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48章 苏小妞,做我的女人吧

    “悠悠……”来到苏悠悠的床褥边上的时候,男人也开始朝着苏悠悠的被褥移去。

    喊完这话的时候,骆子阳的喉结也不自觉的滚动了那么一下。

    “嗯?”苏悠悠无意识的哼唧出声,又翻了个身子。

    而这一动弹,也无意识的让她的美背露了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骆子阳真的感觉自己被苏悠悠背上那奶油色的光芒给晃了眼。

    苏悠悠的背真的很美,没有任何的痕迹。皮肤也很光滑细腻,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触感应该非常的不错。

    骆子阳的手指,也在这个时候不自觉的靠了上去。

    那细腻的触感,和恰到好处的弹性,跟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这让本来只想试探一下触感的骆子阳,手指开始贪恋的游走在苏悠悠的美背上。而越是这么游走,骆子阳越是好奇,前方是怎样的一番美景。

    “悠悠,做我的女人,好不好?”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连骆子阳自己都惊叹嗓音里的沙哑。

    好歹也二十五岁了,骆子阳见到过的女人自然也不少。

    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像苏悠悠这么的让他失去控制。

    想到这,骆子阳也褪去了自己的鞋子,躺在了苏悠悠的床上。

    看着苏悠悠的睡颜,还有她的美背,骆子阳情不自禁的将自己贴了上去,从苏悠悠的背后,环住了苏悠悠的整个身子,将她纳进了自己的怀中……

    从小到大,他和苏悠悠的接触不断。

    几乎打从成为邻居开始,他们两人就一起洗澡。

    听大人说,这猥琐的苏小妞,小时候还调戏过他的小弟弟。

    也不知道大人们说的是真是假。

    但以苏小妞这么猥琐的性格,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不是那么的难以理解。

    而想到这些的骆子阳,也像是找到了对于自己现在如此偷偷摸摸的掩饰。骆子阳想到的借口很简单:小时候的苏悠悠调戏他,那他长大之后为什么就不能调戏苏小妞?

    再说了,若是真的玩火下去的话,那他就对苏小妞负责就i是了!

    他骆子阳这样的商业奇才,难道还配不起苏悠悠不成?

    想到这,骆子阳拦住苏悠悠的腰身的手,又不自觉的加大了力道。

    这是早晨,所以骆子阳身上也只穿了一件t恤。

    透过那层薄薄的衣料,骆子阳感觉到苏悠悠身上的暖。

    而这样的暖,让他不自觉的想要更深入一步。

    “苏悠悠……”

    抱着她,他在她的耳边呢喃着。

    “讨厌,热死了!”苏悠悠像是没有察觉到什么一样,厌烦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耳边。估计他骆子阳刚刚的轻声呢喃在苏悠悠看起来,就是蚊子的呢喃声。

    “啪”的一声,骆子阳那白皙的脸蛋上,出现了个非常完美的五指印。

    骆子阳万万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和女生如此的靠近,竟然会得到了这么个待遇。

    好吧,这些年他骆子阳交往过的女朋友虽然不少。

    也有不少的女朋友,对他提出过这方面的要求。

    可每一次一进展到这么一步的时候,骆子阳便会吓得落荒而逃。

    很多时候,骆子阳也怀疑,自己这方面的能力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他认识的那些哥们里,有不少人都说他骆子阳已经进展到六根清净的这个地步。甚至,还有传言说他骆子阳其实就是个x无能!

    也对,连他骆子阳自己都怀疑自己那方面的能力了,更何况是别人?

    可在再度遇到苏小妞,特别最近和苏小妞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时候,天知道他每天晚上是怎样的难以入眠的。

    只要想着苏小妞在距离不到五米的隔壁房间内裸睡,多少次骆子阳想要冲到隔壁的房间里将苏悠悠给强了?也有多少次,他醒来的时候床上一片湿漉漉的?

    这让骆子阳确信自己并不是一个x无能的人!

    可骆子阳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如此主动的靠近女生的身子,竟然会被甩了这么一个巴掌。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一个巴掌,让骆子阳清醒了许多。

    他刚刚,到底在想什么呢?

    苏悠悠才从那段伤痛走出来没有多久,他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又对苏悠悠作出这样伤害她的事情?

    要是苏小妞一个不小心想不开的话……

    想到这,骆子阳立马松开了刚刚紧紧环住的苏小妞的那只手,然后跟落荒而逃似的一样,如一阵风一样消失在苏小妞的卧室里……

    一直到跑出这幢别墅的时候,骆子阳的心脏都跟做了小偷一样,狂跳不止。

    而某个还躺在床上睡大觉的女人,却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危险。

    这会儿,女人还在沉沉的大睡,嘴里头还嘟囔着:“太好了,蚊子终于走了,老娘可以睡的舒坦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今天下午的会议就到这里,”明朗集团的会议上,谈建天在听取了各部门的汇报还有总结之后,便这么宣布着。

    在他这句话之后,大家开始纷纷收拾着桌子前的东西,一一离开。

    而顾念兮也跟着大伙一样,收拾着她面前的那些资料,大家离开她也要离开。

    现在的顾念兮身孕已经八个月,所以一般除了比较大型的会议会来参加之外,其他的时间她都可以不用到公司来。

    不过今天除外。

    今天这场会议本来只是个季度总结,顾念兮本可以不来参加的。只要她按时将自己的报告交给助理,让她今儿个代替她来参加就行。

    可顾念兮在前两天已经交过了报告,今儿个却还是执意要过来。

    不知情的人或许以为,这顾念兮真的工作如痴,但谈建天却知道,人家小两口那是在闹矛盾。

    要不是小泽那个孩子今天休息在家,顾念兮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执意要到公司来开会。

    这不明摆在,人家就是不想要和小泽两个人单独在家么?

    眼见顾念兮收拾好了东西就要离开会议室,谈建天连忙开了口:“顾经理,你留下!”

    碍于这个会议室里,此刻还有其他的员工,谈建天只能按照先前他和顾念兮约定好的,在公司里称呼她为“顾经理”。

    “哦!”顾念兮听到谈建天的声音之后,便转过了身,慢步回到会议室刚刚的位置坐着。

    这段时间,她的肚子明显的比之前要大了许多。

    所以这么站着一会儿,脚就有些麻了。

    “兮兮,你和小泽到底怎么了?”

    等到全部的员工都离开了会议室,而谈建天也命令好自己的助理出去,顺便将门带上之后,他这才开了口。

    “没有,没什么!”

    顾念兮低头,扣着自己手上的那些文件。

    就算有,也是谈逸泽的问题。

    他每次买玩具,都买了两份。

    一份带回到家里,一份又不知道藏到了什么地方去。

    就算被他顾念兮问起,他也都是含糊其辞。一点,都没有想要和她解释的感觉。

    他是谈参谋长,所以他做事向来都没有和别人解释的习惯,那她也识相的不会去纠缠。

    就像,上一次他明明提前到了机场,却欺骗她顾念兮说会晚到一个钟头,而在这一个钟头的时间里,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喝酒聊天一样。

    他谈逸泽不喜欢和别人解释,那她顾念兮也不喜欢和别人纠缠。

    他既然不想说,那她顾念兮也老实的不去问。

    当然,她顾念兮也不是什么圣人。

    每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些疑问那些顾虑,就都像是猫儿的爪子一样,挠的她烧心烧肺的。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她顾念兮现在也就识相的避开了谈逸泽。

    看,她顾念兮多好!

    就算有烦恼,也会自动的避开他谈逸泽,为他找理由!

    “没什么?没什么你今天开会的时候,会那么的心不在焉么?”谈建天有些无奈。

    这两个孩子都一样,平常时候看上去没有什么脾气。可一到关键的时候,就会钻牛角尖。

    “……”听着谈建天的话,顾念兮不在开口。

    是啊,她现在的情绪都写在脸上,别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就连今天早上起床,她绑头发的时候也看到了自己那一张阴郁的脸。

    可越是这样,顾念兮就觉得自己越是悲哀。

    谈逸泽,为什么别的人都看出我在不开心,可你就不能好好的哄哄我,和我说说那些到底是为什么?

    “小泽这孩子脾气是倔了点,也有很多的不足之处。若是他真的有什么做的不好的,我代替他向你道歉。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有好好的教导他。所以……”

    谈建天还想要说些什么,顾念兮却先行开口打断了:

    “爸爸,您不用这么说了。该怎么走,我清楚。对了,我约了悠悠吃甜点,先走了!”说着,顾念兮跟落荒而逃一样,带着自己的那些文件,扶着大肚子便离开了。

    而被留下来的谈建天,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这两孩子歪腻起来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但冷战起来也让人心惊动魄……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从明亮集团出来的时候,顾念兮搭乘了谈建天的司机开的车,离开了。

    刚刚她离开的时候说的,要去和苏悠悠吃甜点,其实也不完全是借口。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她就给苏悠悠打了电话,约苏悠悠见面。

    只不过,这会儿她是稍稍提前了一点时间到的。

    不过显然,苏小妞比她还要心急。

    等顾念兮到甜品屋的时候,苏小妞的面前已经扫空了两个大盘子。

    这会儿,她还一手拿着一份糕点,一手一杯牛奶,吃的嘴巴鼓鼓的,毫无形象可言。

    “悠悠,你怎么这么早到?”

    顾念兮有些惊讶的看着苏悠悠面前摆着的那几个空盘子。

    “姐姐连早餐都没有吃,当然要好好的犒劳下我的胃。”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解决了这个桌子上的最后一个蛋挞,然后拍了拍圆鼓鼓肚皮。

    “怎么早餐没吃?子言哥哥没给你准备么?”据顾念兮的了解,这段时间苏悠悠简直就成了骆子阳家里的米虫。

    整天都不用上班不说,每天还专门等着骆子阳给她准备饭。

    其实,关于这些顾念兮一点都不惊讶。

    以前就算苏小妞在家里的时候,也时常到骆子阳的家里去蹭吃蹭喝。每一次,骆子阳也都会非常有耐心的在厨房里忙活着给苏小妞做这做那的。

    以前是朋友都这样,更何况现在顾念兮也察觉到这骆子阳对苏小妞其实早有别的心思,关于苏小妞的温饱问题暂时也不会成问题的。

    可让苏小妞饿了这么半天肚子,还这么没有形象的在外面丢人现眼,还真的不像是骆子阳会做的事情!

    “那混蛋大清早就不见人影了,中午饿的肚子慌给他打电话也不解。还发了个什么狗屁短信的说是自己在开会,让姐姐自己到外面觅食!要不是姐姐眼神好,这短信都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发现。现在都是这年代了,还有人发短信么……”苏小妞因为大清早饿了肚子,心情估计不是那么好。这会儿还在甜品屋里,就开始用她的大嗓门数落着骆子阳的不是。

    就连他挂在阳台上的大花裤衩,都被苏悠悠拿出了数落了两三遍。

    在将骆子阳的毛病,包括他做饭的时候总爱放苏悠悠最不喜欢的洋葱里里外外数落了个三四遍,期间还不断的遭到周围的顾客不断的眼神攻势之后,苏悠悠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下来。

    这会儿,苏小妞也注意到,顾念兮比约定的要提前到了一个多钟头。

    “念兮,你今天不跟你家的谈参谋长在家歪腻,找姐姐出来吃甜品是个什么意思?该不会是想要让姐姐落个‘诱拐’的名义,让谈参谋长追杀吧?”

    在德国和顾念兮通电话的时候,苏悠悠就知道谈参谋长今天有一整天的假期。

    本来,苏悠悠已经打算好了,在今天一整天都不去打扰人家这小两口。

    可苏悠悠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大清早的就接到顾念兮的电话,还说要和她一起出来吃甜品。

    “别提他,我想在光是听到他的名字都觉得烦。”逃出谈家,顾念兮就i是想要个安静的氛围。这段时间,只要在谈家,家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围绕着她和谈逸泽说教。

    她听的,都有点烦。

    她也想要和谈逸泽化干戈为玉帛。

    可关键是,谈逸泽现在掌握了主动权。

    所有的关键点,都在他的身上。

    他一天不解释,那些疑问就一直都围绕在他的心里,让她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

    顾念兮相信,她都被人说了这么多次,谈逸泽那边会没有被人说。

    可他依旧我行我素,什么解释都不肯给她。

    那她顾念兮,又何须拿着自己的热脸去贴着人家的冷屁股?

    因为每天在家里被人围攻说着,顾念兮都觉得有些烦了,所以逃出来,想要和苏悠悠清静一下,没想到在苏悠悠这边,还是照样被说。

    想到这些,顾念兮有些无奈的揉着自己的脑袋。

    “哟,这是怎么了?以前黏糊在一起的时候都让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的人,今儿个怎么变成这样了?给姐姐说说看,要是那厮的真的对不起你的话,姐姐第一个饶不了他!”

    苏悠悠虽然是个色大胆小怕狗咬的典型人物,但为了闺蜜,她也能两肋插刀。这一点,顾念兮是最为清楚的。

    “我总感觉,他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有小三,还是大便不通,小便蜡黄?”苏悠悠的大嗓门,让他们的这个话题变了味,并且上升了一个台阶。一时间,从原本的夫妻间的信任问题,变成了健康问题。

    而顾念兮则在听到苏悠悠的这些话的时候,顿时满脸黑线。

    “苏悠悠,你正经一点!”

    “我哪点不正经了?其实我跟你说,许多男人都有便秘这个毛病。而且不光是便秘,痔疮都有可能。虽然你家谈参谋长看上去跟天神似的,但天神也会偶尔有点小毛病的。大便不通畅的话,就影响了谈参谋长的心情。他的心情一不好,可能就影响到你们夫妻间的感情!”某女一边喝着牛奶,一边津津有味的说着。

    越听,顾念兮越是汗颜,忍不住打断了这苏悠悠接下来想要说的话:“悠悠,我什么时候说我家谈参谋长长痔疮了!”

    现在要不打断了这个话题,依照苏悠悠对这医术的关注度,都不知道要讲到猴年马月。

    “嗯?没有说到么?我刚刚怎么记得是你说的?”某二货望着顾念兮,一脸欠抽样。

    “没有,是你自己说的!”顾念兮差一点被这苏二货给气的背过气去。

    “那就算我无师自通!”二货的总结。说着,苏悠悠的视线再度看向顾念兮,见后者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便继续问道:“不过不是痔疮问题,那是什么?”

    “悠悠,你说一个男人会买给不是自己的孩子买玩具么?”一番吵吵闹闹之后,顾念兮此时的声音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而听到顾念兮的这话,苏悠悠的瞳仁在一瞬间放大。

    “念兮,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谈参谋长一直都给别的孩子买玩具吧?”

    “悠悠,我不骗你。这事情我和谁也说不了,除了你。你也知道,我们家里的婴儿房里,现在已经堆积了一座小山的玩具,上次你也看到了吧?可事情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这样,逸泽每一次买玩具的发票,都会放在钱包里。每一次我往他的钱包里放钱的时候,都会发现他买的玩具其实都是两份,有时候还会多出一些小发卡什么的。可这些,我全都没有看到他带回家……”

    至于放在什么地方,顾念兮更是不清楚了。

    “以我看来,你家谈参谋长也不像是那么个会同情心泛滥的人。”苏悠悠琢磨着。“除此之外,他还有没有其他什么不正常的行为?”

    “还有一次,就是在机场。那天他出任务,告诉我他会在十一点到。我那天是想要过去接他,所以也提前了一个小时到机场。可没有想到,他也提前到了。而且他的身边,还有另一个女军人。两人有说有笑的,不知道有多么的亲热……”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的鼻尖红红的。

    不是她不在意,而是现在她还怀着身孕,很多事情不想要去计较,也不想要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的健康。

    可没有办法,一切的事情都像是电影一样,在她顾念兮的脑子里不断的徘徊上演。脑子里得到疑问,更是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什么?这个该死的老混蛋,有了你这样的老婆还到处去拈花惹草。带把剪刀,姐姐现在跟你去把他的*给弄掉!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要是他还和别的女人连孩子都生了的话,看我不把那个女人的咪咪给割掉!对了,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正好带着剪刀。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就去拆散了他们这对狗男女!”苏小妞信誓旦旦。

    而顾念兮一听这话,立马汗颜:“悠悠,现在还没有确定,我们两人就这么冲过去,要是搞出个大乌龙怎么办?”

    再说了,他们两个人打不打的过一个谈参谋长,还说不定!

    “事情没有确定你就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傻丫头,你要知道,像谈逸泽那么聪明的男人,不捉奸在床,他是绝对不会供认他的罪行的!要是我们现在这么贸然行事的话,没准会被他给倒打一耙!”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好像怀孕能让人智商降低,这会儿顾念兮整个没主见。而苏悠悠俨然成了她的狗头军师。

    “按我说,你今天回去之后,就立马和他修复关系。在别人面前也好,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也好,尽量顺着他,也不要给他脸色看,让他误以为你真的一点气都没有!”苏悠悠的大眼珠子转悠了两圈之后,便这么开口。

    “可我现在还很生气,你让我怎么和他和睦相处?”顾念兮抿着小嘴。

    “你个笨丫头。你难道不懂得,兵不厌诈这个道理么?你现在这么和他闹下去的话,他肯定有了防范,到时候我们想要抓住他的现行,不是很难?而你现在和他和好的话,他也就不会起疑心。咱们要先看出点什么端倪,不是很容易?”

    “……”

    苏悠悠的一连串分析下来,顾念兮也点了点头。

    她觉得,苏悠悠说的还蛮有道理。

    “好,今天回家就按照我说的去实施。不过……”说到最后的时候,苏悠悠又看向了顾念兮。

    “不过什么?”

    “你家谈参谋长真的不是痔疮?要是真是这个,也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你知道的,我对这方面也是瞒有研究的。再不然,我也可以给你家谈参谋长介绍个好医生……”

    “苏悠悠,你可以滚了!”

    痔疮痔疮!

    你才痔疮,你们全家才痔疮!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兮兮,你怎么买了这么多的东西?”顾念兮一进门的时候,刘嫂便注意到顾念兮的手上提着好多的菜。

    “刚刚经过菜市场,顺便买了点。我准备今天晚上下厨!”顾念兮道。鱼头炖豆腐,谈逸泽的最爱。另一个是小鸡蘑菇。

    顾念兮听信了苏悠悠这狗头军师的话这会儿作出一副退让的姿态。

    “好好好,今晚我给你打下手。”刘嫂听顾念兮这么说,也是满脸堆积着笑意。

    自从她和谈逸泽闹矛盾,就没有下过厨了。

    而整个谈家,也变得有些冷冰冰的。最近几天,整个谈家的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绷的,生怕出什么事情。

    而今晚顾念兮竟然带了这么多的东西回来,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这小两口雨过天晴了?

    “我来提吧。”谈逸泽今天休息,呆在家里。一听到她的声音,便走了出来。

    不过今天看上去的气氛很不错,他伸手去接过她手上的那堆东西的时候,顾念兮也没有推拒。这让谈某人的心情,也顿时好了不少。

    这是自从那天冷战开始,他家姑奶奶第一次没有拒绝他的帮忙。

    “哎哟,我腿不舒服,这些菜我先在这里处理。小泽,你先帮兮兮在厨房打下手,我一会儿再过去!”

    说完,刘嫂对着谈逸泽一顿挤眉弄眼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刘嫂其实就是在给谈逸泽制造机会。

    而顾念兮则看着这刘嫂,有些无语。

    刘嫂,你至于表现的这么明显么?

    “好,不过我不会切豆腐!”谈某人果然不负刘嫂的重望,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含情脉脉的看了顾念兮一眼。

    虽然只是一眼,但顾念兮也知道他的意思。

    他希望,让她切豆腐。两个人,分工合作。

    “好,我切!”顾念兮想着苏悠悠的那些话,一咬牙答应了。

    而谈逸泽则在听到闹矛盾这么多天,顾念兮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和他这么说话,当即屁颠屁颠的开口:“那好,我现在提进去。”

    “兮兮,鱼头等我弄吧。你不适合弄这么血腥的东西……”厨房里,某男人说完这话的时候,就顺带着将顾念兮和他手里的刀,都一并裹到自己的怀中。

    而后,男人甚至还将下巴搁到了顾念兮的肩膀上,若有似无的蹭着她的脸颊。

    好多天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靠的这么近。

    感觉到身侧那熟悉的气息,还有身后那熟悉的体温,顾念兮的鼻尖蓦然间有些酸了。

    “你处理鱼头吧,我先去弄豆腐。一会儿能炖了。”顾念兮说着想要推开男人。

    可他的手,如同铁爪一样,紧紧的扣着她那圆滚滚的腰身,让她有些动弹不得。

    “不要,我就想跟我老婆这么呆着。”他一边说,手上处理鱼头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看着他紧紧环在自己腰身上的手,顾念兮也放弃了挣扎……

    一直到,鱼头都处理好之后,男人洗净的手还贪恋的环住她的腰身……

    而正难得的享受着这温存时光的谈逸泽却不知道,他们的这一幕已经被门口围观的三个老人家全部纳进了眼里。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贼兮兮的笑意。

    等到他们分开,看似要转身的时候,厨房门口围观的三个人,就跟一阵风似的,消失了。

    特别是刘嫂,她的腿哪一点看上去像是风湿病犯了的样子?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这天,谈家的晚餐特别丰盛。除了刘嫂煮的菜之外,还有顾念兮亲手煮的鱼头豆腐,还有小鸡蘑菇。

    而餐桌上,也是一派喜气洋洋。

    不仅是因为今天的餐桌上丰富了,更是因为这几日笼罩在谈家大宅上方的乌云,好像也随着谈逸泽和顾念兮关系的缓和而消失不见了。

    这一顿,谈家的每一个人吃的都有些多。当然,为了讨好顾念兮,她做的菜最热销。

    谈逸泽一口气喝了三碗鱼头汤,谈逸南喝了两。谈建天和谈老爷子虽然没有吃他们那么多,却也吃了不少。

    就连守在院子里的二黄,今天也分到了一些鱼汤,正乐呵呵的在院子里打着圈。

    而舒落心和陈雅安,两人的脸色却都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不就是顾念兮今天心情难得好一点,下了厨房么?

    这两个菜,谁不会?

    至于弄得整个家里的男人都这么心花怒放么?

    特别是陈雅安,在看到谈逸南跟着谈逸泽屁颠屁颠的将那汤往嘴里送的时候,简直恨不得将这个男人给吞了。

    那是别人的老婆,别人为了讨她欢喜喝的汤,他谈逸南去瞎凑合个什么劲?

    他谈逸南要喝汤的话,她陈雅安会给他熬!

    一整顿饭下来,陈雅安那哀怨的眼神都围在谈逸南的身上。

    至于谈逸南,他的眼神却始终都没有离开顾念兮。

    其实,谈逸南的想法很简单。

    他并没有为了讨好谁去喝这个汤。

    只是他很庆幸,现在虽然他已经失去了拥抱顾念兮的资格,但好在他还能和顾念兮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还能不时的喝到她煮的汤,这对他来说,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至于顾念兮,看着谈逸泽为了讨好她,那么卖力的喝着她煮的汤,她也说不上什么。不过看来,这谈逸泽应该是如苏悠悠说的,放松了警惕了吧!

    一顿饭,在谈家人各自的心事中落下了帷幕……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兮兮,洗澡水我给你弄好了,要我给你洗么?”

    晚上,谈逸泽又开始频频献殷勤。

    这不,他刚刚才洗完澡,这会儿就开始凑过来了。

    “不用,我自己洗就行!”不得不承认,刚刚出浴的谈某人将妖冶这两个字,诠释的淋漓尽致。

    他的整个身子只围着一条浴巾。

    精壮的上半身,还有一些水渍不断的滑落。

    有几滴落在他的胸前,还有几滴滑向他那结识的腹肌处……

    “都是夫妻,不用跟我客气!”谈某人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这会儿更是死命的往她的身上粘过来。

    “谁跟你客气,老不要脸!”不得不承认,都夫妻两年了,面对谈某人这么如火如荼的攻势,顾念兮还是难免的会小脸通红。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闹矛盾,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亲近的呆在一起了。

    “我去洗澡,你不准跟过来,不然我跟你没完。”说着,顾念兮立马转身进了浴室,而被留下来的谈某人虽然有些气息不稳,却是一脸的无奈。

    没办法,好不容易她今天菜肯理他,他可不想再受几天这样的冷暴力了!

    于是,谈某人识相的没有跟着进浴室,而是在浴室门口守着。

    等到顾念兮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便又黏糊了过来。

    “老婆,我给你擦身体乳吧。”谈逸泽的手上,是顾念兮的买的身体乳。前段时间顾念兮刚买回来擦的时候,谈逸泽就眼红了。

    总想着,用自己的手取代顾念兮的,然后好好的感受她身上的那些凹凸细致。

    “不用,现在天气不是那么干燥,不用擦。”顾念兮将一头长发放了下来,就上了床躺着。

    她可不傻,谈逸泽眼睛里的那团火热代表着什么,她又不是不知道。

    这会儿要是让他帮着擦身体乳的话,她还指不定被吃干抹净了。

    而在确切的知道谈逸泽是不是欺骗了她,确切的得知他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之前,顾念兮并不想要跟这男人有什么亲近的举动。

    “是嘛?那好,我们睡觉吧!”看着那瓶身体乳,男人有些失望。不过一看到顾念兮躺在床上,男人眸子里的火苗又开始往上窜。

    这会儿,他也跟着跳上了床,将顾念兮给压到身下。

    “老婆,我想要。”

    “想要什么?”

    “你!”某男人的眼睛里带着讨好。

    “不行,你儿子看着。”

    “不会,这么晚了,他已经睡着了!”

    顾念兮白了他一眼,你想要的时候你儿子就睡着?

    “真的,我会轻轻的,不让他察觉到!”

    “不行!又有说了,现在孩子大了,不大适合这事情,会压到他的。”顾念兮振振有词。

    “是吗……”谈逸泽的眼神略带受伤。

    “当然,悠悠可是咱们这里最有名的妇产科医生,难道她的话你还不信?”苏悠悠是权威,但也不排除她为了帮她闺蜜,插某人几刀。

    “那……好吧。等儿子生下来,你再补偿我好了!”求欢不成,谈某人有些挫败。

    补偿?

    补偿你妹!

    虽然心里有无数个不满,但顾念兮还是牵强的对着谈逸泽道:“我们睡觉吧!”

    就像苏悠悠说的,要抓要抓个现行!

    不能让谈逸泽有所察觉,不能让他有所防范。不然以这个男人的脑子,她们能抓到他才怪!

    “嗯!”听闻顾念兮的那番话,谈逸泽有些懊恼。

    但最终,男人还是妥协了下来,躺在了顾念兮的身边。

    可大掌一身,却还是将顾念兮勾在了怀中。

    这个姿势,虽然是以前他们两人睡觉的姿势。可现在,顾念兮却有些不想要。

    被谈逸泽这么勾在怀中,她不安的动弹了那么一下,可男人却在她的耳边道:

    “别动,我们睡觉吧。不然待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可不能怨我!”赤lulu的威胁!

    而顾念兮也只能迫于某男人很黄很暴力的威胁下,安静了下来,然后渐渐的睡去……

    虽然顾念兮心里不知道将谈某人的威胁压迫咒骂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无疑,这一夜是她和谈逸泽冷战了这么久以来,睡的最好的一个夜晚……

    而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顾念兮没有意外的发现,自己昨晚穿的好好的睡衣,被解开了。

    而胸口的那片白皙上,还留下了几个红红的印记……

    看着某个男人偷吃还不忘留下一点什么印记,顾念兮一顿瀑布汗!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城市某个郊区的别墅里,苏悠悠正哼着小曲,将自己今天买来的晚餐摆好,开始进食。

    当然的,苏悠悠也在心里开始诅咒骆子阳这个混蛋!

    妹的。

    早餐午餐不给她苏悠悠煮也就算了,竟然连晚餐都不顾她苏悠悠的死活。

    这么想着,苏悠悠便很不客气的将她刚刚买来还给骆子阳留的那一份里面的猪蹄都给吃了!

    酒足饭饱之后,苏悠悠拍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开始在客厅里看着今天搜刮来的gv大戏。当然,她没有喝酒。那只是一个形容词。

    很快的,大门也传来了声响。而骆子阳的身影也很快的出现在这别墅了。

    “狗奴才,还知道给姐姐死回来?”苏悠悠只是扫了他一眼,便继续沉醉在自己的gv大戏里。

    “你吃饱了没有?”骆子阳的声音传来。

    “都这个点了,姐姐要是还没有吃饭,岂不是活活给饿死了!”

    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想起了餐桌上她给骆子阳残留的那一堆食物:“对了,姐姐还给你留了饭菜,不必太感动!”

    两菜一肉一汤。

    不过里面的红烧猪蹄,已经被苏悠悠搜刮一通。没有猪蹄,只剩下红烧!

    “苏悠悠,这就是你给我留的?”骆子阳一看到那个红红的只剩下汤汁的东西,立马就知道苏悠悠作出了何等猥琐的事情。

    听骆子阳的语气,苏悠悠已经猜出,他知道她将猪蹄都给吃了的事情。立马,女人那趾高气昂的感觉消失了很多。但嘴巴,却还是不饶人:“就是。看姐姐对你多好,还不快跪谢?”

    “……”听着这苏小妞的大言不惭,骆子阳的嘴角猛抽。

    “不就是一块猪蹄被姐姐给临幸了么?至于摆出一副吃屎的表情么?你要是不想吃,留着给姐姐当夜宵!”见骆子阳一脸嫌弃,苏小妞就飘出了这么一句。

    而听到了“临幸”二字的骆子阳,一张脸立马跟番茄一样。

    好吧,骆子阳承认,他今天之所以一整天都不见人影,就是有些害怕面对苏悠悠,害怕想起他今天早上差一点就将苏悠悠给强了的事情。

    所以,他几乎一整天都躲在公司里。连饭,也不敢回来给苏悠悠做。

    “二狗子,你该不会真的吃了屎耙耙吧?”苏悠悠良久都没有等到骆子阳的回话,转过身来看他。

    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一脸红到顶的骆子阳。

    “你才……”本来想要反驳的,可后面的字眼他实在说不出口。

    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好男人不和臭嘴巴斗。

    “我去吃饭。”

    憋的一身汗,骆子阳就飙出了这么一句。

    说着,他便转过身去了厨房,准备将苏悠悠留给他的那些饭热一热,然后吃了。

    今天在公司一整天,他的脑子里就都是早上看到苏悠悠的美背,还有指尖传来的那片细腻触感……

    一整天的时间,骆子阳什么工作都做不了,更甚至连饭也都没有吃多少。

    他的整个脑子,都在想着回家该怎么面对苏小妞。

    “不对啊,二狗子你今天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点什么变化。”骆子阳不说什么,这让苏悠悠更是感到好奇了。

    她可没有忘记,寻常的骆子阳就是以打击她为乐趣。

    今儿个怎么这么安分了?

    而她苏悠悠一见到骆子阳竟然这么安分,竟然浑身不舒服。

    莫非和骆子阳住一起的这段时间,她苏悠悠也培养出了受虐体质不成?

    一天不受虐,一天不舒坦?

    “我怎么了?”骆子阳被苏悠悠这么一说,语气有些怯,眼神有些飘,深怕自己早上做的事情被苏小妞给发现似的。

    “你的脸……”苏悠悠看着他,眼神带着戏弄。

    而骆子阳因为过度紧张,一时间没有察觉到什么:“我的脸怎么了?”

    打量着骆子阳,苏小妞思索了好一会儿之后,丢出了这么两个字:“掌印!”

    而骆子阳一听,自然而然的捂上今天早上被苏悠悠扇的地方。

    一时间,他那双眼眸里呈现出来的,是前所未有的恐惧。

    连苏悠悠这和他打小一起长大的玩伴,都没有见到过骆子阳此番惊悚的表情。

    骆子阳感觉,周围的空气好像一时间变得稀薄。

    而苏悠悠的美背,也若有似无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