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28章 第一次胎动

    “就是,我也这么想。”董女士身边的女人跟着嘟囔了一句,视线还落在舒落心远去的方向。然后女人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对了,那个女人嫁给他们家的小泽,不就是现在最年轻的参谋长么?那就是说,她是参谋长夫人了?要不,我们上前打个招呼去?”

    那个刚刚陪在董女士身边的女人建议着。

    “瞧我这个脑袋,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咱过去快点,免得让别人给捷足先登了!”说完这一句话,董女士连忙拉着身边的女人,大步朝着顾念兮的方向走去。

    今日的顾念兮,身上穿着一身高腰裙。裙摆是有些宽松的设计,所以也看不出现在肚子明显的凸出。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色的呢子大衣,简单又不失优雅。

    在门口招呼了一下客人之后,顾念兮正打算往里面走。

    她身上虽然还穿着大外套,不过站在这大门处就有些冷了。还好,里端的暖气开的很足,走到屋里,顾念兮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最近身子有点重,站太久了总会感觉到不是那么舒服。

    谈老爷子一大早还是照样到隔壁的大爷家里下棋去了,只剩下刘嫂和舒落心请来的几个大厨在厨房里忙活着。陈雅安又自告奋勇的到厨房去帮忙了。舒落心将她的朋友都晾在这里,自己也不知道跑了什么地方去了。本来顾念兮是想要上楼休息一会儿的,但要是这会儿离开的话,这大厅里不就剩下这些客人了么?

    还是,等舒落心回来自己再上去躺一躺。

    想到这,顾念兮正准备喝水,没想到刚刚和舒落心闲聊的那几个女人便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您好,您就是谈参谋长的夫人吧?我是东城银行行长的夫人,我姓董。”

    “您好,董女士。我是顾念兮,真高兴今天能遇到你。”顾念兮放下了水杯,从容淡定的应答。

    而脑袋里则快速转悠着。

    东城银行的行长?

    不就是,最近乐悠服装公司的那一处?

    既然是东城行长的夫人,好事有必要结识一下的。到时候乐悠服装公司那一块银行的款项,也能尽快的解决了。

    “喊什么董女士多生疏?要是参谋长夫人买个面子的话,就喊我一声董姨吧。”

    “董姨,您也不用老是参谋长夫人的喊着。要不,您喊我念兮吧。”顾念兮的行为举止落落大方,让董女士无端端的生出了好感。

    这,就是顾念兮。

    跟在顾市长的身边,早已见惯了大场面。所以现在的她,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人和事物,都能应对如流。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董女士也庆幸,没想到现在最年轻的参谋长的夫人竟然和自己聊天,她竟感觉有些飘飘然的。

    回家,她可要将这些事好好的告诉他们家那口子知道。

    让他清楚,她可不是每天都在外面游手好闲,不是打麻将就是做护肤。

    她现在,连人家参谋长夫人都结识上了。

    “我说刚才怎么找不到你们两个呢?原来你们在这里聊上了。”就在董女士正准备和顾念兮做一番细聊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个不那么友好,甚至明显带着点酸味的声音。

    当下,董女士和刚刚一起过来的女人,脸色都不是那么的好。

    特别是对上顾念兮的时候,这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僵。但碍于这是好不容易结识的谈参谋长夫人,这两人还是极力的卖着笑脸,虽然这笑脸看上去比哭的还要难看。

    因为这两家人,其实都多多稍稍和谈家有生意来往。

    他们受到舒落心的邀请,就是打算趁着这一次也好好的拉拢一下这舒落心。这样,将来几家人之间的合作关系也就越发的牢固了。

    可今儿个难得能在这里见到谈参谋长的夫人,她们也自然想要好好的拉拢一番,而且还是趁着舒落心不在的时候。

    可谁又不晓得,其实这舒落心表面上一口一个“小泽”的喊着,可谁不知道舒落心根本就不将他谈逸泽当成这个家的人,整天跟防狼一样的防着他。生怕有一天,这谈逸泽会将属于她和谈逸南的财产给吞了。

    就算舒落心不说出来,谁也都猜得出,现在的她根本就见不得别人对顾念兮有多少的好印象。

    现在她们和顾念兮打招呼的时候竟然还被舒落心给撞见了,以舒落心这个小心眼,估计晚上要吹吹墙头风了!

    这也是,现在这两人脸色不好的原因。

    本想趁着舒落心不在,拉拢一下顾念兮的。现在倒好,偷吃不成蚀把米。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舒落心便带着身边的人,大步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

    “落心,这位是……”

    董女士毕竟也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游走了那么多年,场面话自然也是一套一套的。

    当看到舒落心身边跟着个女人过来的时候,她所想到的是这无疑是最好转移话题的点子。

    “这就是小南的媳妇,陈雅安,陈明企业听说过吧?那就是她家旗下的。”舒落心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冷冷的扫了一眼董女士和她身旁的那个女人。

    刚刚她可是真的想要将这陈雅安介绍给他们两个人认识,可没有想到她前脚刚走,他们两人后脚就勾搭上了顾念兮。

    她从厨房一出来的时候,大老远的就看到这两个人在顾念兮的面前卖笑!

    一看,舒落心就恼火起来。

    她和这两个人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她也知道这些人认识和说话,根本就谈不上交心。若非是为了家里的那些事情,他们也不会走到了一起。可舒落心真的还没有见到过这两个人在自己的面前什么时候会像今天这样一副毕恭毕敬的神色,一看就让舒落心倒了胃口。

    今天这个生日宴本来就是她舒落心的。现在倒好,那些人都找顾念兮去了,舒落心自然有种被鸠占鹊巢的感觉。

    而这,也是舒落心脸色不善的原因。

    “哟,原来是陈明企业的千金,你好我是东城银行行长的夫人,我姓董。”董女士嘴上浅笑盈盈,看上去真的就像她真心诚意的和他们打招呼。

    可有谁不知道,这陈明企业在早些年的时候就已经被陈家的大儿子给败光了?现在陈家剩下的,也不过是一个空壳。

    怪不得,这舒落心当初为什么费尽了心思都想要阻止这一门婚事!

    还有,就是这个女人本身。

    从刚刚见面,这女人就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们。这样的眼神虽然谈不上势利眼,但给人的感觉并不是那么好的。

    “你好,我是陈雅安。”陈雅安也上前一步,和他们打招呼。

    但不知道是气场问题还是其他的什么,这陈雅安打招呼的时候,总是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丝别扭。没有像是顾念兮给人的那种落落大方的感觉……

    看到这,董女士也算是清楚了,这舒落心为什么当初极为不喜这陈雅安的原因。甚至不惜要拆散人家谈逸泽的小两口,也不希望要应承下这门婚事了。

    陈雅安和顾念兮的年纪相当,模样也不错,和顾念兮的恬静有三分相像。

    但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却没有了顾念兮给人的那种气场。

    要换成是她董女士挑儿媳妇,她也绝对会要顾念兮的。

    “上一次你和小南结婚的时候,碰巧我正好和我丈夫在外地,今儿过来就是想要看看你,顺便给你和小南捎上结婚礼物。”说到这的时候,董女士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锦盒,递给陈雅安。

    这锦盒一看,就有些档次。应该,不会是什么便宜货品。

    看到这,陈雅安有些不知所措了:“这……董女士……”

    说到这的时候,陈雅安有些尴尬的转头看向舒落心,想要向她征求意见。

    毕竟,她除了结婚的那阵子,就第一次见到这阵势。

    而顾念兮正转身离开,准备会楼上休息。

    没想到,就看到了董女士的这个锦盒。依她看来,这个锦盒应该不是什么珠宝首饰,而是金饰。价格,也就一万块左右。

    这礼物收下了,将来最多也只是在董女士儿子结婚的时候,给她送一份礼物就过去了。再者,顾念兮还看得出,这董女士就是无非想要借这一次的机会,和舒落心示好。这会儿陈雅安要是不收下,倒让董女士尴尬了。

    可陈雅安好像看不出这送礼是处于什么名堂,所以有些迟疑。

    她看向舒落心,是想要舒落心给她意见,让她知道该怎么做。

    不过这些都和她顾念兮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她便抬腿朝楼上走去了。距离谈参谋长回家,还有一段时间。还是,等他回家了再一下下楼吧。

    今儿个她起了个大早,现在也累了。是该找个时间,好好的让自己和宝宝休息一下。

    “既然是董女士送你和小南的结婚礼物,就收下吧。找个时间和我好好的谢谢董女士就行了。”舒落心脸上虽然带笑,但背地里又是对陈雅安满个脑子的不满。

    连董女士送礼都看不出什么名堂来,真不知道她以前在家里是怎么混的。

    “呵呵,说什么谢不谢的,凭我们两家人的交情,还用说这些么?”董女士看得出舒落心此时也是一脸尴尬,这会儿更是清楚为什么舒落心这么不喜欢陈雅安的原因了。

    连这点东西收下都有些别别扭扭,弄得大家都尴尬不已,实在有点不适合当谈家的儿媳妇。要知道,像今天这样的情形,在谈家遇到只会多不会少。这样的陈雅安,实在没有当谈家当家主母的架势。

    论说架势,还是顾念兮比较合适。

    想到这,董女士又寻思着找找顾念兮,想要和她多说一会儿话。

    可转身的时候,董女士才发现顾念兮已经离开了。

    当下,董女士脸上的笑容又少了。

    真是晦气。

    本来是想要和顾念兮多说几句话,好拉拢一下关系的,没想到又被舒落心给搅黄了。

    之后,在舒落心的招待下,那些前来舒落心生日宴的人也脸上堆满笑容,更时不时的恭维她的儿媳妇几句。

    不过在看到陈雅安显得别别扭扭的,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顾念兮一回到房间,就躺回到床上了。一沾枕头,很快就睡过去了。

    或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最近她的睡眠情况真的很好。

    睡了一觉,顾念兮有些昏昏沉沉的。一直到一只大掌开始爬向她的腰身的时候,她才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是谈参谋长回来了。

    “累了?”谈逸泽顺势靠在床边,一手拦着她的腰身,一手揉着她那头细碎的发丝。

    “现在站久了,腰就会有点酸,也会有点困。”肚子已经明显的凸出了,要不是今儿个这一身裙子设计的好,大家准保看出她有身孕的事实。

    “讨厌,都一把年纪都不老实。一回家,要是被人看到了多不好?”顾念兮的脸有些红,因为谈某人竟然掀开了她的裙摆,露出了她那泛着奶油色光泽的上半身。

    “这是我家,他们管得着我和我儿子和他娘亲热么?”问出这话的时候,谈某人一脸的牛气冲冲,活脱脱像是个土地主,行径霸道乖张。

    之后,男人又开了口:“这家伙没动静么?老胡不是说,到四个月多月的时候就可以感觉到了。”说这话的时候,谈某人的眉心蹙起,盯着顾念兮那凸出的小肚子。

    “大概这孩子像我吧,都不怎么爱动。”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十指轻轻的抚上了谈某人那蹙起的眉心……

    其实,谈逸泽蹙起眉心的时候,一张脸也别有一番味道。

    特别是浑身上下的那股子阴郁气息,在这个时候尤为明显。

    整个人,就像别人所说的忧郁王子。

    只不过,顾念兮并不大喜欢看到谈逸泽蹙起眉心的样子。

    “也有可能,来我和他说说话。”突然间,谈逸泽凑到了顾念兮凸起的小腹上,将大半张脸都贴在上面。

    “怎么可能说上话呢……老东西,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顾念兮本能的想要嘲笑谈逸泽。可当她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她明显的感觉到谈逸泽靠在她的肚子上的时候,她肚子里的某个位置,动了!

    本来,她还有些不相信,觉得刚刚这样子可能是自己的错觉。

    可低头一看才发现,谈某人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惊喜。

    “兮兮,你是不是感觉到,他刚刚……动了?!”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从谈逸泽的脸上看到一种类似于孩童的新奇。

    “我也不确定。不过好像真的动了一下……”看来,这个孩子还真的很喜欢谈参谋长。孕吐的时候,只要躲在他的怀中,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就会平静下来。现在连第一次的胎动,竟然也发生在谈逸泽靠在她的小腹上的时候。

    这,实在让人有些新奇。

    “太好了,我儿子也会动了。”都说,男人三十之后都想着要当爸爸。现如今谈逸泽也三十二岁了,这个孩子可以说盛满了他所有的希冀。

    只不过,谈逸泽的情绪似乎来的有点奇怪。

    对于这胎动,顾念兮当然高兴。

    但谈参谋长好像比她还要感性,竟然抱着她的肚子眼眶红红的:

    “太好了……太好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舒落心的生日宴已经正式开始了。

    不过谈逸泽和顾念兮同时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毕竟,这位可是这国内最年轻的参谋长,正儿八经的红三代。

    很多应舒落心邀约过来的商贾,除了想要和谈家交好之外,当然也想要见识一下这位年轻参谋长的风采。

    顾念兮和谈逸泽从楼上下来,有那么一段时间原本已经落座的人,都纷纷涌向楼梯口,和这位年轻军官攀谈着。

    而见到谈逸泽身边所站着的女人,和他关系亲昵,自然也会顺口问上一句。

    而众人在得知这年轻女子竟是谈参谋长的妻子,自然也是赞赏有加。

    若是寻常,谈逸泽可能会一笑而过。毕竟这男人不靠家里的关系,用了这么长时间独自跋涉在这一条寂寞的道路上。这些哗众取宠的称赞或是恭维,又或者是犀利的言辞攻击,对于这个男人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不过今儿个谈参谋长见证了他家宝宝的第一次胎动,心情大好。自然,也将自己快要当爸爸的这一喜讯,当场公布。一时间,原本围在舒落心那边恭维的人,都被谈逸泽那边的吸引了过去,纷纷举杯和谈逸泽道喜。

    而谈某人心情甚好,对大家送来的酒,都来者不拒。

    顾念兮也不舍得他喝了这么多的酒,不过她看得出今儿个谈逸泽的心情真的很好,因为她和宝宝……

    既然是这样,顾念兮也不会傻帽的出言相劝。

    她落座于谈逸泽的身边,时不时的找来一些解酒的豆腐和蔬果,放在他的碗里。

    谈逸泽对于碗中顾念兮夹来的东西,自然也是来者不拒。

    吃完之后,他还不会忘记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除了应对那些人的同时,也会给她布菜。给顾念兮的那些,自然是她最喜欢吃的。

    众人在见证这一幕的时候,都忍不住投去赞赏的神色……

    毕竟,年纪轻轻的如此出色,还能有这么神仙眷侣一样的婚姻,敢问世间能有多少人和他一样?

    而相对于众人纷纷对谈逸泽和顾念兮投去欣喜和赞赏的神色的时候,舒落心落座在主桌上脸色并不是那么的好。

    今儿个是她的生日宴。

    本来想要借这一次生日宴,给自己好好长张脸,顺便联络一下各方面的势力,等将来谈氏要里新主的时候这些可都是她和小南的人脉了。可舒落心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被谈逸泽给捷足先登了。

    从谈逸泽一出现,这晚宴的主角就变成了他。

    先是爆出他结婚了的消息,现在又是爆出顾念兮怀孕的消息,让一*的人都给他们两人道喜。

    而众人也在这一番举措之后,似乎都忘记了今儿个是她舒落心的生日宴。

    被谈逸泽这么一搅合,舒落心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而边上,陈雅安还不懂得察言观色,这会儿还傻帽的跟在别人的后面说着谈逸泽和顾念兮的恭维话。

    这让舒落心,怎么能不伤心?

    她怎么就娶了这么个白目的儿媳妇?

    “老公,咱们是不是做错什么了?”顾念兮抬头的时候,也发现了舒落心正一脸哀怨的看着他们。

    当下,女人侧过头用两人间才能听到的声音和谈参谋长这么说着。

    “怎么这么说?”谈逸泽喝了许多的酒,不过有顾念兮给他弄了那么多豆腐吃,现在也不至于醉了。

    不过脑子,已经有些不清楚了。

    最起码顾念兮知道,谈某人酒精一过头,精虫就上身了。这不,他落在她腰身上的那只大掌有些不安分的摩挲着她的腰侧。

    “舒姨盯着我们看,眼神有点像狼!”顾念兮白了某个邪恶的男人一眼,将他的手拽在掌心里。

    “你以为她那点小心思我不清楚?她想要做什么,老子偏偏破坏了。看她,怎么跟老子斗!”谈逸泽这边才牛气冲冲的说完,另一只咸猪爪又上来了。这会儿直接拦着顾念兮的肩膀,将她带到自己的怀中:“放心,她伤害不了你。别忘记了,你家谈参谋长可是英勇无敌的。”

    “是是是,英勇无敌的谈参谋长,你好像醉了吧?”

    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痒,顾念兮有些汗颜了。

    这谈参谋长寻常是没有什么彪悍的行径的,不过一喝醉就有些不矜持了。

    要是放任他这么啃着自己的脖子,估计要当着所有人的面上演限制级了。

    当下,顾念兮赶紧拉开了谈某人的手,避开了他的唇齿攻势。

    不得不承认,谈参谋长这一身被晒得有些黑黝黝的皮肤,就是他的天然保护色。

    即便已经喝醉的浑身上下都是酒气了,这男人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一点的异样。

    除了笑容有些过分妖冶外,其他的还好。

    所以这一幕,在外人看来并不像是醉汉调戏良家妇女,倒像是人家小两口情到浓时的打情骂俏,让人羡慕不已。

    “我没醉,就是觉得老婆你好香,让我闻闻……”

    说着,谈逸泽又凑了上来。

    闻闻闻!

    闻个屁。

    要是这么闻下去,没准她顾念兮就要被当众给吃了。

    当然,这一番话顾念兮只敢在自己的脑子里嘀咕,要是当着谈某人的面说出来的话,没准又要被他扣上个“说脏话,意图勾引”的罪名。

    “矜持点谈参谋长,要闻回卧室给你闻个够。我现在先去将舒姨的礼物给送去。”

    顾念兮道。

    其实,她并不像要当众显摆的,不过是为了躲避谈某人的攻势不得已才需要找借口离开。

    “那是你说的,今天一定要让我从头闻到脚……”谈某人侧靠在她的肩膀上哼唧着。

    而顾念兮则在谈某人的这一番话之后汗颜。

    还从头闻到脚?

    谈参谋长,你重口味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推开醉酒后有些粘乎的谈参谋长,顾念兮抱着礼盒大方的走上前。

    “舒姨,这是我和逸泽给您准备的一点小小的心意,希望您笑纳。”今儿个谈逸泽当着众人的面公布了顾念兮的身份,现在这整个宴会场上,除了谈逸泽之外,顾念兮自然也是万众瞩目的。

    所以当顾念兮上前的时候,自然有无数的目光黏在顾念兮的身上过来。

    “哟,还真是让你们破费了。”舒落心皮笑肉不笑。

    一般来说,送礼的东西,自然是盒子越小越是值钱。

    所以当顾念兮竟然拿着这么个大盒子过来的时候,舒落心本能的不那么看好顾念兮的这个盒子。

    特别是她身边跟着的陈雅安,自然也觉得这东西不是什么好货色。

    所以,她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先看看顾念兮这个盒子里的是什么东西。到时候,再决定自己要不要当着众人的面送舒落心。

    陈雅安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要是顾念兮的礼物实在不怎么起眼的话,那她这一次拿出来的这块玉佩,一定能让在场的那些人对自己另眼相看。不过要是顾念兮的这礼物实在太过惹眼的话,那她的礼物就不当中拿出来,少了对比顾念兮再怎么想要出风头,也无济于事,不是么?

    “就是一套衣服而已,说不上破费。”顾念兮笑道。

    “……”舒落心听到这话,不再应承。

    一套衣服?

    她顾念兮也好意思拿得出手!

    当初谈建天生日的时候她就送上一块祈福好的玉佩,少说也要一万多,而她舒落心的生日她就拿出一套衣服?

    这顾念兮,未免也太不将她舒落心放在眼里了吧?

    而一旁的陈雅安也看准了这个机会,当即献宝似的将自己手上的锦盒拿了出来:“妈,这是我和逸南送给您的。希望您能笑纳。”其实这话和顾念兮说的有些相似,不同的就是手上的礼盒。

    “哟,还是我们雅安有心。”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的脸上亦是堆积着满满的笑意。

    一句话听上去像是无心出口的赞赏,但实际上却让陈雅安和顾念兮的脸上都出现了不大不小的变化。

    前者高兴的是,她终于在舒落心面前得到了认可,而后者是因为听出了舒落心的言下之意,就是说她顾念兮根本对她舒落心的生日不上心?

    当然,除了这一点之外,顾念兮脸色的诧异,一方面还是因为,这陈雅安递给舒落心的那个盒子,上面可是印着:“悠然有幸”四个字!

    呵,这不是她顾念兮用苏悠悠的名义注册的么?

    没想到,陈雅安竟然会到“悠然有幸”买玉石。

    这也就说明,现在悠然有幸在行业内已经声名鹊起了!

    这一点,着实让顾念兮高兴。

    “妈,这次我听说他们那边有开出了老坑玻璃种,所以我让他们给我留了一块,给您当生日礼物。”

    陈雅安之所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一番话,自然也是拿捏准了这些人都在背地里偷听他们讲话。

    而她看准了这一点,自然也是想要借这一次送礼在所有人的面前大出风头,好在这谈家立足。

    “哟,老坑玻璃种?我也听说了,是悠然有幸!据说,那是天价翡翠!”

    “哟呵,那这礼物价格可不菲。”

    “……”

    不出陈雅安的预料,所有人都被她的这份礼物给吸引过来。

    “落心,你也给我们机会瞅瞅啊。”

    更有人怂恿者舒落心当众将礼物打开。

    而舒落心在听到陈雅安的这一番话之后,也自信满满的打开了,如果真像是陈雅安所说的这块翡翠是老坑玻璃种的话,价格自然上百万了。

    虽然有些感动这陈雅安送给自己竟然这么大手笔,但舒落心也肉疼了。这陈家现在哪还有钱给这陈雅安大手大脚的?送出这么百来万的东西,只可能是从她的宝贝儿子那得来的钱了。

    可即便是这样,舒落心也认了。

    毕竟能在自己的生日宴上让儿子和儿媳大出风头一下,也可以。

    想着,舒落心便当着众人的面打开。

    一乳白和几缕淡青色相间的手镯就出现在盒子正中间。

    当这东西出现的时候,舒落心的面色有些不好,特别是周围的议论声更是此起彼伏。

    “老坑玻璃种?”

    “这……好像不是吧?”

    顾念兮也顺着其他人的视线,看了过去。

    这手镯的颜色翠绿呈现脉状分布,不规则。结构成粒状,水头不足。也就是说,这是花青翡翠,而不是什么老坑玻璃种。

    这可是现在身为“悠然有幸”名义上董事的顾念兮开始经营这玉石公司之后恶补出来的。

    她顾念兮以前是不怎么研究这些玩意,不过自从做了玉石这生意之后也有不少的研究。而在场的这些贵妇,对这些玉石的研究i可比她顾念兮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舒落心。

    别看她没事都在外面和这些人玩乐打牌,可她收藏的珠宝无数,怎么可能被这小小的中档花青翡翠给混过去?

    陈雅安竟然将念头打到舒落心的头上,这着实有趣!

    看着这一幕,顾念兮暗自勾唇。

    因为她看出,这陈雅安想出风头想疯了。可无奈手头上没钱,竟然拿着个几千块的手镯来冲这老坑玻璃种。在这一行老手鉴宝专家的面前,打肿了脸充胖子,风头是绝对出不成的。只怕,会丢尽了脸面。

    再说了,现在“悠然有幸”的经营权还在她顾念兮的手上。

    要是这天价翡翠售出,店里的人自然会打电话过来通知她这个幕后老板。

    可这两天都没有接到消息,这翡翠绝对还没有卖出去。

    所以当陈雅安拿出那盒子的时候,顾念兮就已经猜出了她的念头。只是没想到这陈雅安竟然敢拿这么次的翡翠来充当老坑玻璃种,这胆子确实肥了点!

    “雅安,你这手镯买的时候,他们真的跟你介绍说是老坑玻璃种么?”舒落心经不住,开口问了。

    “妈,这手镯有问题?”陈雅安也挑眉。

    虽然她知道这手镯确实有问题,可她万万没想到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揭穿。

    其实那老坑玻璃种的手镯,和这只她都看过的。模型都一样,就是人家老坑玻璃种的颜色好了点,润泽了点,就连价格也高了点。

    陈家这几年的产业连连败退,根本就没有什么钱给他们这些子孙玩乐,所以陈雅安见到那些高档产品自然也少之又少。只是她没有料到舒落心和她的那些朋友,竟然是这么实货的。当下,她也紧张出了一身冷汗。

    要是被当中揭穿了这手镯有问题,到时候她想要风光一把的念头灭了,就连颜面也会扫地的。

    “有问题,这手镯根本就不是什么老坑玻璃种,而是成色低劣的花青翡翠。雅安,你让人给坑了。”

    “啊?怎么会这样?我……我好像被人骗了。”后者,立马转模作样。

    不得不承认,陈雅安这时候的反映能力相当的好,当下就红了眼眶,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雅安,吃完了饭带着手镯带我带那家店去。我倒是要看看,什么样的人敢将主意打到谈家头顶上来!”

    舒落心似乎没将陈雅安某些个想法当成一回事,这会儿公然叫器着要给讨回公道。

    “就是,一定要讨回公道。”

    “我还以为悠然有幸是家有信誉的公司呢,没想到也做这坑蒙拐骗的勾当……”

    身边几个人跟着阿谀奉承道。

    越说,有人越发离谱了。

    “要不过会儿我们吃完饭,都陪着你们一起过去。”

    “我也去。”

    “这样坑蒙拐骗的店,我也要过去看看是什么样的!”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打击假劣伪冒产品的行列中。

    似乎,将此事当成了借机讨好舒落心的义举。

    而陈雅安这时候,也慌了。

    要是说自己被坑了还行,到时候要是带着这么多人到人家店里被店家当众拆穿的话,那丢人可真的丢到了姥姥家了。

    “不用,我过会儿自个儿拿回去退钱就行。我相信人家在这里做生意的,也会言而有信的。退款能解决的事情,我们就不用搅和的那么麻烦。”陈雅安突然又从了受害者变成了调解员。

    这让舒落心,多多少少起了疑心。

    当下,舒落心微眯着双瞳瞪着陈雅安看。

    后者,有些心虚的缩了缩头。

    看到这,舒落心也看出了点端倪了。

    只可惜,在场那些人高涨的情绪已经被点燃了,又怎么可能轻易善罢甘休?

    “不行,这么被坑了那么多钱,怎么一个退款就可以了事的?”

    “就是就是。今天要是不让那间珠宝公司说出个所以然来,我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又有人,跟着瞎起哄。

    “我也赞同这个说法。今天我们就算将这个店给拆了,也要让他们说出个所以然来。”

    越来越多的人,磨刀霍霍。

    而陈雅安望着那么多人跃跃欲试的样子,当下也焦头烂额了。

    现在,她感觉自己真的骑虎难下了。

    当下,赶紧看向了舒落心,寻找解决的方法。

    而舒落心在频频收到陈雅安的眼色之时,自然也识破了她的诡计。

    当下,她真的气的快要吐血。

    好个贱蹄子,竟然将主意都打到她舒落心的头顶上来了?

    难道这贱蹄子以为,她舒落心就是那么好坑的么?

    竟然弄个劣质手镯送给她也就算了。

    现在还用劣质手镯来欺骗她舒落心说是老坑玻璃种?

    被人识破,竟然还有脸哭她被坑?

    要不是这么多人想要替她“讨公道”,估计这贱蹄子是根本不会说出实情的。越想,舒落心越是生气,真的恨不得当众甩这陈雅安一巴掌。

    可碍于这么多人的面前,舒落心不能这么做。

    现在她和陈雅安,可谓是绑在同一条战船上。若是陈雅安失了脸的话,那也等于打了她舒落心自己的巴掌。到头来,还不是他们都被人看了笑话?

    想到这,舒落心再度开口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刚刚那么磨刀霍霍的样子:“算了,今儿个是我舒落心生日,带着这么大伙人马过去也是闹了心,搞的大家不愉快。还不如,现在大家先好好的吃一顿,这事情等明儿个我再带雅安两人过去解决就行了。”

    “这……不大好吧。”

    “两个人?会不会少了点?要是他们欺负你们人少的话,就不好了。”

    显然,大家都将这一点当成难得的讨好舒落心的机会。

    这会儿,明显的想跟着过去。

    “这……”舒落心也开始出现了迟疑。

    这事本来自己都看出了端倪,要是被这些人跟过去,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要不……”

    舒落心正琢磨着好的解决办法,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顾念兮竟然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一脸浅笑的看着他们道:“舒姨,我听说在悠然有幸买东西,一般都是会开发票的……”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