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41章 苏小妞出现了出现了!

    “妈,她不肯答应。”

    经过刚刚的那一阵,陈雅安立马上了楼,到了舒落心的房间。

    此时的舒落心,正在敷面膜。

    卧室里,还放着轻音乐,非常适合休息和入睡。

    而室内的暖气,也开的正好。

    一切,都让陈雅安羡慕。

    什么时候,她也能和这舒落心一样,正正当当的享受着这个谈家的一切呢?

    “什么事?”舒落心听到是陈雅安的声音之后,依旧继续闭眼躺着享受她的休闲时光。不过,她也示意着陈雅安进去。

    “就是你昨天让我去说,进明朗集团的事情!”陈雅安进入舒落心的卧室,又细心的将舒落心的卧室打量了一番。

    只见整个卧室都是清一色的乳白色欧式雕花家具。每一处,尽显奢华和高贵,特别是阳台上那类似于咖啡茶座的小凉椅,陈雅安几乎不难想象靠在这椅子上是何等的惬意和舒适。

    舒落心,没想到你的房间,比你儿子的婚房还要奢华。

    你口口声声说你最爱的是你儿子,大概只是你的借口吧。

    你最爱的,终究是你自己!

    “你爸怎么说?”听到了陈雅安说的那番话之后,舒落心将自己脸上贴着的面膜取了下来,而后靠在床头,拿起了边上抱着的鲜榨橙汁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做完了面膜的舒落心显得比以前还好年轻。

    那皮肤,白皙细腻的就像是十七八岁正处于雨季的女孩。还有身上那件丝质睡衣,也勾勒出了她如同少女一般的曼妙身材。

    不得不承认,即便现在已经年过五旬的舒落心,此番的打扮好比少妇。男人看到的话,没准也会对她动起歪心思。

    这,多要归功于舒落心平日里的保养和上的瑜伽课。

    而且在陈雅安看来,舒落心这一把年纪了还能如此貌美如花,这些都要归功于她的钱。

    要知道,舒落心每一次到美容院做护肤,几乎都要个五位数。还有她上的瑜伽课,还是什么国际顶级大师的级别。价格,可想而知。反正这样花钱如流水的法子,她陈雅安现在还没有到那个级别。

    但陈雅安坚信,只要自己在这个谈家坚持下去,迟早有一天,舒落心的一切都会属于她的。

    “我不是跟爸爸说。”听到舒落心的话,陈雅安嘟囔了一句。

    “不是跟你爸说?难道,是跟小南?”舒落心放下了橙汁之后,看向陈雅安。

    如果是跟小南说,也还行。

    毕竟小南现在还是整个明朗集团的总经理,也有任命一个人的资格。

    再说了,和小南说的话,他们两人是夫妻。没准小南还能出自私心,给陈雅安安排一个比较好的职位。

    虽然舒落心知道,谈逸南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真正的放下过顾念兮。这样的情况下,让他给陈雅安安排一个高于顾念兮的职位,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只要现在能让陈雅安进去明朗集团,以后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舒落心等待着陈雅安给自己下文。

    只是没想到,陈雅安却还是摇了摇头。

    “你不和你爸说,也不和小南说,难道还和你爷爷说不成?”舒落心原本看着陈雅安,微微蹙起眉头。

    不过看着陈雅安的脸色,舒落心觉得这事情好像还有猫腻。

    “我和顾念兮说,但她……”在舒落心的面前,陈雅安就没有喊过顾念兮一句大嫂。

    毕竟,她的年纪比顾念兮还大两岁。

    若不是身份摆在那里,陈雅安又怎么可能在顾念兮的面前低下头来?

    “她不肯。”

    迟疑了下,陈雅安将实情给说了出来。

    不是陈雅安相信这舒落心。

    要知道,在这个谈家,现在没谁比她陈雅安还要憎恨舒落心。

    明知道自己的儿子暗恋着他的大嫂,如此不伦的事情,她舒落心这个身为母亲的非但没有好好的教育儿子,还帮着谈逸南将这些都给隐瞒了下来。而这,最终也导致了她陈雅安婚姻的不幸。

    真心相爱的婚姻,都有可能不幸福。

    更何况,婚姻里的一方根本就没有将心放在这段婚姻里?

    谈逸南外表上看上去就像是个谦谦公子哥。

    可背地里,确实个彻头彻尾的魔鬼。

    寻常,他看上去温文尔雅。或者应该说,他谈逸南的温文尔雅,其实都只是在顾念兮的面前。

    而现在每天到了床上,这个男人就跟个疯子一样的折磨她。每天,都变换着各种屈辱的姿势,有时候还是对着她的嘴……

    是的,一开始谈逸南也就新婚的那一天碰过她。

    可自从那天,她被舒落心怂恿去勾引谈逸南之外。

    这个男人的*,就像是卸了闸的洪水。

    不管她陈雅安是否愿意,这男人都跟丧心病狂没有区别似的折磨着她。

    而最让陈雅安受不了的时候,每每到达巅峰时刻的时候,这男人喊着的,都是顾念兮的名字……

    这让同样身为女人的陈雅安,情何以堪?

    也正因为这个,陈雅安也认定了,她所有的不幸,都是舒落心造成的!当然,还有顾念兮……

    他们欠她陈雅安的,一个都逃不掉!

    她迟早,会一个个的收拾好他们两人,让整个谈家都是她一个人的!

    当然,现在她陈雅安还没有正式进入谈氏,还没有真正的接触谈家最核心的部分,现在的她,还需要舒落心的帮助。

    这也是,现在的陈雅安为什么在舒落心的面前低头装孙子的缘故。

    只是陈雅安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说完这一番话,想要寻求舒落心的帮助的时候,她迎来的竟然是舒落心的一个巴掌。

    那巴掌,几乎是用尽了全力甩来的。

    当下,陈雅安的脸狠狠的偏向了一层,耳朵也有一瞬间的轰鸣。

    该死的老女人,竟然敢打她?

    真想,现在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和这个老女人拼个你死我活。

    看是她舒落心的巴掌厉害,还是她陈雅安的拳头厉害!

    有那么一瞬间,陈雅安看向舒落心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毒。

    而她垂放在大腿双侧上的手,也紧握成拳。

    指关节处,甚至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

    整个拳头,都微微的颤抖着,像是极力的克制着某种情绪!

    但最终,陈雅安还是全都给忍了下来。

    眼眸里的怨毒,也在一瞬间消失了。

    除了紧握着的拳头之外,其他的一切看上去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若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此刻女人那过分纤长的指甲早已狠狠的刺穿了她的掌心。

    掌心处,有些红色的东西悄然蔓延出来。

    但女人却好似浑然不知,一直死死的握紧了拳头。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上钱给这个张牙舞爪可恶至极的舒落心几巴掌!

    “你这个石头脑,我舒落心到底上辈子遭了什么孽,才会将你这么个白痴给娶进门?”舒落心伸手,狠狠的戳了陈雅安的额头,将她的脑袋戳的生疼。

    “我让你去找你爸说说,让他给你在明朗集团安排个什么职位就行,你倒好,给我找顾念兮去。你是不是嫌我现在整天没事,所以竟给我找事做?”

    说着,舒落心又是狠狠的戳着陈雅安的脑门。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陈雅安只是麻木着一张脸。

    面对舒落心的打骂,面对舒落心的恶毒语言,女人就像是没有察觉到似的,没有任何的表情。

    除了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不断的收紧之外……

    “你的脑子到底是不是只是石头?就算你不着你爸,找小南不行么?小南再怎么说,都是明朗集团的总经理,你怎么想的去找顾念兮?你是不是生怕她不知道,你有意思想要进入明朗集团工作?”

    舒落心一直数落着。

    其实,舒落心生气的并不仅仅是这个陈雅安竟然放着家里两个大人物不说,而去寻找顾念兮,变相的想要拉拢和顾念兮的关系。她更担心的,是这顾念兮提前知道了陈雅安要进入明朗集团工作,没准会开始和她竞争一些东西,从而对陈雅安使诈。

    要知道,现在的顾念兮已经在明朗集团工作快两年了。

    她做出来的成就,所有人有目共睹。再者,舒落心就不相信,这顾念兮这么聪明,会不在这明朗集团里培养出一些亲信,为将来财产争夺的时候留一手!

    陈雅安这个时候找顾念兮说她想要进入明朗集团工作,不就等同于先预知顾念兮先提前做好准备么?

    到时候,陈雅安进入这个明朗集团到底怎么死的,没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当然,舒落心现在更生气的一点,那就是舒落心竟然明知道这谈家里住着一个是明朗集团的总裁,一个是明朗集团的总经理,这两个大人物。

    可偏偏,陈雅安现在选择去说的却是顾念兮这个小小的策划部经理。

    这是不是也就说明了,在外界人看来,现在的顾念兮已经像是这明朗集团的接班人了?

    这可不好!

    若真是这样的话,这顾念兮将来势必会成为她舒落心得到谈家所有的路上的绊脚石!

    “妈,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正好看到顾念兮在大厅,所以就找了她说说而已!”陈雅安也知道,这个时候的舒落心正在气头上,还是先不要将她给惹毛了才好!

    “妈,现在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的一时大意,会引出这么多麻烦。”

    要不是听舒落心给她分析,陈雅安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事情的结果那么的严重。

    “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我当初交代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按着去做?还想给我耍小聪明!”

    舒落心冷冷的睨了陈雅安一眼。

    她舒落心好歹也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这些人的心里到底都藏着什么心思,舒落心又怎么可能会算不出?

    陈雅安不按她说的去做,无非就是想要挣脱她舒落心的束缚。当然,还想要趁着她舒落心不备,给她一击。

    这一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又何况是在这个阿谀我诈的圈子里打滚了这么多年的舒落心?

    陈雅安那点小小的伎俩,她又怎么会看在眼里呢?

    “我可告诉你,别在我的面前耍花招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到时候我要是真的没有耐性让你玩下去的话,小心我一脚将你给踢出谈家。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回去和你陈家的那些长辈交代!”

    舒落心再度睨了这陈雅安一眼,便开了口。

    陈雅安想要挣脱她的手,背后使出手段绝不是一次两次了。

    而舒落心也正因为看清楚了这一点,于是决定在今天斩草除根,彻底的断绝了这陈雅安想要逃脱的念头!

    “我知道了……以为我都只听妈一个人的,不会在自作主张的做其他的事情了!”

    听着舒落心的这些话,陈雅安的心里大吃一惊,没想到她的心思都被舒落心看在眼里。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她陈雅安现在想要的也是谈家的一切。

    只要她在这个家里说话有足够的分量,到时候她还会怕舒落心不成?

    想到了这一点,陈雅安的嘴角轻弯。

    不过这样的神色只在一瞬间。

    片刻之后,陈雅安的一张脸上,又是麻木的没有一丝表情。

    这样的她看上去,和之前没有任何的差异。

    仿佛刚刚她嘴角上的那个弧度,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舒落心也在听到陈雅安的承诺之后揉了揉发疼的眉心。

    没办法,这谈逸南竟然娶了这么个石头脑袋,实在让她有些费神。

    不过好歹他们现在三个站在统一战线上,她舒落心要是不帮着点,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全部谈家的财产都落进顾念兮和谈逸泽的手上不成?

    “来,你给我过来。你现在先别急着去说,等有机会,我到饭桌上跟你爸一提,到时候你就参合两句就行了。还有,如果到明朗集团,你要……”

    之后,整个卧室里就只有舒落心那故意压低声音,企图不被这个屋子里其他人听到的声音。

    偶尔,还会传来这陈雅安一两句的回话……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六子,凌二爷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要是好的话,今天晚上让他过来再陪小爷喝两杯。”熊逸小爷给小六子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正靠在人家酒吧里舒舒服服的坐着。

    这两天,人家凌二爷住院,于是熊逸小爷勉为其难的帮着管理一下酒吧,打发掉那些准备过来闹事的人。

    当然的,这几天,这小爷可没少蹭吃蹭喝。

    每天晚上不是特属凌二爷的酒水尝了个遍的?

    而这,熊逸小爷一点都不认为自己做的有些过分。

    他觉得自己现在是在乐善好施,凌二爷犒赏他是应该的。

    至于今儿个,这位爷的心情也倍好。

    所以今儿个他打算,将凌二爷也拉出来喝几杯,陪陪他。就当成,这几天他帮着看管他酒吧的酬劳,还有他前两天差一点被凌二爷非礼了的补偿。

    可熊逸小爷没有想到,得到的是这么个答案。

    “凌二爷昨晚的情况不大好,医生正商量着,要不要给他进行第二次手术。”小六子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带着某些担忧。

    昨晚,凌二爷又有些出血的症状。

    虽然到今天早上给止住了,不过医生正在商讨治疗方案。

    而这个期间,小六子已经无数次和这凌二爷提起,要不要跟他的家里人说一声。

    毕竟要连动两个手术,这事情非同小可。

    可每一次跟凌二爷说这些的时候,小六子总是碰了一鼻子灰。

    “这么糟?前两天不是说,手术很成功的么?”熊逸听到这话,也终于没了之前吊儿郎当的表情。

    “具体来说我也不清楚,反正昨晚上就出血了。医生说这可能和他又喝酒有关……”

    “你不是在医院看着他么?怎么还能让他喝?小六子你老实说,你是不是一直都打算将凌二爷给谋害了,然后你顺利的坐上他的宝座?”熊逸这人,向来有什么说什么。再说了,他也从来不用担心自己的贱嘴巴会得罪了谁,反正就算得罪了,他也有办法将那人被摆平了。

    用熊逸小爷的话来说,那些他得罪了,并且还意图对他熊逸小爷不轨的人,都……死了!

    “丫的,在逸少的心里我小六子就是那么个不讲情义的人么?逸少,我可跟你说,从跟着凌二爷的那天开始,我小六子就随时作出为凌二爷献出生命的准备,所以这话小六子不希望再从逸少的口中听到。”

    小六子承认自己刚刚对熊逸说的这些话是有些冲。

    不过小六子一向对凌二爷忠心耿耿,他可不希望自己被这些人误会什么。

    “好了好了,知道了。不就是调傥你两句么,用得着这样么?”

    说到这的时候,熊逸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对了,你知道凌二突然冒着死的危险偷偷喝酒,是为了什么?”

    按理说,小六子这么衷心,确实不像是会害凌二的人。也就是说,这凌二爷就是一步步的将自己往死路上逼。这一点,聪明如熊逸小爷,又怎么可能会猜不出?

    “其实,凌二爷还是为了苏小妞……大概是生病吧,最近两天我经常听到他睡着了都在喊苏小妞的名字。”

    可每一次和凌二爷提到要不要找苏小妞说说的时候,凌二爷总是会避而不答。最后,还将小六子给赶出了病房。

    “既然这么想那个女人,你就去把她抓过来给他不就行了么?是个男人,用得着这么婆婆妈妈的么?”熊逸小爷不以为然。

    “凌二爷大概是觉得以前伤害苏小妞太多了,现在没脸见到她吧。再说了,人家苏小妞现在是在德国,我想抓来也抓不到。”不然,按照小六子这脾气,早就将苏小妞给押过来了。

    想到这,小六子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逸少你的人脉那么广,能不能帮忙打听一下,这苏小妞现在的电话号码?”

    小六子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

    就算见不着,那就让凌二爷听听这苏小妞的声音,没准病情也会好的比较快不是?

    “这事情简单。不过咱可说好了,小爷要是把人给找出来了,你让凌二给小爷记着一人情!”

    “行行行,这事情简单。”只要能找到苏小妞,小六子相信这凌二爷绝对会感谢这熊逸八辈祖宗。

    不对!

    这好像是骂人的话!

    听说说过呢?

    好像,是苏小妞……

    一想起那个女人龇牙咧嘴的可憎表情,小六子烦躁的挠了挠头。

    看来,这个女人对他们的影响还真的不一般……

    ——《军婚人,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哟,今天都有什么好菜?”傍晚,是整个谈家人齐聚一堂的时候。特别是今儿个,餐桌上还有难得一见的谈逸泽,谈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更是明显。

    “爷爷,有您最爱吃的红烧肘子,还有剁椒鱼头。”顾念兮早前已经下班回了家,这会儿换上了一身浅黄色的孕妇裙。一手扶着腰身,一手还不忘帮着刘嫂整理着餐桌。

    这样的她,让谈建天和谈老爷子接连的点头。

    而一边,一整天都窝在家里,却直到现在才现身的陈雅安,此刻正理所当然的坐在另一边的位置上,等着顾念兮和刘嫂布置餐桌,然后开饭。

    陈雅安或许不知道,这已经是到多少次,谈老爷子和谈建天对她有些失望了。

    边上,舒落心这会儿都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能起身帮着顾念兮。当然,这个过程中舒落心还不会忘记瞪了瞪边上等吃的陈雅安一眼。“你还不起来帮忙,没看到你嫂子挺着个肚子都帮忙么?”

    其实,舒落心也不想说这些的。

    但她现在也不敢指望,这陈雅安靠着这个石头脑,能理会正常人的那些眼神。

    不过为了给她陈雅安留下点颜面,舒落心这番话还是故意压低了声音说的。

    “我……知道了!”陈雅安就算百般的不愿意,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起了身,帮着他们整理着。

    “好好好,都差不多了,坐下来吃吧。”谈老爷子见一家人都动手,心情也顿时好了不少。

    “好。”

    一家人都坐了下来,开始用餐。

    不过相对其他大门户家庭来说,谈家人吃饭还算是比较轻松。起码没有什么严格的规定,像是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

    “兮兮,这个月的产检快到了吧。”餐桌上,谈建天边吃,便有意无意的聊着。

    “就这个周末吧。”周末一到,孩子就八个月了。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慈爱的摸了摸自己鼓起来的肚子。母爱的光芒,尽显。

    “呵呵,到时候小泽也陪着去。”谈建天不是征求谈逸泽的意见,而是下了命令。

    “爸,没事的。我一个人去也行。”顾念兮知道谈逸泽每天的事情比较多,也不想给他添麻烦。

    虽然她也不清楚,谈建天今天为何会如此要求的原因。以前都没有见过谈建天对谈逸泽这么独断过的。

    “你一个人我们不放心。”谈建天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爸……”

    顾念兮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谈逸泽开口打断了。

    “没事,我那天正好也有空,正好可以去看看肚子里的宝宝,顺便和他打打招呼。”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也顺势的掐了掐顾念兮的手,不让她说话。

    这意味着什么,顾念兮其实也不大清楚。

    不过谈逸泽既然这么要求,顾念兮知道这当然有他的道理。

    于是,女人也识相的沉默了下来。

    “雅安最近有没有回家探望下你的爷爷?”和顾念兮他们说完,这会儿谈建天又转身和陈雅安这么说。

    陈雅安一时间没有想到谈建天竟然会在餐桌上主动和她说话,当下有些傻愣。

    若不是舒落心在底下踹了她一脚的话,她没准会这么呆愣下去。

    “那个……就前一阵子回去了一趟。”陈雅安慌忙的放下了碗,说着。

    “那有空也多回家去看看吧,你爷爷也上了年纪,老人家又有多少个八十岁?”谈建天嘴角只是轻轻一勾,没有寻常来的严肃,到有点像是和他们话话家常的感觉。

    但不知道为什么,顾念兮却从谈建天今儿个说的这些话中,读出了一股子严肃的味道。就像是,在叮嘱什么,更像是人在临死之前,都会吩咐一些他牵挂的事情……

    看谈建天的精神,其实还蛮不错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顾念兮看着这样的谈建天,心里头却是发堵的慌……

    “我……我知道了。”难得谈建天和她说话还带着笑,陈雅安也应承了下来。

    而舒落心瞅准了这个机会,也赶紧开了口:“建天啊,这雅安成天没事在家里带着,也不是很好。按我说,是不是该给她个什么机会,锻炼锻炼?”

    谈建天今天在餐桌上能和小辈们说了这么多话,按理说他今天的心情还算是不错。

    所以按照舒落心往日的经验,现在的谈建天是最会轻易答应下一些事情了。

    听到舒落心的这话,谈建天的眉心也微微的蹙起,而后又平缓了下来。

    “雅安是想要出去走走吧?这样,明朗集团最近这阵子会组织公司的员工去出游,雅安要是有兴趣的话,就跟着公司的职员一起出去走一走,顺便放松一下心情吧。”

    谈建天的语调,不高不低不缓不急,没有丝毫的能波动人的情绪的地方。

    但舒落心却在听到谈建天的这一番话的时候,有些不悦的蹙起眉头。

    她的意思是让谈建天给陈雅安一个机会,到明朗集团工作上班锻炼锻炼。而谈建天倒好,竟然只是让陈雅安跟着人家出去旅游光观?

    这谈建天,到底是真的糊涂,还是……

    想到这,舒落心的脸色有一瞬间的阴沉。

    她一直都知道,这谈建天虽然和自己过了大半辈子,但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忘记过那个女人。

    所以这谈建天也一直都有些偏向谈逸泽他们的那一边。

    以前,也就算了。

    在舒落心将谈逸泽赶出了这个家,让他小小年纪到部队一个人自生自灭之后,一切算是告一个段落。

    舒落心总以为,只要不让谈逸泽和谈建天有过多的接触,他们之间就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感情。再加上,这谈逸泽一直都将他母亲的死怪罪到谈建天的身上,所以舒落心也一直都不怎么担心,他们父子会联手。

    没想到,这情况在谈逸泽回到这个家之后,又再一次死灰复燃。

    而且,舒落心也绝对没有料到,这一次谈建天竟然做的那么明显。

    让顾念兮进入明朗集团上班,也不肯给陈雅安这个机会?

    不……

    她舒落心是不会白白的将到手的肥肉,送到敌人的手上的。

    想到这,舒落心便再度开口:“不……不是。建天,我的意思是说,要不让雅安也跟着念兮一样,到明朗集团里去学习学习?‘玉不琢不成器’这个道理,建天你也应该听说过吧?”

    舒落心的意思,其实就是在告诉谈建天,这雅安其实也并非没有任何的可取之处。

    就像顾念兮,当初不也是因为进入了明朗集团,才有了今天在业内的成就么?

    只是舒落心却忘了一点,当初顾念兮在到明朗集团之前,在博雅集团也已经走到了博亚总经理的位置。那个时候顾念兮要是想要跳槽,职位绝对比现在在明朗集团的高!

    至于舒落心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将顾念兮的名字也给扯出来,其实这和她不和谈建天私底下说,而是在餐桌上,所有人齐聚一堂说出来是一个道理。

    舒落心就是明摆着将谈建天推到了风尖浪口上。

    若是谈建天这会儿不答应在明朗集团给陈雅安安排个什么职位的话,那谈建天就会在孩子们的面前显得有些偏向谈逸泽他们了。到时候,身为父亲的他也就没有以前那么的威严了。

    “爸,请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一定会跟大嫂好好学习,好好的打理咱家的公司!”

    桌子下的陈雅安,又被舒落心踹了一脚之后,立马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当然,此刻的陈雅安照样在心里诅咒了舒落心的十八代。

    该死的老女人,竟然下手那么狠。

    她这双脚,都差不多快要给她踹残了。

    不过眼下还不是她陈雅安发脾气的好机会。

    但这一仇,她陈雅安迟早会给报了的。

    听着舒落心的那番话,还有陈雅安的,谈建天的眉心微微蹙起。

    能掌控得了明朗集团那么大的一个集团的男人,又怎么会看不穿现在的舒落心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在谈建天看来,这陈雅安真的不大适合在这商业圈里打滚,不管是她以前的所学还是她之前的那些见闻,都不及顾念兮。

    再者,还有陈雅安其实并非真的热爱这份职业。她之所以想要进入明朗集团工作,恐怕还似乎舒落心怂恿的吧……

    其实,和舒落心生活了这么多年,这个女人一直都在打什么心思,谈建天也大致清楚。但为了整个谈家,谈建天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既然她那么想要让陈雅安进入明朗集团工作的话,那谈建天就给他们这个机会,希望到时候他们不要后悔了就行。

    于是,谈建天开口道:“这样吧,雅安现在对公司的业务还不是很熟悉。这两天我就先安排你到策划部报道,熟悉熟悉公司的情况。到时候兮兮生完了孩子回公司上班的话,你就跟着她好好的学习学习。”

    谈建天一番话下来,谈家的餐桌上的气氛微变。

    特别是陈雅安,脸上的神色可算是千变万化。

    策划部报道?

    也就是说,还是一个小职员。而且,位置在顾念兮的下面?

    想到这,陈雅安不满了。

    凭什么,她陈雅安就必须要比顾念兮低一级?

    难道,她看起来有那么差么?

    不过现在总算是能到明朗集团去上班了,陈雅安也只能暂时压住心里所有的不快,应承了下来:“谢谢爸爸!”

    而舒落心见陈雅安也应承了下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至于顾念兮,她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

    反正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在这明朗集团呆一辈子。

    她要的那些,只能靠自己双手来创造。

    所以这陈雅安到底要到什么地方上班,其实和她没有任何的瓜葛。

    而谈逸泽,他的脑子正在想着这一次的演习。

    大炮啊什么的,不断的从他的脑子里闪现,就是唯独没有明朗集团的那些东西……

    而谈老爷子在见到这小两口都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之后,也松了一口气。便忙着招呼道:“都快吃吧,东西凉了就不好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晚饭过后,谈家一家都坐在大厅里吃着水果,看着电视。

    电视上正播着谈参谋长最爱的新闻联播。

    于是,谈家这三个热血青年,咳……

    应该是老青年,都看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的讨论几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呼划破了谈家的宁静:

    “妈的,顾念兮,姐姐来了。”撕心裂肺的女音,在这个夜里显得有些恐怖。

    “这是什么声音?”谈老爷子被这个声音搅和的有些心神不宁。

    “像是猫!”谈建天说。

    “不对,是人的声音!”谈逸泽说。

    “顾念兮,你他妈的要是敢给姐姐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化成灰都将你泡在尿了。”很诡异,很龌龊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是悠悠!”这会儿,顾念兮也总算听清楚了外面的那狼嚎鬼叫的声音。

    “她不是还在德国?”谈逸泽问。没记错的话,前两天他听到顾念兮这么说苏悠悠应该是周末回来。还说了,她准备陪着顾念兮去做这个月的产检来着。

    “真的是悠悠,我没有听错!”他们打小一起长大,苏悠悠的声音顾念兮怎么会听错。想到这,顾念兮立马放下了水果,直接冲出了谈家大门。

    “小泽,快跟上!”谈老爷子见顾念兮跑得这么迅速,便立马吩咐。

    不过显然,身边的那个人比谈老爷子跟迅速。在他还没有吩咐之前,就已经跟了上去。

    “悠悠?悠悠真的是你么?”

    顾念兮打开门,就急忙的往外面走去。

    而谈逸泽也紧紧的跟在身后。

    “兮丫头……”

    只见不远处,一女人拖着行李箱,大步朝着这边飞奔而来。

    夜色有些暗,但顾念兮依稀可以看得清,那真是的她的苏悠悠。

    如记忆中一样,此时的苏悠悠的身上,还是那彰显着热情的火红色连身裙,那黑色的眼眸里,依旧是那么的清澈。

    连她苏悠悠那吓死人的大嗓门,还是和记忆中一样。当然,她出口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粗俗;

    “兮丫头,你要是敢给姐姐死掉的话,姐姐就立马将你给鞭尸了,顺便将你的尸体给剥光光的,吊到城门口去给别人看光光。”

    无疑,这样又猥琐,带着重口味的大嗓门,在这样的夜里实在有些吓人。

    不过重逢的喜悦,已经将这所有的一切都给自动屏蔽。

    所以此刻的苏悠悠看到的,就是一个大肚婆朝着她跑了过来。

    在看清那个大肚婆那张小脸之时,苏悠悠将自己的行李箱随意的丢开了,紧紧的抱住了顾念兮……

    “悠悠,真的是悠悠!太好了,悠悠你终于回来了。”此刻,她顾念兮怀中的,就是那个每次总是自称为她顾念兮的姐姐,只要她顾念兮有什么事情,一定会挺身而出的女人。

    她和记忆中一样,那么的热情如火。

    而顾念兮,恨不得将这样的火紧紧包围。

    “兮丫头,你没事么?”而苏悠悠这会儿抱了顾念兮之后,又迅速的扒着她上下打量了好一遍。

    “我……没事啊。”

    “你没事?真的么?”苏悠悠像是不敢肯定一样,扒着她又上上下下看了一遍。

    “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不过,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等周末么?”

    “你这丫头打电话跟我说你肚子疼,然后手机电话就打不通了。我怕我再不回来,就见不到你了呜呜……”说完这话,苏悠悠就像是个无助的孩子,蹲在地上号啕大哭了起来。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