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57章 女人的真相(求票)

    在看到那个从车上下来的人的第一时间,顾念兮的双眸明显的放大,刚刚她不自觉握着的谈逸泽的手,也在这一刻明显的加重了几分力道。

    谈逸泽似乎也察觉到了女人的不安。

    当下,他没有立马表现出自己的异常。

    而是,伸出了他的手,轻轻的拍着顾念兮的背部,似乎在安抚着她毛躁的情绪。

    那人大步过来之前,还若有似无的扫了谈逸泽一眼。

    嘴角轻勾,似笑非笑。

    却让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原本争争吵吵的三个人,都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看着那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顾念兮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而在这个过程中,楚东篱也略有警惕的看着那个凑过来的人。

    唯有谈逸泽,在见到那个人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异样。

    非但如此,他还将看上去有些害怕的顾念兮揽进了自己的怀中,道:

    “兮兮,不用怕。没事的。”

    谈逸泽的身影很轻,轻的连站在他们身边的楚东篱都没有听到。

    而这样的声音,却也莫名的安抚了顾念兮那颗不安的心。谈逸泽说没事,应该会没事,她便是这么认定的。

    当下,她对着这个人,也没有了之前的恐惧。

    趁着这人走过来之前,她还将这人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那人的脸盘,有着属于男人的刚毅。

    可以说,他的脸部线条,和谈逸泽的还有些相似。

    连同那双眸子,也有些过分的相似。

    不过他和谈逸泽最大的区别,也在于这双眸子。

    谈逸泽的眸子,虽然有着如鹰隼一般的犀利。每一次当他看向人的时候,那股子犀利却让人头皮发麻。

    而面前的这人虽然也有着些许的犀利,不过这人的眼眸里还多出了一股子本不该出现在男人身上的阴柔。

    再者,谈逸泽的眼眸再冷,顾念兮都能感觉到那股子包裹在冷漠之下的温热。

    可这人的眼眸,却如同冰窟窿一般,死寂沉沉。

    那样的冷,是彻头彻尾的冷,不管再怎么捂,都不可能将它给焐热……

    看着这将所有别扭都融合到一起的人儿,顾念兮悄悄的靠在了谈逸泽的耳边,用着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道:“老公,你该不会还有一个哥哥吧?”

    这人虽然面容看上去年轻。但他眼角处的折痕,已经明显的透露出他的真实年龄。

    “你觉得有可能么?”谈逸泽有些无奈的勾唇。

    这会儿,看出这人和他有几分相似了?

    “那不然,这人怎么看上去有点眼熟?”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已经忙着在脑子里搜索着关于这个男人的身影。

    然而,就在顾念兮想着这一切的时候,一个女人的身影却突然闪现在顾念兮的脑子里。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那双美目微眯了起来,目光也开始由原本的无措,变成这一刻的警惕。

    再度上上下下的扫视了一眼这个男人之后,顾念兮又立马窜到了谈逸泽的耳边,问道:“老公,这人是不是还有一个妹妹么?”

    问出这话的时候,顾念兮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无意的,没有压低声音。

    所以她顾念兮的这一句话,只有是在场的人,都能听得见。

    包括此刻站在她顾念兮身边的楚东篱,也包括刚刚接近他们的那人,甚至还包括站在他们不远处的谈老爷子和刘嫂。

    “老爷子,这人是谁?”刘嫂在看到这人明显有意而来之之后,有些安奈不住了。这会儿,她有上前的趋势。

    “不认识!”谈老爷子给出的答案很简单。

    连刘嫂,都有些无奈。

    不过瞅着那个人的侧颜,刘嫂的眉心倒是有些皱成一团了:“不认识?可不对啊,老爷子我为什么觉得这孩子有点眼熟?”

    刘嫂都在这谈家呆了好多年了,谈逸泽都是她看着长大的。

    所以,她对谈家人也都非常清楚。

    当她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她就有一股子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他。

    可仔细搜遍了整个脑子,又好像没有关于这个人的半丁点记忆。

    怪了!

    她刘嫂虽然上年纪了,可她年轻的时候还有一副好记忆。几乎只要是她见过的人,看过的事,过目不忘。

    可今天,为什么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她明明觉得熟悉,却为什么认不出来呢?

    当刘嫂正在为这一点犯迷糊的时候,谈老爷子也开始打量着这个人来。

    奇了!

    因为他越是看,越是觉得这个人也有点熟悉。

    难道,今儿个记忆出问题的,还不止是刘嫂一个人?

    “小刘,你会不会觉得这人长的有点像小泽?”琢磨了好一会儿之后,谈老爷子得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而就在这个时候,刘嫂也突然拍了一下手。

    “对对对,我就刚刚瞅着有点熟悉,可一时半会儿总是想不起来。原来这孩子长的像小泽!难怪,我会那么的熟悉。”刘嫂道。

    “可不对啊,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冒出一个长的像是小泽的人,难道这人还是小泽的兄弟不成?”刘嫂在说出这一句话之后,又意识到了什么,看向谈老爷子。

    “应该……不会吧?建天以前是贪玩了点,不过在女人的事情上,他从来都不会乱来的!”谈老爷子琢磨了好一会儿,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看着那个人的侧脸,他的脑子里总有那么一个人影的闪现。

    不过到底是谁,谈老爷子一时半会儿还说不准。

    但这时候,刘嫂已经按捺不住了。

    若说这人是谈建天的孩子,还真的有些可能。

    不然,为什么这人能将谈家这群男人的长相遗传的入木三分?

    “要不,老爷子我们上去看看?”刘嫂道。

    “我觉得这事情有点古怪,我们还是先看看吧?到底现在是上演三国演义,还是另有猫腻,一时之间还难以定夺。我们再看看!”

    谈老爷子只是觉得,这个人并不那么简单。

    因为他的眼眸里,有着一股子连谈老爷子都为之一振的阴暗气息。

    连他这样见多识广的人,都觉得这人有些恐怖的话,那这人一定是常年生活在这个世界最为黑暗的角落。

    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到了谈家来?

    再者,这人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出现?

    这些,都是值得令人深思的问题!

    再者,就算这些不是问题。他的那一张和谈家男人的脸盘有着出奇相似的长相,也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想到这,谈老爷子压住了刘嫂想要上前的趋势,继续呆在陈家的大门前。

    而他,则在暗中继续观察着这个人的长相……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我到底是不是有个妹妹,这问题问的好。”说出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眸突然又放大了一些。

    除了有些惊讶,这个男人听到了她的声音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因为,这个人不伦不类的嗓音。

    其实,在顾念兮故意没有压低声音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她就已经预料到到刚刚这个人已经听到了她和谈逸泽的对话。

    所以,对于男人此刻提出的这个问题,顾念兮并没有多么的意外。

    而让顾念兮眼瞳真正放大的原因,到底还是这人的嗓音。

    没想到,这人的长相除了有些乱人眼球的阴柔之外,连嗓音都这么的……特殊!

    这,是顾念兮现在所能想到的唯一形容词。

    而在顾念兮的这一番探究之下,这人又朝着他们走进了一些。

    这个时候的顾念兮,显得有些慌乱无措。

    “老公……”

    她抓着谈逸泽的手,又进了几分。

    而后,还悄悄的朝着谈逸泽的怀中钻了钻。

    “兮兮,没事的。他不敢对你怎么样,就算他敢,你觉得他过得了我这一关么?”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若有似无的对着正靠近着他们的人挑了眉。

    示意,那人暂时不要再靠近。

    而那人正好也看向谈逸泽的眼,立马也意会了他的意思。

    这会儿,男人的脚步倒是停了下来。

    不过嘴角那类似于轻佻的笑容,却开始浮现。

    “我是谁,是不是有个妹妹,你很想知道?”那人停顿了脚步之后,却又开了口。

    见到顾念兮朝着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之后,来人突然从自己手上拿着的那个包里取来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一开始,顾念兮也有些担心,那东西里会不会藏了什么危险物品,像是枪之类的。

    要知道,谈逸泽在这条道上走了这么多年,得罪一些人也是正常的事情。

    可当顾念兮仔细看这东西的时候,又打消了顾虑。

    因为她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东西其实就是一头假发。

    看到这假发的时候,顾念兮甚至又萌生了和刚刚见到这个人的时候一样的熟悉感。

    这假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奇怪!

    为什么今天在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

    可就在顾念兮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见到那人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手上的俏丽发丝。

    将那头发在自己的手上好好的打理了一番,直到这头发看上去和真人头顶上的发丝看起来差不多之后,来人菜继续开口道:

    “我是不是有个长的和我极为相似的妹妹,看过这个后我想你应该会明白!”

    说实话,来人说的这话,顾念兮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听不出是什么意思。

    不过在顾念兮看到这人将他手上的那一头假发,往自己的头顶上套去的时候,顾念兮吃惊的,连小嘴都合不上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顾念兮的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抖。

    甚至,连她的手,还有些莫名的发抖。

    因为,那个原本看上去有些妖媚的男子,在套上了这一顶俏丽的发丝之后,和那天跟谈逸泽出现在咖啡厅里的女人,还有那日同谈逸泽出现在飞机场,然后还在某一家餐厅一通愉快用餐喝酒的人,简直如出一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顾念兮的视线,却只是留在这人的身上几秒钟的时间。

    是的,在最初这男人靠着一头假发便变身为妙龄女郎的时候,顾念兮是有些吃惊。

    不过她更想知道的是,如果这人只是男扮女装那么简单的话,谈逸泽想要解释不就是一句话?

    可却为什么不将这个事情告诉自己?

    而且,每每被他顾念兮提及的时候,他都是一脸愁云的样子?

    难道,这当中还有其他的隐情不成?

    想到这,顾念兮转身看向谈逸泽。

    那眼神里的坚毅,似乎在像谈逸泽祈求,一个完整的解释。

    “谈逸泽,为什么是这样?”

    顾念兮的眉心,明显的皱成了一团。

    而站在边上的楚东篱,一时间面对这一幕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谈逸泽到底在玩什么?

    四川变脸?

    还是一秒钟变女人之类的?

    为什么他和谈逸泽越是相处,越是发现他一点都看不透这个男人?

    “兮兮,就像你所看到的这样。”谈逸泽其实是想逼他出来和顾念兮解释清楚,但他从来没有想到将这个人逼上绝路。

    长期生存在黑暗环境下的他,谈逸泽根本也料不定,若是将这人逼急了,到底会作出什么事情来?

    “可老公,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顾念兮道。

    若是那么简单的话,你谈逸泽不早就跟我解释了么?

    “兮兮,有些事情你只要差不多读懂了就行,不要去追究它的根底。那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那个第一次在短短的一天之内,用了他的两种面目见人的人……

    可在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那人却突然开了口:

    “小泽,还是告诉她吧。那么多年了,我觉得我也是时候放下了!”

    而一句话,又让顾念兮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不是因为他话的意思,而是他对谈逸泽的称呼!

    “小泽”!

    这个称呼看上去虽然简单,但顾念兮却知道,现在除了谈家人,一般没有什么人敢用这个称呼和谈逸泽说话。

    而这人现在却这么和谈逸泽说话,这是不是也就说明了,其实他就是谈家的人。

    其实,这人的长相,就和谈逸泽出奇的相似。

    要想猜出这两人有什么牵连,其实一点都不难。

    可为什么,来谈家这么久了,她顾念兮却都没有见过这个人呢?

    而那人在见到顾念兮一脸愁云之后,突然笑了。

    那笑容里,既有男人的刚毅,却同时有着女人的妖娆。

    如此强烈的两种东西,却在这个人的身上发挥到了极致。

    微风拂过那一头俏丽短发的时候,顾念兮甚至还看到了这人脸上有种不亚于女人的妩媚。

    难道,这是苏悠悠口口声声喊着的“小受”?

    “上次在和你在大半夜的时候其实见过面的,你应该还有印象的才对。不过那时候因为小泽交代过,我喊了你一声嫂子。不过我想,我应该称呼你为侄媳妇才更为准确吧!”

    那人说这话的时候,视线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很显然,他的这一番话是对顾念兮说的。

    而顾念兮也突然记起那夜谈逸泽带她去的郊区的公寓,见的那个人……

    原来,那人是他?

    怪不得,刚刚见到他的这个身型的时候,她总是觉得有些熟悉。

    再者,为什么这人会喊自己侄媳妇?

    难道这人还是谈逸泽的表叔不成?

    可不对,谈逸泽的六个表叔,她顾念兮都在上次见过面。

    为什么,她没有见到过眼前的这位?

    对了,谈逸泽一共有七个表叔。

    唯一一位没有见过的,就是当年那位和年纪只相差了五岁,还是同一个时期的特种兵,当初在和谈逸泽执行同一个秘密任务的时候,死掉的那一位……

    那人,好像叫做谈妙文!

    是二叔公的小儿子。

    顾念兮还记得,就因为这谈妙文的死,一直到现在二叔公一家都对谈逸泽抱着成见。

    特别是二叔公的小女儿谈妙珠,一直到现在都还记恨着谈逸泽。

    上一次谈家人的家庭聚会就是这样。

    还记得当时谈逸泽还和他们打过招呼,连其他话都没有说,就被谈妙珠给数落了一顿。

    难道,这人真的就是谈妙文?

    但若是谈妙文真的活着的话,那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肯回到谈家?

    还甚至不惜让谈逸泽背负了这么多年被他们一家的敌视?

    应该,不可能是他吧?

    不然,怎么死掉了那么多年的人,一下子又活生生的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侄媳妇,我知道你最近这些天一直都在问小泽关于我的事情。怎么今儿个我站在你面前了,你倒是连话都不会说了?对了,我忘了自我介绍……”

    看着顾念兮一脸吃惊的样子,那人打趣着她。

    他嘴角上带着笑意,看样子似乎非常享受看到顾念兮此刻这个惊悚的表情。

    但就在这人准备要自我介绍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却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而那人一上前的称呼,一下子肯定了刚刚顾念兮心里的那个猜测:

    “妙文?”

    “妙文,真的是你?”

    接连两声苍老的男音,都发自同一个人。

    那人,正是从中午就一直躲在老陈家门口,想要给顾念兮和谈逸泽制造机会,直到这一刻却又不得不被这个重磅消息给炸出角落的谈老爷子。

    而刚刚还表现的镇定自若的人,在听到了背后那个男音之后,背影明显的僵住了。

    甚至连脸上刚刚难得展现的笑容,也在一时间烟消云散。

    “妙文,原来你还在?可你还在,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都不出来见见我们?你知不知道,你爸有多么的想你?你知不知道,在你离开之后,你爸虽然表面上和我维持着关系,但一年到头却一句话都不肯跟我说?你知不知道,你小妹在你离开之后,哭了多久?妙文,你为何如此狠心?”

    谈老爷子慢步上前。

    但明显,这时候老爷子的起色有些苍白。

    那双布满了岁月留下来的细碎纹路的眼眸里,也明显有着泪意。

    他想表现的很平静,可伸出来的那只颤抖的手,却透露着他的真实思绪。

    若不是这个时候有刘嫂在他的身后支撑着他的话,恐怕他已经走不动了。

    “妙文,你让我好好看看你好不?”那带着颤抖的声音,让每个人的心头都乱成了一团。

    “……”

    而此刻,那背对着老人的男子,唇动了动。

    但声音,却始终梗咽在喉咙里。

    顾念兮虽然听不到这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可好歹当初她在念大学的时候还在聋哑学校当过义工。唇语,她还学过一些。

    虽然只是能和聋哑人士简单的交流,但她也能读懂此刻男人出口的话是——“大伯”!

    这也就是说,今天出现在她顾念兮面前的,还真的就是本该在十几年前去世,成为谈老爷子和二叔公这一辈子最大隔阂的源头——谈妙文?

    “妙文,你转过来,让大伯好好看看你好不好?”谈老爷子的嗓音里,带着莫名的卑微。

    这也是第一次顾念兮见到,谈老爷子用如此卑微的声调和一个人说话。

    若是寻常人,一定会感恩戴德,然后老老实实的按照谈老爷子的话进行。

    因为这谈老爷子虽然现在退役了,可他好歹也是当年开过元老?

    在这国内,哪些人不卖他几分薄面?

    可偏偏这人,却在谈老爷子靠近的时候,如同炸毛了的猫儿一样,突然间就转身,朝着他刚刚开来的车子走去。

    “侄媳妇,本来是想要给你解释的。不过人这么多,看来还是算了。等有机会,我再和你好好的说。我先走了。”这话,是那人疾步朝着车子走去的时候,对顾念兮说的。

    看样子,他是不打算和谈老爷子照面了。

    “妙文,你给我回来。”

    “妙文,我不许你走……”

    “妙文……”

    谈老爷子就像是怕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大步追在谈妙文的身后。

    可年迈的他,最终还是追不上。

    眼看着那人就要钻进车子,谈老爷子的脚步随之停了下来,而他的身子也在一瞬间软了……

    “老爷子?”

    “爷爷……”

    “爷爷……”

    “谈老……”

    几个声音,在一时间响起。

    所有人,都亲眼见证了一个饱经风霜都不曾退缩过的老人,在这个时候突然倒了下来的事实。

    “爷爷,你不能有什么事情啊?您不是说过您还要看着宝宝出生?您不是还说过,您还要给我带孩子,让我和小泽多生几个么?”顾念兮一急,开始嘟囔着。

    而谈逸泽则迅速的发配了任务:

    “刘嫂,你赶紧打电话给老胡,让他马上过来。”

    “来,兮兮你先让开,我把爷爷带房间去。”

    说完这话,谈逸泽一把将谈老爷子抱了起来,大步朝着谈家大宅走了进去。

    而顾念兮也立马紧跟了进去。

    至于楚东篱,他多少也和谈老爷子有些交情,所以在这个时候离开也不合适,自然也跟了进去。

    而刚刚上了车的谈妙文,从后视镜里看着这一幕。

    本来,他是想铁着心拉开引擎离开的。

    可当看着所有人乱成一团的时候,最终他还是没能狠下心来……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老胡,我爷爷怎么样了?”

    老胡给谈老爷子检查了好久,才从谈老爷子的病房里走了出来。

    一出门,他立马被人给围住了。

    “谈老的心脏这些年一直都不是很好,你也知道他一直都最讲情义。当年妙文的死,就是他的一块心病。现在被触发,所以一时急火攻心。若是年轻人休息几日也就好了,可关键现在谈老上了年纪,若是多几次像今天这样的,你们就做好提前心理准备!”老胡说这话的时候,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此刻坐在谈家大宅沙发上的男人。

    其实,他的这番话就是在提醒他,不要给谈老爷子多一些什么刺激了。

    至于谈妙文为什么突然间会活了过来,说实话老胡其实也有些好奇。

    若是老爷子现在有开玩笑的心情的话,绝对会说他老胡就是个男版的三八。

    不过老胡在这条道上也走了这么些年了,自然也清楚,有些时候好奇能害死猫,自然也能害死人!

    有些秘密,可不是你随便想要知道就知道的。

    所以说完了这一番话,老胡开始收拾自己刚刚带过来的那些东西,准备离开。还给谈家一个可以说话的氛围。

    “老胡,那我爷爷没事吧?”

    “现在没事了,已经清醒了,现在你们也可以进去了。不过先说好,暂时不要给他什么太过刺激的消息,知道么?不然会发生什么事情,连我也不能预料!”说完这话,老胡带着他的那些护士,离开了。

    谈妙文在这个期间什么话都没有说,不过这会儿他也打算离开了。

    既然人没事,他也就安心了。

    可就在他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他身后突然传来了谈逸泽的声音:“你这个时候想走我也不会管你。但我要告诉你的是,自从你离开之后,我爷爷每一次家庭聚会之前都会去你的坟前上香,然后一呆就是一整个下午。”

    说完这一句话,谈逸泽头也不回的走进了谈老爷子的卧室。

    而谈妙文,虽然没有回应什么,但原本即将迈出谈家的步伐,也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念兮,谈老没什么事情吧?”顾念兮从谈老爷子的房间出来的时候,楚东篱就这么问了。

    其实楚东篱是本想要进去打声招呼的,不过很明显人家现在家庭矛盾升级,他不大适合在这个时候出现。

    “爷爷现在已经清醒了,不过脸色还不是那么好。”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想若有似无的扫了坐在沙发上的谈妙文一眼。

    其实从刚刚到现在,躺在床上的谈老爷子一直都在念叨着谈妙文。

    不过显然,谈妙文还没有做好准备见他。

    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呆坐在谈家大厅里。

    “稍加调养,应该会好的,你无需太过担心!”楚东篱说着,又想起了口袋里那两张机票。

    “兮丫头,飞机就要起飞了……”到底,楚东篱还是抱着能带顾念兮先离开这里的想法。

    就算,他刚刚亲眼见证了谈家发生了这些事情。

    “东篱哥哥,我可能暂时不能回去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想的声音也有些哑。

    对于楚东篱,顾念兮多少是有些歉意的。

    本来她是和楚东篱约好的,一起回家的。不然他也不至于要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将所有的事情都给做完,然后这么赶着将她给接走。

    如今,在楚东篱处理好了这些事情之后,她竟然还要放他鸽子。顾念兮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对不起。”

    “说什么话呢傻丫头,我们之间不用说对不起!”说这话的时候,楚东篱嘴角上还带着浅浅的弧度。而他的大掌,还如同小时候一样,总是那么溺爱的揉着顾念兮的碎发。

    只是还是有一种叫做哀伤的东西,开始从他的眼眸里流露。

    若是没有那幅镜片遮挡的话,没准已经叫顾念兮给看透了。

    其实,在谈老爷子昏倒的时候,楚东篱就知道,他的傻丫头决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弃谈老爷子和谈逸泽于不顾,傻傻的跟着他离开。

    但他,还是想要搏一搏。

    只是没想到在明知道这个结果,被顾念兮想这么肯定出来之后,他还是会这么的伤心。

    楚东篱一直以为他将所有的情绪掩藏的很好,却不知道他刚刚镜片下所有的情绪已经被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男人看的一清二楚……

    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当顾念兮要和这个男人一并回娘家的时候,谈逸泽那小子会变得那么的紧张?

    不过谈妙文最佩服的是这个男人的隐忍能力。

    据说,这男人和顾念兮是青梅竹马。

    这么多年,能将自己的情绪都掩藏好不被顾念兮发现,看样子这个男人的演技还真不一般?

    “可爸爸妈妈今天可能已经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在等我。”其实前两天顾念兮给家里打过电话,也说过了今天要回家的这件事情了。

    顾市长因为身份比较特殊,所以一般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是不可以离开d市的。所以有时候,他们就算想念她顾念兮,也不能直接飞过来看看她。只能趁着有假期的时候,才能过来。

    至于顾念兮,以前还好说,想要回去的时候就回去。

    但自从怀孕,爸爸妈妈舍不得让她和肚子里的宝宝老是奔波。

    所以这么下来,他们已经好一阵子没有见面了。

    前几天告诉他们这一次她会回去,他们好像也没有怎么反对,只提醒她坐飞机要小心点,还苏红了今天晚上他们两人都会去机场接她。

    看样子,他们也应该是非常的想念她了。

    如今突然又临时反悔,顾念兮只要一想到爸爸妈妈失望的脸,心里就说不出的酸。

    “傻丫头,这有什么。待会儿我跟叔叔阿姨都解释清楚了就好。你就把心放在你的肚子里好了。好了,飞机不等人,我还是先离开吧。你的行李我都给你拿进来,你放心好了。”

    说完了这番话,楚东篱便离开了。

    而顾念兮在送走了他之后,虽然有些不舍,但也莫名的安心了许多。

    至于回娘家,还是等宝宝出生之后吧……

    回到大厅里的顾念兮发现,谈妙文不见了!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爷爷,你好好的休息,什么都不要多想。”谈老爷子的卧室里,谈逸泽一直守在他的身边。

    其实,谈逸泽和谈建天的关系不是很好,在整个谈家里,跟他最亲的就是谈老爷子了。

    这会儿他病了,谈逸泽自然是不肯离开。

    “小泽,我就是不明白,既然妙文没有走,你为什么都不肯说出来?”说到这的时候,谈老爷子又无奈的叹息:“算了,我知道你不想说的东西,就算我打死你也不会说出来。”

    “爷爷……”谈逸泽有些无奈。

    可最终,某些话他还是说不出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谈老爷子卧室的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不是顾念兮,而是谈妙文……

    见到谈妙文的时候,谈老爷子的眼睛明显的一亮。

    “小泽,你先出去一下,我想和妙文单独说说话。”

    谈逸泽有些警惕的看了谈妙文一眼,之后菜看向谈老爷子道:“那爷爷,我先出去。不过我就在门外,有什么事情,您喊我一声。还有,兮兮应该不会离开了,您也放心了。”

    “我知道了。”

    听到谈老爷子的回复,谈逸泽这才转身离开。

    而谈逸泽消失在大门之后,谈老爷子菜开口:“妙文,你过来大伯这边坐。”

    谈妙文没有开口,不过他还是按照谈老爷子所说的,来到了他的身边坐着。

    “妙文,不用紧张。我知道,小泽不想说这些年为什么不说你还在的这个事情,你自然也不会说了。所以,我也就不追问了。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既然你还在这个世界上,就回家吧!不管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无条件的接受你,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听到这话的时候,谈妙文的手明显的紧了紧。

    之后,他们两人在卧室里到底聊了什么东西,没人知道。

    只知道,在这长达两个小时的长谈之后,谈老爷子之后便不再追问谈逸泽到底当年为什么隐瞒了那么多人,独自将所有的罪过都承担下来。

    而谈妙文从谈老爷子的房间内走出来的神情,也明显的比之前轻松了许多……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兮兮,你还怪我么?”入夜之时,谈逸泽先去察看了一下谈老爷子,见他已经安稳入睡之后,这才回到了她和顾念兮的卧室。

    此时,顾念兮已经洗完了澡,一个人呆坐在卧室里,不知道想着什么。

    听到谈逸泽的声音之后,她才转身看向了他。

    “其实,也不算是怪你。谈逸泽,你知道我不是那么矫情的一个人。我只是不想,你不信任我……”

    明明,可以解释的东西,他却不肯说。

    明明,她也看得出他在执行任务,他也没有反驳,却也吝啬的不肯将这些说出来。

    若不是谈妙文今儿个出现,恐怕他到死都不会说出来吧?

    “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处理不好,但你也知道,我也有我的难处。”毕竟,那些事情是他隐瞒了所有人将近二十年的东西。

    如今,这些事情一旦被揭露出来,被牵连到的人和事情,可想而知。

    “老公,那谈妙文……不,我是说妙文表叔,他是不是现在已经不完整了?”问出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谈逸泽的神色。

    “嗯!还是,瞒不过你这鬼灵精。”谈逸泽无奈的点了点头,随手将坐在床这端的顾念兮揽进自己的怀中。

    这下,顾念兮也没有反抗。

    看样子,她的气应该是消了。

    “那是,我是冰雪聪明。”说完这话,顾念兮在心里自己吐了一下。

    其实,顾念兮只是备受苏悠悠的奢靡。

    见到男人过分的妖娆了,总觉得应该是到泰国去了一趟……

    唔,这想法很邪恶。

    泰国那什么最多,你们懂得。

    “不过老公,这事情应该没有什么才对。你也知道,现在大家的思想也比较开放,就算说出话来也没事吧?”

    “兮兮,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出于他自愿的,会是什么样?”谈逸泽口中的那个“他”字,很明显就是指谈妙文。

    但谈逸泽的话,让顾念兮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是自愿?”

    “你有没有想过,他是在失去意识下,被人给……”那夜,他们床头只点亮了一盏橘色的灯。

    在这昏暗的光线下,谈逸泽用他那略带沧桑的嗓音说出了他不曾想要说出来的东西。

    其实,年轻的谈妙文,是一个比谈逸泽还要爷们的男人。

    他年长谈逸泽五岁,自然比谈逸泽更先接触到某些秘密任务。

    而谈妙文得到谈家祖先的遗传,处理事情也非常的完美漂亮。每一个任务,自然也都取得圆满的结果。

    但也就是因为这样,谈妙文因此得罪了许多人。

    而谈妙文在一次特殊的任务中,将一个盘大的贩毒团伙的老大给灭了,立下了大功的同时,也将这贩毒团伙给彻底的得罪了。

    那些人早已开始暗中算计着怎么给谈妙文致命的一击。

    只是年轻气盛的谈妙文,也抱着傲世一切的态度。根本,就没有将这事情当成一回事,即使当时他已经三番两次的接到这些人的暗算。

    在这样的情况下,谈逸泽也开始成长,也加入了谈妙文的那个部门。

    那一次的特殊任务,就是谈逸泽和谈妙文带人去的

    据线人交代,那里正有人进行毒品交易。

    赶到现场的时候,谈逸泽就觉得有些异常,他提醒过谈妙文,让他带人撤退,可年轻气盛的谈妙文偏偏不信,便让谈逸泽去门口埋伏着,给他将那些人打的抱头鼠窜的时候以致命一击。

    当时,谈逸泽只是下属,自然也没有办法不遵从谈妙文的命令。

    所以,就算不安,他也只能一个人守在门口眼睁睁的看着谈妙文他带着一整队的人进去。

    谈逸泽一个人守在门口,守了大概半个小时,仍然没有动静,他便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悄悄回到了那个仓库。

    可当他到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原来,他们真的中计了。

    那些该死的人,是为了报当初他们老大的灭顶之仇,所以才弄出了这个假象,来引诱谈妙文上钩。而谈妙文也因为他的情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谈妙文带进去的那些人,全都倒在地上,全身上下都是刀窟窿,而脖子的大动脉上,都是一大刀。在谈逸泽进去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唯有谈妙文一人,还有些动静。

    只是他的下身,已经血流成河……

    谈逸泽当时什么都不敢多想,便将谈妙文给弄走了。

    谈妙文一直在医院里躺了好多天,从死亡线上给拉了回来。

    只是活过来的他,却因为他已经没有了一个完整之身,不敢在面对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自然,也不肯回到谈家。

    以前意气风发的他,再也不存在。

    时常在医院了跟个疯子一样的叫着嚷着,而且属于男人的那些渐渐褪去,谈妙文变得不像是他。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谈逸泽只能尊重他的想法,告诉家里人他死亡的事实。还辗转找到了一具已经腐烂的无名尸首,弄出了一份谈妙文的dnA检测报告,用一招瞒天过海,将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谈妙文给藏了起来,也背起了二叔公一家一辈子的怨恨。

    如今,谈妙文肯面对爷爷,今晚还在谈家住下来了,还打算明天就要打电话和二叔公相见,看样子是真的打算将这些放下来了,谈逸泽才将这些说了出来。

    不然,以谈逸泽的性子,就算这些话一辈子烂在肚子里,他都不会说出来的把?

    “老公……”

    ------题外话------

    俺家谈参谋长三观正!

    →_→票子票子,别忘俺滴票子。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