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31章 男婚女嫁,毫无瓜葛!

    “凌二,这么久不见,都在忙什么呢?”顾念兮踩着那双毛茸茸的拖鞋从楼上走了下来。而凌二爷也被她的这一句话拉回了视线。

    这一刻,男人诧异的抬头,盯着顾念兮看,就像从未见过她那般。

    而后者,只是对着男人微微一笑,而后很快便落坐在距离男人不远处的那个沙发上。

    “我……没忙什么!”男人看似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一下,便迅速的看向自己前方的那些礼物,像是在用这样的眼神告诉顾念兮,今儿个他凌二爷只是想要将这些营养品带给两位长辈。无关乎这些事情的事情,他凌二爷现在一个字也都不想要提及。

    看到神情如此不自然的凌二爷,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真的很想笑。

    呵……真搞笑!

    都整整三个月,除了上一次在苏悠悠工作的那间医院苏悠悠工作的那个办公室门口见到这个男人之外,这个男人在苏悠悠离开的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这样的男人,突然间又出现了,然后又提着这么多的营养品上门,而后报纸和杂志上又到处宣扬着他凌二爷的婚讯。现在他又来告诉她顾念兮,他没忙什么?

    呀个屁,鬼才信!

    顾念兮在心里怒吼着。

    但转念又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小心肝。

    妹的,什么时候被苏悠悠这丫头给传染上了?

    竟然在心里还能爆出如此粗口,该不会是最近和苏小妞的电话联系有点多,然后苏悠悠的毛病都转移到她顾念兮的身上来了吧?

    这,可不好!

    顾念兮在满脸怨恨的顶这个和人家凌二爷看的时候,还不忘记在心里嘟囔着今晚开始和苏悠悠打电话的时候,一定要在自己的耳朵边弄上个防毒面罩才行。

    不然要是按照这个进程发展下去的话,估计没等苏悠悠回到国内,她就变成一届女流氓了。

    “没忙什么?我怎么瞅着凌二爷最近可是忙活坏了!要不然那么多的报纸杂志怎么都围绕着您转?”现在想要在这报纸上找到其他人的新闻,还真的难。

    自从凌家爆出继承人在最近会结婚之后,这城市那天的报纸杂志不是他们家的头版?

    不出顾念兮的预料,自从凌家爆出这些消息之后,股价也一脸攀升。

    现在这凌家,虽然不及以前的那么出风头,可也谈不算差。

    而这一点,倒是出乎了顾念兮的预料。

    本以为抢走了这凌家几间宝石公司还有几个服装单子之后,他们凌家的股价也会迅速的跌停。到时候她顾念兮想要扳倒这一整个家子,便指日可待。

    可谁又能想到,这该死的凌家竟然会在这样的时刻,竟然找出这样的爆炸性新闻。

    而且短短的二十几天的时间,这凌家的股价可谓是一路攀升。

    现在,若不是顾念兮知道凌家的丰厚家底,早在苏悠悠离开的时候都给抽的差不多干了的话,顾念兮绝对不相信这样的凌家好日子快要到头了。

    不过让顾念兮生气的并不是凌家现在的股价,而是凌二爷本身。

    在短短的离婚三个月之后,竟然就爆出了他要结婚的消息。当下,也不得不让顾念兮对这男人“另眼相看”了!

    “小嫂子,这是我的事情,没有碍着你的是吧?”凌二爷也不是好惹的。

    聪明如他,又怎么可能会听不出顾念兮从刚刚开始,话里都是刺?

    “确实是这样。”若不是有了苏悠悠这一层关系的话,他凌二是死是活,她顾念兮管不着。

    但因为苏悠悠……

    有些事情,顾念兮不得不管。

    抬头对上不远处的那个男人,顾念兮的唇角再度轻勾:“这样也好。悠悠那边,我也可以给她物色新对象了。毕竟悠悠也二十四岁了,到了最适合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哟呵,对了。我家悠悠比凌二你还年轻好多岁呢。这个年纪的她虽然离了婚,不过应该比凌二爷您还抢手吧。”

    顾念兮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嘴角上从始至终都带着淡淡的笑容。仿若她刚刚的那一番话真的就像是在和凌二爷谈论今儿个的天气似的。

    但唯有凌二爷和她本人才清楚,刚刚的这一段话到底带着怎样的杀伤性。

    当下,凌二爷的脸色都绿了。

    特别是男人放在谈家大厅的实木沙发上的手,紧了又紧。

    那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的指关节,甚至还带着轻微的颤抖。

    就像,正努力克制着某种情绪似的。

    顾念兮喝了一口刚刚刘嫂给她送上的鸡汤,而后又扫了一下凌二。

    她的动作,说不出的优雅。

    而她的观察,也细致入微。

    自然不会错过了,凌二爷放在沙发上还有些颤抖的大掌,还有那抽的有些吓人的嘴角。

    “凌二爷,您这是羊癫疯吧?这可不好,据说这玩意好像会遗传给后代。还好还好,当初您大仁大义的将我家悠悠给放走了。要不然,将来惨的还是我家悠悠。不但要照顾一个又病又老的,还要照顾一个带病的小的。”

    顾念兮其实一直都不知道,苏悠悠宫外孕,流过产的那些事情。

    当时,苏悠悠考虑顾念兮还怀着身孕,又因为自己的事情操劳的差一点流产,一直都没敢告诉她。

    而后,她又经历了和凌二爷离婚,再到打官司和出国这一连串的事情。

    这一段时间,根本没有机会让苏悠悠好好的和顾念兮谈谈心。苏悠悠流产的事情,自然也就继续对顾念兮隐瞒了下来。

    而顾念兮刚刚无意间想要讽刺一番凌二爷,却不知道她的这一番话正好戳中了某个男人内心深处最深,也是最见不得人的拿到伤口。

    有那么一瞬间,凌二爷的双眸给骇人的猩红所密布着。

    垂放在沙发上的那只手,也握的越发的紧。

    如此的架势,还有他拳头凝聚的那股子力量,让人一看都有些后怕。光是看那拳头的架势,一拳过去的话,轻则断手断脚,重则生命告终。

    而顾念兮在憋见凌二爷脸上那精彩的颜色变化的时候,也有些诧异。

    她刚刚不过说这凌二爷有羊癫疯,有可能遗传给他和苏悠悠的孩子,害惨了苏悠悠。顾念兮承认,刚刚自己只不过是想要嘲笑一下凌二,想要刺激刺激他,看他还敢那么嚣张的到处宣扬他即将结婚的这个消息么。

    可这凌二爷的反映,似乎有点过激了。

    难道,真如她顾念兮所说的,他凌二爷还有羊癫疯不成?

    因为被她顾念兮戳中要害,所以现在他才恼怒,害怕她顾念兮真的会到处宣扬他有羊癫疯的这个事实不成?

    而凌二爷竟然在顾念兮的注视之下,大步朝着顾念兮走来。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还真的有些担心这男人会丧失理智的将拳头砸在她顾念兮的身上。

    一点皮肉伤,她顾念兮倒是不怕。

    可关键是,现在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

    而这,是谈参谋长现在最期盼的宝宝。

    若是他们娘俩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谈参谋长一个人该怎么办?

    看着凌二大步朝着她的方向走来,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真的有种想要丢盔弃甲的冲动。

    因为,她还不想死……

    其实以前的她,还真的不是那么怕死的。

    死亡,不过是另一个形势的解脱。

    再说了,人迟早都有一死。

    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可看的如此通透的顾念兮,也会有如此害怕死亡的那一天。

    而这,都是因为那个男人……

    她的谈逸泽……

    顾念兮盯着上前来的那个男人,那一瞬她真的憋了一口气。

    甚至,她还趁着凌二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将茶几上放置的水果盘里的刀子偷偷的藏在自己的袖子口。

    如果凌二真的毫不留情的对她挥拳的话,那顾念兮也会毫不犹豫的挥出刀子的。

    因为,她想要活下去。

    更因为,她想要再看一看她家的谈逸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度紧张的关系,凌二爷的疾步而来在顾念兮看来,就像是缓慢播放的慢镜头。这一个过程中,顾念兮握着小刀子的手甚至紧了又紧。

    而她还考虑过,自己要不要先发制人,先给凌二两刀,让他先失去反抗的能力!

    可就在这一瞬,出乎了顾念兮的预料。

    凌二爷是上前了,不过他并没有挥出拳头。

    而是,伸出食指指向了顾念兮。

    “你……敢!”

    这么两个字,几乎就像是从凌二爷的牙缝中挤出来的。

    男人的怒色,明显的挂在眼眸里。

    而顾念兮却用了好几秒钟才终于弄清楚,这个男人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来,凌二爷是在和她顾念兮叫器着她要给苏悠悠物色对象的这件事情!

    害她还以为,这男人是想要给她顾念兮点颜色瞧瞧呢?

    “你凌二爷宣布了婚讯,即将要和别人步入礼堂,当别人的新郎官了?为什么悠悠不可以?”

    白了站在面前,用食指指着自己的男人一眼,顾念兮抬出另一只没有握着小刀子的手,挥开了凌二爷那只挡在自己面前的手,站了起来。

    她顾念兮的脾气还算不错。

    但也并不意味着,她顾念兮喜欢给别人这么指指点点。

    至于那把小刀子,一直到远离了那盘水果的时候,顾念兮还紧拽在掌心里。现在这个情况看来,凌二似乎并没有想要抽她顾念兮的意思。

    不过只要她凌二爷一刻没有离开这个家,这戒备就不能解除。

    “反正,我不准!”听闻顾念兮的那一番话,凌某人又开始叫器着。

    而弥漫在男人眼眸中那抹骇人的猩红,颜色也比之前的浓郁了几分。

    甚至,连男人周身的气息,都明显的阴冷了。

    修罗!

    这是顾念兮在看到这个男人朝着自己再度走来的时候,脑海中一闪而过的两个字。

    “你和悠悠已经离婚了,离婚了就意味着男婚女嫁今后再也毫无瓜葛。凌二爷您现在还有什么资格不准的?”

    再度白了凌二爷一眼,顾念兮心里嘟囔着的是这男人怎么看都怎么的不顺眼,真不知道这苏悠悠当初到底怎么看上的!

    “再说了,凌二你现在自己都要结婚了,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耽误悠悠一辈子的时间?”顾念兮问的字字在理,让凌二根本找不到反驳的话。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看到了一抹属于男人的颓废。

    这样颓废的神色,好像从苏悠悠离开国内,而这个男人却惶恐的找不到苏悠悠而不得不找上谈家的时候看到过之外,别无其他。

    好像,这样的神色出现在凌二爷的身上,真的屈指可数。

    而这,顾念兮也发现了,这个男人的异常好像从来都只因为苏悠悠一个人……

    看着这男人苍白的侧颜,还有那紧抿着的唇角,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才好。

    而凌二爷也好像被顾念兮问的没有任何话可以应对。

    一直,就那么站在谈家大厅的正中间,看着顾念兮,又看着头顶上的吊灯。

    一时间,整个空间变得极为压抑。

    而沉默,成了这个时候的主题。

    连在厨房里的刘嫂,也有些担忧,不时的前来察看。

    但见到站在中间的两个人始终都不肯发话,也就没好意思开口。

    而在沉默的这几分钟,两人都不时察看对方的神色。

    顾念兮从凌二爷的身上看到一抹叫做悲伤的东西。

    而凌二爷则从顾念兮的身上看到一抹叫做同情的东西。

    同情?

    当凌二爷从顾念兮的眼眸里读到这抹神色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很想笑。

    他凌二爷,乃是天之骄子。这城里头,呼风唤雨的人物。

    随便动动手指头跺跺脚,都能引起异常经融风暴。

    他的亿万身家,他的年轻帅气,他的背景实力,都是这年头的佼佼者。

    爱他凌二爷,争着抢着想要当他凌二爷的女人多了去了。没准这些女人手牵手,都能绕这个地球好几圈。

    这一切,都是他凌二爷在这个城市傲视群雄的资本。

    这样的他,何曾需要别人的可怜了?

    可蓦然间,凌二爷的脑子里却显现了那抹红色身影。

    苏悠悠……

    他凌二爷的苏小妞……

    脑子里不断的闪现他们在一起的场景。

    一幕幕熟悉的场景,一个个熟悉的笑脸,一次次惊心动魄又让人魂牵梦绕的缠绵……

    而画面最终定格在苏悠悠那日离开之时所说的,“凌二爷,该给的解释我都已经给你了。”

    那是,那一天苏悠悠从法院走出来的时候,对他所说的。

    凌二爷也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苏悠悠的嘴角上还带着笑。

    可那份笑容里,却充满了心酸无奈,但凌二爷看到的更多的,是绝望……

    苏小妞对他凌二爷的绝望……

    “啪嗒”……

    有什么东西,断了。

    看不见又摸不着的东西,似乎都没有人察觉到。

    而凌二爷却知道,那是自己心中最后的那根弦。

    是啊,他都令他的苏小妞那么绝望那么痛苦,他凌二爷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而苏小妞,也现在对他避而不见了。

    得知苏小妞去德国的时候,凌二爷就在那边转悠了好久。

    每天联络了一大半的征信社,找寻苏小妞的踪迹之外,他还一个人在德国的大街上到处的转悠,就是希望能看到他的苏小妞一面。

    那么大的人脉,那么多加能力了不得的征信社,都没有找到苏小妞的踪影?

    凌二爷不信。

    不相信自己的能力那么弱,更不相信这些征信社都是在敷衍他凌二爷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苏小妞对他彻底的绝望,避而不见。

    苏小妞不见了。

    现在的他感觉自己过着的和行尸走肉的生活无异。

    难道这样的他,还不够可怜么?

    看着顾念兮,凌二爷的眼眸也满满的黯淡了下去。

    他,有些同意顾念兮的话,甚至还有她的眼神了……

    “小嫂子……”

    这么和顾念兮对视着,凌二爷的声音嘶哑的有些不像是他。

    “什么事情?”顾念兮看着凌二爷,眼里虽然还有着不屑。但最终,还是不得不给了他台阶下。

    废话!

    两人都僵持了好几分钟好不?

    这么站着,凌二爷确实没有什么影响。虽然他最近瘦了,可能也睡眠不是很好,一整张脸都被两个大眼圈占据了一大半。

    但他好歹是个男人,体力跟得上。更重要的一点事,他凌二爷没有怀孕,没有挺着个大肚子好不好?

    她顾念兮体力本来就没有这些特种兵的好,现在还挺着个大肚子站了老半天。凌二不累,她快累趴下了。

    特别是那只握着刀子的手,一直都不敢松懈下来,现在都有些抽经的症状了!

    再不解除警报,她顾念兮还真的有种想要将刀子直接往凌二的身子里捅,一了百了的冲动。

    可凌二爷喊了她那么一声之后,又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这让本来情绪就变得有些毛躁的顾念兮,又开始躁动不安了起来。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有话就说,有屁快放!”她好坐下来休息休息!

    而凌二则在她的这一声怒吼之下,坦言道:

    “小嫂子,不管你信不信,不是悠悠,我都没有结婚的打算。”

    “什么?”听着凌二的话,顾念兮本能的反映。

    如果他没有结婚的打算,那报纸和杂志上的那些东西,是什么意思?

    难道,还是娱乐大众不成?

    “小嫂子,我只能跟你说这么多,不管你信不信!好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做,先走了!”凌二显然没有准备将此刻在顾念兮脑子里所有的疑惑都解开的打算,在说完这么一句话之后,便大步朝着大门的方向走了去。

    而顾念兮本来是想要喊住他的,可现在脚抽筋,难受死了。

    顾念兮根本就顾不上其他,直接回到沙发上打滚去了……

    至于凌二到底在搞什么鬼,顾念兮不信自己会找不出任何端倪来!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顾念兮睡着了。

    睡的有些昏昏沉沉。

    梦里,有个和她家谈大爷长的有些想象的男子,拿着一束玫瑰向她深情款款的走来。

    将玫瑰送到她的手上之后,男人甚至还示意顾念兮抬头。

    抬起头的时候,顾念兮发现男人正在看着他。

    而她,也趁机欣赏男人好看的侧颜。

    和谈某人有些相似的棱角分明的五官,还有那薄薄的唇瓣,以及那勾魂摄魄的黑眸……

    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

    而男人似乎也注意到顾念兮正在注视着他。突然间,他低下了头。

    不过,他不像是谈某人那么霸道的吻住自己的嘴,而是侧过头,细细的吻落在顾念兮的脸颊上。

    明明是个吻,却又是干净,不带一丝暧昧。

    又那么一瞬间,顾念兮反问道:“干嘛吻我?”

    “我吻我妈,你管得着么?”和谈某人几分相似的痞子味道,又带着那么点骄傲不羁的感觉,让顾念兮有些恍惚。

    迷糊中,这人好像又做了什么事情……

    而顾念兮也在这个时候,被一股子力道惊醒。特别是她的小嘴,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了。

    顾念兮努力睁开眼的时候便看到了,和梦境里有几分相似的男子此刻正压在自己的身上,啃着她的唇瓣。

    而那双望见自己醒来的黑眸,还带着几分邪恶的笑意。

    顾念兮的黑眸转悠了一圈之后就发现,这并不是他们的卧室。而是,谈家大厅。

    而此刻正在自己的身上啃咬着的男子,是她家谈大爷!

    往前一推,顾念兮一个干净利落的鲤鱼打挺起身,看起来丝毫不像是个孕妇。

    “谈参谋长,趁着别人睡觉的时候做见不得人的勾当,是可耻的行为!”

    要不是她刚刚及时醒来,照谈某人这么个激烈的吻法,没准就地就将她顾念兮给办了。要是在卧室里还好,可偏偏这里还是大厅。

    厨房里,刘嫂忙活着的同时,还能看得到。

    一想到那火爆的场面,刚刚肯定被刘嫂看了去,顾念兮的小脸上就一阵躁红。

    妹的,谈流氓害她都有点不想要做人了!

    “趁着别人睡觉的时候做是有点见不得人,不过要是你邀请的,就不算。”谈某人坐在她的身侧,两脚自然的打开,一手随意的勾搭在沙发的扶手上,很大老爷们的坐法。

    语毕的时候,谈某人还不忘邪恶的盯着她的唇瓣一眼。

    “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邀请过你?”她刚刚还睡着呢,怎么可能说出那么龌龊的话?

    顾念兮一脸的不相信。

    反倒是谈某人的嘴角,竟然勾出了一抹邪恶的弧度。

    若是这样的笑容是挂在某个脸横肉粗的男子身上,这样的笑容绝对会被定格为龌龊猥琐。可这样的笑容浮现在的是谈某人的脸上,加上他那完美的五官的诠释,原本邪恶的笑容竟然也如此的妖冶。

    再加上,此刻谈某人褪去了外套,身上只是一件白色的衬衣。领口的位置,有几个口子不知道是刚刚扯开的,开始以前就没有扣子,这一刻衬衣微敞开着,露出属于男人那迷人而狂野的锁骨。

    看着这样的谈某人,顾念兮有些龌龊的咽了咽口水。

    好吧,自从嫁给了谈某人,矜持那是什么玩意,顾念兮早就不知道了。

    要不是现在身怀六甲,她绝对上前将这个妖孽给扑到!

    “还说你没有勾引我?这么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的身子看,就像是恨不得将我给拆骨入腹。再说了,谁刚刚还嚷嚷着:‘干嘛吻我?’”

    谈某人笑的很邪恶。

    而顾念兮在听到这话的时候,一脸的黑线。

    她刚刚那是在做梦,在说出这话的好不?

    没想到谈某人竟然揪着她的这话,阳奉阴违!

    可恶!

    可耻!

    可恨!

    要不是她打不过这谈流氓的话,她早就过去狠狠的抽他一顿了!

    “人家那是在做梦。”顾念兮白了谈某人一眼,自顾自的说着。

    “哟呵?做什么梦,还带吻的?难道是……春梦?”谈某人坐在一侧,嘴角轻勾。

    那笑容,简直就像是中了好几万的彩票。

    不是他太过自信了。

    而是他一直都知道,顾念兮除了和谈逸南谈过一简单干净的恋爱之外,就是和他谈逸泽在一起了。

    现在还怀着他谈逸泽的种,可算是里里外外都属于他谈逸泽一个人的。

    所以谈某人很自信的认为,他家女人的梦境里也只会有他这么一个男人。

    看着谈某人那痞子一样的笑容,顾念兮有些不爽。

    哟呵,这谈大爷就那么有自信?

    这么难得的机会。要是不好好的玩一玩的话,顾念兮还真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

    大眼珠子转悠了两下之后,女人便坦言道:“是春梦。刚刚梦里的那个人很帅,还吻了我呢!”

    谈某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戏弄竟然会引来顾念兮的大方承认。

    再者,她还说梦里的那个人很帅!

    仔细想想,好像从结婚到现在,这小东西还从来没有夸奖过他的长相吧。

    今儿个她竟然这么夸奖一个男人的长相,谈逸泽敢肯定的是,她说的这厮的肯定不是自己。

    那一瞬,谈某人怒了。

    哟呵,敢情自家女人想玩精神出轨!

    这可不行!

    他谈逸泽绝对不会答应的。

    黑眸一扫,男人危险的欺近。

    拽着顾念兮的手,一把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那小兔崽子是谁,告诉老子!敢在你梦里出现,好大的狗胆。”顾念兮感觉谈某人现在就像是在玩变脸戏法。刚刚才扮演一地痞流氓,现在就是整一个复仇使者。

    “谈参谋长,那人我不认识!”瞅着这黑眸里冒着怒火的男人,顾念兮感觉自己的玩笑开的有些大了。

    要知道,她家谈大爷虽然是个粗线条,但同时也是个超级醋缸。

    要是打烂了,可不好收拾。

    “不认识还敢钻你梦里,给老子说说长相怎么样。明天老子让老三给弄个人物肖像画,发一级通缉令,抓到了就按盗窃国家最高机密定罪。”

    果然,谈参谋长就是谈参谋长。

    这不,连处置都想好了。

    “至于你……老子暂时还没有想好。先拉去充当帮老子泄泄火,再做定夺!”谈某人果然是一届老流氓。即便是如此猥琐的话,还能说的如此慷慨凛然。

    而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谈某人就将顾念兮给打横抱起,准备大步走向楼上。

    不用说,顾念兮也猜出这谈某人这会儿打的什么主意,当即开口:“报告谈参谋长!”

    “有话快活,不然等完事之后讲。”

    “谈参谋长,我要是说刚刚梦里的那个男人和你长的很像,会有什么处置?”顾念兮对着谈逸敬军礼,看上去还有点有模有样的。要不是她穿着一身毛茸茸的连身裙,外加个圆滚滚的小肚子的话,还真的挺像个女士兵。

    “很像?”果然在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之后,谈某人笑的嘴都有些歪了。

    “报告谈参谋长。那人和您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问他为什么亲我,他说他是在亲他妈,不关我事。”这是实情。顾念兮保证,自己没有半点的隐瞒。

    可她哪知道,当她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原本带笑的男人瞬间又臭着一张脸,扛着她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而男人的嘴里还吆喝着道:“今天老子要是不弄的你下不来床,老子就不是谈逸泽。看你还拐着弯的骂老子不!”竟然说她是他谈逸泽的妈,这简直就是骑在他谈逸泽的头顶上撒尿!

    今儿个要再不治治她的话,还真的没法没天了!

    相对于谈某人的信誓旦旦,顾念兮则望天无语。

    呜呜,这年头说真话总是没人相信!

    她刚刚梦到的那个人,真的就和谈逸泽差不多好不?再者,那些话也是那个男人说的,又不是她顾念兮……

    可无奈,盛怒中的谈某人绝对不会听她的话的。

    而她,今天注定要成为谈某人的“晚餐”了。

    于是,这一天的傍晚,顾念兮哀怨又悲催的在大床上歇斯底里,第二天下不来床……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几天之后,便是中国人最隆重的春节了。

    这几天,顾念兮除了偶尔要帮帮刘嫂打扫一下家里之外,偶尔还需要带sh国际去一趟。

    虽然现在大部分的企业都已经休年假了,但对于sh国际这个外来企业来说,这正是大好的时机。

    在这期间,sh国际集团和明朗集团的合作方案仍旧在继续。

    而顾念兮也会在必要的时间,赶到sh国际谈一些合作的细节。

    看着忙里忙外的顾念兮,谈老爷子和谈建天,是打从心里心疼顾念兮。

    这两天,谈建天甚至连他的司机都给了顾念兮。

    让她要出门,就让司机开车带着她去就行了。

    而这一切,都被舒落心看在眼里。

    谈建天和谈老爷子对顾念兮的宠爱,她现在是越来越忌惮了。

    而她现在也越来越担心,这谈家的大部分的产业,会落在谈逸泽和顾念兮的手上。

    以前没这方面的担忧,一方面是因为谈逸泽被她挤兑出了谈家,当了兵,不可能搞这些商业上的东西。舒落心自然而然,也就没有了这方面的担心。

    可现在不同。

    谈逸泽有了顾念兮之后,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顾念兮讨得谈建天和谈老爷子的喜欢不说,还将公司大部分重要的合作项目都掌握在手上。

    谁都看得出,谈建天有意思想要将整个明朗公司的经营权给顾念兮!

    而这,也是舒落心最为担忧的。

    她为谈家拼死拼活这么大半辈子,不就是为了他们的财产能给谈逸南么?

    可现在,这算什么意思?

    要是谈逸南到最后只得到那么一丁点的话,那她舒落心当初何必在进门之后就将谈逸泽给挤兑出去?

    她苦苦经营了这么久的计划,难道要这么泡汤了不成?

    不,绝对不行!

    想到这,舒落心又拽过边上正在看电视的陈雅安,将她拽到自己的卧室里。

    “妈,有什么事情么?”陈雅安的身上穿着一身高档的连身裙,料子和设计都不错。这,可是嫁给了谈逸南之后,她用礼金买来的。

    “我问你,你最近都在家里做些什么事情?”舒落心的语气很不好,特别是在陈雅安看来,有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妈这是什么意思?我最近几天都呆在家里,妈不也是看见了?”陈雅安的心里有些不舒坦,但碍于这是谈逸南的妈妈,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几天前,舒落心找她谈话,说让她出去走动走动。那次,她还以为舒落心想要让她回一趟娘家。

    于是,她就回去了好几天。

    可没想到,回来之后舒落心的脸色更不好。

    难道,舒落心不喜欢她回娘家?

    也正因为抱着这个想法,最近这段时间陈雅安都没敢到处走动,生怕惹恼了她的婆婆。

    可现在,舒落心又来找她逼问,问她在家里做些什么。

    这到底算什么?

    难道她呆在家里,还能作出什么名堂不成?

    “我都看到了,你每天除了呆在电视机前看电视之外,难道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么?”

    “别的事情?好像没有!”陈雅安脸色不大好。

    家里有佣人,洗地做饭的事情,自然也就轮不到她来。

    每天看看电视,听听音乐,再不然就是上街逛逛。她在电视里看到的有钱人家的生活,不就差不多这样?

    “难道你就不会帮着刘嫂做点事情,又或者端个茶送个水的么?”和陈雅安这么讲话,舒落心真的觉得有些费尽。

    为什么人家顾念兮什么都不用说,每一件事情都处理的近乎完美。可这陈雅安,自己都费尽心机的调教,可每一次说了都跟没说似的?

    她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

    “妈,这些不是让刘嫂做就好了,不然每个月给她工资做什么?”

    听着她的话,舒落心也不打算和这陈雅安拐弯抹角了。

    “你难道不会当着你爸和你爷爷的面多表现一些?整天在电视机前摆谱,还真的以为你现在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不成?”

    “妈,你这话……”被舒落心这么一说,陈雅安的脸色很不好。

    豪门大户,娶进门的媳妇不是来享受的,难道还是来当佣人的?

    这一点,陈雅安还是有些气。

    不过她也算是听出了,这舒落心是要让她在谈建天和谈老爷子的面前装装样子,给两人留下好印象。

    “你难道就不会学着点顾念兮?别以为嫁进这个家里,什么东西都是你的。没准到时候,要睡到大马路上去。”舒落心甩下这一句话,便大步离开了。

    这陈雅安,不是她不给面子。

    而是,你不直接和她说清楚的话,舒落心还真的不指望她那个石头脑子哪一天能够开窍的。

    还好的是,舒落心的这一番话陈雅安这回算是听懂了。

    舒落心离开之后,陈雅安站在卧室里,视线落在对面的那个窗户上。

    那里,正是顾念兮的卧室。

    “顾念兮……”

    又是顾念兮!

    怎么嫁进谈家之后,每一个人都喜欢拿她和顾念兮做比较?

    该死的,这顾念兮怎么就那么令人讨厌!

    看来,不打败她,她陈雅安在这个家里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于是在这一天之后,陈雅安的人生目标变了。

    她要打败顾念兮!

    而且,要让顾念兮输的心服口服!

    她好不容易才嫁进了谈家这么个豪门大户,怎么可能让顾念兮将本该属于她的那一份抢走?

    于是,在这样一个上午,陈雅安非但立志要打败顾念兮,还为此制定了一系列精心计划。

    可某女似乎没有想到,她的那一大串计划在面对顾念兮的时候,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爷爷,今天要不要吃烤番薯?”临近过年,sh国际那边还没有放假,顾念兮也不敢含糊。今天还有一些详细的内容要谈,要是谈的好的话,今年大部分的工作都完成了。接下来的几天,她也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而今天出门之前,顾念兮照例去和谈老爷子打招呼。

    谈老爷子上了年纪,喜欢吃软乎乎的东西。上一次顾念兮下班的时候,顺带捎上了几个番薯,谈老爷子吃的津津有味的。所以今儿个顾念兮也打算给谈老爷子带些。

    没想到,在顾念兮刚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题外话------

    琢磨琢磨,要不要找悠悠回来。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