕。

    哪知道,这男人只是扫了她一眼,便立即开口道:“不要!”

    “为什么?”她瞪着男人看,一双漂亮的大眼里有着他清澈的倒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揉了揉顾念兮的长发,便这么开口。

    小东西难得这么主动亲近他,他自然是开心的。

    不过这小东西的亲近,每一次都是带着明显的意图。而且,还是算准了,那事情是他谈逸泽不同意的。

    “就这么看不起你老婆么,谈参谋长!”好吧,顾念兮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个小小的意图,就是想要让谈参谋长给她放几天假,让她跟着苏悠悠到德国去。

    一方面,可以照顾最近身子状况不是很好的苏悠悠,另一方面她也可以顺便看一看不同国家的异域风情。

    可这话还没有说出口呢,这谈参谋长就先否决了。

    难道,这个想法就要这么胎死腹中?

    “就是这么看不起!”

    谈某人连白眼都没舍得甩她,就直接这么说。

    当下,顾念兮的小脸垮了下来。

    不过一会儿她见到了谈逸泽的神情变得严肃的时候,便顺着男人的视线忘了过去。

    这一刻,庭审已经开始。

    双方的辩护律师,都已经陈述完。

    现在,轮到苏悠悠的辩护律师,问凌母一些事情。

    凌母秉着自己身体不舒服的借口,总是说她没有那个能耐,还让自己的律师出示一份验伤报告。报告上的照片,是她的脸颊上有个微红的掌印的照片。

    看到这,顾念兮的眼里满是对这个老女人的鄙夷。这么点小伤,就敢拿出来说事,看来在和老女人还真的太不将苏悠悠放在眼里了!没事,现在就让你得瑟一会儿。最后,千万别哭出来,吓坏了在场的人就好。

    相比较顾念兮的淡定,他们不远处所坐着的凌二爷,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今儿个他还有几场会议要主持。但知道今天是母亲和苏悠悠官司的开庭日,不管怎么忙他都要过来。

    看到法庭上呈现的那些母亲脸部的验伤报告,凌二爷本能的倒抽了一口气。

    任谁看到母亲被人打的脸有些肿,脸色都不大好看吧。

    只不过,当苏悠悠的辩护律师呈现另一组照片的时候,凌二爷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被冻住了。

    因为他看到的是,苏悠悠浑身上下都是淤青的照片。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这样的伤,要是出现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都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更不用说,是皮薄肉细的苏小妞的身上了!

    难道,这些都是母亲打出来的?

    不……

    不可能,他的母亲虽然有时候嚣张跋扈了一些,但她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可以将苏小妞打成这个德行。

    这些照片,一定是做假的。

    虽然凌二爷也时常听过一些人在害怕审判会败诉,就让人造一些伪证的做法。

    可他真的没有想到,苏小妞也会用如此的手段。

    当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凌二爷冷冷的扫了一眼苏小妞。眼神,如同秋风扫落叶的那么无情。

    他凌二爷这一辈子,最讨厌别人做假证了。

    没想到,自己当出心心念念那么久的女人,竟然也是这样的女人。当下,凌二爷感觉自己浑身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一样。

    而凌二爷视线扫过的时候,苏悠悠正好抬起头来。

    两道视线在空中交接的时间,是那么短。短的,凌二爷来不及抓住些什么,就错过了。

    从始至终,苏小妞看到他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澜。

    倒是在看向这个庭上的另一侧,骆子阳所在的位置的时候,她的薄唇轻勾了那么一下。像是在示意着,让那个男人不用担心……

    有那么一瞬间,凌二爷的胸口堵堵的。

    苏小妞现在还真的打算和他凌二爷决裂了是么?

    不仅连和凌母打官司的证据都可以造假,现在竟然连看到他凌二爷都像是陌生人了,是吗?

    在凌二爷的心里因为苏小妞的无视翻起了千层浪的时候,审判依旧再继续。

    对于苏悠悠出示的这一组证据,凌母自然否认到底。

    甚至,还反过来指控苏悠悠,说是她证据造假,想要污蔑她。

    这一整个过程中,苏悠悠这一边请出了第一个人证。

    人证便是当初在医院里和苏悠悠关系比较好的小护士。小护士那一天其实也试图上前阻止,不过却被其中的一个人拦截了下来,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机会救出苏悠悠。这,也就造成了她对苏悠悠的歉意。

    所以,当苏悠悠的辩护律师提出要让她过来作证的时候,她立马就来了。

    只是没想到这小护士一出庭作证,就被凌母的辩护律师咬定,这人和苏悠悠的关系密切,可能是出于私心帮助苏小妞。

    所以这一轮的证据,还不能成立。

    看着自己的证词不被认同,小护士的情绪有些激动,而凌母则在角落下勾唇。

    这么点小心思,就想要和她斗?

    不要忘记了,今儿个他请来的律师,可是这方面一等一的高手。

    只要没有直接的证据,就绝对不会让她凌母的定罪。

    只是凌母不知道,她刚刚这折磨阴毒笑容,正好落进了顾念兮的眼眸里。

    老女人,你以为现在赢了,就赢了整整一局吗?

    刚刚给你的,可是开胃小点。

    整整的大餐,可是在后头。到时候,还希望你那个“玻璃鞋”,有命来承受这一些……

    至于苏悠悠,其实刚刚在小护士的证词被反驳的时候,她是有些担心的。生怕自己状告凌母不成,会被倒打一耙。

    可当她的视线看向顾念兮的时候,她看到了顾念兮嘴角的弧度。

    也想起了,昨天顾念兮告诉自己的,她说只要她和谈参谋长在场,绝对不会让人欺负了她苏悠悠的!

    想到这,苏悠悠原本不安的那颗心,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而她的辩证律师,接下来请出来的人证,却是一个苏悠悠都不认识的人。

    这人,难道也是在场目击者?

    然后当苏悠悠盯着那人犯迷糊的时候,这人的出现非但引起了凌母和坐在席下的袁助理的注意,还让坐在审判席上的张审判长,愣住了。

    因为来人,正是他的妻子,程梅。

    而她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盒子。那盒子,凌母和袁助理都不陌生。那是,那一套昨天送给了程梅的玛瑙首饰。

    这程梅一出现,岂不是说明昨天的贿赂不成功?

    想到这,凌母和袁助理本能的在半空中眼神交接……

    而边角上,凌二爷则看着这个盒子脸色有些微变。

    前一阵子,他是听说母亲买了一套什么首饰。上一次他的生日宴的时候,还见她拿出来过。

    当时,也是这么个黑色的盒子。

    可今天开庭审理,不是她和苏悠悠的案子么?

    现在,又是上演哪一出?

    “这是,昨天我在逛街的时候,凌太太派他的助理送过来的。”一方繁琐的程序之后,程梅终于开了口。

    当下,凌母的辩护律师也在看了一眼凌母,交接了意思之后,便扭头看向程梅问道:“既然您还口口声声说这一套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是凌太太送过来的。那我想请问您,您见过凌太太么?”

    “没有!”程梅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凌母,扭头道。

    “既然没有,那你又凭什么说,这一套珠宝首饰是凌太太想要贿赂你的?”

    不得不承认,这名辩护律师的手段真的极高。

    竟然,学会这么钻缝子?

    可与其说这律师算计的高明,倒不如某一个女人聪明。

    想到这的时候,程梅看向正坐在席下的年某个女子之后,唇角勾起。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年仅二十出头,却已经将所有的问题都算计的清清楚楚。若是假以时日磨练,将来前途无量。

    怪不得,就算这个女人怀孕身子不舒服,明朗集团那么大的公司也不敢轻易的将她给撤职。这样的人才,可算是世间奇才。绝对,是商战的秘密武器。

    而程梅视线落下的那个人,也对着程梅轻点了头。

    没错,这人就是顾念兮。

    昨天在商场里,有些卑鄙有些不要脸的威胁了程梅,现在却让程梅不得不佩服的五体投地的女人。

    看着顾念兮轻点了头之后,程梅从自己的身上又取出了一样东西和一张光碟。

    “这就是我的证据,上面有凌太太和袁助理和我的对话!而这光碟,则是我在咖啡厅那边取来的。里面,也记录了我和凌太太的助理见面的整个过程。”

    程梅呈上来的证据,自然在乘上的第一时间,被打开了。

    最先呈现的,是咖啡厅见面的场景。

    不得不承认,顾念兮当时挑的位置,真的极好。

    就算监控摄像拍下的东西都有些模糊,却将袁助理和程梅两人的脸都照的清清楚楚。想要否认,都不行。

    不过监控摄像头的录音效果不是很好。在这个画面里,除了看到袁助理和程梅两个人都盯着一个黑盒子看,其他都看不出什么端倪。

    而边角上,某个女人正在喝牛奶,一整个过程连插一句话都没有。

    但凌母,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边角上的女人。

    当下,凌母怨恨的脸色,也立马投向了现在也坐在边角上的那个女人。

    顾念兮!

    竟然是顾念兮搞的鬼!

    怪不得,今天会突然上演了这么一出!

    该死的,凌母活到这么大的岁数,还真的没有像今天这样,被一个黄毛丫头给耍着玩。

    顾念兮也发现了凌母有些怨念的眼神,立马朝着身侧的男人一靠,用着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老公,有人盯着人家看,像是要咬我!”

    谈逸泽看到这一幕,也很想笑。但更让男人无奈的是,某个小东西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场景。揉了揉女人的碎发,男人的嘴角依旧满是宠溺,道:

    “没事,她要是敢咬你,我一枪把她给嘣了。”

    他谈逸泽的女人,连他自己都舍不得欺负,又怎么可能被这老女人给吓到?

    ------题外话------

    明天有更精彩滴!握爪~!→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