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33章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大清早的,有什么好事情?”被弄醒之后,谈逸泽没有一点怒色。穿戴还衣服之后,便将顾念兮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没什么好事情。”在谈参谋长的怀中歪腻了一会儿之后,顾念兮爬了出来。楼下她还在给谈参谋长煮玉米粥,不过是趁着这个空档起来伺候他谈大爷穿衣服起床。

    现在要不下楼去,估计那些东西都要变成浆糊了。

    “没有什么好事情干嘛大清早的就弄醒我?”见怀中空空入也,抬头的时候见到原本躺在自己怀中的女人,此刻已经大步走到不远处,谈某人便不满的嘟囔着。

    本以为,大清早的还给他穿衣服,这是充满福利的一天。

    可看到那个没心没肺的白眼狼又离开了,他的心里又是说不出的低落。

    “谈参谋长今天难得休息一天,不应该好好的陪着我么?”顾念兮听到了身后男人的嘟囔,转身笑道。

    “……”看着她挺着个圆乎乎的肚子站在大门处,谈某人只能无奈的白了她一眼,便不再做声。

    这一幕,在谈家并不出奇。

    只要是顾念兮要的,谈某人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但若是谈某人刚刚上演的这一幕被部队里的那些兄弟看到的话,绝对会碎掉一地的眼镜。要知道,谈某人睡醒的时候脾气是最不好的。

    特别是没有什么事情被吵醒的时候,轻则大发一顿脾气,重则有可能将那吵醒了他的人好好的“教育”一顿。

    而像是顾念兮这样,连一顿骂都没有挨的,还是史无前例。

    不过这一点顾念兮却不知情。

    不然现在她也不敢掐着腰身,挺着大肚皮站在卧室门口充当指挥员对谈参谋长指手画脚的说:“先去洗脸刷牙,然后快点下来,知道么?”

    看着这女人比手划脚的样子,谈某人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大概这女人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这世界上除了她还没有什么人敢这么对他谈逸泽比手划脚的。

    就算有,那些人也早入土为安了……

    “耳朵没有听到么?还不快行动!”顾念兮小嘴撅起。

    谁让谈某人寻常总是命令她做东做西的,而且还要速度快。现在她好不容易逮到这么个好机会,当然要好好的享受一番乐趣才行。

    “好好好,我马上就去。”

    “要说‘遵命,长官。’”这是谈某人教会她的,现在她不过是拿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遵命,长官。”白了顾念兮一眼,谈某人摊手表示无奈。

    而后,男人便迅速的走进了洗手间,不一会儿里面传出了水声……

    而顾念兮则在看到男人消失在洗手间里的身影之后,心情大好。

    原来命令人做事情是这么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怪不得谈参谋长每天都喜欢呆在军区……

    本来还想在卧室里好好耍耍谈参谋长玩玩的。

    可一想到楼下的玉米粥,还是算了……

    今儿个主要是想要好好的陪陪谈参谋长,给他补补身体,不是想要整他。

    想到这,顾念兮便旋即转身下了楼,给谈逸泽准备好早餐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下楼的时候,顾念兮发现玉米粥还没有好,便站在炉灶边轻轻的搅拌着。

    其实顾念兮也知道谈某人不喜欢喝粥,他最喜欢的还是大馒头,吃起来简单不费劲,又吃得饱。要是能配上一根大葱或是大黄瓜之类的,最符合他的胃口了。

    所以一般上班之前,刘嫂给他准备的都是这类的食物。

    不过难得休息一天,顾念兮还是觉得该给这男人好好的改善一下饮食。

    火候足了,粥也渐渐变得粘稠了。顾念兮尝了尝,大概差不多了。拿来了调羹,准备给谈逸泽盛出来的时候却不想一双铁臂将她的腰身给圈住了。

    本能的想要挣扎,不过在看到那双大掌的大拇指上有一颗痣的时候,顾念兮打住了这想法。

    “谈参谋长,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是要坐牢的。”知道身后站着的人是谈逸泽,顾念兮便继续给他盛粥。

    “大清早把我叫起来,还说没有好事?”这不是还给他做早餐么?这都不算是好事,那什么才是好事?

    谈某人有些感激的将脑袋埋在她的脖颈里,蹭了蹭。

    有时候,爱情就是有人感动着你的付出。

    而不是,一味的只知道接受。

    然而顾念兮最为幸运的是,遇到了那个看懂了自己的付出,并感激着自己的付出的男人……

    “那是你说的,待会儿一定要吃光光,知道么?”闻着男人脸颊上那好闻的须后水的味道,顾念兮的嘴角跟着轻扬。

    “好!”

    谈逸泽言简意赅的回答,殊不知今天早上顾念兮给他做的,是他最不喜欢的玉米粥……

    一直到顾念兮端着那一锅略带黄色的粥上桌的时候,男人的脸顿时垮下来了。

    “这……就是今天的早餐?”谈某人的喉结,不自觉的滑动了一下。

    而今日,他的身上那套白色的运动服,领口的位置微微敞开,露出那好看而迷人的锁骨。

    再配上这个喉结滚动的一幕,晨光中的他,说不出的迷人。

    不知情的人,可能还以为这男人正在引诱某个纯情无知的小女孩呢。

    但顾念兮可清楚,这男人现在正在打退堂鼓。要是她不清楚他现在的这一想法,还真的有些愧对了他们在一起生活的这两年时间。

    “是啊,这可是我今天一大早就起来给你煮的。”天灰灰亮她就起来了,比每天最早起床的刘嫂还要早呢。

    “是么……”

    望着那碗黄黄的,黏黏稠稠的粥,谈逸泽的嘴角瞅了瞅。

    好吧,这东西怎么看怎么都难吃。

    而最可怕的,就是它长的真的非常像他谈逸泽最讨厌的洋鬼子喜欢吃的沙拉酱。

    “可不是?再说了,谈参谋长是您刚刚亲口答应我会将我给你准备的早餐都给吃光光的。”这是他说的,大家刚刚都听到……

    不,是看到了对吧?

    “我是这么说过。不过我刚刚没想到……”没想到是这么难看,又讨厌的东西。

    谈逸泽最不喜欢的,就是带黄色食物,又或是软趴趴,长的像是屎耙耙的东西。

    而顾念兮今儿个给他准备的这食物,简直就是他谈逸泽最讨厌的东西的高度集合体。

    “谈逸泽,你这是想要出尔反尔是吧!”顾念兮抿唇。

    她知道谈逸泽是不怎么喜欢吃玉米。

    可她查过资料,玉米不仅是人类粮食的主要来源,玉米素有长寿食品的美称,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脂肪、维生素、微量元素、纤维素及多糖等,具有开发高营养、高生物学功能食品的巨大潜力。

    也正因为这样,顾念兮才会给他作出这么一道玉米粥。

    “这……”谈逸泽瞪着面前这些软乎乎,和屎耙耙没有什么区别的食物,额头上的青筋有些明显。

    “你不想吃,就算了。我拿到院子里给二黄吃就是了。”错开谈逸泽的眼神,顾念兮伸手端开了谈逸泽面前的那锅粥。

    其实,顾念兮知道这是谈逸泽最不喜欢吃的东西。可一想到这东西的营养价值好,她就忍不住想要给他改善一下饮食。

    而她,也早就想过,作出这样的食物,谈参谋长可能不会接受。

    可没想到,当男人的面部表情出现迟疑的时候,她还是难过了。

    鼻尖,莫名的酸涩涌动着。

    可顾念兮不断的和自己说,谈参谋长不吃,二黄也会吃的。

    而且,二黄今天该撒欢了。

    非但有刘嫂给它弄的牛奶泡狗粮当早餐,还有一整锅的玉米粥喝,多好。

    但她家的谈参谋长……

    昨天晚上因为自己想要给她做早餐,就已经吩咐了刘嫂今天早上不用准备谈逸泽的那一份了。若是他不吃她做的这些的话,今天早上恐怕要饿肚子了。要知道,刘嫂每天早上都是按多少人份煮的早餐。说了煮多少就煮多少,自然也就不会无缘无故的剩下食物。

    要是他真的不吃的话,估计早上真的连早餐都没有了。

    想到这,顾念兮的眼睛也酸酸的。

    算了,他不吃就不吃。

    少吃一顿,又不会饿死。

    这么想着,顾念兮便端着那锅粥直接走到了院子里。

    二黄蹲在狗窝里,一见到有人出来就跳的欢。

    这会儿,见到顾念兮手上还拿着好吃的,就狂奔而来。

    要不是脖子上还系着狗链子的话,没准就直接扑到顾念兮的身上了。

    “二黄,今天早上你有福气,我顾念兮煮的粥,都给你喝。”说着,顾念兮便半蹲了下去。将锅里的东西如数给倒进了二黄吃饭的那个锅子里。

    看到热腾腾的粥,二黄感觉像是狗嘴都笑歪了。这会儿也不顾顾念兮在场,就蹲着开始吃粥了。

    做完了这些之后,顾念兮就回到房间里。

    此刻,谈逸泽还坐在餐桌上。

    看到顾念兮端回来的那个空空如也的大锅,心里也不是那么的好受。

    那是顾念兮特意给他煮的粥,他也想要喝进去的。可一想到那屎黄屎黄的颜色,他的胃就直翻腾。

    “念兮……”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他,有些担心。

    “我没事。刘嫂待会儿可能没有煮你的早餐,待会儿你自己到外面找点吃的吧。我有点累,先去休息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刚刚伤心了那么一会儿,看到二黄乐呵呵的把粥都给吃进去之后,顾念兮已经不是那么伤心了。

    这会儿,她还真的困了。

    自从怀孕之后,她每天都要睡到九点才会自然醒。

    今儿个为了给谈逸泽煮粥,大清早就起床了,这会儿犯困,也是应该的。

    将锅和碗筷都洗干净之后,顾念兮就回房了。

    而被留下来的谈逸泽,则盯着被腾空的那个锅发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回到卧室,顾念兮本来想要入眠的。不过一想到谈逸泽嫌弃了她煮的粥,心里还是有些闷。

    想来想去,顾念兮自然给苏悠悠拨了国际电话。

    和国内相差了七个小时的德国,某个女人躺在床上,正准备入眠。谁知道,这会儿电话竟然响了起来。

    当下,被小六子称为“贱嘴”的女人,就开始如激光枪扫射着。

    “妹的,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你知不知道大半夜的吵醒一个女人,等于是让这个女人慢性自杀。你知不知道,吵醒一个女人比犯了杀人罪还要可怕。这罪,是会下地狱的!下地狱清不清楚,在十八层地狱里有个人会拿着黄瓜,还有辣椒油在大锅旁边等你,等着爆你的菊。那黄瓜可是满身带刺,要是没有浇油的话……”啪啦啪啦,此处省略五千字……

    等苏悠悠骂完了她那长篇连环带黄色的段子的时候,顾念兮这才开口:“悠悠,是我。你该不会,连我的菊花也想要爆吧。”

    “哟,是兮丫头?怎么会,你的菊花自然是留给你家谈参谋长了,我怎么敢夺人所爱?”

    好吧,这货一直都是这么猥琐和大气并存着。

    而简单的一番话,也让顾念兮顿时黑了脸。

    “别提那个混蛋,现在心里头烦?”竟然不吃她顾念兮煮的爱心早餐,真想放二黄咬他的屁屁。

    当然,那是二黄敢咬的话!

    不过顾念兮知道,二黄是只没有骨气的狗。见了别人还凶悍,但见了谈某人,就跟见了鬼一样,夹着尾巴。

    “哟,你那边应该是早上吧?不会是他大清早的爆了你的菊,生气了?”隐隐约约,还听到电话那边类似于隐忍的笑声。

    “苏悠悠,你够了!要是你真的那么喜欢爆菊的话,等你回国我亲自给你买跟黄瓜附赠服务。”她不是喜欢开口闭口的菊花黄瓜的么,那到时候她顾念兮就让她两样都尝尝。

    “不用不用,那么重口味的事情姐姐只喜欢过过嘴瘾,实践类的还麻烦你自己亲身体验。”这就是,满脑子腐女思想,却又胆小怕事的苏悠悠。

    “苏悠悠,你再说我让安安姐爆了你。”顾念兮还真的有些发怒的架势。

    听她这么一吼,原本嘴巴跟机关枪似的苏悠悠果然安静了下来。

    其实苏悠悠一直也都纳闷,施安安长的也不错是吧,要胸器有胸器!

    最重要的是,那施安安还长的一张跟舒淇一样的性感嘴唇。再说了,跟在施安安这三个月的时间里,苏悠悠也见证了追求施安安的那些男人花招百出的样子。

    可为什么,到头来施安安却一个也都没有接受?再者,苏悠悠还看得出,这施安安到头来连接受一个都没有?

    还有,通过苏悠悠这双擅于观察的眼。她还发现了这么一个事实。

    施安安除了有众多追求的男性之外,和她接吻的女性也不少。而每次看着施安安和那些女性接吻的时候,苏悠悠的脑子里总有些诡异的情愫跳出。

    不过苏悠悠好像忘记了,她现在所呆的地方是欧洲。

    那些在她看来能让她的脑子里涌现打量限制级画面的吻,不过都是施安安处于礼貌才作出来的。

    但很明显,这二货苏小妞根本就没有联系到这一点。不然,她也不会越来越觉得施安安……

    好吧,现在苏悠悠脑子里的想法就是,施安安其实就是一个女同志!请注意,在苏悠悠这二货的脑子里,此同志非彼同志。在苏悠悠这个三观不正又语言粗暴的有些变态的女人脑子里,男同志的定义就是会两个男人会滚到床上去。同样的,女同志的定义就是两个女人同样也能滚到床上去。

    说白了,这二货苏小妞现在怀疑施安安就是女同志。不然她也不会在顾念兮提及要施安安爆她苏悠悠的菊花的时候,突然间嘴巴就安分了下来。

    不然以她苏悠悠的性子,没准每天都拿出来念叨几番。

    好吧,她苏悠悠是一届尽职的腐女。

    只要有关Bl的,不管是小说还是gv,她都一定会好好的仔细研究。

    可问题是,她苏悠悠的菊花是很保守的。她真的无法想像自己被施安安压在身下的场景。一想到施安安拿着黄瓜朝她走来的样子,苏悠悠的菊花一紧……

    “苏悠悠,你还在听么?”那边安静的出奇,顾念兮还以为她睡着了。

    “在听,不过别让人爆姐姐的菊花,知道么?”

    “知道了,我会让安安姐守护好你的菊花的。”

    “别菊花菊花的提了,到底大半夜的有什么事情?”

    听着电话那边的叫叫嚷嚷,顾念兮白了话筒一眼。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老菊花黄瓜的叫嚷着。“没事。也就是……”顾念兮拿着话筒,和远在德国的苏悠悠抱怨着谈某人刚刚如何如何的不喜欢她辛辛苦苦做出来的玉米粥,然后她有如何如何伤心的将玉米粥给了二黄。

    当顾念兮带着满肚子的牢骚发泄完之后,本以为会听到对面的苏悠悠同情自己说出一大堆关切的话,却不想听到的是:

    “兮丫头,我还以为你柔柔弱弱的,没想到你做的事情还挺绝的!”电话那端的苏悠悠听起来挺得意的,一点也不觉得受了委屈。

    “我绝?为毛?”是谈某人绝好不好?她起了个大早就为了给他做早餐,他竟然一脸嫌恶的看着她好不?

    “人家好歹也是堂堂的参谋长,说不吃就不吃,你还能怎么样?敢当着他的面将给他的东西喂狗,这事情估计也就你敢做得出来。反正,我不敢。”不然以那个男人的脾气,还不得将她苏悠悠弄得满身子的枪洞?

    “是吗?可那些是人家辛辛苦苦弄给他吃的好不?”

    “我知道你一个大肚婆大清早的给他煮饭很辛苦。不过你也要清楚,一个人的习惯不是说想改变就轻易的改变的了的。就好比,你喜欢吃板栗是吧?从今天开始我不给你吃板栗,而是给你吃香蕉,弄成一坨坨的,你吃么?”

    “不吃!”香蕉,那是顾念兮最讨厌的。而且还弄成一坨坨,那不是屎耙耙么?太恶心了!

    “那不就成了么?你觉得恶心的东西不会吃,那你家谈参谋长也会有他觉得恶心的东西,不想吃是不是?”

    “也对。悠悠,还好有你,现在我的心情好了不少!”果然一想通,她觉得她家的谈参谋长也不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算了,今天中午还是照常给他做个小鸡炖蘑菇好了。那道菜,他最爱吃了。

    “那是,也不看看姐姐是谁。不过亲姐妹也要明算帐,今晚打扰了姐姐的睡眠时间,那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得得得,我知道了,最新出的gv没马赛克的版本,等过两天我下载了就给你发过去。”苏悠悠最好的,就是这口。

    果然,在顾念兮的这一番承诺之下,本来要咒骂人下十八层地狱的女人立马改了口:“看在你将功补过的份上,上帝绝对会原谅你的。”

    呕耶,最新的gv没马赛克的,多好?

    这两天晚上,长夜又不是那么的漫漫了!

    “知道了,我这么人见人爱花开花败的,上帝又怎么可能不爱我呢?没事的话继续睡你的大头觉吧。”说完,某女人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

    而后,便迅速的坐在电脑前,开始研究一下小鸡炖蘑菇到底怎么做才是最好吃的。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与此同时,正在楼下望着那个大锅发呆的谈某人,也接到了来的德国的电话。“我是谈逸泽。”标准的谈逸泽式的接通电话法。

    “什么事情?”晨光下,某男人的白色运动服仿佛有反射功能。这反射出来的那道光,就像是男人自身散发出来的光晕。

    让这个男人本就完美的五官,修饰的越发的迷人,让人移不开眼。

    “好,我代表党中央和全国各族人民感谢你!”很官方的,也很标准的回答,让人猜想不出打这个电话来的人是谁。

    “好处?”

    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儿又说了什么。此刻男人的眉心出出现了明显的折痕。而后,男人的那修长的五指敲了敲桌面之后,便开了口道:

    “没问题,等这两天联系一趟文化局,让他们把最新弄来的高清的都传过去给你!”

    “嗯,那就谢谢谈参谋长了。有更进一步的消息,我还会和你联系的。不过,您不用代表党中央和全国各族人民感谢我,真的。”电话那端的女人,明显有些狗腿的声音传出。

    不就是想要从谈某人这边捞出一些最新又被文化局给和谐掉的gv和Bl小说么?至于,让他代表了那么多人感谢自己?

    她苏悠悠,可要不起。

    “好。”随着这一声言简意赅的回答,男人挂断了电话。而后,男人那双黑色的眼眸再度看向了那个铁锅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之前那样的纠结,反而有着说不出的轻快。

    而电话那端的女人被挂断了电话就开始嘟囔着:“妹的,连一句再见都不懂得说,真是不解风情啊不解风情。兮丫头嫁给你,还真的是亏了。”

    要是顾念兮嫁给的是什么文化局的局长,那她苏悠悠现在早就每天有看不完的gv和Bl小说了!

    说着,女人烦躁的丢开了电话。

    她有些后悔了,为了这么点小利益就把自己的好姐妹顾念兮给出卖了。

    但一想到过两天就有国内最新出的那些gv和Bl小说的最新版还是无马赛克版本的,某女人便觉得,这个姐妹卖的还真是值得!

    于是,某个女人为了即将到手的那些无马赛克版本的gv和没删章节版的Bl小说,兴奋的一整夜无法入眠。导致了第二天出现在课堂上的她,盯着两个类似于中国国宝的眼圈……

    而苏悠悠不知道的是,她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勒索来的gv和Bl小说,在人家小夫妻的刻意忽略之下,都自动过滤掉了。

    于是苏悠悠带着美好期盼等来的,是空空如也的邮箱……

    妹的,是谁说这两天就说好给她传来的!

    没有!

    两个人都没有发来!

    这对奸夫淫妇,狼狈为奸!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一整个早上,谈逸泽都端坐在厨房里。盯着顾念兮早上用的那个锅看,这一情形,连刘嫂都看了都有些难为情。

    一直到,快到中午的时候,顾念兮出现在厨房里,这男人的视线才从那个锅子移开,黏到顾念兮的身上。

    “刘嫂,今天中午我要做小鸡炖蘑菇。”顾念兮一进来就嚷嚷着。

    “好,我给你打下下手,不过你要小心点。”这顾念兮可是谈家的宝贝疙瘩。要是在厨房里磕着碰着了,那第一个遭殃的还不是她刘嫂。

    “我知道了!”顾念兮进了厨房,刻意忽略掉一直都盯着她看的那个男人,开始忙活了起来。

    虽然经过苏悠悠的一番安慰之后,顾念兮的心情算是好了不少。不过一想到这男人竟然将她煮出来的粥当成了屎耙耙,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哀怨。

    于是,某个心情不好的女人,打从进了这个厨房之后,就刻意将身边的男人当成了空气。

    “兮兮,把这个鸡块给翻炒一下。”刘嫂也有些尴尬。

    毕竟厨房里除了他们两人,还有一个闷不作声,却一直紧跟在顾念兮身边的男人。

    而且,这男人还是国民现在最为崇拜的年轻军官。

    “刘嫂,这让我来吧。”男人开了口,自然而然的上前,然后将顾念兮手上的锅铲给抢了过去,倒油点火。动作,一气呵成哼。

    炒东西的时候,难免会有油烟产生,再者油还可能溅出来。现在顾念兮还挺着个大肚子,他可舍不得让她有丁点的危险。

    “好吧,小泽想要炒就给小泽吧。”刘嫂也无奈。

    这男人虽然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他的脾气,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当然的,这也是刘嫂第一次看到谈逸泽拿锅铲的样子。

    还瞒帅的。

    不愧,是老参谋长最疼爱的孙子。

    “既然你想要做,那你就在这一个人慢慢做吧。”顾念兮甩手,转身准备离开。身后,便传来某个男人慢悠悠的声音:

    “不行。夫唱妇随,我在这做饭,你也要在这看着。”

    去你的夫唱妇随!

    早上她做早餐给他吃的时候,他怎么就没有来跟随?

    还嫌弃了她顾念兮做的玉米粥!

    吼吼……

    现在她能给的了他的好脸色,才怪!

    想着,女人继续迈开了脚步,准备大步朝着客厅走去。

    今儿的天气也挺冷的,外面是不能去了。还是到客厅里坐着,等着吃午餐比较好。

    可顾念兮还没有走几步,便被一股子力道给拽住了。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女人便被男人拦在身侧。男人一手环住顾念兮的腰身,一手握着锅铲。

    此刻,男人的视线落在锅子里的鸡块上,锅铲在他的控制之下来回的翻滚着锅子里的鸡块。

    “咳咳咳……那既然小泽要在这里做饭,那我等你们两忙完我再过来好了!”虽然老大不小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做饭的男人这么有味道,不过这气氛实在有些尴尬,刘嫂觉得这地方还是不适合她这样的老婆子待下去了。

    于是,在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刘嫂如同一阵风一样,消失在厨房门口。

    “刘嫂?”

    “刘嫂,我们没要做什么!”顾念兮看着一脸尴尬离去的刘嫂,自然也猜出了刘嫂脑子里的那些想法。

    当下,女人想要追上去解释清楚。

    可无奈,某个男人的铜墙铁壁实在太彪悍了。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他只是拦着她顾念兮的腰身,一脸闲暇的操纵着锅铲。

    但只有顾念兮才清楚,这该死的老流氓这铁臂到底下了多大的力气。看上去只是松松垮垮的勾搭在她顾念兮腰身上的手,实际上却让她顾念兮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动弹不得!

    “别想解释,越是解释,越等于掩饰!”

    男人的视线依旧落在锅子里的鸡块上,仿佛他真的认真的察看着火候。

    他的声音,也是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异样。

    可顾念兮却也察觉到,这男人声音下的妥协。

    是的,这男人现在刻意放柔了语气,放慢了语调,甚至还刻意拉进两人的距离。很明显,谈逸泽这是在讨好她顾念兮。

    有那么一段时间,顾念兮其实也是被感动到了。

    这个男人一个人跋涉在一条艰难的路上。他孤傲久了,也变得百毒不侵。某些人的哗众取宠,又或者是恶毒言语的攻击,都对这个男人起不了任何的作用,更无法使这个男人低下他高贵的头颅。

    可偏偏,他对她顾念兮的时候,总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他对她的用心,对她的宠溺,她不是没能感觉到。

    “什么解释掩饰的,这么老了还不嫌丢人!”什么气的,其实早在苏悠悠劝说她的时候消失了。现在又看到男人这么讨好自己,她顾念兮又不是铁石心肠,自然会放软了态度。

    “你敢保证,你自己刚刚没有什么别的想法?”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动听。

    光影下,他翻炒菜的动作,也像是被赋予了某种神秘的优雅。

    有那么一段时间,顾念兮光是看着他的那些动作,就有些恍惚。

    “谁跟你一样,脑子里整天就装着那些不三不四的。好了,快放开我。”谈逸泽很喜欢抱着她,这一点顾念兮从很早以前就发现了。

    虽然这男人经常工作到昏天暗地,但只要他一到家的话,一定会和她歪腻在一起。而且只要她顾念兮呆在他的手臂能触及到的地方,就别想要一个人呆着。

    久而久之,顾念兮已经练就到非常熟悉这个男人的怀抱。即便大热天被他抱着,也没有多大的反感。

    不过现在在厨房,这么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要是被家里的长辈看到了,那岂不是尴尬死了?

    “不放!”谈参谋长很言简意赅的回答。

    “你这老流氓,做菜还不安生,要是被你的那些兵蛋子看到了,岂不是笑掉大牙了?”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顾念兮可算是清楚,那些兵蛋子可把她家谈参谋长当成了他们的偶像。要是看到这谈参谋长竟然对她这样,将来绝对有样学样。

    “你懂什么?我这叫一手抓老婆,一手抓锅铲。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他们要是想要学习的话,老子有时间就给他们开个讲座。”谈某人信心满满的朝着顾念兮挑眉。

    说到“抓老婆”的时候,男人还不忘记将落在顾念兮腰身上的手紧了紧。

    “行行行,你谈大爷一个人在这里得瑟。我先出去,不打扰您。”顾念兮白了男人一眼。

    虽然是简单的一眼,却让男人明显的安静了下来。

    揽过顾念兮的肩头,他将下巴抵在她的脸颊上,问道:

    “怎么了,还生气么?我这不是给你弄小鸡炖蘑菇吃?别生气了,好不?”

    “要跟你谈大爷生气,我早就搭飞机会d市过新年去了!”要不是因为知道这男人新年一过就要去出任务,顾念兮还真想这个新年回d市过。

    “那就好。”轻啄了她的唇瓣,男人的唇角扬起。

    “不行,你要先放开我!”

    顾念兮推了推男人贴近的身子。

    “不是说好了不生气么?就在这里呆着,我给你做小鸡炖蘑菇!”谈某人的脸色不大好。看得出,这男人现在有些恼了。

    “你总要让我先去趟洗手间吧。都快急死我了,等会上完洗手间,再回来看着你做菜行不?”

    上个月做了胎检,医生告诉她现在不能憋尿,不然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

    也正因为这样,顾念兮一旦有尿意就会往洗手间跑。

    这一点,谈逸泽是知道的。

    只是他真的没有想到,顾念兮刚刚一直叫器着让他放手,是因为想要去洗手间。

    “那说好,等会上完洗手间就过来!”

    说着,谈某人这才松开了手。

    而顾念兮早已如同兔子一样,消失在厨房……

    看着女人消失的方向,男人的嘴角轻勾。

    而那双黑色的眼眸里,有着化不开的宠溺……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哟,今儿吃小鸡炖蘑菇!”餐桌上,谈老爷子看着正中间摆着的那道菜,乐呵呵的。

    “老参谋长,您猜猜今儿个这道菜是谁做的?”刘嫂便张罗着,一边笑道。

    “不是小刘你做的?难道是兮兮?”这家里,会下厨房的就是顾念兮和刘嫂。至于舒落心,她最多就是弄些她想吃的食物。

    而陈雅安从进这个家门到现在,除了最近有空会帮忙整理一下家务之外,下厨房这事情谈老爷子还真的没见她做过。

    “……”一旁的舒落心间刘嫂那个乐呵呵的样子,心里也嘀咕着。不就是个小鸡炖蘑菇么?至于弄的那么神秘。

    其实,这个时候舒落心也没有见这道菜当成一回事。

    因为在这个家里会去厨房烧菜的,除了刘嫂就是顾念兮了。不是刘嫂做的,自然就是顾念兮做的。

    所以当刘嫂将这道菜弄得神秘兮兮的时候,舒落心白了刘嫂一眼。

    她也知道这刘嫂跟顾念兮走的近。

    可至于么?

    将来这整个谈家,还不是谈逸南的?

    到时候,她刘嫂的生计不还是谈逸南负担着。顾念兮,她算是个什么东西?

    可刘嫂接下去的一句话,倒是让舒落心有些错愕了。

    因为刘嫂是这么笑呵呵的对谈老爷子说的:“这是咱们小泽做的!”

    “真的?”谈老爷子的眼里流露着惊喜,特别是在看向谈逸泽小两口的时候。

    “爷爷,有的吃就吃,其他的废话还是少说为妙。”因为刘嫂的一句话,谈逸泽成为了全家关注的焦点,有些尴尬。

    随后,男人便主动上前盛了一碗汤,送到顾念兮的手上。

    看着这一幕,谈老爷子笑了。

    这小两口的感情是越来越好了,那他也可以安心了。

    舒落心恼了,这谈逸泽没事表现什么?这会儿谈老爷子不是更喜欢他?

    至于顾念兮,则一直浅笑盈盈。

    吃着她家谈参谋长做的小鸡炖蘑菇,她什么气都不记得了。

    至于那苏小妞的什么gv和Bl,顾念兮早不知什么时候抛到脑后了。

    ------题外话------

    票子再不出来,要长蘑菇了~

    →_→

    到时候,就是小鸡炖蘑菇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