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27章 生命不息,惊吓不止!

    “谈参谋长,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拜托,下一次要出现前先吱一声。”刚刚顾念兮真的被下了一条。突然上来这么一双手,她还以为她的计划曝光了。

    要不是对方是她所爱戴的谈某人的话,没准现在她已经跟来人闹翻了。

    “我都站在厨房门口喊了你几声了,是你自己没有发现。”谈某人扳过她的身子,黑色眼眸里满是无辜。

    “饿了,想喝牛奶么?我给你泡。”看着顾念兮手上还抱着一个牛奶罐子,谈逸泽主动的从她的手上接了过去。

    最近孕吐现象没了,顾念兮的食欲挺好的。

    有时候刚刚吃过,还会想吃。

    这也是,谈家为什么会备这么瓶奶粉的缘故。

    “你刚刚就来了?我怎么没有发现呢!”会不会,是刚刚自己太过于紧张的额缘故,所以没有注意到谈参谋长的到来呢?

    想到这,顾念兮揉了揉眉心,走到谈参谋长的身边将他手上的奶粉再度给夺回。

    “怎么了?”

    “我没想要喝牛奶!”说着,顾念兮已经将奶粉拿到自己的手上,用事先准备好的黑色塑料袋,将东西给装上。

    “这是做什么?”如果谈逸泽没有记错的话,这黑色的袋子就是寻常刘嫂用来装垃圾的。可刚刚那罐子奶粉抱在手上还有点重量,不像是喝完了的样子。

    “这瓶过期了。我昨天上街买了一瓶新的。”顾念兮看着谈逸泽,自然看到了他眸子里的疑惑。

    为了不让这男人担心,她只能编出了这么个谎言。

    “过期了那就不要了。”

    “对了,谈参谋长怎么今天这么早回家?”最近他有任务,寻常不到十一二点是不会回到家的。

    “左四回来了。老三说今晚到他家去聚一聚,让我顺便带着你给他家周太太做伴。”说到这,谈逸泽又问:“想参加么?不想的话,我给你推掉。”

    他将顾念兮揽进了自己的怀中,揉着她的碎发。

    男人的嘴角,有种叫做温柔的东西随之溢出。

    看着男人完美的侧颜,留恋着他嘴角上的那抹笑,顾念兮的嘴角也忍不住轻勾。

    这样的谈参谋长要是被部队里那些兵蛋子看到的话,那眼镜绝对会碎了一地的!

    “参加,我也好久都没有见到梦瑶姐了!”再者,如果顾念兮没有记错的话,苏梦瑶是国贸毕业的。正巧,这两天她有点东西正想要问她。没想到,碰巧赶上了。

    “那好,回屋换件厚一点的衣服,我们这就过去。”能和兄弟搞一次聚会,最重要的还有他家小东西的善解人意作陪,这对谈逸泽来说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那你等我。”她顺便将几分文件都给捎上,到时候就能一并将问题给解决了。至于换下来的这瓶奶粉,她要琢磨着个地方将这东西先给藏起来。

    不然要是不小心喝上这么一丁点毒奶粉的话,那她和宝宝小命都不保了!

    说着,顾念兮便带着手上那瓶带着,离开了。

    “好。”

    顾念兮所有的动作,谈逸泽都看在眼里。

    特别是她离开之前,手上带着那个奶粉罐子……

    谈参谋长也是随意一憋,但眸光立马深邃了几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周家大宅,是典型的四合院。

    这样的建筑,在这个城市并不少见。

    但难得的,是周家大宅里那份古色古香。

    连门,都是考究的雕花设计,别出匠心。

    周家有三个孩子。

    大儿子二女儿都在国外,前者是知名设计师,一直都在寻找他的那份设计灵感,所以更像是一个漂流者,而二女儿是特工出身,据说这一阵子都在非洲,搞的像个不男不女,弄得走个周家都有些不满。至于小儿子,则是大家熟悉的周子墨,也就是这一片的片警,城里人人都熟悉的“墨老三”。

    不过据说这墨老三的身份,连局长都忌惮三分。

    若不是这墨老三一直都安分的想当个警察的话,那他的仕途可谓一片光明。

    切不说他家老爷子是当年的开国元老级别的大人物,但是他有个现任参谋长的把子兄弟,就足以让他的仕途一片大好。

    不过周子墨却对于这些不感冒。

    他只想安份的当个片警,没事的时候和队里的成员呛呛声,回家的时候有周太太暖被窝。

    这,便是他认定最为幸福的生活。

    今儿个的聚会是安排在周家别院里的一个房间。

    从外表上看上去,这房间和其他的一样,都有些古色古香的感觉。但一进这个房间,顾念兮却觉得突然从民国时期直接进了21世纪。

    因为这整个房间里,除了有着让人咂舌的爵士鼓当摆设之外,还有其他的各色乐器。除此之外,最让人震撼的就是那和人一样大的电视屏幕,还有和酒吧同样级别的音响设备和聚光灯以及各色的霓虹灯。

    “惊讶吧?在四合院里竟然能见到这样的房间?”

    谈逸泽看到顾念兮有些意外的表情之外,便靠在她的耳边调傥着。

    “呵呵,确实有些意外。”顾念兮笑着点头。

    有谁能想到,这样古色古香的四合院,竟然有着如此现代化的歌厅设备?

    “看到那边上的乐器了么?这些可是我们以前都玩过的。不过后来大家都忙,没有时间玩这个了。老三就说要搞一个地方留起来当纪念。没想到,还真的被他保存的这么好。”谈逸泽说这些的时候,目光流连在那些乐器上。

    看得出,谈逸泽对这些东西有多多少少的感情。

    不然,她又怎么能从这双黑眸里看到情绪波动?

    不过谈参谋长会玩乐器?

    这一点,多多少少都有点出乎顾念兮的预料。

    因为在别人面前颇具威严的谈参谋长,实在和眼前的这些东西有些挂不上勾。

    虽然今晚上到这边来的谈参谋长,没有穿着他那一身代表着身份和地位的军服,但及时是一身休闲服的他,也着实让顾念兮难以将他和眼前这些乐器结合起来。

    “不相信?”谈某人似乎也看得出顾念兮眼中的难以置信,当下男人的薄唇轻勾。

    “还真的难以相信,我家谈参谋长也有这么和时尚挂钩的时候!”其实,她的意思不是谈逸泽过分的死板。

    而是,她觉得谈逸泽就像是王者,更像是倾听音乐的那种人。

    “呵呵……”听到顾念兮的话,爽朗的笑声从男人的薄唇中溢出。

    不过,这一声笑,倒不是因为顾念兮对他的调傥,而是她口中的那个“我家谈参谋长”。

    这,让他有莫名归属感的语句,才是令他心情大好的缘由。

    “那你倒是猜猜,你家谈参谋长玩的是哪一种?”

    笑声过后,谈逸泽牵着她的手,来到那些乐器的面前。

    虽然一直都摆在这不经常来的角落,但看得出这些乐器都被很好的保留。

    即便现在这么看着,也觉得这些乐器上连一丁点的灰尘都没有沾染上。

    “该不会是这个吧?”顾念兮指的,是贝司,Bassguitar。这是低音结他,是电声乐队中不可缺少的乐器。贝司的音高通常比吉他低一个八度,在音乐中主要起到加强低音和配合节奏的作用,有时不细听根本不会注意到贝司的存在,但如果少了它,你很快就会感觉到音色的单薄和乏力。

    “呵呵……”谈逸泽笑了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身边喜欢搅黄事情的周子墨立马现身了。

    “小嫂子,你太小看你家参谋长了!”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还不忘记对着顾念兮眨巴着双眼。

    不过周子墨的这一小动作,却没有任何的暧昧之意。谁人都看得出,他这是在引导顾念兮往高了猜。

    “那还是主唱不成?”顾念兮继续调傥着说。

    不过在她的认知里,早就将这个想法给摒除了。

    一个主唱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个人就是演出时最喜欢站在最前面摆酷的家伙。

    再者,这个人还必须是乐队的灵魂人物。

    谈逸泽确实是周子墨这一行人中的老大,不过顾念兮不认为,他家的谈参谋长会是那个站在所有人面前搔首弄姿的人物。

    可当顾念兮半开玩笑的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身边的周子墨却给了他这样一个答案:“宾果,答对了。我们谈老大,就是我们乐队的主唱。虽然有时候,这个任务也会被骚包的吉他手凌二给抢了去……”

    说到凌二,大家下意识的都安静了下来。

    今天的聚会,虽然本想将所有人都给喊出来。但凌二,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周子墨虽然还能够和他联系上,但磨破了嘴皮子还是没能将他给喊出来。

    不过他和苏悠悠离婚的事情,现在已经闹得人尽皆知。所以他现在不想出现,周子墨也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今晚他说他没办法过来,周子墨也不敢勉强。

    相对于大家的注意点都落在周子墨话语里的“凌二”二字上,顾念兮的专注点则更多的是放在他家的谈参谋长是乐队的主唱上。

    一时间,顾念兮发现自己还真的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谈参谋长是乐队的主唱?

    他的声音,确实是浑厚,比大提琴还动听。

    可问题是,他家谈参谋长会搔首弄姿么?

    “你们不会是骗我的吧?”对上谈逸泽那似笑非笑的眼眸,顾念兮有些摸不清现在到底是在梦境中,还是在其他的地方。

    “你觉得,我们谈老大用得着骗你么?小嫂子,我们家谈老大可是万能的。一个,顶百个,这么好的男人现在市面上已经被抢购一空了,就像我,现在已经被周太太包了。所以你可要好好的看紧一点谈老大了,免得被人给抢了去。”

    周子墨卖弄嘴皮子功夫的时候,还不忘记挑衅的看了一眼身侧的周太太。

    那样的表情好像是在问周太太说:我这么说没错吧?

    之后,周子墨又不着痕迹的看了不远处的秦可欢一眼。

    这一眼,别人看上去就像是周子墨在卖弄风情,但顾念兮清楚,周子墨是在给她拉响警报。

    不过周子墨似乎还不清楚,自从上一次谈逸泽当着顾念兮的面给秦可欢不留情面的一击之后,这女人现在对于他们两人都敬而远之了。

    就像现在,秦可欢明明已经和左千城到了这边,可却一直都没有上前打招呼。

    虽然这有些不礼貌,但顾念兮却也看得出现在的秦可欢真的是收心了,正努力的回避着不必要的接触。

    “……”见顾念兮似乎都没有将心思放在他的话上面,周子墨不乐意了:“小嫂子你要是不相信,过一会儿我们给你露一手!至于凌二的吉他,谈老大你就顺便包了。”

    周子墨说的轻巧,但一句话也让顾念兮蹙眉。

    他这“包了”的意思,说起来简单,但实际上是让谈逸泽连着吉他带唱歌!

    这谈逸泽当主唱,顾念兮都有些意外了。现在,还让他连带着吉他一起?

    这,让她越是有种像是在做梦的感觉。

    可抬头的时候,她却看到了谈参谋长对着周子墨微微颔首的一幕!

    他答应了?

    本以为,谈逸泽当乐队的主唱不过是周子墨的一个玩笑话。

    但现在,这证明了什么?

    结婚两年,顾念兮对谈逸泽也了解了许多。

    这男人,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但他应承下来的事情,也就证明了他会做好。

    难道说……

    今儿个都不是开玩笑?

    “那好,等会儿小五一到,我们就开始!”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拥着周太太离开了,说是要给他们准备点吃的东西。

    此刻,乐器前方也就剩下了顾念兮和谈逸泽。

    “老公,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你还真的当主唱?”

    这玩笑,开的有点大。

    让顾念兮,还真的接受不了。

    但谈逸泽说了:“呵,他们搞乐队的时候,我只能争取当个什么都不用弄的。”他指的是乐器。

    “……”顾念兮依旧一脸疑惑。

    而后者道:“因为,我家穷。”

    又是一句话,顿时让顾念兮嘴角猛抽。

    呀个呸!

    就谈逸泽你家还穷?

    这玩笑,一点都不好。

    再说了,哪个乐队的主唱不是灵魂人物,还各种乐器精通的?

    就像人家乐队的指挥一样,不熟悉那些东西,他又怎么可能当的了指挥员?

    “好了,不闹了。先给你弄点东西吃,等一会儿要是无聊的话,你就跟周太太到那边的屋子去看电视什么的。”说着,谈逸泽便揽着她的腰身,带着她自顾自的走向周家的厨房,一如进了自己家门似的。

    而顾念兮也在谈逸泽的这番话落下之后,回归了现实。顺带着,将周子墨刚刚的那番话抛到脑后。

    可紧随而至的那一幕,却让顾念兮对谈逸泽的崇拜,又多了一份……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范小五到的时候,顾念兮也被谈逸泽带进了那个外表古色古香,里屋却是清一色现代化酒吧设备的房间里。

    谈逸泽和范小五他们不知道在边上说着什么,刚开始顾念兮还以为他们是在叙旧。

    可紧随而至的那个画面,深深的印在了顾念兮的脑海中……

    在顾念兮的注视下,他们四个人慢步上台。周子墨洒脱而自然的坐在了架子鼓的面前,左千城左四则自信的握住了贝司,而范小五则浅笑盈盈的走向了keybards电子琴的前方。

    而最让顾念兮意外的是,手握吉他的谈逸泽,慢步走向主唱麦克风……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停顿了……

    谈逸泽……

    刚开始,顾念兮还真的觉得这么严肃的谈逸泽,实在和这乐器有些搭不上边。

    可当这男人洒脱自信的站在麦克风前的时候,顾念兮感觉这个男人就像是天生为这个舞台而生的一样。

    即便此刻聚光灯并没有落在他的头顶上,而是随意的扫视着他们四人。顾念兮依旧觉得,她家谈参谋长是这个舞台上最为耀眼的一个……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真的感觉自己的浑身就像是电流游走过一样……

    而站在台上的那个男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对着顾念兮微微一笑……

    片刻之后,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从话筒里缓缓传出:“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我们一起颤抖会更明白什么事温柔……”

    随着谈逸泽的声音缓缓响起,其他几个人的手,也开始动了起来。

    虽然是第一次演奏红豆这首歌,但凭借着以前熟悉的配合,竟也出奇的完美。

    特别是谈逸泽的歌声中,好像比以前多出了一股子柔情的味道……

    刚刚,上台之前周子墨听到谈逸泽竟然想唱红豆这首歌的时候,都有些惊讶。要不是他这个房间里有着最高超的设备,连着网络找歌词和乐谱,没准今晚的演出还不能这么顺利。

    在发现是这么软绵绵的歌曲的时候,周子墨还狠狠的鄙视了谈老大一回。

    不同于谈逸泽,周子墨最喜欢的还是那种带着重金属的乐感。特别是这一套高超的电子设备,用来弹奏这样软绵绵的歌曲,确实有些大材小用了。

    但碍于这是谈老大说的,周子墨也只能无奈的听从。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

    可谈老大的歌声响起来的时候,周子墨改观了。

    没想到,谈老大唱这么软绵绵的歌曲,也着实让人惊艳了一把。

    特别是台下,小嫂子瞪着谈老大的眼神,都变了。那么的情意绵绵,那么的崇拜。好像一时间,谈老大在她的心目中的位置高大了许多。

    原来,这也是泡妞的手段?

    早知道这样,刚刚他周子墨就该抢先唱这首歌,也让周太太心动一把?

    没准以后,他就不用动不动睡沙发了!

    “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然后一起分享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还没好好地感受醒著亲吻的温柔,可能在我左右你才追求孤独的自由……”

    他的薄唇在动,指尖也在吉他上轻轻的拨动,优美的旋律,动人的歌声……

    那低沉的嗓音,和这优美的旋律结合,让顾念兮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特别是此刻他专注的看向她的眼眸,让顾念兮感觉他歌曲中的那个“你”字,说的正是她顾念兮。

    而当谈逸泽对着顾念兮深情演绎着这首《红豆》的时候,同一个时间段的秦可欢却一度黯淡。

    没想到一年过去了,谈逸泽对顾念兮的喜欢之情,丁点不少。

    不过这样也好,不管谈逸泽以前有没有喜欢过她秦可欢,对于秦可欢来说这个男人确实是她成长路上不可缺少的。

    就算今后的他们终将一生没有交错,但秦可欢仍然希望,他能一生幸福……

    就算这幸福是顾念兮给的,也好……

    “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一曲终了的时候,谈逸泽用娴熟的指法,为大家演绎最后的那段旋律……

    然而男人从始至终所做的,都是专注的盯着那个恬静女子……

    其实,谈逸泽以前也不是非常喜欢这样软绵绵的曲风。

    但后来在遇到顾念兮之后,有一次在开车的时候不经意从收音机里听到方大同演唱的这首《红豆》,便喜欢上了。而那时的他,正好在出任务,和顾念兮阻隔着千山万水。听着那首歌,他心里就有种微妙的触动,想要将这首歌唱给顾念兮听。

    今儿个这么难得的机会,他自然要好好的唱一唱了。

    看着台下顾念兮微红的眼眶,谈逸泽的内心也暖暖的。

    她,应该知晓自己的心意了吧?

    “谈老大,没想到这次见面你比以前还要来劲了!”一曲结束,周子墨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他说的,是谈逸泽长进了的意思。

    因为他从谈逸泽刚刚的歌声中,也听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在发现谈逸泽的视线一直都落在顾念兮的方向的时候,周子墨似乎也明白了谈逸泽的改变是为何。

    “很久没玩这些了,有些生硬。好了,大家还是照以前那样玩。”谈某人放下了吉他,大步朝着台下某女人的方向走去。

    相对于人家那一幕的其乐融融,周子墨却是一脸欲言又止。

    其实他也想要对着周太太深情一把,可无奈谈老大不玩了,其他人也跟着摘掉了身上的乐器。呜呜,今晚又不能将周太太给忽悠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还行吧?”谈逸泽下台之后,便当着大伙的面揽住了顾念兮的腰身。

    “还行,没想到谈参谋长还真的是宝刀未老。”其实,当看到谈逸泽真的站在台上对着她唱歌的时候,顾念兮真的有种掉泪的冲动。

    不过当这男人靠在自己身边卖乖的时候,顾念兮还是选择彻底无视。

    就像周太太说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谈参谋长难得这么深情浪漫一把,她顾念兮可不能太过夸奖他,要不然他骄傲了毛躁了,下回可不就没有这样的福利了?

    不过,谈某人似乎将她顾念兮的意思给曲解了。

    这会儿,他带着有些邪恶的表情盯着她顾念兮看,然后嘴角邪恶的轻勾道:

    “我的宝刀老不老,今晚你就知道了?”

    而后,男人还不忘掐了她的腰身一把,顿时让顾念兮的脸布满了可疑3的红霞。

    “不要脸!”

    “……”被顾念兮推了一把的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但嘴角还是满满的弧度。

    “小嫂子,要不你给我们唱一首歌吧?”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已经打开了这个房间里的大音频。

    “我……不会唱!”这会,顾念兮顾不上边上正在骚扰自己的那只大爪。

    “不会唱?还是小嫂子不想唱?别这样,咱谈老大都献唱了,小嫂子不该唱首歌当回报一下么?”

    左千城也跟着起哄。

    这下,顾念兮的小脸有些垮了。

    倒不是她不想唱,而是她的歌真的有些拿不出手好不?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上一次在d市的同学会上她高歌的那一曲,轰到了在场所有的人……

    “小嫂子,你声音那么好听,歌声不会差的。放心,大胆的唱吧。”范小五也在跟前吆喝着。

    而谈逸泽,盯着她的眼眸似乎也充满着期待。

    边上,秦可欢却是皱着眉头盯着她看。

    看来看去,顾念兮倒觉得,今儿个秦可欢可爱又高大了几分。

    因为在场的人,顾念兮只看得出秦可欢有先见之明。因为这会儿顾念兮已经看到她拿出了耳际,将耳朵给封住了……

    “那好吧,我唱。你们可不能后悔了!”

    抱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心,顾念兮接过了麦克风……

    “既然大家那么想听我唱的歌,我就献丑了。”当然,顾念兮的献丑绝对不是谦虚的说法,而是真的献丑。

    只是,大家似乎都没有明白过来这顾念兮的话的意思。当下,都安静了下来,准备细心的聆听。

    顾念兮准备送上的,是林忆莲《至少还有你》。熟悉的旋律响起的时候,整个室内的人都安静着,准备倾听那动人的歌声。

    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这歌声竟然有着时下爆红网络的凤凰传奇那高亢的女音,竟然还有着腾格尔的沧桑,两相结合下颇具让人七孔流血的魔力。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

    顾念兮的歌声在继续,不远处周子墨的哀嚎声响起:

    “小嫂子,求你别唱了……”

    “魔音!”左千城的评价。

    “生命不息,惊吓不止!”范小五的总结。

    范小五的这话,顾念兮一听也乐了。她记得,这话当初苏悠悠在和她去了一趟k歌厅之后,也是这么总结的。

    谁也没有想到,这么个长相可爱,声音甜美的女子,唱起歌来竟然这么恐怖。竟然,有着让人撕心裂肺的资本。

    “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就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哪里,在哪里……”

    相对于其他人,谈逸泽却是浅笑盈盈的从这首歌的开始听到了结束。

    因为他听到的,不是顾念兮那类似于腾格尔的沧桑,也不是凤凰传奇的高亢,而是顾念兮的心声……

    不过也是在这一次聚会之后,顾念兮被他们这一行人列进了k歌厅的黑名单中……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个月的十号,是舒落心的生日。

    以前,舒落心是断然不敢要求要大办一场的。

    但自从谈逸南结婚,娶了陈雅安之后,她的腰板也硬了。

    其实谁都看得出来,舒落心就是仗着这一次自己竟然同意让谈逸南娶了陈雅安这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之后,谈家有些亏欠她的份上才这样的。

    舒落心提出这一次自己的生日要邀请莫妍和慕阳到来的时候,谈老爷子本意上是想要阻止的。但看到顾念兮并没有多大的反映之后,也就随了她。

    其实,自从上一次莫妍直接找上顾念兮质问那些照片,却被顾念兮毫不留情的反击,以及谈逸泽的极力维护和配合之后,莫妍就不常来这里了。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自从有了顾念兮之后,本该属于她的关爱,全都给了顾念兮一个人了。所以,她自认为现在到谈家显得有些多余。也就,不常来了。

    对于莫妍的这个说法,谈建天和谈老爷子也没有多大的表示。

    虽然莫妍是他们的外孙,谁都疼着。可谁让上一次是她自己无理取闹?

    既然她不想到这个谈家来,谈建天和谈老爷子也不想说什么。长这么大了,是该懂得为自己作出的事情负责了。事情是她自己闹出来的,自己也该懂得一个人承担。

    她这段时间都没有到谈家来,谈老爷子虽然想念,但也没有说什么。

    倒是这一次,舒落心竟然会在生日的时候让莫妍他们过来,着实让人意外了。

    谈建天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甚至有些不悦的盯着舒落心看。莫妍现在和顾念兮不和,这点事情现在可闹得人尽皆知。

    所以这一次舒落心自作主张的邀请了舒落心,着实让人摸不清楚她想要做什么。

    但舒落心邀请莫妍,也没有什么不合法的,这两家人再怎么闹,也都是亲戚。再说了,没凭没据,他们也不能说舒落心什么。

    谈老爷子和谈建天不止一次,提醒了顾念兮在莫妍来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这段时间,舒落心都忙活着张罗着自己的生日宴。

    除了偶尔在看到顾念兮拿着柜子里的牛奶泡着喝的时候,会不时的露出一两个阴森的笑容之外,别无其他。

    而顾念兮自然也不敢含糊。每一次喝那奶粉之前,都会先察看一番自己安装的监控摄像一番,没有发生任何异样,才敢拿着那奶粉喝。

    十号,舒落心的生日宴到了。

    虽然是家庭聚会,但被舒落心搞的,就像是什么高级聚会一样。

    整个谈家都装扮一新不说,甚至还弄上了彩色气球。比人家大婚,有过之而无不及。铺张奢靡,这是大家对这个生日宴的看法。

    对此,谈建天和谈老爷子虽然不悦,但毕竟这是陈雅安嫁过来的第一年,也不能说什么。

    而舒落心则是将谈老爷子和谈建天的沉默,当成了依仗。

    除了莫妍和幕阳之外,还请了她的几个朋友。

    其实,舒落心所谓的朋友,在顾念兮看来和凌母那一类人差不多。

    全都是家里和谈氏企业有来往的,都准备趁着这一次舒落心的生日宴趁机拉拢一下谈建天而已。

    舒落心生日的这一天,陈雅安早早的到了。

    自从那一天舒落心和陈雅安那一段长谈之后,陈雅安就回了娘家。

    本来,舒落心还以为这陈雅安是准备在出去工作之前,和娘家人好好的聚一聚。

    可接连的几天不归家,让舒落心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今儿个早上这陈雅安一到家的时候,舒落心就问了她。

    在得到了陈雅安的答案之后,舒落心的嘴角猛抽。

    敢情,这个陈雅安的脑子真的是石头做的?

    她舒落心让陈雅安多多出去锻炼,这意思就是想要让陈雅安像顾念兮看齐,想让她自己和谈建天提出到明朗集团谋个职位什么的。

    到时候分家产,她和谈逸南也好多要一些东西。

    可这话到了这陈雅安的耳里,舒落心真的无法理解怎么就成了劝她陈雅安多回几趟娘家。

    敢情,这几天陈雅安都呆在娘家,看样子还是想要遵从她舒落心的意思?

    这,着实让舒落心汗颜了一把。

    看来,以后她要是想要和这陈雅安说点什么的话,绝对不能拐弯抹角。不然这石头脑子,一定会曲解了她的意思了。

    这是,舒落心生日这天不大愉快的一件事情。

    不过这件事情舒落心并没有怎么在意。

    今天是她生日,难得能邀请到这么多的好友,又摆设的这么铺张,这让舒落心觉得脸上有光。当然这场生日宴她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给顾念兮一个下马威,告诉顾念兮自己的人脉有多广,让她不要轻易的打谈逸南的遗产的主意。

    至于这陈雅安,还是等今后再慢慢的调教。

    免得,影响了今儿个她的心情。

    这顾念兮,也在楼下忙着招呼着。

    这段时间,顾念兮已经回到明朗集团上班了。

    不过因为她怀孕的关系,公司给她的时间比较宽松。只要她做好了sh国际的合作案,她就不用到公司去报告。

    这也是,今天顾念兮为什么会在家里的原因。

    “落心,那个就是你的儿媳妇么?长的真俊,说话也大方得体,性子看样子也不错。你儿子到底是到什么地方淘来的宝。”

    说这话的,是银行部长的结发妻董女士。

    刚刚进门的时候,她就见到站在门口招呼众人的顾念兮,理所当然的对号入座了。毕竟顾念兮和谈逸泽还没有正式举办婚礼,大多数人还不清楚,这顾念兮是谈逸泽的妻子,而非谈逸南的。只听说,谈逸南这前段时间刚结婚了,所以难免对号入座。

    而听到这一番话的舒落心,脸色却明显的僵住了。

    因为,这顾念兮并不是谈逸南的妻子。而是她舒落心这大半辈子的敌人谈逸泽的老婆,也是这次遗产争夺战的主力军。而谈逸南真正的妻子,现在还躲在厨房里忙活着。

    真是的,明明身为这家的儿媳妇,本该就在这里帮忙招呼着客人。可这陈雅安就像是见不得人一样,表面上说是想要到厨房帮着刘嫂,可舒落心哪里看不出来,这陈雅安就是不大会和别人相处,一见到那么多的客人就逃到厨房里躲着。

    这一点上,这陈雅安真的比不上顾念兮的十分之一。

    “那是小泽的老婆,不是小南的。小南的这会儿在帮刘嫂准备点东西,过会儿就能见到了。”舒落心憋了一眼不远处正招呼客人,显得落落大方的顾念兮之后,才开了口。

    而这话,也让刚刚过来给舒落心打招呼的那些女人脸色有些僵。

    好死不死。

    马屁都拍到脸上去了。

    在场的有谁不知道,这谈逸泽就是谈建天前妻留下来的孩子,舒落心背地里的敌人?

    上一次,舒落心还请他们,帮忙出计谋,拆散了这两人!

    那个时候,他们还在嘀咕着这女人到底有什么好,舒落心非要拆散了人家,和他儿子凑一起。

    不过今儿个见到了,大家算是明白了。

    可这舒落心没有办法才让这陈雅安进门的,现在还被他们这么说着,估计心在滴血了。

    “哟,瞧我眼睛多措?那丫头哪能配得上小南?小南的媳妇,过会儿可要给我好好的引荐引荐。”董女士知道自己的马屁拍的不对劲,当即改了口。

    “呵呵,等一会儿吧。我这就过去让她出来和大家打个招呼。”说着,舒落心又瞪了一眼顾念兮所在的方向,这才大步离开。

    “好好好……我等着。”

    董女士见舒落心离开了,这才转身看向顾念兮所在的角落。

    “这丫头还真的不错,难怪舒落心当初会那么不折手段的想要将人家给拆散……”

    ------题外话------

    票子哇~!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