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49章 破坏夫妻事,要下地狱滴!

    “狗奴才,你这又是怎么了?怎么脸红的跟个猴子屁股一样?”苏悠悠疑惑的看向身边的男子,只见他现在就跟被人施了定身咒一样,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苏悠悠看。

    而且,骆子阳的眼神里还有些苏悠悠所看不懂的东西。

    这一类的眼神,她倒是在凌二爷的眼里看过……

    许久都不曾像想起那个男人,却不知道为什么在再度想起他的时候,她的鼻尖莫名的酸了。

    只是当这样的酸意在苏悠悠的心口蔓延了几秒钟之后,她便想起了当日在谈家的时候陈雅安说的那一番话。

    凌二爷都要结婚了……

    不是才分开了这么一段时间么,这个男人这么快就找到下一任。还真的不愧对他那个花蝴蝶的称号。

    难怪,当初妈妈说,这一家人都是没有感情的人!

    既然是这样,那她苏悠悠又何须在意这些人?

    总有一天,她苏悠悠会将当初在凌家所受到的那些屈辱,全都讨要回来的!

    包括那些人的冷眼待遇,包括凌母的暴打,也包括凌二爷的花心……

    “什么猴子屁股?苏悠悠,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的粗俗?”

    骆子阳有些不满的叫嚷着,其实只不过是想要用这样的行动来掩饰自己的异常,不希望苏悠悠继续研究他脸上的巴掌印。免得将他早上做的那些非人类的事情抖搂出来。

    再说了,再好的气氛一个劲的提“猴子的屁股”,那多惊悚?

    可骆子阳却不知道,“粗俗”这两个字,简直就是苏小妞现在最大的硬伤。

    “是,我苏悠悠就是粗俗,那又能怎么样?不爽,就别看!”苏悠悠朝着骆子阳叫嚷着,有些脸红脖子粗了。

    前几天在谈家的时候,陈雅安就说她苏悠悠是个粗俗的女人。

    所以,凌二爷和他不过是涂个新鲜。

    新鲜期一过,所有的感觉都烟消云散了。

    离婚,自然而然。

    “没有,我不觉得你粗俗。悠悠,我是说你有汉子的气息!”骆子阳和苏悠悠是什么交情?

    那可比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哥俩还要浓厚。

    要按照苏悠悠以前的说法,他们两人就是能共用一条卫生巾的。当然,这指的是骆子阳也需要这玩意的情况下。

    理所当然,骆子阳看出了现在苏小妞的不悦。立马,变了法子来哄着苏小妞开心。

    而一句话,立马勾的了苏小妞的不满。

    “妹的,狗奴才你这是诅咒我跟男人婆一样么?”苏悠悠瞪大了双眼,一边摩拳擦掌。

    当下,骆子阳立马摆出一副小生怕怕的表情:“不是不是,我是说你是具有女人唯美的外表,男人彪悍的灵魂。这叫,双强合璧!”

    这个玩法,几乎是伴随着他们两人的长大。

    小的时候,每一次骆子阳惹得苏小妞不开心,然后被她几天“冷暴力”处理之后,骆子阳就会想尽了方法来讨好苏小妞。而摆出这么一副“小生怕怕”的表情,就是他最拿手的伎俩。

    要知道,苏小妞就好这一口。

    她就喜欢看着刚刚骂了她的人,屈服在她“盛气凌人”的淫威之下!

    而这一觉,骆子阳屡试不爽。

    自然,从那个时候延续到了今日。

    “算了,看在你这个狗奴才还懂得讨好主子的份上,今儿个主子就绕了你这一条狗命。好了,先给主子掐掐肩膀,今天看了一天电视了,脖子酸的快不像是我家的了。”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摆出一副摇头晃脑的样子。

    好吧,这就是苏悠悠最大的优点——脸皮厚!

    明明是玩乐了一天,因为看gv看的太过入味,连扭头都忘记了,这也才导致全身肌肉酸软。

    可在她的这一副演绎之下,就好像她苏悠悠今天才干完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而且看样子,比骆子阳这个成天在公司里忙活的人,还有幸苦上好几倍。

    这一招虽然说有点俗套,可偏偏人家骆子阳也好吃这一口。

    这不看着苏小妞摇头晃脑的样子,骆子阳赶紧屁颠屁颠的上前,为他家的老佛爷按摩。当然,除去他心里已经对这苏小妞不下百来次的吐槽之外,他就整一个没心没肺的“奴才样”!

    “舒服么,主子?”

    “往这边一点!对了,就这个地方,多按几次!”苏小妞看样子还真的蛮享受的,这不连眼睛都微眯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骆子阳的视线再度有意无意的落在苏小妞的美背上。

    虽然仙子啊的苏小妞身上还穿着一件厚实的珊瑚绒睡衣。

    不过透过上衣的领口,还是依稀可以看到苏小妞脖子上那一片肌肤。

    一想起早上那份细腻的触感,骆子阳现在落在苏小妞的肩膀上做按摩的手,就像是过了电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骆子阳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么个细微的举动,竟然还是让苏小妞给发现了。

    “二狗子,打住!”

    “怎么了?”骆子阳不明所以的停下了举动,半蹲在苏小妞的身边,等着她的回话。

    “二狗子,你老实交代,你最近是不是看上哪家的闺女了?”苏小妞很爷们的做靠坐在沙发上,甚至还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示意她家奴才上去坐。

    对于苏小妞突然表现出来的慷慨大方,骆子阳表示自己“感激涕零”,便做到了苏小妞的身边。

    当然,最让骆子阳开心的,是苏小妞这二货,貌似察觉到了他骆子阳的感情了吧?

    想到这,骆子阳得心里不慎窃喜。

    这个木头脑子,总算是也有开窍的一天了!

    不然以前他明着暗着表白过无数次,都被苏小妞给忽略了过去。

    现在倒好!

    要是这苏小妞真的发现的话,倒不如他今儿个就将话都给讲明白了。

    也省得在她回来之后,他骆子阳还要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怕这苏小妞被别人给抢了过去。

    “苏小妞,你看出来了?”骆子阳坐在她的身边,盯着她的双瞳晶晶发亮。

    “看出来了。今儿个就察觉到你笑的一脸的淫荡样,不是思春是什么?不过说来也奇怪,人家动物都在春季发春,你怎么也跟着人家瞎凑热闹?难道,你还真的是条公狗不成?”

    苏悠悠的毒舌,果然不负虚名。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便将原本觉得这气氛还蛮不错的骆子阳,给弄得满脸黑云。

    什么叫做一脸的淫荡样?

    他骆子阳这就深情,好不好?

    再说了,这也不是思春。

    这是他骆子阳竹马想要弄青梅,k?

    “说说,她是哪家的闺女,还是哪家的俏少妇!一个早上的功夫,啧啧啧……”苏悠悠见骆子阳不答话,便自顾自的说着。

    不过最后的几句话,苏悠悠没有直接说出口,而是用一连串的语气词让人浮想联翩。

    而骆子阳越听这话,越是觉得不对劲。

    “苏悠悠,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一个早上的功夫,就……”苏悠悠刚刚也没有将那些话给讲清楚,所以现在的骆子阳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来代替。“你到底再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突然野蛮的扯了扯骆子阳那一片还有些发肿的脸颊,细细打量了一番之后,苏悠悠便又邪恶的勾唇:“除了你脸上的这个巴掌印,我还能说什么?”

    “我脸上的这个巴掌印,怎么了?”还不是,被你苏悠悠给扇出来的?

    出师未捷身先死!

    这是今天骆子阳早上最好的写照!

    “还用我说么?不就是你大清早的调戏了那个女人,给别人给扇出来的么?说实话吧,二狗子,其实你也很淫荡的对不对?都还没有和人家确定关系,就这么急着扑上去?得了,出事情了吧?连脸都肿成了个猪头了,怪不得今天一整天都不好意思出现了!”

    苏悠悠若是知道,她嘴里现在口口声声喊着的女人便是自己的话,或许不会用这样各色的调傥语气来调戏骆子阳了。

    可正因为苏悠悠不知道这一点,所以现在的她才能如此的肆无忌惮的说着这一切。

    “二狗子,老实说吧。你是不是想人家闺女先扑到来个先上车后补票,所以没经过别人的允许就直接扑上去,到头来被人家扇了一巴掌?”

    “还是说,那女人其实是有夫之妇,所以你按耐不住人家那风骚的勾引,想要来个比翼双飞,却被人家老公给发现了?”

    好吧,这就是苏小妞。

    对于各种八卦都相当热衷,脑子里也充满了各种狗血和猥琐。

    “快说吗?姐姐绝对不会取笑你的。”瞧你这个笑的歪嘴裂牙的神色,鬼才会相信你不会取笑骆子阳。

    “快说快说,没准姐姐真的还能给你出谋划策呢?”要真的需要你这二货出谋划策的话,没准当初亚当和夏娃就不能迟到了禁果,人类也不可能生生不息的繁衍了。

    某男人在苏小妞那非常热衷的表情之下,心里将她诅咒了无数遍。

    “二狗子,别跟姐姐害羞。不要忘记,姐姐连你穿开裆裤的样子都见过了,咱俩之间是什么交情?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就凭借着这份交情,苏小妞看样子是打算在骆子阳的生命中猖獗一辈子了……

    最终,骆子阳被缠的没有办法了,只能挤出了这么几个字:“苏悠悠,有时候我真的恨不得就这么掐死你得了!”

    苏悠悠还是第一次见到骆子阳对着她这么龇牙咧嘴的表情,像是恨不得将她苏悠悠给痛打一顿似的。

    不过对于这一点,苏悠悠却也没有放在心上。

    好吧,她一直都知道,其实这二狗子是妒忌她苏悠悠了。

    妒忌她苏悠悠吃得饱,睡得到好,日子过的比猪还要舒坦!

    而他骆子阳却每天需要兜转在各个公司之间,有处理不完的文件和会议。

    这就是,妒忌的根源。

    这不,随着妒忌的日夜累积,现在他都有掐死她苏悠悠的心思了。

    真可怕!

    妒忌真的会让一个人变成魔鬼,也会让那个一个狗奴才变成饿狼,苏悠悠是这么想的。

    但苏悠悠对此时骆子阳的这番表现,压根就不会放在心上。

    而这,也是变态的二货彪悍的心里,和咱们正常人的区别。

    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骆子阳气的自己去热饭,这一整夜都不理会苏小妞。

    今天一整天他也一直都在懊恼到底今天早上自己怎么可能对苏小妞作出那么失礼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才好。

    可这苏小妞倒好,竟然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骆子阳的恶劣行径给谩骂了一番。

    结果自然是让骆子阳的这一番自责越发的深刻,至于他本来想要跟苏悠悠全盘拖出的那一番话,自然而然的咽回了肚子里。

    一整夜,骆子阳依旧在惴惴不安中度过。

    而彪悍的二货根本不知道这男人的心思,此刻的她又再一度沉沦在美男和猛男“巅峰对决”的世界……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宝宝,妈妈开始渐渐起疑了。”傍晚,某个陵园里,一男人站在一小块无字碑的目的前方。

    刚刚下过小雨,这陵园里的草地上呈现了大大小小的水坑。

    水坑反射成的镜面,映照出这男人一身笔挺的军服。

    水光也将这一身军服包裹下的身躯衬托的越发的修长挺拔。

    那双长的有些过分的腿,自然而然的撑开。

    不过,男人此时的站姿,并不像是在部队里的时候那样的威严,而是带着一丝慵懒,一丝疲惫。

    而男人此刻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在部队里的那么的严肃。

    那双黑色的瞳仁,专注的盯着这小墓地上的凸起。

    眼神,是何等的专注而深情。

    而在这样的黑瞳里,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这个男人眸子里的宠溺……

    那仿佛,恨不得将整个世界所有的爱,都给予这个小墓里躺着的小小人儿的宠溺。

    而男人所立着的这块小墓碑的旁边,还摆着各种大大小小的玩具。

    每一样,都是最新出的,连包装都没有拆开,就这样完好无损的摆在墓碑的旁边。

    因为得知今天会下雨,所以谈逸泽今天下午就会过来,将这些玩具都收拾好,放在一块比较高的石板上,免得这些玩具被浸湿。最后,还将自己的伞,撑开遮住了可能淋到这些玩具的雨水。

    而这些玩具,和谈逸泽买回去,摆在家里的那个婴儿房里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当然,还出现了几根女孩子的小发卡……

    这,其实就是他谈逸泽和顾念兮的另一个宝宝。那个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这个世界,就消失的宝宝。

    只是,谈逸泽并未忘掉这个孩子。

    每一次只要他给顾念兮肚子里的那一个买玩具的话,也一定会给这个宝宝带一些过来。

    只是当初这个孩子离去的时候,还太小了。

    根本,就不能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所以,谈逸泽也会偶尔带上几根女孩子喜欢的发卡过来。

    他只想要让这个宝宝知道,不管他在不在这个世界上,他谈逸泽对他的爱,一点都不会比其他的孩子少。

    看着那个孤单的小丘陵,谈逸泽半蹲下来。

    长臂,伸了过去。

    大掌,就这样覆盖在那小丘陵上,有一些没一下的轻抚着,宛如此刻在他面前的是个乖乖的小宝宝。

    天空,再度下起了细雨。

    雨水顺着谈逸泽的鬓角滑落在他的脸上,还有几处缓缓的从男人的额头上滑下。

    但这一切,依旧影响不了男人。

    他的目光,依旧是那么专注。

    他的嘴角,还是带着惯有的宠溺。

    “宝宝,爸爸买玩具的时候,不小心将发票给妈妈看到了。她现在,可能已经察觉到你的存在了。只是她却不知道,你也是她的宝宝罢了。”

    说到这的时候,男人又想起了什么:“宝宝,其实这也不能怪妈妈。怪就怪,爸爸到现在还没有勇气和妈妈说你当初存在过。如果她知道你存在的话,她一定会是最伤心的那个人。所以,你不要怪妈妈,好么?”

    “宝宝,我也知道,现在对你真的不公平,对你妈妈也不公平。但没有办法,你弟弟现在还在妈妈的肚子里。如果她这个时候知道,当初还怀过你的话,我不知道她接不接受得了这个刺激。所以,还是再给爸爸一点时间吧。等妈妈将弟弟生下来,身体也稳定之后,爸爸会带妈妈和弟弟过来看你的。”

    “好了宝宝,天色越来越暗了。爸爸要先回家去了,免得妈妈起疑心,再和爸爸闹矛盾。有时间,我还是会过来看你的,你要好好的跟着奶奶,知道么?”

    谈逸泽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就像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临出门之前正在和自己心爱的孩子交代着什么。

    “对了,这两天我还在超市看到这个东西。”临走前,谈逸泽又想起了什么。说这话的时候,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发卡。

    那是,一个带着向日葵的小发卡,样子简单,却也非常的可爱。

    “这个很可爱,爸爸忍不住就买下来了。当初也不知道你是男孩还是女孩,若是你是女孩的话,夹起来一定很好看,不输给你妈妈小时候!”还记得,当初到d市住在顾家的时候,市长夫人就搬出了一大堆顾念兮小时候的照片给他看。

    谈逸泽看到那个粉嫩嫩的还带着小发卡的小女孩的时候,心里里的某一处也就塌陷了下去。

    真希望,他和顾念兮也能养一个像她那样的小女孩。

    所以每一次到商场的时候,他也会不自觉的转悠着女婴用品。看到合适的,也会买下来。

    “当然,宝宝如果你是男孩的话,就将这些东西都留下来,送给你的小女朋友知道么?”好吧,这老爸现在就是在教会小宝宝泡妞了。

    “好了,爸爸真的不能多耽搁了。免得妈妈在家里头着急了,还指不定认为我在哪里拈花惹草了!”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蹲下,将自己手上的那个小发卡,也放到他买来的那堆东西中,然后这才站了起来:“妈,还麻烦你好好的带带宝宝,他还小,真的麻烦你了。等兮兮把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会带着他们来看你们的。”

    嘱咐完这一番话,谈逸泽又恋恋不舍的看着墓碑上的女人,还有小小无字墓,这才缓缓的迈开修长的腿,离开了……

    而随着谈逸泽的离开,雨越下越大。

    绵绵细雨,好像预示着春天正式的到来……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苏悠悠打电话来的时候,顾念兮刚刚上楼,正收拾着柜子里的衣服,等谈逸泽洗完澡之后,她也要跟着去洗洗。之后,便打算好好的睡一觉。

    休息的好,明天才有战斗力。

    因为,明天便是sh国际集团的宴会,也是正是宣布sh国际集团和乐悠国际服装公司合作项目正式签署的日子。

    当然,这个所谓的舞会,其实也就是变相的在告诉这个城市所有的人,这苏悠悠便是这乐悠国际服装公司的神秘老总。

    如此重要的宴会,顾念兮怎能不到场。

    为了让明天的自己有个良好的精神状态,顾念兮决定今晚上好好的休息。

    而苏悠悠的这电话打来的及时,不然再过一个小时的话,没准顾念兮就跟人家周公去约会了。“喂,悠悠。我正打算去洗澡呢,有什么话长话短说!”苏悠悠特能扯,一扯就能是三四个钟头也说不定。

    而顾念兮今晚上可打算要好好的休息,她可不想要因为苏悠悠这个话痨而断送了自己的睡眠时间。

    再说了,她明天早上还要和苏悠悠见面,什么话不能放到明天早上的?

    “嘿嘿,要洗澡呢?那让姐姐见识见识你那快要飙到e的胸器!”苏悠悠是个猥琐的人物。逮到什么都能猥琐一番。

    而顾念兮自从怀了孕暴涨的上围,自然而然的成为她每一次猥琐的关键目标。

    “得了吧你,我有的你不也有么?想要见识我的不如自己脱光了照镜子就行了!”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也若有似无的瞟了一眼自己的胸部。

    真的,好像又大了不少!

    怪不得最近谈逸泽只要两人单独相处,眼睛都离不开它!

    睡觉的时候也一样,明明他身后的位置那么的宽,总喜欢挤到她快要掉下床才作罢。

    “我的没有你的大。你现在就是人间大胸器,秒杀男人无数。连我这种纯情小女孩都被你给靡毒了。”猥琐的苏小妞,调傥起女人的胸部来,比男人还要邪恶。

    还好,现在还是在电话里。

    要是当着顾念兮的面,没准这丫头会比手划脚,将手都伸到顾念兮的胸口了。

    “得得得,你要是纯情小女孩,那世界上的纯情小女孩都死绝了。再说了,我也不指望用我的这两大东西去秒杀谁了。这人家一看到我这大肚腩,都止而却步。”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现在的感觉越来越奇妙了。

    顾念兮有时候躺在床上听歌的话,只要播好听轻快的儿歌的话,就能感觉到肚子里的那个小东西跟随着音乐跳起来似的。

    这感觉真的很奇妙。

    没有怀过孕的人,真的难以体会这乐趣。

    只是此刻专注的盯着自己的肚子的顾念兮却没有注意到,沐浴后的某男人此刻正裹着浴巾,一步步的接近她……

    “我知道你不想用你这个大胸器秒杀别的男人,专门想要攻下你家谈参谋长而已。”

    边上的苏悠悠乐呵呵的说着。

    “人家现在都嫌弃我是个大肚婆了。你以为光有这两个大球体就有用?”顾念兮嘟囔着。

    “哟呵,还嫌弃你了。这有点可疑哦。对了,他最近还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苏悠悠又问道。

    “没有,最近安分了不少。”就是今天,淋了一身雨水回来。不过偶尔户外训练的时候,他也时常这样,所以这一点,顾念兮还没有说出来。

    只是在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那圆滚滚的腰身就被一双大掌给环住了。紧接着,她顾念兮的整个身子都落进了那个熟悉的怀抱。

    而光是这样,好像还不够。

    男人还很快的将唇贴在了顾念兮的耳朵上,轻轻的咬着,舌头还打着转,像是正品尝着某种难得的美食。

    而许久都没有这么亲昵过的顾念兮,被谈逸泽这么一撩拨自然有些受不了。

    脸蛋红了不说,甚至连呼吸都有些不通畅。

    电话那端的苏悠悠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当下问道:“兮丫头,你怎么了?”

    “没……没事!对了悠悠,你还有什么事情么?没有的话,我就去……”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的耳朵被咬了一口。而身后的男人,嘴角还带着惩罚性的弧度。

    顾念兮倒抽了一股子冷气之后,才继续开口道:“没有的话我要去洗澡。”

    “洗澡有什么可急的?反正就是把身子冲一冲就好了!对了,我是想要问你,你参加舞会的礼服准备好了么?我还没有准备呢,真不知道明天要穿什么才好。”貌似被凌二爷不肯将她带到任何的商业聚会上之后,苏悠悠的自信心直线下滑。

    现在只要提起聚会,苏悠悠每一次都忧心忡忡。就算在德国,也一样。

    据施安安交到,每一次只要聚会的前一夜,苏悠悠就会无端端的毛躁起来,对着那些衣服不停的摆弄着。

    这样的举动,不管是施安安还是顾念兮都看得出来,其实这苏悠悠就是在精益求精。

    生怕在度在宴会上,被人说粗俗,被人不肯承认……

    大概,这便是凌二爷当初留给苏悠悠最深的一个心结。

    “穿什么?没关系,现在不用考虑这些。难道你忘了,现在整个乐悠的服装都是你的,等明天你想要什么直接到那里挑不就行了么?”再说了,其实前两天顾念兮已经给苏悠悠准备好了。明天苏悠悠要穿的,就是当初苏悠悠在德国的时候自己设计的那一件红色裙子。

    也许苏悠悠不知道,当初她在视频里给顾念兮暂时自己画出来的第一张服装设计的时候,顾念兮便已经将那一套一副给截屏了下来,交给乐悠服装公司。

    现在那一套衣服,已经不是纸上的设计,而是真真正正存在着的。

    “可我觉得还是有些不安。”

    “还有什么不安的……啊!”

    顾念兮本来还想跟苏悠悠说些什么,可就在这个时候脖子上突然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

    突然间,顾念兮不自觉的轻唤出声。

    而站在她身后,此刻正啃食着女人脖颈的男子在听到了顾念兮这一声轻哼之后,满意的勾唇。

    好歹他们也做了两年夫妻好不好?

    夫妻间的那档子事情,可没有少做。

    顾念兮那一处比较敏感,他自然也是再清楚不过了。

    眼下的情况,谈逸泽自然是想要破坏他们这对小姐妹的对话,也想要以此来证明,他对顾念兮那圆鼓鼓的上围,还有带着圆鼓鼓的肚子,是非常的稀罕的!

    而电话里听到顾念兮的这一声轻呼的苏悠悠,可着急了。

    该不会,顾念兮在家里遭遇到了什么不测吧?

    上次她在谈家也住了几天,也知道谈家其实就i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看那陈雅安和舒落心,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这么想着,苏悠悠便在电话里疾呼着:“兮丫头?念兮?你没事把?”

    “没……”顾念兮刚想要开口哄骗苏悠悠。

    不然以这厮的这么猥琐的气质,要是被她知道她现在和谈参谋长正当着她的电话搞这么一出戏的话,一定会被这没有任何羞耻心和节操的女人,当众笑话好多天!

    正因为苏悠悠的这个德行,顾念兮才想要瞒着她。

    可没有想到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她手上的电话就给一直大爪子给抢走了。

    转过身的时候顾念兮便看到,某个邪恶的男子已经将她顾念兮的电话放到了耳边,这么说到:“她没事!”

    谈逸泽的语调很平淡。

    但顾念兮却从这个男人淡淡的表情下,看到一丝恶作剧的窃喜。

    也不知道电话那端的苏小妞又说了什么东西,顾念兮便看到这邪恶的男人张了张唇,又道:

    “苏小妞,打断人家夫妻亲热也是会下十八层地狱的。难道你也想要下去十八层地狱走一遭?”

    谈逸泽的表情淡淡的,但眼眸里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明显。

    特别是眼下,他仗着身高优势,不让顾念兮拿到手机的情况下。

    “好。你不打扰的这份恩情我谈某会记在心里的。”说完这一句话,谈逸泽就按下了挂断键。

    而原本想要夺回手机的顾念兮,也在这个时候停止了挣扎。

    当然,此刻她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

    “真没想到,谈大爷老大不小了,还玩这样幼稚的游戏!”顾念兮的小嘴嘟的,都快要翘上天了。

    废话!

    刚刚他说的那些话,被这苏小妞给完完全全的听了去。

    估计这时候那端的苏悠悠,不知道将她顾念兮给嘲笑了多少回了。

    “是挺无聊的,还你!”谈逸泽面对她的冷嘲热讽,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乖乖的将手机交还给了她。

    “知道无聊还玩,你知不知道她会怎么嘲笑我们?”顾念兮看到谈逸泽这幅嬉皮笑脸的样子,怒火也顿时消减了几分。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能怎么办?她要笑,就让她笑个够!”谈某人果然脸皮厚,这会儿竟然还毫不在意顾念兮的臭脸,蹭到了她的身边来。

    一咸猪爪,还死不要脸的勾搭上了顾念兮的腰身。

    “拿开!讨厌,你不用对着苏悠悠,你当然不用怕她笑话了。”顾念兮白了谈逸泽一眼。

    可男人却像是没心没肺一样,又黏糊了上来,将顾念兮卷进了自己的怀中。

    “好了,不要生气了。我这不过是想要在她面前表现一下,我还是非常的稀罕你这个大肚婆了。特别是,这两个大球!”说这话的时候,谈某人的大爪已经邪恶的钻进了顾念兮的裙摆……

    “唔……”顾念兮还想要说某些话,但谈逸泽的唇压了过来,将她接下来想要出口的话语全部都给咽了下去。

    于是,这一夜谈某人再一次刷新了他的节操底线来向顾念兮证明,他是非常稀罕她的大胸器的!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宸儿,你都在医院带了这么多天了。范思瑜范小姐那边,你让我怎么去给人家的父母交代?”

    同一时间段,军区医院的某间高级病房里,一身穿笔挺西装的男人站在病床前,抱怨着数落着男人的不是。

    而病房内的气氛,也在这个时候变得莫名的压抑。

    特别是躺在病床上的那个男人,他的视线只是看着窗外。

    一眨,都没有……

    这样的他,看上去没有任何的生机。

    “宸儿,你倒是说句话啊?”

    男人见病床上的男子一直都没有开口,便继续说:“你住院的这几天,好歹也和人家范小姐联系下一下不是么?他父亲说,她都担心的在家里哭闹着说找不到你好几天。你倒好,舒舒服服的躺在病床上!”

    “你知不知道,我使了多少的力,才拿到了这一次和范氏的合作方案,银行那边也才肯给我们凌氏发放贷款?再说了,要不是你,我们凌家的户头会平白无故的少了那八百亿,会需要到要向银行贷款,面临破产的地步?都不知道你拿着这些钱去怎么野了,你爷爷竟然还这么包庇你。”

    “你倒好,一个人做错了这么多事之后,就跑到医院来享福?”

    “都这么大了,不给父母分担也就算了,还这么胡闹!”

    又一系列的抱怨下来,病床上的男人终于安奈不住回了嘴:“享福?在你看来,在医院差一点死掉是享福?”

    “如果是这样的话,要不咱们换换。你在这里做手术,我去公司,怎样?”男人看似玩世不恭,但说出来的每一个字却又是那么的犀利。

    “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父亲,凌总!”

    这回,他连父亲的称呼都喊不出来了。

    而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男人苍白的嘴角上,却明显的挂着弧度。

    这样的弧度,别人看不出来是什么,但小六子却看得出,凌二爷的悲哀……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凌二爷经历了两次生死。

    虽然说这个胃部的手术,不算大,但也不小。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丧命。

    而他的父亲竟然说,他这是在这里享清福?

    如果将自己当成一个父亲,会对还躺在病床上的儿子这么说么?

    如果将自己当成他凌二爷的父亲的话,他会那么急于求成的在他凌宸住院的这段时间,将他在凌氏的职位给架空了么?

    这些,凌二爷已经说不出口,因为他嫌这些说出来,会脏了自己的嘴。

    “逆子,你这个逆子!你竟然敢诅咒我进医院?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说这话的时候,凌父朝着还躺在病床上的凌宸冲了过去。

    那架势,大有好好的招呼凌宸一顿的趋势。

    而凌宸,却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闭上了眼。看得出,他连理都懒的理他。

    若是寻常,凌二爷人高马大的也就算了。

    可关键是,现在的凌二爷刚刚动了两次手术,若是这会儿再给暴打一通的话,那小命恐怕真的不保了。

    想到这,小六子第一个冲上前去,拦住了凌父。

    “凌总,有话好好说!”

    “凌总,凌二爷现在才动完手术,身子很虚,实在使不得!”

    “……”

    小六子好话说尽,也总算是拦截住了盛怒之下的凌父。

    “我告诉你,明天范小姐要去参加sh国际的舞会。不管你明天能不能出院,都要给我陪着她过去。”当下,凌父解开了自己西服的扣子。

    “凌总,现在公司危机,您就那么急于在那个女人和你那个野种的面前表现么?”凌宸对于身侧那个叫器着的男人丝毫不放在眼里。

    野种!

    是的,他的父亲在外面养了一个女人,好多年了。

    这一点,凌二爷一直都是知道的。

    但为了让凌家还像个样子,他一直都没敢将这件事情告诉母亲。

    可没有想到,这样的放任不理,凌父竟然和那个女人连野种都给搞出来了。

    而这段时候,凌父更是趁着凌母不在国内,堂而皇之的住进了那个女人的家里,还带着那个孩子去产检什么的……

    被媒体拍到,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你说什么野种,那个孩子是你弟弟!”男人咆哮着。

    “丫个呸,还弟弟。就一野种,你还想要他进入凌家不成?”凌二爷也怒了。

    “他们娘俩进不进凌家,是我说了算。你,管不了。”说到这的时候,凌父又想起了什么,又继续开口道:“如果你明天不陪范小姐出席sh国际的舞会的话,我就断了你母亲在法国那边的生活费。我说说到做到!”

    说完这一句话,凌父便疾步匆匆的离开了。

    看着被狠狠甩上的门,凌二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看来,现在还真的是野种的天下了!”

    “凌二爷,您别生气。那野种再怎么样,也始终不可能取代您在老爷子心里的位置。”小六子奉劝着。

    “屁,老子早就不将他当成是父亲看了,又何须为他生气?”说到这的时候,男人的视线落在窗外不远处听着的那辆车。

    只见刚刚才大步从这里离开的凌父,这会儿已经出现在不远处的那个位置里。

    而当凌父靠近车子的时候,车上便下来一个女人。

    打扮的,不知道有多么妖娆。

    说是三十多岁,但那打扮简直比十几岁的嫩模还要惹火。

    看着不远处两人一见面就拥吻到了一起,凌二爷别开了脸。转而对小六子道:“六子,明天开始你派几个人,给我盯着那个女人。看看,她每天都跟一些什么人接触。再有,最好给我调来她全部的资料!”

    “知道了!”小六子回应。

    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凌宸又看向自己手上的那块表。

    还记得,这块表是当初自己送给苏小妞那只名牌表的时候,苏小妞作为回礼送给他的。

    这一块,其实一看就是路边摊货色。

    这世上,也就只有苏小妞敢拿这样的货色来糊弄他凌二爷。

    以前,凌二爷一直都把这块表藏着。

    或许在苏小妞看来,这是凌二爷根本看不起她送的这块表。

    但只有小六子才看得出,其实凌二爷是打从心眼里珍惜着这块表。所以,他才一直都舍不得带着。

    而这次生病,为了能让凌二爷感受到苏小妞的气息快一点好起来,小六子也第一次不顾凌二爷的命令,将这块表给偷偷拿来。

    不过事实证明,他做的很对。

    自从这块表到来,凌二爷天天带着,而且还天天擦着看着,爱不释手。病情,也逐日好转。

    “六子,悠悠那边呢?她,没有离开吧?”他还是当心,她趁着他生病的时候,偷偷的跑掉。

    “没有,苏小妞没有出境,凌二爷放心好了。”

    “没有就好……”

    之后,笼罩在整个病房里,是男人的叹息声……

    ------题外话------

    喵哒,想要苏小妞和凌二爷见面么?

    票子砸来!~→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