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36章 偷盗内裤的女人!

    “苏悠悠,你给我出来,别以为躲在床底下,老娘就找不到你。”德国某古堡,大半夜的撕心裂肺的叫骂声传来。

    实话说,这毕竟是德国。能听到这样大大咧咧的女人叫骂声,而且还是中文的次数并不多见。

    不过这古堡自从有个叫做苏幽的女人住进来之后,每天都是这样鸡飞蛋打的生活。

    一开始,很多人其实非常不喜欢这个女孩的到来,特别是这个女孩整天都是以“姐姐”自称,有时候甚至还自称为“老娘”,每次翻译过来的时候,众人都用非常古怪的神色看着她。

    再加上,这个女孩一到来,什么粗俗的事情没有做过?

    只要是这女人觉得好看的东西,经常就会矗立不前。

    前几天,就有那么个身材倍棒的女佣在花园里浇花的时候,被苏悠悠吓跑了。原因,自然是这苏小妞竟然比男人还要大胆,直接站在那女佣的面前,盯着人家裸在外面的大半个圆球看,一看就是大半个小时。

    搞的,那名女佣第二天就直接辞职了。辞职信上,女佣是这么说的。当初她会到这里来当女佣,甚至还会穿着这么暴露的衣服,全都是她想要在这个古堡里看看能不能勾搭上某个商贾,结婚也好包养也罢,她就是想要过一回人上人的生活。可在古堡里遇到了苏小妞盯着她的胸脯看了那么久之后,女佣头皮发麻了。

    给她最为直观的印象是,有钱人都是变态的。连女人,也喜欢女人。她虽然想要过人上人的生活,不过她还真的没有做好准备,迎接对方也是个女人的思想准备。

    所以,她觉得还是回家照看农庄的比较好。

    看到那名女佣的辞职信的时候,施安安笑的都在地上打滚了。没想到这苏小妞还是个未成年人治愈系,一下子就把那女佣的飞上枝头当凤凰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都给整好了?

    至于苏悠悠这二货的性取向,施安安也是清楚的。她喜欢的是男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不然当初怎么会被凌二爷那货给折腾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当然,对苏小妞盯着女人的胸脯看的这一点,施安安也知道一些猫腻。貌似来到德国之后,苏悠悠就一直都对自己的胸部的size不满。成天,老想着把那东西给折腾的大一点。

    估计她盯着这女佣的胸部看了那么半天,也是在纠结她到底是不是该上前请教一下人家的“养胸”方法!

    可苏悠悠绝对没有想到,她的这一招弄巧成拙,竟然连人都给吓跑了。

    当然,苏小妞作出的龌龊勾当,绝对不止这些。

    前两天一男佣在花园里小解。

    你说苏小妞要是撞见了,呵斥两句不就过去了么?

    可偏偏,二货苏小妞竟然对着人家吹起了口哨,那眼睛就像是黏在人家的小鸟身上,一遍遍的打量着,吓得那名男佣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后来这件事情被施安安知道,苏小妞就一句:“我就想看看进口的鸟,是不是比出口的大。”

    这都能好奇?

    算是施安安彻底的对这二货服了。

    不过,施安安一向不怎么喜欢和粗线条的那么计较,所以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施安安只是一笑而过。

    但今天……

    今天苏小妞搅和出来的这事情,还真的有点大。

    这让施安安一在办公室里接到消息,就直接冲了回来。

    “苏悠悠,你再不给老娘出来,你信不信我把你这床给拆了。到时候,我看你还要往什么地方躲!”见苏悠悠还不肯出来,施安安只能狠狠的踹了一脚大床。

    又没动静?

    施安安又狠狠的踹了好几脚。

    果然,在床铺一阵反动之后,有女人的声音传来:“我说安安姐,你们这古堡到底是多久没有做清洁了。咳咳咳……”

    这么一踹,大床下的灰都掉进她苏悠悠的嘴里了。

    喵了个咪的,以前躲念兮家的床底下都没有发生这么悲惨的事情。

    “要是常做清洁,岂不是连治你的最后一个方法都没了?”若不是床底下有灰尘的话,这苏悠悠指不定要呆在下面躲个十天半个月的。

    “快给我出来,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施安安伸手,将站在地上的苏小妞直接拉了起来。而后,直接将自己手上的那些资料都塞到苏悠悠的手上。

    “哟呵,还拍上照片了?效果不错,回国之后我要让二狗子将这张给我放大三十二倍,放在我的卧室里。”苏悠悠拿着苏悠悠递给自己的那些东西,沾沾自喜。

    “不是吧苏悠悠,就这你还想摆在你的卧室里。难道你不知道,今天要不是我,这事情一定会闹大?”

    施安安拍了一下脑子,感觉自己都快要给眼前的这个女人给气炸了。

    施安安向来不是心肠倍好的那类人。

    不过她今天倒是开始有点同情起,苏悠悠的家长和那些老师了。

    真不知道,能将这么个缺根筋的女人带到这么大,他们被气死了多少的脑细胞。

    “这事情,真有那么大么?”苏悠悠见施安安的脸色不是很好看,顿时软了下来。好吧,她苏悠悠就是嘴巴有点坏,不过心肠却还蛮好的。

    “你说你把你的跆拳道教练给折腾成这样,事情还不大么?”施安安说这话的时候,一手还指着刚刚她递给苏悠悠的那份资料上的照片。

    而照片上,一个年纪三十出头的男人正一脸痛苦的被绑在一藤椅上。那张颇具欧洲人特色的帅气脸蛋,上面早已布满了青紫。

    “可安安姐不是说过,我要是能打到他们才能回国么?我这不就给办了。”

    打赢了教练,施安安才会放她苏悠悠回国。

    为了能回到美丽又可爱的祖国,苏悠悠接连两天除了吃顾念兮给送来的饺子,每天都在道馆里磨。当然,勤练是一回事。

    但一个女人要在短时间内打赢了一个男人,而且对方还是跆拳道教练,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在昨天的测试前,苏悠悠做了一点小事情。

    趁着别人都老老实实的回家吃饭的时候,苏悠悠就往人家教练的饭菜里加了一点“好东西”!

    而这好东西,就是中国的特产——巴豆!当初她到这边来的时候,就随身携带了一些“利器”,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今儿个竟然真的派上用场。

    这东西有毒,食后引起口腔、咽喉、食道灼烧感,恶心、呕吐、上腹部剧痛、剧烈腹泻、严重者大便带血、头痛、头晕、脱水、呼吸困难、痉挛、昏迷、肾损伤,最后因呼吸及循环衰竭而死。

    这一点,苏悠悠比谁都清楚。

    不过好在苏悠悠是医生,能精准的掌握用药的剂量。

    于是乎,那一天苏悠悠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男子给打趴在地上。

    “那你打就打么?为什么要把他折腾成这样?”施安安说这话的时候,又指着照片上男人头顶上顶着的那块白色的布料。

    瞅着这东西,苏悠悠砸砸小嘴,立马狗腿的说着:“安安姐不是说了么,打赢了我能拿战利品什么。”

    “……”施安安有些无力的望天。好吧,这话她是说过。但转念一想,施安安又怒了:“我是说过你能从他的身上拿点什么战利品。”这话,不就是为了鼓舞一下苏悠悠的士气?

    而且在这之前,施安安还和那个教练打了招呼,让她的教练多担待点。到时候苏悠悠要是真的赢了,她要什么就给她什么就好了。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苏悠悠竟然会搅和出这么一出戏。

    “是啊,我是拿了我的战利品。”苏悠悠跟着点点头,一点乖宝宝的样子。

    “我是让你拿他的手机,或是其他什么的。”像是什么值钱的项链,又或者钢笔之类的。这些施安安是打招呼过的。“可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你到底拿了什么?”

    “内裤!”苏悠悠睨了照片上男人的某一处被她用西装掩盖好的地方,扁了扁小嘴。

    听这话苏悠悠的这话,施安安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苏悠悠,亏她还敢说出来。

    “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为什么把男人的内裤脱下来?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你要人家的内裤做什么?”施安安的脸上,有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唔……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就是想看看,国外的内裤和国内的内裤有什么区别,有没有什么子弹头之类的。”谁知道,老外就是一个大裤衩。

    好吧,其实苏小妞褪下了人家老外的内裤,还有一个目的。

    那就是,她记得她在人家的午餐里给放了巴豆。

    而老外就被她这么给打晕了过去。

    要是过会醒来拉了一裤子屎耙耙,那该怎么办才好?

    所以,她勉为其难的为他褪下了裤子,还用西装盖在他的腰身上,免得太过于丢人。

    至于那条大裤衩,苏悠悠觉得自己拿了也没有用,总不能拿回来当浴帽吧?

    所以,临走之前她随意的往房间里扔了回去。

    没想到这一扔的效果还挺好的,正中“红心”,竟然就落在他的头顶上。

    实在太他妈的好笑了!

    不过碍于施安安在场,苏悠悠不敢直接笑出声来。

    免得,待会儿这施安安真的是个女xx的话,她的小菊花不保。

    “……”听着苏悠悠的叙述,施安安无力望天了好一会儿。

    最终,女人只能憋出了这么一句:“既然你对国外和国内东西的区别那么的好奇,今晚上就给我写一份你最近的研究成果。”

    “好了,我先回房了。”揉着额头,施安安第一次这么的疲惫。

    苏悠悠不是她的那些下属,做错了事情能任她打任她骂。

    她欣赏苏悠悠,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纯欣赏她的性格和善良。

    这也是,这阵子为什么苏悠悠都给她折腾出这么多事情来,施安安还没有真正动怒的原因。

    不过要是被苏悠悠这么气下去,她估计就算是如来佛,也会有种冲动想要掐死这个女人!

    “唔……”

    身后,女人又开始支支吾吾。

    施安安知道,这是苏悠悠有话要说的前奏。而且,还是知道犯错之后的态度:“还有什么事情?”

    “那个安安姐,你说过我打到了教练就能回国的。这话,还算数么?”国内国外的东西有什么狗屁区别的,她一点都不关心。她苏悠悠最想知道的是,自己的回国日期。

    “算数。不过我也同样说了,另外两门功课必须合格了,才能回国,你还记着么?”

    “记得记得,既然这样从今天开始我就开始奋斗那两个科目!”能回国,就算几天几夜不睡觉都行。

    听着施安安的那些话,苏悠悠差一点就开心的在地上打滚了。

    “那就好。我先回房了。”说着,施安安大步朝着门口的位置走去。

    “啦啦啦啦,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鸟。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数啊数不清,到底多少鸟……”苏悠悠改编的鸭子一歌,让她在心情好的情况下演绎的颇具黄色色彩!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这歌声太过动人,还是其他什么的缘故,本该离去的施安安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道:“悠悠,我做的这些,只是不想让你回去之后,继续被人家欺负。更不想让你和我以前一样,希望你能明白……”

    明白个毛线?

    苏悠悠正想转身这么问施安安的时候,却发现原本站在门口的施安安已经不知所踪。

    看着那没有来得及关上的大门,苏悠悠的眼神有些微闪。

    难道,施安安并不是女xx?

    而是,她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过这些事情,现在的苏悠悠没有什么心情理会。

    从自己的白色衬衣上撕下一块布条,在上面用彩笔写上了“回国”两个大字绑在头顶上之后,苏悠悠便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回国的“激战”。

    今晚,她势必抱着这些教科书,不眠不休!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新年才刚刚过,谈逸泽就去出任务了。

    看着男人的车子渐行渐远,顾念兮的眼眶微红。

    但她也清楚,这是身为一个军官,谈逸泽该负起的重任。更是身为军嫂的她,必须要忍耐的离别和相思。

    “念兮,进去吧。爷爷刚刚给老胡打过电话,让他过会来给你看看。”不知道谈逸南到底在她的身后站了多久。

    顾念兮只知道,在他劝她进门去的时候,他的脸色并不是那么的好。

    看着心爱的女人为另一个男人心酸失落,这能让人开心到什么地方去?

    不过好在谈逸南是实力派演员,无论多么伤心失望和绝望,他都能将所有的情绪很好的掩藏。因为,这些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但这一切,只是相对于顾念兮。

    对于旁人,谈逸南可就没有做到这么的周到。

    所以进门的时候,他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陈雅安。

    她站得那个位置,应该可以看到他站在门口的望着顾念兮和谈逸泽分开的时候脸上所闪现的情绪。

    有那么一瞬间,谈逸南有些错愕。

    不过最终,男人的所有情绪都归于平静。

    就算看到了,又怎么样呢?

    视线轻轻的扫过陈雅安之后,男人继续跟在顾念兮的身后走进了谈家大宅,丝毫不将女人刚刚落在他身上的所有怨毒视线当成一回事。

    “我没事,何必麻烦胡伯伯呢?”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顾念兮将自己所有的情感全都很好的掩藏起来。

    这谈家人也真是的。

    人家老胡好歹是一军区医院的院长,搞的现在他就像是人家谈家的私人医生一样。

    “爷爷说你差点摔倒,这两天都不是很放心,还是决定让老胡来瞅瞅比较好。”这是他们谈家的第一个孙子,金贵的很。

    “……”听这话,顾念兮没再说什么,只是安静的任由谈逸南将自己带进了大厅。

    至于陈雅安,从谈逸南和顾念兮走过,她的眼神就从未离开过他们两个人。

    说实话,如果不是身在谈家,如果不是知道顾念兮怀着谈逸泽的孩子,光是从谈逸南对顾念兮的百依百顺上,她都会误认为这顾念兮才是谈逸南的妻子。

    再者,谈逸南和顾念兮的长相,也都是百里挑一。

    两人站在一起,也是说不出的和谐。如果没有谈逸泽的话,陈雅安也会觉得谈逸南和顾念兮满相配的。

    没准,还会真心的祝福他们两人。

    可这样的假设的前提,是她陈雅安不是谈逸南的妻子。

    而偏偏,现在的谈逸南娶了她,但他的注意力却全都不在自己的身上……

    谈逸南,若是如此,当初又何必娶她?

    现在,又将她陈雅安置于何地?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没有什么异常,还瞒健康的。”这是老胡经过一番细心的检查之后,得出的答案。“谈老,您无需多担心。”

    “唉,我盼了那么多年,总算盼到小泽结婚快要生子了。如果这金孙要是还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将来下去的时候,该怎么和我的儿媳交代?”谈老爷子在老胡给顾念兮检查的时候,一直都在边上看着。

    而舒落心和陈雅安,则在边上看着。

    听到谈老爷子的这番话,舒落心的嘴角冷冷的勾起。

    儿媳?

    如果舒落心没有猜错的话,谈老爷子嘴上的“儿媳”二字,说的应该是谈逸泽的生母才对。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死老头子竟然还将那女人当成儿媳?

    那她舒落心在谈家累死累活这么多年,算什么?

    想到这,舒落心满脸的不悦。

    但在自己的儿媳和顾念兮,以及老胡的面前,她有不敢表现出什么。

    “谈老,把你的心放在肚子里吧。这一次小泽的孩子都是我老胡亲自监督着,我可不会轻易让这孩子发生什么意外。”不然,光是看这谈逸泽现在对这个孩子的重视,这孩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将来谈逸泽还不得弄个大炮将他的医院都轰平了。

    虽然说现在是和平时代,但要是真惹毛了谈逸泽的话,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那就好那就好。孩子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谈老爷子又问。

    “五月十五左右。”

    “兮兮想要顺产。我看到时候五月的时候,就让兮兮住院好了。到时候,我们谈家所有人就在医院里安安心心的迎接小金孙的到来。”说到这的时候,谈老爷子那布满了碎纹的双眸里,是满满的希冀。

    而舒落心一听这话,心里又是说不出的不满。

    顾念兮这要生孩子,他们谈家还要全部都住到医院陪护不成?

    难道,这个世界就只有顾念兮一个人能怀孕生孩子么?

    很快,舒落心又将自己心里所有的不满全都转嫁到陈雅安的身上。

    睨了一眼嫁过来三个多月,至今都没有任何消息的陈雅安的肚子一眼,舒落心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毒陈雅安说:“我不是让你和小南不要避孕么?你把我的话都当成耳边风是不是?”

    “妈,我和南没有避孕。”关键是,连做也只有新婚的那天晚上。

    可这对女人来说,也是奇耻大辱。

    新婚的丈夫宁愿一个人躲在浴室里冲凉水澡,也不肯和她呆在同一张床上。这话要是传出去,她陈雅安的脸面要往什么地方搁?

    “没有?没有该不会是你的肚子有什么毛病?你的这个年纪,现在应该是最容易受孕的阶段。”没避孕还怀不上?莫非是这陈雅安的身子有什么毛病?

    “妈,我和南就结婚那一天晚上而已……”

    本来,陈雅安是不打算将这些说出来的。

    可舒落心那带着疑惑的眼神,实在是有些伤人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舒落心也有些震惊。

    这谈逸南现在好歹也正值壮年,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只是舒落心没有想到,这孩子竟然……

    但舒落心向来护短。

    谈逸南在她的世界,就是一切。

    就算做错了,那也是别人的错误,绝对不会是她家小南的错。

    而陈雅安在吐露了自己的苦水之后,本以为自己的婆婆应该会站到自己的这边,却没有想到会听到了这么一些话:“小南没有要求,难道你就不会主动一点?你该不会事事都需要别人帮你想好?”

    “妈……”

    听到这话,陈雅安有些气氛的吼了一句。

    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婆婆竟然护短护的是非不分。

    气愤之余,陈雅安甩手上了楼,不打算看自己婆婆的那副嘴脸。

    而陈雅安的这一声大吼,自然也让大厅内的其余人纷纷都讶异的看着他们两人。

    舒落心在发现这一点之后,便迅速的卖笑:“这孩子,我不就说了她两句么?竟然就发这么大的脾气。我上去看看,你们继续……”

    说着,舒落心的身影也紧跟着消失在楼道口。

    那天,谁也都不知道舒落心到底和陈雅安在楼上说了什么。

    总之,第二天见到陈雅安的时候,就跟换了个人一样。

    不管见到什么人,她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特别是在谈逸南的面前,这个女人笑的要有多么风情万种就有多么的风情万种……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再度接到苏悠悠的电话,是在某一深夜。

    这个时间,本来该是顾念兮入眠的时间。

    但谈参谋长这一出差,她的自带暖炉不见了,连向来的好眠也没了。

    一连好几天,都到这个时间点了,她还睡不着。

    所以在这个时候接到苏悠悠的电话,也没有什么印象。

    国内午夜两点,也正是德国那边晚上七点。

    苏悠悠这粗线条的,大概没想过这两个国家之间有七个小时的时差,所以才会在这个时间点给她打来电话。

    正因为太过清楚自己好友的粗线条,顾念兮也懒得和她一番计较。

    不过这电话要是在谈参谋长在家的时候打来的话,绝对会被掐断。而这始作俑者苏悠悠,估计也少不了挨一顿骂。

    “兮丫头,我的所有课业都结束了!”电话那端的苏悠悠心情好似特别好。即便隔着这么万水千山的距离,顾念兮依旧能从苏悠悠的语气中听到她兴奋和愉悦。

    “恭喜啊。”顾念兮一边抚摸着自己圆鼓鼓的小肚子,一边笑道。现在这孩子七个月了,胎动也越来越明显。

    现在顾念兮也基本可以肯定,这是个不安分的主。

    这么大半夜的,还在她的肚子里挥手挥脚的,偶尔将手放在肚皮上,还能清楚的感觉到肚皮上隆起了一块。

    要是谈参谋长在的话,还会帮她安抚好这孩子。

    可谈逸泽一不在,这孩子的活动也越来越频繁,弄得她大半夜的都无法入眠。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越发的想念在边境的那个男人……

    不知道,这样的夜里,谈逸泽会在做什么?

    会不会,也像她想念他那般的想念着自己?

    “念兮,我跟你说哦,我这一次的考试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啪啦啪啦,此处省略五千字……

    苏悠悠在和顾念兮讲解自己如何奋战,准备考试的时候,几乎用尽了她这一辈子所学到的那些成语。

    最后的总结就是:“我苏悠悠就要回家了!”

    “什么时候的飞机,我去接你。”

    “可能还要个几天,你也知道我在这边呆了好几个月了,再加上姐姐是这么人见人爱花开花败,棺材见了忘记盖上盖,突然间要离开,总有那么些人会舍不得姐姐我的。”苏悠悠一脸臭屁的说着。

    虽然这些话有些矫情,但顾念兮知道苏悠悠的这话不假。

    她苏悠悠虽然说话是有那么些粗俗,性格也有点变态,但她脸上的那抹笑容,永远是最好的感染力。

    就像小时候的那些伙伴,刚开始接受苏悠悠的时候不是百般勉强,到最后要和苏悠悠分开的时候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好了,那你就在那边好好的玩两天。不过机票要是订好了,要记得通知我。到时候,我给你接风洗尘。”就让苏悠悠在德国那边再好好的放松几天吧。

    貌似苏悠悠去了德国之后,就都一直在奋战那些学科,都没有真正的放松过。

    当然,顾念兮顾虑的是,国内的这些消息,苏悠悠一回来都还不知道能不能接受得了!

    “没问题。好了,姐姐现在准备去购物。顺便搜刮一下点礼物,给你和谈参谋长。”说完这一句,粗线条的某个人就迅速挂断了电话。

    “连一句再见都不说,跟谈大爷还挺像的。”望着不断传出嘟嘟嘟声响的电话,顾念兮嘟囔了这么一句。

    正准备将手机放下,回到床上睡觉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不过这回,是手机短信声音。

    顾念兮还以为是什么扣费短信,打开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谈参谋长发来的。

    谈某人的言语向来简短,这一次也是一样的。

    短信上,只有这么几个字。

    睡不着,想你和宝宝了。

    指尖轻轻的摩挲着频幕上那简短的几个字,顾念兮心窝里的某一处暖暖的。

    于是,某个女人在键盘上按下了这么几个字:

    我们也想你了。

    很快,手机又响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不是手机短信,而是谈逸泽的电话,

    “这么晚了,还没睡?”电话那端的那个男人声线压得很低。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却莫名的让顾念兮的心头一暖。

    “谈参谋长不是也没睡?”靠在床上,顾念兮的眼眸微酣。

    “这不能比。我身子壮,你肚子里还有宝宝呢。”前一句明显的带着责备,但后面的一句,却又莫名的染上热溺宠:“好了,乖乖的赶紧去睡。等我回家,再好好的陪你。”

    “我在床上了。不过……总是睡不着。”他不在的夜晚,总是那么的孤单。“要不老公,你给我唱个催眠曲吧。”

    小时候,爸爸总会在睡觉的时候给她唱歌听,哄她入睡。

    谈逸泽的声音那么好,上次在周子墨的家里她就被惊艳了一把。要是这声音来唱催眠曲的话,没准更动听。

    “那个……我没有听过,也不会。”谈逸泽的声音,略微带着犹豫。而后,电话里传来的便是沉默。

    而顾念兮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揭露了某人的伤疤。

    谈逸泽很小的时候,父亲就一直在忙碌公司的事情,没有时间好好的陪他们母子俩,这才导致了他母亲的离世。

    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会唱什么催眠曲……

    “对不起……”想起谈逸泽的小时候,顾念兮的鼻尖酸酸的。

    她发誓,将来他们的孩子,她一定要给他最快乐的童年,让谈参谋长以前没有得到的那些快乐,都给他。

    “说什么傻话呢。这样吧,我和你说话,你慢慢的睡?”

    “嗯,好啊。不过说些什么才好呢?”打了个哈欠,顾念兮翻了个身,顺便盖上了被子。

    “说说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吧。”

    “在明朗集团?”电梯里,谈某人自我介绍的那一次?

    “不是,在机场。我那天刚出机场,就看到有个小疯婆子带着行李箱,在机场门口鬼吼鬼叫的。”也是那一次,他被她身上的青春和张扬所感染。

    “这么丢人?不说这个,说说第二次见面。”

    “第二次,是在某个路口,我看到那个小疯婆子蹲在马路上喝水,大眼珠子却紧盯着人家马路对面的果汁海报。本来好意想请你喝一杯果汁的,没想到出兵不利!”

    还记得,当初她气的腮帮子鼓鼓的感觉,至今都让男人记忆犹新。

    “是哪个老混蛋说我当时影响市容市貌来着?讨厌……”脑子已经开始昏昏沉沉的,顾念兮又打了个哈欠……

    不过得知原来当时谈大爷的本意是想要请自己喝果汁,顾念兮的心情还挺不错的。

    这世间恐怕也只有他谈大爷,会打着“影响了市容市貌”这样的旗号来泡妞了。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谈大爷还真的将她顾念兮给泡到手了,真是奇葩!

    后面,谈逸泽还说了许多的事情,但顾念兮的脑子越来越昏昏沉沉的,听不进去一丁点的东西。

    而谈逸泽一直不断的说着,一直到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应,当他以为电话那端的女人早已沉沉睡去,本想挂断电话的时候却听到了这么一句:“老公,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你了……”

    听到这一句话的瞬间,谈某人那双黑瞳明显的放大了。

    但不一会儿的功夫,他的整双瞳仁里都堆积着明显的笑意。

    星空下那双眼眸里的光亮,竟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漂亮。

    最终,所有的情绪都化成最后的一句:“那就好……”

    因为,我也深爱着你……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夜晚,酒吧里是迷离的光线,舞池里到处是摇曳的身子……

    如此奢靡的场景,对于常来这里的人也不陌生。

    谁都知道,到这里来的都是寻求快活的人。

    男的为性,女的为钱……

    等价的交换,等价的偿还。

    不过,在这奢靡的酒吧内的某个隐蔽的包厢里,却有着背离这一切的人。

    如此大的包厢里,除了正依靠在沙发正中间的某个男人之外,没有其他的人。而男人面前的茶几上,则摆着大大小小的酒瓶。

    有的已经空了,有的才喝了好些,还有几瓶是没有开封的。

    而坐在正中间沙发上的男子,只是悠闲的一口接一口,一瓶接一瓶的喝着。

    好似,这辛辣的酒精在他的味觉里只是果汁饮料那么简单。

    喝着喝着,男人甚至将整个包厢里的音乐和灯火全给关了。黑暗中,除了偶尔有吞咽的声音,便是酒瓶子摔在地上发出的声响……

    而门口处站着的那些人,对于此番场景好像已经见惯了似的。

    除了不时按照男人的吩咐送进酒之后,都识相的站在门口。

    “六子,要不要进去看看凌二爷?”门口,有人问着。

    “进去也会被轰出来的。”六子扫了包厢内那黑漆漆的一片,撇撇嘴道。

    “可这么个喝法,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男人将自己关在自己两天了,两天的时间除了喝酒上个洗手间之外,其他的事情都没有做过。

    而这样的情形,之前其实也有过好多次。

    不过男人都会在第三天的时候,让小六子到凌家去拿一套衣服,在这里换洗之后穿戴一新,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小六子其实也明白凌二爷现在的做法。

    他将他所有的悲伤都掩藏在黑暗中,天明的时候,没有人看到他的痛,一如他看不到别人的痛楚一般。

    小六子不是不担心。

    这凌二爷,毕竟是他的大哥。

    要真是喝出个什么毛病来,该怎么办才好?

    可小六子也清楚,这男人是他们这些人所管不住的。多少次又多少次,小六子一进去,就碰了一鼻子的灰出来。

    “唉,那我进去了。”虽然心里还是百般的不愿意,但小六子还是进去了。

    最多,就挨凌二爷的一顿骂。

    他小六子虽然是一届流氓,但小六子自认为自己也是个好流氓。他好色,但他也有主见。知道什么样的女人碰的,什么样的女人碰不得。他是痞子,但他讲义气。自从认定了凌二爷这个大哥之后,他那一件事不是站在凌二爷的角度思考的?

    “六子,谁他妈的让你进来了?”果然,小六子一进去,里面就开始传来摔东西的声音。

    “凌二爷,您别发火。”

    “老子不发火,你就将我当病猫了!”

    “二爷,谁敢把您当病猫了。这世界上,也就苏小妞……”敢拿你当病猫!

    可这话还没有说完整,小六子就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给咬断。

    要你多嘴!

    这凌二爷要是发起火来,待会还不得叫你给割下来腌生抽?

    只是出乎小六子意料的是,在提到“苏小妞”三个字的时候,本来处于暴戾中的男人,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安静了下来。连男人本来手上还紧握着的那个酒杯,也在顷刻间掉落在地上,成为一堆碎玻璃……

    分开的三个月之后,本以为一切都可以不在意。

    可谁知道,这男人还是在听到关于那个女人的只言片语的之后,溃不成军……

    ------题外话------

    求票小剧场之苏悠悠版:

    凌二爷:呀个屁,偷内裤的事情也只有你这苏小妞能做出来!

    苏小妞:是哒是哒,我就是这么彪悍。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快点交出来吧(邪恶的挑眉)

    凌二爷倒抽气:交……交什么(该不会是内裤?)

    苏小妞(鄙视):你以为姐姐我看上你的内裤了?姐姐是要票子,知道不?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