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52章 騒包VS二货【精,求票

    “苏小妞半年不见,你的眼睛都长到我的裤裆上了?看来,不在我身边的这段时间,你的生活过的并不好?”看着苏悠悠那近乎黏在自己下身上的眼神之时,凌二爷的嘴角高高扬起。那弧度,都快要到了他眼尾的位置。

    不得不承认,凌二爷这货属于不笑倾城,一笑倾国的货色。

    单单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弧度,就让这个休息室里的美景上了不止一个档次。

    说着,凌二爷伸手搭上了苏悠悠的肩膀。

    其实吧,再度见面什么的,凌二爷也知道自己的语气不可以这么的猥琐。

    甚至,凌二爷也知道可能摆出一副认错的态度会比较好。

    只可惜,那是面对别人的时候才可以摆出的姿态。

    在这苏小妞的面前,凌二爷最为清楚,越是低三下四只会越让这苏小妞看不起自己。

    而让苏小妞看不起自己,不就明摆着将她往别的男人身边推么?

    凌二爷才不会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而苏小妞也在被凌二爷的这句话噎着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眼睛貌似就盯上了某一处。惊慌之余,苏小妞别开了脸,对上了凌二爷的眼眸。

    只见,那男人的脸蛋,明显尖细了不止一圈。

    刚刚在外面比较混乱,苏小妞根本来不及细细的打量一下这个男人。如今这么一看才发现,男人的脸色还不是很好。

    虽然没有像是垂死的病人一样,空洞着一双眼。

    但他的脸色,比起往日的他有些苍白,唇瓣也有些干涸。

    会不会,是一整个晚上没有喝上水,所以他菜这幅德行?

    再看他那一身比以前低调了不少的黑色西装,为什么明明还是一样的身高,却明显比以前宽松了不少。

    还有,这西装……

    如果苏小妞没有记错的话,当初这套西装还是她买给凌二爷的。

    还记得,那是去年年底发奖金的时候,苏悠悠在医院一共发了五千块。

    除了给d市的妈妈的帐号里打去了三千块之外,苏小妞就只剩下两千块。

    结婚第一年,苏小妞想尽可能给凌家一家人留下好印象,就用自己剩下来的这两千块买了一大堆的年货。到最后,没想到还剩下了三百块。

    于是,她就用这三百块在超市大减价的时候,给凌二爷买了这一身西装。

    因为是大减价,所以这西装的颜色根本就没有的挑,只有从头到脚的黑色。

    其实苏小妞也知道,这么晦暗的色彩,凌二爷不会喜欢。

    按凌二爷的本性,那种色彩极为艳丽的衣服,才是他的最爱。

    可没有办法,谁让她苏悠悠只剩下三百块?

    将这套衣服送给凌二爷的时候,他倒是没有多矜持就收下了。

    只不过,这一套大减价买来的西服从一开始就挂在他们的衣柜里,从来不见这男人穿在身上过。但苏悠悠也知道,这套衣服的尺码是她按照凌二爷的身材买的,就算有些不合身,也不会宽松了这么多。

    她送给凌二爷的这套西装,凌二爷一直都没有穿。苏悠悠也一直以为,这男人根本就不喜欢这套衣服。

    苏悠悠更没有想到,凌二爷竟然会穿着这一身黑色的西服,出现在今晚的舞会上。

    看着这套西装,苏悠悠还是会莫名的想起他们的那些过往。

    眼眶,莫名的有些湿润。

    抬头的时候,苏悠悠又撞见了男人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

    这样的眼神,倒是让苏悠悠不难猜出,这凌二爷刚刚口中所说的“生活”,大致指的就是她没有男人而不甘寂寞……

    有那么一时间,苏悠悠真的很想将巴掌扇到这个男人的脸上。

    看看他到底能维持着表面的这个笑容,到何时?

    但仔细想想,苏悠悠又觉得不值得。

    她不是已经都不想去在意他了么?

    为何,又要因为这个男人如此的大动干戈?

    再说,人家都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

    看今晚人家出现在这宴会的时候那亲热样,也就证明了人家报纸上报道的那一些也不是完全是空穴来风。

    想到了那个女人将手放在他臂弯里的场景,苏悠悠突然笑了。

    明明就一脸妖娆的她,在配上这个明艳生动的笑容,简直美艳的让人移不开眼。

    有那么一瞬间,凌二爷真想不顾一切的将这苏小妞压到自己的身下,狠狠的要上她个三天三夜,就算精尽人亡也没有关系。

    死在苏悠悠的身子里,是他毕生的心愿。

    只是当凌二爷有这么一股子冲动开始繁衍的时候,他却莫名的瞅见了苏悠悠那抹明艳笑容里的悲哀。

    苏悠悠,你伤心了么?

    因为这个环境,因为我们之间那些过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带你离开这里,如何?

    离开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去一个没有其他人的世界独处,好不好?

    “……”可正当凌二爷准备开口的时候,面前那张明艳的小脸,唇瓣却突然一动。

    那熟悉的嗓音,片刻传来:

    “凌二爷,我苏悠悠再怎么长本事,也不及您不是么?”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轻轻的往后一退,立马就让凌二爷勾搭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手,抓了空。

    而凌二爷貌似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一直任由着那双抓空了的手,那么的僵在半空中。

    只是他的眼神,却从头到尾的都是落在她苏悠悠的身上。

    这一点,到让苏悠悠有些意外。

    因为她从这个男人的眼神里,读到了一丝不舍,还有一丝丝的疼惜。

    那一刻,苏悠悠慌乱的别开了脸。

    凌二爷都已经和别的女人传出绯闻来了,怎么可能还会对她苏悠悠有一丝丝的牵挂和疼惜?

    错觉!

    一定是她苏悠悠刚刚的错觉。

    不然,凌二爷怎么可能对着她苏悠悠作出那样的表情?

    想到这,苏悠悠又换上了她惯有的那副猥琐嘴脸道:“半年不见,看来您的生活还真的是多姿多彩。您身边的女人倒是不少,怎么好像都没有满足您似的?”

    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跟流氓一样的盯着凌二爷的下身憋了一眼。

    而她的嘴角,也在这个时候若有似无的勾起。弧度里,满是鄙夷。

    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那东西好像又大了不少。

    看来这凌二爷最近还真是如饥似渴!

    而凌二爷也自然注意到,苏悠悠语气里的讥讽。当然,还有她落在某一处的眼神……

    有一瞬间,男人也有些愣住。

    苏悠悠果然还是那个苏悠悠。

    就算去了一趟德国,也无法抹去她身上那极品的猥琐。

    不过她总是注意着某一处,是不是也就证明了,其实在她苏悠悠的心里,他凌二爷也不是可有可无的?

    就算苏悠悠只是对他身上的某一处在意,这一点稍稍有些伤了凌二爷的自尊心。

    但凌二爷转念一向,苏悠悠在乎他身上的某一点,总好过,她什么都不在意好吧?

    想到这,凌二爷原本阴郁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男人修长的腿,又迈开了一步。

    那只原本抓空的手,再一次爬上了苏悠悠的腰身,不管她愿意还是不愿意,他都将苏悠悠死死的拦在自己的怀中。

    记不清有多久了,他们不曾这般的亲近过。

    也记不清有多久了,他已经没有再从苏悠悠的身上闻到这股子熟悉的甜香。

    更记不清有多久了,他没有这般的感受到苏悠悠的体温……

    将她拥进怀的那一瞬间,凌二爷眼眶红了。

    但这一切,苏悠悠根本就不知情。

    这一幕,倒是让坐在沙发上的顾念兮完全看进了眼里。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该出去,不要打扰到这对人儿。

    可眼下要是这么贸然行动的话,没准还真的会打扰到他们两人。

    那一刻,顾念兮有些迟疑不安。

    虽然她也是个结过婚的妇女。咳……是少妇。

    可她还真的没有见过在自己面前上演那什么活春宫的。

    她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好在,就在顾念兮迟疑着不该怎么做的时候,休息室大门被推开了。

    那熟悉的男音,在休息室的门口响起:“老婆,我来接你回家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顾念兮那原本已经皱成一团的小脸,顿时乐开了花。

    谈逸泽,你总是出现的那么及时!

    而拥抱着的两个人,也像是被人发现了什么一样,立马分开了。

    此时的顾念兮,扶着自己的肚子,已经从沙发上起身了。

    这会儿,女人立马开心的朝着大门处走去。

    而临出这扇门之前,顾念兮还不忘嘱咐上这么一句:“不用管我,我老公就在门口。你们……继续继续!”说着,顾念兮一溜烟就跑了。

    那速度,说是孕妇,倒不如说是兔子。

    “老公,我爱死你了!”

    大门口处,传来顾念兮出门的叫叫嚷嚷着。

    其实,她不过是在宣泄一番谈逸泽及时赶到,拯救她顾念兮于水深火热中。

    至于苏悠悠和凌二爷他们之间该怎么做,顾念兮相信他们自己清楚。

    “好好好,我知道你爱我。不过你这话可以回到家再偷偷的告诉我,不用这么开诚布公的说。”大门口处,某只老狐狸在这一刻还不忘调戏老婆一把。

    “……”一方歪腻之后,大门口总算传来了这么一句:“老公,我脚酸。”

    “那我抱你。”

    片刻之后,脚步声越来越远。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随着顾念兮他们的离开,原本呆滞在原地的苏悠悠也在这个时候回国了神。

    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苏悠悠的脸色谈不上好。

    刚刚被他拉进怀中的时候,她一直都在挣扎着。

    因为她已经看过无数的女人,将手都放在他凌二爷的手上。

    现在的凌二爷在苏悠悠的眼里,有些脏。

    而苏悠悠不想要让他身上这样的脏,沾染上自己。

    虽然在刚刚的那个拥抱中,苏悠悠也闻到了那个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的时候,鼻尖有些莫名的酸。

    但苏悠悠固执的认为,自己是不太喜欢这个男人现在不顾意愿的拥抱自己。所以,她的鼻尖现在菜会这么酸。

    想到这,苏悠悠随即迈开了脚步,准备朝着外面走去。

    可苏悠悠还没有走多少步,就被拽了回去。

    不用说,她也知道身后的男人是谁。

    “你想做什么?”对上那个男人的眼眸,苏悠悠的眼睛里充满了防备。

    “悠悠,你要去哪里……”

    她眼眸里的防备,似乎刺痛了男人的某一处。当下,凌二爷用一双满是受伤的眼眸,盯着她苏悠悠看。

    “我要去哪里,关你什么事情?”苏悠悠瞪了这男人一眼,冷冷道。

    “你要去什么地方,我送你。”其实,他就是想要看看苏悠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知道苏悠悠的住所的话,也方便他随时探访,不是么?

    不要忘记,当初他凌二爷也是从特种部队出来的。谈逸泽会的那些撬门爬窗偷鸡摸狗的行当,他凌二爷一件也不落下。

    要是知道苏悠悠的住所的话,那他不就可以随时的偷偷潜进苏小妞的家里,然后再来个同床共枕什么的……

    想到这,某个男人在心里邪恶的笑。

    “不需要你的假好心。”

    “你又没有看到过我的真心,你怎么就知道我是假好心?”凌二爷不依不挠。

    可苏悠悠却连看他都懒了,直接反问道:“我说凌二爷,您是不是真的那么闲?还是说,最近的那些女人都不合你的胃口?有精力没出发泄?”苏悠悠说的话,有些邪恶。

    若是纯情男人,绝对会被这苏悠悠猥琐的语气给震慑住。

    只可惜,苏悠悠对着的这一位,好歹也是在万花丛中游走过的凌二爷。

    这么点小小的把戏想要将他给震慑住,岂不是太小看他凌二爷了么?

    “我是有精力,不过还忘记了告诉你苏小妞一件事情。”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突然神秘兮兮的靠在了苏小妞的耳边。

    而苏悠悠也被这位猥琐的爷脸上那高深莫测的表情给震慑到了。

    当下,她还以为他凌二爷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秘密想要告诉她的,便也没有挪开。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凌二爷竟然会在她的耳边丢出这么邪恶的一句:“我这东西,它认主……”

    刚开始,苏悠悠还有些不明所以,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

    但在抬头的那一瞬间,女人注意到男人此刻正有意无意的扫过自己下身的某一处的时候,苏悠悠汗毛倒竖!

    不愧是凌二爷,别的本事不见,*的本事却是渐长。

    这么一句话,顿时让苏悠悠的脸蛋飘起了红晕。

    连耳根,也因为凌二爷刚刚凑过来的气息,而沾染上了红。

    有那么瞬间,苏悠悠感觉自己的世界有些凌乱。

    而凌二爷却是危险的欺近。

    或许苏悠悠不知道,现在的她有多么的诱人吧……

    光是看着她发红的耳朵,凌二爷就知道这只小耳朵现在尝起来一定是暖暖的,滑滑的,还带着苏小妞特有的清香。

    而那微酣着的红唇,粉粉嫩嫩的,简直就像是红樱桃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去采摘……

    越想,凌二爷越发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好歹他也是三十好几的正常人,也正直一个男人如狼似虎的年纪。

    但这段时间因为苏小妞的事情,他也已经好久没有做过这档子事情了。如今看着这么引诱人犯罪的苏小妞,凌二爷发现自己的手脚总是忍不住的往苏小妞的身上靠去。

    随着他身子的不断欺近,苏小妞则不断的往后退。

    她的脑子,好像有些麻木。

    都只为了一句:“我这东西,它认主……”

    这意味着什么,苏小妞不知道。

    只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不断的在她的脑子里流窜着。

    苏小妞来不及把握住,就已经消失了。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男人已经来到她的身边。

    一时间,空气好像稀薄了。

    周围的温度,也好像不断的往上涨。

    “苏小妞,我们……”

    男人开了口,声音里有着他特有的沙哑。

    光是这么一个声音,苏小妞就知道,凌二爷想做什么事情。

    “凌二爷,松手。”她说。

    语气,平平淡淡。

    听不出,任何的情绪起伏。

    光是这么一句话,就让凌二爷有些错愕。

    苏小妞,你真的已经对我没有任何的感觉了?

    “听到没有,我让你松手。”见男人依旧没有退步,苏小妞又吼了这么一句。

    她的一切,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异样。可天知道,此刻她有多么的紧张,紧张的甚至连手都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放才好。

    “如果我不放呢?”

    凌二爷骨子里的那点痞子特性,在这一刻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的唇角,高高的勾起。

    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就像是街边的小混混调戏良家妇女的时候特有的神情。

    其实,凌二爷也知道,他不该这么对苏小妞的。

    如果苏小妞是平常的女人的话,得到了她的身体也就等于控制了她的人。

    占有了她的身体之后,还怕她不和你低头么?

    可偏偏,他的苏小妞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再有就是,什么廉耻礼仪之类的,在苏小妞的世界观里早就退避三舍。

    不,不应该说苏小妞不懂礼貌。

    而是,苏小妞根本就没有三观。

    这会儿若是占有了她的话,恐怕这一辈子你想要再碰她,那比登天还难。

    可偏偏,凌二爷这一刻就是舍不得松手。

    只是他没有想到,如今归来的苏小妞,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人儿。

    她抬起头,对上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之后,微微挑眉:“不放?”

    她的声音里,有股子特有的冷。

    有那么一瞬间,连凌二爷都有些摸不清,这苏小妞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我看,待会儿你将会为你这个决定,感到后悔莫及。”突然间,苏小妞脸上的一切不悦表情都消失了。

    而她的嘴角,此刻又挂上了那抹明艳动人的笑。

    这样的她,和晚宴上在发表讲话的她,是一样的。

    但也是,凌二爷最为陌生的苏小妞。

    到底在去德国的这段时间,他的苏小妞都经历了些什么事情,为什么她会变得如此的陌生?

    只是,这个问题凌二爷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的时候,看到原本被他欺压着的苏小妞,此刻竟然踮起了脚尖。

    而那张明艳的笑脸,一点一点在朝着他凌二爷靠近。

    在凌二爷呼吸一滞的时候,她的唇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

    苏小妞今晚涂上她最喜欢的裸色唇彩,带着些许的珠光效果。这样的颜色,让她的唇此刻看起来越发的诱人。

    眼见,苏小妞的唇就要朝着自己凑过来的,凌二爷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其实,凌二爷刚刚还在想,这苏小妞刚刚不是要死要活的不让他触碰到她的一根毫毛,活脱脱一个贞洁烈妇的形象么?怎么这会儿又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还想要亲吻他凌二爷,该不会是荡妇上身?

    可随着苏小妞的唇和他的距离不到一厘米的时候,凌二爷的脑子里所有的想法都烟消云散了。

    此刻的凌二爷只想要好好的感受,苏小妞那片熟悉的红唇……

    而在这期间,凌二爷还看到了苏小妞眼眸里那一闪而过的笑意。

    那意味着什么,凌二爷还来不及想清楚下身就传来一阵尖锐的同感,让他不得不低下身子抱住自己下身的某一处。

    而这一低头,就看到苏小妞曲起来的脚。

    果然,刚刚她是要使诈!

    其实,苏小妞突然而然的转变,他凌二爷明明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了。

    他本该可以早有预防的,可偏偏他就是拒绝不了苏小妞的诱惑……

    抱着自己的下身,凌二爷疼得浑身冒汗。连他的额头上,都布满了细密的汗水。

    可这始作俑者,此刻却像是没事的人一样,伸手拍了拍凌二爷的脸颊:

    “怎么样凌二爷,我送您的这礼物您还喜欢么?”

    苏小妞的嘴角上挂着嘲笑。

    嘲笑着他凌二爷的情敌,也嘲笑着他凌二爷的好色。

    “苏小妞,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的命根子……它要是报废了的话,你下半身的性福就没了。”凌二爷额头上的青筋都明显的露出来了,可见刚刚苏悠悠的那一脚并不轻。

    忍着那蚀骨的痛,凌二爷咬着牙说完了这一句话。

    “怎么不可以?再说了,这东西要是坏了,像凌二爷这样的祸害世间也少了一个。我这是在为广大的妇女同胞谋求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某女盛气凌人的说着。

    仿佛,她是一救世侠女,刚刚的义举,拯救了千千万万的同胞。

    “你……”凌二爷这会儿疼得不出声了。

    而某女则继续开口道:“记得,下回不要惹我。否则,可不就是这么疼一下就能解决的了的!”说着,苏悠悠便踩着她那双十几公分的高跟鞋,迈着情况的步伐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凌二爷的面前。

    苏小妞走出门口的时候,门口好像已经有人等候多时。

    于是,便传来以下对话:

    “悠悠,你没事吧。”

    “没事!”

    “真的?”这男人的声音,凌二爷认得,是姓骆的那个小子。

    “或者可以说,这不是我有事!”某女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那就好,那就好……”

    大门外,那个男人接连的说着这一句。

    而门内的凌二爷则在心里叫器着:好?好个屁!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不久,小六子也被传到这间休息室里,当看到浑身冒汗有点虚脱靠在沙发上凌二爷之时,小六子猥琐的笑着:“二爷,我知道您难得见到苏小妞一面,也不用一下子吃的那么多么?您身体还虚着,回去可要多补补。”

    说完这一句,小六子又不厚道的笑了。

    刚刚他在外面的时候,就听到了大家口中都议论着苏小妞了。

    还听说,这苏小妞好像还混了个什么老总当。

    看来,苏小妞最近的生活还真是丰富多彩。

    而小六子在真心为苏小妞高兴的同时,也觉得他们凌二爷的日子要变好了。

    苏小妞回来了,现在凌二爷哄妻养儿的日子还远么?

    再一进门见到凌二爷这虚软的样子,以小六子猥琐的性子还能不认为他们之间刚刚是搞了什么吗?

    “补个屁,快把老子扶起来。”凌二爷的脸色,阴沉的有些吓人。

    这让小六子有些摸不着头脑:“凌二爷该不会一和苏小妞见面,她就把您给榨干了吧?”

    瞅瞅,凌二爷这脸色多苍白啊?

    这苏小妞也忒不厚道。

    凌二爷菜刚刚出院呢,也不多担待着点。

    “榨个屁,老子连她的手都没有摸到。”命根子就差点被踹没了!

    当然,这一点凌二爷打死都不会告诉小六子的,免得让他在背后嘲笑自己。

    “什么,连手都没有碰到?”小六子有些吃惊。

    “六子,你信不信你再多嘴一句,老子把你给卸了?”凌二爷哪容的下,自己的下属这么喋喋不休的嘲笑他?

    “……”

    被凌二爷这么一说,小六子倒是识相的闭上了嘴,然后过来搀扶着凌二爷走出去。

    当然,这个期间小六子的眼神还是时不时的往凌二爷的身上飘。

    看这凌二爷,除了汗多一点之外,也不见有什么地方受了伤。可他为什么连路都有些走不稳了?

    走出sh国际的会场的时候,小六子已经让人将他们的车开到大门前。

    却没想到,正巧看到不远处的那辆车。

    车边,骆子阳将自己的西装外套退了下来,披在苏悠悠的肩膀上。

    有那么一瞬间,凌二爷的心里冒出这么一个声音:拿掉他的衣服!拿掉他的衣服!

    他就是不喜欢,苏小妞的身上沾染上那个混小子的气息。

    可等来等去,凌二爷只是看到苏小妞的手拢了拢身上的那件衣服,随后便笑着坐进了那辆车……

    那一刻,凌二爷的身上冷意不断。连神经粗条的六子,也感觉到了来自这个男人身上的冷。

    他多么希望,这一刻的自己能大步的上前将苏小妞身上的那件西装给扯掉。

    苏小妞是他凌二爷的,凭什么染上别人的气息?

    可碍于,现在的他连自己走路都有些不稳。

    这么贸然凑上前去,岂不是自己找罪受?

    想到这,凌二爷拉开车门坐进去之后狠狠的将车门给甩上了。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发泄他心中所有的怒火……

    而小六子也在凌二爷坐上那辆车之后,立马也进了车。

    很快,他们的车子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只是离去的两人不知道,从一开始苏小妞就察觉到他们出现在她的附近。

    甚至,当骆子阳给她披上西装外套的时候,苏小妞也能感受到背后那带着冷意的眼眸,就像是恨不得将她苏小妞给凌迟了。

    但最终,苏小妞还是安然的当着那个男人的面,接受了骆子阳的衣服。

    看着那辆车子消失在不远处,苏小妞淡淡勾唇,而她的弧度里满是苦涩……

    “悠悠,我们回去吧。”骆子阳其实也注意到了苏悠悠的视线总是透过后视镜,落在后面的某一处。

    那意味着什么,骆子阳不是读不出来。

    聪明如骆子阳,他知道这个时候和苏悠悠说这些东西,显然是不理智的行为。

    所以,他假装没有看到,没有听到。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心不痛。

    不过现在的他,只想让苏小妞远离这里的纷纷扰扰……

    “狗奴才,开车。”

    苏悠悠回过神来的时候,眼眸里所有的哀伤和疲惫,都消失殆尽。

    此刻的她,又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片刻之后,车子朝着郊区那幢别墅,缓缓前行……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老公,这里是哪里?”顾念兮本以为谈逸泽过来带自己,应该是直接朝家里走去。

    可现在这路,却从城南开到了城北。

    “刚刚出门的时候,正好有些东西要送出来,就顺便捎上了。”谈逸泽说。

    而顾念兮这也才注意到,谈逸泽的车上还有一箱东西。上面,还有几分文件。

    “那是什么东西。”

    顾念兮随意的打量了一下,到底没有看出什么东西来。

    “如果我说是禁品,你信么?”男人半带着调傥味道的嗓音,在这样的夜色中宛如大提琴声动听。

    听了谈逸泽的话,顾念兮便转身看向他。

    车子里,开着橘色的灯盏。

    昏暗的光线下,顾念兮依旧可以看到,男人正专注开车的面容上,还挂着一抹坏坏的弧度。

    那意味着什么,顾念兮也暂时摸不清楚。

    “信……我信你才怪!”顾念兮小脸一拉,干脆扭头看向车窗外的风景。

    夜渐渐深了。

    大多数人都已经睡了。

    所以,这样的夜路比较安静。

    仔细算了算,顾念兮发现这还是她和谈逸泽第一次这么晚了两个人还在外面溜达。

    “……”

    而谈逸泽也在顾念兮这一番话之后,只是随意的笑了笑,不作答。

    “老公,我们好像没有一起看过夜景。”顾念兮瞅着车窗外的夜景,小嘴有些不满的嘟起。

    “这么说,是嫌我不够浪漫了?”男人嘴角,又是一抹看似恶劣的弧度。

    “差不多吧。”嫁给他这么久了,这老男人还真的从来没有作出让她顾念兮觉得很浪漫很浪漫的事情。就连一场像样的婚礼,都没有。

    不过摸着自己现在圆鼓鼓的肚子,婚礼什么的还是算了。

    一个大肚婆穿着婚纱,那多难看?

    “那改天,我们就出来看夜景。”身侧,男人便应和到。

    “嗯。”顾念兮只是点头。

    她刚刚不过是随口一说,说过没准连她自己都忘了。

    只是顾念兮却不知道,男人却将这话刻进了脑子里。

    或者可以说,关于顾念兮的一切,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忽略过。

    而男人在思量了一番之后便道:“据说,看夜景打野战,瞒刺激的。没想到,小东西你也好这一口……”

    一句话,顿时让顾念兮差一点喷了。

    “你说什么,我只不过是想看夜景,谁说要……”打野战!

    算了,这么惊悚的词语她实在不想说。

    “不用害羞,咱们是夫妻了。想要打野战有什么丢人的?你要就直说好了,你老公我也不会笑话你的。”某男人开车的表情认真专注,但说出口的话却让顾念兮有种想要咬死他的冲动。

    “我没有!”某女坚持。

    “得了,知道你害羞,不逼你就是了。”说到这的时候,某男人已经开始计划着:“现在你大着肚子在这里真不安全,还是等把咱们的宝宝生下来之后,你老公我再满足你的这一要求。不过,咱们要到什么地方野战好呢……”

    谈某人兴致冲冲的计划着,而顾念兮则干脆闭上眼挺尸……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谈逸泽车子停下来的时候,顾念兮才发现谈逸泽已经将车子开到了城北一处公寓楼层前。

    而谈逸泽则收拾着刚刚他放在后座上的那些资料和那个箱子,对着顾念兮道:“兮兮你在车子里先等我一下。要是困了就先睡一下,等回家我再喊你起来。”

    虽然已经是春末,但入了夜还是有些冷。

    谈逸泽担心她下车的话会着凉,干脆将车子的暖气开着,让她继续呆在里面。

    而后,男人收拾好了东西便掏出了手机在车子外打着电话。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处公寓前方便出现了一抹欣长的身影。

    “过来,我在这边。”

    谈逸泽伸了手,对着那人摇了摇。

    “谈参谋长。”

    那人道。

    不过这声音,明显压低了。

    显然,这次碰面,应该是不方便被人知道的。

    但让顾念兮最为惊奇的,是这人介于男声和女声之间的音色。

    “你要的这些东西我都放在里面,还有这是关于这些东西的资料。”当着顾念兮的面,谈逸泽将这些东西都交到了那人的手上。

    而那人在看到东西的时候,神情明显的亮了。

    “谢谢参谋长!”

    说到这的时候,那人又想起了什么:“要不我将这些东西拿上去,我们一起到外面喝一杯?”

    “好了,你嫂子还在车上等着,我现在要带她回去了。下次有机会在一起喝一杯吧。”谈逸泽说着,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而那人也在听到顾念兮在车上的时候,才凑到了车窗前和顾念兮打了招呼:“嫂子好。”

    这一声招呼,也让顾念兮微微看清楚了这个人的脸。

    昏暗的光线,虽然不能让顾念兮将这人的长相一一分辨。

    但顾念兮还是依稀记得,她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个人。

    可具体在什么地方,顾念兮又说不上。

    “好了,入夜天气凉,我们先走了!你也上去吧。”说着,谈逸泽拉开了车门。

    “那好,我上去了。路上小心!”

    那人大手一摆,便转身离开了。

    而谈逸泽上车之后,也迅速的拉动了车子的引擎。

    “老公,那人是谁?”顾念兮抓了抓头发,打了个哈欠。

    寻常这个时候,她早已睡下了。

    这会儿,她已经困的眼皮在打架。

    “以前队里的一哥们。”谈逸泽含糊其辞,显然不想将这个话题进行下去。说到这的时候,他看到了眼睛有些睁不开的顾念兮:“困了么?要不眯一下,我到家再叫醒你。”

    “我不困,我还在听,你说……”顾念兮其实就是想要知道那个男人的事情。

    她总觉得,她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他。

    可这话还没有说完,顾念兮就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到家的时候,谈逸泽不出预料的看到的已经沉沉睡去的女人。

    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男人下车直接抱着她上了楼……

    也许真的太困了,明明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一下一下的摇晃,顾念兮都没有睁开眼。

    谈逸泽将她抱回到床上之后,就直接剥掉了她这一身他早就看不顺眼的衣物。

    顾念兮怀孕,自然不可能和苏悠悠一样穿旗袍。今天她选的是一件连身裙,各个部位的做工都很规矩。

    但领口的位置,谈逸泽还是觉得开的有些低。

    顾念兮去参加宴会之前,某男人就因为这件礼服不高兴了好久。但无奈,现在是孕妇最大。所以谈逸泽的不满,被全家给无视了。

    而顾念兮,照样穿着这件衣服被送到宴会的现场。

    男人的不满,也在这个时候积累到了极点。

    这不,趁着顾念兮睡着,他干脆将衣服撕了个稀巴烂,直接丢在地上。

    本来他还想到要给顾念兮换上一件睡衣什么的,但在看到某女人身体那唯美的线条之后,男人打消了这个念头。

    果断的关灯之后,男人摸黑上了床……

    于是,这一夜顾念兮梦到自己在好像坐上了某艘船,摇啊摇,晃啊晃……

    直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顾念兮看着自己满身的痕迹,还有身侧躺着像是吃饱喝足,睡的一脸惬意的某男人之后,顾念兮顿时明白,敢情昨晚上那不是梦。

    她,是真的坐船了,而且还是一艘“贼船”!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接到苏悠悠打来的电话的时候,顾念兮正靠在床上闭目养神。

    原因无他,昨晚上太晚睡已经让她很疲惫了。

    而某个男人还趁着昨晚吃了她一整夜的豆腐,这让她的精神状态能好到什么地方去?

    只是没想到,苏悠悠给的这通电话的消息,却又是那么的劲爆。

    “喂,悠悠,什么事情?没事的话,我要继续睡觉了。”顾念兮的脑子昏昏沉沉的,现在的她只想要好好的睡一下。

    可没有想到,一句话却像是激怒了电话那端的苏悠悠。那个暴跳如雷的嗓音,一下子从电话的那端传来,震得顾念兮都感觉自己的耳朵快要聋了:

    “兮丫头,大水就快要冲了龙王庙了。你还在睡觉,睡个屁!”

    苏悠悠的气息有些不稳。

    这,倒是让顾念兮的脑子清醒了不少。

    “发生了什么事情?”顾念兮清楚,这苏悠悠虽然平时咋咋呼呼的,可绝对不会那么没头没脑的说这些。

    “我刚刚和狗奴才一起吃饭,你猜我看到谁了?”

    “谁!”顾念兮的眉微微蹙起。

    “谈逸泽!”

    “他会不会是和他的兄弟……”顾念兮琢磨着现在快到饭点,会不会现在他是和兄弟们在吃饭?

    可顾念兮的这话还没有说完,苏悠悠又开口了:“什么兄弟不兄弟的,奶奶的就是和一个*在一起!靠,姐姐一直以为他待你听不错,没想到原来这厮的原来真的就是这样的货色。你过来,我们现在当场将他给逮了,我倒是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话可以说的。”

    苏悠悠那噼里啪啦的谩骂声中,顾念兮只听到了这么一句话:谈逸泽现在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那一刻,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倒流。

    “你们在什么地方!”顾念兮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后,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我们在城北大道上的中餐厅。你现在过来,应该还赶得上。”苏悠悠说。

    “好,你们等我,我马上就过来!”说完,顾念兮立马挂断了电话,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就拿着钱包出门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