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43章 你就是别人用过的破鞋!

    “凌二爷,您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医生说您还需要继续在医院住几天,等到确保身体没有问题了,才能离开。”

    小六子是想到了,这生病的凌二爷再度听到苏小妞的消息会有多么的振奋人心,鼓舞士气。然后,他会看到凌二爷振奋精神,积极对抗病魔,等待身体康复的那一天去见苏小妞。

    只是小六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才接到苏小妞回国的消息,连这苏小妞下榻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的凌二爷,竟然就这么带着还没有完全康复的身体,急匆匆的想要去见苏小妞。

    这让小六子不禁怀疑,到底他这一次的做法是不是正确的。

    告诉凌二爷关于苏小妞回国的消息,都不知道是救了他,还是害了他。

    得知苏小妞现在就和他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凌二爷自然会振奋精神好好的治疗,好好的养病。

    但此番前去找寻苏小妞,那苏小妞还是不肯接受凌二爷呢?

    以凌二爷现在这样的身体,到底能不能承受的住这样的打击?

    越想,小六子的眉心越是皱成了一团。

    而边上的那个男人,却一点也不为意。

    这会儿,这几日本来还病怏怏的男子,此刻健步如飞。小六子,都有些赶不上了。

    “我让你他妈的废话什么呢?苏小妞回来了,我还需要住院么?快给我开车,我们现在就去找苏小妞。”凌二爷不断的催促着。

    “好好好,凌二爷您别急。我这就去把车子给开过来。”

    说着,小六子就离开了。

    而凌二爷也趁着小六子去把车给开过来的这个时间,又在边上的车的后视镜里,整了整自己的头发。

    虽然现在自己的起色是差了一点,眼眶也有些凹陷,不过这风采还是不输给以前。

    不知道这样的自己,苏小妞见到了,会不会觉得很是帅气?

    这么想着的时候,身侧小六子已经将车子开了过来。

    “凌二爷,上车。”

    “好。”

    “不过凌二爷,您说我们现在到什么地方去找苏小妞?”等凌二爷做好之后,小六子又这么问。

    熊逸帮他们打听到了苏小妞回国的消息,可没有帮他们找到这苏小妞现在下榻的地方。

    这车子,该开向何方

    “先去那个混小子的别墅。”凌二爷沉吟了片刻,便开口和小六子说。

    其实和骆子阳接触也就那么一段时间,但凌二爷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这苏小妞和那个混小子的关系还不一般。

    这会儿回来,那个小子应该有她的消息吧?

    没准,苏小妞回国了又回到他的别墅里住着!

    一想到苏小妞和那个混小子孤男寡女的呆在同意个屋檐下,凌二爷的心里就极端的毛躁。

    不行!

    这次苏小妞回来,他说什么也不会答应,让她再度和那个混小子住在一起。

    就算绑,他凌二爷也一定要将苏小妞给绑回到自己的家里!

    “那凌二爷坐好,我们出发吧。”说完,小六子便踩下了油门。

    骚包的宝马,抢眼的视觉效果,消失在路的尽头……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念兮,你说那个人就是你的新任弟媳妇?”吃完了早餐,苏悠悠赖到了顾念兮他们的卧室里。

    此时的苏悠悠,正悠闲的吃着顾念兮给她准备小点心和果汁,悠哉悠哉的。

    “嗯。三个月前刚进门。”顾念兮也伸手拿了个点心,最近她比之前会吃。不过全部的营养都好像是被宝宝给吸走了一样,她的四肢和脸蛋上,不见长肉。但肚子,却比之前明显的又大了一圈。

    “谈逸南还真是的,每一次都能撞见这样的活宝!”苏悠悠漫不经心的说着。

    “怎么了?什么活宝?”

    “以前是霍思雨,现在是又来了这么一个。我看现在,她简直就把她自己当成这个家的女主人了,连你这个大嫂都不放在眼里。”

    “悠悠,说什么呢!”毕竟呆在同一个屋檐下,顾念兮不想将两人的关系搞僵。

    “难道不是么?你在厨房里刷碗的时候,她就在电视机前看韩剧。你说准备给长辈做点什么糕点的时候,本来她应该帮忙的,可她却好意思说她忙。我看,她就是直接躲到卧室里看电视去。”其实一进门,苏悠悠就对这个女人的印象不大好。

    因为这个女人一直都像是带着势利眼在看她苏悠悠。

    特别是今天早上,她苏悠悠不就多吃了几根油条么?

    那女人,至于用那么嫌弃的眼神看着她苏悠悠么?

    难道她苏悠悠还不能在她的闺蜜家吃油条不成?

    再说了,吃几根油条,也不会将他们家给吃垮的,至于么!

    “她现在也在明朗公司上班,这两天大概有什么设计稿件吧!”

    陈雅安的脾气,顾念兮也算是清楚。

    她就一根筋,也比较懒。

    不过家丑,还是不能外扬。

    “屁。我就不觉得像那样的人还能搞出什么设计稿件来。要不是明朗集团是你们家自己的,我看她的资历绝对进不去!”离开三个月的归来,苏悠悠的毒舌一点都没有变。

    不过顾念兮不得不佩服的是,苏悠悠在看人方面,比她还要准。

    只是见面几次,她竟然能将陈雅安分析的如此透彻。

    “念兮,虽然这样的小角色不足以为患,但我跟你说,以后她在的话,你还是要小心点。”

    “知道了,我的管家婆。”

    顾念兮说完这一句,苏悠悠笑了。而顾念兮,也跟着笑。

    只是此时的顾念兮的笑容里,却多出了一股子苦涩。

    苏悠悠,我不知道该不该把凌二爷的事情告诉你。

    也不确定,你在知道了那个男人现在还和别的女人传出那么多的惊天动地的消息之后,还能不能像是现在这样,笑的如此开心。

    苏悠悠,我更怕,没能帮你守护好你的爱情……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凌二爷,要不咱们先回去医院吧。”车子还没有开到郊区,骆子阳的别墅的时候,小六子便从后视镜里头发现,这凌二爷的脸色苍白的跟白纸一样,甚至连他用发蜡固定住发丝露出来的额头上,都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水。

    看到这,小六子有些后恐。

    这凌二爷明显还没有彻底的康复,从城南折腾城北,自然是受不了了。

    “少废话,不是还有一截路么,快点!”某男人被小六子这么一说,又立马坐直了,摆出衣服精神抖擞的样子。只是凌二爷或许不知道,他这幅脸色苍白,却故作镇定的样子,着实让小六子又心疼了一把。

    看来,这凌二爷真的可以为了苏小妞,连命都不要了!

    “那好,凌二爷您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诉我。我们立马回医院。”说完这句话,小六子将油门踩到了底,让车子以极端的速度朝着凌二爷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儿飞奔而去。

    至于凌二爷,在小六子说完那番话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只不过,男人的脸色还是那么的苍白。

    在小六子开车的时候,男人又伸手揉了揉自己那发昏的额头。

    等再度和小六子的视线在后视镜里相对之后,男人又迅速的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

    一直到,车子开到了骆子阳的别墅。

    骆子阳的别墅算不上高档。

    不过在这个寸土如寸金的土地,像是骆子阳这么年轻还能买下这样的别墅的,已经不多见。

    别墅里的那些装修,也算不上高档。

    可以说,没有一处地方,能比得上这凌二爷家里的任何一处房产。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凌二爷却从他的这幢别墅看出了这骆子阳对苏小妞的百般讨好。

    就拿这一处房子来说,几乎每一个设计,都是按照苏悠悠的品味来的。

    要问凌二爷为什么知道苏小妞会喜欢这些东西,这不是废话么?

    好歹,他凌二爷也和苏小妞过了一年,虽然说他们的结婚证是假的,但他们的婚姻生活没什么比这更为真实。

    再者,还有他们当初结婚的时候,他们的婚房装修之时,也是他凌二爷陪着苏小妞瞎折腾的。

    还记得当时的苏小妞,一直都盯着类似于这样的设计风格页不肯松手。

    可最终,她还是指着他凌二爷说的那一页,让那些装修的人实施。

    现在回忆起那些过往,凌二爷才发现,原来当时的苏小妞真的百般纵容自己。

    那个时候的苏小妞,大概真的爱惨了他凌二爷吧。

    回想起那些和苏小妞在一起的日子,回想起他们曾经那无数次入骨的缠绵,凌二爷真的感觉那个时候是自己这一辈子最为幸福的时候……

    可那个时候的他,却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这也才导致了,他凌二爷竟然亲手将自己深爱着的女人,一步步的推向远离自己的角落……

    “凌二爷,您要下去么?还是我帮你下去看看就行?”凌二爷的脸色苍白的就像是白纸,小六子有些担忧的开口。

    “不用,我自己下去就好。”

    说着,男人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西装,又弄出了纸巾,擦拭掉自己额头上冒出的那些汗珠之后,这才推开了车门,步伐矫健的朝着那幢别墅走了过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有人在么?”凌二爷按了好几下门铃,都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

    当下,便抡起了拳头开始往人家的桃木雕花门上砸。

    而边上,小六子也拉长的脖子,往这别墅院子里的那个落地窗看过去。

    透过两片窗帘中间的那条缝隙,小六子却也没有见到任何人的踪影。

    “凌二爷,好像他们两人都不在家!”小六子打听了一番情报之后,立马回到凌二爷的身边汇报。

    “不可能。苏小妞这才刚刚回国呢,时差没准还没有倒过来,那男人怎么可能带着她乱跑呢?”要真是这样,那那个男人还真的是太不懂事了!

    不过仔细想想也对,这年头像是他凌二爷这么深情又多金,而且又这么体贴入微的男人,还有几个?

    想到这一点,凌二爷又不免得对自己多了一份信心。

    可连续没有得到房间内的人的回应,凌某人又毛躁了。

    “苏小妞,别以为你躲在那别墅里,就没有人知道。”凌二爷又拽着拳头往门上砸。

    那噼里啪啦的声响,在这一片响起,划破了沉寂,显得有些诡异。

    而大病还未痊愈的凌二爷,此时已经因为刚刚这一番剧烈的运动,而满头遍布汗水。

    砸了好几下门之后,凌二爷的手又按了按自己发疼的胃部。

    刚刚才动过大手术,实在不适合这样的剧烈运动。

    这不,牵扯到了伤口,现在疼得他有些龇牙咧嘴。

    而在这样的痛楚之下,凌二爷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

    但男人,似乎没有放弃。

    这不,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男人又开始在人家的大门前撕心裂肺的喊着:

    “苏小妞,你要是再不出来的话,你信不信我将这扇门给砸了?”

    “苏小妞……”

    一阵又一阵的呼喊声,总算把这一片的管理员招惹来了。

    “先生!”

    “先生,请您停止下来。”

    管理员上前,拉住了正准备抬脚踹掉人家门锁的男人。

    “你他们的说什么,我想做的事情,轮得到你这个家伙来唧唧歪歪的么?”凌二爷毕竟是凌二爷,即便生病了,也不是什么小猫。

    这不,被管理员一拉,男人的脾气就上来了。

    此刻,这男人因为一直都找不到苏小妞,更是化身为修罗。

    他猩红着眼眸,缓缓的朝着管理员欺近,有种死神降临的感觉。

    “先生,我是这一片的管理员,保护我们这一片的业主的财产不受到破坏,是我的职责所在。”管理员突然有些后悔,刚刚那么冲动的上前阻止这个男人了。

    “妈的,你信不信老子动动手指头,这一片就在老子名下了。这什么户主的,算是个屁!”这一片地,也算是本城土地较为便宜的地方。因为所属的地带距离城区比较偏远,交通不是很方便的缘故。

    而凌二爷也刚刚在这么一番动怒之下,再度扯到了自己的伤口。

    当下,男人的汗如雨下。

    “去,把这个锁给老子砸开!”捂住自己发疼的腹部,男人指着一侧的门锁。

    现在伤口这么疼,自己动手去砸这个别墅的门锁是不明智的行为。再说了,这门锁要是真的被他凌二爷给弄坏了的话,那苏小妞知道了肯定是要生气的。

    小六子也不能动手。

    因为在苏小妞的眼里,小六子就代表了他凌二爷的旨意。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所以经过了思考之后,凌二爷决定让这个管理员动手。

    到时候,就给他安个什么保护业主财产的好名声,不就好了?

    “敢问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放在里面?”管理员惴惴不安的问道。

    刚刚男人朝着他走来的那一幕,着实有些惊悚。

    不过现在已经好了不少。

    再者,这管理员仔细看了一眼这凌二爷之后,发现他有点像是电视上出现的那个人。

    哦,对!

    就是那个本城太子爷,凌二爷!

    管理员还记得,前几个月,这个男人还因为隐婚和离婚,被媒体大肆炒作了一回。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他记住了这个男人的长相。

    准备好好的教导他的女儿,今后给他招女婿,绝对不能找这一类型的。

    只是管理员的女儿现在才八岁!

    她要是知道她老爹现在就有这么个防范于未然的想法,估计会找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不过这男人好像比之前在电视上看到的还要瘦了一些。

    但若是忽略了此刻男人的暴行,光是看他这浑身上下的打扮的话,这个男人应该不像是什么地痞流氓之类的。

    要是他真的有什么东西落在里面的话,那他要帮他打开也不是不可以的。

    “我的老婆住在这里!”

    凌二爷也不撵着藏着,直接说了出口。

    “老婆?”有那么一瞬间,这管理员倒是有些狐疑了。

    前一阵子这男人才传出离婚的消息,这一阵子就又有老婆了?

    难道,前两天报纸上大肆报道他要结婚的消息,还是真的不成?

    不过这些,貌似不关他的事情。

    这凌二爷要结几次婚都可以,反正人家有钱嚒!

    “您要找人可以,不过先生您还是打听清楚再过来吧。我敢断定,你的妻子不在里面。因为这家的主人,最近都去出差了。前两天才联系了物业,让我们找个大婶过来打理一下,估计要到下个星期才能回来!”

    “你是说,我老婆现在不在里面?”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凌二爷的脸上又比之前苍白了许多。

    特别是男人那好看的眉,此刻已经卷皱成一团。

    “你确定?”

    “我确定。这一户的主人,已经出差了一个月了。而这家,我每天都在这一片巡逻,还真的没有看到什么人回来过!”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男人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眩晕。

    扶着额头,男人侧过了脸。

    若是仔细看的话,你或许还会发现此刻这个男人眼眶红了的事实。

    苦苦的等待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苏小妞回国的消息。他凌二爷就跟个疯子一样,兴高采烈的跑来了,以为这样就能见到他的苏小妞了。

    可却不想,在他兴高采烈的到达这里的时候才被告知,他的苏小妞根本就没有到过这里……

    这么说来,苏小妞回国的这一段时间,也没有和那个该死的小年轻在一起了是么?

    这样的消息,确实有些让凌二爷欣慰。

    但没有见到苏小妞,凌二爷感到更多的是无助和绝望……

    苏小妞,现在的你又会在什么地方?

    难道,你真的打算一辈子都不见到我了么……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凌二爷,现在我们去什么地方?要不,回医院吧!”从别墅离开之后,小六子又开始劝着凌二爷回去医院。

    现在的凌二爷,脸色苍白的吓人。

    额头上冒出的汗珠之多,更是有些惊悚。

    这会儿,他原本还打着发蜡的黑发,已经都被浸湿了。

    有几根,已经颓废的黏在这个男人鬓角上。

    “不,我不回去。”

    男人执拗的开口。

    “凌二爷,您现在的身体还没有痊愈。这么呆着,可不是办法。总不能一直找不到苏小妞,您就一直都在街上晃悠吧。您的伤口还没有好,要是这么长时间都不好好休息的话,没准伤口会化脓的。”

    “化脓就化脓,反正是在肚子上,又不是在脸上。”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的视线正好落在车窗外。

    这苏小妞不在那个小年轻的家里,在这个城市她又有几个熟识的呢?

    想到这一点,凌二爷的眼前一亮,对小六子道:“六子,把车子开去谈老大家。”

    “谈参谋长这会儿应该还没有下班吧?这么贸然去谈家,没准会将谈老爷子惹毛的。”以前六子就陪着凌二爷去过谈家。那时候,就因为他小六子染了一头黄头发,没少被老爷子批评。

    想到当时那个场景,现在的小六子还有些后恐。

    这谈老爷子要是真的生气起来,那可真恐怖!

    “去去去,我不是找谈老大。我问你,这苏小妞在这个城市也没有认识几个人,你觉得她回来会直接去找谁?”

    “参谋长夫人!”被凌二爷这么一点,小六子的眼前也变亮了。

    “那好,还不快开车。”

    “是是是,不过凌二爷您确定真的不需要先去一趟医院么?”这会儿,男人的那些头发都被汗水所浸湿了。连唇瓣,也变得没有一丝血色。

    这样贸然过去,真的没有问题么?

    “六子,少给老子哼哼唧唧,你要是不想去的话,那给我下车,老子自己去也行!”

    “别,凌二爷。我开车就是了!”要是两个人在一起,这个男人有什么事情,他六子还有个照应。

    要放他一个人过去,没准一个人晕倒在车上都没有人知道。

    说着,小六子再度踩下了油门,骚包的宝马车再一次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当凌某人正忙着在大马路上飞驰的时候,他今儿个正寻找的主人翁,正呆在谈家大宅里悠闲的剥着葡萄皮,乐呵呵的在谈家的大厅里看着韩剧。

    其实,苏悠悠最爱看的还是gv。

    不过碍于现在这是谈家的大厅,她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现在谈家,谈老爷子去了隔壁的老陈家里下棋,谈建天和谈逸南都去上班了,至于舒落心刚刚就出门,说是准备去做皮肤护理。刘嫂则忙了一个上午,这会儿正在补眠。

    此刻,如此大的谈家大宅里显得有些空空落落的。只剩下一个正在楼上睡觉的顾念兮,和她一个已经睡了一个午觉起来,无所事事的苏悠悠。

    至于陈雅安,中午就回来了。到现在都没有出去过。

    这一点,让苏悠悠也有些意外。

    这顾念兮不是说这人现在在人家谈氏的明朗集团上班么?

    怎么这女人到这个钟点声都不用出门的?

    难道在这个女人的眼里,工作都是儿戏不成?

    不过碍于她苏悠悠并不是她陈雅安的上司,这一点苏悠悠也管不着。

    所以这会儿大厅里没有什么人,苏悠悠干脆直接躺在人家的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葡萄。

    只是苏悠悠没有想到,当她正看着韩剧,有种昏昏欲睡的时候,身边突然传来了这么个声音:“要想睡觉,就滚回你的房间睡觉。别在我们家的大厅,碍手碍脚的!”

    这声音,比舒落心的还要尖锐。

    这用词,说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而听到这,苏悠悠的眉心一皱。

    刚刚原本在这惬意中跑出来的瞌睡虫,也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苏悠悠便看到了此刻正蹲靠在另一边的沙发上,一脸一副女主人样的陈雅安。

    那盯着她苏悠悠的眼神,无端端的好像高了她苏悠悠几个档次。

    那趾高气昂的样子,让苏悠悠印象最为深刻的竟然是她那两个黑黝黝的鼻孔。

    妹的,什么时候竟然连这样的角色也敢对她苏悠悠呛声了?

    想到这,苏悠悠立马坐了起来,一副大敌当前的样子。

    “哟,正是什么样的破锅,就i配什么样的破铲子。看谈逸南我就知道,能入得了他的眼睛的,不是什么好货色。”

    苏悠悠也坐在了一边,这会儿又是精神抖擞的样子。

    不过她不像是陈雅安那样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而是继续剥着手上的葡萄吃。

    “你……你竟然敢这么说我!”

    或许,陈雅安都不知道,看起来有些慵懒的苏悠悠,骂起人来绝对不含糊。

    这么一句话,就已经将她硬生生的气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而对于陈雅安那龇牙咧嘴的模样,苏悠悠却像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似的。

    当下,女人已经将一个葡萄剥得干干净净的。

    那晶亮的浅绿色,颜色极为迷人。

    而苏悠悠就这样,当着陈雅安那充满了怒火的瞳仁,无比优雅的将这颗葡萄吞进了口中。

    “啧啧,又是哪家的疯够在乱叫?妈的,让人看电视都不得安生!”苏悠悠连看都不看这陈雅安一眼,视线径自落在电视机前。

    但一句话,又堵得陈雅安胸口闷得发慌。

    无疑,刚刚除了电视机,就是她陈雅安的声音。

    那苏悠悠刚刚嘴里骂的“疯狗”二字,无疑就是骂她陈雅安。

    “你到底算哪根葱哪根蒜?竟然敢这么骂我和逸南。别以为,你是顾念兮的客人就怎么样?你相不相信,我现在就能将你给赶出这个家门?”

    陈雅安被苏悠悠这么一番奚落,气的当即站了起来,指着苏悠悠的脸怒骂。

    不过苏悠悠要是因为这么两句威胁就退步的话,她就不是苏悠悠了。

    当下,苏悠悠突然扫了陈雅安一眼,又拿起了一个葡萄,笑道:“哟,这不是才嫁进这个家里三个月么?蛋还没有下一个?你以为,你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别忘了,就连你们家老爷子都不会这么将我苏悠悠赶出去,你以为就单凭你这样的小角色,能将我给赶出去么?丫个呸,不要总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自从结束了和凌二爷那段不幸的婚姻之后,苏悠悠就非常忍受不了别人趾高气昂的模样。

    这也是,当下她为什么会不顾及顾念兮在这个家里的感受,也要和这个陈雅安一较高下的原因。

    以为有几个钱,就了不起了是么?

    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将别人的尊严都踩在脚底下,能不将人当人看么?

    她苏悠悠现在,真的一点也受不了这样的人了。

    以前她总为别人考虑,为了别人而忍耐,到头来她苏悠悠得到的是什么?

    是背叛,是驱赶,是不相信!

    那她苏悠悠现在,还需要再为这些人忍耐么?

    不!

    现在的她,一点都不想为这些人作出退让了!

    “你个恶心的臭婆娘,你以为和凌二爷结婚过就了不起了是么?你以为这样你就比我高出了一等,能辱骂我陈雅安了是么?我告诉你,门都没有。你充其量,不过只是别人用过的一只破鞋。”

    前一天,陈雅安见到这苏悠悠的时候,还以为是哪个名门望族的小姐。不然,她怎么会感觉这苏悠悠那么的眼熟?

    不过这两天盯着苏悠悠看的时候,陈雅安突然就回想起了,这苏悠悠不正是前一阵子和凌二爷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位女人么?

    再结合着现在,凌二爷又接连传出婚讯,而且许多凌氏的高层,也印证了媒体的这个猜想,出面说明喜事将近,这也让陈雅安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苏悠悠就是一个弃妇。

    对于这样一个弃妇,陈雅安又何须客气?

    不要忘记,陈雅安在这个家里已经不爽顾念兮多久了。

    现在竟然还来了一个苏悠悠,而且这不是来串门么?这谈家人简直待她就比她这个孙媳妇好!

    这也是,这一刻的陈雅安彻底恼怒的原因。

    她要趁着长辈都没在的时候,将这个弃妇给赶出去,顺便出出气。

    可陈雅安或许不会知道,她刚刚的那番话对于苏悠悠来说,是怎样的打击!

    听到这女人说出那番话的瞬间,苏悠悠的脸色明显的阴沉了。就连刚刚故意在这陈雅安的面前转模作样摆出来,想要气死这个女人的笑脸,也在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下,苏悠悠站了起来,一步步慢慢的逼近陈雅安。

    “你说什么,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苏悠悠的语调,明显也和之前变得不一样。

    此刻的她,猩红着双眼,冷冷的盯着她。

    这样的苏悠悠,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那眸子里的寒意,就像是无数的利刃,恨不得在顷刻间一起并发,刺穿她陈雅安的心。

    有那么一瞬间,陈雅安对于这个如同修罗的女人,是有些恐惧的。

    不过也借着这是谈家,苏悠悠应该不敢在这里对她陈雅安动手,陈雅安再度不服气的开口:“说就说,你以为我怕你不成!”

    “我说,你就是凌二爷用过就丢的破鞋。”

    “我说,你这么个粗俗的女人,就活该被甩!”

    陈雅安接连的三句话,每一字每一句都带着挑衅。

    总以为,这是谈家,这苏悠悠再怎么生气,都不可能在这里对她动手。

    可陈雅安怎么也没有想到,突然间苏悠悠就抬起了手。

    “啪啦”一声,在这个谈家大厅里响起。

    那么的清脆,又是那么的响亮……

    有那么一瞬间,陈雅安感觉到自己的脸部发麻。

    甚至,耳朵也有些堵塞,听不到任何的语言。

    不过很快的,陈雅安的听觉就恢复了。

    此刻的她,依旧一脸不容置信的盯着苏悠悠看:“你……你竟然该打我?”

    “打你又怎么样?”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又指着一边的墙壁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巴掌把你拍到这上面去,抠都抠不下来?”

    她苏悠悠现在在德国可是接受过非常系统的跆拳道教学。

    虽然跆拳道的毕业,她苏悠悠是利用了一些非常的手段。

    不过,那是在对付一个足足比她苏悠悠高出了两个脑袋,体重又多出了两百公斤的跆拳道教练!

    至于对付这些小虾米,她苏悠悠现在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你敢打我,我今天要不教训你这个野蛮的丫头,你就不会知道这是谁的家!”陈雅安或许没有想到,苏悠悠学过跆拳道。

    即便被苏悠悠扇了这么一巴掌,还这么不怕死的冲上前。

    而且,嘴里还口口声声的喊着:“恶心的女人,就是这样,你活该被甩,活该当破鞋!”

    女人一遍遍的叫叫嚷嚷,而且还是挑着她苏悠悠最难忍受的话语,苏悠悠又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当下,苏悠悠那双漂亮的眼眸,明显的黯淡了下来。

    在看到陈雅安作势想要拽住她头发的手的时候,苏悠悠一个闪身,就成功的躲开了这陈雅安的突袭。紧接着,苏悠悠突然出手,拽住了陈雅安的准备攻击自己的双手,右臂往后一击,狠狠的定住了陈雅安的下腹,痛得她快要掉泪。

    只不过,苏悠悠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拽住了陈雅安的双手,肩膀上又是非常漂亮的一顶,一个完美的过肩摔展现。

    而陈雅安在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事情发生的情况下,身体突然这么腾空了。

    片刻之后,陈雅安落地。

    骨头接触地板,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而这样的声响,也惊醒了楼上的顾念兮,还有楼下侧门卧室的刘嫂。

    两人纷纷寻着声音赶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这谈家的大厅里,陈雅安正无比痛苦的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哀嚎着。

    而苏悠悠则在边上,一脸不屑的看着那个女人。

    当下,顾念兮连忙跑了过去:“悠悠,这是怎么了?”

    刚刚顾念兮去睡觉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

    当时,顾念兮还拿了今天她特意交代刘嫂去买了苏悠悠最爱吃的葡萄,给她放在大厅里,让她边看电视边吃葡萄,好好的放松放松。而顾念兮记得当时,陈雅安还在二楼上。

    可现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她顾念兮一个午觉醒来,这大厅里就像是变了天一样。

    看陈雅安躺在地上那个痛苦的样子,顾念兮也知道的*不离十。这陈雅安,估计被苏悠悠给打了。

    不过顾念兮也坚信,没有任何理由,单凭一个看不顺眼的话,这苏悠悠绝对不会这么冒冒失失的打人的。

    一定,是这陈雅安招惹了苏悠悠!

    “妈的,这恶心的女人,老娘都说不出口了!”苏悠悠被顾念兮这么一问,怒视了地上的女人一眼,就回到了沙发上,那盘葡萄的前方。

    本来拽了一个葡萄准备往嘴里送的,可看到边上还正在哀嚎着的陈雅安的时候,苏悠悠一个反胃,就直接将葡萄给吐了出来。

    这女人刚刚叫骂的样子不是很精神么?

    怎么这会儿不过是这么打了两下,就直接躺在地上装死人了?

    还这么哭哭啼啼的,要脸不要脸?

    她陈雅安不要脸,她苏悠悠还要呢!

    “悠悠,别生气。到底怎么了,你先告诉我!”顾念兮虽然知道这事情一定不是苏悠悠的错,但毕竟现在还是在谈家,这陈雅安好歹也是这家的人。要是不弄清楚的话,长辈们那边也不好交代。

    “顾念兮,你这到底算什么嫂子啊。你没有看到我被打了么?你还劝她不要生气,你还有没有脑子?”

    陈雅安在边上被刘嫂扶了起来,正好听到了刚刚顾念兮对苏悠悠说的那一句话。当下,就生气的朝着顾念兮嚷嚷着。

    好歹他们现在也算是一家人不是么?而顾念兮竟然看到她陈雅安被打了,竟然还劝打人的不要生气,这还有没有理了!

    而面对这个女人的挑衅,苏悠悠再度怒气作势要冲上前,还好被顾念兮给拦了下来。

    不然,又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

    而拉住了苏悠悠之后,顾念兮只是白了陈雅安一眼:“你要是有脑子,你刚刚就不该出声了!”

    ------题外话------

    宣传一下俺的新浪微博123言情律儿。

    有兴趣的亲,可以关注一下。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