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24章 老公,我像不像美人鱼?

    “其实也正好是走了狗屎运,谁让凌老太被送出国之后,他们家连一个懂得珠宝生意的都没有。我将他们全部都给盘下来,价格还有些高了。要不是那次一不小心从缅甸那边开了一块老坑玻璃种回来,依照凌老太这几年的经营法,我都还担心盘下这东西会吃亏呢!”

    顾念兮口中说的老坑玻璃种,其实就是翡翠中的极品。

    翡翠的种主要有玻璃种、冰种、糯米种、豆种、瓷地,其他还有油青种等。其中玻璃种是翡翠中的极品。

    外行看种,内行看色,翡翠的种,也就是它的质地本身的美丽程度,好的翡翠应该是质地细腻无瑕,透明度高,甚至起胶,起荧,刚性足的,翡翠的底子好,就犹如美人的皮肤好,不需要上妆,无论怎么看,都是美的。玻璃种翡翠中透明度最好的等级,也称为“水头”最好,和玻璃一样清澈透明,属于高档翡翠冰种透明度和水头略次于冰种,和冰一样透明,质优者常充为玻璃种出售,属于高档翡翠。

    翡翠的原料依照出产方式分为“老坑”和“新坑”等等说法,最早开采的坑口的翡翠质地细腻高品质的居多,后期开采越来越大,新开的坑口大部分翡翠品质上赶不上以前的坑口,所以后期大家习惯上认为好品质的翡翠是老坑出的。

    所以顾念兮这一次接手了凌老太那边盘来的珠宝生意中开出来的石料老坑玻璃种,一下子就打响了顾念兮更名为“悠然有幸”在行业内的名气。

    当然,顾念兮也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东西。

    原本是抱着苏悠悠其实有挺多资金可以耍耍的,就想要拿着凌老太名下的珠宝生意当出头鸟。可没有想到,歪打正着,竟然盘下来这家珠宝店之后,竟然还连带着他们从缅甸拿回来的那块原石,都能开出如此极品的翡翠。

    而顾念兮也在这一次中开始懂得了,这些极品翡翠的等级和销售情况。

    特别是这一次开出了这样的极品翡翠之后,顾念兮已经让“悠然有幸”的经理将打磨出来的一些细小物件一再提价,没想到还是被预售一空。

    从这,顾念兮也得出了,这珠宝生意可是暴利。

    将来要是自己有点小钱钱的话,也要搞搞这些东西。到时候,他们家小宝宝的奶粉什么的,也就不用发愁了。

    顾念兮的这些想法,自然是不会告诉施安安的。

    这么经典的创业路线,还是要和谈参谋长好好讨论一下才行。

    而施安安的心思也明显不在顾念兮的脑子里的小算盘上,这一刻她的关注力,全都在顾念兮口中的“老坑玻璃种”上。

    “竟然有老坑玻璃种?不行,念兮你要给我留下一整套的首饰。多少钱,不是问题。”施安安也是从小出生在名门望族,所以这些东西她也懂得不少,一块好的玉器,可是可遇而不可求。

    很久以前,施安安就想要一套好的玉器首饰。

    没想到,今天竟然让她给撞上了。

    “嘿,我已进入让人留了两套了。你要的话,一套给你。”当然,钱顾念兮还是会一分不少的收回来的。

    至于另一套,顾念兮还另有打算。

    “好,就这么成交了。对了念兮,悠悠现在可能要下课了,我要过去接她去参加一个宴会。明天我再找你。”说完,施安安挂断了电话。

    顾念兮也笑着说好。

    苏悠悠现在陪着施安安,每天的应酬也不少。

    至于宴会,以前苏悠悠还真的没有怎么见识过。所以当初她提议要带苏悠悠去看一看的时候,她才会那么的兴奋。

    一想到当初苏悠悠嫁给凌家,凌二爷什么商业聚会都不敢让苏悠悠参加,怕坏了他们家的名声,顾念兮现在都觉得满腹的牢骚。

    等苏悠悠这一次回来,顾念兮一定要让凌家人见识一下,他们当初到底错过了怎么样的宝……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那双漂亮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精光……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个月的月底,也就是今天,谈逸南结婚了。

    其实半个月之前,这场婚礼本就该举行的。

    可就在谈建天生日宴之后,他的身体开始出现了不适。这,也导致了谈逸南婚礼的延迟。

    陈家对于婚礼延迟一事,自然是有些不满的。

    但无奈,谈家现在对于他们陈家来说,可以算是高攀了。所以陈老爷子心里多少有些怨念,但还是不得不应承下来。

    好在这长婚礼只耽搁了半个月的时间,陈家人在盼到这场婚礼如期而至的时候,都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而谈建天似乎也为了弥补因为自己身体不适给陈家造成困扰,这一次婚礼举办的场地,都是斥巨资打造的。每一处,无不透着低调的奢华。

    再者,谈家的明朗集团,在这个城市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商业巨龙。所以今天的婚宴,到场的都是政商界的名流。还有大牌的明星,前来助阵。

    整个婚礼的现场,都是衣香鬓影,一派上流社会的奢华景象。

    而此时的顾念兮,也才刚刚到某商场,领取了自己前一段时间定制的小礼服,换上之后便匆忙的赶去谈参谋长的办公室。

    谈逸南今日婚礼,但身为大哥的他,此时还在军区办公室里忙活着。

    谈逸泽的脾气,谁都清楚。这男人,向来不喜欢擅离职守。

    所以即便是他弟弟的婚礼,谈某人依旧会处理完自己的公事,再离开。

    顾念兮到的时候,恰逢换岗时间。

    众人一看顾念兮到来,纷纷在惊艳的神色下,敬了军礼:“参谋长夫人好!”

    今日的顾念兮穿着一身香槟色的礼服。是鱼嘴裙。这样的鱼嘴裙很好的修饰了顾念兮那妖娆的身段的同时,腰身上的那一块褶皱更是很好的将她小腹微微的凸出给掩盖了过去。

    其实这条裙子是前一阵子打算参加谈逸南的婚礼的时候就定制的。那个时候,顾念兮的小腹还没有凸出来。那时候,顾念兮试穿的时候,也正好。

    可这半个月的时间,小肚子却突然凸显了出来。

    这着实让昨晚上试穿这衣服的顾念兮懊恼不已。

    于是,某个女人大晚上的睡不着,直接吵着要让谈逸泽将她的裙子修改一下,不然就不睡觉

    而谈某人无奈,只能大半夜的开车出来,直接将这件衣服送到当初定制这衣服的店家家里,让其,今日就将尺寸给改好。

    今儿个顾念兮去取的时候,才发现这家衣服的定做真的别出心栽。竟然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修改成适合她顾念兮这样的孕妇穿的。

    特别是小肚子上的这块褶皱,也完美的遮挡住了她微凸的小腹。

    一看之下,现在谁也都没有发现她顾念兮是个孕妇的事实。

    对于这一点,顾念兮是非常满意的。

    但满意的同时,顾念兮现在还是一个商人。

    她觉得,一个服装产业的成功,单靠完整的运营体系还是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人才。说白了,就是设计师和裁缝师。

    而今天顾念兮定做礼服的这间小店,无疑将这两点都做的很好!

    看来,她顾念兮是该找个时间,好好的到这家店里去观摩一下了。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后面半句,顾念兮是在心里嘀咕着。

    因为她可真的不敢拿广告台词出来调戏这些兵哥哥。再者,这里还是谈某人的地盘。要是胆敢在谈某人的地盘上调戏别的男人的话,绝对会遭殃的。

    一想到自家老流氓的威慑力十足,顾念兮也只能撇撇小嘴,走了进去。

    进门的时候,谈逸泽并没有抬起头来。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

    男人的眉心微皱,看得出,手上的那些纸质东西似乎有些棘手。

    “……”边上的另一张办公桌上,小刘也坐着。

    不过他很快的发现了顾念兮进门来,正打算打招呼的时候,被顾念兮打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而小刘也在看到顾念兮的意思之后,安静了下来。

    一直到,谈某人敲定了什么东西之后,将文件放在桌脚的一端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了顾念兮的存在。

    “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也不出声?”谈逸泽问道。

    不过,男人的神色不大好。

    以前她顾念兮要是到这边的话,谈某人哪一次看到她不是眉开眼笑的?

    但今天,这男人一见到她就像是见到仇人似的。

    “人家都来了好久了,你才看到?”顾念兮嗲怪了一番。

    其实,她之所以当着小刘的面展现小女人的娇媚,不过是为了抚平谈参谋长的毛躁。这样的话,

    而且顾念兮以前也发现了,自己撒娇的话,对谈参谋长来说简直就是利器,百试百灵!

    但今天,谈参谋长好像真的不打算买她的账。

    即便她已经对谈某人撒娇了,这谈某人的脸色看上去还不是那么的友好。

    这不,他连回应都没有。

    而后,他的黑眸一扫边上坐着的小刘,便开口道:“小刘,将这些东西都给我送到资料室去!”

    “是,谈参谋长!”小刘赶紧上前,将谈某人交代的东西拿上,便大步朝着大门外走去。

    谈逸泽的举动,顾念兮不是看不出,他这是故意只走小刘。

    本以为,谈某人支走小刘,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可小刘走后,这男人竟然又端坐在办公桌前,开始看起了文件!

    这让顾念兮,着实郁闷了一把。

    不是说好要一起到谈逸南婚礼的现场么?

    这会儿,人家婚礼都快要开始了,他这个当大哥的,又是在做什么?

    想到这,顾念兮开了口:

    “谈参谋长,今儿个火气好像蛮大的?”

    某女一脸郁闷的打量着谈某人,而后者依旧按兵不动的坐在办公桌前,黑色的眼眸一直注视着文件上的字。

    乍一看,这男人好像正专注的看着这文件一样。

    可若是仔细打量一番的话,你会发现这男人落在这些文件上的黑眸一直专注于某个点,根本没有跳跃过。

    而顾念兮注意到的是后者。

    谈某人看东西一向是一目十行。

    现在这么专注于一个点上,这证明这男人根本就没有真的在看这些东西。

    换一句话说,谈某人现在就是在刁难她顾念兮,故意不说话,故意给她难堪。

    看到这,顾念兮的嘴角勾起:“既然谈参谋长有事忙的话,那我就自己先过去了。不打扰谈参谋长办公了!”

    说完这话之后,顾念兮便果断的转身,大步的朝着大门处走去。

    可就在顾念兮刚刚才迈开脚步的一瞬间,她的手便拽住了。

    转身,顾念兮看到了此刻拽着她手臂的谈某人,以及他那紧抿着的唇瓣。

    他的动作,倒是挺迅速的。

    刚刚不还坐在办公桌上么?

    现在就来到她的面前?

    这,仅是一瞬间的功夫。

    顾念兮还真的想不出,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对于她是怎么做到的,顾念兮倒是没有什么兴趣知道。她感兴趣的是,面前她家谈参谋长那一脸阴郁的神情。

    她家的谈参谋长,一直都是面部表情控制高手。

    很少,看到他脸上这么丰富的表情变化。

    “不准走!”

    在顾念兮的注视之下,男人开了口。

    脸部的表情,依旧有些僵硬。

    “您不是在忙么谈参谋长,我这不是不想要打扰到您!”顾念兮准备掰开男人的手,却不想被他倒勾了回去,一下子跌进了他的怀中。

    “我说了,不准你走!”

    男人圈住她的腰身,将她紧紧的圈在他的怀中。

    “不想让人家走,又不想理人家,谈参谋长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顾念兮看着阴晴不定的谈某人的脸,着实有些想不明白。

    今儿早上还好好相处,甚至早餐都是他准备的男人,怎么到了中午就变成了这个德行?

    不过在仔细观察了谈某人的视线之后,顾念兮发现了这个男人阴郁的缘由。

    顺着谈逸泽的视线,顾念兮发现了他的眼珠子一直都黏在自己身上的这件衣服上。特别是领口的位置……

    这件衣服是一字肩的款式,露出了肩膀的大片肌肤的同时,也露出了顾念兮好看的锁骨。其实,这件衣服的款式还不算太露骨。

    因为肩膀上还装点着一些毛茸茸,看上去像是羽毛的东西,将本来该展露出来的那些东西,也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上一次穿的时候,谈某人就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同意这一次让她顾念兮穿着这一件礼服去参加谈逸泽的婚礼的。

    不过今天,这衣服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使得谈某人落在它上面的视线,也都变得有些诡异。

    可乍一看,这衣服明明是一样的。还是露出那样的弧度,还是一样飘飘然的羽毛领子。

    仔细的研究了一通之后,顾念兮总算是发现了这件衣服的“异样”了。

    不,不应该说是这件衣服的异样。

    而是,她顾念兮的。

    还记得上一次穿这衣服的时候,她顾念兮的上围好像还没有这么暴涨的。可这一次……

    上围好像又大了一个尺寸,在这段时间。

    这是,顾念兮最近发现的。

    这一点,顾念兮也问过苏悠悠。身为妇产科女医生的苏悠悠告诉她,怀孕的女人上围涨了点,是正常现象。

    所以关于这一点,顾念兮也没有在意。

    所以昨晚在发现裙子凸显了自己的小腹之后,顾念兮也没有多想,就让谈逸泽送去改了一下小肚子那里。却忘了,这上围……

    不过还好的是,这衣服的布料弹性非常的好。

    即便顾念兮的上围比定做的大了有些,还是很好的承受住了。

    除了给人一种看似就要怒放的感觉之外,其他的没有什么区别。

    若不是被谈逸泽这么盯着,她还真的没有发现这有什么不妥。

    “老公,是不是发现人家今儿个特别的迷人?”

    不得不承认,顾念兮最近的脸皮真的厚了不少。

    在发现了谈某人不善的视线之后,竟然还能这么不要脸的打趣他。这,也要多亏了,这段时间谈流氓的耳濡目染。

    “……”谈某人听着顾念兮的话,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的举动。除了脸色更阴沉了一些,除了嘴唇抿得越紧,除了落在她身上的手力道又加大了一些之外,别无其他。

    “老公,是不是发现人家穿上这衣服就像是一条美人鱼?”某女见谈某人不作答,继续不要脸的自恋着。

    而随着谈某人的阴沉脸色不断的加浓,顾念兮也肯定了谈某人现在心里头的想法。

    看样子,她还真的猜对了。

    她家老流氓,现在不是很喜欢她身上的这件衣服!

    “老公,你说人家要是穿着这条裙子出现在婚礼上的话,会不会将新娘子的风头都给抢过来了?”顾念兮察看着谈某人脸色的变化之后,又很好的展现着这段时间她练就的和城墙差不多一样厚的脸皮yy着。

    可说完这户句话之后,顾念兮发现她的身子悬空了。

    因为,谈某人将她打横抱起。

    到这,顾念兮发现她的玩笑似的开的有些过分了。

    “老公,咱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顾念兮眨巴着大眼,想要讨好某男人。

    “回家,换衣服!”某男人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准备大步走出这个房间。

    “现在才换的话,过会去就赶不上他们的婚礼了。”这一次,还真的有点玩过头了。看着谈参谋长前额凸起的青筋,顾念兮有些后悔了。

    “赶不上就赶不上。”那是别人的婚礼,又不是他们两人的?再说了,要是将这么个迷人的小尤物展现在别人的面前的话,还指不定谈逸南会不会突然在婚礼上悔婚呢!

    “不好吧,谈参谋长你是哥哥,弟弟结婚哥哥哪有不到场的?”顾念兮絮絮叨叨的,想要将谈某人的想法给劝住。

    可哪知道,她招来的只有谈某人的唇。

    在顾念兮没有反映过来之际,谈某人的薄唇突然贴了上来,将她满肚子的牢骚全部化为呜咽。

    一阵凌乱的吻之后,顾念兮发现谈某人的步伐好像又折了回来,片刻之后他坐在了办公椅上……

    这是做什么?

    顾念兮睁开有些迷离的眼珠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放在谈某人的椅子上。而他,欺身而上。

    她身上的衣服,早已被解开了许多。

    谈某人觉得有些刺眼的部分,正暴露在空气中……

    “老公,咱们现在该走了!”顾念兮再怎么笨,都知道谈某人现在打的是什么主意。

    “做完再走!”这答案,还真的让顾念兮嘴角一抽。

    这谈某人在这方面上,向来都不含糊的。

    一做,一两个钟头都有可能。

    要是做完再去的话,没准人家婚礼真的开始了。

    “不要!”

    她反抗。

    可手,已经被牢牢的掌握。

    “你没有反抗的余地。”某人直接宣布着。

    而后,男人的身子欺身而上,开始进攻。

    “老公,这是办公室……”

    意乱情迷之间,顾念兮唯一记得的还有这点。

    “没事,小刘知道该怎么做。”说完,男人的唇再一次封住了她的,不再让她发出任何干扰的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的只言片语……

    其实上一次的胎检,老胡确认胎儿完好之后,谈某人每天就都以侵扰睡梦中的她为乐趣。

    而且,每晚乐此不疲。

    再者,这段时间这男人看样子还真的憋坏了。自然第一天开了荤之后,每天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按捺不住。

    只是顾念兮没想到,今儿个在办公室,他又想耍流氓了。

    不过既然谈某人觉得没有问题,顾念兮也就随了他。再说了,这男人决定好的事情,她顾念兮有反抗的余地么?

    没有!

    既然没法反抗谈某人的侵袭,倒不如躺下来好好的享受一番。

    这,是顾念兮残留在脑子里最后的理智。

    而后,笼罩整间办公室的,是一整片的旖旎……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等到顾念兮和谈某人赶到婚礼现场的时候,人家已经准备入场了。

    而谈参谋长的出现,无疑将整个婚礼推向了*。

    看着身侧不断有人上来打招呼,看着那些人不断的对谈某人用着恭维的语言,看着身侧的那些女人不断的朝着谈某人投来钦慕的眼神,顾念兮的红唇有些微微撅起。

    但她不可否认的,她家的谈参谋长着实就是一个发光体。

    无论走到什么地方,这个男人总是不由自主的让人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就算,今儿个的他不是以一身惹眼绿色的军服出现。

    “念兮,大哥你们到了。”谈逸南此时正准备走向里端,看到顾念兮和谈逸泽前来,自然走了过来招呼着。

    只不过,相对于其他带着目的上来和谈逸泽他们两人打招呼的人,谈逸南则是将自己更多的注意力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今儿个的顾念兮,在他谈逸南的世界里依旧还是最惹眼的那个。再加上今天她的礼服,完美的修饰了她的身段的同时,还将她最近有些微凸的小腹,明显的掩盖。一头乌黑的发丝,自然的垂散在肩膀上,清纯中透着女人的妖娆。一如,初见的时候那样,让谈逸南的呼吸一滞。

    即便她的脸蛋上,没有任何的胭脂水粉,却让谈逸南感觉到内心深处的跳动。这个世间,除了顾念兮又有几个人,能如此的让他谈逸南,乱了阵脚?

    “刚刚遇上一点事情,耽搁了。”回应谈逸南的,并不是顾念兮。而是,边上的谈逸泽。

    在注意到谈逸南的视线依旧黏在顾念兮的身上之后,男人的大掌有些不悦的紧了紧。惹得,顾念兮甩了他一记白眼……

    谈流氓在说谎!

    刚刚他们不是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而是这老男人在耍流氓好不好?

    “没事。大哥和念兮能及时赶到,我就很开心了。”谈逸南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视线太过于帜热专注了,这会儿轻咳一声之后,便转移了话题。

    “嗯。”对于谈逸南的话,谈逸泽谈不算是回答。

    只是扫了他一眼,任由两人的对话陷进僵局。

    而他,从始至终都只是冷眼旁观。

    这,或许就是谈逸泽。

    即便整人,也如此的盛气凌人。

    让人,找不到逃脱的余地。

    “小叔,要不你先过去招呼一下客人吧。等会婚礼就要开始。”见身侧某个男人一直都保持着安静,顾念兮只能先行开口。

    而小手落在谈逸泽的腰际上,轻掐了一下。示意他,现在是正式场合,不能闹。

    而后者被顾念兮“警告”了这么一下之后,原本就揽在顾念兮腰身上的手又紧了紧。

    “那好吧,我……我就先过去。”对于顾念兮和谈逸泽的互动,谈逸南其实都看在眼里。

    他们这亲热的画面,无端端的刺痛着谈逸南的心。

    只是转念一想,如今顾念兮已经怀着谈逸泽的孩子,而他谈逸南也决定迎娶别的女人,他又有什么资格去妒忌?

    就算谈某曾经有过那一段,都已经过去了……

    而这,全都是他谈逸南亲手造就的。他又能,将责任推卸给谁?

    尴尬的朝着顾念兮笑了笑,谈逸南转身,慢步朝着红地毯的那一侧走去。

    也许,这才是对他和顾念兮最好的结局。

    谈逸南一步步的向前,走到不远处之后才蓦地转身,对身后的顾念兮道:

    “念兮那边有糕点,你要是饿了的话,就去吃点吧。”

    虽然明白他和顾念兮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可他,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关心她,忍不住会心疼她……

    “好!”

    对着谈逸南,顾念兮也轻勾唇角。

    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可能就是一辈子。

    对于顾念兮和谈逸南,就是这样。

    如果当初谈逸南没有选择和霍思雨搞到床上的话,那他和顾念兮之间,或许还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

    只可惜,谈逸南选择了错误的道路。

    也使得,他和顾念兮之间,越走越远。

    最终,再也回不到原点……

    今天谈逸南大婚,顾念兮谈不上伤感。

    有的,只是对过去的感叹。

    不过,身侧的男人似乎连这一点自由都不给她。

    当顾念兮对着谈逸南笑的时候,她身侧那个男人嘴角明显了僵了好些。

    而后,落在她腰身上的魔爪,也开始躁动了起来。

    这会儿,某男人连周围路过想要跟他打招呼的人,都不予与理会了。

    光是顾念兮看到的,就有好几个看到他谈逸泽在这便满脸堆积笑脸的想要过来打招呼的人,在来到他们的身边憋见谈参谋长浑身上下的戾气,都自动自觉的离开了。

    看到这,顾念兮也不免得提醒了那么一下:

    “谈参谋长,您不觉得您的脸色有些吓人了么?”

    “要你管。”谈某人脸别开,朝天哼唧了一下。显然,他不是那么的满意。

    “好,我不管你。我去找点东西吃。”刚刚在他办公室被压榨了那么久,现在顾念兮的肚子已经在唱空城计了。再加上,最近孕吐现象基本已经没有了。顾念兮的食欲,也好了不少。一想到那边有糕点,她就开始有些嘴馋了。

    说着,她也不管身边的男人愿不愿意,就准备离开。

    可哪知道,某男人却抢先她一步,一手揽着她的腰身,带着她大步走向食品区。

    “谈参谋长也想吃东西了?”看身侧某个男人紧绷着的脸,顾念兮不忘打趣他一番。

    这老男人,心眼好像越来越小了……

    不过,她顾念兮就是喜欢他对她心眼小!

    “我饿了,不行么!”某男人的脸色依旧不大好。

    不过一到食品区,这男人就自动自觉的拿了一盘子,开始在那些东西里面挑了几样她顾念兮喜欢吃的,然后再将整个盘子都给她。

    虽然某男人的脸色不是很好,但顾念兮看的出,这男人还是疼自己的。

    “谈参谋长,小叔大婚,你别臭着一张脸成不成?”

    顾念兮舀了一块果冻给他,后者愣了一下,随即将这东西给吞进口中。吧唧吧唧的嚼着,好像嚼着的是谈逸南身上的肉似的。

    “谁规定参加婚礼一定要歪牙咧嘴,一脸白痴相的?你,也把你脸上的笑容给收起来。”谈逸泽就是见不得顾念兮对谈逸南笑。这会让他感觉,他的小东西好像不完全属于自己一样。而这感觉,真的非常的不好。

    “那谈参谋长,我不笑,我哭,成不?”顾念兮的眼眸里带着明显的狡诈,盯着谈逸泽看。

    手上,又往男人的嘴里塞了一块小蛋糕。

    今儿个他连饭都没有吃,就急匆匆的赶过来参加婚礼。而一大早,又在军区忙活了那么多的事情,刚过去找他的时候,还压榨了她一番。

    虽然谈逸泽不说,但顾念兮也知道,她家这老流氓也该饿了。

    距离婚礼结束还有一些时间,要是这么站下去,估计他要饿坏了。

    “不行。”虽然明知道这小女人是在玩,但他心里还是有些苦闷。

    见谈某人的脸色不是那么好,顾念兮的嘴角突然轻勾,又说出了这么一句:

    “难道人家连祭奠一下初恋都不成么?”

    这下,男人的脸色还真的可以用铁青二字来形容了。

    “你敢!”这两个字,几乎是从这男人的牙缝中给挤出来的。

    甚至顾念兮还看到了,谈逸泽前额凸起的青筋。

    要是寻常人,绝对会被谈逸泽这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坏了。

    他们身边本来想要过来吃糕点的,就是这样。

    原本两人走过来的时候还谈论要吃点什么东西的,可看到谈某人这一脸戾气,都自动自觉的避开了。

    不过,那是一般人。

    这会儿,就算看到谈某人一脸想要吃人的样子,顾念兮的小脸上还是堆积着满满的弧度:

    “我怎么就不敢?这好歹也是人家一生一次的初恋,你怎么能剥夺了人家伤感的念头?”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某个一脸阴郁的男子,一下子上前将她顾念兮给拽住了。

    下一秒,她落进了他的怀抱。

    其实,顾念兮一直都知道,谈逸泽在别人面前确实是一头凶猛的老虎,但在她顾念兮面前,最多也只是一头纸老虎。

    她不过是想要刺激一下谈参谋长,可没有想到他的反映竟然这么的激烈。

    会不会,玩的太过分了?

    就在这个想法在顾念兮的脑子里窜起的时候,她听到耳际传来了这么个低哑的男音:

    “不准!你是我一个人的,所以你不准为别人的婚礼开心,也不准为别人的婚礼伤感……”

    而听到这一句话的顾念兮,眼眸也在一瞬间弯了弯,如同新月一样的迷人。

    她家的老男人,果然就是这么的霸道。

    不过,她还是喜欢着他的霸道……

    就在这时,结婚进行曲响起。

    顾念兮推了推谈逸泽:“老公,我们也过去吧。”

    可后者,双手死死的缠在顾念兮的腰身上,一点想要放过她的意思都没有。

    那紧绷的脸部,说明着这个男人的不甘……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的心悄悄的疼了一下。

    那一刻,女人突然踮起了脚尖,在男人还粘着些许奶油的嘴角上轻轻碰了下,而后靠在他的耳际道:“老东西,没谁能抢走你家的小东西,因为这里,只住着你一个人……”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小手指着的,是她心脏的位置。

    那一刻,男人的瞳仁微微的放大了。

    失神的一瞬间,女人从他的怀中钻出。

    而男人也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大步的跟了上去。

    此刻,男人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

    在接下来的整个婚礼的过程中,男人的嘴都是咧开着的。

    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他口中所说的白痴相……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婚礼的仪式,再简单不过。

    当牧师宣布礼成的那一刻,全场欢呼,彩花四射。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顾念兮都是浅笑盈盈的看着。

    事到如今,她和谈逸南以前的那一些,都已经不能激起她心中任何的波澜了。

    而谈逸泽却在这个时候靠在顾念兮的耳际,悄声道:“小东西,等哪一天我们也举办一场婚礼吧……”

    “谈参谋长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

    “因为我觉得,你穿上那个东西,会比她好看……”顺着谈逸泽的手,顾念兮看到了陈雅安身上的那件婚纱。

    “谢谢……”

    在看到那袭白色婚纱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眸明显的微愣了一下。而后,不仅她的唇角,连她的眼眸都在笑。

    婚纱,是女人一辈子的梦想。

    就算现在她和谈逸泽结婚了,她也想着有一天,能穿上这样的衣服……

    她没说出来,但谈逸泽却看出来了。

    “谢什么谢?其实……我也想和你站在礼堂上,接受大家的祝福……”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爱她。

    所以,他也想亲手带着她,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顾念兮接到苏悠悠的电话的时候,正是个烦躁的午后。

    本来吃完饭,她就想要到院子里走走的。

    可谁知道,院子里不知道谁恶作剧,竟然有一些油污在上面。

    若是顾念兮刚刚走出去不是先去给二黄喂食的话,估计她已经摔倒在地上了。

    看着那院子中间一大片的油污,顾念兮眉心蹙起。

    这这院子每天刘嫂都打扫的,就算天气冷也会找来一些家政服务人士过来清扫。这院子一般都保持的干干净净的,就是怕顾念兮会摔倒什么的。

    可没有想到,刚刚刘嫂才打扫完出门,就出现了这么大片的油污,顾念兮的心不免得一惊……

    虽然她没有往不好的方向想,但心里总有些不安。

    总觉得,这块油污出现的,有那么些诡异……

    看着院子里的油污,顾念兮也没有心情在院子里散步了。索性,她回到了卧室里。

    没想到,回屋之后正好撞见苏悠悠给她打电话来。

    此时的苏悠悠,正在试穿礼服。

    这些礼服,其实都是苏悠悠自己改装过的。据苏悠悠说,在市场上绝对找不到相似的物品。

    兴致一来,苏悠悠突然要和顾念兮视频,说是要给顾念兮看看她现在身上的衣服……

    ------题外话------

    苏悠悠要不要和凌二爷一起叻,这是个好难抉择滴问题→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